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二百五十二章:慧心神僧,佛门黑手,大乘佛法,第二日

时间:2021-11-28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魏京都。

    儒道与佛道比试第一阶段已经停下来了。

    慧觉神僧败下阵来。

    他输的很惨,被许清宵全方位碾压,根本无法辩解。

    此时此刻,他带领八百辩经僧回到了京都外,盘坐在地上,显得神色沉重。

    八百辩经僧中有僧人还是不解,望着慧觉神僧道。

    “神僧,方才输在何处?”

    “是啊,神僧,方才输在何处?”

    他们不解,询问着慧觉神僧,方才为什么输了?

    “哎。”

    提到方才的事情,慧觉神僧也有些苦恼。

    记住m.42zw.cc

    他又一次上当了。

    而且这一次,上了个很大的当。。

    “阿弥陀佛。”

    “许施主先以佛门烧香为由,提出烧香何意,老衲本以为许施主是想要引出心安理得之说,故此已经有所准备。”

    “却不曾想到,许施主设计,故意引导我等这般想,所以针对心安理得去思索,可没想到的是,许施主真正要问的问题,乃是屠刀之说。”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许施主以诡辩角度,令我等轻视他,毕竟屠刀非刀,乃为执念,这是我等佛门禅意。”

    “许施主其实明白这个道理,他故意装作不懂,以王朝刑部为由,而后更是故意激怒老衲,说老衲心中藏刀。”

    “老衲为说服许施主,愿圆寂挖心,许施主假意愤怒之下,激进而行,其实是在逼老衲显出屠刀。”

    “当老衲挖心那一刻起,屠刀便显露出来。”

    慧觉神僧开口,道出这番禅意。

    “屠刀?神僧,你这刀是屠谁?屠自己,应当是度化之刀啊。”

    有人开口,充满着不解。

    可此话一说,慧觉神僧摇了摇头。

    “不,老衲这把刀,是屠大魏王朝之刀。”

    慧觉神僧开口,给予了回答。

    是的。

    他这把刀,是屠大魏王朝之刀。

    许清宵在之前已经说了,国家以法治国,如若佛门入驻,影响法纪,这其实就是在破坏大魏王朝。

    所以,当自己执意要度化许清宵时,其实就是在强行入驻大魏,一旦许清宵皈依佛门,佛将胜法,那这一把刀就会出现。

    至于这把刀,是好还是坏,这个没有人知道。

    可问题是,屠刀已显。

    许清宵与他的争辩,就是屠刀在心,如今不过是被许清宵引出来了,算是坐实自己是行凶者。

    这才是此番禅机的奥妙之处,也是此番禅机的核心之处。

    “阿弥陀佛。”

    众僧双手合十,他们彻底明悟禅机在何处了。

    “神僧,未曾想许施主竟然这般懂得佛理。”

    “我等该怎么办啊?”

    有辩经僧开口,眼神当中充满着好奇。

    此话一说,慧觉神僧深吸一口气,随后传音道。

    “第一场辩法,老衲虽输。”

    “但第二场辩法,许施主赢不了。”

    他神色笃定道。

    提到第二场辩法,众人纷纷意识到了什么,不由点头。

    “那倒也是,许施主虽然精通佛法,只不过从今日言语上来说,许施主还是不得佛法真谛,他虽道出三法印真谛,只能说许施主儒道资质逆天,第二场辩法,已经不是经文这么简单了。”

    “恩,明日的辩法,是铭写佛经,弘我佛门世界之辉煌,许清宵他懂得真谛,这是对人生与道理的总结,可佛门世界之宏伟辉煌,却不是他许清宵能懂的。”

    “第二场哪怕许清宵赢了,其实也不在乎什么,真正关键的地方,是第三场辩法,第三场辩法才最为重要。”

    “恩,第三场辩法,是让天下人看看我佛门镇魔手段,到时候天下人便会知道,佛门有多强了。”

    “神僧,您的意思是说,一切按照来之前的计划走吗?不进行任何变动?”

