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二百二十三章:慧正神僧,初见佛门,强行度化?文宫邀请

时间:2021-11-16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养心殿内。

    随着慧正的声音响起。

    女帝目光依旧平静。

    “佛门倒是有心了。”

    “不过,朕已经找来仙门镇压妖魔,也就不需要佛门帮助了。”

    “若妖魔之乱,当真压不住,朕也会第一时间联系佛门。”

    女帝开口,她望着佛门慧正,如此说道。

    只是此话一说,慧正双手合十,诵念了一声阿弥陀佛,随后缓缓开口道。

    “老衲知晓,陛下担心佛门入侵中洲,影响中洲气运。”

    “但请陛下放心,如今的佛门,已不再是曾经的佛门了,小雷音寺种下的恶果,我佛门也已经用几百年的时间来偿还了。。”

    “如今文宫脱离,对天下妖魔来说无疑是诱惑,文宫在的时候,有圣意压制,如今文宫不在,天下妖魔势必出来作乱,尤其是魔窟动荡不已,万一真出了什么差错,那可就完了。”

    一秒记住.42zw.cc

    “陛下,倘若现在坐视不管,一旦等妖魔作乱,即便是陛下以最快速度请我佛门出手,只怕也要造就无量杀孽。”

    “恳请陛下,念在大魏苍生的份上,恩准佛门入内。”

    慧正再次开口,请求女帝答应下来。

    然而女帝的目光却变得有些冰冷。

    “朕说的话,难道你听不懂吗?”

    女帝出声。

    对于佛门,女帝倒不是厌恶,而是极其清楚,佛门到底在图谋什么东西。

    佛门,可以说是天下最令人害怕的势力,倘若说读书人做事恶心,冠冕堂皇,那尘界的佛门,则比读书人更加冠冕堂皇百倍。

    尤其是,佛门先天的立场,就与朝廷形成对立面。

    天竺寺也好,小雷音寺也罢。

    他们的目的,永远是百姓,让百姓虔诚信佛,这样一来的话,就是动摇国家根本。

    读书人不同,只要读书人的思想是忠君尊师,那么就没关系,倘若读书人的思想出了问题,镇压就好。

    但佛门不一样,他们蛊惑百姓,制造内乱,对于帝王统治有致命的影响。

    除非佛门接受大魏王朝的统治,但问题是佛门答应吗?即便当真答应,大魏王朝也不敢碰,这要是碰了,无疑是自找死路。

    最主要的是,佛门有足够耐心,当初西洲有多荒芜?压根就没人去西洲发展。

    可唯独佛门去了,不仅去了,而且将西洲化作净土,佛门净土。

    西洲无数生灵都崇敬佛门,也正是因为这般,佛门美曰其名,造福苍生,让天下宗门势力插手西洲,同时又借势插手其他地方。

    信仰这种东西太过于恐怖,西洲百姓从小就被灌输这种思想,以致于不管是什么势力进入西洲,要么被同化,要么无缝可叮。

    所以到后面,世人都知道佛门的手段,纷纷排斥佛门。

    尤其是几百年前,朱圣成圣之前,西洲佛门小雷音寺,为了让佛门进去大魏,更是不惜开启道法之争,引来天下大乱。

    若不是恰逢朱圣证道成圣,只怕这场动乱要蔓延至中洲三大王朝。

    如今消停了几百年,也算是被朱圣压了几百年,现在又活跃起来了。

    换个了寺庙,做的事情一模一样,无非是曾经蛮横一些,现在温和一些罢了。

    女帝的声音,让慧正神僧不由叹了口气。

    他双手合十,朝着女帝一拜。

    “既然陛下心意已决,老衲也就不多说什么了。”

    “不过,若是大魏有难,陛下只需派人通知天竺寺,天竺寺必会响应。”

    慧正神僧开口,他没有生气,也没有动怒,反而给人一种心怀天下的感觉。

    可越是如此,女帝越是知道,不能引佛门入内。

    “陛下,既然无事,那老衲先行告辞了。”

