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二百三十四章:怀宁亲王背后的势力,阵法的致命缺陷

时间:2021-11-19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王爷。”

    “蛮族要进攻大魏了。”

    面具男子开口,他的声音很平静,但却让怀宁亲王彻底震撼。

    “蛮族要进攻大魏?”

    “此话当真?”

    怀宁亲王问道。

    可以说,大魏现在最恨的敌人是谁?不是文宫读书人,文宫读书人说到底不过是恶心许清宵罢了。

    大魏真正恨的还是蛮族。

    靖城耻,犹未雪。

    可以说,只要大魏发展好,粮草充足,武官们还是嚷嚷着要跟蛮族一战。

    如今大魏蒸蒸日上,按照这个发展,的的确确要不了几年,就有资格再兴兵伐了。

    首发

    可没想到的是,大魏还没有先动手,蛮族就准备动手?

    要真是这样,大魏估计得气死。。

    “王爷,在下什么时候骗过您?”

    面具男子自信道。

    可此话一说,怀宁亲王不由点了点头。

    骗是没骗过自己,但每次都坑自己。

    “蛮族兵伐大魏,这有些不太合理啊?”

    怀宁亲王微微皱眉道。

    倒不是不信,而是蛮族拿什么打大魏?

    为什么要打大魏?

    这没必要。

    他想不明白。

    后者淡然开口道。

    “王爷,有些事情的确不好说。”

    “不过,还是可以透露一些底给王爷的,蛮族即将要诞生一位一品武者,而且此番蛮族征战大魏,也不仅仅只是蛮族一方的意思。”

    “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都在背后,甚至还有一批人藏在幕后。”

    “假设佛门辩法失败,蛮族将会突袭大魏,这一次蛮族的目标,是要将大魏彻底攻陷下来,比靖城之难还要凶猛十倍。”

    面具男子回答道。

    “比靖城之难还要凶猛十倍?”

    “他们难不成不怕两尊一品?”

    怀宁亲王问道。

    “请王爷放心,大魏的一品,动弹不了。”

    他的声音很平静。

    “动弹不得?”

    怀宁亲王喃喃自语。

    过了一会,他摇了摇头,望着面具男子道。

    “多的事情,本王就不说了。”

    “这一次是最后一次相信你。”

    “倘若接下来的发展如你说的一般,本王竭尽全力配合,可要还是这般,本王就不参合了。”

    怀宁亲王缓缓说道。

    他没那么多废话了,接下来的事情,行就行,不行就拉倒。

    “请王爷放心。”

    “过些日子,等佛门一路辩法成功,圣孙便会出世,待圣孙入驻大魏之后,便是太子回朝,再加上北方蛮族入侵,这一切的一切,都需要王爷来处理。”

    “还望王爷保重身体。”

    对方开口。

    怀宁亲王点了点头,不过末了还是忍不住开口道。

    “计划虽好,但就怕辩法失败,圣孙被打压,至于太子,到现在本王都不知道太子是谁,总觉得这场争斗,到头来还会是许清宵赢。”

    怀宁亲王有些感慨道。

    曾经他是何等的意气风发,也觉得事事都能按照预期发展。

    然而随着许清宵的出现,让他明白了,什么叫做绝望。

    一次又一次。

    连朱圣出来都没有压住许清宵。

    他莫名怕了。

    “王爷当真多虑了。”

    “先不说别的,佛门辩法怎可能会输,天竺寺准备了五百年,这五百年来,王爷可知天竺寺是怎么过的吗?”

    “八百经僧,行十万里路,踏遍山河,不说觉悟,但也懂得世间道理,这些东西,是许清宵比得过的吗?”

