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二百二十一章:再见赵大夫,真正的武帝遗宝,文宫获朱圣真灵

时间:2021-11-08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魏读书人

    大魏京都。

    平乱王府。

    随着陈星河的声音响起。

    赵元有些愣了。

    他身为一品武者,已经有几十年没被人吼过了。

    眼下他还真没想到,一个读书人竟然敢这样凶自己?

    莫名之前,赵元有些觉得好笑,但他没有什么恶趣味。

    “许清宵何在?”

    赵元看向陈星河,他语气平静,不过稍稍往前压了压,刹那间恐怖的威压袭来。。

    这是一品天威。

    首发

    刹那间。

    陈星河呆住了。

    恐怖的天威压制而来,让陈星河当场愣在原地。

    谁能想到,一个看似普普通通的老者,竟然这么恐怖?

    不过赵元没有真正释放出一品天威,不然的话,以陈星河的身板,只怕当场得死在这里。

    这只是一种警告,也免得浪费时间,与陈星河啰嗦什么。

    “还需要问老夫的身份吗?”

    赵元开口,他收敛了威压,目光平静地看着陈星河。

    “前辈说笑了。”

    “晚辈有眼不识泰山,敢问前辈有何贵干?”

    陈星河开口,他强挤出笑容,看着赵元这般询问道。

    “许清宵在何处?”

    赵元开门见山问道。

    “敢问前辈是?”

    陈星河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询问对方是谁。

    虽然知道对方实力很强,可毕竟关乎自己师弟,陈星河还是得问问。

    “老夫是谁你不用管,你放心,老夫不会害许清宵,许清宵是我师侄。”

    赵元开口,不过他心中对陈星河生起了一丝好感。

    而听到赵元如此回答,陈星河松了口气。

    随后缓缓开口道。

    “回前辈,师弟出去了。”

    “晚辈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陈星河立刻回答,但许清宵去了什么地方,他的确不知道。

    “出去了?”

    赵元微微皱眉。

    说实话,他这趟过来倒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要看一看许清宵,见一见面。

    毕竟许清宵好歹算自己的师侄,看一看也很正常,当然主要还是因为,许清宵竟然是三品武者。

    这一点吸引到了他。

    一开始他对许清宵不觉得什么,只觉得许清宵是个读书人,吴铭就是活太久了,闲的没事干。

    可得知许清宵武道三品,他不得不关注。

    只是没想到许清宵不在家中,这算是白跑一趟了。

    “行了,既然如此,不要告诉别人,老夫来过。”

    赵元开口,既然许清宵不在,那就算了,只不过他不希望别人知道自己过来,尤其是不能让吴铭知道。

    而待他说完此话后,便准备离开了。

    可就在一瞬间,陈星河的声音忽然响起了。

    “前辈且慢。”

    望着赵元,陈星河有些激动,也有些显得紧张。

    “怎么了?”

    看着陈星河,赵元有些好奇。

    “敢问前辈,能否收在下为徒?”

    陈星河开口,他鼓起勇气,显得有些紧张。

    是的,陈星河想要拜师。

    很明显,自己师弟的师伯,显然不是等闲之辈,而自己不是一直想着帮自己师弟吗?

    读书是帮不了师弟的,眼下陈星河想要走武道,帮自己师弟。

    此话一说,赵元微微皱眉了。

    他看向陈星河,紧接着神色平静道。

    “拜老夫为师?你倒是挺会想的。”

    赵元开口,倒不是嘲讽陈星河,只是觉得陈星河想法挺不错的。

    “请前辈恕罪,晚辈这番的确有些唐突。”

    陈星河也有些尴尬,只能低着头如此回答了。

    “唐突倒没什么。”

    “只是你明明是读书人,为何想学武?”

