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二百五十二章:如来真身,无量天神,许清宵为佛门世尊【求月票】

时间:2021-12-01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随着一抹金色阳光,照耀在众人身上。

    光芒洒落,慧觉神僧睁开了眸子。

    他一夜都没有静下心来。

    只因与伽蓝神僧的交流。

    佛门这次东渡,绝对不是一时之念,而是做了五百年的打算。

    五百年前,小雷音寺败阵下来,天竺寺顺势崛起,而对于佛门来说,无论是小雷音寺还是天竺寺,所有佛门弟子最大的梦想,其实就是将佛法弘扬至尘界每一个角落。

    但最难弘扬的地方,就是中洲。

    中洲拒佛,以致于西洲所有寺庙都想要在中洲弘扬佛法,天竺寺扛起了佛门大旗。

    准备了五百年,这五百年不仅仅是准备辩法,而且还准备了许多后路。

    其中有些后路,更是逼不得已才会去做。。

    而这些后路被提出来的时候,也得到了不少反对,可五百年过去了,提出后路的人,也已经圆寂死去。

    首发

    伽蓝神僧昨日所说的意思,就是打算启用这些被放弃的计划。

    能被佛门放弃的计划,想想都知道,不是什么好事。

    不然的话,也不会被放弃。

    慧觉神僧不希望走到哪一步,这对天下苍生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

    对佛门来说更不是一件好事。

    所以。

    今日,他必须要胜,一定要胜,若是今日失败,三日辩法,连输两日,挫伤佛门气运,即便是第三日赢了,也于事无补。

    想到这里,慧觉神僧的声音,缓缓响起。

    “阿弥陀佛。”

    “今日,第二场辩法。”

    “铭经辩法。”

    他的声音缓缓响起,却传遍整个大魏京都。

    而实际上,大魏京都的百姓,也早就醒来了。

    许清宵昨日辩法,完胜佛门,让他们兴奋了一日,而今日佛门第二场辩法来袭,自然更是让他们兴奋不已。

    所有人都知道,若是今日,许清宵赢了下来,基本上就定下局势了。

    东渡也算是失败。

    佛门想要入侵中洲的春秋大梦,也可以彻底泯灭。

    等待下一个五百年。

    不过所有人都知道,佛门的手段,绝对不止这一点。

    铭经辩法。

    可见真章。

    随着慧觉神僧开口,一时之间,整个大魏京都再次沸腾。

    一双双眼睛纷纷看去,期待着这场辩法。

    平乱王府中。

    许清宵也睁开了眸子,脚下九品金莲浮现,缓缓将他抬起。

    “阿弥陀佛。”

    “许施主,今日辩法,比试的是铭经。”

    “为许施主展示我佛门极乐世界之景。”

    慧觉神僧开口,不再是昨日的寻常辩法。

    口舌之争,终究是下乘,无论输赢,都无法让人心服口服,毕竟这个世界是有仙佛的存在,有修士武者。

    唯独真正拿出真本事,才能让人心服口服。

    不然的话,光靠言语的力量,怎可能真正说服别人?

    “知晓了。”

    许清宵点了点头,昨日慧心已经告知了他,所以他明白铭经辩法是何意。

    看到许清宵平静的目光。

    慧觉神僧深深吸了口气,他没有急着铭写经文,而是望着许清宵,再度开口道。

    “许施主,辩法之前,老衲有些问题想问一问施主。”

    “不知许施主可否回答?”

    慧觉神僧开口,昨日的辩法输了,他还是有些不服。

    一夜的思索,他认为输的原因很简单。

    自己太轻敌了。

    倘若不是自己轻敌,也不会这般,而今日他已经重视起许清宵。

    但他想要再问几个问题,如若许清宵还能回答上来,他心服口服,至少在辩法上面,他服。

    王府上空。

    许清宵看得出慧觉神僧心有不甘,他没有拒绝,因为他要的就是说服慧觉神僧。

    不然的话,想要弄到八宝佛莲就有些困难了。

    “说。”

    许清宵淡然开口,一个字,充满着自信。

    此话一说。

    慧觉神僧双手合十,一副悲悯天下的样子,望着许清宵道。

    “敢问许施主。”

    “您心中是否也藏着一把屠刀?”

    慧觉神僧开口,这是他的问题。

    此话一说,京都内,众人微微皱眉。

    他们有些好奇,不明白慧觉神僧突然这么一问?

    同时也十分好奇,许清宵会如何回答?

    “无。”

    王府上空,许清宵端坐金莲之上,平静开口。

    这是他的回答,没有任何犹豫,他心中有刀,但并非是屠刀,而是杀生护生之刀

    “阿弥陀佛。”

    “许施主,你被红尘迷住双眼了,昨日你屠我佛门之刀,难道不是吗?”

    慧觉神僧摇了摇头,他似乎猜到许清宵会这般回答。

    所以直接指出,昨日许清宵屠佛之刀。

    许清宵说他心中有刀,让自己逼出心刀,可换句话来说,许清宵难道没有屠刀吗?

    这是他想了一夜的结果,只可惜的是,昨日没有立刻想到。

    当下,慧觉神僧继续开口道。

    “既有屠刀,便有执念,许施主为何不入我佛门,化解执念,免得伤害无辜。”

    此话一说。

    许清宵缓缓开口。

    “我心中无刀。”

    “即便是有,佛也度不了我。”

    许清宵摇了摇头,望着慧觉神僧,如此回答。

    “许施主,这世间上没有佛度化不了的执念,昨日许施主问我,为何放下屠刀,便可立地成佛。”

    “今日,老衲回答。”

    “屠刀非屠刀,执念非执念,一切执念,皆由心生,我佛千万法,度世三千念,许施主,此番佛门辩法,是为普度众生。”

    “如若东渡失败,天下苍生将因此遭受无辜牵连,他们又要等待无数年,才可聆听佛法,开启智慧窍,明白众生皆苦,不能去行善积德,这诸般业力,加持之下,许施主将灰飞烟灭啊。”

    “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许施主,你还不醒悟吗?”

    慧觉神僧开口,他的声音,带着佛法,在这一刻,他还是选择尝试性度化许清宵。

    因为他不想与许清宵继续斗法下去,这没有意义,今日他承受巨大的压力,他希望辩法之前,能够消除一切隐患。

    许清宵便是他最大的隐患。

    “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许施主,还不醒悟?”

    与此同时,八百辩经僧齐齐开口,他们的声音,震耳欲聋,想要度化许清宵。

    “聒噪。”

    刹那间,许清宵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他之前已经被度化过一次,那一次差一点就着道了,虽然朝歌说过,有国运加持,自己不可能会被度化。

    但那一次,的的确确影响到了自己,间接性也导致现在任何人度化自己,自身都会产生有极强的抵抗。

    自然而然,慧觉神僧的度化,没有任何作用。

    随着一道怒吼之声响起。

    许清宵踩在九品金莲之上,他望着这帮佛门弟子,尤其是慧觉神僧,眼神当中,充满着冷漠。

    “莫要在这里装的悲悯世人。”

    “张口苍生,闭口苍生。”

    “这天地之间,没有谁可以拯救苍生,唯独己救自身,方可自救。”

    “你知道为何本王讨厌尔等吗?”

