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二百五十一章: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慧觉认输,诵经辩法

时间:2021-11-28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西洲。

    天竺寺。

    伽蓝神僧的目光,已经彻底震撼了。

    他望着许清宵。

    眼神之中,尽是震撼,无与伦比的震撼。

    三法印。

    这是佛门至高真谛,也是佛门一直苦苦追求的真谛。

    有古之佛陀曾说过,是否真佛,需要达到三个标准,如若达到这三个程度随意一个,便是真佛。

    而这三个标准,他说不上来,是无常,无法,寂静,但具体是什么,佛门不知道。

    只称此法为三法真谛,也可称之为三法印。。

    古今往来,佛门内部辩论,三法印的辩论从未停止过。

    首发

    而今日,许清宵却将三法印真谛道出。

    这如何不让他惊愕?

    三法印。

    是鉴别真佛的唯一标准,只要达到三法印的要求,你就是真佛。

    即便是真佛不承认你,你也是真佛。

    如若你没有达到,即便是真佛亲口说你是佛,也没有任何作用。

    三法印。

    诸行无常,任何事情,都是无常的,下一个刹那和这一刹那,都会发生无数变化,无论是好事还是坏事,都会有变化。

    生老病死也好,爱恨别离也罢,你只需要知道,这一切都会有变化,那么保持一个平静的心,你将不会有任何痛苦。

    你之所以害怕死亡,是因为你恐惧死亡,但从你出生之后,你就知道人是会死的,既然如此,何必还要多想?

    一切的一切,都将注定,倒不如在注定的变化之中,寻得自身宁静,这便是诸行无常,一切皆苦的意义。

    诸法无我,世间一切,都以‘我’为中心,他们无法映照本相,只能看他人之相,所以要进入无我状态,不要以自己为中心,而是以世间万物为中心。

    以他人之相,映照我之相,以万物之相,观我本相。

    涅槃寂静,当超脱一切之时,你不在是你,我不在是我,灭除一切生老病死,无有安乐,一切回归原始,寂静一切,不生不灭,从而达到真正的无上境。

    那么一切与我之因果,皆然化作云烟。

    一切种种过往,也皆然化作云烟。

    用最简单的理论来说,就是你来过这个世上,但你消失了,一切病痛悲苦与你无关,而与你相关的存在,也已经不相关了。

    自我涅槃,或许看起来就是自我毁灭一般,可实际山有更加不同的深度。

    具体如何,三言两语也无法形容,这也是佛门最高境界。

    因为涅槃,不是重生,不是说重新来过,换一个人,而是彻底了无,彻底无缺,不生既不灭。

    许清宵自然没有达到这个境界,倘若许清宵达到了这个境界,他也不会在这里。

    前面两个境界是可以达到的,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最后一个境界几乎不可能,真佛也不见得能做到。