    赵元询问道。

    “前辈,晚辈苦读圣贤书数十年,观如今文宫这般模样,心知读书是救不了天下苍生,所以愿习得一身武艺,为苍生做出一份贡献。”

    陈星河倒也是实话实说。

    此话一说,赵元反倒是点了点头,认可陈星河这番话。

    “倘若天下读书人有你这般觉悟就好了。”

    赵元开口,不过他继续说道。

    “只是,武道一脉,也绝无你想的这般简单,先不说其中要吃多少苦头。”

    “更主要的是,武道看似人人都可以学习,但更讲究体质,体质不好,武道也难成大器。”

    “你有这个心是好事,证明你不是书呆子,只是你并不适合武道。”

    赵元出声,他对陈星河有些好感,只不过他是大魏一品,岂能随随便便收徒?

    哪怕对方是许清宵的师兄又能如何?

    他不需要给任何人面子,这也是看陈星河有些觉悟,否则的话,他根本不会浪费这么多口舌。

    只是赵元的话,让陈星河有些难受了。

    想了想,陈星河忍不住开口道。

    “前辈为何一定觉得,我陈某不行?”

    陈星河开口,但并不是那种不服气的口吻,而是询问。

    听到这话,赵元没有跟陈星河去争,而是伸出手来,直接搭在陈星河肩膀上。

    他一眼就看得出,陈星河不适合习武。

    只是通过目光去看,想来陈星河也不服,所以用最直接的方式去检测。

    刹那间,一品武道之力进陈星河体内。

    只是一瞬间。

    赵元平静的目光,顿时闪过惊色。

    很快,他的眼神逐渐严肃起来了。

    大约半刻钟。

    终于赵元收回了手,神色无比严肃地看着陈星河道。

    “小子,老夫问你,你儒道还没有入品对吧?”

    赵元开口问道。

    听到这话,陈星河点了点头。

    “没想到啊,没想到啊,天下竟然真的存在这种体质。”

    赵元开口,语气之中带着一些激动和不可置信。

    但这话一说,陈星河有些激动起来了。

    “前辈,什么体质啊?您的意思是,我适合武道?武道最强体质?”

    陈星河颇为激动道。

    “不。”

    “你的体质,并非是武道最强体质,准确点来说,你的体质是世间最古怪,也是最差的体质。”

    “名为七脉绝体,其意就是,天下六大体系,依靠你自己修行,不管是那个体系,你都无法入品。”

    赵元显得异常激动道。

    他没想到,居然遇到了传说当中的体质。

    可赵元激动,陈星河有些郁闷了。

    “前辈,都七脉绝体了,您为什么如此激动啊?还有六大体系,为什么叫做七脉绝体啊?不应当是六脉绝体吗?”

    陈星河死都没想到,自己竟然是六脉绝体?

    六大体系都无法入品?

    “七脉绝体,指的是连异术都无法修炼。”

    “你这个体质大有来头,你依靠正常修行永远无法入品,但借助外力,你将不会有任何副作用提升。”

    “算了,跟你说你也不懂,小子,你愿意拜老夫为师吗?”

    赵元没有说的太清楚。

    这个七脉绝体,看似是废体,六大体系都不能修炼,甚至修炼异术都无法入品。

    但这七脉绝体有一个天大的好处,那就是七脉绝体可以借助外力提升。

    这个体质,靠自己修行不行,但可以借助外力。

    什么是外力?天地之力,丹药之力,甚至传功都算外力,只不过传功耗损太大了。

    一个一品传功给陈星河,那么陈星河可以一日踏入二品。

    听起来夸张,但其实作用不大,毕竟一品换二品,脑子不好使了?

    醍醐灌顶是最差的传承方式,往后还有丹药,以及天地之力。

    尤其是天地之力,借助天地之力提升,不但速度快,而且还很强。

    “一品。”

    “一品。”

    “五年之内,大魏又要出个一品了,等一品破境丹凝聚之后,大魏就有两位一品了。”

    “到时候老夫也可以真正享受几年好命了。”

    赵元真的很激动。

    一开始他的确觉得陈星河是个废物,可没想到他还真是个废物,只是这个废物废的地方有些不一样。

    废的特殊。

    这种体质,如若是被别人察觉,没有任何作用,可若是被他发现,就不一样了。

    “前辈您是认真的吗?”

    陈星河有些惊奇了,自己明明是个废体,赵元为什么还要收自己为徒?

    “小子,别问那么多,你愿不愿意?”

