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二百一十六章:建宫封王,朝歌复苏,异术来源!解决方案!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随着许清宵的声音响起。

    大魏举国兴奋。

    百姓们更是感到一阵不可思议。

    对于大魏百姓来说,抛开吃住行之外,最大的忧虑是什么?

    不就是自己孩童上学的事情吗?

    有几个父母愿意自己家小孩没出息?除非是真不是读书的料,不然的话,肯定是希望自家孩子上个私塾,不说考个状元,过个乡试也行啊,回头还能去衙门做点事情,吃官家饭。

    可问题是,私塾多贵?本身吃饱饭都算是比较勉强的事情,更何况还送孩子上学?

    现在许清宵说,五年之内,大魏子民都可以免除九年私塾费用,这如何不是一个好消息?

    读九年书,就算再笨,最起码识个字没问题吧?

    万一谁家出个状元,那简直是光宗耀祖啊。

    伴随着许清宵的声音响起,大魏龙鼎也顿时震动,吸收海量的民意,变得更加夯实,国运稳固可怕。

    记住m.42zw.

    而对于初元王朝以及突邪王朝来说,许清宵这个突然的大宏愿,让他们沉默。

    他们自然不希望看到大魏蒸蒸日上,尤其是还开设学堂,免除九年的私塾费用?

    这样一来,几十年后,大魏到处都是读书人,只怕国力会大大提升啊,毕竟懂得知识,所带来的好处无法想象,身为国家君王,他们岂能不知道此举的重要性?

    但他们不敢如许清宵这般开口,因为免除学堂私塾费用,这是天价,每年要投入多少银子?国库即便是再多,也架不住这样消耗吧?

    不过两大王朝也不傻,做不到免除,但可以降低教学成本,如今大魏文宫不是脱离了吗?天下读书人只怕都要聚集到浩然王朝去。

    到时候,完全可以与浩然王朝合作,资助对方银两,人力,资源,换来读书人过来教书,虽然说浩然王朝的野心,大家都懂,可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双方各有所需,知道是阳谋,但的确可以合作一把。。

    此时此刻。

    中州西部地区。

    这里是无人之地,连接着西洲境地,距离大魏有数万里。

    而在此地,早已经建造了十五座古城,这些城池是大魏文宫早就准备的古城,而建造之人,也是朱圣一脉的读书人。

    朱圣一脉的门徒,遍布天下,其中不缺乏富豪,建造古城不算什么大事。

    而古城内早就有不少百姓,来自各族,再加上不少读书人也已经定居此地,眼下大魏文宫搬迁而来,直接定都建国。

    建国无非三个要求,百姓,物资,兵力。

    百姓这一块,大魏文宫根本不愁,他们定居此地,朱圣一脉有多少读书人会前来投奔?他们又会带来多少人?

    同时除大魏王朝之外,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还有奴隶制,大量买奴隶过来,给予他们自由身,让他们成为浩然王朝的国民,对他们来说既是恩赐,又是一种仁义表现。

    在加上说是说浩然王朝,其实不过十五城罢了,十五座城,需要多少人口?

    至于物资?文宫五百年来攒下了多少银两?这一点想过吗?天下读书人一人捐赠一点,又是多少银两?而且大魏文宫脱离最大的底牌是什么?

    是天下各大势力都需要读书人的帮助,仙道,佛门,各大王朝,那个不需要读书人帮忙?

    请他们去镇压妖魔,给些银两用来建造国家,这个合情合理吧?

    就好比现在大魏王朝要准备免除私塾学费,各国会坐视不管吗?肯定会请他们去,请自己去要不要给银子?

    知识就是财富。

    至于兵力,就更不用说了,谁敢屠杀读书人?哪里人人都是许清宵?

    而且即便是许清宵,也不敢大面积屠杀读书人啊。

    兵力也要有,先让别的国家驻军过来,等浩然王朝自己培养出大量军队后,再把对方驱逐出去就好了。

    什么?不愿意?不愿意就喷,许清宵喷不过,你们我还喷不过?

