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二百四十章:针锋相对,国运真龙的真正威力,怀宁亲王登场

时间:2021-11-22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京都内。

    七大仙门有六个站出来帮助许清宵。

    除了七星道宗。

    而这一切,许清宵都明白,是因为道德经的原因。

    不过许清宵还是感激,最起码这帮人愿意出手,虽然其中夹杂着利益。

    “诸位前辈,无需如此,此事晚辈能自行处理。”

    此时。

    许清宵开口,他感谢众人援助,但他想要自己来解决,不需要仙门强者为自己出头。

    然而此话一说,剑元长老开口了。

    “无尘前辈,听到没,守仁说他让你快速解决,赶紧杀。。”

    剑元长老开口,让无尘直接杀了这个圣孙。

    一秒记住.42zw.cc

    这转述能力当真是有些强啊。

    众人有些沉默,实在是不知道该说剑元什么好了。

    斩天剑宗的人脾气都比较火爆,一言不合就开打,不然怎么可能叫斩天剑宗?

    无尘道人立在天地文宫面前。

    他没有理会剑元的声音。

    “守仁小友,好好看一看,仙道一品的强大。”

    无尘道人开口。

    下一刻,他一捏剑诀。

    刹那间,一道万丈剑气直接劈向文宫。

    轰。

    恐怖的轰鸣声响起,整座文宫震颤不已。

    “放肆。”

    三千大儒齐齐开口,给文宫灌输恐怖的浩然正气。

    一时之间,文宫震荡不已。

    爆射出圣芒,朝着无尘道人杀去。

    无尘道人没有任何畏惧,他左手演化大日,右手演化明月,直接劈杀过去。

    轰轰轰。

    天地文宫不断震颤。

    这是一座圣人宫殿,疑似大圣人的行宫,阻挡一品是自然的,可依旧遮盖不了无尘道人的风采。

    文宫震颤。

    王朝阳脸色愈发难看。

    他没想到,无尘道人竟然真的敢对文宫动手?

    这是大辱。

    “复苏文宫。”

    最终,王朝阳神色冰冷,缓缓开口道。

    随着他的声音落下,三千大儒毫不犹豫加持浩然正气,没入文宫之中。

    这一刻,五道圣像变得更加凝实,圣人之力弥漫,极其可怕,就如同当初在浩然王朝复苏朱圣一般。

    这股力量,令人心悸不已。

    王朝阳打算复苏文宫,与无尘道人一战。

    “此地不适一战,若有本事去万里之外一战。”

    无尘道人开口,他不想在这里放手一战,毕竟下面都是大魏苍生,随便一个波及,就是成千上万条无辜生命陨落。

    “哪里来的废话。”

    王朝阳大吼。

    当下他拍出一掌,借助天地文宫的加持。

    遮盖整个大魏京都,一掌拍下来,毁天灭地,虚空全部震碎,产生可怕的回流,千米上空,呼啸可怕,有罡风溢出。

    这些罡风每一缕都如同刀刃一般,若是泄露到京都之中,可杀绝百万苍生。

    这个人太狠了,竟然想要在这里开启一品大战。

    借助天地文宫的力量,的确能释放出一品之威。

    这很恶心。

    也很无情。

    就这还算个屁圣孙?

    “大胆,敢在京都动武?”

    “你好大的胆子。”

    “就这样,还敢自称是圣人之后?”

    一道道声音响起,大儒国公们纷纷开口,怒斥王朝阳。

    即便是仙门强者也看不下去。

    锵。

    剑元长老拔出长剑,阻挡罡气泄露,其余四位仙门长老也齐齐出手,不想惹来无辜百姓遭殃。

    “你居心何意?”

    无尘道人一挥手,天幕出现,保护着大魏京都,同时他目光当中充满着冷意。

    “什么何意?”