    辩经僧们纷纷开口,有人很自信,认为明日辩法,许清宵绝对赢不了。

    倒不是他们过于自信,而是这趟出来辩法,他们准备了三场不同的辩法。

    第一,佛理之争。

    就是今日的争辩,你提出问题,我来回答,你来反驳,我再来解释,谁说赢了对方,谁就算胜,这是最简单的辩法。

    第二,铭经之争。

    我是佛门的,我铭写佛经出来,映照极乐世界,让世人看一看,佛门的世界有多好,这样做一是震撼对方,同时也是度化对方,二是让百姓们看到,佛门有多好。

    第三,则是镇魔之法。

    辩经,铭书,第三场就是真正展现本事了,嘴炮打完了,大家总要拿出真正的本事吧?

    佛门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而且也找到了相应的地方,以浩瀚佛法,镇压邪魔,让天下百姓看看,佛门到底有多强。

    三年之后,不是天下大乱吗?这个消息,大家都知道,既然如此,那就让大家看一看,佛门的强大,如此一来的话,天下苍生岂能不信佛?

    这趟辩法,佛门既然敢出面,就意味着佛门做好了一切应对之法。

    不然,当真就靠嘴炮几句,说服天下人?这可能吗?显然是不可能的。

    只不过之前没有使用这个手段,是因为东洲还不配。

    甚至第二场辩法和第三场辩法,佛门都不打算用,如果不是出了一个许清宵,他们真的不会展现出这番手段。

    “诸位莫要多说了。”

    “一切按计划行事。”

    “好好休息,明日是一场苦战,许施主铭不出佛经,但他儒道一体,还是要小心一些。”

    慧觉神僧开口,他让众人不要多想。

    而自己闭上双眼,开始神游太虚。

    大魏京都安静下来了。

    许清宵屠刀辩法,也逐渐被众人理解,一时之间,人们惊叹,许清宵的诡辩之术,竟然如此恐怖。

    屠刀非刀,执念非念。

    给慧觉神僧种下一颗种子,等到种子发芽之时,屠刀再显,这如何不让人震惊。

    一开始,很多人还以为许清宵当真是头脑发热,上了慧觉神僧的当,可现在看来,真正上当的是自己。

    此时此刻。

    许清宵也从王府之上缓缓落地下来,到了这一步,他要思考八宝佛莲的事情了。

    而一时之间,各地议论也逐渐响起,世人都知道,佛门不会因为一次失败而放弃,他们选择辩法,弘扬佛学,就足以证明佛门的毅力有多大了。

    此时此刻,京都酒楼当中,慧心神僧已经消失不见,他朝着王府赶去,想要去见一见许清宵。

    慧心神僧从西洲赶来大魏,其实是有目的的。

    他的目的很简单。

    倘若儒道不行,他愿意为大魏辩法,拒绝佛门入驻大魏。

    慧心神僧的理念很简单,佛法自然,想要弘扬佛法不是一件坏事,但不能带有不一样的目的,心若不纯净,如何宣佛法?

    可没想到的是,大魏有了一个许清宵。

    也就不需要他慧心了。

    但这次过来,慧心是有些事情想要来问一问许清宵,他对许清宵充满着崇敬。

    很难想象得到,一个人为何既能成为儒道半圣,又有如此的佛学造诣,再加上还懂得仙道。

    对于这样的人,慧心保持着崇敬,来王府是朝圣。

    大约半刻钟后。

    王府当中,便传来一道声音。

    “王爷,外面有个和尚,自称慧心,想要来拜访您。”

    杨虎开口,告知许清宵有人求见。

    “慧心?”

    “四大神僧之一。”

    许清宵微微皱眉,他不明白对方来找自己做什么?