    “就是因为尔等将苍生挂在嘴上,如若当真心念苍生,不如播种耕田,等到秋收之时,将粮食给予世人,也好过尔等双手合十,念诵一句阿弥陀佛。”

    “尔等佛道,皆为小乘佛法。”

    “若让尔等入驻大魏王朝,才是真正的祸害苍生。”

    许清宵是真正发怒了。

    不是他瞧不起佛道,也不是看不起佛门,许清宵对佛有些了解。

    真正的佛,从不会张口闭口便是天下苍生,他们不会出手拯救苍生,而是告知苍生自救之法。

    佛也不会把灾厄挂在嘴边,不会说什么你若是不信我,便会有大难临头。

    这种手段,小乘佛法都做不到。

    无非是一种愚昧无比的封建宗教手段,许清宵真正厌恶的是这一点。

    所以他对西洲佛门,有着本质上的抵触。

    “放肆。”

    “许施主,我等敬重你为儒道半圣,辩法论经再如何,我等也不会多说一句,小乘佛法是何意?你竟敢辱我佛门根本?”

    “张口小乘,闭口小乘,那敢问许施主,何为大乘佛法?”

    “阿弥陀佛,许施主,你过分了。”

    此时此刻,八百辩经僧齐齐开口,他们面容上满是怒意。

    就因为许清宵这句小乘佛法。

    之前许清宵就说过一次,但那是他们辩法之前的事情,那个时候他们认为自己赢定了,所以让许清宵逞口舌之利。

    可现在输了一场辩法,他们心中不由生出其他情绪,再听到小乘佛法,莫名觉得讥讽刺耳。

    “阿弥陀佛。”

    “许施主,你心中的屠刀,即将沾染鲜血,佛法不可藐视,你有佛门智慧相,是八部天龙转世,不应当如此藐视佛法。”

    “法无大小,佛无大小,此乃佛门之根本。”

    “许施主,老衲知晓,你憎恶佛门,是因为老衲师兄曾想要度化你,此番的确有些冒犯,但慧正师兄也是为了天下苍生,也是为了你好。”

    “如若许施主当真憎恶慧正师兄,老衲愿意真诚道歉,若是许施主不解气,老衲愿意付出一切,哪怕自我圆寂,平息许施主之憎恶怨恨。”

    “老衲只希望,许施主能看在天下苍生的份上,放下心中屠刀。”

    慧觉神僧起身,说到这里,他朝着许清宵深深跪拜,面容上是忏悔,也是恳求。

    这番的姿态。

    令人作呕。

    许清宵没有想到,一夜过去了,慧觉神僧竟然用上了这一招。

    将自己对西洲佛门的厌恶,认为是对慧正神僧的不满,从而将自己塑造成一个心胸狭窄之人,更是强行说自己有刀。

    这种手段,太过于明显了,无非是想逼着自己失态,一旦自己失态,就会如昨天慧觉神僧一般,当真诞生自己的屠刀。

    所以慧觉神僧,揪着这一点,死死不放,想要用同样的方法来逼出自己心中屠刀。

    这就是慧觉神僧的手段。

    乱许清宵的道心。

    因为这个时候,许清宵必须会去解释,若解释不清,就算是坐实了自己对佛门心生不满。

    带着不满,所以才会辩法,失去了辩法纯粹的意义,那么这场争斗,也将毫无意义。

    到时候即便是佛门输了,他们也不会失去气运,而且还有重振旗鼓的机会。

    辩法,可以理解为,向上苍证明谁的思想更加符合世人,符合天理,符合大道。

    可若是带有怨气去辩法,你心思不纯,争强好斗,而不是站在一个理性的角度,去阐述天地之意,去理解大道自然之法,就不可得天地认可。

    想到这里。

    许清宵心中对佛门更加厌恶了,是对西洲佛门,这个还未真正领悟佛法的佛门。

    “莫要做戏了。”

    “第二场辩法,开始吧。”

    许清宵开口,他不想要浪费时间,早日辩完第二法,早日结束。

    只是许清宵这般的回答,在佛门弟子眼中,是一种认输。

    一时之间,八百辩经僧纷纷开口了。

    “愿许施主,放下心中屠刀,立地成佛,拯救天下苍生,我等愿坐化圆寂,以平许施主心中之憎恶怨恨。”

    八百人开口,声音洪亮,传遍大魏京都每一处。

    尤其是慧觉神僧,更是周围佛光涌动,当真做好了随时圆寂的准备。

    这还真是玩不过就用阴的啊。

    “刀在何处?”

    许清宵淡然问道。

    “刀在心中。”

    慧觉神僧出声。

    “没有。”

    许清宵冷漠回答。

    “有。”

    “许施主不妨仔细看看,是否有刀。”

    慧觉神僧声音激昂,让许清宵低头看刀。

    然而许清宵冷哼一声。

    他知道对方的把戏。

    若自己低头看去,那么必有屠刀。

    因为自己内心动摇,若不动摇,怎会去看?

    “无需去看。”

    “一定没有。”

    许清宵开口回答。

    “不看怎知没有?”

    “许施主,你不敢看去,你已心生逃避,你不敢直视,因为屠刀在心,你若当真无刀,又为何不敢直视?”

    慧觉神僧继续逼迫道,更是将许清宵的路直接堵死。

    看,动摇内心,屠刀必显。

    不看,逃避内心,依旧坐实。

    这又是一条死路。

    慧觉神僧的手段很脏,但的的确确很犀利,想要用这种方式,来压制自己。

    延续昨日辩法,用这一局扳回去。

    “心正何须看?”

    许清宵继续开口,语气平静。

    但这般给人的感觉,就是许清宵有些心虚了。

    “如若心正,为何不敢看?”

    也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响起,不过不是慧觉神僧的。

    而是王朝阳的声音。

    是的。

    是王朝阳的声音。

    来自天地文宫中,传来的声音。

    一直沉默的王朝阳,在这一刻传来了声音,而且明显是在帮慧觉神僧的。

    给予压力,逼迫许清宵低头。

    他明白慧觉神僧的目的,也认为许清宵心虚了,所以在关键时刻,逼迫许清宵低头,不然的话,这样扯下去,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许清宵输一点,慧觉神僧赢一点罢了。

    可如若能证明许清宵心中也有屠刀,就算是证明了之前慧觉神僧说的一切。

    那么第二场辩法,不管如何,慧觉神僧赢了一半。

    因为昨日的辩法,就算是一人赢一半。

    毕竟辩法不是看谁回答的问题多,而是法理之争。

    往往关键一个问题,若是能够说服对方,胜过之前所有的问题。

    现在,就到了这个关键时刻。

    只是让人没想到的是,如此关键时刻,王朝阳突然开口,主动插话,帮慧觉神僧找许清宵麻烦。

    刹那间。

    几道声音也跟着响起了。

    “此番辩法,与你何干?需要你开口?”

