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二百四十六章:幕后黑手,不是第四代圣人,而是...朱圣!

时间:2021-11-22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魏京都。

    清水池畔。

    许清宵带着杨虎来到此地。

    来此地的目的,是为了找到王博通。

    但让许清宵惊讶的是,遇到了熟人。

    荀子。

    是的。

    不远处,一名老者正在垂钓,是荀子。

    不一样的是,荀子穿着普通,就是一件蓑衣,旁边放着一个篓子,专门用来装鱼的。

    而且气质上,荀子也极其普通,没有任何一点天地大儒的气质。。

    给人第一感觉,就是一个普通的渔夫。

    一秒记住.42zw.cc

    说实话,如若不是见过荀子,许清宵当真不会觉得,此人是一位天地大儒。

    “荀子。”

    许清宵走了过去,朝着荀子稍稍作礼。

    他是半圣,荀子只是天地大儒,理论上无需如此,但许清宵从来不以品阶划分。

    荀子乃是真正的读书人,虽然他没有帮过自己,但荀子有自己的思想,有君子之意。

    自然而然,面对这样的前辈,许清宵作礼也没有问题。

    而后者听到声音后。

    第一反应并非是起身,而是小心翼翼地将鱼钩抬起,随后猛地一瞬间,拉杆而起。

    一条肥美的鱼儿上钩了。

    将鱼儿放入篓中。

    荀子这才起身,看向许清宵。

    “许圣,您怎么来这里了?”

    看着许清宵,荀子有些惊讶,同时也立刻回礼。

    荀子的性格十分清净,不喜任何是非,没事就来钓钓鱼,日子过的极其充裕。

    可还不等许清宵开口,杨虎的神色变了。

    “大人。”

    “他就是王博通。”

    杨虎咽了口唾沫,在许清宵身旁说道,压着声音。

    此话一说,许清宵面上的笑容,也稍稍僵了一些。

    荀子就是王博通?

    他望着杨虎,后者点了点头,神色坚定。

    一瞬间,许清宵有些诧异了。

    他一路上都在思考,这个王博通是谁。

    为何他知晓大圣人这么多事情?

    而且许清宵还想过一个问题。

    那就是,对方知道大圣人门徒的事情,自己又去找对方?

    是不是坐实了一些事情?

    最起码自己得到了大圣人的传承。

    如果对方来历不俗的话,那么就算是暴露行踪。

    可如若对方当真只是普通人,无非是看过一些古籍,那还好说。

    只是,许清宵千算万算。

    都没想到,这个王博通,竟然是荀子。

    这.......

    杨虎的声音,传入了荀子耳中。

    一瞬间,荀子没有任何惊讶,而是望着许清宵,眼中带着笑意。

    “看来老夫猜的没错。”

    “许圣,如此天气,若是许圣没什么事的话,倒不如与老夫一同垂钓?也好感受感受垂钓之乐?”

    荀子到没有任何惊讶,更是邀请许清宵一同垂钓。

    “好。”

    从惊讶中醒来,许清宵立刻镇定心神,他没有多想,直接来到荀子身旁,倒也不嫌弃地面脏乱,直接落座下来。

    “大人,属下给您买两把椅子去。”

    杨虎开口,要去为许清宵买椅子。

    “不用,你先回去。”

    许清宵摇了摇头,让杨虎先行离开。

    “好。”

    杨虎没有多说,既然找到了王博通,他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随着杨虎走后。

    许清宵神色很平静,而荀子挥了挥鱼竿,再次将鱼钩丢进湖中。

    两人好像没有什么要说的一般。

    一直过了很久。

    终于,鱼钩动了,但荀子并没有急着拉钩,而是缓缓开口道。

    “许圣,有什么想问的,直接开口吧。”

    荀子缓缓出声,他神色很平静。

    听到这话,许清宵长长吐出一口气,他望着荀子,神色平静。

    一时之间,他不知道该问什么了。

    难以想象的是,这个王博通,竟然会是荀子。

    这的确让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可是,等待了一会,许清宵的声音不由响起。

    “敢问荀子,为何用上化名。”

    许清宵开口,他说出自己第一个疑惑。

    而荀子摇了摇头,望着许清宵道:“这不是化名,老夫本名的确叫做王博通。”

    荀子给予回答,让许清宵一愣。

    的确,荀子是人们的尊称,就好像以后有人叫自己仁圣一样,也是没问题的。

    这让许清宵有些尴尬。

    不过许清宵没有多想,而是望着荀子道。

    “荀子,圣人门徒之事,是否是真?”

