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二百二十六章:暴躁朱圣,大义灭亲,废天下读书人,圣威滔天

时间:2021-11-16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文圣城。

    随着许清宵的到来,整座圣城显得有些不一样了。

    原本读书人笑声爽朗,兴高采烈。

    可许清宵刚来就杀儒,而且如此手段,既让人畏惧,又让人感到无比的愤怒。

    但更多的还是憋屈。

    发自内心的憋屈。

    圣城当中。

    有人带着许清宵往盛典之处走去。

    领头的是一位大儒,虽然他不情愿,可又怕许清宵再次借题发挥,所以只好硬着头皮引路了。

    但他心中知道,今日开国大典。。

    许清宵必然要为他的轻狂而付出代价。

    一秒记住.42zw.cc

    盛典处,立与文宫之外,朱圣文宫建立了高台,是一个极其空旷的广场地带,中心有一座祭台,两旁都摆放着许多祭祀之物。

    所有宾客左右而坐,有专门的观看席。

    “许圣,您的座位在主位。”

    大儒引着许清宵来到座位处,在左边最中间的位置,也是最为突出,台桌由翡翠玉石精致打造,上面雕刻一些圣人典故,看起来格外的隆重。

    对比其他人,虽然也不差,可比起许清宵来说,还真的逊色不少。

    这种待遇,让许清宵愈发觉得文宫有多可笑了。

    在城外这般,到了城内,没想到还给自己安排上座?

    真是可笑至极。

    不过许清宵明白,对方这样做是因为有底气,而这个底气来自于朱圣。

    “许兄。”

    也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响起了。

    是熟人。

    许清宵将目光看去。

    路子英。

    “路兄。”

    许清宵倒也不惊讶,毕竟路子英乃是太上仙宗的弟子,地位超然,能受邀参加这种盛典不过分。

    “许兄。”

    “你当真是厉害啊,这是人家的主场,你说杀就杀,你就不怕吗?”

    路子英走来,直接带着许清宵来到他座位旁边,一点也不在乎别人的看法,直接开口。

    “无事,反正跟文宫已经撕破脸了,许某可做不到他们这般虚伪。”

    许清宵很直接,也不管文宫的大儒就在一旁,有什么就说什么。

    此话一说,路子英有些无奈,随后对着座位上的几人道。

    “这位便是大魏半圣许清宵,是师兄的好友,你们也喊一声师兄。”

    路子英向自己师弟师妹们介绍许清宵。

    “我等见过许师兄。”

    众人起身,朝着许清宵一拜。

    “客气。”

    “不过许某没有准备什么礼物,等去了大魏王朝,会准备一些礼物。”

    许清宵笑道。

    “许兄见外,如今仙门入驻大魏王朝,我等也算是半个大魏臣子了。”

    “许兄,此番文宫敢邀请你来,想来是有什么底牌,我听闻他们想要在今日复苏朱圣,消息来源比较可靠,你当真要注意一些,莫要吃哑巴亏。”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道理你应该懂。”

    路子英善意的提醒道,毕竟他与许清宵没有任何过节,虽然他很自傲,可许清宵后来的所作所为,也折服了他。

    在大魏危难之际,晋升三品半圣,品级上超越了他就不说,而且还是在那种时刻突破,背负着巨大的压力。

    这样的人,值得尊重。

    “无事。”

    “大魏文宫已经烂到根了,朱圣怎可能会复苏。”

    许清宵随意说道,言语当中尽是不信,而这番话自然落在了大儒耳中。

    朱圣一脉的读书人不禁冷笑。

    认为许清宵狂妄自大。

    只不过他们没有说什么,反正要不了几个时辰,许清宵便会为他的轻狂付出代价。

    文宫读书人离开了,他们不愿意逗留于此,毕竟看见许清宵就膈应。

    而随着文宫读书人离开,当下有些身影缓缓走来。

    “东洲帝族,陈家,陈宇,见过许圣。”

    是东洲帝族,陈家的年轻俊杰,年龄二十四五岁,面容英武,显得丰神俊朗,披着战甲,散发出强大的气势,年龄上比许清宵偏大一些,但他神色温和,走上来,朝着许清宵一拜。

    “见过陈兄。”

    见到有人主动来结交,许清宵自然起身,他很客气,朝着对方回礼。

    “许兄,这是陈家世子,东洲五大帝族排名第一的陈家世子。”

    路子英开口,向许清宵特意介绍了一下对方的来头,不止是帝族之人,而且还是世子,是直系中的直系。

    “路兄言重,五大帝族哪里有什么排名之说。”

    陈宇开口,他不以为然,随后望着许清宵继续道。

    “许圣,你的事迹我听闻过,有勇有谋,为天下苍生而争,虽未曾见过,但许圣所作所为,已经在东洲传开了,陈某久仰,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这天底下,也只有许圣敢如此行事,当真是畅快淋漓,佩服,佩服。”

    陈宇开口,他的确对许清宵有好感,东洲人的性格就是直来直往,而且以武为尊,许清宵不仅仅是三品半圣,而且还是三品武圣。

    境界实力上,比他高一个品级,文武双修,自然让东洲帝族心生尊重。

    看得出来,陈宇不仅仅只是对自己有好感,而且眼神当中充满着敬佩。

    许清宵为人处世极好,别人尊重自己三尺,自己也会敬三丈。

    “陈兄实在是言重,来,愚弟敬陈兄一杯。”

    许清宵斟上美酒,朝着陈宇如此说道。

    看到许清宵这般,陈宇顿时有些受宠若惊,对方是大魏王爷,又是大魏新圣,还是三品武者,无论是哪一样东西,都不比他帝族世子差。

    即便他爷爷是一品武者,可许清宵的师父也是一品啊。

    可没想到,许清宵竟然这般客气,一时之间,陈宇连忙端起酒杯,朝着许清宵道。

    “许兄当真是温润如玉,这一点外面倒是传错了,还好愚兄没有听信他人,否则的话,当真错失许兄这般俊杰。”

    陈宇笑道,略显得激动。

    “言重。”

    许清宵请陈宇落座。

    也就在此时,看到陈宇这般,也有一些人起身过来了。

    “东洲帝族,王飞,见过许圣。”

    又是帝族世子,东洲帝族排名第二,族内也有一品武者。

    他主动走来,如陈宇一般,向许清宵示好,想要结交许清宵。

    “王兄请坐。”

    许清宵依旧十分客气。

    甚至南洲蛮族都有人走来。

    “南洲蛮族,战龙,见过许圣。”

    “许圣,我虽然是蛮族,但与北蛮族不一样,我们族爱好和平,不喜征战,而且北蛮族只是看起来像我们,自称蛮族,我们南蛮可不鸟他们。”

    “不过,要是许圣心有芥蒂,就当做是我打扰了。”

    南蛮一族的少族长走来,他很直接,告知许清宵北蛮和南蛮的区别,划清楚界限。

    着北蛮和南蛮的事情,许清宵还是知道的,南蛮在南洲,保护所有部落,传闻当中南蛮天生力大无穷,是因为有巫族的帮助。

    而北蛮自称也是蛮族,可却来历不明,并且南蛮极其瞧不起北蛮,两者的性格完全不一样。

    南蛮是为了保护部落才征战,而北蛮族天生嗜杀,败坏蛮族的名誉,所以南蛮很讨厌北蛮。

    他说的是实话。

    许清宵也立刻起身道。

    “世人皆知南蛮之人,为人仗义,许某早就有所耳闻,战龙兄,请坐。”

    许清宵起身作礼,而战龙也有些惊讶,毕竟他担心许清宵会因为北蛮的事情,而对自己产生恶感。

    却没想到的是,许清宵明辨是非,倒是赢得战龙的好感,也赢得不少人的好感。

    很快,越来越多的人过来,他们主动来攀交许清宵。

    这很正常,毕竟许清宵的地位,可以说胜过在场同龄人太多了。

    大魏王朝的王爷,世袭罔替。

    大魏王朝的监国卿,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大魏王朝的半圣,二十岁半圣。

    大魏王朝的三品,二十岁的武圣。

    师父是大魏一品武者。

    这些光环,随便拿出一个给别人,都是无比耀眼。

    全部集中在一起,如何不令人震撼?又如何不令人主动过来结交?