    这种佛,是佛门无上佛陀才能做到的,哪怕是佛祖见到这般,也要尊敬。

    许清宵说出三法印真谛,也就是佛门真谛,这才是最恐怖的地方。

    一语道破佛门真谛。

    许清宵得佛法加持,脑后凝聚出九重佛轮,映照世间一切,充满无上智慧相。

    这就是许清宵的恐怖,他脚下的金莲,更是绽放出无穷金色佛光,将他烘托如真佛似的。

    三法印凝聚,化作一口宝瓶,出现在他头顶之上,这又是一种佛法圆满的象征。

    大道宝瓶,盛满智慧。

    这意味许清宵已入正觉。

    佛门有两大正觉。

    一为境界正觉。

    二为智慧正觉。

    境界正觉,就是通过众生念力,修炼成佛。

    智慧正觉,则是真正的开窍正觉,得无上大智慧。

    两者,自然是后者最重要,靠境界正觉,只能说这个境界叫做正觉,而不是说你当真正觉了。

    真正的正觉,将可观相佛祖,懂得世间一切智慧。

    许清宵有正觉之资,脚下九品金莲,诵念佛祖真经,如今更是道出佛门真谛。

    如何不让他震撼,又如何不让他感到惊愕。

    这一刻。

    莫名之间,伽蓝神僧感觉辩法要失败了。

    刹那间的感觉,让他立刻摇了摇头,清醒了过来。

    辩法不可能失败。

    也不能失败。

    而大魏京都中。

    天穹洒落一片片花瓣,这是天花乱坠之景象,每一片花瓣,都刻印佛经。

    地面之上,一朵朵金莲涌现,显得美轮美奂,更是有神兽出现,献上祥瑞。

    这般的异象,的的确确胜过儒道和仙道异象。

    佛门本身就是以异象闻名,尤其是极乐世界,在书文当中更是被塑造成什么样子。

    眼下如此非凡的异象出现,实实在在是让这帮僧人沉默了。

    他们没有想到,最看不起的许清宵,竟然成为了他们辩法当中最大的敌人。

    许清宵道出佛法真谛。

    也算是赢下了第四题。

    彼岸之争。

    极乐之争。

    大魏京都,酒楼当中,慧心神僧更是朝着许清宵深深一拜,方才说的三句话,他听得清清楚楚,也实实在在明白,这三句话代表着什么。

    诸行无常,诸法无我,寂静涅槃。

    这是佛的三重真谛。

    为佛门定下无上根基,许清宵此番,已经胜过天下佛门弟子了。

    他为神僧,可如今,却望着许清宵,深深一拜,虔诚无比,如同信徒朝拜圣人一般。

    天地文宫,大魏皇宫,七大仙门,民间百姓,西洲佛门,东洲帝族,南洲北洲,天下各大势力都望着这一幕沉默不语。

    今日的佛法之争,令人意想不到。

    没有人能够想到,许清宵竟然连出妙语,更是佛歇不绝。

    诵念出佛祖真经,如今更是道出佛门三大真谛,凝聚出大道宝瓶,代表智慧圆满,脑后更是有九重佛光,也代表着佛法浩瀚,再加上三法印的出现。

    让许清宵有无上正觉之资,只要给予许清宵一定的时间,那么许清宵将有可能成为真正的正觉者。

    如若是这般的话,一时之间,很多势力莫名开始思索了,他们在思索,自己与许清宵的关系,是否要改进,亦或者是继续拉进。

    但无论如何,许清宵借助今日佛门之争,又是狠狠地在天下人面前,显露了一番实力。

    人们惊叹,眼神当中充满着好奇。

    尤其是七大仙门掌教,他们更是神识聚集,互相交流着。

    “许圣还有什么底牌没有拿出来啊?一年前,以儒道成名,一日入品,半月九品,一月八品,不足两个月七品,往后每隔两个月提升一品境界,直至三品。”

    “常人一年抵达三品,已经是天骄中的天骄,可许圣还偷偷修炼武道。”

    “前些日子,铭写无上道经,突破三品,仙门玉清境。”

    “如今又是诵念出佛祖真经,老夫很好奇,还有什么是许圣不会的。”

    林阵前辈开口,他是众人当中对许清宵最看重的一品。

    他极其欣赏许清宵,是极其欣赏,不然的话,前些日子也不会主动提出,让大家入驻大魏。

    此话一说,除了七星道宗的宗主之外,其余六位仙门强者,都参与了这个话题。

    他们震撼许清宵的才华。

    如若只是儒道才华,不管许清宵取得怎样的成就,他们也不会如此。

    许清宵的能力,已经不仅仅只是儒道了。

    “说实话,老夫莫名有一种直觉,一种难以言说的直觉,老夫觉得,许清宵若是踏入剑道,很有可能会为我剑道,补缺断路,重铸我剑道之威。”

