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二百三十一章:如意器宗大师兄,天雷轰,战争杀器

时间:2021-11-16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魏读书人风起平安第二百三十一章:如意器宗大师兄,天雷轰,战争杀器路子英突然拜访。

    让许清宵有些惊讶。

    不过许清宵还是立刻走出。

    “许兄。”

    大堂内。

    路子英对许清宵稍稍一拜。

    他对许清宵没什么恶感,只是当初有些不服气,毕竟同龄人彼此之间都会显得有些傲气,这个很正常。。

    后来许清宵所作所为,再加上成为了半圣,路子英也就没什么不服了。

    二十岁就儒道三品。

    这还怎么比?

    可就在此时。

    记住m.42zw.cc

    “路兄。”

    许清宵点了点头,稍稍作礼。

    “许兄,前几日在浩然王朝,不是相约一同聚会吗?”

    “路某已经请来各宗仙门弟子,设宴等待许兄,打算见一见。”

    路子英开口。

    如今仙门已经入驻大魏王朝,分散各地,辅助刑部,一来镇守,二来降妖除魔,稳定国家内部安全。

    而各大仙门的精英,基本上全部都聚集在大魏京都,都是指挥使。

    到了大魏,自然而然都想要见一见许清宵,毕竟年龄上彼此差不多一样大,再者也想结识一番。

    毕竟许清宵如今的威望,不管是在大魏还是在其他地方,都算得上呼风唤雨的人物。

    跺一跺脚,这天下都要抖一抖了。

    “好。”

    “许某也想见一见诸位,不过设宴之事,就由许某来吧,不可能让路兄花费。”

    许清宵点了点头。

    他也很想见一见这些仙门弟子。

    眼下工器突破,必须得依靠仙门手段,常规手段根本做不到真正意义上的技术突破。

    光是工器零件生产就是一个巨大的难题。

    依靠常规手段制造出大炮,等同于是直接搞出工业生产链,有这个技术,还愁什么这个那个,闷头研发个三五年,直接率兵征战天下。

    “许兄客气了,不用如此,我等已经在桃花庵设宴好了。”

    “众师兄弟也都等着您。”

    路子英回答道。

    “桃花庵?”

    “行,那就先过去再说。”

    许清宵也不啰嗦,与路子英直接前往桃花庵。

    一刻钟后。

    桃花庵。

    得知许清宵要来,张如会早就安排好了上等雅间,也交代下面人不要接客,专心服侍许清宵等人。

    雅间内。

    随着许清宵到来,有五人纷纷起身,望着许清宵。

    五人当中,有男有女。

    路子英的声音也立刻响起。

    “许兄,路某为你介绍。”

    “这位是斩天剑宗大师兄,李浩然,”

    路子英开口,为许清宵介绍左边第一位。

    是一个男子,二十七八岁的样子,英武不凡,眉宇当中更是展露锋芒。

    “见过李兄。”

    许清宵作礼。

    “许兄客气了,您是三品半圣,是我等见过你。”

    李浩然开口,朝着许清宵作礼,他虽是斩天剑宗大师兄,但目前境界是四品,比不过许清宵,自然显得更加尊重。

    “许兄,这两位是如意器宗大师兄,陈书,还有天谷丹宗大师姐,柳燕儿。”

    路子英继续介绍道。

    “见过许兄。”

    “见过许兄。”

    两人立刻开口,如意器宗的陈书略显有些紧张,似乎不太喜欢打交道,没有那么随和,有些内敛。

    至于天谷丹宗的柳燕儿,倒是十分随意,落落大方,长相也十分出众,十分漂亮,穿着淡红色长裙,十分亮眼。

    “见过陈兄,也见过柳姑娘。”

    许清宵依旧作礼。

    “许兄,这三位分别是太苍符宗大师兄刘陆,归元阵宗大师兄周海。”

    路子英继续为许清宵介绍道。

    许清宵也一一作礼。

    这五人都是七大仙宗的大师兄,地位很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与许清宵一般,不过仙门和王朝有着本质上的区别罢了。