    许清宵周围聚集不少各地大势力俊杰,他们对许清宵先天有好感。

    年轻人本来做事就很冲动,许清宵所作所为,或许在长辈眼中有些偏激和冲动。

    但在他们眼中,这就是天骄,这就是他们梦想中的俊杰。

    年少不轻狂,老来何以话?

    大量俊杰聚集在许清宵周围,引来文宫读书人的不悦。

    “许圣,您的位置在这里,这是别人的座位,还望许圣遵守规矩。”

    “这是圣人之言。”

    有人开口,忍不住这样说道。

    他们给许清宵安排的位置,就是想让许清宵被孤立,却没想到的是,这么多人聚集而来,一下子许清宵结交了多少人?

    不管这些人是真的愿意和许清宵结交,还是只想着混个脸熟,这对文宫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

    可此话一说,还不等许清宵开口,这些刚认识的朋友不由出声了。

    “关你屁事?我许兄想坐哪里就坐哪里?你们文宫怎么屁事那么多?”

    战龙的声音第一个响起,他是蛮族,为人仗义,尤其是对朋友,别看刚认识许清宵,可战龙却对许清宵充满着好感。

    说关系特别好有些虚伪了,但至少算是朋友,自然而然战龙忍不住开口。

    “座位还有划分?我许兄想坐这里,他就坐这里?你们文宫是不是非要没事找事?”

    “还有你算什么东西?你连大儒都不是,有什么资格叫嚣?堂堂半圣在此,你还有资格管半圣?你想死吗?”

    王飞也跟着开口,他是东洲人,脾气火爆,如此说道。

    “我等谈论我等的事情,尔等做尔等该做的事情,互不相犯,在这里罗里吧嗦做什么?要不爽,现在开口,我等直接起身走人。”

    陈宇也开口,语气之中满是不悦。

    “聒噪。”

    “没事做就滚,在这里吵吵闹闹,惹人心烦。”

    “再吵我等就走,倒要看看你们还有没有脸继续办这个开国大典。”

    “怪不得许兄屠杀你们这些读书人,杀得好。”

    数十人纷纷开口,众人好不容易过来结识一下许清宵,不管今天如何,反正以后要是有机会去大魏王朝,有这层关系在,也算是有些作用。

    可没想到文宫的人竟然跑来斥责,罗里吧嗦,还想管到他们身上。

    这如何不让他们愤怒?

    这般的行为,让文宫读书人脸色一变,他们只是提醒一句,却没想到惹来了众怒。

    “诸位息怒,此事是我等考虑不周到,还不快快向诸位致歉。”

    有大儒出面,连忙让自己人致歉。

    这帮人都是匹夫,一个个都没脑子,这伙人聚集在一起,谁挡得住啊?肯定要道歉。

    “是我等莽撞了,还望诸位莫要生气。”

    一时之间,这帮读书人们纷纷开口,脸色发白,同时也丢人现眼。

    众人没有理会这几个读书人,在他们眼中看来,这些人如同蝼蚁一般。

    浪费这个口舌,倒不如与许清宵好好聊几句话。

    而随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越来越多的人出现了,周围聚集三四十人,皆是各方大势力后代。

    众人一直闲谈,欢声笑语不少,谈论的事情也是各类不同,有武道经验之谈,有天下奇闻,也有一些半真半假的辛秘。

    总而言之,这里显得欢声笑语,也越来越多人吸引过来,想要结识一番许清宵。

    许清宵心里明白,大部分人只是想要过来混个脸熟。

    但这没有关系,许清宵发挥自己的社交能力,三言两语之间,让众人如沐春风。

    这些人皆然是大势力后代,即便是想过来混个脸熟,但往后需要帮忙的时候,大家关系会越来越近。

    这一点许清宵知道。

    这也算是帮大魏扩展一下盟友圈。

    但有几个人特别不错,路子英,陈宇,王飞,战龙,还有北洲九极仙宫的徐长白,他是后面来的。

    这几个人格外的不错,许清宵已经成为半圣,他感应得到,这些人是真心想与自己结识,敢为了自己得罪文宫,光是这一点,就是许多人做不到的事情。

    铛铛铛。

    随着钟声响起,夜幕已经降临,文宫安排歌舞表演,场面顿时安静下来了。

    这又是文宫的小手段,他们辛辛苦苦邀请天下各方势力聚集,自然不愿看到许清宵借此机会结识众人。

    所以提前安排歌舞表演,让众人稍微安静一些。

    只可惜,面对这样的手段,这帮人压根就不管,继续喝酒畅谈。

    越谈越精神,许清宵将社交能力完美发挥,少说话多听,听的差不多,夸赞几句,然后自己再中肯的说几句话,明确立场即可。

    同样二十来岁,甚至有几个比许清宵年长四五岁,可在社交能力上,统统比不过许清宵。

    一时之间,众人对许清宵产生了一种相识恨晚的感觉,对许清宵的好感更是蹭蹭往上涨。

    到最后,距离子时还差一刻钟。

    钟声再次响起。

    “诸位安静。”

    “浩然王朝,开国盛典即将开始。”

    “请诸位保持安静,回归座位,等待盛典开始。”

    终于,文宫当中,传来一道宏伟无比的声音,这是半圣的声音。

    宣告开国大典即将开始。

    一时之间,众人严肃起来了,有不少人更是充满着期待。

    谁都知道,今日开国大典,有许清宵在,必然不会这么简单。

    “许兄,今日一见,当真是相恨见晚,实在是想与许兄多多交谈一会,不知开国大典后,许兄是继续待在此地,还是回去?”

    陈宇开口,今日一见,他对许清宵好感倍增,想要与许清宵促膝长谈,只可惜时间不允许。

    陈宇这般开口,众人也纷纷点了点头,想要好好在聊个几天。

    “盛典过后,许某便会回去。”

    “这样,若是诸位不嫌弃,随许某一同乘坐龙舟,前往大魏王朝,许某设宴,招待诸位。”

    许清宵开口,他也想与众人好好聊聊,扩展一下自己的见识。

    此话一说,众人眼中露出喜色,纷纷点头答应。

    “好,此事可以。”

    “行,如若许兄不嫌弃,我等就跟过去。”

    “那我跟我族人说一声。”

    “的确,我还没去过大魏王朝,正好见识见识。”

    “挺不错的,许兄,这样,我顺便喊上其他几个仙门的弟子,到时候我们好好畅聊。”

    众人开口,路子英更是打算把其他仙门弟子一起喊上。

    “好,盛典之后见。”

    许清宵点了点头,众人也纷纷回到自己的座位。

    至于许清宵,也起身回到自己的座位。

    就如此。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子时一过。

    刹那间,阵阵钟声响起。

    钟声不刺耳,反倒显得无比宏伟,震耳发聩,也显得庄重神圣。

    很快文宫内,绽放出一束束光芒。

    伴随着诵经之声响起,浩然正气凝聚在天穹之上,演化各类异象,彰显文宫之风采。

    “浩然王朝,开国大典,启。”

    半圣的声音再次响起。

    刹那间,奏乐之声响起。

    只见文宫当中,一道身影缓缓出现,这是一位天地大儒,他手握金色文旨,从文宫走出。

    一直来到祭坛面前,行三叩九拜之大礼,随后展开文旨。

    昭告天下。

    昭文念出,中规中矩,接下来便是祈文了。

    昭文是昭告天下,我建立国家了。

    而祈文则是向天祈祷,告知自己为什么要建立国家,建立国家的目的是什么,希望上天感应到,从而赐福,凝聚国运,祈求国家风调雨顺。

    这一刻,文宫当中,一位天地大儒缓缓走出,他拿着祈文,朝着上苍一拜。

    随后缓缓展开,声音洪亮道。

    “启。”

