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二百二十二章:镇魔神石,中洲仙藏图,回大魏京都

时间:2021-11-09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武昌二年。

    三月一。

    浩然王朝。

    这里浩然正气弥漫,到处都是才气。

    读书人聚集,如同盛世一般,为了发展基础农业,他们也学许清宵这般,免费育人,不过要求其父辈农耕。

    浩然王朝不设兵营,有各国支撑,倒也不怕。

    此时此刻。

    文宫内。

    三名僧人托着一个木牌,缓缓走入其中。

    为首是一个老僧,眉毛发白,但精神奕奕,手中拿着一个钵盂,显得无比庄重。。

    身后两人,一名身穿白色袈裟,是悟明,一名身穿红蓝袈裟,四十多岁,手握降魔杵。

    首发

    天竺寺乃是佛门两诗之一,第二个则是小雷音寺。

    不过近些年来,小雷音寺已经逐渐失去光彩,天竺寺的威名越来越大,整个西漠有接近九成僧人,都是天竺寺僧人。

    其主要原因是最近这些年来,天竺寺屡屡出高僧,佛法造诣精通,的的确确盖住了小雷音寺的光彩。

    但与朝政不同的是,佛门理想一致,谁强一些,谁弱一些,都已经无所谓了。

    披袈裟者,为即将正觉也。

    文宫内。

    “阿弥陀佛,朱圣真灵已物归原主,也算是功德圆满,为天下苍生积福。”

    为首的老僧开口,他是天竺寺四大神僧之一,慧觉高僧,披着紫蓝袈裟,端庄神圣。

    说话之间,他将木牌交给文宫中的半圣。

    后者异常激动地将木牌接过,随后朝着慧觉高僧作礼道。

    “慧觉神僧,吕圣已经在小世界等待,请您前往。”

    周圣出声,看着对方这般说道。

    文宫目前只剩下两位半圣,一位是周圣一位是吴圣,他们在此迎接朱圣真灵。

    “好,劳烦两位半圣。”

    慧觉神僧出声,随后回过头,看向自己的两名弟子道。

    “悟明,悟心,你们二人在此等候。”

    他说完此话,而后往前走了一步,刹那间消失在了原地,前往文宫世界了。

    下一刻。

    文宫小世界中。

    才气奔腾,演化青山绿水,显得美不胜收。

    随着慧觉神僧的身影出现,吕圣的身影也出现在了这里。

    “见过吕圣。”

    看到吕圣,慧觉神僧朝着对方一拜,双手合十。

    一名亚圣,为当世儒道第一人也,天下各大势力都要礼让三分,也只有许清宵敢这般不尊。

    “慧觉大师客气了,此番为我朱圣一脉寻来圣人真灵,当真是有劳。”

    吕圣静静开口,他神色温和,看向慧觉如此说道。

    “吕圣言重了,寻来朱圣真灵,物归原主,这本是天经地义之事,如今文宫掌握朱圣真灵,也算是为天下苍生造福了。”

    慧觉大师开口,他语气平静道。

    “恩。”

    “真灵在手,文宫的的确确可以为天下苍生造福,不过这一切还是要多谢佛门出手,不然就没这么容易了。”

    吕圣淡淡出声,如今朱圣真灵已经被寻回,他心中最大的担忧也彻底消散了。

    等七日之后,就要让天下震惊,到时候所有事情都可以有个清算了。

    “吕圣客气了。”

    “既然物归原主,那贫僧想问吕圣一句,我们佛门的东西,可否归还?”

    慧觉神僧开口,看向吕圣。

    “龙血阳玉吗?”