    慧正神僧知道女帝心意已决,没有多说什么了。

    “慢走。”

    女帝的态度依旧是这般冷漠。

    慧正神僧叹了口气,随后走出养心殿。

    望着离开的慧正神僧,女帝等待了一会,随后缓缓开口道。

    “告知仙门,严加看管魔窟,莫要出什么差错。”

    女帝出声,下达命令。

    大殿无人,但暗中却一直有人在。

    虽然季灵知道,佛门再怎么做,也不敢过于放肆,主动毁坏魔窟,可兔子逼急了也会咬人。

    大魏文宫脱离,天下最开心的就是佛门,他们一直盯着大魏王朝。

    眼下文宫脱离,自然想要乘虚而入,毕竟没有了圣意压制,妖魔鬼怪都会出来,如此一来,朝廷也必然需要增加人手。

    佛门本以为大魏王朝会找他们,却不曾想到自己主动寻找仙门,让仙门来镇压这些妖魔。

    这一招,实实在在让佛门有些没有预料到。

    也正是因为如此,佛门有些急了。

    引仙门入大魏王朝,也必然会划分走女帝手中的权力,可仙门终究是仙门,他们不在乎什么信仰之力,只是想要传道仙法。

    借助王朝的力量,来强大自己的宗门。

    但佛门不一样,佛门想要的东西太多了,普度众生,获取无量功德,当然最主要的还是众生信仰。

    他们对中洲垂涎三尺上千年了,一旦中洲这扇门打开,不用百年,以佛门当前的实力,就可以将中洲大部分百姓度化成他们的信徒。

    这种传教速度,天下也就佛门这独一家了。

    到时候,入侵东洲,南洲,北洲,简直不要太轻松。

    如此一来的话,天下皆信佛,这种信仰之力,足够佛门缔造出无上佛陀。

    成为真正的掌控者。

    所以,明知仙门有野心,但季灵不怕,毕竟伤不到根本,最多是改变点格局。

    可佛门不一样,他们是真正的虎狼,坐享其成,念几句经,诵几句阿弥陀佛,就想要摘走别人的成果。

    这可能吗?

    养心殿外。

    慧正神僧神色平静,可他目光之中,却显得沉思,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女帝拒绝了天竺寺的入驻,这不是一件好事,至少在他看来不是一件好事。

    尤其是女帝拒绝的太果断了,一点迂回的余地都没有。

    这就意味着,佛门想要入驻中洲,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如今西洲佛门,等待了五百年,足足等待了五百年。

    这五百年来,他们一直在发展,也一直在等待着机会。

    如今好不容易迎来这个天大的机会,却不曾想到,五百年都过去了,大魏王朝对佛门依旧是如此戒备。

    这让慧正实在是不甘。

    文宫脱离,这对佛门来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如若错过这次机会,那以后就更不可能入驻中洲了。

    这是最好的机会,也是唯一的机会。

    只是女帝的表情,以及神色语气,让他感觉得到,以目前来说大魏是坚决不可能让佛门入驻的。

    “倘若女帝还是这般,只怕会酿出大错啊。”

    慧正神僧心中自语。

    很多事情,即便是女帝也不会知道,尤其是涉及佛门入驻中洲的事情。

    季灵绝对不会知道,佛门到底带着什么决心。

    为了入驻大魏,佛门已经想了三个办法,但慧正神僧明白,这三个办法,无论是哪一个,都不是最好的办法。

    甚至其中有一个,更是会惹来天大的麻烦,可也能让佛门顺势入驻大魏,甚至是整个中洲。

    不过佛门以慈悲为怀,不到万不得已,他们也不会动用这个计划。

    甚至说,这三个计划,佛门都不想用,除非女帝逼急了他们。

    慧正神僧不想动用这几个计划,但通过女帝的态度,他知道不用不行。

    可就在慧正神僧走出皇宫时。

    突兀之间,慧正神僧看到了一些光芒。

    抬头看去,远处冲天的光芒凝聚,光芒呈现红白金三种颜色。

    红色代表着是官运。

    白色代表着是才运。

    而金色代表着是佛缘。

    慧正神僧有些惊讶,他入京没有太过于关注,如今走出皇宫,这才察觉到这种奇观。

    “这般的官运,至少是大魏丞相,配合如此可怕的才气,想来应该是大魏新圣许清宵住处之地吧。”