    只是许清宵没有拒绝对方。

    “让他进来吧。”

    许清宵开口。

    当下,不到片刻钟,一个眉清目秀的和尚走了进来。

    慧心面容清秀,也没有那种悲悯世人的眼神,反而清澈平静,面容上还带着一些激动与兴奋,如常人一般,少了佛门的那种超然,却多了不少人性。

    让许清宵莫名心生好感。

    “许圣。”

    “小僧见过许圣。”

    见到许清宵,慧心极其激动,毕竟在他眼中,许清宵简直如同神一般的存在。

    他之前听说过许清宵,那个时候对许清宵就有好感,尤其是许清宵的所作所为,更是让慧心对许清宵充满好感。

    今日辩法,能观许清宵这般姿态,更是让慧心明白了两件事情。

    第一,许清宵深不可测,是真正懂‘道’‘理’之人。

    第二,许清宵乃是破局之人,破这天下格局之人。

    正是因为以上两点,他对许清宵只有崇敬。

    “大师客气。”

    许清宵点了点头,露出微微笑容,随后让人准备好一些茶,招待慧心。

    “不敢当,不敢当。”

    “许圣在上,小僧哪里敢称大师,许圣,小僧并非是慧觉那般老顽固。”

    “小僧对您崇敬的很,您放心,我绝对不是奸细,小僧只认道理,不认背景。”

    “别看小僧是天竺寺弟子,可小僧早就想脱离天竺寺了,请许圣放心。”

    慧心急忙开口,同时也极其认真地说出自己心声。

    他虽然是天竺寺的神僧,可他对天竺寺没什么好感,倒不是说翻脸不认人,忘恩负义。

    而是佛理不同,他的想法与佛门弟子不一般,佛门弟子最大的梦想,就是度化天下苍生,让佛光普照世间万物。

    这是所有佛门弟子的终极梦想。

    可慧心的想法却不是这般,他反而是希望,世人明白佛就行了,无需精通太多,毕竟人有七情六欲,若人人学佛,那田地谁来耕种?新的生命又如何诞生?

    明白基础佛理就好,心向善便是最大的功德,也是最大的弘扬,甚至向善之心,哪怕是道门弘扬开了,亦或者是儒家弘扬开了,他都可以。

    何必在乎是谁弘扬的?

    又何必在乎是谁主张的?

    所以他看不惯很多势力,道门的,佛门的,亦或者儒家的,因为这些人,口口声声说为了天下苍生,可实际上呢?还不是为了争名利争气运,争功德罢了。

    不干净,也不纯粹,皆是凡夫俗子。

    可许清宵不一样。

    许清宵所做的每一件事情,斥大儒,闹刑部,斩郡王,杀番商,斗文宫,发展国家,将百姓放在第一位,这些才是真正做事实之人。

    哪一件事情是为了名利?

    若为了名,会斩郡王?

    若为了利,会杀番商?

    在慧心神僧眼中,许清宵是真正的儒家,也是真正的佛,只不过世人被蒙蔽了双眼,污蔑真佛,污蔑圣人。

    所以,这番话不是讨好许清宵,而是发自肺腑。

    慧心所言。

    许清宵完全听得出来是否真心话,他已经是半圣,若是连这点本事都没有,那还叫做什么半圣?

    只是慧心所言,倒是让许清宵有些莫名惊讶。

    自己居然在佛门还有粉丝?而且看对方的眼神,充满着狂热和激动,是真真实实崇敬自己。

    “慧心大师言重,你比我年长,喊一声大师,不足为过。”

    许清宵笑意更浓,与对方客气说道,十分友好。

    可许清宵越是给对方面子,对方越是有些激动。

    “不不不。”

    “许圣,您当真不要喊我大师,跟您一比,小僧渺小如尘埃。”

    “你我之间的差距,是一万个慧觉都比不上的。”

    慧心神僧无比认真道,他不是开玩笑,而是由心开口。

    就是这个比喻有点不太恰当。

    好说歹说,慧觉也是你师兄啊。

    “这样,许圣,您喊我慧心即可,我照样喊您许圣,我尊重我的,您喊您的。”

    慧觉开口,特意说了一声,不想纠结这个。

    “行吧。”

    许清宵苦笑一声,既然对方如此执意,那许清宵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许圣,今日我来此地,是有三件事情。”

    “一来是拜访许圣,二来是提醒许圣一件事情。”

    “许圣,明日的辩法,您要小心一些,他们准备了三场辩法,第一场是佛理辩法,您这个是知道的。”