    剑无极开口,他也是如此想法。

    之前,他就想过拉拢许清宵。

    只是无尘道人阻止了自己,但他依旧让门下弟子前去寻找许清宵,将宗门剑道传承交于许清宵。

    就是希望许清宵能够延续剑道无上传承。

    此话一说,众一品有些沉默。

    倒不是认为不可能,而是剑道之辉煌,他们心里清楚的很。

    仙道最强的其实并非是单纯修炼,为何天下有符法,阵法?就是因为仙道真正强势的剑道一脉已经没落了。

    在遥远的时代,剑道曾经无比辉煌,每一个修士都会修炼剑道。

    只可惜,不知发生了什么原因,剑道一脉被断绝,也正是因为如此,剑道瞬间没落,从而阵道和符道强势崛起。

    算是弥补修士没有攻击手段。

    虽然现在依旧有不少修士学习剑道,可终究还是不行,一品剑道真正的威力,不弱于一品武者,甚至更强一些。

    但从前些日子就能看到,剑无极轰击天地文宫,强虽然强,可比不过吴铭,也是事实。

    所以,剑无极认同林阵真人所言,他对许清宵更加炽烈了。

    “也不一定吧。”

    “许圣已经踏入仙道三品,修炼真我,剑道一脉,或许不行,否则的话,许圣早就修炼剑道了。”

    无尘道人开口,他不是瞧不起许清宵,也不是打击许清宵,而是阐述一个事实与观点。

    “你们想想看,许圣走的是儒道,本身就拥有智慧,他师父是一品武者,所以许圣武道能入圣,并不是一件难事。”

    “至于道门经文,可能与儒道有关,许圣智慧超群,天下绝有,其实通过方才许圣诵念佛经也可以看出来,经文这方面,许圣当真是天下第一。”

    “只要跟文字知识有关,许圣基本上都能震撼世人,而剑道不同,这完全是一个全新领域,倒不是老夫不认可许圣,只是剑兄莫要抱太大希望。”

    无尘道人很中肯地述说,希望剑无极不要抱太大希望。

    一时之间,剑无极有些沉默了,只因无尘道人说的到没有错。

    可就在此时,太上仙宫中。

    正在观望许清宵路子英,忽然听到一道传音之声。

    “子英。”

    “去藏经阁,不要让人发现,去取我宗剑诀,等许圣辩经结束后,将经文赠予他。”

    这是无尘道人的声音,他神识传音,让正在观望辩法的路子英不由一愣。

    “怎么又取剑诀啊?”

    路子英有些无奈,可无尘道人是他师父,要是原来,以他的性子,或许不会搭理自己师父。

    但现在不一样了,自己已经是仙道第二天骄了,他莫名觉得自己师父已经对自己爱答不理了,没有了以往那种溺爱,甚至有时候路子英感觉自己师父会莫名对自己露出失望之色。

    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仙道出了个许清宵。

    这让他很难受。

    极其难受。

    难受到想哭。

    但不管如何难受,还是得照办,老老实实去取剑诀。

    而与此同时。

    大魏京都中。

    随着许清宵道出佛门三法印后。

    第四辩。

    天竺寺就算是再一次败了。

    只不过,天竺寺败的不冤,许清宵都说出佛门三法印出来,这真的不冤。

    就好像文人之间互相作诗。

    你作了一首押韵极好的诗词,大家都认可,然而许清宵把七律第一作出来了,你还怎么玩?

    慧觉神僧脸色有些黑。

    他不知道许清宵哪里懂得这么多智慧法。

    又哪里懂得如此之多的佛经。

    可他知道的是,自己不能认输,一旦认输的话,那麻烦就大了。

    第四辩虽然输。

    可接下来还没完。

    “呼。”

    “请许施主继续出题。”

    慧觉神僧双手合十,望着许清宵,他眼神当中依旧是坚定。

    到了这一步,他更加不会放弃。

    请许清宵出题。

    看到对方笃定的眼神,许清宵心中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其实,三法印说出,金刚经说出,这已经可以结束了。

    两者的佛法相差十万八千里。

    却没想到,慧觉神僧还要与自己辩法。

    当真是找虐吗?