    慧正神僧喃喃喃自语,他望着这处地方,眼神中不由露出一些其他想法。

    站在皇宫外约半个时辰,慧正神僧双手合十,看向平乱王府喃喃自语道。

    “老衲这一生从不坑人,但为了天下苍生,只能牺牲许清宵,许施主了,还望许施主能念在老衲为天下苍生的份上,莫要怪罪。”

    他心中自语完这句话,紧接着直接朝着平乱王府走去。

    原本,他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女帝强硬的态度,让他知道大魏的决心。

    佛门想要进入大魏,眼下已经快疯魔了,甚至天竺寺内部讨论出三个有违佛门的计划。

    他不想看到这一幕,因为真走到这一步,很有可能引发真正的灾难。

    但他知道的是,天竺寺已经下定决心了。

    所以自己必须要从中缓和,既让佛门入驻大魏。

    又不能让天竺寺走到哪一步。

    所以他必须要想到一个解决办法,眼下这个解决办法来了。

    这个办法很简单,就是让许清宵入局,利用许清宵在大魏的威望。

    他要度化许清宵。

    让许清宵皈依佛门。

    虽然有些难办,但比让大魏王朝答应佛门入驻还是比较容易点的。

    当然,这是他的想法。

    就如此,慧正神僧朝着平乱王府走去。

    一刻钟后。

    慧正神僧来到了平乱王府。

    王府门口,站着十二位侍卫,神色冷峻,每一位都是七品武者。

    “阿弥陀佛。”

    “老衲天竺寺慧正,今日前来拜访大魏半圣,敢问许半圣可在王府之中?”

    慧正神僧上前,他朝着众侍卫礼拜,面色祥和,如此询问道。

    此话一说,众侍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彼此之间都显得有些惊讶与好奇。

    毕竟大魏京都很少看到佛门的人,尤其是对方自称天竺寺。

    虽然佛门没有入驻大魏,但天竺寺名气太大了,想不知道都不可能。

    所以再听到对方来自天竺寺,他们自然感到惊讶,也不敢怠慢。

    “回大师,王爷不在府中,有事出去了。”

    对方开口,告知慧正神僧许清宵不在。

    而后者神色依旧祥和,看着众人说道。

    “请问许半圣何时归来?”

    慧正神僧问道。

    “这个......我等就不知道了。”

    后者给予回答,他们哪里知道许清宵什么时候回来啊,而且即便是知道,也不可能乱说出去。

    “既然如此,老衲就在此地等待许半圣归来吧。”