    赵元声音急促道。

    “愿意,只要前辈不嫌弃晚辈,晚辈就愿意。”

    陈星河点了点头,他肯定愿意啊。

    “好,你向我磕三个头,就算你拜师了。”

    “老夫门下没什么规矩,只要你愿意吃苦,一切好说。”

    赵元压抑着自己内心的激动,如此说道。

    听到这话,陈星河点了点头,看着赵元道。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三拜。”

    “请师父放心,徒儿不敢说能吃多少苦,但至少能达到八成。”

    陈星河一脸认真道。

    “好。”

    “既然如此,那就随为师走吧。”

    赵元满意地看向陈星河,随后直接开口,要带陈星河离开。

    “走?走去哪里啊师父?”

    陈星河问道。

    “吃苦。”

    赵元淡然开口,紧接着一伸手,直接抓住陈星河,下一刻空间扭曲,两人消失在了原地。

    与此同时。

    大魏南豫府。

    平安县。

    平安客栈。

    此时此刻,许清宵睁开了眸子。

    一连三天,许清宵都在思考白衣门第二枚棋子是谁,这三天的时间内,许清宵将所有的事情,来来回回重演了数百遍。

    也正是因为一遍又一遍的重演,再加上三天的思索,许清宵终于猜到。

    谁是棋子了。

    不说有十成把握,但许清宵已经有了七八成的把握了。

    起身推开窗户。

    许清宵长长叹了口气。

    而后,身影消失在了原地。

    大约半个时辰。

    赵氏药铺。

    赵大夫提着一包药材,缓缓走回了药铺当中。

    “师父,李大叔说他娘病了,请您去看一看。”

    铺子里的学徒开口,看着赵大夫。

    “按照之前的配方,给他抓一副药,送过去吧。”

    “如果还没好的话,再喊我去。”

    赵大夫开口,说完这句话,便走进了自己的住处。

    打算休息一番。

    随后赵大夫走进了自己的房内。

    一走进去,赵大夫看了一眼,很快他将药箱放在一旁,很普通的观看药方,以及摆弄着银针。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足足过了两个多时辰。

    天色逐渐暗下来了,赵大夫稍稍起身,锤了锤自己的腿,仿佛坐麻了一般

    可就在此时。

    一道声音忽然响起。

    “赵大夫,到现在还需要演吗?”

    声音响起。

    是许清宵的声音。

    他出现在房间内,显得无声无息。

    “清宵?”

    “你怎么会在这里?”

    赵大夫眼神当中露出惊讶之色,望着许清宵,看起来十分惊愕。

    可看着赵大夫的眼神,许清宵深深叹了口气。

    “赵大夫,已经漏了马脚。”

    “何必隐藏?”

    “你放心,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无论如何,你当初都救过我一命。”

    “这份恩情许某记在心中,只要赵大夫不触碰许某的底线,许某不会计较太多。”

    许清宵开口,他望着赵大夫,如此说道。

    是的。

    白衣门在平安县第二枚棋子,就是赵大夫了。

    “清宵,你再说什么啊?”

    “老夫一个字都听不懂。”

    赵大夫眼神有些迷茫,似乎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一般。

    可许清宵摇了摇头。

    他已经确定了,尤其是看到赵大夫进来的那一刻,许清宵就更加确定了。

    “赵大夫。”

    “有几件事情,你无论如何都解释不清楚。”

    “你是如何知晓异术的?”

    “你当初为何愿意替我保守秘密?”

    “还有,朱圣一脉如此笃定我修炼异术,想来与赵大夫脱不了干系。”

    “这世上,可以拿身家性命担保许某修炼异术的人,也只有赵大夫您了。”

    许清宵缓缓出声,他不想要浪费时间,因为以上几个问题,如若赵大夫给不出一个完美理由,就基本上坐实了他的身份。

    所以,许清宵更希望赵大夫直说。

    因为他的确不会伤赵大夫的。

    赵大夫沉默,他眼神依旧困惑,望着自己,显得有些不解。

    当下,许清宵负手而立,望着赵大夫静静说道。

    “如果方才所说,赵大夫都不想回答,那最后一个问题。”

    “许某回平安县时,画了白衣图,赵大夫的的确确没有显身。”

    “但赵大夫可是送来了药材,这一点,赵大夫如何解释?”

