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二百四十一章:六尊一品,攻杀圣孙,同归于尽?吴铭显身!

时间:2021-11-22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眼下。

    所有人都望着许清宵。

    等待一个答复。

    是选择朝政,还是选择儒道。

    不过在所有人眼中,不管许清宵怎么选择,他都已经输了。

    很难逆转。

    王朝阳等待着许清宵,怀宁亲王也等待着许清宵。

    等待许清宵的抉择。

    而此时。

    王府上空。。

    许清宵望着这一切,他目光很平静,对于王朝阳还有怀宁亲王,许清宵没有任何一丝想法。

    一秒记住.42zw.cc

    强如文宫,也被自己灭了,这些人又算的了什么?

    想要入驻大魏,分走自己的权力?

    许清宵只觉得心中好笑,对方顶着圣孙的名头,就真以为天下读书人愿意跟着他吗?

    说来说去还不是要搞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

    入不入驻,许清宵都无所谓。

    不入驻,去了突邪王朝,照样可以搞一些手段。

    如今两个选择。

    朝政和儒道,怀宁亲王是巴不得自己选择儒道。

    自己现在身怀大魏国运,倘若不能参与朝政,就如同拔了牙的老虎一般。

    而儒道的话,王朝阳搞王朝阳的,自己搞自己的,再怎么争斗,也不可能瞬间引来什么矛盾,一切都需要时间。

    可朝政这种东西,每天都是瞬息万变,总不可能等自己解决完了王朝阳,再来处理朝政?

    这不是自己找自己麻烦吗?

    不过,想让自己就这样就范,许清宵也不会答应。

    “立宏愿吧。”

    许清宵开口,他的声音很平静。

    只是此话一说,众人有些不明白了,不懂许清宵这是什么意思?

    立宏愿是何意?

    众人看向许清宵,许多人眼神不解。

    王朝阳不解。

    怀宁亲王也不解。

    “平乱王此言何意?”

    怀宁亲王开口,看着许清宵,满是好奇道。

    “既传教天禧。”

    “立下大宏愿。”

    “十大宏愿即可。”

    许清宵出声,这是他的要求。

    你不是要传教天下吗?你不是要拯救苍生吗?

    行啊,立大宏愿。

    不然你说你来传教就传教?

    唯独立下大宏愿,天地认可,那么也不会有人去质疑什么,这是最好的自证。

    这一次,是许清宵让王朝阳自证。

    只是此话一说,王朝阳不由皱眉了。

    他过来传教天下,这是实话,但让自己立下大宏愿,这不是吃饱没事做吗?

    立下了宏愿,就必须要去做,做不到没关系,但必须要做。

    而且立下宏愿,也不会有太多好处,无非就是天地感应,然后随便赐你一点福泽。

    普通人得到自然是好事,可他身为亚圣,已经不需要这种东西。

    所以得不偿失。

    最主要的是,如果自己立下大宏愿,最得益的便是大魏王朝。

    有人立下宏愿,尤其是这种大宏愿,自然会使得国运增强,有无限好处。

    等于是说,自己过来传教天下也就算了,还要立下宏愿,给大魏打工?

    王朝阳不愿意。

    没有一个人会愿意,傻子都不干。

    只不过许清宵这一招,顿时让不少人心中叫好。

    原本许清宵是劣势,进退两难。

    可现在,许清宵以退为进,允许王朝阳入驻大魏,传教天下。

    这对许清宵来说,无非是多了一个敌人,可问题是大魏是谁的天下?是女帝的天下。

    女帝又是谁的人?

    是许清宵的人。

    这样一来的话,王朝阳入驻大魏,无非就是给许清宵制造一点麻烦。

    但他却需要立下大宏愿,来证明自己是为了传教天下。

    一瞬间,许清宵以退为进,让局面直接转换,眼下对王朝阳极其不利。

    “本圣为何要立下大宏愿?”

    王朝阳开口,他不愿立下大宏愿。

    “平乱王,王亚圣愿意来大魏传教,此乃一件大喜事,为何还强迫亚圣立宏愿?”

    “这有些不妥吧?”