    “许清宵,不过是过于激进,再加上一些好运罢了。”

    “其次,圣孙显世,大圣人后代,其地位胜过一切,许清宵若是成圣,那的确没有争议,可许清宵不过只是个半圣罢了。”

    “圣孙降临大魏,势必能影响天下读书人。”

    “其次太子归来,有王爷和各地藩王撑腰,太子必能掌握实权,大魏内部,便会出现两道声音,用来制衡女帝以及许清宵。”

    “最主要的便是蛮族。”

    “当蛮族铁骑突袭大魏时,大魏将会再次动荡,到时候圣孙与太子,就可以谋划夺权,一个掌大魏儒道,一个掌大魏帝权。”

    “到时各地藩王揭竿而起,计划依旧没变。”

    面具男子无比自信道。

    “蛮族铁骑。”

    “就怕被许清宵全部歼灭,那就可笑了。”

    怀宁亲王冷笑一声,没别的意思,他这话听太多了,所以忍不住嘲讽。

    “其他的我不知道,可蛮族铁骑不可能被许清宵全歼。”

    “倘若许清宵能歼灭蛮族铁骑,那我等就发动真正的底牌。”

    面具男子冷冷道。

    “行了行了,还有没有别的事情?若是没有,本王要休息了。”

    怀宁亲王一听这话,直接下逐客令了。

    又是这套?

    真当他脑子有问题?

    有什么底牌就不可以直接拿出来?

    神经病一群。

    怀宁亲王懒得搭理对方,他现在对这帮人的确有芥蒂之心。

    “行,王爷保重身体。”

    面具男子也没有多说了,当下他化作一道虚影,缓缓消失在了原地。

    随着面具男子离开后。

    怀宁亲王的脸色瞬间冷下来了。

    只不过他没有说什么,而是静静坐在这里。

    下一刻。

    面具男子出现在万里之外。

    一处山洞内。

    他走进山洞,将一炷香点燃,虔诚跪拜。

    过了一会,香火冉冉升起,一道人影,出现在这里。

    这道人影看不清任何模样,只是一团气体。

    可倘若许清宵在此,一定会觉得眼熟。

    “拜见尊上。”

    面具男子跪在地上,显得恭敬无比。

    “事情如何?”

    淡淡的声音响起,显得无比平静。

    “回尊上。”

    “事情已经处理好了。”

    “不过怀宁亲王似乎对我等有些意见。”

    他缓缓开口,如此说道。

    “有意见很正常。”

    “不过他再有意见也不会说什么的,他已经放弃了一切,只要有机会,他必然不会放弃。”

    “关注佛门辩法,最关键时,让圣孙出世。”

    声音响起,下达命令。

    “领旨。”

    后者跪在地上,如此说道。

    “尊上,那许清宵如何处置?”

    面具男子开口,缓缓问道。

    “圣孙会处理好。”

    “许清宵。”

    “一枚棋子罢了,他跳不出棋盘的。”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给圣孙当嫁衣。”

    “对了,是时候让人潜入大魏,你也要进大魏了。”

    声音继续响起,根本不将许清宵当作敌手。

    “属下明白。”

    后者点了点头,紧接着他又继续问道。

    “尊上,我等潜入大魏,所为何事?”

    他有些好奇,忍不住问道。

    然而,后者没有说话。

    下一刻,恐怖的力量袭来,面具男子顿时瞳孔睁大,浑身颤抖,显得无比痛苦。

    “请尊上恕罪,是属下多嘴了。”

    “尊上,饶命。”

    他浑身颤抖,似乎极其痛苦。

    足足一刻钟后,那声音响起。

    “以后,不该问的事情,不要再问了。”

    “但这次,可以告诉你。”

    “那个人,就在大魏。”

    “找到他。”

    “否则,会坏了我等大事。”

    他出声道。

    说完此话,他的身影也逐渐消散。

    待身影消失后,面具男子显得有些劫后余生。

    而与此同时。

    大魏京都。

    如意器宗。

    轰隆。

    随着一道恐怖的声音响起。

    这一次整个京都百姓都听到了这般声音。

    八门京兵第一时间赶来询问情况。

    而靠近东郊之处,硝烟四散。

    一道身影缓缓出现,灰头土脸,显得有些狼狈。

    这是一个老者。

    此人是如意器宗的大长老。

    身份地位崇高,仅次于器宗掌门。

    方才他在这里炼器,不过失败了,器物炸裂,引来爆炸。

    不过好在的是,这种规模的爆炸,影响不大,声音很响,但威力并没有太恐怖。

    “师兄。”

    也就在此时。

    吴安的身影出现了。

    他来到老者面前,恭敬一拜。

    “恩。”

    老者点了点头,但目光还是望着眼前的荒地,在思索着什么。

    “师兄,太上仙宗派人过来,针对魔域之事,希望借来我宗离火仙镜。”

    吴安开口,缓缓说道。

    “离火仙镜?”