    “你在第一天就看到了白衣图,只是你没有冒险。”

    “一直等到陈捕头出现后,你才忍不住去客栈查看一番,不过你找了个很好的理由,送药去客栈。”

    “所以那日我离开时,发现小二手中拿着药材。”

    “当然,赵大夫您也可以解释,这只是一个巧合。”

    “可,所有巧合都在一个人身上,就不是巧合了。”

    “赵大夫,请您放心,许某与白衣门暂时没什么深仇大恨,而且许某是个记恩之人,不会太难为您的。”

    许清宵不想继续这样演下去了。

    是时候摊牌。

    的确。

    当许清宵说到这里的时候,赵大夫的眼神变了。

    不再是那种疑惑,取而代之的是无奈。

    “终究是瞒不住。”

    “不过也没办法,老夫怎么也没想到,有朝一日,你竟然能成为大魏半圣,而且武道境界也达到了三品。”

    “若你不是半圣,也没有三品之境,或许能一直瞒下去,是老夫想多了。”

    赵大夫开口.。

    一番话算是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既然赵大夫承认,那许某就开门见山了,不耽误你我的时间。”

    “真正的武帝遗宝在何处?”

    看到赵大夫承认,许清宵还是缓缓松了口气,毕竟一直这样拖下去,只会耽误彼此的时间。

    许清宵之所以笃定第二枚棋子就是赵大夫,其实就是这三点。

    一个普通药铺掌柜,怎么可能知道异术这种东西?

    当初许清宵没有多想,是以为赵大夫毕竟替人治病,所以见识多,这很正常,真要强行解释,可以解释。

    可真正让许清宵百分百笃定。

    则是两个因素。

    一个是,赵大夫为什么会帮自己隐瞒?医者父母心,可身为医者,他知道异术的危害,应该第一时间去报官啊。

    怕自己报复?

    平安县或许压不住当时的自己,可程立东完全压得住自己。

    所以赵大夫完全可以在程立东询问他的时候,老老实实交代一切。

    可赵大夫没有,这就证明一点,他不希望自己暴露。

    这一点,非要解释也是可以解释的,赵大夫心善。

    只是有一点,许清宵没有说出来,这一点才是真正关键的地方。

    那就是,自己现在名气如此之大,大魏的新圣,自己老师,包括县衙里面的一些同僚,见人就说认识自己。

    许清宵这三日不仅仅是在沉思,也打听了一些消息,基本上认识自己的人,多多少少沾了自己一些光。

    有几个同僚,更是去了南豫府当差,就因为认识自己。

    甚至自家邻居也沾了不少光,到处宣称那是一块风水宝地,明明只价值三十两白银,硬生生卖了三千两白银不说。

    据说现在有人出价万两黄金,就想要这块地。

    可整个平安县,唯独赵大夫十分平静,别人或许是硬蹭自己,但赵大夫不一样,他救过自己的命。

    哪怕赵大夫再怎么淡泊名利,也总有一些需要自己帮的地方吧?

    快一年的时间,赵大夫太低调了,低调的有些过分。

    所以种种线索之下,许清宵基本上确定,平安县白衣门第二枚暗子,就是赵大夫了。

    每一条线索,都不能完全肯定,但所有线索聚集在一起,那么就很难解释清楚了。

    而对于赵大夫来说,许清宵察觉到这一步,并不算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

    毕竟许清宵如今已经成为了大魏半圣,再加上自己当初的确露出马脚,所以没什么好解释的。

    此时,听到许清宵这般询问。

    赵大夫立刻开口。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老夫寻了二十多年,也没有找到真正的武帝遗址在何处。”

    “不过唯一确定的是,诗号没有错。”

    赵大夫如此说道,让许清宵不由皱眉。

    找了二十年都没找到?

    那岂不是麻烦了。

    “诗号?是那句明月山上明月光吗?”

