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二百五十章:九品金莲,真佛古经,诸法无常,九重佛轮

时间:2021-11-28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怎知,如来无相?”

    慧觉神僧的声音响起。

    他被许清宵问的头皮发麻,但最气的不是这个,而是许清宵以佛法辩论,这才是他最气的地方。

    他身为佛门中人,按理说应当自己辩佛法而言,可没想到的是,许清宵竟然敢在自己面前辩论佛法。

    这就有一种,我没有用佛法欺负你,你反而用佛法挑衅我?

    偏偏,许清宵说的佛法,又极有深度,让他感到棘手,开局就吃了一个大亏。

    眼下,他抓住许清宵的漏洞,声音如钟,质问许清宵。

    两人争辩的事情很简单。

    无上正觉可见如来否?

    如来,指的不是如来佛祖,而是真正的佛,如来佛,是为‘乘如实之道而来成正觉’。

    其意思便是,掌握绝对真理的圣者,为如来佛。

    记住m.42zw.cc

    无上正觉,是明悟一切道理,开启本我一切智慧相。

    得正觉者,可见如来。。

    这也是西洲佛门之中的经文,同时也可以衍生一句,不见如来,不得正觉。

    慧觉神僧认为,得无上正觉,可见如来。

    可许清宵却怒斥对方。

    如来是虚无的,是一种智慧的化身,是佛,佛是没有相的,因为佛化万物,万物皆佛。

    自然,得无上正觉者,怎可能见到如来?若能见到如来?那就是伪佛。

    这是形容佛的无上,慧觉神僧顿时哑口无言,他不能反驳许清宵,因为反驳许清宵,就意味着佛不是无上。

    就好像你是圣人的弟子,有人夸赞圣人心胸广阔,如同天地一般,你总不可能说一句,圣人的心胸没有如此广阔吧?

    但慧觉神僧倒也不是吃干饭的,他第一时间便抓住漏洞,质问许清宵你怎么知道佛是无相?

    这一刻,他已经上套了。

    许清宵就等着对方如此质问。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既见如来。”

    刹那间。

    许清宵的声音响起。

    这是金刚经第五品,如理实见,如来自我回答。

    其意为,若见诸相非相、即是实相自性,真如生见念,即是妄心起,不生不见觉真一,心生万物生,相念灭,相无体,无相之相是实相,无体之体是实体,无念无相万缘息。

    用最简单的话语就是,你所能看到的佛,如若他以本相而显,就是虚假的,那只是你眼中的佛陀。

    你认为佛陀是这个样子,那么他就是这个样子,是你心中执念而生,并非真正的佛陀。

    你所见非实见。

    这就是诸相非相。

    金刚经之言,充满无上大智慧。

    只是,就在许清宵说出这道佛言之后。

    刹那间。

    天变了。

    轰隆。

    雷声阵阵,天穹上,一束金色的佛光,划破天穹,直接照耀在许清宵身上。

    佛音阵阵而起,许清宵脚下更是生出一朵金莲。

    金莲之上,更是诞生九瓣莲叶,荡漾无尽佛光。

    “九品佛莲?”

    “这是怎么回事?”

    “怎会是九品佛莲?”

    “为何许清宵脚下生出九品金莲?”

