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二百一十七章:吴铭说媒,许清宵娶女帝?六部国公沸腾!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中洲。

    浩然王朝。

    吕子的声音充满着愤怒。

    他这一次实实在在被坑了一把,而且不是小坑,基本上是把自己老底给赔进去了。

    这如何不让他大怒?

    与虎谋皮,结果害的自己陨落,虽有意志,但跟死了有什么区别?

    “吕圣息怒,许清宵是王者之事,你我都不清楚。”

    “不过请吕圣放心,待到王朝龙鼎凝聚而成,吕圣可成就天下文圣。”

    “到时候莫说重塑肉身,即便是长生也不在话下啊。”

    有人出声,他的身影虚无缥缈,望着吕子如此说道。

    “哼。”

    首发

    “少拿这个来糊弄老夫。。”

    “即便是许清宵不是王者,吴铭也会杀我,你们早就算计好了一切。”

    “眼下,别跟老夫说什么,等待王朝龙鼎,只要凝聚国运之鼎,尔等就要帮我重塑肉身,否则的话,尔等的计划,老夫公布于世。”

    “反正老夫也已经没有生还的希望了,大不了同归于尽。”

    吕子出声,他发起狠来了,还管你那么多?

    眼下肉身都没了,留下意志,若不是有大魏文宫在,自己只怕已经死了。

    可即便是有大魏文宫在,两年后自己必死无疑,等王朝龙鼎凝聚?天知道多长时间?

    他既然选择跟这些人合作,自然不会有什么无私仁爱,就是自私自利。

    此话一说,两道身影有些沉默,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

    最终,声音响起了。

    “这恐怕有些难度啊。”

    他们给予回答,告知吕子,这有些难度。

    可此话一说,吕子的声音直接响起,不给对方任何机会。

    “不要跟老夫说有什么难度,你们身后的人是谁,老夫不清楚,但老夫知道,你们身后的人,是一位大人物,他绝对有办法帮助老夫重塑肉身。”

    “并非是老夫现在耍横,而是尔等太过于阴险,圣血染文宫,你们敢说与你们无关?”

    “不过老夫也不是斤斤计较之人,如今大魏文宫脱离,达到了第一步计划,老夫明白事理,这件事情可以忍。”

    “但,倘若国运之鼎凝聚后,老夫若是还不能重塑肉身,那所有计划,都与老夫无关,尔等是死是活,也与老夫无关。”

    吕子开口,他冷静下来了,并没有继续发怒。

    因为他知道,无能狂怒没有任何作用,眼下要做的事情,就是让他们知道自己的决心。

    这也是他最后的底牌了,想要拖住自己,等龙鼎凝聚后再帮自己重塑肉身?

    这可能吗?

    他不是三岁孩童。

    此话一说,两人显得更加沉默了,他们有些犹豫,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但过了一会后,终于有人回答吕子了。

    “请吕圣放心,我等竭尽全力,待十日后,会想尽一切办法的。”

    他给予回答,不敢说一定,只能说竭尽全力。

    而吕子没有生气,只是缓缓开口道。

    “这一次算了,但倘若有下一次,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也不管你们是知道还是不知道,老夫也会将我等的计划说出去,遗臭万年就遗臭万年,老夫人都死了,也管不着后世的洪水。”

    吕子淡然开口,可越是如此淡然,就越是证明,他的坚决。

    总而言之,不跟你废话那么多,行就行,不行就拉到。

    “吕圣息怒。”

    两人没敢答应什么,就是一句息怒,而吕圣也没有继续开口了,估计是看见这两人心就烦。

    如此,两道虚影也逐渐消散。

    而随着他们二人的消散,吕子的目光也逐渐变得阴冷起来了。

    大约又是小半个时辰。

    两道身影出现,不过这两道身影是文宫半圣。

    不是方才的两道身影。

    “见过吕圣。”

    两尊半圣开口,他们望着吕圣,显得无比恭敬。

    虽然吕圣真身已经被毁,但亚圣就是亚圣,谁也不知道亚圣会有什么手段,尤其是这两年,吕子的意志与文宫融为一体,更是掌控文宫。

    他们更加不敢得罪,除非吕子真正陨落,不然文宫的执掌人,依旧是吕子。

    “朱圣真灵有下落了吗?”

