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二百四十三章:武帝遗孤?炼器,打破阵界千古不变之体系

时间:2021-11-22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魏京都。

    天地文宫。

    得知怀宁亲王带着七星道宗的人前来拜访,王朝阳有些好奇。

    不过稍稍沉思后,王朝阳直接开口道。

    “让他们进来。”

    话一说完。

    后者立刻离开,过了没一会,两道身影出现在文宫大殿。

    “怀宁亲王,参见亚圣。”

    “贫道清净,见过亚圣。”

    两人开口,一个是参见,一个是见过。。

    王朝阳对怀宁亲王有极大的好感,他知道怀宁亲王与许清宵是死对头,

    记住m.42zw.cc

    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再加上怀宁亲王方才一直帮自己,自然而然,王朝阳对怀宁亲王好感倍增。

    “王爷客气了。”

    “道长也客气了。”

    “本圣虽然是亚圣,但年龄尚浅,很多东西的确需要向两位学习。”

    王朝阳也没有那么凌厉,他面色温和开口,显得很谦和。

    只是两人一眼就看得出来,王朝阳典型就是那种十分骄傲之人。

    看似有些成熟,可实际上都是伪装的。

    从王朝阳今日的所作所为,就能看出,他沉不住气,有少年心性。

    喜欢攀比。

    否则的话,哪里会这般?

    但这样很好,就怕王朝阳心性过于成熟,那样的话,他们反而不好互相利用。

    一个二十岁的亚圣,以及二十岁的至尊,这样的人物,要是心智成熟,可不是一件好事。

    “王圣当真谦虚,不愧是大圣人之后。”

    “本王年轻时喜爱读书,也读过大圣人之言,对大圣人可谓是敬仰无比。”

    “只可惜,大圣人相隔久远,如今没想到能见到大圣人之后,本王当真是荣幸至极。”

    怀宁亲王赞叹道,身为王爷,为了成事,他甘愿吹捧他人,也算是一个大人物。

    一旁的清净道人就显得平静多了。

    他没有说话,但也点了点头,算是赞同怀宁亲王的观点。

    “王爷夸赞了。”

    “行了,两位有何事,不如就敞开说吧,都是聪明人,没必要这样绕弯。”

    王朝阳开口,他很直接,夸赞的言论,听一听就好,主要谈一谈要做的事情。

    此话一说,怀宁亲王倒也直接。

    望着王朝阳道。

    “既然王圣都这般开口了,本王也就不绕弯子了。”

    “王圣。”

    “我等的敌人,如今都是相同之人,本王想其实我等可以联合在一起,这样既可以互相照料,又可以共同出手,免得被许清宵逐个击破。”

    “不知王圣意下如何?”

    怀宁亲王缓缓笑道。

    他也是直接,道出来这里的目的。

    结盟。

    不过,此话一说,王朝阳并没有直接露出笑容答应,而是微微皱眉道。

    “什么敌人?”

    “王爷是否误会了什么?”

    “本圣来大魏,是为了传教天下,没有什么敌人不敌人的。”

    王朝阳开口,他并不喜欢敌人这两个字,不是别的,而是许清宵还不配成为他的敌人。

    而且承认许清宵是敌人,岂不是显得自己今日丢人了?

    “王圣,今日这许清宵可是逼您立下大宏愿啊。”

    清净道人微微皱眉,不由如此说道。

    只是此话一说,王朝阳摇了摇头,看着对方道。

    “清净道长,本圣什么时候是被逼的?那是本圣自愿立下大宏愿,愿为天下读书人立宏愿,与许清宵何干?”

    提到这件事情,王朝阳就很难受,既难受也愤怒。

    本来自己什么事都没有,硬生生被许清宵逼的立下四十个大宏愿。

    立就立吧。

    天地竟然感应到了,给了自己一道宏愿烙印。

    这个烙印,让自己不得不老老实实去干活,不然的话,这辈子就别想成圣了。

    但最让他愤怒的不是这个。

    而是现在所有人都认为,自己立的宏愿,与许清宵有关系。

    就说一句话。

    关他许清宵什么事?

    宏愿是自己立的。

    天地赐福,被大魏龙鼎吞了。

    名声也被许清宵赚走了,他如何不气?