    第一道声音是安国公的声音,他也明白许清宵遭遇什么麻烦,如今听到王朝阳开口,自然不服,直接上来怒斥对方。

    “王亚圣不是说,不参与辩法吗?怎么这个时候胡乱说话?亚圣难道可以言而无信吗?”

    陈正儒的声音也跟着响起,带着不满,指责对方。

    “就这般还是亚圣?言而无信,说了不参与就不参与,与你何干?”

    顾言等人的声音也跟着响起。

    一尊亚圣,他们敬重,可要是跟许清宵作对,那就不好意思了,圣人都骂,何况亚圣?

    朝廷的团结,让京都百姓满是喜悦,毕竟他们也不希望许清宵吃亏。

    尤其是对这个王朝阳,百姓们也十分厌恶,说来说去还不是因为这个王朝阳做的事令人作呕?

    佛门来辩法,他不参与。

    现在许清宵与佛门辩法,王朝阳又来参合?而且不帮自己人就算了,还针对自己人?

    当真是畜生。

    “本圣只是站在道理上。”

    “辩法之事,本圣的确说了不参与,但许清宵这般无意义的逃避,又有何意?”

    “许清宵,既然要辩法,就认认真真辩法,若辩的过,就辩,若辩不过,强行辩法,有什么意思?”

    王朝阳的声音很随意,他并不在乎众人的斥责,毕竟他的确有些唐突,但让他出声道歉,肯定不行,所以随意回答一句,同时还不忘开口,讥讽许清宵逃避。

    “你来?”

    王府上,许清宵望着天地文宫,目光直接透视一切,落在了王朝阳身上。

    你行你上。

    听到这话,王朝阳冷笑一声。

    “本圣说了,不参与辩法。”

    他开口,第一句话便是确定自己不参与辩法,只是下一句话还没说出,许清宵的声音便响起了。

    “那你犬吠作甚?”

    声音响起。

    王朝阳英俊的面容,瞬间冰冷下来,眼神当中透露出冷意。

    “可笑。”

    王朝阳开口,冷冷讥讽。

    嘭。

    一根极武镇魔劲所凝聚的战矛出现,直接轰击在天地文宫当中。

    文宫绽放光芒,阻挡了许清宵的进攻。

    许清宵自然伤不到文宫,这只是一种态度。

    “许清宵,你一而再,再而三对我文宫出手,难道你真不怕本圣发飙?”

    王朝阳出声,他脸色不太好看,许清宵的攻击,并不能对天地文宫造成什么影响,但对他而言,这是一种耻辱。

    天地文宫是神圣宏伟的,在他看来,世人来到天地文宫之时,应当顶礼膜拜,然而许清宵却敢挑衅文宫。

    这让他极其不爽。

    “那你就不怕朕?”

    可就在此时,女帝的声音响起,毫不犹豫站出来给予回答。

    这里是大魏。

    不是浩然王朝,天地文宫,说好听点是文宫,说不好听点,不就是大魏的一处房产?

    当真惹恼了女帝,后果自负。

    果然,听到女帝的声音,王朝阳有些沉默了。

    他不是畏惧女帝,而是他不想将事情又提升到这个层面上来。

    说白了,身后的人,也不允许自己这般做。

    想到这里,王朝阳深吸一口气,他没有说话了,选择闭嘴。

    只不过王朝阳心中却记住了大魏女帝,这个仇他不可能不报。

    “阿弥陀佛。”

    “许施主,既不敢直视,便是逃避,屠刀已显,何必狡辩?”

    慧觉神僧开口,将话题继续引导于此,不希望许清宵糊弄过关。

    “心无屠刀,何须去看?”

    许清宵依旧是这个回答。

    只是这般的回答,在所有人眼中,都是逃避,而且是很强烈的逃避。

    许清宵越是如此逃避,慧觉神僧越是觉得胜券在握。

    “许施主,你心中屠刀已经彻底显露,无论你逃避还是不逃避,都改变不了。”

    “今日,老衲愿在此圆寂,以平许施主心中之怒。”

    慧觉神僧开口,他圆寂上瘾了,想用自己的死,来成全自己,也是成全佛门。

    不能说慧觉神僧无耻,毕竟他为了佛门,宁可自杀。

    但要说慧觉神僧好,许清宵压根生不起一丝想法。

    这种人,太过于愚昧了。

    他执念太深。

    想到这里,许清宵不由叹了口气。

    慧觉神僧走到这一步,就足以证明一件事情,佛门输不起,他无敌的自信,已经动摇了。

    “心是菩提树,身为明镜台。”

    “明镜本清净,何处染尘埃。”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许清宵缓缓开口。

    他的声音不大,但却充满着禅意。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此乃佛门偈语,表明自身心中没有任何杂念,也正好回应对方的执着。

    当声音响起。

    这一刻,许清宵身后荡漾一道道淡绿色的光芒。

    刹那间。

    一棵菩提树出现在许清宵身后。

    菩提树以肉眼可见的成长,瞬间变成参天大树,在许清宵身后演化,荡漾出一重重的光芒。

    树柳成荫,每一根树枝,都散发出莫名的力量,佛光弥漫,不刺目但极其耀眼,极其璀璨。

    这是菩提树,佛门将菩提树视为智慧树,代表着开启智慧,懂得智慧之象征。

    此时此刻,人们惊愕。

    “这是菩提树?”

    “佛门菩提树?”

    “好,好,好,好一句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妙哉,妙哉,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说的真好。”

    “本身就没有屠刀,哪里有那么多说法,只有自己心中有屠刀,才会觉得别人有屠刀。”

    “此番回答,简直是极好。”

    人们喝彩,许清宵这番回答,简直是绝杀。

    你如此执着许清宵心中有没有屠刀,因为你心中有执念有屠刀。

    许清宵为何不看?是因为他心中没有屠刀,为何要看?

    本来就没有的东西,为何要去看?看了不就有吗?