    “本圣在诛魔,尔等修仙成魔,敢对大圣人不敬,你身为仙道一品,太上仙宗的掌教。”

    “敢率先动用一品之力,那本圣今日就诛你。”

    王朝阳没有任何畏惧,同时他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反倒是指责无尘道人。

    “你若当真敢放手一搏,去万里之外,老夫与你生死大战。”

    无尘道人也有些忌惮,这里毕竟是大魏京都,他不可能放手一搏,不然的话,会引来天大的麻烦。

    死伤无数。

    “可笑。”

    “将我引去万里之外,尔等把持大魏京都,企图做些见不得人之事?”

    “吾乃大圣人之孙,乃是天下文人之祖,今日来大魏,是为了传教天下。”

    “尔等百般阻扰也就算了,竟敢对大圣人不尊?”

    “这是死罪。”

    王朝阳声音冰冷,他自然不会去其他地方,这没有必要,倒不是打得过打不过的问题,而是他奈何不了无尘道人。

    同样的,无尘道人也奈何不了他。

    可若是离开的话,想要再进来,就很麻烦了。

    哧。

    突兀间,王朝阳陡然出手,天地文宫凝聚一道剑气,直接劈向无尘道人。

    这道剑气的气息,与无尘道人方才的气息极其相似。

    不过要比无尘道人方才的强势一些。

    “怎么回事?为何能复制一样的剑气出来?”

    “无尘前辈小心。”

    “嘶,这座文宫竟然是用天金石打造而出的,可以聚伤化招。”

    “天金石打造而出?这也太奢侈了吧?我宗天金石连半斤都没有,这座文宫全部都是用天金石打造而出的?”

    随着剑气出现,众人神色充满着惊讶。

    不明白为什么天地文宫能将剑气复制?

    然而如意器宗的长老一眼便看明白是怎么回事,这才忍不住惊呼。

    “天金石?”

    许清宵皱眉,他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是一种极其珍贵的矿石,不弱于极品灵金。

    这种矿石唯一的作用就是凝聚元气。

    无论是武道元气还是仙道灵气,都会自我吸收,而后释放出去。

    相当于反弹的意思。

    天金石价值连城,即便是一小块,都是天下势力争抢的矿石。

    大魏宝库当中就有一块数斤重的天金石,这种东西用来打造甲胄,可以防止突袭,吸收各种元气,反杀敌人。

    不过此物太过于珍贵,无论是大魏王朝,还是七大仙宗,也没有多少。

    如今没有想到,这座天地文宫竟然全部都是由天金石打造而成,完美吸收一品的力量,从而释放出来。

    堪称无敌杀器。

    不过这种东西也有致命缺点,那就是一旦某一处承受的压力过于可怕,直接崩碎,无法复原。

    换句话来说,倘若现在有三四位一品强者联手朝一个地方轰击,可以直接将这座文宫轰碎,圣人来了,也修复不了。

    不像其他大型防御法器,攻破了一处,不但可以修复,并且也不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有利有弊,不过天金石明显是利大于弊。

    剑气杀来。

    无尘道人捏日月仙印,阻挡着这道剑气,可加持了圣力的剑气劈杀而来,让无尘道人也有些吃力。

    嘭。

    恐怖的爆炸声响起,抬头望去,一片璀璨,恐怖的爆炸,在大魏京都上空弥漫,滚滚热浪一重重扩散而出。

    京都百姓皆然感受到了这可怕的热浪。

    人们有些恐慌,也充满着畏惧。

    “大胆。”

    “敢在京都造次。”

    这一刻,女帝终于怒了,对方降临,先是姿态傲慢,如今更是在大魏京都动手。

    这简直不把大魏皇权放在眼里,随意践踏。

    她如何忍得了?