    能搬迁出去,大魏文宫早就做好了一切准备,尤其是地址选择,大魏文宫之前故意释放出许多假消息,什么前往突邪王朝,什么有可能前往初元王朝。

    各种假消息四出,可实际上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跟读书人玩计谋?玩得过吗?

    许清宵不一样,许清宵压根就不玩计谋,直接用拳头解决一切。

    换句话来说,许清宵纯粹就不讲儒德。

    正常来说,设立好规矩后,在规矩范围内,我骂你,你也可以骂我。

    我坑了你,你也可以坑我,但明面上大家是不是笑呵呵的?

    这是属于真正的文人玩法,互相搞事,你来我往。

    可许清宵呢?

    要是坑了许清宵,许清宵直接掀桌子,开口就是各种辱骂,骂的难听就算了,而且要是他们反嘴一句,还要被打。

    这么怎么玩?

    严儒依法抓人,许清宵直接大骂严儒,骂他不要脸皮,然后站在正义的角度上,批的严磊毫无尊严。

    这怎么玩?

    后来就越来越过分了。

    所以许清宵能把大魏文宫间接性这么早逼出去,靠的不是计谋,而是拳头,以及掀桌的能力。

    别说他们读书人不会玩计谋,怎么玩?你还在慢慢布局的时候,人家一战矛捅死你,还玩什么?

    洪正天一个半圣,现在还被钉死在城墙上。

    这就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文城内。

    随着大魏文宫的降临,众人并没有显得特别愉悦,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压抑与沉默。

    原本在他们设想当中,大魏文宫这次脱离,应当是风风光光,傲视一切。

    城内的烟火爆竹都已经准备好了。

    可没想到的是,这一趟脱离,被杀了两位天地大儒,一位半圣被钉在城墙上,一位亚圣被斩,虽然保存了意志,但大家都懂,吕子已经没了。

    最多再坚持个三年,差不多三年后他的意志便会消失。

    而且还被天下人辱骂,再加上许清宵成圣,种种因素下。

    这一趟文宫是血亏,亏到朱圣都不认识他们了。

    自然而然,这些烟花与爆竹已经没用了,压根庆祝不起来啊。

    “所有正儒,三个时辰后,前来小世界。”

    这一刻,吕子的声音响起,传达至每一位大儒耳中。

    当下,众儒生齐齐开口,给予回答。

    他们知道,文宫必须要想出一个对策,今日吃了这么大的亏,要是没有一点反手能力,或者是谋策的话,人心都会散啊。

    可就在此时。

    大魏京都当中。

    伴随着许清宵立下大宏愿后,一朵朵祥云出现,这些祥云普照大魏王朝的土地之上。

    并非是照耀在许清宵身上,而是没入了土地之中。

    一时之间,大魏王朝内,许多荒田变成了良田,一些荒芜的山脉,也生长出参天大树,土地肥沃起来了。

    这是天赐祥云,让大魏的土地肥沃,使得荒田变良田,是真正的大福泽。

    但整个祥瑞只持续了半个时辰,最终便全部消散了。

    毕竟按照这个样子,持续一天的话,大魏王朝压根就不需要努力了,躺着都能收成,这肯定是不行的,天道会赐福,但赐福的意义,是加强,而不是让你不劳而获。

    这是天道之理。

    随着祥云异象消散之后。

    许清宵将文器纳入体内,随后一步跨越,来到浩然文钟面前。

    嗡嗡嗡!

    浩然文钟不断自转,感受到许清宵到来后,莫名震颤,似乎对自己有些不满。

    感受到浩然文钟不太满意,许清宵不由一笑,他真没想到浩然文钟居然还会吃醋生气?