    “上苍在上。”

    “朱圣在上。”

    “浩然王朝,乃大魏文宫,供奉天下五位圣人,孕育天下读书人,教化万民。”

    “自朱圣逝去,历代文宫读书人,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为大魏孕育无数读书人,使得大魏王朝成就不朽,昌盛七百年。”

    “然,自女帝登基,刚愎自用,不听儒言,不得民心,发动战争,祸国殃民,朝中奸臣勾结,搜刮民脂民膏,残害百姓。”

    “更是屠我文宫大儒,杀我文宫圣人,辱我朱圣,灭我儒心,万般无奈,我等背负天下压力,为解救苍生而脱离大魏王朝。”

    “舍得小我,完成大我。”

    “今日,立浩然王朝,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恳求上苍,赐福浩然王朝,保佑王朝,孕育更多读书人,造福苍生,也愿朱圣在天有灵,保佑我浩然王朝,保佑我等读书人,免遭屠戮,保佑天下人,免遭战乱。”

    对方开口。

    一番话说的无比悲伤,仿佛受尽委屈。

    可这番言论,瞬间引来不少人皱眉,尤其是方才与许清宵关系不错的几人,更是露出极其厌恶之色。

    文宫明明是自己脱离,现在变成了是大魏王朝逼迫他们脱离。

    而且张口闭口就是大魏有奸臣,发动战争,屠杀百姓,这说的不就是许清宵吗?

    最让他们觉得恶心的不是这个。

    而是浩然王朝一口一个羞辱许清宵,却把人家许清宵的圣言拿出来,当做自己王朝的立言?

    这还真是无耻到了极点。

    只不过没有人说话,有人想要帮许清宵说几句,可许清宵没有率先开口,他们也不好直接打断。

    大部分人则是保持沉默,毕竟他们只是看客罢了。

    此时。

    天穹之上,各种祥云凝成一团,一束束光芒从天而降,坠落到了大魏文宫当中。

    光芒冲天,祥瑞无比,甚至祥云化龙,演化成各类异象。

    轰轰轰。

    文宫也随之响应,八玉圣尺悬浮在天穹上,绽放神芒。

    这般的光芒落下来,显得无比的宏伟。

    一缕缕国运出现在天穹之上,刺破苍穹,映照世间。

    文宫读书人们攥紧拳头,他们无比激动,国运之力出现,很有可能今日形成龙鼎。

    只是,就在异象持续不到半刻钟时。

    所有的云彩全部聚集在一起,狂风席卷整个文圣城,数千万双眼睛死死地看着这一切。

    满城所有人都在观看开国盛典。

    文宫读书人们也一个个露出惊讶与好奇之色,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乌云遮天。

    城内百姓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前一刻还好端端的,现在突然变成这个模样了?

    “怎么回事?”

    “发生了何事?”

    “为何突然这般?”

    人们好奇,但最紧张的还是文宫读书人,眼下好不容易看到了希望,却没想到的是,发生了这种事情。

    关键时刻要是出了什么差错,那就麻烦了。

    这一刻。

    风云变化,整个文圣城开始动荡,一股莫名威压出现,所有人都皱眉,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是,就在这一刻,一道身影出现在天穹之上。

    这道身影的样子,有些像朱圣。

    “是朱圣。”

    “朱圣显灵了。”

    “当真是朱圣,是朱圣啊。”

    “朱圣显灵了。”

    有人大声喊道,指着天穹之上的人影,露出激动之色。

    这些读书人更是直接跪在地上,朝着朱圣顶礼膜拜,他们激动的浑身发抖。

    一时之间,文宫上上下下的读书人都起身朝着朱圣跪拜,即便是一些受邀的客人,再看到朱圣虚影后,也不由露出震撼之色,随后朝拜。

    这是圣人。

    他们不可不拜。

    但唯独许清宵,静静坐着,因为一瞬间许清宵便发现,这不是朱圣。

    他见过朱圣,知道朱圣的气息有多强。

    这显然不是朱圣,只是文宫的手段罢了。

    很低劣的手段,不过在这个时候出现,显得刚刚好。

    朱圣的虚影出现在文宫之上。

    即便是半圣也亲自跪地朝拜,显得无比隆重。

    也就在此时,朱圣虚影缓缓抬起手,刹那间鬼哭狼嚎之声响起。

    是哭喊声。

    天穹当中,云层翻滚,演化各种,哭声不止,是战争画面,百姓们遭到屠戮,将士被屠杀,血流成河,尸骸堆积如山。

    人间惨状。

    “许清宵,你还我命来?”

    此时此刻,一道极为熟悉的声音响起,是蓬儒的声音,他的虚影出现在天穹之上,凶恶无比,浑身弥漫怨气,朝着许清宵怒吼。

    “许清宵,你杀我朱圣读书人,天理不容。”

    “许清宵,你杀降屠城,欺压读书人,败坏朝纲,今日要你血债血偿。”

    那一道道声音响起,都是死在许清宵手中的人,甚至怀平郡王的怨魂都出现了。

    他们各种指责谩骂许清宵。

    而且一切都是文宫的手段,人死如灯灭,即便是有怨魂,也不可能存活这么长时间,早就消散了。

    此时,文宫当中。

    吕圣的声音响起了。

    “王朝建立,朱圣显灵。”

    “朱圣感应到了天地之间的不公,感应到了文宫的屈辱,朱圣复苏了这些怨魂,这是要让我等惩戒罪魁祸首。”

    “许清宵,你知罪吗?”

    吕圣的声音响起。

    终于,文宫忍不住了,在这个关键点,文宫选择出手,他们按捺不住了。

    想要在这个节骨眼上,制裁许清宵。

    “本圣何罪之有?”

    下一刻。

    许清宵的声音响起,平静但且充满笃定。

    “何罪?”

    “那本圣今日就说一说,你到底犯下何罪。”

    “你于南豫府中,不敬大儒,作诗辱骂大儒,此乃不尊长辈,目中无人之罪。”

    “你于大魏王朝,殴打刑部官员,此乃藐视朝廷,狂妄自大之罪。”

    “你于文宫之中,废严磊孙静安二人儒位,此乃小人之心,心狠手辣之罪。”

    “你于诸国之中,杀降屠城,此乃天理不容,暴虐无仁之罪。”

    “你逼迫我朱圣文宫脱离大魏,眼中容不下我等忠臣,我等儒生,此乃奸诈之罪。”

    “你将我朱圣一脉的半圣,钉在文宫墙上,折磨洪圣,此乃滔天大罪。”

    “你不尊长辈,不敬圣人,开创心学,横行霸道,这些罪过,一桩桩数得过来吗?”

    “你更是屠杀朱圣一脉的亚圣,老夫问你,你有没有罪?”

    “但真正的罪名,是你修炼异术,这才是真正的大罪,一切的一切,都因为你修炼异术,产生心魔,为祸人间,害的天下苍生苦不堪言,这是大罪。”

    “我等文宫儒生,即便是牺牲再多,也不惧怕,可你祸害天下苍生,我等便不可能坐视不管,今日朱圣显灵,因你许清宵而大怒,你还不知错?”

    吕圣大吼,将许清宵所有罪名一一列出。

    然而坐席上。

    许清宵神色平静,望着文宫声音平静无比道。

    “既然如此,那就请朱圣复苏,斩我即可,说那么多废话?”