    所以他极力否认,立宏愿之事,与许清宵有关,就是自己心甘情愿立下的宏愿。

    随着王朝阳如此说道。

    怀宁亲王瞬间明白他的意思。

    当下他换了一种方式道。

    “王圣,许清宵的确是敌人。”

    “不过,其原因是他明明是依靠大圣人之传承,成为半圣,现在却矢口否认。”

    “倒不是本王附和王圣您,这许清宵一年之前,是一个衙役,本王彻查过许清宵的来历身份。”

    “不说大字不识,但绝对不是读书人。”

    “可就是在一年之内,他仿佛开窍一般,成为万古大才。”

    “本王一直在想,许清宵到底是遭遇了什么,如今随着王圣您来了以后,本王便彻底明白了。”

    “许清宵,就是得到了大圣人之传承。”

    怀宁亲王如此说道,他换了个方式,知道这个王朝阳喜欢装。

    那就顺着他的意思来。

    的确。

    这话一说,王朝阳点了点头,似乎十分赞同。

    “恩,天底下,唯独大圣人的传承,才可让人一年之内成就如此之高。”

    “可这个许清宵,明明是受大圣人之恩惠,没想到竟然这般矢口否认。”

    “否认也就算了,王圣这般来我大魏,是想要传教天下,免得未来天下苍生遭遇危难。”

    “这是一件好事,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可这个许清宵,担心王圣抢夺他的权力,所以处处打压。”

    “说句不好听的话,三年后,天地大乱,不知多少苍生会因此丧命,而这一切,也都是许清宵一手造成的。”

    “王圣没有怪罪许清宵,一心只为天下苍生,这个许清宵,为了一己私欲,当真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王圣,你说他是不是我等的敌人?”

    怀宁亲王说到这里,目光露出怒色道。

    此话一说,王朝阳也的确眼中露出怒意。

    “王爷说的没错。”

    “他受我祖父之恩,却没想到,忘恩负义,而且辜负本圣好意,当真是罪该万死。”

    王朝阳攥紧拳头,他忍不住出声,虽然知道怀宁亲王是为了附和自己,为了让自己开心,才说出这些话。

    可这些言语,的确让他感到共鸣,也的确让他激动。

    他恨死了这个许清宵。

    刚才放下来的恨意,在这一刻,彻底爆发。

    只不过,王朝阳的声音再次响起。

    “不过,这里毕竟是大魏,本圣已经吃了亏。”

    “许清宵把持朝政,愚弄百姓,即便是想要对付他,本圣感觉,有些困难。”

    恨归恨,但王朝阳也明白现在的局势。

    他之前的确有些狂妄,也的确有些自大,认为许清宵会乖乖听话,却没想到许清宵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

    所以,王朝阳想要报仇,但更加明白的是,报不了仇。

    毕竟这里是大魏,许清宵在大魏,地位极高不说,还得民意,他不好下手啊。

    此话一说,怀宁亲王微微一笑,看着王朝阳道。

    “王圣,这就是本王来找您的原因。”

    “您一个人的确压制不了许清宵,这是因为,许清宵已经蛊惑了当今圣上,而当今圣上也是昏君。”

    “昏君奸臣,残害大魏苍生,眼下您的出现,让大魏看到了一道希望,如若我等三人合作,必然可以解决许清宵,解决祸端,还大魏一个朗朗乾坤。”

    怀宁亲王满口的仁义道德,把三人吹嘘成圣人一般。

    只是这些话,两人都极其受用,在他们看来,的确如此。

    “哦?王爷有什么良策?”