    许清宵询问道。

    不过有一说一,这个诗号的确有些太尬了,难以想象武帝的诗词水准会这么低。

    实在不行,请个大儒帮帮忙啊,没必要这么尬。

    “恩。”

    “诗号没有错,但望秋山不是真正的遗址。”

    赵大夫回答道。

    “您去过吗?”

    许清宵有些好奇。

    “去过。”

    “不过老夫没有打开箱子,老夫不需要丹神古经,丹方而已,那种东西对老夫来说,意义不大。”

    “若不意外,此物应该在你手中。”

    赵大夫语气极其平静道。

    可丹神古经的声音,却在许清宵耳边响起,不过是传音而已。

    “脑疾。”

    丹神古经响起声音,觉得赵大夫脑子有问题。

    许清宵则莫名沉默。

    因为赵大夫有些自负啊,与天下人一般,都觉得丹神古经是一本经书,如若得知是可以炼制破境丹的丹炉,不知道会怎么想。

    “怎么了?你没有得到吗?”

    赵大夫开口,望着许清宵,眼神之中有些好奇。

    “没。”

    “拿到手了。”

    许清宵给予回答,而后者点了点头,他其实并非是刻意自负。

    身为大夫,他更加懂得药材炼丹之术,有时候固然得到了丹方,可药材也难寻,即便是得到了药材,炼制又很麻烦。

    也正是因为种种原因,他没有打开箱子,最主要的原因则是,他不想要打草惊蛇。

    他的目标,是真遗迹,而开启真遗迹的办法,跟开启假遗迹是一样的。

    他需要一个帮手。

    “等等。”

    “赵大夫,你去了遗迹中,那你也修炼了异术?”

    突兀之间,许清宵敏锐地发现一个问题。

    “老夫没有。”

    “是其他人。”

    赵大夫平静回答。

    “那人呢?”

    许清宵问道。

    “死了。”赵大夫的回答依旧平静,但却让许清宵有些惊讶。

    “怎么死的?是因为异术吗?”

    许清宵好奇。

    “差不多。”

    赵大夫没有说的太详细,只说了个差不多。

    可这话一说,让许清宵愈发想得到镇魔神石。

    “真正的武帝遗址,您当真不知道吗?”

    许清宵言归正传,没有继续扯开话题了。

    镇魔神石,就在武帝遗址中,他必须要得到。

    “老夫不骗你。”

    “老夫找了二十年,也没有找到,如今老夫也到头了,即便是找到了,对老夫来说也没什么作用。”

    “清宵,你知道为什么当初老夫会告诉你异术下落吗?”

    赵大夫摇了摇头,同时看向许清宵,如此说道。

    “为何?”

    许清宵看着赵大夫。

    “因为老夫装了二十年的大夫,救死扶伤,装着装着就忘了自己的身份。”

    “那日我在客栈中看到白衣门图案,其实我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过去,并非是有所警惕,而是老夫不想参与了。”

    “这样的人生也不错,至少不用太担忧什么,也没有什么太多的烦恼。”

    “已经过了雄心壮志的年龄,现在就想安安静静度过余生。”

    赵大夫说出自己的想法,也算是解答了一个疑惑。

    当初他指引许清宵去寻找异术,并非是有什么目的,的的确确是见死扶伤罢了。

    听到这话,许清宵有些沉默。

    末了,许清宵朝着赵大夫一拜。

    “多谢先生。”

    不管对方是谁,也不管对方出于什么目的,救了自己,许清宵铭记这个恩情。

    “客套话就别说了。”

    “倘若你真想要破解武帝遗址的秘密,你好好想想。”

    “老夫想了二十年,已经不想了。”

    赵大夫如此说道,许清宵显得有些沉默。

    过了一会后,许清宵没有多说什么了,而是看向赵大夫道。

    “赵大夫,倘若有一天,需要许某帮忙,开口就行,许某先行告退了。”

    既然没有什么线索,许清宵也就不耽误时间了。

    “不急着走。”

    “你之前说,文宫知道你修炼异术,对吗?”

    赵大夫开口,留住了许清宵。

    “恩。”

    许清宵点了点头,同时眼神中有些好奇了,这件事情不应当是赵大夫说出去的吗?