    许清宵很平静,俨然一副断定文宫复苏不了朱圣的架势。

    这话一说,把文宫上下气到了。

    本以为许清宵会各种解脱,却没想到的是,许清宵连解释都不解释,直接让文宫复苏朱圣,还当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

    “许清宵。”

    “莫怪本圣不给你机会,只要你现在向天下读书人认错,承认自己犯的错误,自废儒位,自废武道境界,再磕头自罚,文宫镇压你二十年。”

    “这件事情可以原谅你,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倘若复苏朱圣,你没有任何生机可言了。”

    吕圣没有直接复苏朱圣,而是高高在上的让许清宵磕头认错。

    不过吕圣不会放过许清宵的。

    他只是想要羞辱许清宵。

    倘若许清宵答应,也算是出了口恶气,如若许清宵不答应,他也可以顺理成章复苏朱圣了。

    “当真是荒谬,不是你们先脱离大魏的?现在变成了许兄逼迫你们脱离大魏?”

    “这就是朱圣一脉的门徒吗?当真是恶心。”

    一道怒吼声响起,是战龙的声音,他实在是受不了文宫的手段。

    虽然他没有了解实情,但也有所耳闻,其他的他不知道,可文宫脱离,的的确确是他们自己选择的,现在又变成了许清宵逼迫?

    这如何不让人觉得作呕?

    “许兄逼迫?你们可当真是一张嘴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当日难不成不是你们主动脱离?害的大魏国运都要崩裂,女帝即便是再昏庸,也不至于逼迫你们脱离吧?”

    “这事情才发生多久?就换了个说法?尔等当真是令人作呕。”

    陈宇也忍不住开口。

    声援许清宵。

    “我还以为今日是开国盛典,没想到今日只是针对许兄的一场闹剧,张口闭口就是修炼异术,我听闻文宫逼迫许兄自证三次。”

    “三次都自证成功,现在又来说修炼异术,可真是让人想吐。”

    “我算是看明白了,你们为何一定要拿异术说话,因为你们不想承认许兄的天纵之才,所以你们恨不得许兄修炼了异术,只有这样,才能让你们得到心里安慰。”

    “只有这样,你们才能开心,佛曰,世人皆平等,但我觉得,人分三六九等,你们这帮读书人,就是下等人,贱到骨子里。”

    王飞也跟着开口。

    他一番话说的极其犀利,直接辱骂朱圣一脉是下等人。

    “闭嘴。”

    刹那间,吕圣的声音响起,如同天雷一般,圣威弥漫,震的他们气血翻滚,体内轰轰作响。

    “本圣念在你们是客人,也念在你们几个人年岁不大,被许清宵蛊惑,但尔等要是再敢乱说一句话,不尊圣人,今日老夫一起诛杀。”

    吕圣开口,如此说道。

    直接让众人闭嘴。

    这一刻,路子英,王飞,陈宇,战龙几人脸色变得无比难看,气血翻滚,受了内伤,只不过他们还想继续开口,但却被族人硬生生压住。

    该帮的已经帮了,剩下的要靠许清宵,这里毕竟是浩然王朝,是人家的主场,真要逼急了对方,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事情。

    他们过来是祝贺的,不是过来打架的。

    “许清宵,你还不知错?”

    “许清宵,跪下来,认罚,饶你一条命。”

    “你杀降屠城,蔑我读书人,穷凶极恶,今日你还敢来浩然王朝,真不知道是该说你有勇气还是无知。”

    “许清宵,还不认错?”

    “许清宵,跪下,磕头,领罚。”

    这一刻,一道道声音响起,是读书人的声音,他们的声音越来越激烈,也越来越凶恶,完全不把许清宵当做半圣对待。

    因为他们知道,文宫今日会复苏朱圣,许清宵就算是有再厉害的手段,也要死在这里。

    “聒噪。”

    许清宵开口,天雷滚滚,震耳欲聋,让这群读书人全部闭嘴了。

    “今日本圣倒要看看,文宫是如何复苏朱圣。”

    许清宵开口。

    他一直在等,等待对方复苏朱圣,这样的话,自己就可以反制了。

    “许清宵。”

    “本圣已经给过你机会了。”

    “是你自己不珍惜的,既然你这般想找死,那本圣就成全你。”

    吕圣的声音响起。

    下一刻,他深吸一口气,而后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

    “朱圣一脉听令。”

    “诵念圣言,凝聚读书人之力。”

    “复苏朱圣。”

    吕圣大吼。

    这一刻,整座圣城内,所有朱圣一脉的读书人纷纷开始诵念圣言。

    浩瀚无比的读书人之力凝聚。

    一束束光芒,从四面八方,从整个尘界飞来,如同一颗颗流星一般,没入了浩然王朝文宫之中。

    文宫圣堂。

    蕴含着朱圣真灵的木牌,更是疯狂颤抖。

    五座圣人雕像也随之震动。

    刹那间。

    一股无与伦比的力量,如同洪流一般,没入了浩然王朝。

    这股力量,无与伦比,甚至胜过一品天威。

    在场宾客,也在第一时间露出震撼之色。

    他们听到了许多消息,知道文宫想要复苏朱圣,但大部分都认为,这很难做到,或许只是凝聚一点朱圣之意罢了。

    渲染一下气氛。

    却没想到的是,文宫竟然真的要复苏朱圣。

    这,如何不让人震撼?

    轰轰轰。

    此时,大地震颤。

    天穹,星辰抖动。

    整个中洲所有地方都感应到了这股恐怖无比的力量,一位位强者睁开天目,他们观望此地。

    朱圣复苏,这可不是小事啊。

    之前许清宵在文宫复苏的,只是一点点朱圣之意罢了。

    并不是真正的朱圣。

    可现在,看这个架势,文宫是想将朱圣彻底复苏。

    这要是复苏成功。

    许清宵必死无疑。

    而且浩然王朝也会因此,直接铸造国运之龙鼎。

    当然这只是猜想的,可最起码能凝聚出国运之鼎来。

    轰轰轰。

    大地震颤,中洲喧哗,一座座书院爆发出光芒,朝着浩然王朝聚集而来。

    一个个读书人体内的浩然正气,也没入了文宫。

    很快,这股恐怖的力量,弥漫整个尘界。

    所有人都感应到了,朱圣要复苏。

    文宫当中。

    天地无光,浩然正气是唯一的光芒,没入了木牌之中。

    吕圣看到这一幕,他实在是忍不住笑。

    他的身影,也出现在盛典当中。

    他要亲自见到朱圣。

    “恭迎朱圣复苏。”

    “诛杀妖魔。”

    吕圣跪在地上。

    他大声喊道。

    所有读书人也齐齐跪下,态度虔诚,希望朱圣复苏,诛杀许清宵。

    也就在这时。

    狂风聚集在了一起,所有的浩然正气被木牌吸收后。

    顿时之间。

    一道虚影,缓缓出现在众人的眼中。

    “是朱圣。”

    “这是真正的朱圣。”

    “朱圣真灵。”

    “文宫竟然真有复苏朱圣的手段?这太不可思议了。”

    “一尊圣人啊,这就是圣人之力吗?”

    圣城内,无数人震撼,他们目光呆滞。

    不过关键时刻,路子英大吼道。

    “许兄,快跑,文宫竟然朱圣真灵复苏,他们真的想要杀你,这不是朱圣之意。”

    路子英瞬间明白这是什么东西,他大声开口,让许清宵逃离此地。

    与此同时。

    吴铭的声音也响起了,他传音许清宵,要帮许清宵脱困。

    他也没有想到,文宫竟然真的复苏朱圣真灵。

    可许清宵却立刻传音,告知自己师父,有大杀器没有用。

    此话一说,吴铭惊愕,他想要过来,可又不能离开,如今听到许清宵这般开口,一咬牙静观其变。

    轰。

    这一刻,八玉圣尺浮现在许清宵头顶上,落下一束光芒,囚禁许清宵。

    这是吕圣的手段,到了这一步,他不可能让许清宵逃离的。

    嗡嗡嗡。

    浩然文钟震动。

    想要帮助许清宵脱困,吕圣的声音,却直接响起。

    “浩然文钟,你还敢助纣为虐?朱圣已显,回来。”

    吕圣怒吼,让浩然文钟回归。

    毕竟这是朱圣圣器,叛变到许清宵手中,他们也是窝了一肚子火,现在借助朱圣真灵之力,自然要收回圣器。

    然而浩然文钟疯狂震动,阻挡着吕圣的力量。

    也就在这一刻。

    突兀之间。

    淹没一切的光芒出现了。

    天地之间。

    一束光。

    刺破了一切黑暗。

    是朱圣。

    一尊真正的人影出现。

    是晚年的朱圣。

    满头白发,显得和蔼无比,周围浩然正气弥漫,圣意无穷,滔天可怕。

    这是朱圣本尊,是朱圣真灵。

    恐怖无比的气息,镇压整个中洲,这股力量,让世人沉默。

    哪怕是一品,也莫名感受到了难以言说的压力。

    天下一品武者皆然沉默,他们望着朱圣,心中莫名衡量,进行对比,很快他们惊愕的发现,圣人的力量,可完全掌控天地之力。

    这就意味着,他们虽然可以战胜朱圣,可朱圣不会让他们出手。

    拥有绝对的先手权。

    这就很恐怖了,到了他们这个程度,先手权决定一切,真正一品大战,双方死战,你来我往,可如若还没有出手,对方就能以天地之力镇压,那根本无解。

    这就是圣人的力量吗?