    吕子开口,平静问道。

    此话一说,两位半圣微微沉默,很快又继续开口。

    “回吕圣,已经有一些下落,在南蛮地带,我等也查遍古籍,的确发现圣人曾经去过南蛮,或许留下部分真灵。”

    对方如此说道,告知吕子。

    此话一说,吕子点了点头,而后继续出声。

    “不惜一切代价,将朱圣真灵寻回,朱圣曾遗留三件物品,皆然留下真灵,给予后世人恩赐机缘。”

    “倘若我等找到朱圣真灵,便可以复苏朱圣之意,等同于是让朱圣降临,到时候莫说许清宵了,大魏一品来了也没用。”

    “朱圣借助天下读书人之力,再加上文宫与圣器之力,一品武者也奈何不了朱圣。”

    “这是我等扭转战局,至关重要的一步,十日后,浩然王朝建国,必然会引来一些麻烦,若有朱圣真灵,对我等大大有利。”

    吕子开口,道出朱圣真灵的重要性。

    此话一说,两尊半圣点了点头,他们也明白朱圣真灵的作用性。

    这东西,对其他体系来说意义不大,但对儒道体系来说,作用太大了,可以复苏朱圣,等于一张超级底牌,谁敢招惹文宫?

    “我等明白,请吕圣放心,我等会竭尽全力,找来朱圣真灵。”

    两人齐齐开口,给予回答。

    “好。”

    “十日内,寻来朱圣真灵,到时我浩然王朝建国成功,你们二人便是首功。”

    “到时也会给予你们天大的好处。”

    吕圣满意地点了点头,他画了饼,毕竟再大的好处,也得他先吃,不过剩下的也不会吝啬。

    两尊半圣露出笑意,随后便消失在了小世界之中。

    待两尊半圣走后。

    吕圣的目光,恢复平静。

    “设计害我,使得文宫强势脱离,你们当真以为我没有手段?等找到朱圣真灵,国运之鼎的气运,我一人独占,再把你们拿出来当替罪羊。”

    “阻我成圣者,都得死。”

    吕圣目光冷冽,他已经活了两百年,其实已经到了大限之日,不过却在大限之时,接触到了一批人,强行续命。

    而这批人,就是最开始出现的两道虚影。

    朱圣一脉如今变成这样,是他们的意思,也是自己主导的,所做的一切,无非就是成圣,并且长生。

    他已经变了,虽然是亚圣,可为了长生,什么仁爱什么无私,在他眼中都是浮云。

    这消失的一甲子,他没有在世人面前显露,天下还有谁记得他?

    所以什么名声不名声,什么千古留名不留名?

    与其名垂千古,不如活到千古之后,到那个时候,谁不称赞自己?千古之前的事情,谁又知道?

    成王败寇,一切舆论,不都是掌权者说的?

    这是吕子的想法,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根本就不在乎骂名。

    眼下的局面,许清宵不算什么,虽然许清宵害自己成这般模样,但吕子清楚,自己眼下真正要做的事情,就是创建浩然王朝,掌控天下读书人,凝聚国运之鼎。

    再得到朱圣真灵,把所有敌人全部斩杀,许清宵也好,大魏一品也罢,包括与自己合作的人。

    全部杀了。

    朱圣真灵复苏,怎可能不会帮自己?况且一道意念而已,说句难听点的话,朱圣若是还活着,他都敢欺骗对方,何况只是一道意念?