    “你注意点。”

    “你修炼异术的事情,除了你和我之外,白衣门门主也知道。”

    “其余任何人都不会知道,以门主的性格,他不会说给其他门徒听的。”

    “朱圣一脉与白衣门门主有牵扯,而且牵扯不小。”

    赵大夫提醒许清宵一句。

    “懂了。”

    “多谢赵大夫提醒。”

    “对了,赵大夫,白衣门门主是谁?”

    许清宵朝着赵大夫一拜,同时询问白衣门门主的身份。

    “老夫也不知道,不过白衣门的势力极广,有钱有势,背后肯定与诸王逃脱不了干系,有可能是某一位亲王。”

    赵大夫回答,他也不知道门主是谁,但能推测到一些信息。

    “好,赵大夫,许某就先告辞了。”

    许清宵也不在乎白衣门门主是谁了,这不是重点。

    离开药铺。

    许清宵戴着一顶斗笠。

    神色有些平静,走在街道当中。

    此时,月明星稀。

    许清宵心情有些复杂。

    本以为找到了白衣门第二枚棋子,自己就能得到武帝遗址的秘密。

    却没想到的是,依旧是白费功夫。

    “明月山上明月光,缘法自在阴阳中。”

    “尬的不行。”

    许清宵边走边吐槽,这诗号实实在在有些尬,想不明白武帝,不会作诗就不要作诗好吧。

    他一路步行,朝着自己老师家走去。

    许清宵记得,自己老师当初说过,望秋山并非是最适合赏月之地。

    若是按照赵大夫所言,诗号没有问题,丹神古经也说了,武帝遗宝一定在平安县。

    那么就是说,武帝遗宝,还是跟明月有关系。

    下一刻。

    许清宵的身影出现在了老师周凌家。

    此时此刻。

    周凌家无比热闹,自从许清宵出名之后,平安县要说最风光的人,就是周凌,大魏半圣的师父。

    光是这个名头,就胜过一切了。

    许清宵没有直接入内,而是静静在外面等。

    一直等到了子时,一批批人这才从老师家走出。

    待彻底安静后。

    许清宵又静等了一个时辰。

    等到书房亮起光。

    许清宵悄然无息入内。

    书房内。

    周凌挑灯看书。

    倒不是周凌勤奋,而是自从许清宵成为了大魏新圣后,他莫名也感到了巨大的压力。

    自己徒弟是半圣,而自己也才刚刚入品,这如何不丢人现眼啊?

    他入品了,前段时间入的,恰好就是许清宵成圣那日入的品。

    突兀之间,许清宵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老师。”

    随着许清宵呼喊,周凌顿时起身,回头看去,发现许清宵出现在后面,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守仁,你怎么来了?”

    很快,周凌满是惊讶,看着许清宵。

    “老师,有些事情不好说。”

    “您还记得上次学生跟您提的明月山吗?”

    许清宵十分直接。

    “记得。”

    周凌点了点头,他记得这件事情。

    “老师,望秋山不是明月山。”

    许清宵直接开口。

    他之前告诉过周凌,望秋山是明月山,后来周凌也告知自己,好像还有一处地方。

    只是关于这一点,许清宵当时并没有在乎,因为他已经得到了丹神古经,也就没多想什么了。

    “不是明月山?”

    “你等等。”

    周凌动身,随后在书柜中找来了一本地貌图,缓缓展开。

    “守仁,之前你让为师帮你查明月山,为师查来查去都没查到,后来你说望秋山九是明月山,老师仔细查了一番。”

    “望秋山几十年前,的确是十里八乡聚集赏月之地。”

    “只是咱们大魏以前赏月有个习惯,你知道是什么习惯吗?”

    周凌出声,指着地貌图如此说道。

    “什么习惯?”