    只是,就在她准备以国运龙鼎镇压之时。

    一道声音响起了。

    “住手。”

    随着声音响起。

    引来各方势力看去。

    哪怕是许清宵,在这一刻,也不由将目光看去。

    因为这道声音,是怀宁亲王。

    人们看向怀宁亲王。

    大魏女帝,文武百官,仙门修士,以及王朝阳皆然看向怀宁亲王。

    没有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怀宁亲王出现了。

    他低调了大半年。

    这大半年来,怀宁亲王一直在暗中,虽然不知道他在搞什么,但这些事情,怀宁亲王没怎么出面过。

    眼下忽然出现,让人有些好奇。

    不过有一说一的是,随着怀宁亲王出面,一切都安静下来了。

    至少王朝阳停止了攻伐。

    而无尘道人也不想继续杀下去,不是畏惧,而是王朝阳抓准了他的心思。

    这里是大魏京都,他知道自己不敢放手一搏,被限制的很死,无法真正动手。

    主要还是因为,他低估了文宫的强大。

    双方止戈。

    暂时没有进一步战斗了。

    “怀宁亲王,见过圣孙,也见过无尘仙长。”

    这一刻,怀宁亲王朝着王朝阳一拜,显得十分恭敬。

    “王爷客气。”

    看见怀宁亲王这般,王朝阳面容上温和了一些,给予回答。

    而无尘道人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很快,怀宁亲王开口,望着王朝阳道。

    “圣孙来我大魏京都,所谓何事?”

    他明知故问道。

    王朝阳也没有啰嗦。

    “念大魏之功劳,本圣前来传教天下。”

    王朝阳给予回答。

    此话一说,无尘道人点了点头,紧接着望向许清宵笑道。

    “平乱王,本王敢问一声,大圣人之后,来我大魏京都,携带天地文宫,入驻大魏,传教天下,这是好是坏?”

    怀宁亲王开口,如此问道。

    “是不是大圣人之后,还不一定。”

    许清宵淡然回答,他知道怀宁亲王想做什么,无非是打个圆场。

    如若这里不是大魏京都,许清宵还真不会这么客气。

    但这里是大魏京都,对方拥有天地文宫,先天不败,无尘道人也不敢完全释放出一品天威,担心波及大魏百姓。

    毕竟若是真不顾一切,京都将会被夷为平地。

    这完全没有必要。

    哪怕是杀了王朝阳,又能如何?

    到头来损失最大的还不是大魏王朝?

    所以关键时刻止戈,不是一件坏事。

    “放肆。”

    三千大儒在此开口,怒目而视。

    “再敢啰嗦,斩尔祭天。”

    “三千条狗儒,也敢训斥本圣?”

    许清宵负手而立,望着三千大儒如此怒斥,他是半圣,对方都是一群大儒,如若不是天地文宫,他一巴掌可以拍死一半。

    面对许清宵的冷意。

    王朝阳直接出声。

    “好大的圣威,区区半圣,也敢叫嚣?”

    许清宵的态度,让他感到极其不爽,两人已经算是谈崩,既然如此,他也不虚与委蛇,该训就训。

    “区区亚圣,难道就敢在朕的大魏叫嚣?”

    “传令,五大营听令,围剿文宫。”

    “安国公,去请一品前来。”

    “今日朕倒要看看,谁敢在大魏叫嚣?谁又敢对我大魏平乱王不敬。”

    “朕以大魏国运,血洗尔等。”

    此时此刻,女帝彻底发飙,下达一道道命令,更是让安国公去请一品武者。

    她要不死不休。

    天穹上,大魏国运龙鼎演化真龙,龙爪狠狠地拍击在天地文宫之上,不给任何人反应的机会。

    锵锵锵锵。

    一瞬间,火星四溅,天地文宫出现恐怖的爪痕,龙威阵阵,恐怖的帝威坠下,让三千大儒脸色惨白。

    嘭。

    无尘道人在关键时刻出手,剑气纵横,劈在文宫之上,想要配合大魏龙鼎,给予致命一击。

    众人都是猛人,抓住机会,便是致命一击。

    “大胆。”

    王朝阳大吼一声,刹那间,五尊圣人虚影立在四方,大圣人虚影更是立在文宫当中。

    阻挡剑气,同时与大魏龙鼎分庭对抗。

    并且文宫凝聚可怕的力量,想要反击。

    “陛下息怒。”