    怀宁亲王开口,如此说道。

    只是此话一说,许清宵冷哼一声。

    随着冷哼声响起。

    刹那间,仙儒武三重威严直接袭去,怀宁亲王肉身顿时震颤,气血翻滚。

    他是武道三品的强者。

    可问题是,架不住许清宵如此年轻,许清宵虽然也是三品,可许清宵是绝世武圣,一道威压之下。

    怀宁亲王根本招架不住。

    不过刹那间,王朝阳似乎感应到了,他轻哼一声,为怀宁亲王化解这股威压。

    一瞬间。

    怀宁亲王深吸一口气,他体内气血滚动,这很不好受,他虽是三品,可已经年迈,有三品的实力,不过是最末端的三品。

    被许清宵的气势所伤。

    好在的是,王朝阳出面,帮自己化解。

    “莫说废话。”

    “立宏愿,入大魏传教。”

    “不立......那就全面开战。”

    许清宵语气淡然,他不想继续啰嗦了。

    立下大宏愿,自己自证,不然的话,全面开战,即便是冒着再大的风险,许清宵都不可能这样放过对方。

    说句不好听的话。

    这个地方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大魏京都,是大魏王朝的心脏。

    王朝阳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不战,是因为这件事情有的谈,付出代价,做出牺牲,可以和谈。

    可想要什么都不付出,直接摘桃子?

    这可能吗?

    许清宵会放过他吗?

    答案显而易见。

    “那本圣倒要看看,你怎么一个全面开战。”

    王朝阳也不是一个怂的人。

    立大宏愿,这不是找死吗?

    平白无故给大魏王朝增加国运?

    吃饱没事干?自己是大善人?

    许清宵这一招够绝,以退为进,反倒让自己陷入被动了。

    王朝阳很直接。

    他倒要看看,许清宵怎么来的全面开战。

    大魏国运,一位仙道一品的强者,还不够,远远不够。

    可以对文宫造成破坏,但想要彻底崩碎文宫,还不够,远远不够。

    两件圣器复苏,完全不够。

    所以他极度自信。

    望着许清宵,眼神当中更是充满着轻蔑之色道。

    “许守仁。”

    “文宫内的圣器已经彻底复苏。”

    “天地文宫,已立不败之地,你永远不会知道,本圣祖父到底有多强。”

    “全面开战,倒霉的只有大魏,以及天下苍生。”

    “让本圣立大宏愿,你配吗?”

    王朝阳自信无比。

    文宫之中,两件圣器的确弥漫缕缕圣威,已经完成复苏。

    怀宁亲王给他拖了足够的时间。

    方才所谓的和谈,也是为了拖延时间,现在时间拖足了,他完全不惧一切了。

    之前,大魏龙鼎再加上一位仙道一品,他的确有些忌惮。

    可现在圣器悄然复苏,已立先天不败,他自然不惧。

    只是,面对王朝阳的言语。

    许清宵深深叹了口气。

    他不想废话了。

    真的不想浪费口舌了。

    “吾为许清宵。”

    “今日,伪圣王朝阳,前来大魏京都,蔑视皇权,依靠天地文宫,横行霸道,本王许诺,谁若能诛杀王朝阳,本王将天地经文,道德经上半篇,赠予后者。”

    许清宵开口。

    他的声音无比平淡,但他的语气,却极其笃定。

    此话一说。

    一时之间,石破天惊。

    仙道修士,一个个当场动容。

    尤其是这几位出手的仙道强者,他们宁可得罪一位亚圣,也愿意帮助许清宵是为了什么?

    不就是因为这篇道德经吗?

    只是他们也知道,这样出手相助,最多只能结个善缘,许清宵不可能会将道德经拿出来的。

    这可是天地古经,至少以目前来说,是古往今来第一经书啊。

    仙道门徒,谁不想要?

    现在许清宵竟然拿出道德经上半篇当做悬红,索要王朝阳的命?

    这还真是凶狠。

    “呵,就这般手段吗?”

    “你真把一品看扁了。”

    王朝阳出声,他没想到许清宵的手段,竟然就是这个?

    给半篇经文?然后让仙门一品出手?这把仙门一品当做什么?

    当做乞丐吗?

    倒不是王朝阳不懂,他也看到许清宵刚才的异象,紫气冉冉,异象连连。

    可在他眼中看来,这种异象,对比儒道来说,无非就是一篇千古诗词罢了。

    千古诗词能让无数文人读书人震惊,但能让一尊文圣震惊吗?

    仙门一品比不上文圣,但也算得上准文圣了。

    也就是说,有个读书人拿着一篇千古名诗,然后跟所有亚圣,文圣说谁帮我杀谁,我给谁半篇。

    这可笑吗?