    “请慧觉大师放心,待建国之后,此物必然会赠给天竺寺。”

    吕圣出声,给予了回答。

    只是这话一说,后者摇了摇头道:“吕圣,不是赠,是归还。”

    “龙血阳玉,本身就是我佛门之物,只不过后来遗落中洲,被朱圣得之,当然也好在是朱圣得之,换做其他人都会贪墨,唯独儒者无私。”

    慧觉神僧开口,他强调了一句,这龙血阳玉是他们佛门的东西。

    吕圣听后,没有任何神色,只是点了点头。

    “慧觉大师好好休息吧,过几日便是建国盛会,也免得再来一趟。”

    吕圣出声,如此说道。

    “不了,贫僧还有其他事情要做,就不在此休息。”

    慧觉神僧摇了摇头,他不打算留在这里。

    当下,吕圣也没有继续要求,只是说了几句话,紧接着便目送慧觉神僧离开。

    待慧觉神僧走后,吕圣眼中的厌恶之色,不由显露出来。

    “这帮秃驴,当真是不要脸至极。”

    “龙血阳玉,明明是朱圣之物,现在却成为了佛门之物?还物归原主?真是可笑。”

    “朱圣逝去几百年才敢说这种话,朱圣在的时候,怎么不敢说?”

    吕圣心中冷骂道。

    他对佛门也没有什么好感,如若不是需要佛门帮忙,再加上有人希望儒道和佛门走近一些,否则的话,他压根就不想跟佛门牵扯上什么关系。

    不过也无所谓了,眼下先处理完自己的事情再说。

    十日后的王朝建国才是真正要紧之事。

    也就在此时。

    周圣的影子出现在这里。

    “拜见了吕圣。”

    随着周圣出现,他直接朝着吕圣一拜。

    “恩。”

    吕圣点了点头,后者立刻开口。

    “吕圣,已经确定好了,木牌之中的确蕴含着朱圣真灵。”

    周圣开口,向吕圣汇报情况。

    此话一说,吕圣显得很平静道。

    “将朱圣木牌放入文宫圣堂之中,好好供奉,让所有天地大儒诵经蕴养,七日后有大用。”

    吕圣下达命令,后者点了点头,随后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吕圣,这朱圣木牌,我等既知晓位置,为何不派自己人去?这佛门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与他们牵扯上来,无疑是与虎谋皮。”

    周圣出声,他说出自己心中的顾虑。

    朱圣真灵被找回来了,这是一件好事,但护送过来的人,是佛门弟子,这让他觉得有些不妥,只是吕圣的意思,他也不好忤逆,只能询问,看看是什么意思。

    “本圣明白。”

    “佛门的确是有问题,数千年来,他们对中洲虎视眈眈,尤其是对大魏王朝,一直想要将佛法推至大魏王朝。”

    “只可惜的是,他们准备了几百年,却不曾想到儒道出了第五代圣人。”

    “以至于佛门败兴而归,也正是因为如此,不可一世的小雷音寺这才落寞下来,被天竺寺赶超。”

    “倘若是原来,我等还在大魏王朝,自然不能去招惹佛门,可现在我们创建自己的王朝,那么天下人都可以是我们的棋子。”

    “佛门也好,王朝也罢,甚至如若能达到我等的计划,即便是妖魔也可以利用上,为了弘扬朱圣之学,此番做法也是不得已之。”

    吕子开口,为自己找了个冠冕堂皇的借口。

    只是听到这话,周圣没有赞同,但也没有反驳,而是继续看着吕子道。

    “吕圣,佛门这般心甘情愿,所为什么?”

    周圣继续问道。

    佛门心甘情愿地帮他们,这要是不付出点什么代价,他肯定不信。

    “龙血阳玉,还有入驻大魏。”

    吕子开口,缓缓说出佛门的想法。

    只是此话一说,周圣脸色不由一变。

    “入驻大魏?”