    要知道,随着金刚经和三法印带来的异象,让许清宵明白,自己的佛法经文,将胜过一切。

    超越西洲目前的佛法。

    都不要说大乘佛法了,真要拿出大乘佛法,那就不是打脸,而是碾压,彻彻底底的碾压。

    大乘佛法一出,西洲一切佛,皆为小佛,颠覆西洲一切认知。

    可大乘佛法,许清宵不愿拿出,当真拿出,对自己来说是好事,但对当下的佛门来说,更是天大的好事。

    等同于说,他们辩法失败,气运得到反噬,可自己拿出大乘佛法,只怕佛门会因此彻底大兴,两者之间,辩法失败了,可得到了大乘佛法。

    想想看,佛门是亏还是赚?

    大乘佛法,自己早晚会拿出来,但拿出来的时候,必然是掌控了佛门,不然的话,现在拿出来,不是一件好事。

    就凭慧觉神僧,倒不是许清宵自信。

    金光明最胜王经了解一下,无量天神朝拜,这个异象行不行?

    法华经了解一下,如来真身前来相见,南无阿弥陀佛,自在无量。

    再不服?那就拿出华严经了,法身佛比卢遮那佛解说世界海,无穷世界,万般宇宙,今天好好给你西洲佛门上一堂。

    先来点真实的。

    眼下就看慧觉神僧到底有多不服了。

    许清宵其实是先藏一手的,但真逼急了自己,除了大乘佛法之外,其他的许清宵都给他们来一遍。

    只不过许清宵不喜欢太高调,让自己出题,许清宵想了想,随后开口。

    “慧觉神僧。”

    “本王成圣之前,游历大魏山河,去过漠西,见识过一些佛门文化。”

    “本王很好奇,为何佛门寺庙,会有无数香客去拜,反观大魏,虽无佛门,但亦有道门儒教,除逢年过节之外,香火一般。”

    “请问这是为何?”

    许清宵开口,他没有直接说出自己的辩题,而是抛出一个问题。

    询问着对方。

    这是辩法当中最简单的套路,先丢出一个问题,让你来回答。

    往往这个问题都很普通,你挑不出任何毛病,可当你回答的那一刻开始,对方便会从你的言语当中,挑出毛病,开始进攻。

    慧觉神僧是辩经的老手,他没有急着回答。

    尤其是连连吃亏这么多次,让他更加谨慎起来了。

    这一次,他不选择主动开口,而是保持沉默,大约一刻钟后,身后的八百辩经僧率先开口了。

    “回许施主,这是佛法无边,佛能引世人往生极乐,故此世人懂得智慧,心净如明台,在我等佛门弟子的指引之下,领悟佛法。”

    “如此佛门香火不绝,生生不息。”

    这是一位辩经僧开口,慧觉神僧很识趣的没有回答问题了,而是让辩经僧来回答,倘若说错了什么,他便可以及时救场。

    对方所言,回答的倒也合理。

    可许清宵却淡然开口道。

    “心净如明台?指引之下?领悟佛法?”

    “那为何这些香客,不当场剃度出家?这样不是可以青灯伴古佛,长久悟佛道?”

    许清宵继续问道。

    此话一说,马上有辩经僧给予回答。

    “阿弥陀佛。”

    “许施主,世人于红尘之中,他们被红尘蒙蔽双眼,在苦海中挣扎,来我佛门,求得一丝心安,也求得刹那超脱。”

    “倘若明悟智慧,便会入我佛门,倘若不能明悟智慧,就需要我等佛门弟子度化入佛。”

    “这也是佛门为何要东渡之因。”

    “入驻中洲,是为天下苍生,为他们求得心安,求的刹那超脱,享受脱离之乐。”

    有辩经僧开口,说话极其老道,言语之时,面容上更是充满着悲悯世人。

    张口慈悲,闭口慈悲。

    “求得心安?刹那超脱?”

    “求什么心安?”