    想到这里,吕子不由露出笑容,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

    他很期待,很期待,很期待朱圣复苏的那一刻,天下人会是怎样的表情,许清宵又会是怎样的表情,哈哈哈哈。

    而与此同时。

    大魏王朝。

    藏经阁内。

    许清宵正在藏经阁中阅读古籍,希望能找到镇魔神石这些东西的下落。

    可就在许清宵刚刚看了没到一个时辰,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了。

    “徒儿。”

    是吴铭的声音。

    许清宵回过头去,便看到吴铭站在身后,面色有些不太好看。

    “师父。”

    “魔域怎么了?”

    许清宵其实比较担心自己的师父,但他也没有做无用的担心,毕竟自己师父是一品,倘若自己师父无法解决,那自己担心也没有任何作用。

    所以才会先把自己的事情处理好,没有去联系自己师父。

    如今看到吴铭回来,许清宵自然好奇。

    “魔域没有问题,我与你师伯上当了。”

    吴铭开口,给予回答。

    “上当了?”

    许清宵有些好奇,望着吴铭,眼神之中满是好奇之色。

    “恩。”

    “你之前入大魏文宫时,是不是听到了两道怒吼声?”

    “那声音的的确确是仙尸之声,我与你师伯第一时间,以为是魔域出了差错。”

    “可等我们赶到时,却发现魔域根本没有发生一点问题。”

    “有人模仿仙尸之声,引起骚乱,把为师与你师伯骗了过去,调虎离山。”

    吴铭开口,他虽然有些不甘,但这就是事实,他们的确上当了。

    “调虎离山?”

    许清宵顿时沉默,随后沉思整件事情。

    过了一会,许清宵不由开口道。

    “有人故意引开师父和师伯,是逼我出手,斩杀亚圣?”

    这是许清宵暂时想到的可能性。

    把一品骗走的意义是什么?

    基本上毫无意义啊,唯一能说的就是,骗一品走,让自己出手斩杀亚圣。

    可吴铭直接摇了摇头道:“不。”

    “不会这么简单,他们并不知道你已经突破王者境了,为师都不能看穿你的境界,更何况他人?哪怕是朱圣都做不到。”

    “不对,或许朱圣能办到,毕竟你当时在大魏文宫,只不过一尊圣人没必要这样做,他要是愿意,可以直接镇杀你。”

    “再者,朱圣已经死了,他不可能活在这个世上。”

    吴铭给予回答,他直接否决了这个猜测。

    因为不管怎么说,没有人知道许清宵是王者,又如何断定许清宵就能杀他呢?

    这是一个最简单的逻辑问题。

    听到吴铭的否决,许清宵不由好奇了。

    既然不是这样的话,那是为什么?

    引开一品作甚?

    很快,许清宵继续开口。

    “师父,你的意思是说,有人故意引开你们,想要跟踪你们,查看魔域的位置?”

    许清宵想到了这个可能性。

    此话一说,吴铭点了点头。

    “为师与你师伯也是如此猜想的。”

    吴铭给予回答。

    此话一说,许清宵不禁皱眉道:“那怎么办?”

    许清宵问道。

    “没什么大问题,他们太低估我等的警觉性了,即便是发生那种事情,为师并没有自乱阵脚,我们前往魔域,都是通过空间转移,他们找不到空间节点。”

    “基本上不可能尾随跟踪。”

    “但有一点,已经有人开始打魔域的主意,对方是什么来路,我等还不清楚,敌在暗,我在明,十分吃亏。”

    吴铭如此说道。

    魔域传来动荡,他与赵元并没有自乱阵脚,反而更加警觉。

    只不过,这是这是一个讯号,一个极其不好的讯号,有人已经开始打魔域的主意了。

    不管对方是谁,也不管对方实力强不强,自己必然要有警觉,万一马前失蹄,那麻烦就大了。

    “我明白了。”

    “那师父,有什么需要徒儿去做的吗?”