    龙血阳玉这种东西,他并不在乎什么,毕竟这种东西对他们来说没有太大的作用,无非就是朱圣遗物罢了。

    赠送出去也就赠送出去。

    可让周圣真正惊讶的是,佛门居然想要入驻大魏,这还当真是野心极大啊。

    “佛门修行,依靠的是众生信仰,整个西洲都是他们佛门的净土,能帮他们孕育出佛陀,可这帮人,野心太大了,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想要将佛门推至中洲。”

    “现在倒好,我们从大魏王朝一脱离,他们就盯上大魏王朝,想要入驻过去。”

    “倘若他们当真入驻过去,先不说大魏王朝会惹来多少是非,就光说佛门的手段,也让人作呕,真让他们入驻了,对我等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周圣语速很快,态度也很坚决,不希望佛门入驻大魏。

    中洲三大王朝,大魏,突邪,初元。

    佛门最想入驻的便是大魏王朝,因为大魏王朝本身就有中洲气运加持,再者大魏王朝也是中洲最强王朝,当然是曾经最强的王朝。

    而突邪与初元王朝,实际上更多的还是在模仿大魏,曾经是模仿大魏朝廷体系,后来就是模仿大魏起居住食。

    大魏在中洲的地位,的确是无法撼动,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佛门就希望入驻大魏,只要入驻大魏成功,那么就可以在短短几十年内,迅速霸占中洲。

    信仰的力量有多可怕,别人不知道,他们读书人可是知道的。

    自然而然,周圣不想看到这一幕。

    而吕圣也摇了摇头,看向周圣道。

    “这是自然,本圣也不会允许佛门入侵中洲,毕竟这中洲说到底还是我读书人的天下,佛门想进来争抢信仰,痴人说梦。”

    吕圣开口,他言语之中满是不屑。

    他对佛门的确厌恶。

    只是情势罢了,倘若不是被逼出大魏王朝,他绝对不可能跟佛门的人牵扯在一起。

    从刚才就能看出,佛门有多恶心了。

    人一死,不是他们的东西,非要说是他们的东西,可真是令人作呕。

    “不过佛门可以好好利用,他们想要利用我们,我们也可以利用他们。”

    “佛门想要入驻大魏,必须要做到三点。”

    “其一,得到我等的允许,中洲最大的势力,可不是大魏,是我们读书人。”

    “其二,女帝引仙道势力入场,明面上是为了镇压妖魔,其实也是防止佛门入侵,想要入驻大魏,不压住仙道势力,这辈子就别想了。”

    “其三,天下局势,如今尘界安安稳稳,尤其是大魏王朝,依靠当年朱圣,压制了多少妖魔,佛门的重要性也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若达不到这三点,佛门是无法安心入驻大魏的。”

    吕子十分自信说道。

    在他眼中,中洲就是他的地盘,是读书人的天下,岂能容忍佛门染指?

    眼下无非是利用佛门罢了。

    当然佛门也在利用他们,这一点吕子明白,可最终获益的是谁,彼此都有自信罢了。

    听到吕子这般说,周圣这颗心也就放下来了,吕子明白大局这是好事,他最害怕的就是,为了打压许清宵,吕圣与虎谋皮,让佛门乘虚而入。

    如果是那样的话,就真的麻烦了。

    “行了,此事也不需要你来提醒我。”

    “如今朱圣真灵已经到手,可以让朱圣一脉做事了。”

    “建国盛典在即,让天下读书人去做他们该做的事情吧。”

    “抨击大魏,抨击许清宵,引起真正的矛盾,许清宵必然会忍不住出手,关键时刻,复苏朱圣真灵,将许清宵抹杀,压制大魏国运,如此一来的话,我等也可以将属于我等的气运拿回来。”

    吕子出声,眼下有了朱圣真灵,他自信再一次回来。

    朱圣真灵,可复苏朱圣意志,借助朱圣的手,铲除异己,这如何不让他自信?又如何不让他喜悦?

    “敬遵吕圣之意。”

    周圣点了点头,打压大魏打压许清宵,这不算什么,只要佛门不插手中洲,那么他就没有任何异议。

    毕竟吕圣活不了几年了,未来朱圣文宫的掌控者,就是他周圣。

    倘若佛门入驻而来,对他来说不是一件好事。

    很快,周圣消失。

    小世界当中,便只剩下吕圣一人了。

    望着离开的周圣,吕圣岂能不知周圣的打算?