    许清宵开口,平声问道。

    “求本我之心安,明台之心安。”

    后者出声,如此说道。

    只是此话一说。

    许清宵不禁冷笑起来了。

    世上有智者,佛门也有菩萨心,只是西洲的佛门,可不是这般美好。

    “好一个求本我之心安。”

    “可在本王眼中,佛门大肆修建寺庙,供世人膜拜。”

    “不就是借佛陀之名,行自我之事,恐吓世人,轮回之说,地狱之苦,尔等弘扬佛法,却将不敬佛陀列为罪名。”

    “寺庙求佛,求心安理得,那倘若做了坏事,去佛陀面前,叩首言拜,可饶其罪吗?”

    “佛曰,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是否坏事做绝,只要放下屠刀,便可成为佛陀?”

    “那这般,那些屠刀之下的亡魂,岂不是成了怨死之人?”

    许清宵开口,他说出了自己的问题。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许清宵第三个问题,就是这个问题。

    佛门有一个说法,叫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许清宵就以此为题,让对方作答。

    此话一说,辩经僧顿时一愣,他没想到许清宵竟然将话题引到这里来。

    也不曾想到,许清宵又是在挖坑,以烧香拜佛,引导至心安理得,再由心安理得,引导至放下屠刀这个话题。

    的确。

    这是一个非常矛盾的话题。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在很多人看来,这是劝人向善之意,可问题是,屠刀染血,这些死去的人如何平息其怒?

    只是,辩经僧中,有人开口,给予了回答。

    “阿弥陀佛。”

    “许施主着相了,所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其意是希望不要一错再错。”

    “在关键的时刻,选择放下屠刀,是对自我的救赎,倘若执迷不悟,伤害的人会更多,制造的业力,也会更多。”

    “若是能在关键时刻,选择放下屠刀,便可拯救更多苍生。”

    “死去的已经死去,活着的依旧活着,不能因死去的人,而影响活着的人。”

    他出声,望着许清宵,如此说道。

    这是一种解答,用经济学来说,其实就是及时止损。

    “错。”

    许清宵摇了摇头,望着对方道。

    “众生死去,有怨念不甘,化作无上阴力,也正是因为如此,天地才会滋生妖魔,才会有因果之说。”

    “逝去的人,并没有逝去,无非是让活着的人承担业力因果。”

    “本王认为,屠刀放下,不可成佛。”

    许清宵如此回答。

    这时,慧觉神僧抓住破绽,直接开口问道。

    “如若屠刀放下,不可成佛,那如何让屠刀者放下屠刀?若不给他们忏悔改过的机会,放下与不放下都一般,谁还愿放下?”

    “请问许施主,您有何法,能让手握屠刀者,放下屠刀?”

    慧觉神僧开口,他望着许清宵,如此问道。

    他的意思很简单,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是给那些穷凶恶极之人最后一点希望。

    可如若连这一点希望都没有了的话,他们又为什么会愿意放下屠刀?

    慧觉神僧望着许清宵。

    然而,许清宵却缓缓开口道。

    “杀之。”

    许清宵缓缓开口,这是他的禅意。

    屠刀放下,哪里有什么成佛不成佛,你做错了就是做错了。

    懊悔有什么作用?死去的亡魂,从来不需要解释,唯独以暴制暴,以恶治恶,才是王道。

    只是这番话一说,八百辩经僧皆然皱眉,刹那间一道道声音响起。

    “许施主,你着相了。”

    “许施主,你杀心太重了。”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是佛门之根本,天地万物,皆有善心,也皆有佛性,我等佛门,是要将其度化成佛,若按照许施主所言,那还需要什么度化?”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对善勉之,对恶诲之,许施主,你杀心太重,有入魔前兆。”

    一道道声音响起,八百辩经僧中,有人怒目金刚,有人感慨不已,有人充满着悲悯,他们不认可许清宵这番话。

    认为许清宵杀心太重。

    可许清宵这番话,在百姓眼中,却是大实话。

    做错了事情,就必须要有所承担。

    你做错了事,不给予惩罚,只是教诲一二,有什么作用?