    “第二场辩法,则是铭经辩法,自小雷音寺辩法失败后,天竺寺痛定思非,吸取教训,认为光是靠佛理辩法,是无法让世人崇敬佛法。”

    “所以这五百年来,天竺寺都在暗中铭写佛经,于三十年前,铭出佛国度人经,如若此经铭写出来,将会引来佛国异象。”

    “三十年前,小僧亲眼见识过,如若不出意外的话,明日慧觉铭写经文之后,整个大魏京都会出现佛国,美轮美奂,会令人心生向往之意。”

    “到时候极有可能当场度化无数百姓,许圣,您要准备好啊。”

    慧心神僧神色严肃,直接把佛门的老底给卖了。

    此话一说,许清宵有些惊讶了。

    他还真没想到,佛门竟然为此准备了五百年?

    而且已经铭写出这种经文?

    这还当真是了不起啊。

    不过一瞬间,许清宵便明白了一件事情。

    《金光明最胜王经》

    《法华经》

    《华严经》

    差不多要出来了。

    如若不说出大乘佛法之前,这三本佛经,足可以自己应付第二场辩法。

    根据金刚经带来的异象,许清宵十分清楚。

    金光明最胜王经,可演化无量天神朝拜。

    法华经,可演化如来真身现身相见。

    至于华严经就更别说了,法身佛比卢遮那佛,演化解说华藏世界海,展现无数世界。

    比卢遮那佛,为大日如来佛,五方佛中的中方佛,居于世界中央位置。

    这样一来,许清宵倒是想看一看,西洲佛门五百年的经文,比得上这几部经文吗?

    不是说西洲佛门不行,而是他们没有悟到关键点。

    所以西洲佛门一直处于一个非常缓慢的进步。

    包括儒道,仙门,其实都是一个意思。

    为何许清宵写出来的诗词,能在这个世界得到认可,引来诸多异象?

    其根本原因就是许清宵所写的诗词,就是写的好。

    佛道经书也是这般,许清宵所铭写念诵的佛经,前前后后五千年的文化罢了。

    可这个世界的佛教,说十万年都不足为过,但有两个很大的因素,导致这个世界的佛法停滞不前。

    一个是,这个世界可以修炼,影响到了佛法道理的本身,同样是行万里路,你以修行之人的方式行万里路,要多长时间?

    普通人行万里路又要多长时间?

    还有一个最主要的原因,那就是思想上出了问题。

    没有突破关键点,说直接点,许清宵曾经所在的世界,有一个王朝。

    明明知道火药大炮很强的情况下,不去研发加强,而是相信骑术和冷兵器。

    让各方蛮夷发展起来,完成从农业革命到工业革命的转变,所以一个小国家,可以殖民半个世界,这就是最大的关键点。

    完成转变,那么进展将会突飞猛进,就好像许清宵将大乘佛法拿出来,不需要拿出太多,拿出开篇就行。

    等个三五百年,佛门将会爆发各种思想碰撞,到时候法华经也好,金光明最胜王经都会出现,那就轮不到许清宵在这里诵念佛经了。

    “我明白了。”

    “多谢。”

    许清宵道谢。

    “许圣莫要道谢,其实小僧只是多嘴提了一句,毕竟即便是小僧不提,想来许圣也能轻松应付。”

    慧心神僧认真道。

    “敢问慧心兄,你这般告知我,不怕佛门罚你吗?”

    许清宵问道。

    慧心神僧说的是真话,许清宵感觉得出来,他很好奇对方这样帮自己,就不怕受罚吗?

    只不过此话一说,慧心就显得有些随意了。

    “这算什么?”

    “许圣,倒不是我轻狂,说了又能如何?只要许圣您开口,我把佛门降魔杵给偷过来给您都行。”

    “天竺寺,呵,狗都不待。”

    慧心神僧似乎对佛门有很大的怨念,许清宵不清楚他为何这般,但听到这话后,许清宵不禁好奇道。

    “降魔杵?”