    许清宵点了点头,同时询问吴铭。

    “不用。”

    “你现在才不过三品而已,只能说有自保能力,可涉及到魔域,三品不够看,哪怕你文武皆抵达二品,也没有任何用处。”

    “为师今日来找你,一是告诉你这件事情,让你也注意一些,他们的主要目标,是魔域,应当不会对你出手,可为师保不准,所以该注意还是得注意。”

    “其次的是,为师要回魔域了继续镇压一段时间,你师伯还没有彻底将魔气清理干净,所以需要为师上前。”

    “你做好一切准备,大魏王朝如今国运畅通,再加上你现在的地位以及身份,想来不会出什么差错。”

    “等为师回归后,就要带你去真正磨砺,快则一年,慢则三年,你自己算好时间,这段时间内,竭尽全力提升自己的实力。”

    吴铭语速极快,告知许清宵这些事情。

    从吴铭的语气之中,许清宵清楚,看似感觉只是一番交代,可实际上吴铭很急。

    只是他不愿意告知自己,不想让自己承担太多。

    许清宵知道,但没有说出来,而是点了点头,不过关于朱圣的事情,许清宵倒是没有忘记。

    “师父,前些日子,我不是在大魏文宫,阅读十二圣册吗?”

    “徒儿见到朱圣。”

    许清宵开口,这件事情本应该当时悟道时跟吴铭说的,但那个时候自己陷入了悟道状态,故此没有说。

    眼下许清宵觉得必须要说出来,让吴铭知晓,这样或许能给吴铭带来一些启发。

    “你见到了朱圣?”

    吴铭有些惊讶了,好奇地看向许清宵。

    “恩。”

    “徒儿见到了朱圣,朱圣原本想要领我走他的圣道,但徒儿拒绝了,选择了自己的道。”

    “不过朱圣没有怪罪徒儿,反倒是与自己讲述了一些道理,徒儿也告知朱圣,如今朱圣一脉所作所为。”

    “朱圣大怒,也告知徒儿一件辛秘,与仙尸有关。”

    许清宵长话短说,将朱圣说过的话,原封不动告知吴铭。

    而后者,再听完许清宵所言后,不由皱起眉头。

    “恩,朱圣说的没错,仙尸并非是太祖率先发现的,在此之前,的确有些人,是五个还是六个,为师就不清楚。”

    “不过朱圣毕竟是几百年前的圣人,知晓比我清楚一些也正常。”

    “如今朱圣一脉,的确弄得儒不像儒,原来是有幕后黑手,我明白了。”

    吴铭眼中一亮,似乎想明白了什么。

    “师父?怎么了?”

    许清宵好奇道。

    “仙尸之吼,应当是这几个人,否则的话,谁能临摹仙尸的吼声?”

    “也只有他们能做到。”

    “麻烦大了。”

    吴铭皱着眉头,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许清宵再听到这话后,也有些沉默。

    “倘若真是这些人的话,仙尸可是太祖年间坠落而下,这些人活了七八百年,甚至上千年都有可能,活到现在,只怕。”

    许清宵明白吴铭为何有一种如临大敌的感觉。

    毕竟当初接触仙尸的人,至少活了八百年,太祖年间仙尸坠落。

    一个活了八百年的人,想想看他现在的实力和势力有多强?

    “不一定,或许是他们的后代,活八百年?太祖接触仙尸,也没有活八百年,他们凭什么活八百年?”

    “整个天下,除了仙道有几个老王八活了千年,还有谁能活这么久?而且这种人活得长,但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吴铭没有往坏的地方想,并不觉得对方一定很强。

    这不是傲慢。

    而是因为,他乃一品武者,有这个自信。

    “仙道千年,实力强吗?要付出什么代价?”

    许清宵问道,仙门即将引入大魏,这是没办法的事情,恰好许清宵可以询问一下吴铭,仙道的实力有多强,免得以后发生什么冲突。

    “不会很强,鼎盛的一品,要是靠近为师一千丈内,也要毙命。”

    “至于那些活了千年的人,他们的修为已经逝去,守仁,你记住,一个人都会有幼年期和壮年期,还有衰败期。”

    “活得久不代表就强,活了一千年,可能连你都打不过,但这种人很聪明,千年的智慧,难以想象,而且他们了解的事情也很多。”

    “如若不是必要的情况下,不要去得罪仙道,往后很多事情,可以问问他们。”

    “仙道弟子入驻大魏,虽然会造成一定影响,可好好管教,倒也不是一件难事。”

    吴铭如此说道,告知许清宵仙道的情况。

    听到这话,许清宵也算明悟仙道大概实力了。

    “守仁,为师先行离开了,玉佩你好好保管,倘若你遇到任何危险,捏碎玉佩即可,为师必会在第一时间赶到。”

    吴铭如此说道。

    “这么急就要走吗?”