    “圣人息怒。”

    “仙长息怒。”

    “可否听本王一言,如若诸位不满意,再生死大战,本王绝对不给予阻拦。”

    当下,怀宁亲王立刻开口,他声音洪亮,让众人先停下来,不要再打。

    毕竟这里是大魏京都,倘若当真到了最后一步,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那大魏京都就等着夷为平地吧。

    怀宁亲王的声音响起。

    可惜的是。

    女帝懒得理会,她眼中是怒意,对这个王朝阳极其厌恶。

    大魏气运真龙扭动,散发出滔天龙威。

    女帝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爱卿,加持国运,配合大魏一品,仙道一品,朕不信,斩不了此人。”

    女帝声音冰冷。

    她下达旨意。

    “遵旨。”

    女帝声音响起,许清宵自然没有任何畏惧,刹那间如同洪流一般的国运,加持在大魏龙鼎之上。

    气运真龙在这一刻直接蜕变,发出阵阵龙吟之声。

    声音震耳欲聋,响彻百万里。

    真龙气势也越来越强,到最后一条万丈真龙出现在天穹上。

    吼。

    气运真龙直接杀向天地文宫,龙爪捏住文宫,锋芒可怕的龙爪,硬生生嵌入文宫内,发出诡异的怪声。

    整座文宫也在疯狂颤抖,的的确确在这种攻势下有些承受不住。

    “杀。”

    无尘道人没有废话,日月仙印砸出,左手为日,右手为月,光芒交织,轰击在这座天地文宫上。

    砰砰砰。

    文宫疯狂震颤,仿佛即将要破碎一般,三千大儒脸色煞白。

    他们没有想到,就因为训斥许清宵一句,居然闹到这个程度,而且更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国运之力,会如此强大?

    实际上。

    之前的国运真龙,看似不强,那是因为只有一半威力,如今加上许清宵的国运,自然展露出真正的威力。

    文宫震颤。

    王朝阳的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

    他的圣力加持在文宫当中。

    阻挡着这可怕的攻伐。

    而且他知道,如若再这样下去,只要再来一位一品武者,文宫当真要破碎,真到了那个时候,自己的确招架不住。

    甚至有可能会死在这里。

    想到这里,王朝阳深吸一口气,望着众人道。

    “够了。”

    “和谈。”

    王朝阳开口,他心中无比憋屈,极度憋屈。

    原本,他以为自己来到大魏,所有人都会尊重他,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因为大魏缺少读书人,甚至说天下所有势力都缺少读书人,三年后的大乱,谁敢说不怕?谁敢说无惧?

    所以选择大魏,应当是女帝的荣幸,也应当是大魏子民的喜事。

    可没想到的是,这帮人竟然这样对待自己。

    尤其是这个许清宵,王朝阳更是恨透了许清宵,自己乃是大圣人后代,许清宵明明是依靠大圣人的传承,走到如今的地步。

    却不曾想到,许清宵竟然忘恩负义。

    自己给了许清宵三次机会,许清宵皆然拒绝,还想要将自己斩杀,这简直是坏到极致,坏到骨子里去了。

    他恨死了许清宵。

    可这些恨意,全部化作憋屈,在心中无比的难受。

    为了大局考虑,王朝阳选择和谈,这是他最大的退步。

    “和谈?”

    “朕说过与你和谈吗?”