    就如同顽童一般,若是小错便是小惩,若是大错,便是大惩。

    倘若不惩,对孩童来说,就没有任何警觉,若无畏,则滋生罪恶,有多少孩童长大成人之后,变得游手好闲,泼皮斗殴?

    棍棒之下出孝子,看起来十分恶俗,可实际上这不是一件错事。

    但打非虐,骂非泄。

    打只是一种警告,不可虐待,骂不是宣泄自己的情绪,而是告知事理对错。

    可是,这种言论,在佛门眼中,杀机极深。

    慧觉神僧更是皱了皱眉,望着许清宵道。

    “阿弥陀佛,许施主,你这番言论,请恕老衲不敢苟同。”

    “杀念无尽,杀一人永不可能平息,只会增加越来越多的孽。”

    慧觉神僧摇了摇头,他直接否认了许清宵这个答案。

    许清宵明白,这种理念,佛门是不可能接受的。

    但他并非佛门弟子,而是望着慧觉神僧道。

    “故此。”

    “佛门不可入驻大魏。”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西洲佛门之法,乃是伪善。”

    “唯有王朝,才可制止杀孽。”

    “大魏王朝,有刑部监督,以法治国,才是永恒。”

    “穷凶极恶之人,从不会落泪,他们落泪,是死亡恐惧,而并非是真心悔改。”

    许清宵淡淡开口,这就是佛法不可融入王朝的根本原因。

    国家,必须要有法律来制衡这一切。

    做错了,就是做错了,犯罪了就是犯罪了,哪里有那么多废话?

    还要度化?

    度化什么?让其懊悔?这样无非是给犯罪者一个心里安慰,和一个内心寄托。

    倘若以佛法度化世人,世人便会明白,不管自己做错了什么,自己永远会有一个机会,一个活命的机会。

    可如若有法在,让他们不敢乱来,不能说这样完全制止犯罪,但最起码可以让人在犯罪之时,仔细想想后果有多严重。

    许清宵说这么多,其意很简单,就是道清楚大魏王朝与佛门的根本原因。

    为何王朝不让佛门入驻?

    当真是怕佛门影响到大魏王朝吗?

    不,而是理念问题。

    国以法治。

    佛以教化。

    两者有根本上的冲突和矛盾,若是让佛门入驻,除非佛门能够接受完全的控制,不然的话,让他们进来,就是破坏国家稳定。

    “阿弥陀佛。”

    “许施主,你着相了。”

    慧觉神僧开口,他双手合十,望着许清宵。

    此话一说。

    许清宵叹了口气,望着慧觉神僧道。

    “本王有没有着相,不清楚。”

    “但本王知道的是,你已经手握屠刀了。”

    许清宵开口,望着慧觉神僧如此说道。

    此话一说,慧觉神僧一笑,看着许清宵道。

    “阿弥陀佛,老衲一生未造杀孽,从来都是悲悯世人,何来屠刀?屠刀又在何处?”

    他有些想笑,不明白许清宵为何说自己手握屠刀,但还是给予解释。

    “屠刀在你心中。”

    许清宵淡淡开口,望着对方如此说道。

    此话一说,慧觉神僧摇了摇头,他佛光弥漫,显得无比神圣。

    “如何证明?”

    慧觉神僧问道。

    “挖出心脏,便可证明。”

    许清宵出声,淡然开口。

    只是这话一说,八百辩经僧神色陡然大变。

    “不可。”

    “许施主,你是想害我佛门神僧?”

    “荒谬,心怎可藏刀?”

    “一派胡言。”

    “乱语。”

    “神僧,莫要听他胡言乱语。”

    八百辩经僧纷纷开口,他们有些激动,显得极其不悦。

    许清宵这番话,简直是一派胡言,让慧觉神僧挖出心脏。

    这不就是要逼死慧觉神僧吗?

    可慧觉神僧没有恼怒,而是望着许清宵道。

    “许施主,老衲斗胆问一句,倘若老衲当真挖出心脏,心中无刀,许施主是否愿皈依我佛?”