    许清宵继续问道。

    不过荀子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拉了拉鱼钩,顿时之间,鱼儿被他拉起,没有任何技巧,只是轻轻一拉。

    鱼儿上钩了。

    许清宵看着这一切,有些沉默。

    后者也没有任何避讳,直接说道。

    “是真的。”

    “特意等你。”

    “你应当是得到了大圣人传承吧。”

    “如若老夫猜的没错,是天地文宫。”

    “否则的话,你不会来寻找老夫的。”

    荀子开口,一句话点破了许清宵最大的秘密之一。

    只是。

    许清宵神色没有任何变化,而是摇了摇头道。

    “先生之言,许某并不明白。”

    “这天地文宫不是就在大魏之中吗?”

    “而且许某之所以找先生,主要是因为王朝阳。”

    许清宵开口,他如此说道。

    不管对方知道还是不知道,自己都不会承认的。

    天地文宫涉及太大,怎可能直接说出来?

    只是此话一说,荀子并没有任何一点表情,反而有一种意料之内的感觉。

    他望着许清宵,神色无比淡然道。

    “许圣。”

    “你无需防我。”

    “不过你不信任老夫,这也正常。”

    “就权当你对大圣人感兴趣吧。”

    荀子很平静,并不在意许清宵戒备他。

    “王朝阳的文宫,其实老夫也很好奇,真正的天地文宫不是这座。”

    荀子开口,他不知道王朝阳带来的天地文宫到底是什么来头,但他知道的是,真正的天地文宫,不是这座。

    “为何?”

    许清宵直接询问道,为什么荀子一口咬定,真正的天地文宫,不是这座。

    “真正的天地文宫,应当封印着大圣人的七位门徒。”

    荀子回答道。

    此话一说,许清宵心中震撼无比。

    荀子竟然连这个都知道?

    他到底是谁?为何知晓这么多事情?

    “七位门徒?”

    许清宵望着荀子,后者倒也直接,没有绕弯子。

    “大圣人。”

    “乃是天地之间第一位儒圣。”

    “这位圣人,生在了黑暗时代,人族最为黑暗的时代,准确点来说,是天地最黑暗的时代。”

    “邪神复苏,残害苍生,企图复活三尊古老的凶神,可最终被大圣人镇压诛杀,他门下七位门徒,也同七尊邪神同归于尽。”

    “但大圣人知晓,这场动乱没有彻底结束,故此他以逆天手段,将门下七位门徒,封印在天地文宫内,以保存他们的真灵。”

    “等待着一个人。”

    荀子开口,讲述着这段辛秘。

    “等待着谁?”

    许清宵问道。

    “真正的圣人。”

    荀子缓缓出声,随后他的目光,落在了许清宵身上。

    “真正的圣人?”

    这回,许清宵有些不知所措了。

    他不明白这是何意。

    “大圣人在临死之前,看到了未来一角,三大凶神将会在未来彻底复活。”

    “到时候天地万物都将不复存在,大地崩裂,天穹永远是黑暗的,海洋将淹没一切。”

    “没有任何生灵可以活下来,而在他们复活的时代,会有一个人出世,拯救苍生。”

    荀子的声音很平静。

    许清宵听后,则有些无言。

    因为这剧情实在是太老套了,没有一点新意。

    “也就是说,大圣人看到未来会出现一位新的圣人,所以将七位门徒封印,希望可以陪同这位圣人,将三尊凶神再次封印?”

    许清宵开口,他如此说道。

    此话一说,荀子摇了摇头道。

    “不是封印,而是彻底诛杀。”

    荀子回答道。

    “那也就是说,得到天地文宫的人,就是未来的救世主?”

    许清宵问道。

    “恩。”

    荀子点了点头,语气笃定道。

    “连大圣人都无法诛杀的凶神,这后世的圣人,就能诛杀吗?”

    “再者,眼下来说,哪里有什么凶神,这些都是上古传闻,可信度太低了。”

    许清宵提出两个疑惑。

    一来是,大圣人乃是天地之间第一位圣人,儒道一品,武道一品,这种人举世无敌,内圣外王,都到了这个程度,都无法诛杀凶神。

    自己又凭什么能诛杀凶兽?