    这就是正大光明。

    此言一出,慧觉神僧彻底呆在原地,他想要以死相逼,却没想到,许清宵这么简单便化解了自己的攻势。

    而且不仅仅只是化解这么简单,而是绝杀。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一句话,将他所有攻势全部化解的干干净净,更是让自己成为了笑话。

    自己心脏,还说别人有问题。

    这简直是耻辱。

    尤其是,许清宵身后演化的菩提古树,更是异象连连。

    菩提树绽放无尽光芒,荡漾智慧之光。

    更是有佛音阵阵,念诵许清宵方才所言。

    “阿弥陀佛。”

    慧觉神僧深吸一口气,他知道自己彻底辩法失败了。

    在佛理上,他辩不过许清宵。

    输了。

    彻彻底底的输了。

    “铭经。”

    刹那间,慧觉神僧大吼一声,既然佛理辩不过许清宵,接下来就是真正的见真章了。

    此时此刻,慧觉神僧袈裟抖动。

    凝聚一块天幕石碑。

    身后八百辩经僧,以佛力为笔,开始刻印各种文字。

    “许施主,今日比试,铭经辩法,老衲不想占你便宜,若你现在选择认输,算平手。”

    慧觉神僧开口,他望着许清宵,还是不希望走到这一步,但如若许清宵还要执迷不悟,他也不介意让许清宵知道,何为西洲佛法。

    “啰里吧嗦。”

    许清宵冷冷开口,懒得跟这个慧觉废话了。

    “好。”

    “显我佛门之法。”

    慧觉神僧彻底断绝和谈之意了。

    既然许清宵非要让他走到这一步,他也不在乎什么了。

    此时此刻,佛经铭刻。

    佛法通天。

    金灿灿的佛法照耀一切,一重重弥漫,荡漾成涟漪。

    刹那间,佛光所过之处,都生出金莲,孕育出灵兽,高山流水,是人间仙境,有佛陀光辉洒落,显得极美。

    浩瀚的佛音也缓缓响起。

    “极乐佛界,无有病痛,无有悲伤,世人向善,有灵泉无尽,浩瀚如海,佛陀立于中央,映照佛法,为人解惑......”

    慧觉神僧的声音响起。

    他开口,告知世人,这是什么地方。

    佛经光芒万丈,这是西洲花费五百年铭写出来的经文。

    向世人展现出极乐佛界。

    极乐佛界出现。

    的的确确震撼世人,从慧觉神僧脚下开始,佛光一直扩散,蔓延万里,化作佛国世界。

    在这里所有人都看到了世间上最美好的一幕,更是有佛陀诵经,洗涤人们心中的忧虑。

    让人不由自主快乐起来。

    这种手段,的的确确很可怕。

    毕竟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不管西洲佛门再怎么吹嘘,佛门有多美好,终究不如眼见为实要好。

    五百年前,佛门就是吃了这么一个大亏。

    所以,这五百年来,天竺寺一直在思考这件事情,为此他们耗费了五百年的心血,铭写出这部经文,映照西洲极乐世界。

    当异象出现这一刻。

    一座座宫殿出现,每一座宫殿,都显得无比奢华,人们在这里,仿佛可以无忧无虑,过上最美好的生活。

    这一刻。

    大魏京都内,不知道多少百姓露出了向往之色。

    这种向往,发自内心,谁不想要住在这种地方?谁又不想生活在这种地方?无忧无虑,聆听佛法,不受灾变,不受痛苦。

    “阿弥陀佛。”

    “此乃我西洲极乐佛界,入我佛门者,可避一切灾难,无忧无虑,入我佛门者,聆听佛陀诵经,消除孽障,入我佛门者,可往生极乐。”

    慧觉神僧开口,当异象出现之后,他的心也逐渐平静下来了。

    因为京都无数百姓,基本上都露出了无比向往之色。

    “慧觉,尔等当真是用心良苦啊,花费五百年的时间,铭写出这种经文,只为欺骗世人。”

    无尘道人的声音第一时间响起。

    望着这般佛法世界,无尘道人如何不怒?

    不是酸,而是这种极乐世界,纯粹就是骗人的,这世间上哪里有这样的世界?

    当真有这种世界,也不可能是说入个佛门就能做到?

    各大派系,都会用这种方式来糊弄世人,只不过都写在书上,大家看看就行了。

    无论是修仙还是修佛,亦或者修儒,真实想法是什么,心里都有点数。

    权力,财富,地位,长生,说来说去都离不开这些因素。

    即便当真有人想要拯救苍生,可目的是什么?不也是想要留下千百世的好名吗?

    哪怕是许清宵,他为何大力发展大魏?又为何如此看重百姓?

    因为许清宵想要让大魏崛起,自己可以安享晚年啊,没有战乱,百姓安居乐意,自己快活过日子,啥事不用管。

    百姓又是国家的根本,所以许清宵才会这般。

    不然为什么?因为有一颗菩萨心?这可能吗?

    现在,佛门为了扩大影响,铭写这般经文,制造一个假象世界,让世人信佛,这种手段就有些恶心了。

    不,应当是极其恶心。

    世人容易被这种东西给蒙骗,佛门太擅长这个了,凝聚异象,制造一个极乐世界,可这个极乐世界,懂得人都知道是假的。

    纯粹就是骗人。

    本以为是铭经,弘扬佛法之高深,没想到玩这种套路?

    当真是恶心人啊。

    “用这种手段欺骗世人,这就是西洲佛门的做法吗?”

    “五百年,你们谋划五百年,就是为了这样欺骗世人?”

    “莫要相信,这不过是障眼法罢了,算得了什么?”

    此时此刻,仙门坐不住了。

    怎么辩法都可以,哪怕是佛门辩法赢了,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毕竟你是用佛法辩胜大家,百姓们只会觉得佛法高深一点。

    但让百姓们去信佛,还是不太可能,会吸引一部分百姓,但想要吸引所有百姓是不可能的。

    可现在不一样了。

    你演化出所谓的极乐佛界,在别人看来,简直是仙境。

    试问一下,谁不想进入这种世界?

    而且人固有一死,哪怕是帝王,也总有一天会老去,会死去。

    何况平民百姓,在生死面前会淡然吗?

    倘若死后,能进入这种世界,试问一下谁不想进入佛门?

    可问题是,这种世界有吗?

    显然是没有的,这是佛门营造出来的极乐世界,佛门弟子肯定相信有啊,毕竟他们辛辛苦苦修佛这么多年,要是没有,岂不是白干?

    所以他们笃定佛门有极乐世界,如今演化出来,只会让佛门弟子更加激动,更加笃定的修佛,也会更加卖力的去度化信徒。

    而这些信徒,则会被这个异象,给蒙骗心智,从而成为佛门信仰工具人。

    这种手段,就好像将一些自然现象,吹嘘成佛门异象,比如说大雨过后,山中出现彩虹。

    然后就说是佛光普照。

    就这种东西,都能让人相信,何况眼下的异象?

    仙门强者坐不住,他们千算万算没算到佛门会用这种手段,可让他们去阻止。

    他们阻止不了。

    毕竟这是异象,想阻止都阻止不了。

    “嗡。”

    下一刻。

    异象当中,佛陀停止诵经,一道佛音响起,刹那间天威弥漫,如雷音贯耳,令人浑身震颤。

    无尘道人,剑无极等人脸色纷纷一变,他们身躯震颤,气血沸腾,但没有受伤。

    可他们震撼的是,为何异象能影响到他们?