    只不过他没有生气,这是人之常情。

    “许清宵啊许清宵,这一次,老夫倒要看看,你如何逆天改命。”

    吕子攥紧拳头,他声音冰冷,眼神当中也充满着自信与杀机。

    而与此同时。

    浩然王朝之外。

    慧觉神僧脚踩祥云,身后跟着两个徒弟。

    一路向西。

    慧觉神僧目光无比平静,但过了一会,他的声音响起了。

    “悟心,你觉得文宫如何?”

    他开口,语气平静道。

    声音响起,叫做悟心的僧人稍稍沉默,思考一番后,便缓缓开口道。

    “师父,文宫之人对我佛门依旧抱有戒心。”

    “并没有相信我们。”

    悟心缓缓回答,他面容平静无比。

    此话一说,慧觉神僧面容一变,随后长长叹了口气道。

    “看来文宫还没有穷途末路,我等想要真正入驻中洲,只怕还有一段路要走啊。”

    慧觉神僧开口,他这位徒弟天生拥有它心通,不是可以听到别人的心声,而是能感受到别人的态度。

    所以他特意带悟心前来此地,就是看看文宫到底是什么态度。

    却没想到的是,文宫的态度,依旧如曾经一般,一点都没有变。

    “师父,我等为何对中洲如此执着?徒儿倒是觉得,东洲也不错,完全可以佛法东渡,中洲毕竟是读书人的天下,想要真正插手进来,只怕难如登天,倒不如去东渡,徒儿愿意领头,前去东渡。”

    悟明开口,他对中洲没有什么好感,文宫的态度,让他很不愉快。

    “东渡之事,自有人去,再者当真渡法,也不可能让你去。”

    “你是天龙金刚转世,是我佛门护道人,也是佛子护法,渡人之事,莫要参与。”

    慧觉神僧开口,压住了悟明念想。

    随后又继续开口道。

    “尘界中,佛门占据西洲,使其化作净土,造福西洲百姓。”

    “但天下苍生依旧陷于苦难之中,佛家慈悲,自然不忍苍生受苦,入驻中洲,为的是苍生。”

    慧觉神僧如此说道。

    可悟明的神色微微一变,望着自己师父道。

    “师父,出家人不得诳语。”

    他缓缓出声,一句话让慧觉神僧一愣,随后想到自己这位徒弟的通天本事,不由咳嗽一番。

    “自古以来,中洲都充满着无数传说与奇迹,五大洲内,中洲一品最多,甚至传闻,中洲孕出过仙人,这也是仙道立根中洲的原因。”

    “如今我佛门诞生一位佛子,即将正觉,可西洲之地,限制了佛子,入驻中洲,争夺中洲众生之力,我佛门将迎来史无前例的昌盛。”

    “佛门也可彻彻底底立根尘界,到时佛子正觉大智慧,为天下苍生指出一条明路,救苍生于水火之中,岂不善哉?为师并没有说错。”

    慧觉神僧出声,既是为自己解释,也是向自己两位徒儿解答。

    “阿弥陀佛。”

    两人双手合十,念了句佛号。

    慧觉神僧则继续开口道。

    “佛门想要进入中洲,就必须要压制儒道一脉。”

    “文宫底蕴太强了,遭遇如此之多的事情,他们依旧能牢牢抓住读书人的心。”

    “这一次他们脱离大魏,也必然有天大的图谋,若是让他们得逞,对我佛门不利。”

    “悟明,你去找一趟你师叔,他这两日就要动身去大魏,让他找一趟许清宵,将朱圣真灵之事告知许清宵。”

    “不得罪文宫,但也不要得罪这个许清宵,往后我等入驻大魏,需要他的帮助,即便他不帮,也不能得罪。”

    慧觉神僧已有算计,如此说道。

    “敬遵法旨。”

