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二百三十三章:文宫未输?圣孙显世?太子回朝?蛮族进攻?

时间:2021-11-19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怀宁王府。

    怀宁王注视着面具男。

    这一次,他没有狂怒,而是平静无比地看向对方。

    此时此刻。

    台下的面具男也沉默了。

    原因无他。

    许清宵这一次,的的确确超乎他们想象。

    本以为浩然王朝能将许清宵诛杀。

    却没想到的是,文宫没了。

    虽然还残留一部分,可这部分已经无法与许清宵叫嚣了。。

    这的确很尴尬。

    一秒记住.42zw.cc

    打破了原本的计划。

    只不过,面具男子并没有灰心,而是看向怀平亲王道。

    “王爷息怒。”

    “虽然这一次,又让许清宵死里逃生,可我等还有后招。”

    “而且胜算依旧极大。”

    面具男子如此说道。

    此话一说,怀宁亲王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

    “这种言论,本王听了多少遍?”

    “那一次你不是说胜算极大?”

    “好在本王一直没有听你乱语,否则的话,只怕本王也已经成为了许清宵的刀下亡魂了。”

    怀宁亲王冷笑不已。

    “王爷息怒。”

    “这一次,我等的确有胜算。”

    对方开口,语气无比笃定道。

    “对对对,有胜算有胜算,你们赢了,赢麻了。”

    “本王信你,不过以后不要再来联系本王了。”

    “本王累了,什么狗屁宏图大业,什么长生不长生,都给本王死一边去。”

    怀宁亲王语气很平和,可就是这般的平和,更能看出他有多愤怒。

    怀宁亲王真觉得自己当初是猪油蒙了心。

    跟这帮人合作。

    先是傻乎乎的让女帝登基,然后又傻乎乎的将兵符交上去,最后傻乎乎的韬光养晦,躲在家里不出门。

    隔三差五面具男就跑过来说什么。

    赢了,我们赢了。

    这次我们胜算极大。

    只要时机成熟,一切水到渠成。

    这些话他听烦了,也听厌了。

    真觉得没有任何一点意思。

    他已经没什么欲望了,被这帮人彻底玩死了。

    如今连朱圣出来都没有将许清宵诛杀,反倒是被许清宵连根拔起。

    他已经彻底绝望了。

    要兵权没兵权,要人没人,唯一的希望就是文宫,现在文宫都没了,拿什么跟许清宵斗?

    各地藩王彻底吓破了胆子,谁还敢造反啊?

    一个个现在已经在思考如何讨好女帝。

    毕竟现在的大魏,国运昌盛,他们是大魏的王爷,哪怕权力被收走了,也影响不了什么,日子照样过,甚至大魏越好,他们的日子也越好。

    所以谋反之事,基本上没有任何希望。

    也正是因为这点,怀平亲王对面具男子彻底没有任何尊重了。

    原先还会客气客气,毕竟对方来头不小。

    可现在,还有什么好客气的?

    看着怀平亲王这般。

    面具男子有些沉默。

    怀平亲王也沉默。

    两人足足沉默了许久,最终还是怀平亲王开口了。

    “以后不要来找本王了。”

    “本王怕别人误会。”

    怀平亲王开口,他已经彻底对这帮人没有好感,也没有任何信任。

    就这样结束吧。

    他不想合作了。

    而随着怀平亲王的声音响起,面具男开口了。

    “王爷。”

    “几十年的付出,难不成当真选择放弃?”

    面具男子的声音响起。

    可这话一说,直接让怀宁亲王彻底怒了。

    “是本王想要放弃吗?”