    这不可能。

    异象,是天地的一种形态转变,其实可以理解为天象,就好像刮风下雨一般。

    异象是不可能伤人的,只是一种演化过程。

    但佛门凝聚出来的异象,却让他们实实在在感受到了恐怖的天威压力。

    他们身为一品,自然不惧,只是对于这种手段有些惊愕。

    若是能够凝聚异象斩人,那岂不是可以完美掌控天地之力?

    这世间上最强大的力量,就是天地之力。

    所有体系到了一品,也都是与天地之力有关系,儒道掌控的最为完美,所以儒道体系胜过一切。

    甚至还有一种说法,圣人就是天地的化身。

    这种说法有些夸张,但也能说明圣人的强大。

    “莫要亵渎真佛。”

    “五百年前,我佛门辩法失败,而后领悟佛法真谛,明悟极乐世界。”

    “此极乐世界,乃是真佛创造,是我佛门弟子之最终归宿。”

    “阿弥陀佛,诸位若是不信,可入我佛门,到时一探究竟。”

    慧觉神僧的自信回来了。

    当异象出现,万里化作佛家净土,他如何不兴奋?

    如此可怕的异象,不弱于许清宵之前所有异象。

    五百年的研究,五百年的心血,在这一刻统统展现出来了。

    可就在此时。

    佛光绽放的更加璀璨。

    中央佛陀出现,捏佛印,望着众生,只是这佛影难以看清,显得虚无缥缈,但又显得与众不同,极其的非凡。

    “许施主。”

    “入我佛门,可永生。”

    “入我佛门,可断绝一切烦恼。”

    “入我佛门,可洗涤心灵。”

    慧觉神僧开口,他望着许清宵,展示着自己的佛国。

    然而。

    这般的情景,并没有让许清宵有任何变化,反而更加安静了。

    不过非要说的话,许清宵在沉思。

    看着沉思的许清宵,慧觉神僧有些激动了,他误以为许清宵已经心动了,当下不由继续开口道。

    “许施主,你有我佛门智慧相,如若你拜入我佛门,为我佛门护道,未来你可享我佛门气运不说。”

    “而且你还有可能成为菩萨,你是佛门八部天龙,再往上一步,便是智慧圆满,为佛门菩萨,这可是无上大功德啊。”

    “许施主,你看看我佛门极乐世界,若是你在这种世界,你还会有任何忧虑吗?你还会有任何焦灼吗?”

    “你不会有的,入我佛门吧,许施主。”

    慧觉神僧不断开口,他希望许清宵入佛门,极其希望许清宵入佛门。

    若是许清宵入了佛门,那事情当真就不一样了,佛门将可直接入驻大魏,这是无与伦比的功德啊。

    完成了西洲佛门数万年都想完成,却又没有完成的事情。

    可让慧觉神僧失望的是。

    许清宵思考的不是入不入佛门,而是思考自己应当拿出哪一部经文出来。

    可就在此时,慧觉神僧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许施主。”

    “醒悟啊。”

    伴随着慧觉神僧之声响起,许清宵不由从沉思中醒来。

    大魏京都内,不少人都有些紧张,他们也有些害怕,许清宵当真动心了。

    有人想要出声劝说,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毕竟这是许清宵自己的事情,他们不好插手。

    看着慧觉神僧。

    许清宵长长叹了口气。

    “你可知,为何本王说尔等是小乘佛法吗?”

    许清宵开口,望着慧觉神僧如此说道。

    此话一说,慧觉神僧有些发愣,不明白许清宵是什么意思。

    他看着许清宵,眼神当中满是好奇,实实在在是不懂。

    “许施主没有彻底明悟佛法,所以误以为这是小乘佛法,佛无大小。”

    慧觉神僧给予回答,但他没有上当,依旧坚持相信,佛无大小,是许清宵自己不懂,才会说出佛法有大小。

    慧觉神僧的嘴,当真是天下第一硬啊。

    “错。”

    下一刻,许清宵冷冷出声。

    “何错之有?”

    慧觉神僧皱眉,望着许清宵。

    “佛无大小,法有大小,尔等西洲佛法,乃小乘佛法,演化之佛界,不过是障人耳目罢了,真正的佛陀世界,不是如此。”

    许清宵开口,给予反击。

    只是此话一说,慧觉神僧摇了摇头,眼神当中是悲是苦,看向许清宵,就好像看着一个执迷不悟,陷入泥潭中的孩童一般。

    “阿弥陀佛。”

    “许施主,你明明有我佛门智慧相,却为何如此执迷不悟啊,这哪里有什么小乘佛法,哪里有什么大乘佛法。”

    “而且此乃我佛门极乐世界,天地都认可,许施主何须还要狡辩?”

    “老衲辩法失败,也一一承认,输了便是输了,许施主又何苦如此?莫要心胸狭窄,业力加持。”

    慧觉神僧开口,他一番话的意思,其实就是一句话。

    你许清宵输不起。

    “可笑。”

    “障人耳目之术,乃小乘佛法不入流之技。”

    许清宵轻笑。

    “放肆。”

    “许清宵,你过分了。”

    “佛法已显,异象演化,你还嘴硬吗?”

    “我等辩法不过,一一承认,对就是对,错就是错,许施主输了不认,当真是可笑。”

    “张口小乘,闭口小乘,那请许施主说一说何为大乘佛法?”

    “是啊,你如此瞧不起我等的佛法,口口声声说我等佛法是小乘佛法,那你说一说何为大乘佛法?”

    “法无大小,你当真是被业力蒙蔽双眼。”

    八百辩经僧齐齐开口,口诛笔伐,怒斥许清宵,一个个如同怒目金刚。

    在他们看来,许清宵当真有些过分。

    张口闭口都是小乘大乘,各种瞧不起他们,令他们极其不悦,一次两次就算了,第三次了,他们当真忍不住。

    “闭嘴。”

    许清宵大吼一声,浩然文钟浮现,荡漾出阵阵钟声,盖过他们的喧哗。

    “大乘佛法,时机未熟,拿出来尔等也听不懂。”

    “不过,本王便让尔等输得心服口服。”

    “今日,本王请如来真身,破灭尔等极乐世界。”

    许清宵连连开口,这帮辩经僧当真是有些猖狂,在大魏境内还敢如此嚣张。

    既然如此,那许清宵就不客气了。

    这一刻。

    许清宵立在九品佛莲之上,身后菩提古树荡漾三千佛法,浩然文钟悬于头顶,垂落下亿万道紫色浩然正气,将他烘托如神明一般。

    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看向许清宵,佛门弟子也是死死地注视着许清宵。

    京都上下,没有一双眼睛不是望着他。

    也就在这时。

    宏伟的诵经声响起。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耆阇崛山中,与大比丘众万二千人俱,皆是阿罗汉,诸漏已尽,无复烦恼,逮得己利,尽诸有结,心得自在。”