    悟明点了点头,当下他手中念珠化作一条金龙,朝着西洲极快飞去。

    望着悟明的身影,慧觉神僧神色也显得异常平静。

    就如此。

    数个时辰过去。

    一则消息,从文宫瞬间传至朱圣一脉的读书人耳中了。

    浩然王朝建国之日,文宫亚圣会请圣意,以天下读书人虔诚之心,请来朱圣之意,奠基浩然王朝不朽威名。

    这件事情传开后,天下朱圣一脉彻底炸锅了。

    朱圣一脉这两年被打压的太惨了,尤其是最近一年,许清宵几乎是踩在他们头顶上各种叫嚣,各种耀武扬威。

    先怼大儒,然后天地大儒,再然后半圣,最后就是亚圣。

    现在好了,朱圣都要复苏了,这帮读书人们彻彻底底来了自信。

    复苏朱圣,这谁顶得住?

    许清宵能顶住吗?

    亚圣和圣人完全是两个概念,是天地之别,虽然世人不知道圣人到底有多强,可从时间上就能看出来啊。

    圣人是什么概念?

    上千年都不见地能出一位。

    数量稀少,自然会让人认为圣人最强。

    尤其是对读书人来说,他们更加觉得圣人是无敌的存在。

    这一刻,有圣人撑腰的朱圣一脉,彻彻底底放飞自我了。

    许清宵成半圣,压的他们叫苦连天,先是削才气,而后便是让他们受君子之剑的刑罚。

    说没有恨意这是不可能的。

    可最近一段时间不说话的原因是什么?

    实实在在是被打怕了啊,倘若没有这个消息,文宫让他们再去抨击许清宵,他们都不敢了。

    吃了这么多亏,他们的确怕了,产生了恐惧感。

    现在得知浩然王朝建国之日,将请出朱圣之意,心中的恐惧顿时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畅快,一种说不出来的畅快啊。

    这一刻,各种声音,又一次响起了。

    依旧是怒骂,将之前的那些破事,再一次重提。

    只不过这一次的骂声,比之前几次要小了一些,毕竟有些读书人实实在在被打怕了,所以不敢这么快跳出来,倒不是怕朱圣压不住许清宵。

    而是担心文宫请不出朱圣之意来。

    毕竟他们又不知道朱圣真灵寻得,所有的信息都是人传人,可信度有,但不是很高。

    最先跳出来的读书人,主要是积怨太深,对许清宵恨之入骨。

    而与此同时。

    大魏王朝。

    平安县。

    秘境内。

    许清宵缓缓睁开了眸子。

    依旧是个山洞,但要比之前的山洞大上百倍,如同一座宝库一般。

    当许清宵睁开眸子的刹那间,哪堆积如山的宝物,顿时映入眼中。

    金银珠宝,法器丹药,堆积成一座座小山,显得金碧辉煌,冲击视觉。

    一眼看去,应接不暇。

    “还真被你小子找到了武帝遗迹,你这运气当真好啊。”

    “这么多宝物,你快看看有没有一品破境丹的药材,或者其他药材也行,炼制不出一品破境丹,也可以炼点别的丹。”

    丹神古经的声音响起,让许清宵从惊讶中醒来。

    “怎么会有这么多宝物?”

    许清宵有些咂舌。

    一座座堆积如山的宝物摆放在周围,这些金银珠宝都不是等闲之物,随便一块黄金,都是极为珍贵的赤金。

    可以打造一些兵器,其价值是黄金的万倍,尤其是一些玉石,更是有奇效,灵气弥漫,甚至演化出一些异象,一看就不是凡物。

    还有大量药材,每一株都无比珍贵,举世难寻,当中不缺乏药王。

    可许清宵第一反应不是喜悦,而是疑惑。

    这么多的宝物,按理说应当是留在大魏王朝,全藏在这里做什么?

    武帝真的脑子有问题?

    “还愣着做什么?赶紧抢啊?不行让老夫来,一人一半。”

    丹神古经显得有些激动。

    然而许清宵摇了摇头道。

    “不要乱来,天知道有没有问题。”

    “先进去看看。”

    许清宵否决了,他没有心动,目的性很明确,先找到镇魔神石再说,其余都是空谈。

    而且他依旧是无法理解武帝为什么藏这么多宝物,这没有必要。

    毕竟武帝能保证进来的人,一定是大魏子民吗?一定是太子吗?