    伸出手来,许清宵摸了摸浩然文钟,后者这才勉强停止自转,随后在许清宵周围晃动,显得有些愉悦。

    而后,许清宵缓缓出现在大魏皇宫中。

    一时之间,文武百官皆然朝着许清宵一拜。

    “我等拜见许圣。”

    他们开口,面对许清宵还是显得恭敬,毕竟许清宵现在已经是大魏半圣了。

    既是圣人,就必须要恭敬尊重。

    “诸位客气了。”

    许清宵抬起手微微一拱,自己已是圣人,若是回礼有些不太好,不然的话,圣人之威,他们承受不起。

    而面对女帝,许清宵还是简单行礼,毕竟对方是大魏女帝,享的起自己一拜,除非自己成为文圣,不然的话,面见帝王,还是得一拜。

    “臣,拜见陛下。”

    拜见女帝,许清宵以臣子身份,而后者面色有些苍白,但还是微微一笑,望着许清宵道。

    “许爱卿莫要如此多礼。”

    “你如今已是我大魏新圣,往后见朕,直接免礼。”

    “来人,传朕旨意,建立大魏新文宫,命名许圣文宫,于旧址重建,户部拨款一万万两白银,如若不够,继续拨款,直至完善,由吏部,礼部,工部,三部共同合力,三月内,必须完成。”

    “再设许圣圣像,于大魏王朝,今日设为假日,大魏读书人,皆需虔诚膜拜许圣。”

    “册封许圣为大魏平乱王,世袭罔替,给予许清宵麒麟兵符,大荒兵符。”

    女帝开口,她一连下达三道圣旨。

    建大魏新文宫,命名许圣文宫,拨款一万万两白银,这一万万两白银都可以建造一座皇宫了,倘若当真建设出来,可见有多宏伟。

    再设立许清宵的圣像,让大魏读书人膜拜,这也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恩赐啊,往后大魏读书人的信仰之力,皆然会加持在许清宵身上。

    这种力量,不是提升实力,而是在关键时刻,帮助许清宵完成新的蜕变。

    名传千古。

    最后册封大魏平乱王,执掌麒麟军,大荒军,这是皇帝对一个臣子最大的信任了。

    将兵符交给许清宵,那么许清宵就不是普通王爷这么简单,而是掌握实权的王爷。

    以后真要做什么事情,兵符在手,谁能阻挡许清宵?

    换句话来说,这就是平分天下啊。

    人们震惊,诸王咂舌,文武百官更是被震撼到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但仔细想想,他们没有劝说,倘若换任何一个人,他们都会冒死进谏,毕竟兵符这么大的事情,不可能乱给。

    对于一个帝王来说,兵符大于一切,兵符在自己手上,江山就还在自己手中,若是兵符不在自己手中,江山指不定某一天就被别人窃走了。

    可许清宵不一样,他是大魏的新圣不说,更主要的是,女帝已将将一半的国运赠给许清宵了。

    换句话来说,许清宵承载着大魏国运,给许清宵兵符,还真的没有一点问题。

    毕竟天下许清宵不会背叛大魏的。

    面对女帝一轮又一轮的赏赐,许清宵并没有什么特别喜悦,相反许清宵只是点了点头道。

    “臣,多谢陛下。”

    说完此话,许清宵望着女帝道。

    “陛下,你伤势如何了?”

    许清宵询问道,他还记着女帝之前受的伤,有些关心。

    而听到这话,一时之间,女帝有些莫名说不出什么话来,毕竟许清宵成圣之后,再加上自己诸多奖赏,按理说许清宵应当十分兴奋。

    可没想到,许清宵没有透露出半点兴奋,反倒是第一时间关心自己的伤势。

    她是大魏女帝,但也是女子,听到这话后,的确有些莫名异样,不过季灵还是很快给予回答。

    “没什么大问题了,爱卿关心了。”

    女帝摇了摇头,她告知许清宵已经无事,同时内心也不由产生了一些其他想法。

    许爱卿,如今已经成圣了,难道还是喜欢朕吗?