    一番寒暄过后,众人纷纷落座下来。

    不过七大仙宗当中,许清宵敏锐地发现,七星道宗没有人来。

    仿佛是知道许清宵在想什么,路子英稍稍开口道。

    “许兄,七星道宗生性孤僻,不太喜欢参加这种聚会,许兄莫要见怪,我等仙门也绝非他意。”

    路子英开口解释一句。

    他担心许清宵会多想。

    “无妨。”

    “修仙之人,本身便要清净一些,有道是,借假修真,求得真我,去伪存真,安静孤僻倒也正常。”

    许清宵开口,他倒没有多想。

    然而,当这话说完之后,一时之间,在座众人纷纷沉默了。

    一个个微微皱眉,在琢磨许清宵这句话的意思。

    这让许清宵莫名有些尴尬。

    怎么都不说话了?

    不说其他人,哪怕是路子英再听到这话后,也不由沉默思索。

    过了好一会,终于路子英回过神来了。

    “许兄,你方才说的话,莫名蕴含道理,我等有些感悟,所以耽误了些,还望许兄莫要怪罪。”

    路子英开口。

    他这话倒是真话,方才许清宵随口一句,的的确确让他们感觉到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

    至于是什么,他们一时半会感觉不出来,就莫名觉得很有感觉。

    “恩,许兄,借假修真,求得真我,去伪存真,这三句话令我等受益匪浅。”

    “许兄果然是不负称号,二十岁的半圣,就是不一般,随便一句话,便有如此道韵,许兄,你有修仙过吗?要不试一试修仙?”

    几人纷纷开口,他们还真不是吹捧许清宵。

    而是实打实觉得许清宵有些不凡,随便说三句话,就让他们莫名有些感悟。

    这要再说下去,估计当真是受益匪浅啊。

    “诸位莫要捧杀,许某只是看过几本道书罢了。”

    许清宵微微笑道。

    而路子英不由开口道。

    “还真别说,许兄修行过,而且一刻钟内便完成了引气。”

    “其资质只怕比路某强些。”

    路子英开口,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事实便是如此。

    此话一说,在座五人不由纷纷露出惊色。

    “一刻钟完成引气?”

    “许兄,你这是什么资质啊?”

    “嘶,一刻钟引气,许兄,你现在是何境界?”

    刘陆,周海等人纷纷开口问道,充满着好奇与惊讶。

    “倘若没有猜错的话,应当是练气境吧。”

    路子英喝了口茶,他算了算时间,他与许清宵前前后后大约三四个月没见。

    四个月的时间,练气境也差不多了,毕竟这四个月内,许清宵又不是天天待在家里,又成圣又跟文宫争斗,哪里会有时间天天修炼?

    所以练气境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已经八品筑灵了。”

    许清宵淡淡开口。

    一句话,让饭局莫名安静下来了。

    八品筑灵?

    这才四个月?

    而且这四个月许清宵肯定不是天天修炼。

    好家伙。

    这是什么资质啊?

    难不成儒道真的可以加成?

    众人沉默。

    非静止画面。

    过了好一会,终于有人开口了。

    是李浩然。

    “许兄,你如今已经八品,如若没什么事,可以选择派系,我觉得你适合剑道,明日若是没事,可以来浩然剑阁,就在文宫附近。”

    “我可以为许兄引路一下,说不定许兄能成为一品剑神。”

    李浩然开口,他很认真。

    四个月就筑灵,这种资质不能说举世无双,但绝对不是等闲之辈。

    尤其是许清宵还这么年轻,又是儒道三品,又是武道三品,万一还能仙道三品,有生之年,不管是儒道还是武道亦或者是仙道,随便那个踏入一品。

    都是不得了的事情啊。

    这样的人才,李浩然自然要为仙宗争取一番。

    只是此话一说,路子英有些不悦了。

    “浩然兄,虽说剑道不俗,但仙道正统可是在太上仙宗。”

    “许兄,明日我找你一趟,正好家师这两日就要回来,我让家师为你引路。”

    路子英开口,开始抢人了。

    “太上仙宗的确不差,可真正强的还是剑道。”