    许清宵问道。

    “恩,不过不是去魔域,去办点其他事情。”

    “明日去魔域。”

    “守仁,你好好照顾自己”

    吴铭回答道,他要去做一些其他事情。

    “恩,请师父放心。”

    许清宵明白,吴铭是担心自己。

    下一刻,吴铭的身影,逐渐消失在了原地。

    不过末了,许清宵忽然开口道。

    “师父,等下。”

    随着许清宵的声音响起,吴铭的身影又重新凝聚了。

    “怎么了?”

    吴铭有些好奇,望着许清宵。

    “师父,你知道镇魔神石,龙血阳玉,还有八宝佛莲这三样东西吗?”

    许清宵差点忘记问这个事了。

    此话一说,吴铭不由皱眉思索了,他没有问许清宵为什么找这三样东西。

    而是沉思。

    过了一会,吴铭给予回答。

    “镇魔神石为师知道,不过这龙血阳玉还有八宝佛莲为师就不知道了。”

    “佛莲应当是佛门的东西,你回头找个和尚问问就好。”

    “镇魔神石应该在皇宫当中,我记得武帝拥有过。”

    吴铭开口道。

    武帝?

    许清宵有些惊讶了,他还真没想到,镇魔神石居然跟武帝有关系。

    “恩,应当是如此,具体如何,你去问一问季灵这娃娃。”

    “哦,提到这个事情,为师有件事情,跟你商量商量。”

    提到了女帝,吴铭也有事情找许清宵聊一聊。

    “师父您说。”

    许清宵好奇道。

    “你对季灵这娃娃感觉如何?”

    吴铭问道。

    他是大魏一品,见到女帝喊一声陛下,那是出于对大魏的尊重,私下里喊一声女娃也没有问题。

    “感觉?感觉就这样啊,师父,你问这个做什么?”

    许清宵没听明白自己师父的意思。

    “为师寻思,你还没有婚配,季灵这娃娃也没婚配,她要是普通人也就算了,任性点就任性点,可她是大魏皇帝,容不得她任性,早晚得嫁人。”

    “不过堂堂女帝,若是要嫁人的话,也不可能随便嫁人,最起码也得年龄上要相仿,其次得要是半圣,最好还是一品的徒弟,能文能武,你咋说?”

    吴铭出声,只不过他说的话,让许清宵不由一愣。

    好家伙,这几个条件,不就摆明说是自己吗?

    “师父,莫开玩笑,陛下乃是大魏女帝,徒儿不去胡思乱想。”

    许清宵直接拒绝了,倒不是真瞧不起自己,主要是人家是皇帝,不可能嫁人吧?肯定是迎亲啊。

    而自己堂堂大魏新圣,武道三品,让自己嫁人?抱歉,不可能。

    没能力许清宵可以吃软饭,有能力干嘛吃软饭啊?

    虽然说女帝长得的确绝美,要是娶个这样的老婆回来,的的确确光宗耀祖,最主要的是自己享福啊。

    可上门女婿,许清宵不干。

    “这有什么?她是大魏女帝又如何?你还是大魏新圣呢,再说了,你还是我吴铭的弟子,为师就问你一句话,你觉得季灵这娃娃漂亮吗?”

    吴铭很霸气道。

    “说不漂亮肯定是假话,但......”

    许清宵话还没说完,吴铭继续说道。

    “行,那为师问你,倘若女帝愿意嫁给你,你要不要?”