    这是女帝的想法,第一次她主动想起的。

    “陛下注意龙体,大魏江山,还需要陛下。”

    许清宵点了点头,他如此说道,眼下大魏所有的问题基本上都得到了解决。

    国库有银子,田地也开荒完了,如今更是得到天地赐福,国运凝聚成龙鼎,未来必是好事不断,最大的毒瘤大魏文宫也被驱逐出去了。

    眼下真要说,还有一个阻碍,而这个阻碍,曾经很大,可现在压根就不算什么大阻碍了。

    藩王之乱。

    各地藩王蠢蠢欲动,那是因为大魏衰败,百姓们吃不饱,国家内忧外患。

    现在外患没了,内忧也没了,各地藩王只要敢造反,别说朝廷派兵不派兵了,大魏百姓就能摁死这帮藩王。

    如此一来的话,大魏王朝基本上没有什么阻碍了。

    等安定个把月,自己再出手,将各地藩王彻底摁死,这样的话,就是彻彻底底的国泰民安。

    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种田!发展!

    其余就没什么大问题了,而自己也可以彻彻底底松口气,好好干点自己的事情了。

    至于大魏文宫组建的浩然王朝?

    许清宵是真的一点都不怕,只要将朱圣复活,什么狗屁浩然王朝,现在叫嚣的越厉害,回头死的就越惨。

    所以无需关注这个浩然王朝,早晚会自我覆灭,非要关注,倒不如好好想一想,文宫幕后之人是谁。

    “爱卿放心,朕无事。”

    女帝点了点头。

    “既如此,那臣就不打扰陛下了,臣,先行告退。”

    许清宵出声,如此说道。

    “恩,爱卿,倘若没事,往日就多来宫中走一走,大魏还需要爱卿。”

    女帝突然开口,这样说了一句,此话一说,让百官莫名有些好奇了,而对女帝来说,这句话其实就是提醒一句,许清宵没事参与参与国政之事。

    可说完这话,女帝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妥,但又不能去改,或许也不想去改,也就没有继续说什么了。

    至于百官们,也只是微微惊讶,想了想也就没怎么想了。

    “请陛下放心,臣依旧是大魏的臣子。”

    许清宵给予回答,他没多想,转身便离开了。

    许清宵走出皇宫,浩然文钟跟随在许清宵身后,到最后浩然文钟缩小身子,藏在了许清宵的发梢之中。

    不多时。

    许清宵走出了大魏皇宫。

    一路上百姓们朝着自己跪拜,面对圣人行大礼。

    许清宵摆了摆手,让百姓们莫要如此,一切正常就好,虽然自己现在是圣人,不过许清宵并没有任何一点架子,往常一般就好,无需多礼。

    只是架不住百姓们的膜拜。

    最终。

    许清宵回到了侯府之中。

    平乱侯府。

    陈星河,杨虎等人早就在门外等待了。

    看到许清宵出现,陈星河第一时间走来。

    “师弟。”

    “回来就好。”

    陈星河满腔的言语,再看到许清宵后,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他深吸一口气,如此说道。

    杨虎等人也是朝着许清宵一拜,心中无比的兴奋。

    “恩。”

    许清宵点了点头,他看得出来,自己师兄十分牵挂自己,但也没什么好说的,毕竟一切的结果,都是好的。

    “师兄,师弟打算好好休息一番,这一两日,莫要让人来打扰我。”

    许清宵开口,不过休息是假的,朝歌如今苏醒了,自然要与朝歌见一见。

    此话一说,朝歌点了点头道。

    “恩,这短时间你也累了,好好休息吧,莫要担心什么,有人来了,我会告知的。”

    陈星河知晓,这段时间许清宵的确累了,好好休息一番也是常理。

    当下,许清宵回到了住处。

    来到了自己的密室之中,随后盘腿而坐,潜入了文宫之中。

    随着熟悉的感觉出现。

    很快。

    天地文宫。

    随着境界提升后,天地文宫比最开始见到的更加宏伟辉煌了。

    整座文宫,绽放着光芒,隐隐约约还有一些诵经之声,看起来宏伟无比。

    “朝歌兄长。”

    “破邪兄长。”

    许清宵的声音响起,他们面上带着笑容,显得十分喜悦。

    天地文宫是自己最大的底牌,自从朝歌与破邪沉睡后,不管做什么事情,许清宵都有些没底,如今朝歌与破邪醒来,许清宵的自信也回来了。

    只是,当许清宵走进宫殿后。

    很快不由惊讶了。

    文宫当中,已经不是两人,而是五个人。

    朝歌与破邪这两人许清宵认识,其余三人,还有一名女子。

    “这?”