    李浩然开口,也显得有些不服。

    两人顿时有些火药味。

    当下,许清宵立刻打个圆场。

    “诸位还是算了,修仙之事,许某并不考虑,如今已经修行儒道与武道,没时间再去修仙了。”

    “两位好意心领,过些日子,许某定登门拜访。”

    许清宵连忙开口。

    这些人虽是仙门弟子,但不是一家的,彼此之间有恩怨很正常,可若是因为自己争吵起来了,那就不好了。

    随着许清宵打圆场,其余众人也纷纷开口,避开这个话题。

    “此番过来,主要还是两件事情。”

    “一来是见一见许兄,我等就莫伤和气。”

    “来来来,喝一杯,给许兄面子。”

    周海端起酒杯,这番笑道。

    此话一说,众人也纷纷迎合,哪怕是李浩然,也端起酒杯,朝着许清宵敬了一杯。

    随着酒过三巡。

    终于,有人切入了正题了。

    “唉,此番佛门又要东渡辩法,这天下又要出乱子了。”

    是刘陆的声音响起。

    他主动将话题扯到这上面来。

    吸引众人的注意力。

    的确。

    这件事情一说,众人脸色纷纷有些难看。

    至于许清宵,他还真不知道佛门辩法之事。

    他知道佛门辩法是什么,但不知道佛门又重启辩法。

    “哪里来的消息?”

    “消息属实吗?”

    许清宵问道。

    “天竺寺传来的消息。”

    “许兄,五百年前,佛门辩法,输给了儒道,这一次天竺寺再次辩法,只怕就是因为儒道衰败,想要一雪前耻。”

    “许兄可有信心?”

    周海继续回答。

    同时问出了一个众人都想问的问题。

    佛门辩法,比的就是思想和言语。

    六大体系当中,能和佛门不相上下的,只有儒道一脉,道门也有这样的人才。

    可道门的心态就有问题,往往懒得跟你辩法,宁可去修仙也不愿浪费时间去辩法,除非人家找上门了。

    而且找上门以后,道门辩法的手段是讲述思想。

    可问题是,佛门是什么?他要是在思想上说不过你,就跟你讲一些子虚乌有的大道理,还有一些诡辩,通过各种刁钻角度,来印证佛门思想。

    好几次把道教辩经人给辩抑郁了。

    不是道教不行,而是玩不过佛门。

    所以佛门唯一的敌人,其实就是儒道。

    五百年前出了个朱圣,现在莫说朱圣了,连个亚圣都没有,目前已知最强的儒道读书人,就是许清宵了。

    胜负也就在许清宵身上。

    “不清楚。”

    “不好说。”

    许清宵喝了口酒,他哪里辩过法啊,说句不好听的话,经文都没有看多少,怎么辩?

    而且辩法这东西,佛门是专业培训过的,看了百年经书不说,还会去实践,你怎么跟人家辩?

    听闻佛门还有八百经僧。

    专门用来辩法的。

    怎么顶得住?

    随着许清宵的回答,众人莫名显得有些失望。

    “唉。”

    “其实用我的话来说,跟佛门辩法什么鬼。”

    “我直接布置大杀阵,他们只要敢踏入大魏,直接激活大阵,把他们杀干净,这样就没事了。”

    周海喝了口酒,有些暴躁道。

    “莫要乱说话。”

    刘陆第一时间开口,望着周海道:“自古辩法便是顺天理之事,如若真布置大杀阵,将佛门诛杀,那我等仙道气运,只怕半数要被佛门掠走。”

    “损失更加惨重。”

    刘陆出声,如此说道。

    “杀了他们也是半数,不杀他们,让他们辩法成功,也要损失三成气运。”

    “这佛门当真恶心,当真有祸乱之事,他佛门死活不显,我们仙门死伤一片后,佛门又出来普度众生。”

    “这帮秃驴。”

    “陈兄,你最近不是在炼制那个天雷轰吗?炼制出来了没?”

    “杀阵不能杀这帮秃驴,你那个天雷轰应该可以吧?”

    周海没好气道。

    只是此话一说,瞬间引来许清宵的好奇。

    “天雷轰?”