    许清宵问道。

    “恩,佛门三大至宝之一,降魔杵,琉璃念珠,还有金刚钵盂,哦,对了,还有佛陀舍利,不过这东西没啥意思,许圣您要吗?您要的话,我想办法回去给您借过来看看。”

    慧心神僧极其认真道。

    “这个就不用了。”

    许清宵连忙开口,这就有点过分了,佛门三大至宝,这要是偷来给自己,那佛门岂不得举族杀过来?

    不过三大佛门至宝有些夸张,但有一样东西,许清宵忍不住询问。

    “慧兄,其实我对佛法的的确确有些兴趣,尤其是对一样东西,极感兴趣。”

    许清宵开口,望着慧心神僧道。

    “何物?”

    慧心神僧有些好奇了。

    “八宝佛莲。”

    许清宵缓缓开口。

    只是话一说完,慧心神僧直接起身了。

    让许清宵有些好奇。

    “慧心兄,您这是?”

    许清宵开口问道。

    “给许圣偷,不对,是给许圣借来八宝佛莲。”

    慧心神僧神色认真道。

    只是话一说完,许清宵立刻起身拉住了慧心。

    这家伙有点虎啊。

    自己只是提了一嘴,就直接要去拿来给自己?

    没必要啊兄弟。

    “慧兄,莫要如此。”

    许清宵拉住慧心,虽然他想是想慧心去帮自己拿,但这样做没必要,可以换个方式。

    “许圣,难道不想要?”

    慧心问道。

    此话一说,许清宵稍稍一愣,只是很快许清宵开口。

    “我最近喜欢炼丹,想要炼制一种丹药,需要八宝佛莲,这才询问此物。”

    许清宵开口解释。

    而慧心神僧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八宝佛莲,孕育在八宝功德池内,蕴含佛力,可炼制出菩提丹来,开启人之精神智慧,许圣应当是想要炼制菩提丹。”

    “此莲千年一朵,对我佛门来说,极为珍贵,不过我有办法弄来,无非是多挨一顿揍。”

    慧心神僧给予回答,只是最后一句话让许清宵苦笑不已。

    无非是多挨一顿揍,估计慧心没少被揍过。

    “慧兄,其实无需如此,此物我的确需要,不过我会用我的方式弄来,明日他不是与我辩法?如若明日辩法赢了,三局两胜,佛门也就输了。”

    “佛门想来不会善罢甘休,到时我提一句即可。”

    许清宵本就是想问一问这是何物,八宝佛莲的作用是什么。

    压根就没想过让慧心去拿,毕竟让慧心去拿这东西,万一出了什么事,可就不好了。

    到时候扣上自己一个指使他人盗窃佛门至宝,许清宵可不惹这个麻烦。

    能智取自然是智取。

    但许清宵也彻底明白,眼前的慧心,当真是自己的狂热粉丝。

    不然也不会如此。

    “此计不错。”

    “不过,还是有风险,倒不是别的,主要是八宝佛莲对我佛门来说价值不菲,不见地会拿出来。”

    “而且退一万步来说,万一您输了,那就不好了。”

    “还是去借。”

    慧心认真道。

    “无妨。”

    许清宵苦笑一声,偷,哦,不对,借就算了,靠自己本事拿吧。

    “慧兄,第三件事情是什么?”

    许清宵直接询问对方找自己第三件事情是什么。

    说到第三件事情,慧心神色有些端正,望着许清宵道。

    “许圣,我想拜您为师。”

    慧心态度端正道。

    此话一说,让许清宵有些惊讶了。

    拜自己为师?

    这是许清宵没想到的。

    “许圣,小僧知道,这有些唐突,但小僧想要推翻西洲佛门,可凭借小僧的能力,推翻西洲佛门,几乎不可能。”

    “一来是经文问题,小僧无立根之本,无有立足之经。”

    “二来是无有底蕴,可如若许圣收小僧为徒,小僧便有底气,推翻西洲佛门。”

    慧心神色认真道。

    “你为何如此执着推翻西洲佛门?”