    就因为自己修炼了仙道?这不合理。

    同时还有一点就是,这些东西完全像神话小说一样,没有任何可信度,但也没有任何一点线索痕迹。

    就拿现在来说。

    五大洲有什么动静?

    天天说妖魔动乱妖魔动乱,可妖魔在哪里?

    何况是什么邪神,凶神。

    压根没有任何动静啊。

    所以许清宵觉得很古怪。

    “这是大圣人亲眼看到的未来,老夫也不清楚。”

    “至于凶神之事。”

    “的确,太过于遥远了,遥远到无法用年来形容,是否有凶神,的确是一个未知数。”

    “但许圣,你难道就不觉得,有很多事情,十分古怪吗?”

    荀子开口,声音平静道。

    “古怪?”

    许清宵微微皱眉,望着荀子。

    而荀子缓缓出声道。

    “一年前,吴言为何出现在平安县?”

    “他为何能逃狱成功?”

    “为何吴言拍你一掌,你还能活十二个时辰?”

    “为何有人能得知异术藏身之处?”

    “吴言为何与你交易?”

    “为何你能一夜入品?”

    “这些事情,你想过吗?”

    荀子开口,将一年前的旧事,一件又一件说出来。

    随着荀子说到这里,许清宵整个人愣住了。

    吴言为何出现在平安县?

    他是因为要和白衣门做交易。

    这是许清宵调查出来的事情。

    可刹那间,许清宵否决了这个可能性。

    因为,吴言为什么要来平安县做交易?

    白衣门遍布天下,南豫府也有白衣门的人啊,逃狱之后,为什么不跟白衣门交易。

    而且,吴言是怎么逃出去的?戒备森严,若是没有白衣门的帮助,他凭什么可以逃出去?

    是啊。

    这个问题,自己从来没有想过。

    还有为何赵大夫知道异术的藏身之处?

    是想要得到武帝遗宝吗?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白衣门想要一个同时修炼阴阳异术之人,很难吗?

    程立东不就是学了异术吗?

    对于普通人来说,异术的确难以得到,可对于白衣门来说,想要得到异术,并不是一件难事。

    而且这种造反组织,难不成培养不出修炼阴阳之力的人?

    为什么偏偏选择自己?

    吴言又为何要与自己交易?

    这些都是不符合实际的事情,吴言凭什么保证自己能为他做事?

    最主要的是,自己答应了吴言,可自己一直没有去找白衣门,反倒是白衣门后面找到了自己。

    这就证明,白衣门对这件事情,并没有太上心。

    不。

    不是。

    白衣门不可能对这件事情不上心。

    是有人。

    有人在幕后,操控着一切,无论是自己,还是白衣门,都成为了他的棋子。

    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情。

    为什么。

    自己可以一夜入品。

    这件事情,许清宵从来没有想过,如今听荀子开口,许清宵这才反应过来了。

    自己一夜入品的事情。

    最初是以为自己天赋异禀,生来就是读书人的料。

    可问题是,自己刚刚读书人,也没有作诗作词,凭什么自己可以一品?

    借助天地文宫吗?

    这也不可能,明明是自己踏入一品之后,才觉醒了天地文宫。

    而不是觉醒了天地文宫,再踏入一品。

    许清宵彻彻底底愣在原地了。

    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所有的事情,在他脑海当中,走马观花一般浮现,很多很多事情,的的确确充满着不合理。

    而这些不合理,又不是那么的突兀。

    全部都是一些看起来跟自己没有太大关系的事情,可现在经过荀子这么一说。

    许清宵明白,这些看似不合理的事情,意味着.......幕后有一只手。

    在掌控一切。

    从最开始的时候,就有人控制着自己,每一步都在对方的算计之内。

    或许有一些偏差,但没有太大的偏差。

    这个人。

    是谁。

    许清宵感到毛骨悚然,是真正的毛骨悚然。

    “这些事情,您是从何处听来的。”

    许清宵望着荀子,这般问道,他没有直接承认,而是询问荀子,这些事情从哪里听到的。

    “从你作出千古文章开始,老夫便一直在关注你。”

    “一部分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随便调查便能查清。”

    “大部分事情,是老夫推测猜出来的,不敢说一定准确,但八九不离十。”

    荀子给予回答。

    而这个回答,让许清宵再度沉默。

    大部分的事情,的确可以调查清楚,到了天地大儒这个境界,岂能查不出一些事情来?