    女帝冰冷的声音响起。

    现在想要和谈?痴心妄想。

    砰砰砰。

    气运真龙不断轰击着文宫,无尘道人也疯狂劈杀,将一处地方劈出裂痕,若是再这样下去,的确有可能出大事。

    “文宫内还有圣器。”

    “如若复苏,本圣可以保证,没有人可以得到好处。”

    “以此地为中心,千里内,将寸草不生。”

    王朝阳开口。

    他亮出自己的底牌。

    如此说道。

    敢决一死战,他无惧一切。

    随着他开口。

    当下,两束光芒冲天,圣威弥漫。

    的的确确是圣器。

    这是天地文宫的大杀器。

    没有复苏。

    浩然文钟与八玉圣尺在一瞬间产生共鸣,也绽放出圣威,不甘示弱。

    一时之间。

    双方针锋相对。

    没有一方愿意退步。

    王朝阳退步了,但女帝不想退步。

    不过女帝的目光,还是望着许清宵。

    她的意思很明显。

    许清宵退步,她就退步。

    而无尘道人微微沉默,他没有退步,不过也是看了一眼许清宵。

    要是许清宵不想退步,他也不会退步。

    这场争斗,本身也就是许清宵与王朝阳的争斗。

    “平乱王。”

    “一时之间争斗没有任何意义,眼下以和为贵。”

    “顾忌苍生。”

    怀宁亲王出声,他希望这件事情到此为止,现在可以和谈,没必要如此。

    不过他的意思,很多人也支持。

    闹下去没有任何意义,真把王朝阳杀了,王朝阳携带天地文宫前来,肯定是留有后手。

    如果对方不在大魏京都,杀就杀了,闹得再大也无所谓。

    可现在,这里是大魏京都。

    开启大战,倒霉的就是大魏王朝。

    只是众人不好说,也不能说,一切还是看许清宵的想法。

    王朝阳已经退让了半步,虽然很倔强,但还是退让了半步。

    “怀宁王请说。”

    终于,许清宵的声音响起了。

    对方拥有天地文宫,他的的确确不好动手,至少现在不好动手。

    所以让怀宁亲王先说一下他的意思。

    给对方一个台阶下。

    听到这话,怀宁亲王松了口气。

    随后继续开口道。

    “陛下。”

    “平乱王。”

    “亚圣。”

    “本王的意思很简单,王朝阳乃是儒道亚圣,这一点不可否认,身为儒者,又是如此年轻的亚圣,对我大魏来说,是一件好事。”

    “而且王亚圣也是心系天下,传教天下,让君子之意生生不息,说来说去,是希望更多人成为读书人,好抵抗未来的大乱。”

    “既如此的话,王亚圣是带着好意来的,本王认为,可以请王亚圣入我大魏,不过只能涉及儒道一脉,朝政之事,以及其他事情,亚圣不可插手。”

    怀宁亲王出声,一番言论的意思,就是支持和希望王朝阳入驻大魏。

    不过很快,怀宁亲王的声音再次响起。

    “当然,大魏毕竟刚刚发生了诸多事情,平乱王也是儒道半圣。”

    “更是开创心学,本王佩服,本王也知道,平乱王也想为天下苍生尽一份心。”

    “只是人的精力始终有限,大乱将至,平乱王也不希望天地大乱之时,读书人缺少,苍生受害吧?”

    “倘若平乱王愿意从此不理朝政,一心一意传教儒道,那本王无条件支持平乱王。”

    “王亚圣也不用来我大魏,可去另处开辟学院。”

    怀宁亲王说到这里。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知道他安着什么心了。

    这不明摆的想要瓜分许清宵权力吗?

    许清宵好不容易将大魏文宫灭掉,而且还没有影响到大魏国运。

    理应当许清宵在大魏开创学派,从而自立门户,桃李满天下。

    现在的意思就是说,要么许清宵负责儒道,脱离朝政,要么就是继续把持朝政,但不能去管儒道,亦或者是说,可以管儒道,只是引狼入室,让王朝阳与他争斗。

    这就是怀宁亲王的心思。

    当真是进退两可,不管许清宵怎么选择,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都很吃亏。

    可如若现在打的话,那就更加吃亏了。

    而且怀宁亲王这番话也有一些技巧,还是那些小手段。

    他口口声声称呼王朝阳为王亚圣,却称呼许清宵为平乱王。

    虽然都是尊称,可这个称呼一变,意思就完全不一样了。

    给人感觉就是,王朝阳不管如何,他都是亚圣,是儒道圣人,一心一意想要传教天下,阻挡三年之后的动乱。

    而许清宵是大魏的王爷,时时刻刻都在提醒众人,许清宵是大魏的王,心思很多都放在大魏王朝,放在朝政上面去了。

    儒道这方面,许清宵只是有成就罢了,但传教这种东西,可能不太行,毕竟心思不在这里。

    这种言语的技巧,许清宵瞬间明白。

    “不可。”