    王朝阳看向怀宁亲王,如此问道。

    当下,怀宁亲王笑道。

    “所谓擒贼先擒王。”

    “想要一口气解决许清宵,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许清宵在大魏之所以如此肆无忌惮,其根本原因便是,大魏女帝昏庸无道。”

    “所以我等要从三个方面去压制许清宵。”

    “其一,儒道压制,王圣乃是圣人之后,如今在大魏开创圣人学堂,必然能广收门徒,到时也能限制许清宵的权力。”

    “其二,朝政压制,许清宵最大的靠山,无非就是大魏女帝,可实际上大魏还有一位太子,乃是武帝遗孤。”

    “此人本王已经寻得,过些日子,等到王圣彻底稳固之后,便会出现,到时得王圣率先开口,为太子争来权力。”

    “逼迫女帝退位,将真正的皇位,还给太子,当然这需要一个过程,但最起码可以分走权力,等到时机成熟,再让太子继位登基。”

    “那许清宵便没了靠山。”

    “这个时候,便任人宰割。”

    “当然许清宵后面还有一品武者,可七星道宗愿意支持我等,虽然无法击败一品武者,但有七星道宗的限制,一品武者也帮不了许清宵什么。”

    “三方合击之下,许清宵想不死也难啊。”

    “王圣,您觉得此计可行吗?”

    怀宁亲王将自己的计划说出。

    大概意思王朝阳明白。

    自己发展儒道,压制许清宵的影响力。

    回头还有一位太子,分走大魏权力,同时也使得大魏出现内政问题。

    再然后想尽一切办法夺权,一旦夺权成功,许清宵就可以等死了。

    这个办法不能说很完美,但至少可行。

    “大魏太子?”

    “武帝遗孤?”

    “仅凭借我等,可以夺权吗?”

    王朝阳微微皱眉,倒不是看不起自己,毕竟这里是大魏,即便当真有太子,感觉也没什么作用。

    当今女帝,怎可能放权?这是不现实的事情。

    “请王圣放心,太子若是出现,大魏所有藩王都会无条件支持太子。”

    “自古以来,都是男人当权,可曾听闻过女皇帝?”

    “这昏君如今不过是代替太子监国罢了,武帝也不可能让女人继承皇位。”

    “其次,昏君在位之时,没做过什么好事,大魏王朝如今蒸蒸日上,大部分功劳,还是因为许清宵,而许清宵是因为大圣人,说直接一些,大魏如今这般的昌盛,与您有关!“

    “跟女帝没什么关系。”

    “只要王圣愿意支持太子,再加上大魏藩王,以及七星道宗,还有.......佛门支持。”

    “夺权不难。”

    怀宁亲王语气笃定道。

    话说到这里,王朝阳明白了,对方显然是做了周密的计划啊。

    “好。”

    “既然如此,本圣答应了。”

    “不过,佛门也参与吗?”

    王朝阳直接答应,同时也好奇,佛门怎么也参与了?

    “恩,佛门高僧早就与本王有所联系,他们一直想要入驻大魏,可女帝并不同意。”

    “眼下佛门想要入驻大魏,太子是唯一希望,所以佛门会竭尽全力帮助太子复位。”

    怀宁亲王笃定道。

    此话一说,王朝阳也没有什么犹豫了。

    “既然王爷已经想好了一切,本圣也就不多说什么。”

    “不过,这一切也不是为了报复什么,而是为了天下苍生。”

    王朝阳还要道貌岸然地说一声,为了天下苍生。

    “是是是。”

    “既然如此,那就不打扰王圣,本王就先行告退了。”

    得到王朝阳的加入,怀宁亲王十分开心,而王朝阳也起身,将两人送出大殿之外。

    待两人走后。

    王朝阳不由露出冷笑之色。

    他哪里不懂怀宁亲王的想法。

    无非是想要借助自己的能力,帮助太子上位。

    不过这无所谓,他的目的,可不是区区一个大魏王朝,他有更大的目的。

    天地文宫之外。

    怀宁亲王与清净道人一同走出,待走出天地文宫后。

    清净道人的声音不由响起。

    “这个王朝阳,有问题。”

    他淡然开口。

    “管他有没有问题,只要愿意合作,对你我来说,都有好处。”

    怀宁亲王不以为然道。

    相对之下,他乐意与王朝阳合作,因为他够蠢,也够狂妄自大,这种人更好蒙骗。

    也更好合作。

    不像许清宵,简直就是个老狐狸。

    相比之下,怀宁亲王感觉,王朝阳不如许清宵一根脚指头,尤其是王朝阳的伟正光,更是令人作呕。

    “那倒也是。”

    “王爷,贫道就不去王府了。”

    “还有些琐事。”