    “这是我宗仙物,也是镇宗之宝,借不了,不过既然是镇压魔域,那就派个人带仙镜去吧。”

    如意器宗大长老开口,直接说道。

    “好。”

    吴安点了点头。

    末了,他继续开口道。

    “许清宵来了我们器宗。”

    他如此说道,告知大长老一句。

    此话一说,大长老沉思的目光,露出一抹惊讶之色,看先吴安,有些好奇道。

    “许清宵来了我们器宗?”

    “他来这里作甚?”

    大长老满是好奇,望着吴安。

    “是陈书邀请过来的,似乎是在研究天雷轰。”

    吴安直接回答,猜想是研究天雷轰。

    可此话一说,大长老点了点头,若有所思道。

    “这个许清宵,当真是有些本事啊。”

    “他明明是大魏半圣,地位极高,陈书虽然是器宗大师兄,可地位比不过这个许清宵,尤其是在大魏之中。”

    “如今与陈书走得这般近,想来也是看中器宗的能力,看中天雷轰的能力,是一个做实事之人。”

    “只可惜啊,这天雷轰,老夫也研究过,此物想法极好,可几乎无法炼制出来。”

    “如若能炼制出来,器宗怎可能放置不管?难不成真当器宗拿不出极品灵金?”

    他喃喃自语。

    听到许清宵是为了天雷轰而来,不由赞叹许清宵是个做实事之人。

    不过,他也认为,许清宵这趟是白来的。

    天雷轰这件法器,陈书炼制出来的第一天,器宗上下都格外关注。

    凝聚天雷之力,释放出天雷之力,光是这个想法就不得了。

    是大杀器。

    如若当真炼制出来,那对天下势力都有极大的影响,以后很有可能就不是武者交战了。

    而是比谁的天雷轰多。

    你轰我一炮,我轰你一炮。

    起初,如意器宗上下都很激动,掌门更是召开长老大会,都在研究此物。

    可后来大家越研究就越发现,这东西太鸡肋了,完完全全搞不出来。

    器宗也认真炼制了一番,可结果都不如意,所以这才放弃。

    如果不是完全不行,如意器宗又不蠢,放着这种东西不要?

    “恩。”

    “天雷轰真正的麻烦,并不是材质问题,而是阵法问题。”

    “天雷轰用极品灵金炼制出来,的的确确可以增强威力,也能承受多次雷霆加持。”

    “可想要快速聚雷,以及保存天雷之力,就必须只能依靠阵法。”

    “只可惜的是,阵法越强越不相融,可天雷轰至少需要三座阵法,聚雷阵,聚元阵,以及聚灵阵,掌门曾经希望归元阵宗出手帮忙,刻印三座二品阵法在内。”

    “可刚刻印完,阵法狂暴,法器直接崩碎,导致天雷轰永远是一件无法炼制出来的法器。”

    大长老开口,道出天雷轰真正的问题。

    吴安点了点头,对于这个天雷轰,他也有所研究。

    最大的问题,不是材质,最大的问题,就是阵法问题。

    炼制出一件天雷轰很简单,极品灵金虽然稀少,可终究是有,真正的问题就是威力和储存问题。

    那么威力和存储,就必须要用阵法来增强。

    可品阶越高的阵法,越不可能相融。

    就好比如意器宗的镇宗仙物,离火仙镜,这件法器,只有一座阵法。

    一品聚火阵。

    可凝聚南明离火,所以威力无穷。

    但你想刻印第二座阵法,哪怕是一座最差的十品阵法,都做不到。

    会被离火阵直接抹去。

    这就是天雷轰被放弃的原因。

    你解决不了阵法不相融的根本原因。

    如果你能解决这个问题。

    那么恭喜你,器道与阵道,将会因你而改变,是翻天覆地的改变。

    尤其是器宗。

    可以炼制出传说当中的仙器。

    怎么炼制?