    走进文宫内,许清宵愣住了,望着五人,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说话。

    “贤弟,未曾想到,你入品不过十个月,就已经成就半圣,你这资质,胜过为兄百倍啊。”

    看到许清宵,朝歌第一时间迎了上来,面上满是笑容。

    同时他拉着许清宵,望着新出现的三人道。

    “贤弟,我来为你介绍,这三人,呃,兄长虽然也不知道叫什么,不过大致给你介绍下。”

    “此人是之前手持书卷。”

    朝歌为许清宵介绍第一人,是一个中年书生模样,长相与朝歌比,自然是比不了,不过看起来十分稳重,满身儒气,显得谦谦有礼。

    文宫有七座雕像,一人手持书卷,一人手持毛笔,一人抚琴,一人持剑,一人端坐王位,一人负手而立,一人绘丹青。

    一共七个人,女子抚琴。

    朝歌是负手而立的,破邪是持剑的。

    而这个中年儒生,则是手持书卷的雕像,此时此刻,后者朝着许清宵微微一拜。

    “见过守仁兄。”

    对方已经从朝歌口中知晓了许清宵,显得谦谦有礼。

    “兄长客气了。”

    许清宵也回之以礼,自己虽然是半圣,可眼前这帮人,曾经许清宵以为他们是半圣,可现在许清宵感觉这些人绝对不可能只是半圣那么简单,应当是亚圣。

    “守仁,来,这位绘丹青之人。”

    朝歌继续领着许清宵认人,因为不知道对方叫什么,所以只能用形容词了。

    “见过前辈。”

    许清宵连忙行礼,而后者也立刻回礼。

    这是一个老者,看起来有些沧桑,但依旧显得儒雅,这种儒气是刻在骨子里的。

    “守仁小友当真不错,老夫听朝歌小友说过,你年纪轻轻,二十岁修行儒道,如今已是半圣,当真是绝世大才。”

    “对了,小友可懂丹青绘画之术?老夫虽然没有记忆,不过这丹青之术还是懂得,丹青加儒道,威力无穷,你要不要试一试?”

    老者开口,看向许清宵如此说道,他先是赞叹许清宵的才华,随后又询问许清宵要不要学丹青之术?

    此话一说,许清宵眼中的确闪过好奇之色。

    “前辈,丹青加儒术,威力无穷吗?”

    许清宵好奇问道。

    后者立刻开口,显得无比自信道。

    “小友,你看。”

    说话之间,老者一抬手,顿时之间由浩然正气凝聚出来的画卷展开了,紧接着一支毛笔出现,老者动身,在画卷之中落笔。

    顿时之间,一条真龙被他画出,紧接着阵阵龙吟之声响起。

    待真龙绘画完毕,一条真龙从画卷中飞出,朝着天地文宫外飞去,有足足百丈,栩栩如生,散发出恐怖的龙威之力。

    咔嚓。

    真龙冲出云霄,将云层撕裂开,破坏力无匹。

    很强。

    极其的强,如同真的一般。

    “小友,倒不是老夫吹嘘什么,你如今三品半圣之境,倘若能领悟丹青真意,所绘画出来的真龙,能拥有二品之力,当然所付出的代价也极其大。”

    “可能所有浩然正气都会被抽空,但威力没得说。”

    “当然,具体还是要看你绘画的东西是什么,倘若是真龙很强,可绘画其他东西,就很难说了,万一运气不错,绘画出一些天地神灵,指不定会更强。”

    老者出声,他很自信,告知许清宵画道之力。

    说完此话,老者一抖画卷,刹那间真龙回归,钻入了画卷之内,随后消散。

    这画道之力,着实让许清宵震惊啊。

    而且画道的威力,不仅仅是取决自己的实力,与画物也有关联?