    慧正神僧双手合十,随后站在一旁入定,纹丝不动,让众人有些莫名异样。

    虽然说他们尊重慧正神僧,可问题站在人家王府门口,莫名显得有些古怪啊。

    只是他们不好多说什么。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转眼之间,便是一个时辰。

    慧正神僧的确有耐心,他一直在这里等待,一个时辰,身子动都没有动一下。

    而此时此刻。

    街道当中。

    一道身影缓缓出现。

    正是许清宵的身影。

    街道中。

    许清宵朝着王府走去,从南豫府一路赶来,没有太着急,所以前前后后用了一个时辰,要是急的话,半个时辰之内就能从南豫府赶到。

    一路上,许清宵都在思索八宝佛莲的事情。

    他不想要跟佛门牵扯关系,但若是不牵扯关系的话,想要得到八宝佛莲自然困难。

    虽说朱圣会帮自己出面,但许清宵莫名觉得,即便是朱圣出面,佛门估计也不会给面子。

    当年佛门想要在入驻中洲,朱圣可是把人家佛门差点压垮了。

    小雷音寺也正是因为如此,在西洲失去了核心竞争力,被天竺寺逐渐超越,如今小雷音寺虽然是西洲数一数二的寺庙。

    可第一寺,已经被天竺寺取走了。

    如此一来的话,佛门岂不恨朱圣?哪怕是天竺寺,估计也憎恶朱圣行为,虽然他们借此机会成为第一寺,可没有入驻中洲,对他们来说损失更大。

    所以许清宵才会思索,如何获得八宝佛莲。

    而且许清宵更加清楚的是,自己绝对不能主动提八宝佛莲,一旦说的太明显,佛门的人一个个都是擅于算计之人。

    不同于读书人,读书人因为掌权,也因为出了个圣人,所以有时候做事会狂妄一些,再者还有一点就是,读书人还是人,有七情六欲。

    佛门不一样,无论是佛门弟子,还是佛门信徒。

    他们是人,可他们却在压制七情六欲,换句话来说,骂一句朱圣,读书人会雷霆大怒,憎恨自己,请求文宫出手镇压。

    如果文宫不出手,读书人心中就有怒气,对文宫产生失望。

    所以为了文宫的形象以及维护文宫内部团结,文宫会选择出手镇压自己。

    可要换成佛门,自己骂一句佛祖,佛门弟子也会暴怒,但只要佛门高层开口了,就能将这个压制住佛门弟子的怒火。

    因为佛门弟子已经彻底被洗脑了。

    故此佛门更在乎的是利益,为了达成目的,他们宁可牺牲一切。

    倘若做的事情能和天下苍生挂钩,那就更不得了了。

    许清宵心里清楚的很,要是跟佛门牵扯上什么关联,自己无论如何都要小心一点。

    谨慎谨慎再谨慎啊。

    半圣可压不住佛门,两个不同的体系,打起来也麻烦。

    也就在许清宵各种思索时,突兀之间,一道身影出现在许清宵眼中。

    是一个老僧。

    披着红蓝袈裟,站在王府门口,闭着眼睛,正在默念经文。

    许清宵微微皱眉。

    而后者也在一瞬间感应到了自己,缓缓睁开眸子。

    很快,两人对视。

    慧正神僧面色温和,露出一抹笑容,朝着许清宵微微点头。

    而许清宵也稍稍点了点头,算是给予回答。

    他走了过去,慧正神僧也动身走来。

    “阿弥陀佛,老衲天竺寺慧正,施主天庭饱满,面相福泽,且有才气冲天,想来应当是大魏新圣,许施主吧?”

    慧正神僧开口,朝着许清宵深深一拜,显得十分尊重。

    “天竺寺?慧正?”

    许清宵稍稍一想,便知道对方是谁了。

    天竺寺四大神僧之一。

    地位极高,在天竺寺内有极高的话语权。

    相当于大魏亲王,而且是那种手握两枚兵符的亲王,说权势滔天也不足为过。

    这是一个大人物,真正的大人物,不弱于自己。

    “原来是慧正神僧,许某见过神僧。”

    许清宵作礼,对方的地位不弱于自己,但也不会高过自己太多,当然如果自己是朱圣一脉的话,那两人可以平起平坐。

    但天下读书人可不支持自己,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慧正神僧地位很高。

    “许圣人客气了。”

    慧正神僧开口,而后直接说道。

    “许圣人,老衲今日打扰,所为一件大事,事关天下苍生,还望圣人能给予援手,帮助苍生解脱。”