    至于吴言交易这种事情,想来是推算出来的。

    不过,不管如何,许清宵还是忍不住深吸一口气。

    “他为何选择我?”

    许清宵望着荀子,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倘若有人从最开始就选择了自己。

    那么许清宵很想问一句。

    他为什么选择了自己?

    而不是选择别人?

    选择自己的意义在哪里?

    一个衙役,有什么好选的?

    当真要选,天底下有那么多比自己优秀之人,就好比华星云,好比这个王朝阳,那个不比自己要强?

    除非有一个可能性。

    他知道自己是穿越者。

    但这根本就不可能,穿越这种事情,本身就是无稽之谈,而且当真知道又如何?他凭什么知道自己适合儒道?

    “他也看到了未来。”

    “如大圣人一般。”

    荀子缓缓出声道。

    一句话,解释了一切。

    此话一说,许清宵明白了,对方看到了未来,看到了自己,所以选择了自己。

    “是第四代圣人吗?”

    许清宵询问道。

    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有些事情,没必要隐瞒。

    可荀子没有回答,而是望着许清宵道。

    “你好好想想,如若你连这个都想不到的话,很多事情,就没必要继续说了。”

    “想一下,谁是幕后者。”

    荀子回答,他没有否认不是第四代圣人,也没有承认第四代圣人。

    随着荀子这般开口。

    许清宵闭目,他在沉思。

    从自己穿越的第一天开始回忆。

    也将荀子所说的每一个细节,全部思索一遍。

    一切的一切。

    都要从吴言开始说起。

    如果不是吴言,自己就会被击伤,那么自己也不会想着去修炼异术,也就没有后面的事情了。

    吴言是越狱出来的。

    谁帮他越狱?

    南豫府的牢房,再怎么差,也不可能让吴言逃出去。

    尤其是一个修炼异术的叛贼。

    这可是造反组织成员啊,看看程立东当时多想抓住吴言,就可以明白,南豫府对吴言的重视。

    可在这般重视之下,吴言还是逃离了。

    就只有两个可能性。

    白衣门出手。

    但这个可能性不大,如若是白衣门出手,早就带着情报走了。

    吴言死不死,无所谓。

    重点是白衣门要得到武帝遗宝。

    所以这个不可能。

    那么就是第二个可能性,南豫府有高层动了手脚。

    但这个可能性也不大。

    倘若真是这样,何必这么急着派人去抓?完全可以拖延一段时间。

    有人故意想要包庇,吴言就能跑了。

    许清宵认真思索。

    到最后,他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有一个人,他不是南豫府的掌权者,但他的身份很高,能够影响到一些人,或者是说,这个人可以收买监牢的衙役。

    而这个人,绝对不是拿银两来收买。

    这样的重犯,不是拿钱可以解决的,要是花银子就能解决,白衣门早就动手了。

    一定是一个身份特别高的人。

    通过其他方面的诱惑,让监守的差役心动了。

    什么人,说什么话,可以胜过银两?

    许清宵认真开始回忆。

    他看过吴言逃离的卷宗,当初是李鑫给自己的。

    内容没有写什么,但现在回想起来,所有内容都在脑海当中。

    办案细节都有。

    许清宵反反复复回忆着这办案细节。

    吴言被扣押在牢中,被重兵把守,琵琶骨被穿,而且体内有银针封锁气机,导致他无法发挥武道之力。

    而吴言逃狱,就是银针被逼出。

    但被封锁气机之后,银针怎可能被逼出?

    是有人拔掉了他的银针。

    但在重兵把守之下,谁可以拔掉他的银针?

    自己人。

    看守他的人,可以做到。

    一时之间,许清宵开始深度代入角色,他幻想自己是衙役。

    人到中年。

    混成衙役。

    缺银两是必然的,但做了几十年衙役,深知道有些银子可以贪,有些银子不可以贪。

    若是想见见犯人,拿点好处是应该的。

    可这样的重犯,不管是谁,拿好处给自己,自己都不敢乱来,毕竟有无数双眼睛看着,谁敢犯这个险啊?