    “是尔等逼迫本王放弃。”

    “当年,你们让我扶持季灵上位,本王听了你们的鬼话,暗中扶持季灵上位,本王做了。”

    “一年前,你们让我交出兵符,让女帝镇藩,并且让我只身幕后,本王做了。”

    “如今,你们口口声声说胜券在握,可现在本王只看到大魏在一步一步变强,女帝也在一步一步”

    怀宁亲王实在忍不住怒吼。

    他望着对方,眼神略显冰冷。

    感受到怀宁亲王冰冷的目光,面具男子稍稍沉思一番,随后看着怀宁亲王道。

    “王爷,这次文宫虽败,可不代表我等就败了。”

    “只能说没有达到我等的预期目标罢了。”

    面具男子平静说道,还不等怀宁亲王继续开口,面具男子继续说道。

    “王爷,我知道你现在极其愤怒。”

    “可愤怒解决不了任何事情,方才的话,都是气话,几十年的付出,谁也不想付之东流。”

    “我也知道,王爷现在的心情,不过我等的的确确还有胜算,而且是天大的胜算。”

    面具男子依旧笃定自己有胜算。

    “天大的胜算?”

    “那本王倒要听一听,你这天大的胜算在哪里。”

    怀宁亲王望着面具男子如此说道。

    后者有些沉默,因为这些事情,不应该跟怀宁亲王说。

    在他们眼中,怀宁亲王只是一枚棋子。

    可他又知道,如若现在不跟怀宁亲王说清楚,只怕怀宁亲王当真要断绝合作。

    想了想,面具男子终究是叹了口气。

    “三件事情,只要成功,王爷便可顺势登基。”

    面具男出声道。

    “那三件事情?”

    怀宁亲王看向对方。

    “其一,王爷主张,引渡佛门入驻大魏,所以此番佛门辩法成功,直接出面,这样一来,佛门势必会帮助王爷。”

    面具男子说出第一个胜算。

    怀宁亲王听后,有些沉默。

    佛门的势力有多大,他还是有点数的。

    倘若能够得到佛门的鼎力支持,那的确是如虎添翼,甚至已经不是如虎添翼这么简单了。

    “其二呢?”

    怀宁亲王继续问道。

    “其二则是,王爷应当引渡天下各大势力入场,传教授业,形成百家争鸣之景,如此一来,便可压制许清宵。”

    “如今许清宵在大魏的地位极高,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想要营造一个声音,大魏只有他一个声音。”

    “王爷大可用此事弹劾,引来各大学派,免得到时候都是心学,到处都是他许清宵的门徒,只要有新的学问进入大魏,就会有各类不同的声音。”

    “方便我等做事。”

    “当然,不要入驻大魏京都,而是散播各地郡府县,资助这些教派大量钱财,发散给各地百姓,建立百教。”

    面具男子说出第二件事情。

    但此事说完,怀宁亲王不禁皱眉。

    “这样做有用吗?”

    “强如文宫,也输的彻彻底底,一干二净。”

    “引来这么多势力,无非是给许清宵制造一点麻烦,回过头许清宵一声令下,直接横扫,到头来还不是做了嫁衣?”

    怀宁亲王如此说道,眼神当中充满着轻蔑。

    不是别的。

    文宫强不强?圣人正统,被许清宵直接一锅端了,接下来还有什么能够制止许清宵?

    就算来一些阿猫阿狗,对许清宵来说,不过是一点点绊脚石罢了。

    浪费点时间。

    可此话一说,面具男子却不由缓缓开口道。

    “王爷。”

    “谁说.......文宫输了?”

    他声音平静。

    一句话,却让王爷顿时愣在原地。

    “你什么意思?”

    怀宁亲王死死注视着对方,眼神当中,充满着惊愕。

    文宫输的一干二净,这是天下人都知道的事情。

    连文宫都没了,朱圣一脉死的死,绝的绝,现在竟然跟自己说,文宫没有输?

    这如何不让怀宁亲王震惊?

    “王爷,这件事情,就不好多说,很多事情,不能只看表面。”

    面具男子给予回答,他的声音很平静。

    但言语当中,似乎极其自信。

    “你的意思是说,文宫还没有输?”

    “这不可能,文宫现在已经消失,朱圣一脉,所有大儒全部被斩,两尊半圣,还有一尊亚圣都死了。”

    “怎么可能还没输?”