    慧正神僧开口,面上露出悲苦之色,看着许清宵如此央求道。

    但此话一说,却瞬间引来许清宵心中反感。

    张口闭口就是天下苍生?这佛门当真是有些问题啊,见到自己什么话不说,直接就是让自己帮忙,看似没什么问题的话,实际上已经再给自己挖坑了。

    让自己出手,涉及苍生,如果自己不出手,那么就是漠视苍生,如果自己出手,那就是白帮忙,好处肯定轮不到自己。

    这还真是见面就挖坑啊。

    “神僧莫急,什么事情可以慢慢说,如若涉及天下苍生,许某必然会出手援助,只要在许某能力范围内,许某都会答应。”

    许清宵给予回答,他没有上当,一番话棱模两可,忙可以帮,但得自己能帮,以及自己愿意帮,不然的话,别想。

    只是慧正神僧再听到这话后,却不由露出喜色,毕竟在他眼中,许清宵这话已经算是答应下来了。

    想到这里,慧正神僧看了一眼周围,而后缓缓道。

    “许圣人,此地不太好说。”

    他出声,不想在街道上说。

    许清宵点了点头,明白对方的意思,当下带着慧正神僧走进王府。

    “见过王爷。”

    见到许清宵,侍卫们齐齐开口,而许清宵也不废话,直接掏出一张银票,面值百两,交给领头侍卫。

    “王爷,您这是?”

    领头侍卫有些好奇,毕竟无缘无故给银票,让他有些看不懂。

    “为本王做事,少不了好处,收下来,不要啰嗦。”

    许清宵语气平静,一句话说出,后者连忙收了下来,压根就不敢多说什么。

    毕竟许清宵开口,他不能拒绝,再者谁会嫌银子多?哪怕是他们甘心为许清宵看家护院,也不妨碍多点银子啊。

    许清宵所作所为,让慧正微微沉默,他看了一眼许清宵,不过没有多说。

    “神僧,此地是府内花园,有什么事还请神僧直接开口,本王还有不少事情要处理。”

    来到内院,许清宵面带笑容,朝着慧正神僧如此说道。

    言语之中,许清宵依旧温和,甚至比之前更加和善一些,可改了一个称呼,意义就不同了。

    进了王府,许清宵就是大魏平乱王了,出了王府,他就是大魏半圣。

    所以在外面,自己心系天下,在府内,自己心系大魏就行了。

    这是一个讯号,给予慧正的一个信号。

    果然,再听到许清宵自称本王后,慧正神色微微一顿,只不过他没有多想什么,而是直接开口道。

    “许圣人,如今大魏文宫脱离,天下妖魔蠢蠢欲动,老衲更是听闻一些事情,有邪魔盯上了大魏,想要乘着读书人内斗,血洗大魏边境。”

    “如若当真发生此事,只怕大魏王朝,将要面临血流成河,浮尸遍野,生灵涂炭之惨状啊。”

    慧正神僧开口,满脸的悲苦,差一点就要落泪。

    “有这等事情?”

    许清宵皱着眉头,但内心却无比平静。

    如今大魏王朝安定发展,先不说兵权集中之下,妖魔动乱也不敢过于放肆,即便妖魔真的放肆,那又如何?

    仙门如今不是入驻进来了吗,完全可以借助仙门力量来抵抗天下妖魔。

    总不可能这帮妖魔疯了吧?全部朝着大魏王朝袭来?吃饱没事干?

    妖魔做事情也要有利益的,没有好处,这些妖魔也不蠢啊。

    东洲,南洲,北洲到处都是人,而且势力划分的极散,有散户不吃去吃庄家?谁给他们的勇气?

    这慧正神僧当真是嘴一张一闭,什么都敢说啊。

    “许圣人,您一直待在大魏,不知道这天下的情势。”

    “大魏王朝有文宫镇压,圣意之下,自然没有妖魔敢造次,甚至说中洲妖魔极少,毕竟圣意之下,妖魔闻风丧胆,自然不敢乱来。”

    “可如今文宫脱离,妖魔早已虎视眈眈大魏,一旦他们乘虚而入,以大魏当下的情况,没有任何胜算,除非.......”