    他们深吸一口气。

    尤其是吴铭,他曾经认为,自己可以击败圣人,可现在他发现,自己是可以击败圣人,但自己没有机会先出手。

    他低估了圣人。

    准确点来说,是天下一品都低估了圣人的力量。

    不过不是他们狂妄自大,而是认知问题,圣人动辄数千年不出一位,而一品每一个时代都会有一些,数量不多,但最起码有。

    一品之间也发生过大战,彼此的力量都已经摸熟,哪怕是仙道一品,佛门一品,也知道对方的实力大概是什么程度。

    可唯独圣人不一样,太过于稀少,也没有发生过武者与圣人大战的事情。

    自然而然,他们不清楚圣人到底有多强,只能根据自己的估算来衡量。

    可现在。

    当朱圣出现之后,他们才彻底明白,圣人有多恐怖了。

    “我等拜见圣人。”

    “恳求圣人出手,救我等于水火之中啊。”

    此时此刻,嚎哭声响起。

    是吕圣的声音。

    当他看到朱圣复苏后,他整个人激动的浑身颤抖。

    这是他最大的底牌。

    没有之一。

    不仅仅是诛杀许清宵的底牌,更主要的是,凝聚王朝国运之鼎,如若可以的话,最好凝聚王朝国运之龙鼎啊。

    如若到了这一步,他极有可能踏上真正的圣道啊。

    他很激动,太激动了。

    他仿佛已经看到,自己成圣的那一刻。

    此时此刻,他跪在地上,朝着朱圣顶礼膜拜。

    天下读书人都朝着朱圣跪拜。

    “我等拜见朱圣。”

    各方势力齐齐行大礼,面对圣人,他们不可不行礼。

    整个中洲,所有目光也全部落在了这里。

    大魏皇宫中,女帝紧张的攥紧拳头,替许清宵担忧。

    六部尚书,国公列侯,也一个个朝拜圣人,同时也替许清宵担心。

    毕竟朱圣复苏,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突邪王朝,初元王朝,北蛮族,所有势力都在关注,有人替许清宵担忧,但也有人巴不得许清宵现在就死。

    浩然王朝。

    文宫之外。

    许清宵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圣人的威压,遮天盖地,整个中洲所有生灵都感受到了这可怕的圣力。

    天下妖魔惧惊,他们藏在了最深处,想要阻挡这股恐怖的圣意。

    可即便是藏的再深,恐怖的圣意,也能寻得他们,将一些穷凶极恶的妖魔直接斩杀。

    这就是圣人的力量,连面都不用出,就能斩杀妖魔。

    一切邪祟退避。

    也就在此时。

    朱圣真意出现在许清宵手中,一块令牌腾空而起,化作一束光,没入了朱圣真灵之内。

    这个动作,瞬间被许多人捕捉到了。

    “许清宵,你在做什么?”

    “许清宵,方才是什么东西?”

    一道道质问声响起,他们望着许清宵,声音怒吼。

    “肃静。”

    “圣人面前,他翻不起什么浪,安静,莫要惊扰圣人。”

    吕圣开口,他训斥这些读书人。

    他也看到许清宵的举动,但他一点都不慌,眼下朱圣真灵已经出现,不管许清宵耍什么花招,都不会影响到什么的。

    而随着令牌没入朱圣真灵内。

    这一刻。

    圣人恐怖的气息再一次攀升了。

    轰隆。

    天地间,雷霆大作,圣人的气息,席卷整个尘界,凶猛可怕。

    滔天的圣威,就如同天地一般。

    所有人在这一刻,都产生了一种错觉,一种莫名错觉。

    只身立于宇宙当中,这种错觉,让他们感受到自己的渺小,感受到自己的卑微。

    已经不能用云泥之别来形容了,因为两者的差距太大了。

    朱圣出现。

    真灵与真意融合为一体。

    这一刻。

    天穹之上。

    朱圣平静的眼神当中,起了波澜,拥有了自己的意志。

    刹那间,所有的异象,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便是平静,彻彻底底的平静。

    那恐怖的圣威也被朱圣收敛。

    他一眼看去。

    瞬间便看到了许清宵。

    也看到了自己的门徒。

    脑海当中各种信息出现,朱圣一切明了。

    “圣人。”

    “恳求圣人救我等于水火之中。”

    吕圣跪在地上,他朝着朱圣磕头,悲愤无比地大吼道,在这里卖惨。

    “朱圣,求求您,救一救我们吧,天下妖魔横出,我等实在是扛不住了。”

    “圣人,您总算是复苏了,您不知道,我们这些年来遭遇了多少苦难,恳求圣人出手,诛杀妖魔,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

    “求圣人出手,诛杀妖魔啊。”

    一道道声音响起,这些读书人莫名就哭起来了,文宫内的读书人,哭的最凶,仿佛受到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圣人出世,他们格外的激动,同时也充满着自信心。

    然而。

    朱圣立在虚空中。

    他静静地看着文宫,只是一眼,文宫一切,无所遁形。

    但他没有说话,而是望着吕子道。

    “今夕是何年?”

    他的声音平静,可却给人一种莫名的宏伟。

    “回圣人,今夕是武昌.......二年,距离您逝世已有五百年。”

    吕子心中有些好奇,因为朱圣真灵应当是没有意识才对啊?为何会问自己这个?

    可想了想,吕子并不觉得与许清宵有关,而是圣人无法估量,自己也只是通过古籍查到的信息,或许有一定意识。

    故此他老老实实回答,只是在年份上,他本来是不想说武昌二年,可想了想怕圣人听不懂,所以如此回答。

    再听到年份后。

    朱圣一挥手,顿时之间,文宫当中,一块血红色的宝玉,出现在他手中。

    这是龙血阳玉。

    他答应了许清宵,要为许清宵取来此物。

    但众人却有些好奇了,不知道朱圣为何取走此物?

    佛门天竺寺等人更是皱眉,因为这件东西,是文宫答应给他们的,如今被朱圣拿走,感觉有些问题。

    只是他们不敢说什么,面对圣人,他们根本算不上什么。

    “这里是何处?”

    待拿到阳玉之后,朱圣开口,继续询问。

    听到这话,吕子心中莫名生起一丝不好的预感,但很快他摇了摇头,认为这是自己想多了。

    “回圣人,此地乃是浩然王朝。”

    吕子回答道,神色当中还带着一抹自傲。

    “浩然王朝?”

    “大魏王朝改名了吗?”

    朱圣淡然开口。

    “回圣人,大魏王朝并未改名。”

    “此地是我等读书人的王朝,我等已经脱离了大魏。”

    吕子开口,如此回答道。

    但他想要继续开口时,朱圣的声音已经响起了。

    “谁允许文宫脱离大魏的?”