    更何况让自己拔掉犯人身上的银针。

    这更加是不可能的事情。

    许清宵慢慢思索,他代入成一个中年衙役的内心,站在他的角度,来思考这个问题。

    中年衙役,一事无成,吃着官家饭,但朝廷给的银子不多,每日回去,指不定还要被妻子唠叨几句。

    妻子的恨其不争,儿女们的前途迷茫,尤其是儿子,也快要读书了,上私塾又贵,再加上也不知道有没有读书这天赋。

    不读私塾吧,未来跟自己一样,成为个衙役,子承父业,但这辈子也就这样。

    读私塾吧,没有名师指导,也没什么很高的天赋,浪费银两,倒不如给他安置个好点的亲事,最起码不会打光棍。

    唉,要是我儿子会读书那该多好啊。

    许清宵代入的越来越深。

    越来越深。

    突兀之间。

    许清宵睁开了眸子。

    他........知道是谁放走了吴言。

    严磊。

    许清宵再一次沉默了。

    是的。

    严磊。

    能让一个中年衙役,冒如此大的险,去拔吴言身上的银针,绝对不是银两可以做到的。

    银子再多,也要有命花。

    真给十万两白银,你怎么花,什么时候花,都会有人盯着。

    一旦吴言越狱了,那么南豫府必然会彻查此事。

    不会真当南豫府什么都不在乎吧?

    一旦不是银两的问题,那就是后代的问题。

    自己后代读书问题。

    这个胜过银两,而且也没有人能够查到。

    恰好,在这个时候,在南豫府的人,就是严磊。

    他不是突然来到南豫府的。

    而是早就来到了南豫府。

    是他,放走了吴言。

    这一刻,许清宵站起身来,他望着荀子,眼神当中充满着说不出来的怪异。

    “敢问荀子。”

    “幕后之人,是否是李圣?”

    许清宵不想继续绕弯子了。

    他望着荀子,直接询问道。

    幕后之人到底是谁。

    是不是第四代圣人。

    从最开始就盯着自己,能看到未来的人,绝对是圣人,连严磊都是他的棋子,一直隐藏到现在,这个人极有可能是控制大魏文宫的李圣。

    但他还是要询问荀子一声。

    可荀子深吸一口气,望着许清宵道。

    “你为何,到现在还认为,是李圣在幕后?”

    “李圣。”

    “如若活到现在,那便是活了整整五千年。”

    “他是否还活着,老夫当真不敢保证,但与其说一个活了五千年的圣人,在幕后操控着一切。”

    “老夫宁可相信,是一个活了五百年的圣人,在幕后操控着一切。”

    荀子缓缓出声。

    幕后黑手是谁,他也不清楚,没有足够的证据。

    可他说的话,却如同一道惊雷一般,在许清宵脑海当中落下。

    朱圣?

    朱圣是幕后黑手?

    这不可能。

    “不,这决然不可能。”

    许清宵矢口否认,他没有任何犹豫,否认幕后黑手是朱圣,这太阴谋论了。

    可荀子却叹了口气。

    望着许清宵道。

    “你为何直接否认?”

    “你凭什么认为,幕后黑手不是朱圣。”

    荀子问道。

    “我见过朱圣。”

    “他早已经逝去。”

    “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这一次浩然王朝,朱圣亲自出手,将自己门徒全部诛杀。”

    “光是这一点,就不可能是朱圣。”

    “倘若当真是朱圣的话,他为何要这么做?他想要长生,想要制造杀孽,那完全可以将我诛杀,顺着读书人之意,将我诛杀。”

    “先是毁儒道根基,再斩自己八成门徒,朱圣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为何?”

    “学生实在是想不明白,也想不到。”

    许清宵声音很笃定。

    他根本就没有怀疑过朱圣。

    因为朱圣没有任何理由去做这些事情啊。

    如果朱圣是想要长生,需要制造杀孽,献祭给邪神,换来长生的话,那么朱圣完全可以将自己抹杀。

    因为自己是他长生最大的阻碍。

    而且,不管如何,朱圣为何要屠杀门徒?

    屠杀了八成之多啊。

    八成。

    把自己的根基都杀没了。

    这不是有病?

    随着许清宵的声音响起,荀子再一次将鱼竿拉起,顿时之间又是一条肥美的鱼儿出现。

    而荀子的目光,也看向许清宵。

    “许圣。”

    “你知道这里为什么钓客那么少吗?”

    荀子没有回答许清宵的问题,而是说了一句题外话。

    “为何?”

    许清宵倒也静得下心,他看向荀子,好奇问道。

    “因为这里的鱼难钓。”

    “你可知为何难钓吗?”