    怀宁亲王望着对方,眼神当中充满着笃定。

    同时他也很好奇对方说这话的意思。

    “王爷。”

    “有些事情,不该说的,在下不会去说,王爷不该知道的,也莫要多问,否则对王爷来说,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面具男子缓缓开口道。

    可此话一说,怀宁亲王摇了摇头,他目光无比坚定,望着对方。

    神色无比认真道。

    “今日,你必须要给我一个答复,你若是不说清楚,本王绝对不会与你合作。”

    “与尔等断绝关系,本王还能安度晚年,本王也不担心你们去朝中举报,陛下不会杀我的。”

    “许清宵想杀我,但他也不会杀我的,只要本王没有真正造反,谁也动弹不了本王。”

    “反倒是你们,本王知道,你们把本王当做一枚棋子罢了,但本王更清楚的是,本王这枚棋子,极其重要。”

    “没有本王,你们所有的计划,都是空谈,未来如何,本王不知道,但现在你们需要本王。”

    怀宁亲王的脾气来了。

    他态度坚决无比,望着面具男子,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意思很简单。

    不要在这里打哑谜了,有什么就说什么。

    不然都别合作了。

    此话一说,后者有些沉默。

    过了一会后,后者开口了。

    “既然事已至此。”

    “倒也不是不可以说。”

    “只不过涉及真正核心的内容,王爷最好不要牵扯进来。”

    “过些日子,大魏将会出现一位新圣。”

    面具男子缓缓开口道。

    此话一说,怀宁亲王皱眉了。

    “大魏又出新圣?”

    “这怎么可能?”

    “是谁?”

    怀宁亲王好奇问道。

    “大圣人直系后人。”

    “圣孙。”

    面具男子淡淡开口。

    “圣孙?”

    怀宁亲王一愣。

    他望着对方,眼神当中充满着不可置信。

    第一代圣人,乃是大圣人,距离现在太过于久远了。

    而且没有任何史书记载,第一代圣人有后人啊?

    怎么好端端又出了一位圣孙?

    “恩。”

    “这是我等最强的一枚棋子。”

    面具男子缓缓回答道。

    此话一说,怀宁亲王摇了摇头。

    “从未听说过有圣孙。”

    “再者,即便他自己承认自己是圣孙,有何证据?说他是圣孙,他就是圣孙吗?”

    怀宁亲王询问道。

    “他有证据。”

    “有绝对的证据。”

    “过些日子,当佛门东洲一路辩法成功,给予天下势力压迫之时,他便会出现。”

    “到时候,王爷就会知道,我等有怎样的底牌了。”

    他淡然开口,言语当中充满着自信。

    大圣人直系后人。

    一尊新圣,自称圣孙。

    这样的人物,的的确确可以引得天下瞩目,可以给许清宵一定的压力。

    “如今大魏之中,许清宵权势滔天,若是这圣孙出现,只怕也翻不起什么浪花啊。”

    怀宁亲王没有去质疑对方身份了,既然他们说有,那他就相信有。

    可是,当真圣孙出现,又能如何?

    现在大魏当家做主的人是许清宵,而且天下儒道读书人已经不足三成,这三成有大部分是支持许清宵的。

    这样一来的话,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不。”

    “王爷想错了。”

    “圣孙的出现,不是为了针对许清宵,而是要重塑读书人一脉。”

    “王爷,许清宵如今在大魏是什么地位?”

    面具男子问道。

    “大魏王爷。”

    怀宁亲王回答道。

    “对。”

    “他许清宵如今是大魏的王,一心只在朝政当中,圣孙的出现,是传教天下,重新建立读书人。”

    “不参合朝政,一心一意为天下读书人指出一条明路,如此一来,许清宵即便权势再滔天,能影响到圣孙吗?”