    所以这其中有古怪,先进去看看再说。

    听到许清宵这般开口后,丹神古经也冷静下来了。

    “也是,武帝这家伙鬼的很,还是进去看看再说。”

    丹神古经也是如此认为。

    当下。

    许清宵朝着宝库内部走去。

    一路上,宝物实在是太多了,许清宵不太认识,可如此恐怖的灵气,也能感受得到。

    “真龙血。”

    “小友,这个忍不了,快点拿。”

    越往里面走,宝物就越好,尤其到最后,一块如同血钻的东西浮现,有阵阵龙吟声,看起来十分了不得。

    这是真龙血。

    丹神古经激动的叫起来了,想要直接收走。

    “前辈,莫要上当。”

    许清宵抓住丹神古经,按住对方。

    嗡嗡嗡。

    浩然文钟震动,刹那间丹神古经被许清宵制服了。

    “真龙血啊,这东西举世难寻,小友,你当真不在乎?”

    丹神古经急的很,他实在是忍不住。

    “举世难寻,武帝为何能寻到?”

    “这些都是假象,前辈难道想不通吗?”

    许清宵开口,语气笃定。

    刚进来的时候,他还可能觉得这些东西是真的,可越到后面,许清宵越发觉得是假的。

    有这么多好东西,不留给大魏王朝发展,全部带过来藏起来给别人?

    不是脑子有问题是什么?

    但能成为皇帝的,即便是以武冠名,也不可能这么蠢,所以只能证明这些是假的。

    “唉。”

    丹神古经叹了口气。

    但又走了一会,随着一株花冉冉浮现,丹神古经彻底坐不住了。

    “三清道花,”

    “小友,这东西就算是假的,也要拿过来啊,把这个给老夫,老夫立刻为你炼制一品破境丹。”

    丹神古经声音无比激动,他想要挣脱浩然文钟,但可惜的是,浩然文钟是圣器,死死压制住。

    “前辈,不要上当。”

    “这些一看就知道是假的,您活了这么长时间,难道连这个都不懂?”

    许清宵有些无奈了。

    但他没有多说,反正能镇压住丹神古经就好。

    实际上许清宵之所以如此淡定,无非是两个原因,其一就是对武帝充满着不信任,其二则是他不理解这些东西有多好。

    压根没感觉。

    就好像你去穷苦的村庄中,你拿出一卷清明上河图,别人有什么反应?可你拿出点黄金出来,再看看大家的反应?

    许清宵知道这些东西是好东西,可有警觉的情况下,他不为所动。

    因为没啥太大感觉。

    很快,一卷卷画卷出现了,还有一些小册,有圣人虚影,是圣人手札。

    浩然气弥漫,汹涌滔天,仿佛可以复苏圣人一般。

    这般的景象,让许清宵不由咂舌。

    只是许清宵更加不在乎了,越是这样他越是笃定这就是假象。

    倘若自己敢去拿。

    只怕第一时间便会遇到麻烦。

    终于。

    再经过重重诱惑后,许清宵来到了宝库最深处。

    宝库深处,一块石台上,摆放着两样东西。

    一册书籍,以及一块石印,上面刻印‘镇魔’二字。

    镇魔神石。

    许清宵眼中一亮,他快步走去,显得格外激动。

    只是当许清宵想要拿起镇魔神石时,突兀之间,丹神古经的声音响起。

    “你就不怕这也是假的?”

    丹神古经出声,有些没好气。

    他的确有些生气,毕竟一样样宝物从自己面前掠过,自己却得不到,怎可能没气?