    慧正神僧说着说着,突兀之间,又不说了,而是留下一个悬念。

    “除非什么?”

    许清宵问道。

    “除非许圣人愿意向朱圣文宫磕头认错,请求朱圣文宫出手相助,不然的话,妖魔入侵大魏,将会酿出大错,亿万生灵,因此葬身,大魏国运也会受到极大的影响。”

    慧正神僧开口,他故意拿出朱圣一脉,知道许清宵厌恶朱圣一脉,所以特意提起他们。

    想要用激将法来激怒许清宵,从而选择佛门。

    听到这话,许清宵不为所动,而是静静看向慧正神僧道。

    “神僧说来说去,到底是何意?”

    “本王听来听去都有些不明白,还请神僧直接说吧。”

    许清宵有些直接了,他知道慧正神僧在挑拨离间,虽说自己的确讨厌朱圣一脉,可也轮不到别人来挑事。

    一听这话,慧正神僧倒也不尴尬,反倒是依旧悲苦连天道。

    “阿弥陀佛。”

    “老衲希望许圣人出言,劝说大魏女帝,恩准佛门入魏。”

    “如若许圣人出言劝说,此乃无量大功德,有助于您突破二品亚圣之境。”

    “而且,有句话老衲想说又不愿说,可现在老衲还是忍不住说了。”

    “许圣人,老衲看您第一眼,便发现你有佛陀智慧相,与佛有缘,倘若许圣愿意入我佛门,天竺寺愿为您铸造佛陀金身,加持无量佛法,正无上觉,明一切智。”

    慧正神僧开口,他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不是一个目的,是两个目的。

    这一刻。

    院中的许清宵,彻彻底底觉得慧正神僧有些可笑了。

    他来找自己,希望自己劝说女帝答应佛门入驻之事。

    这一点许清宵不意外,毕竟佛门想要入驻大魏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只是把如意算盘打到自己身上,这就有些可笑了。

    不仅仅如此,让自己劝说女帝也就算了。

    现在竟然还想要让自己皈依佛门?

    这还真是想屁吃呢。

    不过,许清宵没有动怒,毕竟他还需要八宝佛莲,在东西没有到手之前,许清宵不愿意得罪佛门中人,故此许清宵面色显得有些为难道。

    “神僧高看本王了,本王虽然是王爷,但并没有皇室血脉,再者陛下已经做了决定,本王哪里能改变陛下的心意?”

    “而且本王如今也是大魏半圣,已经不想要参与朝政了,此事还是神僧自行与陛下商谈吧。”

    “至于佛缘之事,本王是个俗人,受不了佛门戒律,所谓的智慧相,或许是神僧看走眼了。”

    许清宵开口,他微微笑道,也没有直接拒绝,但意思很明确。

    可此话一说,慧正神僧摇了摇头,望着许清宵道。

    “许施主妄非自薄了,老衲看人从来不会出错,许施主的的确确有智慧相,有佛门慧根,倘若施主不介意,老衲让你看一看。”

    说到这里。

    慧正神僧当下口念佛号,而后一重重的佛光在他身后演化,紧接着震耳欲聋的诵经声响起。

    显得庄重宏伟,又显得神圣无比。

    佛号震天,慧正神僧目光变得严肃,周围更是化作净土,让人心神沉沦。

    “许施主,人世间是苦海,一切贪嗔痴皆是海水,你如大海扁舟,若要抵达彼岸,唯独正觉明心,如今你深陷苦海之中,被世俗权势地位迷惑,老衲见你有佛缘,今日度你入我佛门,愿许施主早日正觉,明悟智慧之道,成就无上。”