    这一刻,八百辩经僧露出惊愕之色,他们望着许清宵,眼神当中充满着震撼。

    金莲。

    是佛门圆满象征。

    唯有大智慧者,才可凝聚脚下金莲。

    慧觉神僧脚下有六品金莲,不是因为慧觉神僧有大智慧,而是慧觉神僧携带佛门气运,前来此地辩法论道。

    他脚下的金莲,是天竺寺佛法气运,否则的话,慧觉神僧难以凝聚金莲。

    八百辩经僧脚下的金莲,也是这个意思。

    而且金莲有品,一至十二品,三品为顿悟,六品为觉悟,九品为彻悟,十二为正觉。

    有道是,菩萨脚下是莲台,我佛盘坐十二台。

    菩萨脚下的是十二品莲台,而真佛脚下的是十二品金色莲台。

    许清宵脚下的九品金莲,并非是莲台,距离真佛相差很远,可佛这种东西,本身就是至高无上,是虚无的存在。

    九品金莲,已经胜过慧觉神僧,准确点来说,是胜过佛门一切气运。

    自然,八百辩经僧露出无与伦比的震撼之色。

    但更加令人震撼的一幕出现。

    随着九品金莲在许清宵脚下浮现,一尊如来法相也出现在许清宵身后。

    阵阵宏伟之佛音响起,响彻天地。

    万丈的金色佛身,映照天地之间,无尽佛光,沐浴在大魏江山每一寸,百姓们皆然感应到这般佛光。

    他们沐浴着佛光,得到祥瑞,身上的伤痛也减少了一半,若是无病无灾者,莫名感觉精神奕奕。

    这是一种无上大神通。

    也是一种佛门大祥瑞。

    大魏京都。

    酒楼之中,慧心的神色也变得无比震撼,他望着许清宵,双手合十,朝着许清宵深深一拜道。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许施主竟一语道破如来真谛。”

    他震撼无比,望着许清宵如此说道。

    许清宵这一句,若见诸相非相,既见如来,道出如来真谛,也道出佛门真意。

    然而。

    事情并未结束。

    此时。

    许清宵身后的佛陀虚影,开始诵念起经文了。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尔时世尊,食时著衣持钵,入舍卫大城乞食。于其城中次第乞已,还至本处,饭食讫,收衣钵,洗足已,敷座而坐。”

    经文之声,缓缓响起,从大魏京都,而后扩散,大魏王朝,再直至整个中洲。

    甚至到最后,传到了整个尘界。

    西洲当中。

    浩瀚的佛音响起,震天憾地,恐怖之音,令天地变色。

    西洲。

    这里大部分都是荒芜之地,到处都是赤地,不过一座座寺庙,耸立在西洲各地。

    数千年前,西洲更加荒芜,鸟兽无存,随佛门僧人抵达,在此开创佛法,建立寺庙,一步一步引领西洲百姓。

    经过无数年的发展,西洲虽还是荒芜,但很多地方也已经出现勃勃生机。

    而佛的力量,也在这里诞生孕育。

    西洲是佛国。

    可以没有国家,但不得没有寺庙,在这里佛权胜过王权,百姓们信仰佛道。

    是狂热信仰,刻印到骨子里。

    也就在此时。

    自中洲而来的金色祥云,遮盖了整个西洲。

    随着这金色祥云的出现。

    一尊佛陀虚影出现,这是大日如来真身,宏伟无比,胜过一切真佛。

    佛光遮天盖日,令人感到敬畏,也让人充满着震撼。

    西洲佛国。

    无数百姓,望着这恐怖的景象,齐齐跪在地上,感应到这煌煌天威,佛光冲天,真佛降世,更是激动震撼无比。

    “是真佛啊。”

    “真佛显世了。”

    “这是真佛,是真正的佛。”

    “此佛乃为真正的佛。”

    “快来拜见真佛。”

    “这是怎么回事?为何我西洲突然惊现真佛?”

    “真佛来自何处?”

    那一道道声音响起,西洲信徒们,露出无与伦比之色,他们眼神当中满是震撼。

    不知道怎么突然出现一尊如此可怕的佛影?

    但不管如何,他们第一时间跪在地上,朝着佛陀跪拜,行大礼跪拜之。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既见如来。”

    宏伟神圣之声,在西洲响彻。

    真佛虚影,映照西洲一切地。

    众生信仰也在这一刻,化作无量的光芒,如同无尽洪流,朝着许清宵涌去。

    一座座古寺,也在这一刻,爆发出金色的光芒。

    一尊尊佛影出现,这是每座寺庙供奉的佛陀。

    “你们快看,这些佛陀,是在朝拜这尊真佛。”

    “这是佛祖,佛祖显灵了。”

    “佛祖出世了。”

    “竟是佛祖?”