    慧觉神僧出声,他不恼不怒,而是如此问道。

    此话一说,八百辩经僧脸色变得更加难看,纷纷开口,让慧觉神僧不要上当,甚至整个大魏京都,不知道多少势力强者,也皆然好奇了。

    他们十分好奇,慧觉神僧会不会真的挖开心脏。

    也很好奇,许清宵敢不敢答应。

    要知道,许清宵乃是儒道半圣,又是大魏王爷,众目睽睽之下,如若许清宵真的答应了。

    那就必须要做到,因为他是儒道半圣,若是言而无信,天地便会惩罚许清宵。

    即便是慧觉神僧挖出心脏,当场而亡,他许清宵若是不遵守诺言的话,其下场也会很惨。

    拿自己的前途,换慧觉神僧一条命,其实是不值得的。

    而所有人都知道,慧觉神僧,一定愿意用自己的命,来度化许清宵。

    在他眼中,甚至会觉得,自己是为了天下苍生,自己死,不算什么。

    能让许清宵皈依佛门,胜过一百个慧觉神僧。

    这一刻,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许清宵,皆然认为许清宵有些托大了,把自己逼到了死路。

    但众人也知道,许清宵不会答应,这一次,许清宵辩法失败了。

    佛门赢定了。

    可就在此时。

    许清宵的声音响起了。

    “好。”

    “倘若你挖出心脏,如若没有藏刀,许某愿意皈依佛门。”

    许清宵开口,此话一说。

    引来一阵喧哗。

    “这是做什么?”

    “许圣这是要做什么?”

    “许圣,不可啊。”

    “输一题没有关系,许圣莫要冲动。”

    “这没有必要。”

    “皈依佛门,就全输了,许圣,不可。”

    一道道声音响起,百姓们哗然一片,不敢相信许清宵当真答应下来了。

    大魏皇宫内,女帝瞬间起身,她也出声,制止许清宵。

    如若许清宵皈依佛门,岂不是中计?而且他将一生青灯伴古佛啊。

    “不好,守仁中计了。”

    “守仁还是年轻,被激怒了。”

    “这慧觉神僧当真了不得,用命来激怒守仁。”

    “守仁怎会如此糊涂啊。”

    六部尚书,以及诸位国公纷纷开口,他们攥紧拳头,为许清宵担忧。

    七大仙门中。

    无尘等人脸色都变得不好看,他们自然不希望许清宵加入佛门,如若那般的话,只怕佛门注定要昌盛万年。

    更主要的是,许清宵前面都赢了这么多,就因为一时意气之争,输给了佛门。

    这吃了大亏啊。

    天地文宫中。

    王朝阳看到这一幕,不由露出笑容。

    许清宵被逼到绝路,没想到竟当真意气用事,这还真是愚蠢至极。

    对比自己,许清宵到底还是没有底蕴,被这般一激,就显了原型,当真是一点城府都没有。

    而天穹上。

    金莲之上。

    当听到许清宵所说之言后,慧觉神僧顿时望着许清宵道。

    “许施主,所言当真?”

    他如此问道,并没有任何一点惊愕或者害怕,眼神当中甚至有些欣喜。

    “当真。”

    许清宵斩钉截铁道。

    此话一说,慧觉神僧不由深吸一口气,他没有任何想法了,望着身后八百辩经僧道。

    “昔年,有佛陀割肉喂鹰,今日,我慧觉挖心度人,许施主,老衲虽死,但还望许施主能遵守诺言。”

    “今日,老衲圆寂,为我佛门,生生不息。”

    说到这里,慧觉神僧伸出手来,而后朝着自己心脏部位,想要直接挖去,不给自己任何一点机会和时间。

    他心中有没有刀,这是世人都知道的事情。

    心怎可能藏刀?