    面具男子极为自信道。

    此话一说,怀宁亲王略微琢磨一番。

    他明白这个道理。

    许清宵虽是儒道圣人,可许清宵的心思,基本上都在大魏王朝上,民生大计,国家征战,一大堆事情都是许清宵在处理。

    这样一来的话,许清宵的确没有时间去传教。

    如若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一位圣孙,然后不与你许清宵争斗,一心一意去教化天下读书人,的的确确能让许清宵束手无策。

    总不可能你不去教人,还不允许别人去教人吧?

    “可若是许清宵愿意去传教呢?”

    怀宁亲王皱着眉头问道。

    儒道这么大的一块肥肉,在他眼中看来,没有人会选择放弃。

    尤其是许清宵,他是二十岁的半圣,如今威望极高,说句不好听的话,等大魏的事情解决了。

    许清宵再去传教。

    成圣不成圣他不清楚,但成为一个亚圣还是简简单单的事情。

    儒道领袖人,成就个亚圣,太正常不过了。

    “他要是愿意去传教。”

    “那对我等来说就是天大的好事了。”

    “王爷,方才还只是说到第二件事情,你知道第三件事情是什么吗?”

    面具男开口道。

    “第三件事是什么?”

    怀宁亲王问道。

    “太子回朝。”

    面具男缓缓开口。

    “太子回朝?”

    这一刻,怀宁亲王彻底有些震惊了。

    怎么又变成太子回朝了?

    “这是何意?”

    怀宁亲王皱眉问道。

    按照之前的计划,不应当是自己借助太子名号,起兵造反。

    而后等造反成功,让太子上位,再由太子禅让皇位给自己。

    怎么听现在的意思是想让太子直接回朝。

    “王爷。”

    “以当下的情况,想要起兵造反十分不明智。”

    “我等现在必须要拖垮大魏,制造内乱外祸。”

    “三年后,天下动乱,甚至不需要三年,可能一年后,天下就要开始乱了。”

    “朱圣斩绝天下儒道读书人,将他们的力量,化作圣力,压制天地阴力,可随着朱圣真灵解封之后,阴力便会疯狂滋生。”

    “三大王朝,天下势力都清楚的知道,待动乱来临之前,必须要穷尽一切力量发展国家。”

    “谁挺过了动乱,谁就能成为最后的赢家。”

    “而我等若是想要起兵造反,就必须要制造麻烦。”

    “太子回朝,而且要堂堂正正的回朝,但不需要跟女帝争夺皇位。”

    “而是争夺权力即可,只要争来权力,就有资格拉拢势力。”

    “朝中六部势力已经稳固,可朝外的势力,还没有稳固,各地藩王之所以畏畏缩缩,无非是因为他们缺少一个领头人。”

    “大魏太子回来,对他们而言,就是一颗定心丸。”

    “到时候佛门势力,再加上百教之力,以及突邪王朝,初元王王朝也都会竭尽全力援助太子。”

    “更主要的是,圣孙也会出现,无条件支持太子。”

    “请问王爷,我等的胜算,大还是不大?”

    面具男子说到这里。

    言语当中略显得意。

    而怀宁亲王是彻彻底底惊讶了。

    引渡佛门,圣孙出世,太子回朝,这还当真是天衣无缝的连环计啊。

    佛门辩法东渡,给予天下势力极大的压力,而圣孙的出现,恰到好处。

    不过,圣孙必须要有铁证证明,自己是圣孙。

    如若自证成功,圣孙来到大魏,引导天下读书人,其实就是从许清宵碗里抢食,而且是抢的干干净净。

    毕竟许清宵最大的问题就是,他是大魏平乱王,心思还在朝政上。

    没有全心全意将心思放在读书人身上。

    这样一来的话,就算是有机可乘了。

    等圣孙坐实身份,入驻大魏,那么自己与圣孙联手,与各地藩王联手,再让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给予舆论压力。

    迎来太子回朝。

    分走女帝权力,这样一来的话,大魏就别想上下齐心了。

    随着怀宁亲王思索时。

    面具男子又缓缓开口了。

    “王爷,不妨再告诉你一件事情。”

    “蛮族,准备进攻大魏了。”

    声音落下。

    刹那间,怀宁亲王彻底震惊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