    “不得骗为师,实事求是回答。”

    吴铭直接打断许清宵的言语,并且要求许清宵不能骗他。

    此话一说,许清宵只能无奈道。

    “师父,陛下国色天香,真要嫁给我,我肯定要啊,不过感情这种东西,它......”

    许清宵还没说完,吴铭就消失了。

    仿佛得到了什么肯定的答案一般。

    这下子,许清宵有些郁闷了。

    不过也没多想什么,长辈之间的撮合也正常,反正感情这种东西,不能强求。

    当下,许清宵继续观看古籍,已经得知镇魔神石的下落,许清宵还想找找其他两样东西的下落,等找到以后再出发。

    而与此同时。

    大魏京都。

    吏部。

    陈正儒正在处理聚贤馆之事,虽然这两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可国家不能停止运转,该怎么做事就得怎么做事。

    尚书房内,陈正儒开始审批人才信息资料。

    可突兀之间,一道身影出现,是吴铭的身影。

    看到吴铭出现,陈正儒立刻起身,朝着吴铭一拜。

    “晚辈陈正儒,见过前辈。”

    “不知前辈找晚辈,有何贵干?”

    陈正儒恭恭敬敬,面对大魏一品,他行大礼。

    同时也好奇吴铭为何出现在这里。

    “有一件大事。”

    “陛下的婚事。”

    吴铭开口,一句话说的陈正儒懵了。

    陛下婚事?

    身为臣子,抛开内政的话,最关心的事情,就是皇嗣的问题,女帝不嫁或者不娶,不生皇子,对大魏来说肯定不是一件好事啊。

    只是眼下女帝比较年轻,倒还可以拖两年,但这种事情能早点解决就早点解决啊。

    不过女帝找谁又是一个问题了。

    谁配得上女帝?

    这个问题让文武百官都好奇,眼下吴铭突然说这句话,让他的确懵了。

    “前辈怎么说?”

    陈正儒有些好奇道。

    “你觉得许清宵如何?我这徒儿对陛下有些意思,只不过我徒儿脸皮比较薄,他不好意思,我这当师父的就帮他一把,当个媒人。”

    吴铭看向陈正儒,开门见山道。

    这话一说,陈正儒更加震惊了。

    “守仁?”

    “守仁喜欢陛下?”

    “前辈,您这话是真的吗?”

    陈正儒整个人直接站起身来了,望着吴铭眼神当中充满着震惊。

    许清宵喜欢女帝?

    这简直是匪夷所思啊。

    “恩。”

    “守仁亲口告诉老夫的,他愿意娶女帝,不过我这徒儿脸皮薄,这点你应该也清楚。”

    吴铭直接点头道,他还真不觉得自己撒谎了,毕竟自己问了许清宵,愿不愿意娶女帝。

    当然前提是女帝嫁给许清宵。

    “嘶。”

    陈正儒沉默了,一时之间他难以消化这个事了,他有点不太相信,毕竟谁敢对女帝产生这种想法呢?

    不过很快,陈正儒眼中顿时亮起一道精芒。

    他忽然明白了很多事情。

    许清宵为什么要在大魏当官?为什么许清宵如此任劳任怨?为什么许清宵承受这么多,也不说一句苦?

    因为他眼里,都是女帝啊。

    嘶。

    原来是这样的啊,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许清宵竟然喜欢陛下。

    陈正儒想明白了很多事情,尤其是以前,他还好奇许清宵这么累,承受着这么多事情,到底是为了什么?

    却没想到,许清宵为的竟是女帝。

    这也太痴情了吧?

    “怎么说?”