    “其名曰:阿若憍陈如、摩诃迦葉、优楼频螺迦葉、迦耶迦葉、那提迦葉、舍利弗、大目揵连、摩诃迦旃延、阿?楼驮、劫宾那、憍梵波提、离婆多、毕陵伽婆蹉、薄拘罗、摩诃拘絺罗、难陀、孙陀罗难陀、富楼那弥多罗尼子、须菩提、阿难、罗睺罗,如是众所知识大阿罗汉等。”

    随着,这宏伟佛音响起。

    突兀之间。

    天地之间,在这一刻,彻底变化。

    轰轰轰。

    雷声大作,狂风席卷,整个大魏京都,彻底变天了。

    天穹之上。

    一朵朵金色祥云出现,照耀出无与伦比的金色光芒,落在了京都当中。

    一尊宏伟无比的佛身,出现在天穹之上,这道佛身,有万丈之大,将天渲染成金色。

    佛光普照,映在大魏上下,无与伦比的佛光,从地面上喷涌而出,如同汪洋大海似的,席卷一切。

    刹那间,一尊尊佛影出现,每当许清宵诵念出一个名字,便有一尊佛现世,围绕着中央佛祖。

    这是如来真身。

    万丈的真身,逐渐凝实,一条条金龙从云层中腾飞而出,显得栩栩如生,环绕在佛陀周围。

    十二品金莲在佛陀之下,万字佛印烙印在如来真身之上。

    梵音阵阵,诵经声络绎不绝,响彻天地每一寸山河。

    天地妖魔,在这一刻瑟瑟发抖,露出无与伦比的恐惧之色,他们浑身颤抖,这股浩瀚佛力,让他们感受到了绝望。

    西洲之地。

    所有的寺庙,也在这一刻,全部爆发出可怕的佛光,冲天而起。

    那一尊尊佛像,也演化成一位位佛陀,围绕着如来真身,但他们无法靠近,只能在远处,顶礼膜拜。

    这是西洲佛陀的真灵,他们出现,没有资格站在如来真身旁,只能远观,如沙门弟子一般,跪拜在虚空中,望着佛陀,浑身颤抖。

    “如来真身?”

    “这.......这.......这不可能。”

    “许清宵居然将如来真身演化而出?这不可能。”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他怎可能将我佛门如来映照出来?”

    咕!咕!咕!

    一道道咽唾沫的声音响起,八百辩经僧在这一刻彻底懵了,他们咽着唾沫,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如来真身都来了,他们还敢说什么?

    谁敢跟如来说什么?

    西洲当中,伽蓝神僧感应到了这一幕,他脸上露出苦涩,无与伦比的苦涩啊。

    “为何许清宵不是我佛门弟子啊。”

    宝殿当中,伽蓝神僧发出一道声音,这道声音,充满着难受,也充满着苦涩。

    而天竺寺内,所有僧人也纷纷惊动,他们望着大魏王朝的方向,隔空数十万里,也能看到如来真身。

    没有人敢多说一句话,齐齐跪拜下来,朝着如来叩拜。

    西洲境内,百姓们也全部跪了下来,朝着如来磕头膜拜,上至君王,下至百姓,没有人敢对如来不敬。

    小雷音寺中。

    也传来宏伟之声。

    “阿弥陀佛。”

    “如来真身已显,许守仁为佛门无上转世,为佛陀也,佛子也。”

    “传老衲之令,凡我佛门弟子,见许守仁如见真佛,不可冒犯,不可顶撞。”

    随着小雷音寺的声音响起,世人彻底震撼沸腾。

    小雷音寺虽然已经败落下来,没有了当年的气派,可他终究是西洲第二佛寺,地位极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小雷音寺其实还是很多佛门弟子心中第一的寺庙。

    没想到的是,小雷音寺会说出这番话,认许清宵为佛门佛子,为无上佛陀转世。

    不管许清宵认不认,这地位得到了巨大的提升。

    之前还是八部天龙转世,现在直接是无上佛陀转世。

    胜过一切。

    地位超然在上。

    嗡嗡嗡。

    刹那间,天竺寺内,一把降魔杵冲天而起,爆发出一道恐怖的佛光,形成光柱,朝着大魏王朝飞去,加持在如来真身内。

    一串念珠,也腾空而起,如降魔杵一般,演化小世界,释放出无与伦比的佛光,涌入如来真身内。

    还有金刚钵盂,更是佛光浩荡,如洪流一般。

    这是佛门三大佛器,是无上法器,如今被如来真身惊动,第一时间给予回应。

    是认可如来真身。

    大魏京都。

    天地文宫中,王朝阳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

    他知道佛门今日辩法,是铭写经文,来蛊惑世人,可没想到的是,许清宵居然能诵念出这样的经文,将如来真身都召唤出来了?

    这还玩个屁?

    佛门再强也强不过许清宵这般啊。

    “许清宵到底是什么来头?”

    “他为何既懂儒术,又懂仙法,还懂佛法?”

    这一刻,王朝阳也有些懵了,许清宵就如同一口深不可见的井水一般,永远不知道许清宵还会什么。

    “是大圣人,是大圣人的佛法理念,对,这些都是大圣人的佛法理念,许清宵拿我祖父的东西,装成是自己的东西。”

    “当真毫无儒者品性。”

    王朝阳实在是不理解了,他想不明白,许清宵为什么能这样。

    最终他将所有的问题,都认为是自己祖父的原因。

    是许清宵盗窃了大圣人的传承,这些都是大圣人的传承,只不过有一点他选择性忽视了,那就是天地文宫中,压根没有关于佛法的东西。

    饶是大圣人,也不见得会佛法。

    只是有些人就是这样,他们只愿意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一面,至于其他东西,他们都会选择性眼盲,这种人不少,极其之多。

    就如同官场一般,谁会认为同僚比自己更有才华?能上位,不都是运作出来的吗?

    而皇宫内。

    百官们攥紧拳头,望着许清宵,眼神当中充满着喜悦和激动。

    尤其是安国公,更是深吸一口气道。

    “老夫早就说过,守仁深不可测,果然被老夫猜中了。”

    “唉,只可惜的是,守仁遇到的事情太麻烦了,不行,接下来我等要出手,为守仁阻挡这些麻烦事情,让守仁多花点时间到兵部。”

    “如今国内已经稳定,粮食收成越来越好,国运也越来越昌盛,已经有资格北伐了。”

    “要给守仁点事情,让他好好研究研究兵部,指不定守仁便可研发出一些大型战争兵器,到时候把蛮族踏平。”

    安国公激动无比道。

    只是这番话一说,女帝略微沉默,因为许清宵已经在研发了,而且也出了结果。

    怀宁王府中。

    望着如来真身。

    怀宁亲王露出笑容,不是苦涩的笑容,而是一种无奈的笑容。

    他就知道。

    他就知道。

    就是不能这么自信,你看是不是,许清宵又赢了。

    怀宁亲王坐在太师椅上,他彻底沉默了。

    从一开始,他就说过,要针对许清宵,要针对许清宵,要针对许清宵。

    许清宵杀番商的时候,他就明确说过,要针对许清宵,可各地藩王呢?一个个不把许清宵放在眼里。

    任由许清宵大肆发展水车,在大魏王朝内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结果许清宵成了气候,谁都奈何不了他,又开始想一些阴谋诡计。

    这帮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

    怀宁亲王是真的有些受不了。

    倘若早些日子听自己一句,许清宵早就死了。

    许清宵请圣意斩杀自己儿子的时候,就应该将许清宵抹杀,那个时候,大魏文宫还在,各地藩王实力雄厚,蛮族也可以进攻大魏,营造外患。

    大魏百姓也吃不饱饭,完完全全可以闹事。

    结果呢?