    眼下看到许清宵想要获取镇魔神石,丹神古经免不了说一句。

    可这句话一说,许清宵顿时醒悟。

    的确。

    丹神古经说的没错,这东西也可能是假的。

    毕竟镇魔神石是为了压制异术,武帝特意放在这里,十分古怪。

    想到这里,许清宵将目光落在了小册上。

    小册没有写什么。

    许清宵伸出手将小册拿起,顿时之间,周围所有的一切,全部化作云烟。

    取而代之的便是一束光芒,出现在许清宵面前。

    光芒是个人影,不过看不清容貌。

    “是武帝。”

    丹神古经直接开口,他一眼认出此人是武帝。

    也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响起。

    “如此之多的瑰宝,未曾想到你都没有动心,看来尔图谋不小。”

    武帝的声音响起,这是他留在此地的一道灵体罢了。

    许清宵没有开口,而是静静看着对方,灵体没有意思,所说的话,都是曾经烙印下来的,所以不用交流。

    “可惜的是,这宝库当中,朕已经布下杀阵,一刻钟内,滴血入石台中,倘若是我大魏皇室一脉,可以免死,或者凝聚大魏国运,也可以免死。”

    武帝的声音再次响起。

    刹那间,宝库之中,顿时弥漫杀意。

    这是杀阵,武帝手段很直接,布置了幻阵和杀阵,有人闯入,若是敢拿这些宝物,会直接触发杀阵,倘若对方知晓这是假象,走到这一步,也必须要皇室血脉,亦或者拥有大魏国运,才能免死。

    否则格杀勿论。

    许清宵松了口气,皇室血脉自己没有,但大魏国运自己还真的有。

    刹那间,许清宵打出一道国运。

    当下,石台有所感应,紧接着嗡嗡作响。

    轰。

    这一刻,石台爆裂,许清宵往后退了数步,一枚石印与一张地图出现在许清宵面前。

    这是真正的镇魔神石,至于地图是什么,许清宵不知道。

    与此同时,武帝的声音也再次响起。

    “你能拥有大魏国运,显然与我大魏有莫大关联,朕虽然不知你是谁,可朕相信能背负大魏国运之人,心系大魏之苍生。”

    “有些事情,朕也可以告诉你。”

    “这两样东西,一个是镇魔神石,一个是中洲仙藏的完整地图。”

    “朕当年七次北伐,为的就是这张地图,传闻当中,得中洲仙藏者得天下。”

    “朕当年得到仙藏图,也曾亲自前往此地,不过仙藏之地,凶险无比,朕亲自入内,见到了不可思议之物,自此之后,朕变得有些古怪,时而疯癫,时而正常。”

    “唯独这块镇魔神石可以压制住不详,仙藏之中藏有尘界的秘密,后世人听好。”

    “想要入内,必须抵达一品之境,也必须请来一位圣人,才可真正进入仙藏内部,否则的话,不管是谁都将葬身仙藏之内。”

    “倘若得之仙藏,的的确确可得天下,但也会知晓一些真正的辛秘,尔要想明白,有舍有得。”

    武帝的声音逐渐虚弱。

    许清宵大概也明白一些事情了,至于武帝有没有修炼异术,还是不懂。

    “记住,还有一件事情。”

    “大魏背后,藏着一个人或一股势力,他们妄图想要用另一种方式得到中洲仙藏,有天大的图谋,你一定要注意,朕的死,与他们有直接关系。”

    “很有可能就藏在文宫当中,一定要记住。”

    “朕在小雷音寺留下过一些信息,后世人可凭借镇魔神石,前往小雷音寺,到时自然有人会解答这一切。”

    “此地杀阵已经复苏,你往前走,有阵法带你离开。”

    武帝的声音越来越虚弱,到最后他的身影消失。

    而宝库当中。

    杀气弥漫。

    “小友,快跑,阵法已经触动,此地要自毁。”

    丹神古经开口,让许清宵快点离开,宝库内就只有这两样东西,被取走后会自动激活阵法。

    “好。”

    许清宵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朝着前行。

    一眨眼的功夫,许清宵来到阵法之处。

    下一刻,他消失在了原地。

    而不到半刻钟,秘境轰塌,化无乌有。

    平安县。

    南风山。

    许清宵从空间内走出,落在了山头上。

    镇魔神石被许清宵捏在手中。

    神石是长条,四方形,漆黑如墨,散发出丝丝冷意,用手捏住时,的的确确让心神宁静,并且体内的魔种也莫名安宁下来了。

    将神石纳入体内,许清宵第一时间将中洲仙藏的地图展开。

    这是中洲全貌图,而中洲仙藏的位置,则在中心地带,不在大魏境内。

    “龙首山脉?”