    朱圣的声音响起,没有生气,而是显得有些冷漠。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

    吕子一愣。

    他内心有些慌张,可有人的声音响起了。

    “回圣人,不是我等脱离大魏,而是有人逼迫我等脱离大魏。”

    有人开口,是一个读书人,他壮着胆子,回答朱圣。

    此话一说,吕子当下跟着开口道。

    “回圣人,他说的没错,不是我等主动脱离大魏,而是有人逼迫我等脱离大魏的。”

    吕子深吸一口气,他如此回答,想要蛊惑朱圣。

    “是谁?”

    朱圣目光淡然。

    “回圣人,就是这个人,此人名为许清宵。”

    “罪恶滔天,穷凶恶极。”

    方才壮着胆子的读书人再一次开口,他很是激动,能和朱圣对话,这是莫大的荣誉啊。

    如今他指着许清宵,直呼其名,各种栽赃陷害。

    其余人看到这一幕,既有些羡慕,也有些期待,期待朱圣出手,将许清宵诛杀。

    “罪恶滔天,穷凶恶极?”

    “何来的罪恶?”

    朱圣喃喃自语,他的目光也落在了许清宵身上。

    而许清宵平静无比,因为他知道,朱圣这是在酝酿情绪了。

    “回圣人,许清宵有十大罪状,其一,不尊圣人,各种辱骂圣人,羞辱我等读书人,以武欺压我等。”

    后者开口,张口就是十大罪状,第一句话就是怒斥许清宵不尊圣人。

    可朱圣的声音,立刻响起,打断他接下来的话。

    “你说他不尊圣人?”

    “那本圣问问你,你有没有尊重他?”

    朱圣开口,打断了他的话。

    刹那间,后者愣在原地,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回答。

    而所有人都有些惊讶了。

    按理说,朱圣听完这话,应当是勃然大怒,然后镇压许清宵吧?

    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圣人,学生不明白何意?”

    后者说话都有些颤抖,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朱圣怎么质问自己啊?

    他不理解,所以询问道。

    “许清宵是儒道半圣,你是明意书生,你连儒都算不上,一句一句说他许清宵不尊圣人。”

    “那你有没有尊重过他?”

    “堂堂半圣,你区区一个明意书生,却直呼其名?这就是你的尊圣之道?”

    “自己都做不好,却要求别人这样做?老夫教下来的东西,你就是这么理解的?”

    “再者,许清宵什么时候不尊圣了?他又如何不尊圣了?”

    朱圣开口,他的声音,已经逐渐冰冷下来了。

    此话一说,后者彻彻底底哑口无言了。

    他不明白,为什么朱圣会这样,可面对圣人,他却不敢犟嘴。

    如果是许清宵,他会怒斥回去,可面对朱圣,天下读书人心中的神,他不敢犟嘴。

    甚至连一点话都不敢说。

    “圣人息怒。”

    “此人可能是有些激动,才会如此,圣人,您可能不知道,这个许清宵到底有多歹毒,有多险恶。”

    “他之所以如此,是被气昏头了,圣人息怒。”

    一旁的大儒开口,他跪在地上,朝着圣人恭恭敬敬,替他解释道。

    “闭嘴。”

    “老夫问了你吗?”

    朱圣声音响起,他目光恐怖,落在了这位大儒身上。

    后者如遭雷击,浑身颤抖,跪在地上,一句话都不敢继续说了。

    “告诉本圣,你是何居心。”

    “道出真话。”

    朱圣直接开口,他注视着对方,刹那间天地之力弥漫。

    后者浑身颤抖,紧接着他忍不住开口。

    “回圣人。”

    “学生嫉妒,学生嫉妒许清宵啊,凭什么他二十岁就成为了半圣,凭什么我二十三岁才不过明意。”

    “学生嫉妒他,嫉妒他的才华,嫉妒他的能力,我见到大儒,需要恭恭敬敬,大儒待我如蝼蚁一般。”

    “我心中有恨意,可我却不敢怒斥大儒,许清宵却将这些大儒,天地大儒,甚至是半圣踩在脚下。”

    “我不服,我成为了文宫的狗,成为了这些大儒的狗,许清宵凭什么可以不当狗?”

    “请朱圣出手,杀了许清宵,这样大家都是文宫的狗了,哈哈哈哈哈。”

    他的声音响起,他实在是忍不住,忍不住的将心里话全部说出来了。

    他嫉妒许清宵的才华,但更嫉妒的不是才华,毕竟天底下有才华的人,又不是许清宵一个。

    真正嫉妒的,是许清宵的所作所为。

    大家都是文宫的狗,给这些大儒当狗,这些大儒们,想骂他们就骂他们。

    可轮到骂许清宵呢?许清宵不但骂回来了,而且还将这群大儒踩在脚下。

    这让他们内心极度不平衡。

    所以他们憎恨许清宵,因为许清宵当了人,而他们却成为了狗。

    当他的话说完,文宫所有读书人脸色都变了,尤其是这些大儒们,更是一个个脸色惨白。

    “你胡说。”

    “荒谬。”

    “请朱圣彻查,此人肯定是许清宵派来的奸细,他在胡言乱语。”

    一道道声音响起,众大儒第一时间便是甩锅,认为这是许清宵派来的卧底。

    “闭嘴。”

    怒吼声彻底响起。

    朱圣的身子在颤抖。

    他浑身颤抖。

    气到颤抖啊。

    他之前听许清宵说过,自己门徒变成了什么样子,但他不是完全相信许清宵所言。

    如今,他恢复真意,以真灵之身出现,调控天地之力,让对方说出实话。

    却没想到的是,对方竟然说出这种话来。

    倘若,他们只是嫉妒许清宵的才华,朱圣其实是可以理解的。

    自古文人相轻,人本身就有嫉妒心,这个可以有,也很正常,是可以逐渐调整的。

    但让他惊愕,让他震撼,让他气到浑身颤抖的是。

    对方嫉妒许清宵的原因,不是因为许清宵的才华,而是因为许清宵是个人。

    他们不甘心许清宵成为一个堂堂正正的读书人,希望许清宵也成为跟他们一样的狗,在文宫当中,去讨好这些大儒。

    这还是读书人吗?

    这还有君子之意吗?

    刹那间。

    天地震颤,恐怖的乌云遮盖苍穹,电闪雷鸣,显得极其可怕。

    这是圣人的力量,言语之间,可调控天地之力。

    “告诉本圣,这是怎么回事?”

    朱圣怒吼,他望着吕子,声音当中充满着冷意。

    这一刻,吕子浑身颤抖,他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和自己想的剧情完全不一样啊。

    可面对圣人的质问,吕子一张老脸,满是恐惧,他跪在地上,朝着朱圣磕头道。

    “请圣人息怒,是学生监管不当,以致于文宫之中出现一些不良风气。”

    “但这一切,皆然因为许清宵害的,他明意境时,怒斥大儒,更是杀儒斩圣。”

    “圣人,您看一看,文宫当中还有一位半圣被钉在城墙之上,这就是许清宵的杰作。”

    “许清宵败坏礼仪,将您教我们的圣人之言,踩在脚下,以致于这些读书人开始有样学样。”

    “请圣人明鉴。”

    到了这个地步,吕子还在甩锅,他下意识以为,朱圣只是有些生气罢了,毕竟这样的事情,谁看了都会生气。

    啪。

    一瞬间。

    当吕子将话说完后,朱圣的巴掌落在了吕子脸上。

    吕子当场被抽飞数百米外。

    这是朱圣的肉身力量,没有借助任何天地之力。

    “明你娘个腿。”

    “老夫忍你半天了,给了你这么多次机会,你还不说实话?”

    “许清宵为何杀儒,你心里没数?”

    朱圣气的直接骂娘了。

    他给过吕子机会,只要吕子老老实实交代这些事情,不说原谅吕子,但他会给吕子一个痛快。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可问题是,这个吕子心已经彻底黑了。

    所有脏水都泼在许清宵身上,对自己的过错,一点都不提。

    最绝了的是,还将所有责任全部丢给自己,什么许清宵不敬圣人?