    结果就是,这个说等一等,那个说时机未成熟,还有人更是不把许清宵放在眼里。

    现在好了吧?

    不把许清宵放在眼里的,基本上都死光了。

    至于那些看不起许清宵的人,就更惨了,被许清宵羞辱一番再杀了。

    这有意思吗?

    怀宁亲王心好累,他真的很累,明明是稳赢的棋局,硬生生被这帮人给害死了。

    早听自己一句,哪里有这么多事情?

    该死。

    这帮人都该死。

    去死吧。

    本王不玩了。

    统统给爷滚。

    “曹尼玛的。”

    “老子他吗的为什么会上这帮人的狗当。”

    一道怒骂声在王府中响起,这道怒骂声中,充满着不甘,充满着憋屈,但更多的是气。

    但过了一会,突兀之间,怀宁亲王不禁皱眉。

    喃喃自语了一声。

    “这帮狗东西,会不会是许清宵派来的奸细?”

    疑惑声响起。

    事情到了这一步,怀宁亲王忽然浮现出一个诡异的想法。

    他严重怀疑,这帮人全是许清宵请来的奸细,卧底在自己身边,就是为了拖住自己的后腿。

    这几乎不可能,但到了这一步,怀宁亲王不得不疑神疑鬼了。

    京都内。

    湖畔旁。

    荀子望着这般景象,不由微微皱眉。

    佛光冲天,将整个大魏京都,渲染成金色。

    只是很快,荀子将刚刚钓上来的鱼儿,全部倒进了湖中,戴上斗笠,离开了此地。

    而一条街道中。

    一名男子,也静静仰望着这璀璨的金光。

    他是华星云。

    自大魏文宫离开后,他便随意找了一处地方居住。

    如今,他已是礼部侍郎,在朝堂当中没什么存在感,在民间也没有什么存在感。

    平日里除了做一些公事之外,就是读书。

    当看到这一幕后,华星云眼神当中却充满着渴望,也充满着不甘。

    可过了好一会。

    华星云还是收回了目光。

    显得沉默不语。

    ““世雄不可量,诸天及世人,一切众生类,无能知佛者,佛力无所畏,解脱诸三昧,及佛诸余法,无能测量者,本从无数佛,具足行诸道,甚深微妙法,难见难可了。”

    此时,佛音浩荡。

    如来真身显世,诵念佛偈。

    撼天动地佛音,响彻百万里山河。

    如来真身。

    映照诸天。

    此时此刻,慧觉神僧脸色惨白无比。

    天竺寺五百年写出的经文,得天地认可,演化佛门极乐世界,可蔓延万里。

    然而许清宵所念之佛经,却可将如来真身演化出来,两者差距用十万八千里都是在侮辱如来真身。

    如来都出现了。

    还有什么要争的?还有什么要说的?

    败了。

    彻底败了。

    败的彻彻底底。

    慧觉神僧只觉脑中一片空白,浑身颤抖,他看向许清宵,再也不是看一个人,而是看一个怪物,一个恐怖无比的怪物。

    懂儒道,悟仙法,明佛理。

    这种人,举世罕见,超脱一切,既有儒道浩然正气,又有道家思想,更是有佛门大智慧。

    说实话,慧觉神僧莫名感觉,许清宵不是什么佛陀转世,而是佛祖转世啊。

    这世间上能做到这个程度的人,除了佛祖,他真的想不到谁能做到如此?

    “阿弥陀佛。”

    “佛曰,世间苦海,佛法度人,度人先度己,佛不可蛊惑世人,佛不可欺瞒苍生,此等世界,并非极乐之界,小乘也。”

    宏伟的佛声响起。

    天穹之上。

    如来真身缓缓出手,只是一掌,便将八百辩经僧撰写的经文击毁,万里的异象也彻底消散如烟。

    西洲佛门极乐世界,在这一刻直接化为乌有。

    这一掌,也彻底粉碎佛门一切美梦。

    世人震撼。

    但同样也沉默不语,这一刻所有人不禁考虑一件事情,许清宵到底是谁。

    他为何能懂得儒释道三法?

    可就在此时,慧觉神僧的声音响起了。

    “这不可能。”

    “这是我佛门极乐世界,怎可能是虚无的?”

    “许清宵,你做了什么手脚?”

    “演化如来真身,灭我佛门之根?”

    “你是否得到过如来真经。”

    这一刻,慧觉神僧发出咆哮声。

    他心在滴血啊。

    方才的异象,是西洲佛门推演五百年才推演出的经文,是佛门弟子最终的归宿。

    他无比相信这个极乐世界,是佛门弟子最终的归宿。

    所以他愿意将自己的生命奉献给佛门,只希望有朝一日,自己能入驻这个世界。

    可今日。

    许清宵将他的梦想给粉碎了,让他的信仰在这一刻彻底崩塌。

    若没有这个极乐世界,那佛门的归宿又是什么?

    人死后,终究是死去吗?

    他不。

    他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他更希望的是,死后可以前往极乐世界,可以聆听佛法,可以无忧无虑,而不是彻底消失。

    若是这般,他便会产生恐惧,害怕未来,害怕死。

    所以他怒吼,认为如来真身只不过是许清宵动用秘法,或者得到如来真经,今日诵念出来,做了手脚,想要灭佛门之根。

    只是此话一说。

    这一刻。

    许清宵眼神当中充满着悲悯。

    这种悲悯,让慧觉神僧感到恶心,感到恼怒,也感到浑身不舒服。

    他不需要别人悲悯他。

    他要悲悯世人,因为世人是受苦受难的,自己并没有受苦受难。

    所以他极其厌恶这种悲悯。

    尤其是许清宵的悲悯。

    可他越是如此,许清宵眼中的悲悯就越是浓郁。

    这家伙不是喜欢这样吗?

    不是喜欢天天一副世人可怜的样子吗?

    那许清宵就让他感受感受这种感觉如何?