    慧正神僧开口,他每一个字都说的神圣无比,同时也显得祥和。

    与此同时,哗啦啦的海浪之声响起,周围的净土,瞬间变成汪洋大海,天地昏暗。

    苦海无边,自己在海中挣扎,彼岸遥远,任凭自己如何游动,都不由升起无力感。

    而慧正神僧站在彼岸当中,诵念佛经,凝聚一座神桥,帮助自己抵达彼岸。

    这是佛门大神通。

    慧正神僧动用无上大神通,想要强行度化许清宵,乘许清宵没有防备,突然施展此术,彼岸度化,

    此时此刻。

    许清宵的的确确有些意志沉沦,他没有任何想法,唯一的想法就是想要脱离苦海,到达彼岸。

    这是人的求生本能。

    可就在此时,没有办法解决。

    一瞬间,许清宵抓住神桥,他下意识踏上神桥,朝着彼岸走去,目光无神。

    慧正神僧心情有些紧张了。

    强行度化大魏亲王,儒道半圣,这可是大事,而且只有一次机会,如若度化成功,将会在许清宵种下一颗佛种,那么许清宵就彻底成为佛门的人了。

    倘若度化失败,许清宵醒悟,就没有第二次机会了,除非是佛祖亲临,不然的话,谁来了都别想度化许清宵。

    机会只有一次。

    他实在是忍不住,在他眼中,一旦度化许清宵成功,将能挽救天下苍生。

    可若是度化失败的话,那就麻烦了。

    所以他极其紧张,不希望有任何人干扰。

    然而。

    就在许清宵即将到达彼岸之时。

    刹那间。

    两道声音响起了。

    “守仁,快快醒来。”

    “许清宵,浩然王朝请帖到,速速出来迎接。”

    两道不同的声音响起。

    一道声音来自脑海当中,是朝歌的声音,他及时发现许清宵出了问题,所以快速提醒。

    而第二道声音来自王府之外,声音极大,震耳欲聋,凝聚浩然正气。

    随着两道声音响起。

    许清宵猛然惊醒。

    下一刻,他眸子露出神芒,随后倒退数十步。

    “大胆。”

    许清宵怒吼一声,他及时回过神来,大声怒吼。

    噗。

    慧正神僧在一瞬间喷出一口鲜血。

    他没有想到,在如此关键的时刻,竟然有人会打断,而且还是朱圣文宫的人。

    该死。

    该死。

    慧正神僧内心无比憋屈,因为只要许清宵再走几步,就要被他度化了。

    却没想到关键时刻,被这种人给打断了,他不甘。

    实在是不甘啊。

    “慧正神僧,本王敬你是四大神僧之一,未曾想你竟然想要强行度化本王。”

    “你当本王不敢杀佛吗?”

    许清宵怒吼,他心中大怒,死的没有想到,慧正神僧竟然敢度化自己。

    而且差一点,自己就着道了。

    这还当真令人感到恐惧,如果不是朝歌在关键时刻提醒了自己一句。

    以及王府外的叫嚣之声。

    自己当真要被强行度化,到时候就得沦为佛门傀儡。

    怪不得朱圣反反复复提醒自己,让自己小心佛门。

    这度化之力,也太恐怖了,防不胜防。

    “王爷息怒。”

    “老衲没有恶意,只是觉得王爷有智慧相,与我佛有缘,所以才出手度化。”

    “算不上是强行度化,佛不渡无缘人,倘若当真是强行度化,王爷也不会进入佛法净土之中啊。”

    事到如今,慧正神僧还能硬着头皮说出这话,当真是不要脸至极啊。

    “滚。”

    许清宵懒得多说,一个字,代表许清宵的态度。

    没有发生这件事情,许清宵还可以跟佛门迂回。

    可发生了这件事情,许清宵怎可能给他好脸色?

    这都已经骑在自己头上了。

    “许施主。”

    慧正神僧还想要说什么,下一刻许清宵眼中露出杀机。

    一瞬间,后者咬了咬牙,叹了口气,直接离开了。

    与此同时。

    那聒噪声再次响起。

    “许清宵。”

    “奉吕圣之令,前来送请帖,两日后前往浩然王朝,参与建国盛典。”

    随着声音响起。

    许清宵的目光,更冰冷了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