    就在这一刻,寺庙中的沙弥和僧人,忽然睁大了眼睛,他们看着自家寺庙供奉的佛陀,竟然向这尊真佛朝拜。

    一时之间,他们意识到了一个可能性。

    “阿弥陀佛,此乃佛门大异象,万佛朝宗,中洲有人诵念出佛祖真经。”

    有老僧开口,他顿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露出无与伦比的震撼之色。

    “是佛祖真经,是佛祖真经。”

    “阿弥陀佛,当真是佛祖真经啊。”

    “诸相非相,即见如来,此乃观佛之经,佛祖真经。”

    那些老僧们逐渐反应过来,一个个瞪大了眼睛,发出震撼之声。

    “阿弥陀佛。”

    也就在此时,西洲,小雷音寺中,一道佛号之声响起,震天憾地。

    随着佛号声响起,小雷音寺中也响起新的声音。

    “此乃佛祖真经,为新的佛门真谛,道出如来真谛,西洲众僧,皆朝拜佛祖。”

    是小雷音寺的大人物开口。

    让西洲佛门弟子朝拜佛祖。

    不过小雷音寺的大人物,并不清楚金刚经是什么经文,才刚刚听,怎可能顿悟。

    认为这是一种新的学派,新的一种真谛。

    天竺寺中。

    伽蓝神僧正在诵经,感受到这浩瀚的佛力之后,伽蓝神僧也不由开口。

    “善哉,善哉,我佛门又出新学,此等心学,为如来真谛。”

    “许施主有我佛门智慧相,是我佛门八部天龙转世,倘若许施主愿意皈依我佛,愿供奉许施主为我佛门护道者,其地位为我佛门第一人。”

    他赞同小雷音寺的说法。

    认为这是一种新学。

    如来真谛。

    是无上真经,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无法挑战当下的佛门,只能说开创了新的一个学问,而不是颠覆佛门。

    佛门依旧是佛门,他们所学的佛经,依旧是第一佛经。

    但天竺寺伽蓝神僧,也依旧认为,许清宵有智慧相,是八部天龙的转世,甚至他主动开口。

    只要许清宵皈依佛门,愿意供奉许清宵为护道者,地位超然,为佛门第一人。

    换句话来说,许清宵可享受佛门气运。

    这句话一说,西洲当中,不知道多少僧人震撼,一个个动容。

    眼下佛门都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了,说句不好听的话,佛门当真要昌盛起来,那个时候的气运,简直是无穷无尽。

    胜过所有体系,指不定当真能诞生一位超品的佛陀出世。

    这是佛门付出了几千年,甚至是上万年的努力,如此之多的气运,眼看就可以摘果子,现在主动给许清宵分一杯羹。

    而且还是让许清宵分一杯大羹,这如何让他们愿意心甘情愿的接受?

    但看着西洲上空出现的真佛虚影,即便是心里不甘愿,但还是得接受,毕竟许清宵诵念出佛祖真经,这意义太不同了。

    这一刻,西洲僧人们,包括西洲百姓们,皆然朝着真佛虚影朝拜。

    他们恭敬。

    浩瀚念力,化作洪流,自西洲滚滚卷起,涌入大魏王朝。

    大魏王朝。

    京都之中。

    人们已经彻底震撼了,伽蓝神僧浩荡的声音响起,语气之中极其认真。

    这让世人震撼,许清宵如今已经是武道入圣,儒道半圣,仙道玉清境,现在又可以享受佛门气运吗?

    这也太逆天了吧?

    佛门为了争夺气运,耗费了多少年心血?前者有小雷音寺,后者天竺寺辩法,再加上佛门在西洲,费劲千辛万苦。

    以致于西洲这荒凉之地,焕发新生,这是几千年,甚至是上万年的努力。

    一切的一切,付出的代价有多大?可现在竟然愿意让许清宵分享佛门气运?

    这当真是天大的恩泽,这就好像仙门之中,有人抵达超品,领悟真正的仙道。

    而后即将要长生,来询问许清宵愿不愿意分享长生气运?