    极其的可笑。

    许清宵当真是把一品想的太廉价了。

    可就在王朝阳刚说完此话。

    刹那间,一道身影出现,这是一名老者,他已年迈,看起来十分沧桑,身穿青色长袍,十分的朴素。

    可是,他的目光,藏着锋芒,就如同一把生锈的仙剑一般,极其不凡。

    “见过长老。”

    此时,剑元的声音响起,当他看到对方出现后,立刻走了过去,显得毕恭毕敬,尊称一声长老。

    “剑无极。”

    “这是斩天剑宗的一品强者,剑无极,号称半步剑神。”

    “斩天剑宗的一品来了吗?”

    “两尊一品?”

    “许清宵的道德经意义极大,对仙门来说,价值不凡,只是没想到能引来斩天剑宗的一品,一连出现两位一品,还真是有些罕见啊。”

    京都内,不少人惊讶,有人认出这是谁,道出了对方的身份。

    一时之间,引来不少喧哗与惊讶。

    随着斩天剑宗的一品强者出现后,皇宫内女帝等人更加安心了。

    怀宁亲王的神色却显得有些不太好看。

    本来按照他的意思,将许清宵逼到绝境,无论许清宵选择什么,他都能压制许清宵,可没想到的是,许清宵以退为进,反客为主。

    要逼着王朝阳立下大宏愿,甚至以一篇经文,请来第二位一品。

    让局面一瞬间变得对自己极为劣势。

    “斩天剑宗剑无极,见过许圣。”

    “敢问小友,方才所说,可是真的?”

    剑无极出声,他没有任何架子,反倒是满脸温和,看着许清宵如此说道。

    “自然是真。”

    许清宵点了点头,也朝着对方稍稍礼敬,同时言语笃定道。

    “好。”

    剑无极点了点头,下一刻,他转过身来,望着王朝阳。

    感受到剑无极的目光。

    王朝阳依旧无惧。

    只是,他不想要又招惹一位一品,故此王朝阳缓缓开口。

    “吾乃大圣人后代,区区一篇道经罢了,大圣人曾经也研究过道教仙法,或许本圣可以拿出一部经文。”

    “许清宵铭刻的经文,也有可能就是大圣人的,前辈若是愿意,本圣可以拿出共享。”

    王朝阳出声,这不是讨好,而是彰显自己的身份,以及自己的能力。

    轰。

    可惜的是,剑无极没有任何废话,他的目光化作两道无匹剑气。

    狠狠劈在天地文宫当中。

    刹那间,文宫震荡,出现两道可怕的剑痕,只是很快文宫便自我修复。

    一瞬间,王朝阳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对方根本理都没有理会自己,上来就出招?

    真当大圣人后代没有脾气吗?

    真就不把大圣人放在眼中吗?

    可不等他继续开口。

    空间扭曲。

    又是一道身影出现。

    也是一名老者,但要比剑无极年轻一些,显得老态龙钟,杵着一根拐杖,步步生莲,出现在许清宵面前。

    “老夫如意器宗太上长老,陈元,见过许圣。”

    这又是一位一品。

    人们震撼,可来不及说什么,天穹当中,眨眼之间,出现三道虚影。

    随后这三道虚影从虚空当中走了出来。

    “是天谷丹宗的一品强者。”

    “归元阵宗的一品也来了?”

    “还有太苍符宗的一品?”

    “嘶,六尊一品怎么都来了?”

    “这是要做什么?当真要开启大战吗?”

    “要开启一品大战吗?”

    “六尊一品啊,七大仙门不愧是天下仙门之首,都有一品强者,六大体系之中,也就是儒道最吃亏,一个一品都没有。”

    “六位一品都来了?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嘶,一篇经文居然能引来六位一品同时出现?这道德经当真有这么好?”

    人们感慨,能在同一时间看到六尊一品出现,这的确极其罕见。

    不少人露出震撼之色,平日里想看到一尊一品仙道修士都是难事,今日竟然出现六位。

    而且他们出现在此,是为道德经而来,这如何不让世人好奇,道德经有那么好吗?