    看着地图,许清宵发现中洲仙藏的位置,在龙首山脉当中,具体位置没有,需要地图引导。

    “小友,合作一把?老夫想尽办法,让你突破一品,咱们去中洲仙藏好好干一票,老夫不贪,药材归我,其他东西都归你,如何?”

    此时此刻,丹神古经的声音响起,诱惑许清宵去寻中洲仙藏。

    “不了。”

    “一品武者没有任何作用,武帝都死在中洲仙藏,这里面有大恐怖,晚辈虽然自信,但也懂得量力而行,此物与我暂时无缘。”

    许清宵开口,他不傻,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没有上当。

    下一刻,许清宵将中洲仙藏图藏入体内。

    “唉,也是,老夫没想到武帝居然去过中洲仙藏,这家伙居然不带我去,得亏老夫还这么相信他。”

    丹神古经倒也理解许清宵的谨慎,强如武帝,一品实力,居然都着道了。

    许清宵又算得了什么?

    “行了,既然你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老夫就不多说了,有什么事你再喊老夫。”

    丹神古经没有多说什么了,事办完了,他打算继续休息。

    “多谢前辈。”

    许清宵开口,而丹神古经没有回答,而是不断缩小,藏在头发内。

    待丹神古经安静下来。

    许清宵也没有多想,直接动身。

    如今镇魔神石到手,眼下欠缺的便是龙血阳玉以及八宝佛莲了。

    龙血阳玉不急,这东西就在文宫内,等朱圣复苏,就是自己的囊中物。

    最要紧的是八宝佛莲。

    此物才有些棘手。

    不过不急,总能接触到佛门,大不了做点牺牲,互相交易。

    想到这里,许清宵前往了自己老师家。

    既然都来平安县了,再加上昨日突然造访,已经露面了。

    眼下事情解决,自然要好好拜访一下自己老师。

    就如此。

    转眼之间,过去了五日时间。

    许清宵从南豫府出发,朝着京都赶去。

    这五日时间,许清宵在周凌家待了三日,平安县也因此沸腾起来了。

    谁都没有想到,大魏半圣许清宵,竟然低调回乡,而随着许清宵主动显身,自然十里八乡,甚至隔壁府城的读书人,特意过来拜访许清宵。

    忙碌了三天后,许清宵又去了一趟南豫府,见了一趟李鑫,这毕竟是自己为数不多的好友,顺便也拜访了一番李鑫家父。

    南豫府府君也帮了自己不少忙,许清宵铭记于心。

    这次过来拜访,许清宵也算是给李鑫撑了撑面子,宴请了不少才子和读书人。

    主要就是告知众人,他与李鑫的关系。

    等做完一切后。

    许清宵这才启程返都。

    算着时间。

    浩然王朝建国盛典也就是两日后的事情。

    刚好可以赶回去处理这件事情。

    而与此同时。

    大魏皇宫。

    养心殿内。

    女帝高坐龙椅,殿下,站着一名穿着红色袈裟的老僧。

    “老衲慧正,拜见大魏陛下。”

    老僧开口,朝着女帝一拜。

    这是天竺寺四大神僧之一,慧正神僧。

    天下闻名。

    “免礼。”

    女帝声音平静,随后不语。

    大殿内顿时陷入安静。

    只是很快,慧正神僧的声音缓缓响起。

    “陛下,如今文宫脱离大魏,圣意消失,大魏境内只怕妖魔横出,祸害苍生。”

    “天竺寺愿为陛下镇压妖魔,救苍生于水火之中,还望陛下念及苍生,恩准佛门入魏。”

    慧正神僧开口。

    说出自己的来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