    这样的门徒,人家不尊重圣人是应该的。

    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吕子有些懵了,他浑身剧痛,虽然他只是一道意志,可朱圣的力量,蕴含着圣力。

    依旧能让他痛苦不堪。

    这一刻,所有人都懵了。

    所有人都傻眼了,文宫读书人更是一个比一个呆。

    他们本以为,朱圣复苏了,那么许清宵的死期就到了。

    可没想到的是,朱圣复苏,先是拿走了龙血阳玉,随后开始质问众人。

    问着问着,就直接动手,而且还骂娘?

    这跟他们心中的圣人,完全不一样啊。

    “圣人,学生哪里做错啊?请圣人明言。”

    吕子被打懵了。

    但他还是站起身来,望着朱圣,眼神当中充满着诧异与委屈。

    “哪里做错了?”

    “本圣问你,你哪里做对了?”

    “你真当本圣什么都不知道吗?”

    “一切是非,本圣已经感应到了。”

    “什么杀降屠城,这些番邦异族,企图谋反,屠尔活该。”

    “反倒是你们,现在弄成什么样子了?”

    “还脱离大魏,自立什么狗屁浩然王朝,你们也配浩然二字?”

    “本圣问一句。”

    “谁允许你们让文宫脱离的?”

    “谁?”

    朱圣声音充满着愤怒,他大声怒吼,这道声音传至整个天下。

    天下所有读书人都听见了朱圣的愤怒。

    尤其是朱圣一脉的读书人,更是瑟瑟发抖。

    谁也不敢承受圣人的怒火啊。

    文宫内的两尊半圣,已经吓得脸色发白,那些大儒,以及天地大儒,腿都吓软了。

    还以为朱圣复苏,会帮他们杀敌,却没想到迎来滔天怒火。

    “哑巴了?”

    “都死了吗?”

    见众人不说话,朱圣声音冰冷无比,他一抬手,顿时之间,八玉圣尺与浩然文钟出现在他面前。

    啪。

    朱圣一抬手,狠狠朝着八玉圣尺拍了一巴掌,打的八玉圣尺差点崩裂。

    “身为圣器,你跟随本圣百年,本圣造你出来,是让你量人心,定天下,可你却助纣为虐。”

    “这些人已经烂到根子里去了,你不管不问,若不是看在天下妖魔未除,我今日必废你。”

    朱圣开口,他将一部分怒火,直接撒在八玉圣尺身上。

    而八玉圣尺震动不已,但更多的是恐惧,它不敢有任何反应,只能躲在文钟身后,仿佛极其委屈。

    可朱圣看都不看八玉圣尺一眼,而是继续望着吕子,目光当中,充满着冷意。

    “本圣最后问你一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若是说出来,让你少受一些罪。”

    “若你还敢隐瞒,支支吾吾,本圣有一万种办法,让你生不如死。”

    朱圣开口。

    随着他出现后,天地也不断反馈各种信息给他,很多事情都出现在他脑海当中。

    读书人一脉所作所为,许清宵所作所为。

    越是了解的清楚,他心中越是无比愤怒,到最后他彻彻底底明白,自己这一脉,已经彻底烂了,根烂了。

    救都救不回来。

    面对朱圣的言语,吕子浑身颤抖,他突然意识到,眼前的朱圣,绝对不仅仅只是一道真灵,很有可能是恢复了意识的真灵。

    自己想要控制朱圣真灵的梦,彻底破灭了。

    真正的圣人,你无法蛊惑,也无法欺骗。

    这一刻,吕子恐慌了,他彻底恐惧了,比许清宵杀他还要恐惧万分。

    许清宵杀他,他还有挽救的机会,可引起一尊圣人大怒,这是比杀了他还要恐怖百倍的事情。

    想到这里,吕子跪在地上,朝着朱圣不断磕头道。

    “请圣人息怒,请圣人息怒。”

    “一切都是因为许清宵,圣人明鉴啊,若不是许清宵逼迫我等,我等也不会脱离大魏王朝。”

    “不过学生之所以这般,也有私心,学生希望能弘扬圣人之学,建造读书人王朝,愿我读书人,人人如龙。”

    “圣人明鉴啊。”

    吕子还在嘴硬,到了这个时候,他依旧不说出真相,更是厚颜无耻的说出这句话。

    “人人如龙?你也好意思说这句话?”

    “本圣算是明白了,为何许清宵会杀儒了。”

    “尔等真是无耻到了极致。”

    “还人人如龙,还弘扬圣人之学,你这是弘扬圣人之学吗?你这是败坏本圣之名。”

    “本圣问你,谁允许你们脱离大魏的?”

    “本圣来自大魏,当年借助大魏百姓之力,成就圣人,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这是本圣的圣道。”

    “而你们,竟然敢让文宫脱离,害得大魏苍生苦不堪言,若不是有许清宵晋升半圣,强行为大魏续命。”

    “此时此刻的大魏,早就哀鸿遍野,尸骨如山了。”

    “你们还是人吗?”

    “你们连畜生都不如。”

    朱圣是真的被气到了,他是圣人,按理说早就上善若水了,可吕子的无耻,超乎常人所想。

    就连他也顶不住。

    砰砰砰。

    下一刻,整个浩然王朝,瞬间轰塌破裂,所有的城墙直接倒塌,所有房屋直接破碎,但没有伤害到任何一名无辜百姓。

    “什么狗屁浩然王朝。”

    “本圣自大魏证道,本圣骨子里流淌着大魏之血。”

    “你们这些畜生,有什么资格代替本圣做抉择?”

    “谁给你们的权力?”

    “又是谁给你们的胆子?”

    朱圣的声音,一次比一次大,一次比一次激烈。

    到最后,他一抬手,文宫内所有读书人全部被一股恐怖无比的力量,抓到文宫之外。

    吕子跪在最前面。

    两尊半圣跪在吕子后面左右。

    七八十位天地大儒也跪在地上,至于其他的大儒以及读书人,则跪在后面,一眼看去有三千读书人。

    这三千读书人,是文宫真正的核心成员。

    他们平日里高高在上,仗着自己是文宫之人,横行霸道,也是与各国接触的人,他们是重要成员。

    现在全部被朱圣抓到面前,如猪狗一般镇压。

    此时此刻,这些人浑身颤抖,脸色惨白到极致,之前的那种自信,之前的那种高傲,现在荡然无存。

    因为他们面对的是朱圣。

    是天下读书人心中的神。

    是这千年来唯一一个的圣人。

    他们不敢顶撞,一点都不敢。

    在这种圣威之下,他们生不起一丁点的反抗。

    “尔等入驻文宫,不为天下苍生着想,只求名利,败坏吾名,胡作非为。”

    “罪恶滔天,十恶不赦,今日吾当天下苍生之面,清理门户。”

    朱圣开口,说到这里,八玉圣尺化作一柄刀,出现在他手中。

    轰。

    刀芒斩出,这一刀斩出,所有人的儒位,全部被削,天地大儒之下,当场被废的干干净净。

    噗噗噗。

    一口口鲜血吐出,他们无法抵抗,儒位被强行斩去,遭到了重创,伤到了根基本源。

    “圣人饶命啊。”

    “恳请圣人饶我等一命。”

    “文宫脱离之事,是我等鲁莽,还望圣人恕罪。”

    “圣人息怒,圣人息怒啊。”