    那自己画个圣人孔子呢?

    要是遇到妖魔,画个地藏王菩萨呢?如来佛呢?

    许清宵脑海中已经开始猜想了,不过这些东西有没有威力,许清宵就不清楚了。

    但可以尝试一下,试一试又不要钱。

    “画道虽好,但我的琴道也不差。”

    此时,五人当中,唯一的女子出声了。

    许清宵寻声看去。

    后者差不多二十四五岁,穿着一袭碧绿长衣,但相貌清甜,鹅蛋脸,一袭黑发,声音平静道。

    “见过前辈。”

    许清宵也客气一声,不过对方是女子,许清宵不好称呼贤兄,还有个称呼叫做女兄,只是说出来有些莫名古怪。

    “称我姐姐即可,前辈有些生疏。”

    “守仁弟弟,姐姐告诉你,这画道虽好,但真要说强,还是得看琴道,一曲镇妖魔,以浩然正气加持于琴道之中,威力极强。”

    女子走了出来,这般说道。

    话一说完,她面前出现古琴,随后轻轻拨动一番,激烈无比的琴声响起。

    刹那间,天雷滚滚,轰轰作响,将空间都震的颤抖。

    比起来的确不弱于画道。

    “明白了,往后贤弟多多与诸位前辈兄长,姐姐学习。”

    许清宵有些喜悦,他现在武道手段虽然强,可并不妨碍自己多学点东西啊,尤其是画道与琴道,若是掌握了,关键时刻左手弹琴,右手绘画,再凝聚镇魔劲。

    这不得把敌人来来回回杀穿个几十遍?

    听到许清宵这般开口,众人也满意地点了点头,他们彼此之间到没有什么争斗,只是在许清宵面前展示一二罢了。

    “我这贤弟,性子极好,人也和善。”

    “贤弟,如今也算见过了,那兄长就直接开门见山说了。”

    “三件事情。”

    “第一,还是劳烦贤弟多多费心,找一下关于这几位的身份信息。”

    “第二,待会要是没什么事,抓紧时间去朱圣故居,拿到他的本源再说,关键时刻,可以也是一张保命符。”

    “第三,为兄已经知道如何破解这异术之法了。”

    朝歌笑呵呵地说道,同时说出三件事。

    而这些三件事情说完,顿时让许清宵满是欣喜。

    找身份的事情,不在话下,自己也想弄明白这几位的身份。

    而朱圣故居,他也打算见完朝歌后,就去朱圣故居,寻找他的圣意本源,这样一来的话,可以真正把大魏文宫的腿打断,哦,不对,现在不应该叫做大魏文宫,而是浩然王朝。

    但让许清宵欣喜的是第三件事情。

    异术的破解之法。

    这让许清宵极其欣喜啊,浩然王朝百分百知道自己修练异术,为什么知道,许清宵还不清楚。

    但异术终究是个隐患,这个隐患很大,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别人。

    倘若能解决异术,那自己就彻彻底底轻松了,彻底不需要担心异术会在某一天爆发。

    “兄长请说,愚弟洗耳恭听。”

    许清宵开口。

    “恩,这段时间为兄一直在沉睡,你成圣后,为兄醒来,也想起了许多事情,其中就有关于异术之事。”

    “想要解决异术,就必须要明白异术的起源,这些异术与邪神有关,极其古老之时,尘界有三大邪神,掌控大地,天空,海洋,这三尊邪神之下,也有其他邪神。”

    “他们为了争夺天地气运,互相杀戮,而这天地之间,也有不少种族,为了增强实力,这些邪神创造出异术,但凡修炼异术者,可借助他们的力量。”

    “故此修炼起来,速度极快,用一日千里去形容,都不足为过。”

    “可借来的力量,终究要付出代价,越是修炼,魔种越是可怕,也越是根深蒂固在你体内,到最后会使你入魔,成为只知杀戮的妖魔,为他们征战。”

    “所以想要彻底根除异术之祸,就必须要将你体内的魔种引出来。”

    朝歌如此说道,向许清宵解释异术的来源。

    听完这话,许清宵顿时明悟了。

    怪不得修炼异术,会瞬间突飞猛进,原来是与邪神有关系。

    蛮荒时代,无法用年代来形容,因为距离太远太远了,那种存在,想来绝对是一品之上的存在。

    一品就那么强,超越一品得有多强?