    吴铭开口,他询问陈正儒。

    后者顿时醒悟过来,随后看着吴铭道。

    “前辈,这件事情主要还是看陛下的意思。”

    “不过,晚辈觉得,这件事情可以促成,这天下能配得上陛下的人,寥寥无几,守仁的的确确配得上陛下,可谓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

    “但到底能不能成,其实还是要看陛下的意思,倘若陛下对守仁一点想法都没有,那我等也没有办法,可若是陛下对守仁有想法。”

    “那此事可成。”

    陈正儒如此说道。

    一个是大魏女帝,千古第一女帝,风华绝代,盛世容颜。

    一个是大魏新圣,万古第一才子,丰神俊朗,绝代无双。

    这两人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他之前怎么就没想到呢。

    “行,这件事情交给你们六部去处理了,老夫就先走了。”

    “我这徒儿脸皮子薄,事情没确定之前,先不要与他说,免得他害臊。”

    吴铭特意叮嘱了一句,在他这种过来人眼中看来,许清宵就是脸皮薄。

    想想也是,毕竟人家是皇帝,有点害羞倒也正常。

    “好。”

    “前辈慢走。”

    陈正儒朝着吴铭一拜,而后者顿时消失在了原地。

    很快,待吴铭走后,陈正儒屁颠屁颠推开房门道。

    “快,去将六部尚书都喊来。”

    陈正儒下令,让六部尚书过来。

    只是很快,陈正儒又显得迫不及待,直接开口道。

    “算了,我去找他们。”

    说完这话,陈正儒火速赶往户部。

    一刻钟后。

    户部尚书房内。

    顾言正在与人交谈,只是突兀之间,房门被推开了。

    是陈正儒的身影。

    “顾尚书,顾尚书,有件大事。”

    陈正儒颇显得激动道。

    只是一推开房,便看到房内还有一个人。

    是李广孝。

    “李先生?”

    陈正儒认识李广孝,眼神中有些惊讶。

    “正民,你怎么这般匆匆忙忙?这可不是你的行事作风啊?”

    陈正儒字正民,是李广孝的晚辈,自然可以这般称呼。

    “有大喜事。”

    陈正儒直接将房门关上,他压抑自己内心的激动,如此说道。

    这一刻,顾言与李广孝有些惊讶了。

    “什么大喜事啊?陈尚书,瞧把你激动的。”

    顾言好奇道,实在想不到现在还有什么大喜事,能让堂堂大魏丞相这么激动开心?

    “吴铭前辈让我们促成女帝和守仁婚事。”

    陈正儒激动道。

    此话一说,李广孝和顾言顿时震惊起身了。

    “陈尚书,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正民,你这是何意?”

    两人直接起身,因为这个消息实在是太震惊了。

    不过陈正儒没有啰嗦,将吴铭说的话,转述给两人。

    “守仁喜欢陛下,不过守仁脸皮子薄,这点咱们都知道,他一直不敢说。”

    “现在吴铭前辈觉得时机成熟,想撮合陛下与守仁。”

    陈正儒激动道。

    这话一说,两人沉默了。

    过了一会,顾言不由开口道:“我就说嘛,为什么以往上朝的时候,守仁为什么一只看着陛下,原来是这样的啊。”

    “老夫那个时候就感觉有些不对,你说上朝就上朝,一直看着陛下做什么?”

    “原来是这样啊。”

    “好,好,好,这是好事啊,陛下的婚事,迟早得办,不过按陛下这脾气还有这性格,让她婚配,只怕陛下死活不答应,再者这天下也没几个人能配得上陛下。”

    “可守仁不一样。”

    “守仁既是我大魏新圣,又为我大魏做了这么多事情,倘若他与陛下喜结连理,嘶!我大魏国运,当真要空前绝后的强大啊。”

    顾言激动无比道。

    现在大魏已经没有内忧外患了,唯一的问题是什么?不就是女帝的婚事。

    现在他们没时间管,不代表他们没去想。

    眼下许清宵这个最佳人选,竟然主动出现,让他们如何不激动?如何不喜悦?

    “正民,你说的话,句句属实?”

    李广孝起身,抓着陈正儒如此说道。

    关于女帝婚事的事情,他身为女帝老师,更加明白有多重要,当初他就提议过这件事情。

    只是女帝一直逃避,再加上他也不知道许清宵是什么意思,万一女帝答应了,许清宵不答应,那岂不是尴尬?