    此时此刻,他们彻底慌乱一团,谁能想到,朱圣居然会这么狠,一刀下来,竟然将三千人儒位削没了。

    天地大儒之下,全部被废。

    被废就算了,更是伤其本源,只怕活不了十年就要老死。

    比许清宵还要狠十倍。

    许清宵只是废掉儒位,但伤不到寿元,可朱圣几乎是直接要了他们的命。

    他们彻底慌乱,跪在地上,疯狂磕头,恳请朱圣息怒,也希望朱圣饶了他们一命。

    尤其是天地大儒,更是齐齐在地上磕头,朝着朱圣苦苦哀求,他们暂时没有被削,可他们知道,以朱圣现在的脾气,被削只是早晚的事情。

    两尊半圣也痛哭流涕,他们好不容易修炼到半圣境,若是直接被削,他们承受不住。

    然而,朱圣没有废话,一抬手,八玉圣尺再次凝聚圣刀。

    而这一刀,针对这些天地大儒去的。

    同时,朱圣的声音也随之响起,昭告天下。

    “从今日起,天地之间,除许清宵之外,谁若再敢用本圣之名,胡言乱语,蛊惑苍生,为非作歹,必遭天地谴责,五雷轰顶,死无葬身之地。”

    朱圣开口,以无上圣力,调控天地之力。

    同时他更是说明一切。

    谁要是再敢用他的名头,去胡作非为,遭天地谴责,五雷轰顶,这句话不是威胁,而是他的真言。

    烙印在天地之中,谁要是在敢乱来,天地直接谴罚。

    圣言烙印天地之中。

    下一刻,第二刀圣刀斩下。

    七八十名天地大儒,当场被废儒位,一个个更是惨叫连连,他们本来就很衰老,被这样一斩,头发瞬间变得极其苍白,脸上也没有一丝血色。

    寿命不足一年,有一二人更是要当场死去。

    只是,这还没完。

    第三刀出现。

    这一刀,针对的便是半圣。

    “圣人息怒啊,我等已经知错了,我等已经知错了,这件事情与我等无关,一切都是吕圣做的,一切都是吕圣主导的,与我等无关啊。”

    “是啊,是啊,恳请圣人明鉴,这件事情,真与我等我等无关,我等已经知错,现在立刻将文宫搬回大魏。”

    两尊半圣彻底慌的浑身发抖,他们不想落到这个下场,而且从头到尾,他们也没有出面做什么。

    一切的一切,都是吕圣主导,他们不过是听从吕圣之令罢了。

    现在让他们付出这样的代价,他们自然感到委屈,也感到不甘啊。

    可惜的是,第三刀直接落下,无情至极。

    噗。

    噗。

    两人吐出一口鲜血,脸色惨白到了极致,他们体内的圣气直接泄露。

    辛辛苦苦修行一辈子的半圣境,直接毁于一旦。

    这让他们无比的难受啊。

    他们想要宣泄怒火,可望着朱圣那冰冷无比的目光,他们二人根本就不敢。

    人们咂舌,在场所有人都傻了。

    在所有人眼中,许清宵简直是个怪胎,按理说文宫都复苏了朱圣,却没有想到,许清宵竟然还能反败为胜。

    而且从头到尾,许清宵都没有说一句话,是朱圣主动出来大义灭亲。

    他们很好奇,许清宵到底有什么魅力啊?

    为什么能让这么多人无条件支持他,无条件帮助他?

    先是一品武者。

    现在又是一品文圣。

    最绝了的是,这一品圣人还是文宫自己复苏出来的。

    倘若不复苏朱圣的话,还没有这么多事。

    最起码许清宵再狂妄,再嚣张,他也压不住浩然王朝。

    不复苏朱圣,浩然王朝可以建国,还能凝聚王朝气运之鼎,怎么都不亏。

    指不定还可以恶心恶心许清宵,不说打压,让许清宵难受一阵子,完全没问题。

    现在好了,许清宵肯定是一点都不难受的,要不是圣人在,估计都要笑出声来。

    难受的是文宫一脉,一个个惨不忍睹。

    这一次,是真正的元气大伤。

    坐席台上。

    许清宵也有些咂舌。

    他知道朱圣是憋着怒火来的,但没想到朱圣大义灭亲,实在是有点夸张。

    一刀削了三千文宫三千儒。

    一刀削了八十四位天地大儒。

    一刀削了两尊半圣。

    感觉就跟切西瓜一样。

    说实话,换做是自己来,只怕自己都下不了这样的狠手。

    文宫这次,是真的倒大霉了。

    不,不是倒大霉,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三千读书人跪在朱圣面前。

    吕子身子发抖,他眼神当中既是恐惧,也有不解和不甘。

    他不解,为什么这一切跟自己想象的不一样。

    他不解,为什么朱圣没有选择帮自己,而是选择帮许清宵?

    这是为什么?

    他不甘心啊,不甘心为什么每一次许清宵都能反败为胜。

    然而。

    这一刻。

    第四刀出现。

    这一刀,是为吕子准备的。

    “圣人,学生不服啊。”

    感受到这恐怖的压迫,吕子攥紧拳头,他发出了极其不甘的声音。

    然而,朱圣没有理会吕子。

    轰。

    刀气溃散,化作恐怖的雷霆。

    咔嚓。

    一道雷霆直接坠落下来,直接劈在被钉在文宫当中的洪正天身上。

    是的。

    是洪正天,而不是吕子。

    “啊。”

    凄厉无比的惨叫声响起。

    洪正天一直在装死,一开始圣人复苏,他很激动,认为自己脱困之日到了。

    可随着事态发展的越来越古怪,他闭嘴了,想要装死,躲过这一劫。

    虽然现在极其痛苦,可最起码自己还活着,他不想要触碰朱圣的霉头。

    只是没想到的是,自己一直不说话,还是被朱圣盯上了。

    让他绝望的是。

    朱圣竟然引动天雷之力轰杀自己。

    这简直是极致酷刑。

    洪正天肉身炸裂,他可没有许清宵的肉身,当场痛到浑身抽搐。

    又是一道雷霆落下。

    洪正天筋骨直接断开,一寸寸裂开,他痛到目呲欲裂,牙齿都咬碎了。

    “圣人饶命,圣人饶命。”

    “圣人,错了,圣人,我错了。”

    “是我不对,是我的错,是我不该这般,圣人,求求您念在这些年我为文宫所作所为,饶了我吧。”

    洪正天大声哭喊着,他没有任何骨气了,只希望朱圣能够放过他,不然的话,他要活活痛死。

    只是,朱圣根本就没有理会这个洪正天。

    他说过,这个人他会亲自来处理。

    既然说到,他朱圣就会做到。

    不过这样做,不仅仅是为了惩罚,同时也是给吕子最后一次机会。

    这是一位亚圣,能走到这一步,不可能当真是坏事做绝。

    念在吕子是亚圣的份上,朱圣给他最后一个机会。

    说出来一切真相。

    “告诉本圣。”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朱圣望着吕子,声音冰冷可怕。

    感受着朱圣这冰冷可怕的目光。

    吕子内心是恐惧的。

    无与伦比的恐惧。

    但他不能说,他知道自己说出来,会死的更惨。

    “圣人,我不服。”

    “这不公平。”

    “你偏袒许清宵。”

    吕子没有回答朱圣的问题,而是将话题继续扯到许清宵身上。

    认为朱圣不公。

    他不服气。

    此话一说。

    朱圣深深地叹了口气。

    他望着吕子。

    眼神当中最后一点期望都消失了。

    这一脉。

    是彻彻底底烂到根了。

    烂到无药可救了。

    想到这里。

    朱圣转过身来,他望着许清宵,缓缓开口道。

    “守仁。”

    声音响起。

    许清宵立刻朝着圣人恭敬一拜。

    “圣人在上。”

    许清宵开口。

    “吾给你两个选择。”

    “其一,吾为你铲除一切读书人,废天下九成读书人儒位,还天地浩然正气,可若如此,天下将会发生无法想象之动乱,你要弘扬心学,早日成圣,平定祸乱。”

    “其二,吾斩文宫一切儒,但其余之事,吾难以出手,未来依旧靠你自己。”

    “做出选择吧,无论什么,吾都不会怪罪你。”

    “一切因果,由吾承担。”

    朱圣缓缓开口。

    一番话,让天下世人彻底惊愕了。

    这是什么意思?

    废天下读书人?

    世人沉默。

    天下读书人傻了。

    愣在原地。

    不可置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