    许清宵有些好奇了。

    “几十年前,大魏还没有北伐的时候,百姓们赏月,都会去最高的山头。”

    “这有一段传闻,说是太祖当年赏月,就专门喜欢挑选最高处。”

    “后来百姓们有模有样的学,所以望秋山之前的赏月之地,应该是这座山头。”

    周凌指着地图上的一座山,如此说道。

    “南风山。”

    许清宵喃喃自语。

    “恩,就是南风山,这座山原本是平安县最高的山,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平白无故矮了不少,可能是地震。”

    “所以为师感觉,你要找的明月山,很有可能就是这座山。”

    周凌缓缓解释道。

    听着周凌开口。

    许清宵的目光,不由落在了地图上。

    “最高的山。”

    许清宵沉思,而丹神古经的声音不由响起。

    “你师父说的真有可能。”

    “可以去试试看。”

    丹神古经出声,告知许清宵可以尝试。

    当下,许清宵也起了心思。

    “老师,还有其他说法吗?”

    许清宵继续问道,如果还有其他猜测的话,那就一起去,试一试也行。

    “没了,为师想了很久,若望秋山不是你要找的明月山,那这座南风山,应该就是你要找的了。”

    周凌如此说道。

    “明白了。”

    “劳烦师父了。”

    “徒儿还有事要做,等徒儿真正解决麻烦后,再来找您。”

    许清宵点了点头,随后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无妨,你先忙自己的事情,为师明白。”

    周凌点了点头,让许清宵先忙。

    如今的许清宵,可不是那个刚刚入品的读书人了,是大魏新圣,肩负着国家以及读书人的未来,周凌自然明白。

    “多谢老师谅解,学生告退。”

    许清宵朝着周凌一拜。

    随后转身离开,消失的无影无踪。

    待许清宵走后,周凌叹了口气,随后回到座位上。

    只是很快,周凌脸色一变,一拍大腿道。

    “完了,忘记让守仁帮为师落几个名,唉,下次再见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真糊涂啊。”

    周凌喃喃自语。

    下一刻。

    许清宵根据地貌图,仅仅用了一小会,便来到了南风山。

    南风山在平安县并不出名,至少许清宵没听说过什么,如若不是周凌查阅古籍知道一些信息,只怕许清宵根本就不知道这座山头。

    从高处看,整座南风山的确不算高,而且十分普通,甚至还略显荒凉,在众山头当中,显得无比平庸。

    落在山头上。

    许清宵查看周围一番,没有任何出彩的地方。

    很是古怪。

    “感觉这个地方有问题。”

    丹神古经出声,让许清宵有些好奇。

    “哪里有问题?”

    许清宵问道。

    “直觉。”

    丹神古经缓缓出声道。

    让许清宵有些郁闷。

    “反正不管是不是,你试一试啊,等月圆之日,你尝试用阴阳之力,看看有没有遗迹出现。”

    丹神古经出声,让许清宵不要心急。

    “不需要等月圆之日。”

    “现在就是月圆。”

    许清宵抬头看去,刹那间他体内的圣力弥漫,在外人看来没有任何异象。

    可天穹上的月亮,逐渐圆亮起来了。

    这就是亚圣的实力。

    随着月圆浮现。

    南风山依旧平平无奇,找不出任何一丝异样。

    “阴阳之力。”

    丹神古经提醒道。

    下一刻,许清宵体内弥漫出阴阳之力,如同水流一般,瞬间弥漫整座南风山。

    也就在此时。

    突兀之间,许清宵察觉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有空间裂缝。”

    许清宵开口,他察觉到了空间裂缝。

    武帝遗宝的入口,当真在这里?

    “去看一看,不过小心一点,武帝也不是什么善茬,他晚年有问题,或许有危险。”

    丹神古经出声,让许清宵注意些。

    “好。”

    许清宵没有废话,直接朝着空间裂缝走去。

    很快,他来到西面,一步跨越,周围空间瞬间扭曲,下一刻许清宵的身影消失不见。

    而与此同时。

    南蛮。

    一处魔窟内。

    一道道诵经声响起。

    金色的光芒弥漫,一座莲台绽放,莲台之上,站着一名女子,她捏自在印,佛光普照,显得格外恐怖。

    成群的妖魔葬身在佛光之下。

    十位手握佛器的僧人走出,佛器绽放一束束光芒,将魔窟内的妖魔横扫。

    一头头妖魔葬身此地,他们挣扎,发出怒吼声,想要逃跑,但抵挡不住这种佛光冲击。

    “镇。”

    与此同时,一阵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

    魔窟当中,几十位大儒手握书卷,周围弥漫浩然正气,将这群妖魔阻截,由佛门出手,一一镇杀,化作一股无形的能量,没入了这些佛门僧人体内。

    “天竺寺,朱圣一脉,我等与你们无冤无仇,你们如此干净杀绝,就不怕有朝一日,我等弑佛屠儒吗?”