    “太子之事,王爷上上心,也莫要拖太长时间,宗主还等着太子出现,为我等主持公道,拿回我七星道宗的古经。”

    清净道人如此说道。

    听到这话,怀宁亲王点了点头。

    “请道长放心,本王会在最佳时机,请出太子。”

    怀宁亲王回答道。

    “好,告辞。”

    清净道人作礼,随后驾驭飞剑,消失在此地。

    待清净道人走后。

    怀宁亲王朝着王府走去。

    一刻钟。

    他来到王府内。

    而大堂之中,面具男子的身影早已经出现,在这里恭候多时了。

    “见过王爷。”

    看着走进来的怀宁亲王,面具男子直接上前,稍稍作礼道。

    “不要啰嗦。”

    “太子何在?”

    怀宁亲王不想啰嗦那么多,直接询问太子在哪里。

    “王爷莫急。”

    “太子已经赶往京都了。”

    “再太子没有入京之前,在下也不能说出太子的行踪。”

    面具男子开口,如此说道。

    “什么时候入京?”

    怀宁亲王直接问道。

    “十日内。”

    后者给予回答。

    “十日?”怀宁亲王稍稍皱了皱眉,十日的时间,差不多佛门也要来了,如果佛门的脚步快一点,的确差不多,要是慢一点的话,十五日左右,佛门估计就能来到大魏。

    当然这是估算,具体时间无法得知。

    “这一次,不会再出差错吧?”

    “别到时候请来了一位假的太子,被许清宵拆穿,本王当真要笑死。”

    “你可以放心,太子出现,本王绝对不会太激进,免得又上了你们的当。”

    “万一被许清宵抓住机会,本王的脑袋都要落地。”

    怀宁亲王并不是完全相信这帮人。

    怕对方找来一位假太子,所以直接说清楚自己会怎么做。

    他绝对不会激进,也别想利用自己,这要是搞错了,死的就是自己。

    “请王爷放心。”

    “是真正的武帝遗孤。”

    “绝对不会派一个假太子。”

    对方回答,语气斩钉截铁,显得十分笃定。

    “好。”

    “反正不管真假,本王自己懂得分寸。”

    怀宁亲王点了点头,他也希望是真的,不过自己还得留一手。

    “你今日前来,所谓何事?”

    怀宁亲王继续问道。

    “王爷,太子十日之后便会前来大魏。”

    “上面有令,希望王爷动用自己的势力,在大魏民间散播消息。”

    “十日内,要让整个大魏百姓都知道遗孤之事,闹得举国关注。”

    “免得女帝投鼠忌器。”

    对方开口,说出前来的目的。

    “好。”

    “还有吗?”

    怀宁亲王直接答应下来,这件事情不是什么大事。

    “还有一件事情,怀宁亲王可否拿出边境部署图?”

    对方开口,说出第二件事情。

    只是这话一说,怀宁亲王脸色顿时变了。

    “边境部署图?”

    怀宁亲王眉头紧皱。

    “恩。”

    “蛮族这一次全力进攻大魏。”

    “需要边境部署图,以及边境防守图,如若王爷能将这两样东西拿出,这对蛮族大军来说,是一件好事,可以省去诸多事情。”

    “到时候可挥军京都,而各地藩王,也可以借机前往京都,以保护女帝为由,入京。”

    对方如此说道,可这个理由,令人想笑。

    边境部署图和边境防守图是什么概念?

    若是蛮族拿到这两样东西,至少可以省去五成功夫突破边境防线。

    一旦蛮族越过边境,那便是生灵涂炭,不知道多少大魏百姓因此而死。

    所以怀宁亲王有些犹豫。

    他不想拿出来。

    争斗归争斗,拿大魏百姓的命来争斗,他还是做不出来。

    毕竟他是大魏皇室。

    这些人也是他的子民。

    当然主要原因还是蛮族太狠了,杀人不眨眼,所到之处,男人全部屠杀,女人要么沦为两脚羊,要么就被玷污至死。

    靖城耻,的的确确犹未雪。

    他当年也是无比憎恨蛮族。

    自然有些不乐意。

    面具男子似乎是看出他的纠结犹豫,故此不由出声道。

    “王爷。”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

    “若是再犹豫的话,那么就没有机会。”