    “这是何物?”

    许清宵好奇问道。

    此话一说,陈书脸色顿时有些尴尬,望着周海道。

    “周师兄,你莫要乱说话,什么天雷轰不天雷轰的。”

    陈书急忙开口。

    此话一说,周海有些不乐意了。

    “这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你那个天雷轰虽然没什么作用,但看起来很有气势啊,再者不是你自己说的吗,一旦炼制成功,一道天雷就能轰碎一座山吗?”

    周海不以为然道。

    可这话一说,许清宵更加充满好奇了。

    至于其他人则不由一个个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哎呀,别说了,别说了。”

    “周兄,你再说这饭我不吃了。”

    陈书有些郁闷了,脸也有些红,他是如意器宗的大师兄,但性格内向,而且经常搞出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遭人诟病,以致于更加内向了。

    如今周海当着许清宵的面说天雷轰,他更加不好意思了。

    “陈兄,许某对此物有些好奇,可否讲一讲?”

    许清宵不管那么多,他直接出声问道,满是好奇。

    “没什么,没什么,许兄莫要多想,其实就是些小玩意。”

    陈书开口,不好意思说。

    然而路子英却笑着开口道。

    “许兄,陈兄脸皮比较薄,我替他说吧。”

    “许兄,你应该知道天雷符吧?”

    路子英看向许清宵如此说道。

    “知道。”

    许清宵点了点头。

    天雷符是仙门符箓,可以引来天雷。

    不过划分品级。

    十到一品。

    一品天雷符,等同于一品武者的全力一击。

    十品就是十品武者的全力一击。

    但想要炼制出一品天雷符,所付出的代价很大。

    需要一品仙道强者,祭炼三年,凝聚天雷三年就行了。

    也就是说六年一张,并且必须要由一品仙道强者来折腾。

    并且制作天雷符还需要一些材料,都是极其珍贵,

    换具体意思就是。

    天雷符这东西,基本上是底牌,超过四品之上的天雷符,都极其稀缺,只有到了极其危难的时候,才能使用。

    而四品之下的天雷符,用处也不大。

    祭炼外加上凝聚天雷,以及材料等等,那为什么自己不可以凝聚天雷直接劈杀敌人呢?

    非要折腾一张符箓?

    “陈兄炼出一样法器,名为天雷轰,可以凝聚天雷之力,释放出天雷,击杀敌人。”

    “因为每次释放都会引来一道轰声,所以我等称之为天雷轰。”

    路子英如此说道。

    此话一说,众人不由一笑,莫名想到了什么。

    这让陈书更加尴尬,甚至低着头,仿佛社死现场。

    “这不是挺好的吗?诸位为何要笑啊?”

    许清宵愈发感到好奇了。

    “许兄,你不知道,陈兄这天雷轰,听起来感觉可以,而且光是听声音,的确很吓人,可问题是法器无灵,无法保存天雷之力。”

    “所以释放出来的雷霆之力,只有原本不到千分之一,几乎没有威力,非要说的话,可以吓死周围的老鼠。”

    周海出声解释。

    一番话,让许清宵明白了。

    想法很好,但无法完美存储天雷之力,导致释放出来的天雷之力,只有不到千分之一。

    这的确成了鸡肋。

    “主要还是欠缺材料,没有相应的材料,要是能给我上等灵金,一定不会这样的。”

    听到众人嘲笑,陈书有些不服气,这般说道。

    此话一说,众人笑声更大了。

    上等灵金可不是等闲之物,对七大仙宗来说,也是极为珍贵的法器材料,一两灵金,可以炼制一柄不俗的飞剑。

    陈书虽是如意器宗的大师兄,可如意器宗,主要炼器的人,还是那些长老。

    年轻一代大部分都是学习磨练。

    自然不可能拿出灵金给陈书了。

    可突兀之间,许清宵的声音响起了。

    “陈兄,可否带我去看看你的天雷轰?”

    声音响起。

    笑声顿时噶然而止。

    他们看向许清宵。

    而许清宵神色显得无比认真。

    因为他莫名感觉,这天雷轰,极有可能是他想要的......战争杀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