    可现在听到这话,李广孝格外的激动。

    “千真万确,千真万确。”

    “学生哪里敢在这上面乱说话啊。”

    陈正儒笑着无奈道。

    这话一说,李广孝二话不说,直接夺门而出。

    让陈正儒与顾言有些懵了,不知道李广孝去做什么。

    “咱们也别废话,走,去通知其他几个尚书,这件事情,必须要从长计议。”

    “这是大好事,天大的好事。”

    顾言开口,拉着陈正儒如此说道。

    “恩。”

    陈正儒点了点头,随后与顾言离开,去通知其他六部尚书,甚至包括九位国公。

    这件事情,必须要让大家知道,文武百官齐心协力,撮合许清宵与陛下。

    而与此同时。

    大魏皇宫内。

    李广孝一路狂奔,他年龄这么大,身子骨有点不行,但奔跑速度极快。

    硬生生来到了养心殿外。

    “通报陛下,臣有大事禀告。”

    李广孝开口,无比激动道。

    很快,太监走了出来,将李广孝搀扶入内。

    进入大殿。

    龙椅上,女帝有些好奇地看着自己这位老师,不知道对方怎么了?好端端怎么这么激动?

    “你们下去。”

    李广孝让其他人离开。

    很快,太监婢女们纷纷离开。

    紧接着,李广孝的声音响起了。

    “陛下,陛下,原来守仁一直对您产生爱慕之心。”

    李广孝直接开口,也遮遮掩掩。

    此话一说,女帝不由一愣。

    她望着李广孝,眼神当中充满着好奇。

    “老师,您这是何意?”

    女帝问道。

    很快,李广孝出声,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告知女帝。

    而当听完此话后,女帝明面上依旧平静,但内心却已经掀起波澜了。

    她知道许清宵对自己有些好感,但没想到的是,许清宵竟然想要娶自己?

    这。

    这。

    “胡闹。

    女帝开口,但声音并不是那种训斥,仅仅只是这样说了一句。

    不过李广孝瞬间就明白女帝的心思了。

    如若是其他人说这种话,只怕女帝当场就要发怒,可听到是许清宵,只说了一句胡闹,压根就没有一点生气,无非是维持帝王威严罢了。

    想到这里,李广孝知道,这回当真有可能撮合成啊。

    “陛下,老夫就不藏了,说直话,您莫要生气。”

    “守仁乃是大魏新圣,丰神俊朗,如今也不过二十岁,论长相,也是顶尖,论才华,有目共睹,论实力,三品武者,指不定未来就是二品武者。”

    “这样能文能武,又能治理国家,年轻俊俏之人,的的确确配得上陛下您。”

    “倘若陛下还是这般,臣担心,会伤了守仁的心,说不定有朝一日,守仁就找别任了。”

    李广孝出声,他劝说女帝,不要傲娇下去了。

    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这么极品的,就赶紧答应下来吧。

    然而女帝没有说话,她站起身来道。

    “朕,没有考虑过这些事情。”

    “老师,不用多说了。”

    女帝依旧有些傲娇。

    此话一说,李广孝无奈了。

    但女帝越是这样,李广孝就越是知道,女帝对许清宵也有好感,没有好感哪里会如此?

    “算了,既然陛下当真没有这般心意,那臣就转告守仁吧。”

    “让他断了念想,寻一家好姑娘,莫要空负韶华。”

    “陛下,老臣告退。”

    李广孝起身,女帝既然还这样,那他也没办法,身为女帝的老师,他其实更加关心女帝的人生大事。

    可就是因为身份问题,他没权利干涉,也不好多说啊。

    此话一说,李广孝起身离开。

    而龙椅上,女帝心情极度复杂。

    尤其是听到李广孝说让许清宵断了念想,寻一家好姑娘后,更是下意识皱眉。

    而就在李广孝走到殿外时。

    一道声音响起了。

    “老师,莫走。”

    “朕,......有事找您商谈。”

    是女帝的声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