    “请王爷放心,我会转告蛮族,让他们尽可能少杀点人。”

    “而且,一切的牺牲,为的都是天下苍生啊。”

    对方这般说道。

    虽然这话说完,他自己都不相信,但表面功夫该做还是要做。

    “过几日来取吧。”

    怀宁亲王缓缓开口。

    他没有纠结什么了。

    让他过几日来取。

    “王爷英明。”

    “那在下就先行告退了。”

    后者立刻朝着怀宁亲王一拜,随后缓缓消失。

    留下神色平静怀宁亲王。

    此时。

    平乱王府中。

    一车车的矿石材料,被运到王府之内。

    王朝阳的事情解决后。

    许清宵便要开始研究天雷轰了。

    他要开始炼器。

    自己亲自尝试炼天雷轰。

    炼制天雷轰,需要三种材料。

    灵金为主体,聚灵石为辅,还有阵玉,用来刻印阵法。

    而炼器的方法很简单。

    虽然许清宵没有炼过器,但看了那么多书,整体的流程,许清宵一清二楚。

    为了不出错,许清宵在脑海当中推演炼器过程数千次,这才准备出手尝试。

    怕朝歌等人影响自己,许清宵特意与朝歌等人说了一声,而朝歌等人正在研究王朝阳的天地文宫,倒也不会影响什么。

    就如此。

    万事俱备。

    王府大院。

    一口青铜古鼎出现。

    上面刻印阵纹。

    这是一件宝器,专门用来炼器的,乃是大魏国库之中最珍贵的器鼎。

    是几十年前,如意器宗赠送武帝登基的宝物。

    一直放在国库之中,从来没有用过。

    如今许清宵需要炼器,女帝第一时间让人送来这口器鼎。

    这口器鼎,足足有一丈之高,宽度一丈,四足鼎立。

    一车车的灵金材料出现在院中。

    许清宵让朝廷准备了十份材料,以及一份主材料。

    十分材料,是练手用的。

    主材料才是真正的宝物。

    一块重七斤半的极品灵金,摆放在许清宵面前。

    灵金散发着金色光芒,极其不凡。

    坚固如神铁。

    这是炼制最强天雷轰的主材料。

    轰。

    将材料摆弄好来,许清宵一抬手。

    刹那间一道太阳真火出现在器鼎之下。

    顿时之间,青铜鼎瞬间变得通红,这是太阳真火,天地之间最强的火焰之一。

    如若不是许清宵控制温度,再加上器鼎拥有聚火阵,只怕当场要被烧没。

    很快数十斤上品灵金没入器鼎内。

    顿时之间,器鼎阵法发动,太阳真火的温度,直接集中,将这块灵金融化。

    成为一团类似于金色面团的物质。

    下一刻,聚灵石没入其中,也瞬间融化,与灵金融合在了一起。

    两者相融,需要等待一会。

    大约半个时辰后。

    终于灵金与聚灵石彻底融合在了一起。

    随后,许清宵将阵玉丢入其中。

    不过阵玉不需要焚烧,只需要直接融入其中即可,用来刻印阵法。

    待三者合一后。

    许清宵打出一道道灵决,开始改变器物形状,这就是练器。

    不过许清宵可不像陈书一般,做了个正长条形的天雷轰。

    许清宵炼制成炮形。

    一刻钟后,大炮出现。

    当下许清宵收回太阳真火,取而代之打出一道灵决,使得器物凝固下来。

    大约小半个时辰。

    一口大炮出现在院内。

    许清宵,取名为神武大炮。

    第一道程序做完。

    接下来便是第二道程序,也是最后一道程序。

    刻印阵法。

    聚灵阵,聚雷阵,聚元阵。

    陈书只能刻印三座五品阵法在天雷轰上。

    这是极限,也正是因为刻印了三座五品阵法,以致于天雷轰三座阵法的能力,难以全部发挥出来。

    而许清宵打算直接刻印三品阵法。

    是的。

    直接刻印三品阵法。

    倘若成功。

    将可以爆发出三品的威力,并且还是那种可以储存雷电,吸收雷电的大炮。

    许清宵以灵气为笔,在大炮阵玉之处,开始刻印阵法。

    三品聚雷阵。

    许清宵一笔一划刻印。

    刻阵需要强大的灵气,要一鼓作气,并且也需要强大的元神。

    在刻印的过程中,将精气神注入其中,出错一点都会直接失败。

    然而这些,都难不倒许清宵。