    方才的异象,京都百姓都看到了,各方势力也感受到了异象之恐怖。

    可许清宵的异象太多了,他做过太多太多这种事情,所以下意识还是有些麻木。

    没有太在乎。

    可随着六位一品降临此地,他们忽然意识到,这个道德经,绝对不是自己想象中那般简单。

    一时之间。

    六位一品的出现,让王朝阳脸色变得无比难看。

    他自信归自信,强势归强势。

    不管是自信还是强势,一部分是因为自己是亚圣,但更多的一部分,还是因为天地文宫。

    有天地文宫在,自己就算是立先天不败了。

    可如今,六尊一品出现,这让他感到了无与伦比的压力。

    又是大魏龙鼎,又是六位一品,而且大魏还有两尊一品武者,虽然目前不在大魏,可关键时刻,要是他们回归的话,那就彻底完蛋了。

    不。

    哪里还需要一品武者啊。

    有这六位一品仙道修士,自己就顶不住。

    完全顶不住。

    一时之间,王朝阳第一次皱眉了,他皱紧了眉头,思索解决之法,同时心中莫名产生一些懊悔。

    自己为何要来大魏京都?

    如果在大魏京都之外,或许还有办法逃离,可现在逃不走了。

    有大魏国运真龙在,想跑都跑不掉。

    也就在此时。

    突兀之间,如意器宗一品强者,陈元的声音响起。

    “许圣,是否斩杀王朝阳,您便愿意将道德经上半部借给我等一阅?”

    陈元的声音响起,他再次向许清宵询问。

    也算是最后确定一遍。

    毕竟面对的敌人,是儒道亚圣,这种存在如若没有必要,自然不能随便得罪。

    可如若许清宵愿意将道德经借给他们观看。

    莫说一个王朝阳,即便当真来了一位圣人,他们都敢杀。

    “诸位。”

    “许某从来不说假话。”

    “诛杀伪圣王朝阳,本王说到做到。”

    许清宵神色平静道。

    或许在别人眼中,不过是一本经文罢了。

    可许清宵知道,道德经乃是万经之首,仙门势力怎可能不想得之?

    许清宵之所以铭道德经,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借助这部经文,来控制仙门。

    让七大仙门全部成为自己的棋子,就算成为不了自己的棋子,也要先拉拢到自己这个阵营来。

    眼下,唯一让许清宵失望的是,七星道宗从头到尾都没有出面。

    七大仙门,只有六个被吸引到了,许清宵有些好奇,七星道宗在想什么。

    没有人能抵抗住道德经的诱惑。

    这一点,让许清宵很好奇。

    但这种好奇暂时无所谓,眼下先将这件事情解决再说。

    “好,既然许圣如此开口,老夫相信。”

    陈元开口,紧接着他望着其余五大一品。

    “诸位,是一起上,还是一个个来?”

    他语气平静,将目光又看向天地文宫。

    “废话什么。”

    “一起出手。”

    “快点斩杀,早些阅经。”

    剑无极开口,他不喜啰嗦,这一刻他伸出手来,刹那间风起云涌,一柄淡青色仙剑出现在他手中。

    仙剑锋芒无比,在他手中,散发出滔天剑威。

    此时此刻,剑无极如同一柄出窍的仙剑,气势疯狂攀升,一品天威弥漫,整个京都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这恐怖的力量。

    仙道修士,最强的的的确确是剑修。

    唯一一个可以与武道媲美的存在,所以基本上所有仙门修士都会修炼剑道。

    这是最直接也是最凌厉的手段。

    轰!轰!轰!

    剑无极朝着天地文宫,无情劈落下去。

    整座文宫爆射无量光芒,阻挡这道可怕的剑气。

    然而剑气之下,文宫疯狂颤抖,竟然无法一时之间阻挡剑无极的仙道天威。

    “杀。”

    无尘道人也没有任何啰嗦了,他捏剑诀,演化太上诛魔剑。

    恐怖的剑气坠下,狠狠地劈在天地文宫之上,火星四溅,映照天穹。

    轰隆隆。

    天地文宫震颤不已。

    而其他四位一品相继选择出手,他们也没有任何犹豫,不给王朝阳解释的机会,想要直接将天地文宫轰碎。

    斩杀王朝阳,得到道德经。

    然而。

    就在此时,文宫当中,两束圣光冲天,这是圣器。

    文宫之上的五尊圣人虚影在这一刻被激活,阻挡着六位仙道一品的攻伐。

    王朝阳双手撑着,他体内的浩然正气如同洪流一般,灌入文宫之中。

    三千大儒也是如此。

    只不过,相对王朝阳看起来还比较从容,三千大儒一个个面色涨红,极其难受。

    “尔等身为仙道一品,理应该心系天下苍生,没想到为了一篇经文,竟要屠亚圣。”

    “而且还想要毁天地文宫,你们还是正道修士吗?”