    随着不甘的声音响起。

    魔窟内,无数妖魔都愤恨无比。

    他们虽然是妖魔,但并非是那种残害生灵的妖魔,天生是妖他们有什么办法?修行产生执念,又有什么办法?

    但他们又没有残害别人,可今日好端端惨遭杀戮,如何不怒?又如何不怕?

    “妖,就是妖。”

    “魔,就是魔。”

    “哪里有那么多废话,世尊如来,诛。”

    佛门当中,有僧人开口,他很年轻,穿着白色袈裟,向前走出一步,脑后有七重佛光,身后更是有一尊佛陀法相。

    手中念珠丢出,顿时爆裂,产生的爆炸力,将数以万计的妖魔全部镇杀,连骨头都不剩,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白烟。

    “天竺寺,朱圣读书人,你们给本尊记住,这个仇,我等一定会报的。”

    魔窟深处,惨叫声更加凄厉,随后整座魔窟震荡起来。

    然而莲台山的女子,丢出一只白玉瓶子,刹那间弥漫出一股强大的力量,镇压住了魔窟。

    “搜。”

    下一刻,有人开口。

    顿时之间,数百位僧人冲了进去,他们金光闪闪,如同涂抹了一层金漆一般,无比耀眼。

    随后,待他们入内。

    大约不到一刻钟。

    这数百僧人便折身回来,不过领头的僧人,拿着一块木牌。

    而这块木牌,也弥漫着难以言说的浩然正气。

    此时此刻,诸位大儒眼中露出惊喜之色,更是有一位大儒直接开口道。

    “就是这块木牌,这是朱圣之物,多谢诸位了。”

    他出声,想要接过这块木牌。

    然而,白衣袈裟的年轻僧人往前走了一步,拦住了对方,缓缓开口道。

    “阿弥陀佛,方丈有令,此物必须由我等亲自护送至浩然王朝,请施主见谅。”

    他出声,语气平静,但态度格外坚定。

    众儒微微皱眉,不过他们没有说什么,东西找到了就好,至于亲自护送过去,他们心里也清楚,不就是想要与朱圣一脉索要些好处?

    故此,他们没有多说什么。

    不过,就在此时,众僧人中,有人不禁开口道。

    “悟明师兄,方才师弟在魔窟深处,的的确确感受到正气,这些妖魔好像没有为非作歹,似乎是借助这块木牌洗涤自己的妖性与魔性。”

    只是一名僧人,他很年轻,忍不住说出自己在魔窟内看到的景象。

    可此话一说,白衣袈裟僧人,也就是悟明不禁冷漠开口。

    “妖魔最擅长的便是伪装。”

    “记住,这天底下的妖魔,没有一个是心善之辈,哪怕只是跟妖魔牵扯一点关系,这种都是穷凶极恶之徒。”

    “遇到他们,我等只有一个选择,赶尽杀绝,替天行道。”

    悟明出声,语气漠然。

    后者却沉默不语。

    而对于这些大儒来说,他们完全没有任何心思关注这些妖魔以及佛门的事情。

    他们是来寻朱圣真灵之物的,知晓在魔窟当中,与佛门联手,镇压此地妖魔,从而将朱圣真灵之物,也就是这块木牌取出。

    如今完成此事。

    七日后的建国盛典,只怕要震撼天下啊。

    所以他们现在满脑子都是过几天的建国大典。

    不过眼下当务之急,就是将木牌,赶紧送回文宫交给吕子。

    ---

    ---

    ---

    我妈过生日,待会就要出去,今天一更。

    明天两更,调换一下

    刚好,明天文宫建国,朱圣差不多也要出来登场了。

    该铺垫的也铺垫完了,收个尾就好。

    感谢各位读者老爷们的支持。

    新的一周,厚着脸求点票吧~拜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