    刹那间。

    许清宵便将三品聚雷阵刻了上去。

    待聚雷阵刻印过后。

    刹那间,晴朗天空,劈下一道拇指大小的雷电,直接落入神武大炮内。

    这是聚雷阵发挥作用。

    当下。

    许清宵开始刻印第二座阵法。

    但刚刻印。

    刹那间神武大炮开始震动,周围雷电弥漫,聚雷阵在疯狂排斥第二座阵法。

    这就是问题。

    别说刻印三座阵法了。

    想要刻印第二座阵法都难。

    神武大炮疯狂震动,仿佛再刻下去,会当场爆裂。

    许清宵皱紧眉头。

    但依旧强行刻印。

    轰。

    下一刻,神武大炮传来一道轰鸣声,而后阵玉破碎,紧接着器身一块一块破碎,失去灵韵,沦为废品,材料也没用了,因为失去了灵金的灵性。

    “失败了。”

    许清宵吐了口气。

    第一次炼器失败了。

    不过他没有直接炼器,而是在沉思。

    思索如何解决这个办法。

    “排斥?”

    尝试过炼器,许清宵感觉得出,阵玉的排斥。

    就如同水火一般,彼此之间,互相疯狂排斥。

    “有没有什么办法,隔开这两座阵法?”

    “既能发挥阵法的作用。”

    “又让他们互不相干?”

    突兀之间。

    许清宵有些好奇,既然阵法之间排斥,那能不能隔离呢?

    想到这里,许清宵再次开始炼器。

    一个时辰后。

    第二件神武大炮出现。

    许清宵再次刻印阵法。

    这一次他刻印完聚雷阵后,凝聚灵气,加持在阵玉之中,隔开阵法,然后继续刻印第二座。

    但很快,如方才一般,第二座阵法一刻印,神武大炮直接震动。

    许清宵强行刻印,这一次比之前更猛,当场炸碎。

    “灵气不行。”

    “换一种看看。”

    许清宵没有气馁。

    再次练器。

    这一次用的是武道之气。

    但结果依旧失败。

    武道之气失败后。

    眼下只有最后一种能力了。

    想到这里,许清宵用儒道之力尝试隔开阵法,让彼此之间不要有联系。

    轰隆。

    第三次,神武大炮依旧破裂。

    让许清宵莫名有些心凉了。

    儒道之力都失败了。

    有些麻烦了。

    “异术行不行?”

    过了一个时辰后。

    许清宵连异术都想到了。

    故此他再次开启炼器。

    第四件神物大炮出现。

    凝聚异术之力。

    而这一次。

    整个神武大炮炸成粉末。

    啊.......这。

    院内。

    许清宵有些无奈了。

    果然,自己的运气用光了。

    还是有些天真啊。

    阵界从古至今都无法解决的问题,自己怎么可能随便解决?

    隔离这个想法,估计不少人想过。

    儒道,武道,仙道,佛道,妖道,魔道,估计什么力量都加持过。

    毕竟炼器又不是只有仙道能炼。

    “难不成,真的搞不出大炮来?”

    许清宵实在是有些不甘心啊。

    他现在最渴望搞出神武大炮。

    这样的话,所有局势,将会彻底扭转。

    一切的一切,都会被改写。

    可惜的是。

    他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来解决阵法排斥的问题。

    这很难受。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转眼之间到了翌日。

    院中。

    许清宵想了一夜,也想不到还有什么办法。

    如此。

    转眼之间,又到了晚上。

    许清宵还是想不到。

    这是他第一次遇到这么大的困难。

    根本没有任何头绪啊。

    也就在深夜之中。

    突兀之间。

    许清宵脑中闪过一丝灵光。

    他猛地惊醒。

    因为自己。

    居然遗忘了一种力量。

    ——

    ——

    月中求月票!

    造大炮不会拖太久,起步二品,请老爷们放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