    而借助超越一品的力量修炼,想不快都难啊。

    许清宵有些心惊,不过好在有破解的办法。

    “那如何才能破解?”

    许清宵询问道。

    “找到三样东西。”

    “镇魔神石,龙血阳玉,还有八宝佛莲。”

    朝歌开口,给予回答。

    而这三样东西,许清宵都未曾听过。

    “兄长,这三样东西在何处?”

    许清宵询问道。

    可这话一说,朝歌有些尴尬了。

    因为他知道方法,但还真不知道这三样东西在何处。

    “镇魔神石和龙血阳玉我不清楚,不过这个八宝佛莲,应该与佛门有关。”

    “贤弟,你现在已经是大魏新圣了,找人问一问,倒也不是什么难事,再者你可以去找朱圣问一问,看看朱圣是否知晓。”

    朝歌说了句废话。

    八宝佛莲,肯定跟佛门有关啊,不然怎么叫八宝佛莲?

    不过朝歌到不觉得什么,既然存在这种东西,就一定有人知晓,许清宵现在的身份地位,问点事还是简单的。

    “恩,多谢兄长指点了。”

    “那如若收集了这三样东西,就能解决异术之患吧?”

    许清宵问道。

    “恩,收集之后,就能解决。”

    朝歌颇为自信道。

    此话一说,许清宵也彻底松了口气,既然能彻底解决,那就当真不怕了。

    哪怕要花费一段时间,也总比始终无解要好吧?

    “那愚弟先行告退,去问问这三样东西,再顺便查些信息,帮助几位兄长姐姐前辈查询资料。”

    许清宵开口,如此说道。

    朝歌看得出来,许清宵是有些急,故此点了点头,让许清宵先去忙活。

    “守仁小友,若是没事记得来文宫,老夫传你无上画道。”

    丹青老者开口,还是不忘提醒一句,希望许清宵学习画道。

    “守仁弟弟,没事来找姐姐,姐姐教你琴道。”

    清甜女子也跟着开口,她看起来比许清宵只大了三四岁,实际年龄极大。

    “恩,多谢诸位。”

    许清宵朝着众人行礼,而后消失于文宫当中了。

    这一趟,收获太大了。

    能彻底根除异术,这对自己来说,是大惊喜,比成半圣还要开心。

    毕竟自己成为了半圣,体内的魔种虽然被死死压制住,但根本无法彻底清除,也就意味着,半圣都清除不了魔种。

    现在还好,最起码往上还有个亚圣以及文圣。

    要是连亚圣都清除不了魔种的话,就彻底麻烦了。

    现在不依靠境界就能清除异术这个祸根,这的确是喜事啊,天大的喜事。

    很快。

    许清宵从天地文宫回归。

    他站起身来,长长吐出一口气,随后走出密室,朝着大魏藏经阁走去。

    镇魔神石,龙血阳玉,还有八宝佛莲。

    许清宵牢牢记住这三样东西,再去查询资料。

    而与此同时。

    中洲,浩然王朝。

    文宫小世界内。

    吕子的虚影出现。

    这是意志化身,他本体已经没了,无法重塑。

    众天地大儒出现,包括文宫的大儒以及正儒,这一次也有资格进入小世界之中。

    “诸位,如今我等已经成立读书人的王朝,建立国家,完成了第一步计划。”

    “接下来就是等十日之后,我等建国,到时便可凝聚国运,以天下读书人之力,凝聚之国运,最低预估,也可凝聚国运之鼎,保证王朝风调雨顺。”

    “到时,我等皆有天大的好处,不过这种好处只是第一步,倘若国运之鼎,能如同大魏一般,形成龙鼎,那我等真正的计划,就算是彻底完成了。”