    “大魏不需要新的圣人。”

    “尤其是来历不明的圣人。”

    一瞬间,女帝的声音响起,她直接拒绝了。

    这是女帝的回答,她直接帮许清宵拒绝了对方。

    大魏的确不需要新的圣人,有许清宵一人即可。

    可此话一说,王朝阳皱眉,不过他没有说话,怀宁亲王接着开口了。

    “陛下。”

    “臣明白陛下的意思,可有些话臣还是要说。”

    “浩然王朝之事过后,朱圣封印天下,但却只能封印三年,三年之后,会有什么动乱,谁能保证?”

    “大魏王朝如今蒸蒸日上,哪怕平乱王治国再好,能影响天下大势吗?能影响天地之力吗?”

    “三年之后,甚至两年之后,一年之后,天下妖魔四起,到处都是灾祸,如若大魏王朝,能在三年内,孕育出大量读书人。”

    “对大魏来说,是难以想象的好处,王亚圣救助天下苍生,而平乱王治理国家,一主一辅,五年之后,大魏王朝将有希望超越古今往来一切王朝。”

    “恳请陛下,三思而行,莫要因一时激动。”

    “臣这番话,没有任何私心,为的是天下苍生,为的是大魏苍生,也为的是我大魏国运。”

    “倘若陛下认为臣这番言论不妥,那请平乱王想出更好的办法。”

    “否则,在京都内大动干戈,引得生灵涂炭,这就是诸位想看到的吗?”

    “如若真是这般,那臣无话可说。”

    姜不愧是老的辣。

    怀宁亲王这一次,完完全全站在了道德制高点上。

    他以天下苍生,大魏苍生为由,推崇王亚圣为儒道之首,在大魏内传教天下。

    同时也让许清宵继续把持朝政,看似好像一主一辅,可实际上许清宵在大魏王朝本身就是说一不二。

    完全没有给许清宵任何一点好处,反倒是削了许清宵的权力。

    在他口中,却成为了皆大欢喜的局势。

    而且以天下苍生为由,让人即便是有私心,也不能说出来。

    这一招,当真是狠啊。

    许清宵选择朝政,那么王朝阳接管大魏儒道,白白摘了桃子。

    如果许清宵选择儒道,那更好,各地藩王直接开始夺权。

    这两个选择,许清宵必须要选出一样来。

    当然许清宵也可以选择儒道,从而明面上放弃朝政,暗中处理国家大事。

    可问题是,偷偷摸摸做一点事情,可能发现不了。

    真要做些大事,逃得过这些法眼?

    到时候拿出去一宣传一渲染,明明许清宵是在为大魏做事,却被扣上一个不守诚信之罪。

    然后各种阴阳怪气之言。

    什么,这就是圣人之道?

    什么,这就是君子之道?

    儒道成圣之后,道德极其重要,这算是对儒道的限制。

    真要拿这个来抨击你,天地也会认可。

    总不可能,说了一大堆道理,自己做不到,必须让别人做到?

    “平乱王,不知您是如何考虑的?”

    怀宁亲王开口。

    他看着许清宵,如此问道。

    而天地文宫内。

    王朝阳淡然一笑,他很温和,因为这个抉择,不管选择什么,对他来说影响都不大。

    实在不行,就不入驻大魏了。

    可能分化许清宵的权力,对他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尤其是,这样做可以报复许清宵。

    这一刻。

    所有人望着许清宵,等待许清宵的答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