    两人的禅语,原本是思维之上的辩论,但慧觉神僧硬生生扯到了现实上。

    由辩论变成争吵。

    落了下乘。

    可许清宵答应下来,就是落了最大的下乘。

    慧觉神僧并不在乎,因为他死不死无所谓,一条命换来一个许清宵。

    值。

    从根本上来说,极其值。

    这一刻,慧觉神僧已经想到自己死后,许清宵满脸不甘,老老实实加入佛门的场景了。

    倘若许清宵不加入佛门,那也无所谓,他是儒道半圣,自毁前程,而且佛门也会因为自己的死,从而给予莫大压力给大魏王朝。

    大魏王朝若是不理,天下各大势力都不会放过大魏王朝的。

    这是败笔。

    极大的败笔。

    所以,许清宵已经走上了一条死路,他没有退路可言,最好的结果,就是加入佛门。

    而佛门入驻中洲的事情,也将彻底尘埃落地了。

    可就在此时。

    突兀之间。

    当慧觉神僧闭上眼睛时,一道声音缓缓在他耳边响起。

    “慧觉神僧。”

    “你看看你手中是什么东西。”

    这是许清宵的声音。

    当这道声音响起,慧觉神僧忽然一愣。

    他愣住了。

    手指即将触碰到自己的身体,但就在这一刻停下来了。

    此时此刻。

    慧觉神僧睁开了眸子。

    他望着许清宵,眼神当中充满着震惊之色。

    他的目光,充满着不可置信。

    而所有人望着慧觉神僧,也看着许清宵,他们不解发生了什么事情。

    怎么慧觉突然停下来了?

    他害怕死亡了吗?

    还有,慧觉神僧手中有什么?

    不少人看去。

    却发现慧觉神僧手中,什么都没有啊。

    这是怎么回事啊。

    人们好奇,不过有一部分人似乎明白了什么,当下露出恍然大悟之色。

    酒楼当中。

    慧心第一个看明白了这一切,他也是露出惊容。

    站在酒楼中,忍不住惊呼道。

    “妙。”

    “妙。”

    “妙哉。”

    “许圣竟然将慧觉和尚的屠刀显化出来了。”

    “哈哈哈哈,当真是妙啊。”

    “这把刀,当真锋利无比。”

    “杀人之刀,诛心之刀啊。”

    “许圣,当真禅意至高,当真禅意至高啊。”

    慧心神僧激动地攥紧拳头,

    他瞬间明白,许清宵在做什么了。

    这不是意气之争,而是许清宵在逼慧觉神僧显形。

    “小师父,这是什么意思啊?我怎么一点都看不懂啊?”

    “是啊,是啊,这说什么东西啊,怎么慧觉神僧不挖心了?”

    “许圣这句话什么意思啊?我看了半天,愣是没有看到慧觉神僧手中有什么东西啊。”

    一道道声音响起,百姓们当真是有些看不懂了。

    而酒楼内,慧心神僧也是深吸一口气,他好好沉思一番,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清楚。

    可天穹上。

    慧觉神僧死死地愣在那里。

    他望着许清宵平静的目光,一时之间,知道自己败了。

    今日,他败的彻头彻尾。

    “呼。”

    足足过了好一刻钟。

    慧觉神僧满脸苦涩,他朝着许清宵深深一拜,而后缓缓开口道。

    “今日辩法,老衲虽败,败在轻视许施主。”

    “明日辩法,还望许施主继续赐教。”

    “不过,既然许施主如此懂得佛法,明日辩法,可否辩诵经法。”

    慧觉神僧开口,他询问如此说道。

    今天,他认输了。

    可不是完全认输,而是等待明日,辩经法。

    他要将佛门世界经法取出,让许清宵好好看一看,何为佛陀世界。

    听到这话,许清宵只是平静开口。

    “好。”

    一个字。

    他答应下来了。

    不过,许清宵没有离开,而是坐在金莲之上。

    感悟佛法浩瀚。

    而就在此时,慧觉神僧等人,却缓缓落下,与八百辩经僧闭目修神。

    但实际上,有人知晓,他们是以元神开始自我交流。

    今日他们输了。

    输的很惨。

    但他们,不服输。

    极其不服。

    可八百辩经僧中,还是有不少人好奇。

    方才哪里输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