    若是许清宵愿意加入仙门,就分享长生气运一般。

    代价很大。

    也足以证明一点,佛门当真极其看重许清宵,希望许清宵加入佛门。

    而京都内。

    当许清宵念诵金刚经后。

    他脚下诞生九品金莲,也演化出佛陀智慧相。

    七大仙门掌教,也纷纷露出震撼之色。

    太上仙宫当中,所有太上仙宗的弟子,聚集此地,他们望着许清宵,眼神当中充满着震撼。

    哪怕是无尘道人,也不由感慨道。

    “许圣到底是何许人也?儒道半圣,武道入圣,仙道玉清境,如今还要集佛法于一身吗?如若如此,儒释道武,四者合一,古今往来从未有过啊。”

    无尘道人震撼,他眼神当中,满是震撼与惊愕,无法抑制住这种发自内心的震撼。

    本以为许清宵文武双全,又修炼武道,已经算是圆满了,可实在是没有想到。

    许清宵如今还精通佛法,这........太不可思议。

    归元阵宗,斩天剑宗,如意器宗,这些仙门掌教,也是发出震撼之声。

    他们望着许清宵,一时之间,当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许清宵所有的成就,随便一个拿出来,都是震撼天下的事情,可这些事情全部集中在许清宵一个人身上,就显得极其神话。

    尤其是林阵真人,听到佛门开出这个筹码之后,林阵真人不禁神识传音。

    “诸位,贫道之前提的事情,一定要好好思量,佛门敢这般做,就足以证明许清宵有多重要。”

    “若是我等还犹犹豫豫,只怕到时候被别人摘了气运。”

    林阵真人开口,他急忙说道,让众人好好考虑考虑他之前提的事情。

    彻底入驻大魏,算是彻底站队,支持许清宵。

    毕竟现在佛门正在跟他们争夺。

    他的声音响起,仙门当中,除了七星道宗之外,其余五大仙门掌教皆然沉思,他们理解林阵真人所言。

    不过这种事情,他们的确也需要好好沉思。

    而天地文宫中。

    王朝阳望着这一切,他眼神当中露出不甘与愤怒之色。

    他有些不甘,准确点来说是有些后悔,自己为何没有主动去辩法,虽然自己不懂佛经,但也懂得一些佛法道理,

    能不能赢是一回事,最主要的是,他看不得许清宵这么好。

    凝聚九品佛莲,诞生佛门智慧相,如此多的好处,全部被许清宵给夺走了。

    这让他充满着嫉妒。

    眼下,他最担心的事情就是,许清宵当真答应入驻佛门。

    如果当真是这样的话,许清宵未来成就,难以估量,整个佛门为许清宵撑腰,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佛门,存在的时间太长了。

    而且佛门几乎没有断绝传承,这批人藏得很深,比儒道还要深,他身后的人只怕也不希望许清宵答应。

    也就在此时。

    随着无边无际的念力洪流涌来,这是西洲众生的信仰之力,恐怖绝伦。

    这股念力要加持在许清宵身上。

    而佛门当中,八百辩经僧一个个露出难以言说的表情,他们的神色有些说不清楚,毕竟如此浩瀚的念力,若是加持在他们身上。

    可直接突破当前境界。

    但加持在许清宵身上,对他们来说,不是一件好事,有嫉妒,但更多的还是一种羡慕。

    慧觉神僧便是羡慕,羡慕这浩瀚的念力,尤其是天竺寺伽蓝神僧所说的话。

    愿意让许清宵为佛门护道人,享受佛门大气运。

    他辛辛苦苦过来辩法,只怕到时候也享受不了多少气运,而许清宵只要点点头,他就可以享受佛门无上大气运。

    这让他如何能忍受?

    又如何甘心啊?

    可心中再怎么不甘心,他也只能认了,谁让许清宵诵念出佛祖古经?

    同时,他望着这些念力,若是给他的话,不说能一品正觉,最起码也能成为半个一品。

    也就在此时。

    许清宵挥了挥手,他没有接受众生念力,而是凝聚出大魏龙鼎。

    龙鼎出现。

    将所有的念力全部吞噬,念力化作龙卷风,直接被大魏龙鼎全部吞下。

    “拒绝佛门念力?”

    “许清宵这是作甚?”

    “他不想与佛门产生联系吗?”