    用世间最极致的材料打造出胚子,随后刻他娘的九九八十一座一品阵法。

    组合在一起。

    神挡杀神。

    佛挡杀佛。

    妖挡杀魔。

    为什么妖挡要杀魔?因为自古妖魔不分家,一起杀,省事一点。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那这个许清宵,我们是怎么处理?”

    “要不要防他一手?也免得他将我们器宗之术学过去?”

    吴安开口,望着大长老问道。

    “不用管什么,许清宵终究是儒道半圣,也是大魏王爷,陈书与他交好,不是一件坏事,年轻人就让年轻人自己去折腾。”

    “我们不要插手。”

    “再者,炼器之道,也不是那么容易学的,许清宵无非是略感兴趣一二,哪里可能学到什么。”

    “退一步说,当真他能学到什么,到头来还不是要找我们指点一二?”

    “难不成我们去找他指点?”

    “行了,为兄还要继续研究我的练器之道,魔域的事情,你来处理吧。”

    大长老说到这里,也就没有继续说了。

    “好。”

    吴安点了点头,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而与此同时。

    如意器宗,藏经阁内。

    随着方才一道轰隆之声响起。

    打断了许清宵的思索。

    一百三十五万卷藏书。

    已经被许清宵全部看完了。

    如今,在理论知识上,许清宵的理论,不弱于如意器宗任何一人。

    当然只是理论知识。

    此时此刻。

    许清宵总算明白天雷轰最致命的缺点了。

    不是材质问题。

    而是阵法问题。

    阵法就相当于是功能,材质只能让天雷轰底子更强,阵法才是核心。

    “一件法器,极限只能刻印一座一品阵法对吗?”

    许清宵收回了目光,下一刻,所有藏书回归原位。

    而许清宵的目光,不由落在了陈书身上,如此说道。

    此话一说。

    陈书略显尴尬。

    因为一开始,许清宵不懂炼器之时,他没有将这点说出来。

    如今许清宵自己琢磨透了,陈书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但还是点了点头道。

    “恩。”

    陈书点了点头。

    算是给予了回答。

    “如果可以三座三品阵法,可不可以?”

    “有没有一件法器,上面刻印了三座三品阵法?”

    许清宵望着陈书,如此询问道。

    此话一说。

    陈书稍稍沉默,紧接着开口道。

    “许兄,其实不应该瞒着你的。”

    “自古以来,器阵不分家。”

    “越强的法器,越需要强大的阵法配合。”

    “只是超过五品以上的阵法,就会出现不相融的情况。”

    “莫说三品了,一件法器,最多只能刻印两座四品阵法,而且炼制成功概率只有一成。”

    “天雷轰炼制出来时,宗内上下都关注此物,掌门特意研究,也拿出过不少材料炼制,足足研究一年,最后断定此物作用不大。”

    “就是因为阵法原因。”

    “许兄莫要怪罪。”

    陈书出声。

    他不想瞒着许清宵,说出实情。

    只是此话一说。

    许清宵并没有任何一点愤怒,而是继续问道。

    “阵法之间,当真不相融?就没有一点办法?”

    许清宵如此问道。

    “没有。”

    “若是有的话,天雷轰就不会出现在许兄面前了,宗门早就列为机密。”

    后者摇了摇头。

    语气笃定道。

    他这话也不假。

    如果真能解决,天雷轰这种杀伤性如此恐怖的东西,怎可能随便拿出来?

    想到这里,许清宵不由沉思。

    过了一会,许清宵缓缓开口道。

    “我去找一趟周海兄,陈兄,可否陪我一同去?”

    许清宵出声。

    他不是不信,而是想要自己研究一番。

    去一趟阵宗,多看点书,自己研究研究。

    万一研究出来了。

    那可就是战争神器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