    许清宵微微皱眉,他很好奇,慧心明明是天竺寺四大神僧,即便是不喜教义,也不用这般啊。

    可慧心神僧双手合十,神色无比严肃道。

    “许圣。”

    “佛门有魔。”

    他开口,一句话让许清宵神色变了。

    只不过,许清宵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看向对方。

    看着许清宵不说话,慧心神僧缓缓开口道。

    “许圣,小僧不知道您了解不了解。”

    “近些年来,准确点来说,是自大魏北伐左右,五洲就有莫名变化。”

    慧心神僧出声,让许清宵点了点头,不过他不知道其他地方的变化问题。

    “许圣,这些年来,小僧游历五洲,南洲和北洲还好。”

    “东洲,西洲,以及中洲有莫大的问题。”

    “东洲自古便是孕育妖魔之地,所以有诸多魔域,故此东洲在古时,也被誉为魔土,后来这些魔域全部被镇压封印,倒也好说。”

    “但近些年来,佛门当中出了很大的问题,太想要弘扬佛法至天下,以致于不惜任何代价。”

    “只不过天竺寺将我排斥在外,很多事情小僧不清楚,也不知道。”

    “这次辩法,就有问题,佛门完全可以等到天下动乱之时,出寺镇魔,扫荡妖邪,但天竺寺却要主动辩法,压制五系。”

    “这其中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还有儒道,儒道也变得极其古怪,好在的是,朱圣显灵,将儒道一脉清洗了一遍。”

    慧心神僧开口,他说不上来具体问题,而是说出一个直觉。

    佛门的变化,如同儒道一般。

    一时之间,许清宵明白了,这只手都已经伸展到了佛门。

    李圣或者朱圣,当真是本事通天啊。

    居然都可染指佛门。

    要知道,他们染指儒道,是因为他们乃是儒道圣人,可染指佛门,这就不一样了。

    完全是两个不同的领域。

    “你继续说。”

    许清宵深吸一口气,让对方继续说下去。

    “许圣,小僧感觉,三年之后,天下大乱,绝对不仅仅只是简单的阴力增强。”

    “而是收尾。”

    “有人藏在幕后,他有什么目的,小僧不清楚,但小僧知道的是,三年之后,一场无与伦比的浩劫,将会席卷世间。”

    “所以,小僧想要推翻西洲佛门,掌控佛门力量,这样最起码三年之后,可以抵御妖魔,不至于说,被这股力量玩弄于股掌之中。”

    慧心神僧神色极为坚定道。

    说完此话,慧心神僧又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看着许清宵道。

    “当然,拜您为师,也是真心崇敬您,还望许圣收小僧为徒。”

    “倘若许圣不相信小僧,小僧愿意立下佛门大誓言,证我之心。”

    说到这里,慧心神僧朝着许清宵行跪拜大礼,恳求许清宵收他为徒。

    甚至愿意立下佛门大誓言,证明自己的心。

    只是,许清宵没有答应。

    而是沉思。

    倒不是觉得慧心不行,也不是觉得慧心心思不纯,而是许清宵在衡量。

    足足过了小半个时辰。

    许清宵深吸一口气,望着慧心道。

    “你去吧。”

    他开口道。

    “去何处?”

    慧心看着许清宵,询问道。

    “去西洲。”

    许清宵缓缓回答道。

    “去西洲?”

    慧心有些好奇。

    “我将真经藏在西洲一座寺庙中。”

    “所以,当你见到任何寺庙之时,你必须虔诚膜拜,感悟真经,若你感悟到了真经,它便会出世,这是新的佛法,引领你开创新的佛门。”

    “而那个时候,我便收你为徒。”

    许清宵声音笃定,望着慧心道。

    “真经佛法?”

    “敢问许圣,是什么佛法?”

    慧心继续询问道。

    而许清宵望着慧心,目光平静。

    “大乘佛法。”

    随着这四个字说出。

    刹那间,一道惊雷划过大魏京都,平地的惊雷,吓到了无数人。

    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这道惊雷,却让慧心整个人愣住了。

    大乘佛法?

    这世间竟然还有大乘佛法。

    实际上大乘佛法,在佛门当中是被提到过的,只不过佛门认为,当下的佛法,就是大乘佛法,甚至更是有人认为,大乘佛法是异类。

    佛法无大小之分。

    可现在许清宵竟然说将大乘佛法藏在了西洲之中。

    这如何不让他震惊?