    “嘶,竟然拒绝佛门念力?气魄真大。”

    人们震撼,议论之声纷纷响起。

    谁也没有想到,许清宵竟然会拒绝佛门念力,这种念力,足可以让许清宵蜕变,如今许清宵脚下诞生九品金莲。

    更是有佛门智慧相,倘若许清宵愿意,可借助这股可怕的念力,修行佛法。

    这样一来,许清宵便有可能佛法三品。

    可没想到的是,许清宵竟然拒绝了。

    世人震撼,但暗中有不少势力松了口气,他们不希望看到那一幕。

    眼下许清宵拒绝了,对他们来说,是一件好事,一件大好事。

    不管许清宵是什么原因拒绝,现在的许清宵,对他们而言,已经是一个无法阻挡的存在,如若许清宵答应入驻佛门。

    仙门绝对不会袖手旁观,到时候儒,佛,道,武,以及大魏王朝支持之下,许清宵就再也不是一枚棋子了。

    而是一名执棋人,并且还是那种拥有极大权力的执棋人。

    此时,大魏龙鼎将念力疯狂吞噬,得到了新的蜕变。

    王府之上。

    踩着九品金莲,许清宵静静看着这浩瀚无比的念力。

    说实话,许清宵不太想和佛门牵扯,毕竟佛门有因果之说,得到了众生念力,就要反哺众生好处。

    一取一得。

    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最主要的是,自己还无缘无故被牵扯进去了。

    但大魏龙鼎不一样,这是国运,代表这是大魏王朝。

    他们本就是众生,得到众生之力,自然是锦上添花。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一个原因,许清宵希望快点凝聚出中洲龙鼎出来。

    倘若能凝聚出中洲龙鼎,那么一切好说。

    吼。

    大魏龙鼎将西洲众生信念吞噬完毕,演化出真龙,盘旋在许清宵身后,万丈真龙,看起来极其恐怖,令人莫名生出敬畏感。

    皇宫内。

    女帝感觉到了这股力量,大魏龙鼎再一次得到蜕变,如若再这样下去的话,说不定当真有可能凝聚出中洲龙鼎。

    她美眸当中,露出喜悦之色。

    许清宵当真是大魏的救星,中洲从未出现过的变局,或许会因为许清宵而进行改变。

    也就在此时。

    慧觉神僧的声音响起了。

    “阿弥陀佛。”

    “许施主,乃八部天龙转世,此事已有征兆,不知许施主为何不愿接受众生念力?”

    慧觉神僧望着许清宵,他眼神当中充满着好奇。

    此话一说,许清宵神色漠然,望着对方。

    “第三题,你已经输了。”

    许清宵不想跟慧觉神僧扯些这个话题。

    今日是辩法,那他就辩到底。

    说其他的,有何意义?

    看着许清宵丝毫不近人情,慧觉神僧不由叹了口气,但很快他双手合十,望着许清宵道。

    “第三题,老衲输了,不过今日能见许施主觉悟智慧相,老衲虽败犹荣,倘若能接引许施主抵达彼岸,即便是今日全输,老衲也心甘情愿。”

    慧觉神僧开口。

    他满脸的悲悯世人,望着许清宵,如此说道,显得慈悲为怀,阿弥陀佛。

    只是,此话一说,让人有些莫名感到恶心。

    许清宵念出金刚经,虽然只是一小段,但也是佛祖真经,理论上来说,许清宵的智慧无双,光是拿这一段金刚经,许清宵说自己是佛门第一。

    也没有任何错。

    然而,慧觉神僧竟然还要强调,许清宵是佛门八部天龙,这还当真是令人作呕。

    真要说,许清宵自称佛祖转世,也不足为过。

    最起码,金刚经在这个世界,乃是无上真经。

    但这就是西洲佛门的手段,打不过你,就恶心你,打得过你,就是妖孽还不伏法?

    不过,就在此时,许清宵突然开口。

    “何处是彼岸?”

    声音响起,是许清宵的询问。

    但这不是许清宵出题。

    出题的人,依旧是慧觉神僧。

    他愿意接引许清宵去彼岸,那许清宵顺势开口,让其以彼岸为题。

    此话一说,慧觉神僧不由一愣。

    没想到许清宵居然玩这招?