    “借助浩然龙鼎,我朱圣一脉,再添新圣。”

    “不过眼下,诸位要联系天下势力,如今我等脱离,他们也希望得到我等的帮助。”

    “只要将朱圣一脉散落天下,从官从政,不出百年,朱圣一脉将彻底掌控天下国运。”

    “那个时候,浩然龙鼎极有可能蜕变成传说中的中州龙鼎,拥有中洲龙鼎,在座诸位,正儒可成天地大儒,大儒可成亚圣,半圣也可成就半个文圣。”

    “到那个时候,整个天下,就彻底被我等读书人掌控,倘若朱圣在天有灵,他也会感到欣慰,甚至我等都有可能复活朱圣。”

    “知道吗?”

    吕子的声音响起,他说出文宫的计划。

    大魏文宫脱离,其目的就是为了建国,而读书人建立的国家,自然有许多问题,想要建立成跟大魏那样?

    那不可能,别说一百年,五百年都做不到。

    可大魏文宫建国的目的,是为了中洲龙鼎,根本就不是为了建造什么不朽王朝。

    与其靠读书人建立一个不朽王朝,倒不如让读书人散布天下,掌控各国命脉,这样一来,才叫做不朽。

    而浩然王朝的作用,就是读书人集权中心,相当于文宫的蜕变。

    大魏文宫主要还是为大魏苍生,而浩然王朝,就可以跟天下人合作,任何势力,任何国家,都可以合作,不存在叛国这个说法,只要听朱圣一脉的话,那么你就不算是叛国。

    这才是大魏文宫真正的计划,也是大魏文宫为什么一定要脱离的原因。

    摆脱一切束缚,什么都由自己来掌控,这何乐而不为?

    “我等明白。”

    “吕圣大善。”

    众人齐齐开口,同时一个个也露出欣喜之色。

    凝聚中洲龙鼎,这他们不敢去想,但凝聚浩然龙鼎,他们可是有自信的。

    当浩然龙鼎凝聚而成,他们的的确确都会获得巨大的好处,实质的好处,至少有一半人,可以突破品阶。

    不然的话,他们为何如此支持大魏文宫脱离?

    到了他们这个程度,有生之年基本上是不可能突破阶级的。

    现在只要脱离,就能脱离阶级,换谁谁不答应?而且脱离之后,还有更多好处,不受束缚,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诸多好处之下,谁不想答应?

    “好了,联系天下势力,无论是谁,可以合作,都可以合作,再准备好十日后的建国大典,不容有失。”

    “散去吧。”

    吕子开口,而众儒也逐渐消散身影。

    待他们消散身影后。

    大约一炷香后。

    吕子的怒吼声响起了。

    “你们算计我。”

    吕子的咆哮声响起,他意志震颤,这道声音充满着怒意。

    自从被许清宵毁了身躯,他保持冷静,但这种保持都是假象。

    肉身被毁,融入文宫之中,这就是必死之局,三年后,不,甚至都不用三年。

    两年,最多两年,自己的意志就会消散。

    可以说,这一次自己付出天大的代价啊。

    “吕圣莫要生气。”

    “我等并未算计您,而是这许清宵太过于狂妄,我等也没有算到。”

    此时此刻。

    两道身影出现在此,不过身影模糊,望着吕子,如此解释道。

    “你当老夫三岁?”

    “你们早就知道文宫内有朱圣意志,也知道许清宵必会杀我。”

    “你们故意支开一品,就是为了让许清宵没有底牌,逼他杀我。”

    “这样一来,文宫就必然会脱离。”

    “尔等心肠当真歹毒啊,老夫当真后悔与尔等为谋。”

    吕子怒吼,他难以压制自己的怒意啊。

    他气得吐血,可惜没血吐。

    他这一回。

    是上了一个超级大当。

    吃了一个惊天大亏啊。

    此时此刻,他的眼神之中,充满着恨意与怒意。

    无穷无尽的恨意,与怒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