    “阿弥陀佛。”

    “许圣,慧心明了。”

    “就此告别。”

    慧心十分直接,他做事也很果断,既然知道了,就立刻去做,绝对不会拖泥带水。

    也正是因为这般,他才会直接来王府,找许清宵。

    慧心起身离开。

    许清宵目送,他没有多说。

    不过大乘佛法他的确藏在西洲,准确点来说,是藏在西洲每一个角落,至于能不能悟道,就看慧心自己了。

    大乘佛法,眼下不可能出现。

    但,如果能真正收慧心为徒,那便可以出现,许清宵不需要掌控佛门。

    他要做的事情,扶持一个真正为苍生的佛门。

    待慧心离开后。

    许清宵也在静静思索一些事情了。

    过了一会,许清宵眼神笃定。

    待佛门之事结束,自己将神武大炮造出后。

    他要再回一趟平安县。

    去找一个人。

    一个熟人。

    此时。

    大魏京都。

    怀宁王府中。

    怀宁王的声音,充满着冷冽。

    “这都已经一个月快过去了。”

    “太子呢?”

    “为何还不显?”

    怀宁王开口,他注视着面前的面具男子,忍不住质问道。

    这些日子来,佛门辩法他不在乎,赢了最好,输了他也不在乎。

    无非是多一股势力和少一股势力罢了。

    甚至佛门入驻大魏又能如何?不入驻大魏又能如何?

    真正关键的地方。

    是太子。

    武帝遗孤。

    这都已经接近一个月了,他等待了许久,都没有等到遗孤出现,这让他极其不爽。

    “请王爷息怒。”

    “如今大魏内部还未稳定,太子不适出现,他正在突邪王朝,等到佛门辩法结束后,一切事情稳定下来,太子便会出现。”

    面具男子开口回答。

    砰。

    下一刻,怀宁亲王一掌拍在桌上,神色冰冷无比。

    “大魏的太子,在突邪王朝?”

    “你在跟本王开玩笑吗?”

    怀宁亲王勃然大怒。

    武帝遗孤,怎么说也是大魏的血脉,如今在突邪王朝,这传出去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王爷息怒。”

    面具男子没有畏惧,而是让对方息怒。

    “时机未成熟啊。”

    “太子如今在突邪王朝,并非是一件坏事,如今突邪王打算将自己的女儿,许配给太子。”

    “两者联姻,稳固太子之位,不然依靠目前情势,大魏藩王全力支持太子,只怕也于事无补。”

    “原本上面的意思,是希望王亚圣把持儒道,佛门入驻大魏,再配合藩王之力,三者加持之下,足可以要挟女帝。”

    “可王亚圣并没有彻底稳固局面,如今佛门看样子也有些麻烦,为了保险起见,与突邪王朝联姻,倒是一件好事。”

    面具男子如此说道,也是有苦衷的。

    其实说来说去,还是因为许清宵在大魏的权势太逆天了,如今国泰民安,女帝掌权,许清宵监国,大魏朝堂更是罕见的齐心协力。

    这般情况下,突然出现一个太子,有什么作用?

    大魏藩王只能做到让太子不死,想要夺权?痴人说梦。

    而王朝阳的作用,就是可以借助儒道思想,让太子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分享权力。

    佛门与仙门,也可以在背后支持太子。

    这样才有机会夺权。

    否则的话,凭什么夺权?

    我武帝遗孤,你,退位,让我来?

    有病是吧?

    “联姻?”