    只是愣了愣,慧觉神僧深吸一口气,看着许清宵道:“极乐为彼岸。”

    这是他的回答。

    极乐世界,为彼岸。

    “错。”

    然而下一刻,许清宵直接出声。

    “何错之有?”

    慧觉神僧望着许清宵。

    “极乐非彼岸,彼岸既极乐。”

    许清宵开口,给予回答。

    慧觉神僧的意思是,极乐世界,是彼岸。

    然而许清宵不认为极乐世界是彼岸,而是认为彼岸是极乐的,但极乐世界,并非彼岸。

    两者听起来好像是一个意思,只不过是顺序调换一番。

    可实际上的意思却完全不同。

    慧觉神僧认为,西方极乐世界,就是彼岸,可许清宵认为,彼岸之处是极乐,但并非是西方极乐世界。

    这是新的辩题。

    何为极乐。

    慧觉神僧摇了摇头,看着许清宵道。

    “我佛有曰,极乐世界,有法门万千,佛光无尽,地涌金莲,天花乱坠,有佛乐洗涤内心,有佛法开启智慧。”

    “瀑布银河,古树参天,到达彼岸,无忧无虑,无病无灾,不朽不灭,不嗔不怒,无有七情,无有六欲,金刚护法,神兽盘坐,聆听佛祖经文,可享永世极乐。”

    “此乃为极乐世界。”

    “也是彼岸。”

    慧觉神僧开口,他否认许清宵的观点,认为极乐世界,就是真正的彼岸,在哪里人们没有任何烦恼,也没有任何病痛,可以聆听佛祖诵经,享受真正的极乐。

    人们听到这番言论,莫名对极乐世界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若无忧无虑,无病无灾,不朽不灭,不嗔不怒,令人向往。

    “错。”

    可是,许清宵再次否决对方言论。

    “此界不为极乐。”

    许清宵摇了摇头。

    这话一说,慧觉神僧有些恼怒了,不仅仅是他,八百辩经僧也有些恼怒了。

    佛门极乐世界,这是他们的信仰,也是佛门真谛,佛门弟子都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往生极乐。

    享受无忧无虑,享受极乐之乐。

    否则的话,他们在人世间受苦受难是为何事?

    许清宵一而再,再而三否定极乐,这是动摇他们的佛本,也是动摇他们的佛心。

    令他们极其不悦。

    一时之间,慧觉神僧望着许清宵,缓缓开口道。

    “那敢问许施主,何处为极乐?”

    慧觉神僧没有急着否决,而是想听一听许清宵的回答。

    你说极乐世界不是极乐,那什么地方是极乐?

    “人间便是极乐。”

    许清宵回答,没有任何犹豫。

    但此话一说,八百辩经僧不由露出嗤笑之相,慧觉神僧更是长长叹了口气。

    饶是京都内的仙门,以及百姓们,再听到这个回答之后,也不禁沉默了。

    他们虽然不懂佛法,但他们也知道,人间算什么极乐啊。

    “阿弥陀佛。”

    “许施主,你还是着相了啊。”

    “你身为儒道半圣,又是大魏王爷,更是武道入圣,可以说你身上的任何东西,单独拿出来,都是常人一辈子无法奢求之物。”

    “对你而言,人间是极乐,是因为你看不到人世间的悲苦,你被权力蒙蔽了双眼,你被世俗遮掩住了智慧。”

    “人世间,是苦海,世人都在苦海之中挣扎,极乐世界是彼岸,肉身囚禁住世人的佛心。”

    “唯独脱离了肉身,明白了智慧,才能正觉,踏上彼岸之桥,入极乐世界,抵达彼岸。”