    “你们还心系苍生吗?”

    王朝阳怒斥道。

    他表面上看起来十分从容,可实际上已经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压力,他的手指都在微颤。

    文宫根本扛不住六位仙道一品的攻伐啊。

    吼。

    没有人回应王朝阳,反而大魏龙鼎直接演化黑色真龙,一巴掌狠狠拍在文宫之上。

    整座文宫嗡嗡作响,五大圣人虚影在这一刻实在是有心无力,无法去管大魏真龙。

    噗。

    随着国运真龙这么一拍,三千大儒当场吐血,难受到想死。

    而王朝阳也在这一刻,彻彻底底感觉到了一丝恐惧。

    再这样下去。

    天地文宫当真撑不住了。

    “许守仁。”

    “你当真不怕我全面一战吗?”

    “若本圣走到这一步,圣器彻底融入文宫内,将会激活绝世圣阵。”

    “那个时候,大魏京都将会被夷为平地,千里内寸草不生,你敢负责吗?”

    王朝阳难以承受这般的压力,可明面上他依旧装作从容。

    但他说的话,也不是假话。

    真走到哪一步,那就鱼死网破。

    “杀。”

    可惜的是。

    许清宵的态度极其直接。

    哪里有那么多废话。

    六尊一品都来了,还杀不死一个亚圣?

    这不是开玩笑?

    吼。

    大魏国运真龙狠狠拍在文宫之上。

    恐怖的国运之力。

    也是许清宵的力量,直接轰击在王朝阳身上。

    此时,王朝阳浑身震颤一番,他结结实实挨了许清宵一拳。

    这一拳,把他体内骨头都打断了数十根。

    只是王朝阳已经是二品至尊了,这种伤势一瞬间便恢复如初。

    可疼痛还在,不过王朝阳会忍。

    “斩天诛魔剑。”

    锵。

    也就在此时,剑无极彻底发起狠来,一道剑芒凝聚他的精气神。

    无匹的力量直接劈了下来。

    文宫北面,一道触目惊心的剑痕出现,整个北面都破碎了。

    “朝这道剑痕斩去,不要给文宫复苏的机会。”

    无尘道人大吼一声,太上剑诀杀出,无匹的剑气朝着这道剑痕直接劈落。

    轰轰轰。

    天地文宫震颤的越来越厉害了,摇晃的十分可怕。

    而王朝阳也哇的一下,吐出一口鲜血,脸色难看到了极致。

    他与文宫捆绑,倘若文宫当真被毁,他差不都也得死了。

    同归于尽。

    不是不可以。

    只是没必要。

    他不想死在这里。

    更不想因为许清宵而死。

    他还有事情没做。

    自己身后的存在,也不允许自己死。

    所以。

    虽然憋屈。

    虽然难受。

    虽然愤怒。

    可王朝阳终究还是忍下来了,他忍下来了。

    “住手。”

    “许清宵。”

    “本圣现在离开大魏,不传教天下。”

    王朝阳大声开口,这是他的回答。

    他还是不想立大宏愿。

    宁可离开大魏。

    然而,许清宵的回应也响起。

    “不行。”

    “说传教天下,就传教天下。”

    “诸位前辈,未谈妥之前,莫要停手。”

    许清宵直接拒绝,同时提醒剑无极等人不要停手。

    随着许清宵这般回答。

    王朝阳身子实在是忍不住颤抖啊。

    这是被气的。

    硬生生气的。

    “许清宵。”

    “你,当真要同归于尽吗?”

    王朝阳实在是怒了。

    他何时吃过这么大的亏?

    这一刻。

    他也怒了,升起了同归于尽的想法。

    一时之间,有不少人皱眉,他们还是不希望看到这一幕。

    哪怕是许清宵,也感应到了王朝阳的心态变化。

    只是。

    就在此时。

    一道熟悉的声音响彻京都。

    “老夫今日倒要看看。”

    “你打算如何同归于尽。”

    随着声音响起,许清宵,女帝,文武百官,许多人露出了惊喜之色。

    这是......吴铭的声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