    怀宁亲王皱眉。

    而后者点了点头。

    “恩,联姻。”

    一瞬间,怀宁亲王沉默了。

    虽然他想要反驳几句,但他说的一点没错。

    联姻的确能给武帝遗孤带来好处,最起码以目前来说,仅仅只是凭借藩王的力量,还有王亚圣,以及七星道宗,是无法对抗许清宵。

    最起码,不是有利对抗。

    若是佛门能入驻大魏,那就不错,可以压制许清宵。

    可问题是,看佛门现在这个样子,只怕有些麻烦了。

    如果加入了突邪王朝的支持,那的确没话说。

    有一个突邪王朝全力支持,胜过藩王,王朝阳,七星道宗,甚至再加一个佛门,只怕都比不过突邪王朝的支持。

    这可是中洲三大王朝之一。

    而且人家联姻而已,把自己的公主嫁给大魏太子。

    同时扶持大魏太子,让他好好跟女帝争权。

    从规则来说,一点都没错,哪怕许清宵再怎么不乐意,那又如何?

    毕竟许清宵是臣子。

    当然,所有的一切,都必须要有一个前提。

    这个太子是真的。

    不是假的。

    是假的,说什么都没用,敢在许清宵面前弄虚作假,就是死路一条。

    可如若是真的,那么一切都好说。

    毕竟说句不太好听的话,自古以来,哪里有什么女皇帝。

    到头来还不是得交付给男人?

    而且女帝无后,这个问题就是最大的攻击点,再者大魏百姓即便是再支持许清宵。

    也不会无脑偏袒。

    如果说没有武帝遗孤,女皇帝就女皇帝,找到了遗孤,有一个太子,那这个皇权就不好说了。

    “不要再拖了。”

    “再拖,本王当真没有耐心了。”

    怀宁亲王开口,他深吸一口气。

    “请王爷放心。”

    “待佛门辩法结束后,太子便会出现的。”

    后者给予回答。

    “若是佛门辩法失败呢?”

    怀宁亲王问道。

    “不。”

    “佛门不可能辩法失败。”

    后者自信道。

    可这话一说,怀宁亲王莫名叹了口气。

    因为他感觉,越是坚定的说谁不会失败,那么谁就一定会失败。

    “唉。”

    怀宁亲王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怕影响军心。

    而与此同时。

    西洲。

    天竺寺。

    伽蓝神僧点燃一柱佛香。

    而后潜入心神。

    刹那间,一道虚影出现。

    是慧觉的虚影。

    “住持。”

    “您唤我来,有何事?”

    慧觉神僧以神识传音,询问伽蓝神僧。

    他原本正在神游太虚,明悟佛法,突兀之间,感应到伽蓝神僧唤自己过去。

    故此出现在天竺寺中。

    “明日若败。”

    “动用最后计划。”

    伽蓝神僧语气平静,告知慧觉。

    此话一说,慧觉神僧沉默了。

    足足沉默了许久。

    最终开口。

    “住持。”

    “还有第三场,明日若是败了,可以等第三场看一看。”

    “若是动用最后计划,佛门只怕.......要承受天大的业力因果啊。”

    慧觉神僧开口,有些劝阻道。

    “阿弥陀佛。”

    “用许施主之言,杀生为护生,斩业非斩人。”

    “再大的因果,贫僧都能承受。”

    “佛门东渡,决不可失败。”

    “明日,是我等最后的机会。”

    “若是失败,其余的事情,无需你来做,老衲会做好一切。”

    伽蓝神僧开口。

    神色无比笃定。

    慧觉神僧再一次沉默。

    足足过了许久。

    他双手合十。

    念诵一句阿弥陀佛,便消失在了原地。

    就如此。

    一切都安静下来了。

    大魏京都。

    也平静的渡过了一天。

    就如此。

    一直到翌日。

    太阳缓缓升起。

    第二场辩法开始了。

    铭经辩法。

    --

    --

    --

    --

    特意过度一章,也免得让读者老爷们腻歪。

    然后今天没更新了,大家不要等。

    七月说一下,因为下一章本着不卡章的精神。

    下一章我打算写两万字,把佛门辩法给写完。

    不然一个剧情写了大半天,对大家都不好。

    所以两万字一章,肯定是明天。

    具体时间不定,大家就当明天晚上十一点。

    早更新了,意外之喜,晚更新了,也提前通知好了。

    月底了,求月票。

    写完这章睡觉去,佛门辩法的的确确写的很难受,查资料查的很心神交瘁。

    拜谢诸位老爷们了,求月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