    慧觉神僧给予回答,这是佛门根本,也就是最著名的苦海说。

    倘若这个被推翻的话,就等同于是推翻佛门一切之根本。

    自古以来,有不少人尝试推翻佛门根本,但皆然都失败了,这个理论佛门是经过无数年的推敲,自我圆补,形成真正的无解之题。

    故此,慧觉神僧不认为许清宵能推翻佛本之说。

    第四场辩法,佛门也总算是扳回一局了。

    不仅仅是佛门弟子如此想到,实际上各方关注的势力,也已经认定,许清宵这次辩法只怕要输。

    人世间是苦海。

    不仅仅是佛门是这般想的,仙门的道理也是这般。

    只不过,佛门是苦海,仙门是红尘。

    脱离苦海,脱离红尘,才可得道。

    许清宵却说人世间是极乐,完全就是违背两者道理。

    可就在此时。

    许清宵的声音响起了。

    “世间为苦海红尘,抵达彼岸,超脱自我,享人间极乐。”

    “可何为极乐?无七情六欲为极乐?无忧无虑为极乐?佛祖诵经为极乐?”

    “天地之间,阴阳共济,有阳才有阴,若无悲怎知乐?若无情怎知苦?若无爱怎能知悦?”

    “世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五阴炽盛。”

    “此为苦海红尘,可却明悟,八苦为乐,便为极乐,彼岸在脚下。”

    许清宵开口,他并不认为无忧无虑便是极乐,石头也无忧无虑,无有情感,这是乐吗?

    人没有七情六欲,还是人吗?

    超脱一切,没有了人性,这是佛,不是乐,这种存在是削减世人烦恼。

    佛不需要太多。

    佛是一种精神,而不是一种信仰,佛为世人扫去烦恼,并不是让世人全部化佛。

    那样的话,这世间也没有存在的必要。

    只是此话一说。

    慧觉神僧笑了,望着许清宵道。

    “如若按照许施主之言,八苦为八乐,人间既极乐,脚下既彼岸,如何做到?”

    慧觉神僧开口。

    许清宵说的这个理论没问题,实际上也有人提出过这个理论。

    没有七情六欲,还算是什么极乐?

    可问题是,提出问题,你要解决问题啊。

    不能说提出来就行?

    你说七情六欲是快乐的,这个没问题,可八苦你怎么解决?

    生老病死,你无法解决。

    佛门极乐世界,可以解决,只是你不能有七情六欲。

    有失必有得。

    也符合天理。

    如此,慧觉神僧算是拿捏死了许清宵。

    许清宵提出这个问题,他并不在乎,说出这个道理,他也不觉得什么。

    解决问题,才是辩法的核心。

    你自己都解决不了,那你说什么?佛门有解决之法,有超脱之法。

    所以这次辩法,无论如何,他都能赢。

    可就在此时。

    许清宵沉默了。

    他望着天穹,思索着一些事情。

    人生有八苦。

    一苦为生苦。

    世间是苦海,生生死死,何时尽?痛苦的本源便是活着,所以当人出生时,便是嚎啕大哭,而不是喜悦。

    二苦为老苦。

    所有的美好,逐渐凋零,一切的一切,终将会老去,每一天都在变老,昨天已经过去,今天又是新生。

    三苦为病苦。

    病痛折磨,苦不堪言。

    四苦为死苦。

    死亡不会带来痛苦,但精神上的折磨,远远胜过痛苦。

    试问一下,夜深人静时有没有想过,死后的世界是如何?

    若有阴曹地府,是一件好事,可若是没有阴曹地府,没有轮回之说,你死后,一切的一切彻底消失,这种还算是好的。

    倘若你死后,你的意识还在,但天地之间,一片黑暗,无法与任何人言论,只有意识长存无数年,这才是真正的恐惧。

    爱别离之苦,求不得之苦,怨憎会苦,五阴炽盛苦。

    这些苦,汇聚如海洋,让人不断挣扎。

    八苦之下,众生哀嚎。

    如何破解?

    佛门给出的答案,是极乐世界,抵达彼岸。

    忘却一切烦恼。

    忘却一切事物。

    没有了七情六欲,没有了人性,那么一切的一切,都将空洞。

    就如同一块亘古不变的石头一般,对它来说,没有什么痛苦不痛苦的,因为他没有了一切。

    可就在此时。

    许清宵缓缓伸出手来。

    他捏出法印。

    慧觉神僧看着许清宵,眼神当中有些好奇,不知许清宵这是做什么?