    荀子给予回答,同时又询问许清宵。

    “为何?”

    许清宵再次询问。

    “因为这里的鱼儿,吃多了好鱼饵,已经不上当了。”

    “想要垂钓掉鱼,就必须要给更好的鱼饵。”

    荀子出声。

    说到这里,他望着许清宵道。

    “你认为,朱圣屠杀门徒,就一定不会是幕后黑手,谁也不会想到是朱圣。”

    “可你有没有想到过,屠杀门徒,就是希望你有这个想法。”

    “当然,朱圣没有那么愚蠢,如果仅仅只是希望你相信他,不会用这种低劣的手段。”

    “诛杀门徒,为的不是你,而是其他事情,不过若是能顺便让你更加相信他的话。”

    “自然更好。”

    “还有,第四代圣人的事情,也是他告诉你的吧。”

    “许圣。”

    “有时候,很多事情,你可以自己想一想。”

    “不要盲目听任何人的话,无论是我,也无论是他。”

    “而且你无需在乎幕后黑手是谁,只要你相信自己,成为大魏新的文圣,那么不管黑手是谁,都不会成为你的敌人。”

    荀子说到这里,也将自己的意思,全部说出来了。

    幕后黑手是谁,其实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自己变强,成为真正的强者,超越一切圣人,这才是王道。

    荀子之言,许清宵理解,也明白。

    一切的一切,只是许清宵无法接受罢了。

    幕后黑手。

    是朱圣?

    他实在是无法接受。

    可现在回头细细一想,的的确确有三个疑点。

    第一,当初自己见到朱圣的时候,朱圣明显想要让自己踏入他的圣道。

    后面解释,是希望自己早点成圣,拯救苍生。

    现在想想,这的确有些问题,只不过对方是圣人,可以这样解释。

    第二,朱圣为何要屠杀门徒?

    天下读书人,杀了之后,会带来怎样的动乱,自己或许不清楚,但朱圣绝对清楚。

    可在这种情况下,朱圣还要屠杀,这一点的的确确存在疑惑。

    虽然朱圣解释清楚,是因为李圣的原因,可现在听荀子一番话,许清宵的的确确觉得有问题。

    至于第三点,就是朱圣貌似很想自己找到他的真灵以及真意。

    一切的信息,都是朱圣告知自己的。

    可到底与朱圣有没有关系,许清宵并不清楚。

    朱圣到底是不是幕后。

    许清宵也不清楚。

    是朱圣还是李圣,一时之间,许清宵当真是无法判断。

    “先生,无论是李圣,还是朱圣,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许清宵问道。

    他现在有些晕了。

    不管是李圣还是朱圣,许清宵当真想知道,这两人的目的是什么。

    到底有什么,能让圣人都如此心动的?

    “长生。”

    荀子淡然回答道。

    理由如朱圣说李圣一般。

    “怎么长生?”

    许清宵问道。

    长生他知道,可怎么一个长生之法,许清宵当真就不知道了。

    听到此话。

    荀子缓缓回答道。

    “与三大凶神有关。”

    “三大凶神分别掌握着三种不同的长生之法,与生灵气运等等有关。”

    “具体是如何,老夫不清楚,但有一个地方,一定记载着长生之法。”

    荀子开口,他也不知道长生之法是怎么一个长生之法,不过知晓一部分,让许清宵有些耳目。

    不至于像之前一般。

    知道有人为了长生,可不知道怎么一个长生。

    “什么地方?”

    许清宵问道。

    “中洲仙藏。”

    荀子回答,语气平静。

    中洲仙藏?

    这一刻。

    许清宵有些沉默了。

    扯来扯去,又扯到了中洲仙藏啊。

    感觉很多事情,似乎都能串联在一起似的。

    许清宵静静坐在河畔旁。

    今日发生的很多事情,冲击着自己的认知。

    尤其是朱圣的事情。

    他不知道荀子说的是真是假。

    也不知道朱圣说的是真是假。

    每个人说的都很有道理。

    可每个人都有欺骗的可能。

    真相,到底是什么?

    而此时。

    东洲,一则消息也传入了大魏。

    佛门启程。

    来大魏了。

    --

    --

    更新问题,以后不固定时间了。

    七月不喜欢存稿,写了就发,有存稿反而懒。

    而且更新几章也不固定了。

    反正写了就发,不存稿,能多更多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