    八百辩经僧也十分好奇,不明白许清宵这是在做什么?

    不仅仅是他们,整个大魏京都。

    皇宫内的女帝,六部尚书,满朝文武皆然好奇。

    天地文宫内,王朝阳也不禁皱眉,他也十分好奇许清宵这是在做什么。

    七大仙门弟子,齐齐望着许清宵。

    京都百姓们,也十分不解。

    唯独酒楼当中。

    慧心神僧,望着许清宵莫名想到了什么。

    “世间八苦,化为苦海。”

    “今日吾传彼岸之法,为世人超脱彼岸。”

    许清宵缓缓开口,他法印端庄,模样神圣,声音也缓缓响起。

    “自取自心,觉困取幻有,幻有牵心识,分别有生灭,生灭续无明,无明成世界,诸法唯心现。”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许清宵的声音,逐渐洪亮。

    这又是金刚经。

    但却是金刚经中最为深刻的一句话。

    一切皆梦幻泡影,世间的一切,都是云烟,不可执着。

    无论美好与悲伤,皆然转瞬即逝,正所谓去似朝云无觅处。

    莫要过分追求,也莫要过于执着。

    刹那间。

    一道无与伦比的声音响起。

    这道声音,不是许清宵传来的。

    而是许清宵身后的法相凝聚而出。

    “诸行无常。”

    “诸法无我。”

    “涅槃寂静。”

    古老的声音响起,这是真佛的声音。

    这声音,传遍整个中洲。

    而许清宵身后的佛陀身影,更是在这一刻,彻彻底底化作真实的古佛。

    轰轰轰。

    这一刻。

    整个西洲,所有寺庙瞬间爆发出恐怖的佛光,浩瀚无比的佛音之声,响彻整个西洲一切。

    “这不可能。”

    “这不可能。”

    “这是真佛法印,这是真佛法印。”

    西洲之中,有一道无与伦比的声音响起。

    是一名枯坐老僧,他在这里枯坐百年,被西洲僧人视为即将证道的佛。

    地位极高,佛法高深,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比天竺寺伽蓝神僧的地位还要高。

    可没想到的是,这一刹那,他睁开了眸子,浑浊的目光当中,露出无与伦比的震撼之色。

    这是三法印。

    佛门至高法印,是鉴别真佛与伪佛的唯一标准。

    诸行无常,诸法无我,寂静涅槃。

    代表着三重境界。

    唯独达到三重境界,便是真佛,若没有达到这三重境界,便是伪佛。

    许清宵捏三法印,道出佛法真谛。

    引来真佛显世,为他加持无量佛法。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这便是许清宵对八苦的解决之法。

    一切的一切,不过是梦幻泡影,不可过度追求。

    世人要明白,诸法无常,即可脱离苦海,脚下便是彼岸。

    此时此刻。

    一道更加震惊的声音响起了。

    “看。”

    “你们看。”

    “许清宵脑后,出现了佛门智慧轮。”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

    刹那间,无数目光看了过去。

    的的确确。

    许清宵脑后竟然出现佛门智慧轮。

    如彩虹一般,亦如金色,璀璨无比,一重一重,有足足九重智慧轮。

    “这。”

    “这。”

    “这不可能。”

    慧觉神僧身子都颤抖了,这一幕,让他感到无与伦比的震撼,比真佛出现还要震撼。

    佛门智慧轮。

    这代表着智慧。

    一重智慧一重天。

    四大神僧,也不过是六重佛轮,伽蓝神僧是七重。

    许清宵有九重。

    可真正恐怖的不是这个。

    而是,许清宵不是佛修。

    他体内没有一点佛法。

    他们是修练佛门之法,凝聚出来的,许清宵的智慧佛轮。

    两者的区别,相差十万八千里。

    而且九重代表着是正觉。

    许清宵是佛陀正觉。

    这一刻。

    大魏京都中,一朵朵金莲,从地面涌出,一片片花朵,自天穹洒落。

    西洲当中。

    伽蓝神僧彻底愣住了,并不是因为这智慧佛轮,而是三法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