    说实话,许清宵也极其反感这种悲悯天下的面容和目光,搞的好像天下人都在受苦,他是救世主一般。

    “许清宵。”

    “你回答贫僧。”

    “若你不回答,贫僧不服。”

    “这场辩法,贫僧不认。”

    慧觉神僧开口,他声音如雷,这一刻他已经快要入魔了。

    不,准确点来说,他即将要入魔了。

    许清宵没有回答。

    他只是这样看着他,就如同看一个可怜人。

    许清宵今日就是要让慧觉神僧彻彻底底暴露出自己的心魔。

    五百年前,朱圣辩法,将小雷音寺驱逐中洲足足五百年。

    而今日,许清宵也要让天竺寺被驱逐五百年,甚至一千年。

    朱圣当年辩法,也不过是辩的佛门吐血,惨败归去。

    而许清宵更狠,他要让慧觉神僧入魔,让他的执念彻底暴露出来,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世人看到,佛门弟子,没有想象中那么宏伟。

    也没有想象中那般充满智慧,他们也是凡人,如普通人一般的凡人。

    不要整天有事没事,装神弄鬼,一副天下苍生皆苦的样子。

    世人苦不苦,由世人说了算。

    轮不到佛门弟子来弘扬,拿这个装神弄鬼,恐吓世人,到头来自己也不过是凡夫俗子。

    还在这里装的多不俗一样。

    “你说啊。”

    “你为何不说话?”

    “是否被贫僧猜到了?”

    “如来真身的确是真的,可极乐世界也是真的,不过是你以异象压制我佛门异象。”

    “你的目的,就是想要阻止佛门东渡,阻止佛门入驻大魏。”

    “许清宵,你好狠的心啊。”

    “你请朱圣斩杀儒道八成读书人,造就无量杀孽,引来天地变化,滋生无穷之妖魔。”

    “我佛门不愿看世人遭受痛苦,也不愿看世人于水火之中,冒险辩法,背负天大的压力,一步一步走到大魏。”

    “为的是让天下苍生渡过此劫,为的是让天下苍生,再无忧虑,可你却百般阻扰,就因为佛门使人开启智慧。”

    “从而脱离王朝管理,你怕你的权势没了,你怕你的地位没了,你怕你的威望没了,所以你诵念如来真经,使了见不得人的手段,毁我佛门极乐世界。”

    “也毁了天下苍生的自救之路,是不是?”

    慧觉神僧如同发了疯一般,斥责许清宵。

    可是。

    许清宵,没有理会他,眼神当中依旧是悲悯,如慧觉神僧之前的眼神一模一样,甚至比慧觉神僧更加浓郁。

    这一刻。

    慧觉神僧被许清宵这种目光看毛了。

    “许清宵,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他大吼一声。

    佛法滔天,化作洪流一般的力量,朝着许清宵镇压过去。

    “大胆。”

    “放肆。”

    “你想找死吗?”

    这一刻,大魏京都内,一道道声音响起,率先开口的是无尘道人,他直接暴怒。

    一品天威弥漫,眼神当中充满着杀气。

    说不过就动手?真不把他们这些一品放在眼里?

    想死是吧?

    砰。

    不过慧觉神僧的佛力,被浩然文钟直接阻挡在外,荡漾层层浩然正气。

    同样的,无尘道人的天威,也被一股强大的佛力给阻挡下来了,是八百辩经僧,他们在第一时间动手,阻挡这股天威。

    可惜的是,这是一品的天威。

    八百辩经僧齐齐吐血,阻挡了这股天威,但也极其不好受。

    “神僧,莫要执着啊。”

    “神僧,不可执着。”

    “不能如此。”

    他们齐齐开口,也看得出慧觉神僧有些入魔了,故此第一时间开口,想要让慧觉神僧醒来,不能这样下去,否则的话,要出大事。

    “闭嘴。”

    “都给我闭嘴。”

    “我佛门之根,今日都要被许清宵给灭了,这是什么执着?”

    “身为佛门弟子,怎能亲眼见佛法泯灭?”

    “许清宵,今日,贫僧以命换命,度你既度我。”

    慧觉神僧大吼,他彻底入魔了,浑身佛光弥漫,但却呈现黑色。

    他执念太深,在这一刻化作了魔。

    他佛光笼罩一切,化作可怕的业火,燃烧自身,而后冲向许清宵,要与许清宵同归于尽。

    突然出手,没有人能够预料,慧觉神僧竟然抱着这个想法。

    要与许清宵同归于尽。

    在他看来,许清宵是佛门最大的隐患。

    他必须要斩杀许清宵,哪怕与许清宵同归于尽也好。

    所以他不惜燃烧自身佛法,竭尽全力,要与许清宵捆绑,以业火燃烧自身。

    这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无论是仙门一品,还是大魏王朝的百姓,甚至怀宁亲王和王朝阳都没想到,慧觉神僧竟然这么恐怖?

    “放肆。”

    “你当真是想死。”

    “斩你。”

    “倘若许爱卿有任何差池,大魏挥兵西洲,屠杀一切。”

    这一刻,一道道声音响起,大魏京都内,六位一品在第一时间直接出手,尤其是剑无极,他霸道无比,一道剑气斩了过去,想要直接将慧觉斩杀。

    剑气无匹,可慧觉神僧身上的袈裟,却爆发出无量佛光,阻挡了这致命一击,给他争取了时间,与许清宵同归于尽。

    大魏皇宫中,女帝直接站起身来,凝聚国运龙鼎,要保护许清宵,同时她眼中也充满着杀意,显得无比愤怒。

    她很直接,要是许清宵有任何一点差池,她要挥军西洲,灭天下佛门,霸道直接,以血还血。

    “不可。”

    “慧觉,你放肆了。”

    而西洲之中,也传来了声音,三束冲天的佛光浮现,这是伽蓝神僧的怒吼,他在第一时间感应到了,所以凝聚三佛器之力,想要阻挡这一切。

    可实际上,有一点被极少部人察觉到。

    那就是伽蓝神僧看似是在最关键时刻,可慧觉神僧入魔之时,他没有出手,反倒是在这个时候出手。

    看似好像及时要帮助许清宵,但明显已经晚了。

    许清宵与慧觉之间相差不过百丈。

    而西洲距离这里数十万里,佛光即便是穿透一切,可数十万里,也不可能瞬间抵达。

    需要等待一会,而这一刻时间,也足够慧觉神僧与许清宵同归于尽了。

    当然,也不一定,或许当真是没有想到,这只是一种恶意揣测罢了。

    伽蓝神僧也希望许清宵死。

    不过最希望许清宵死的人,不是伽蓝神僧,而是王朝阳与怀宁亲王。

    尤其是怀宁亲王,他更是攥紧拳头,死死地看着这一切。

    这样才对。

    不要跟许清宵啰嗦那么多,哪里有什么道理可讲,杀了许清宵,胜过一切。

    怕,只会输一辈子。

    然而,就在这一刻,许清宵的声音响起了。

    “如是我闻,一时,薄伽梵在王舍城鹫峰山顶,于最清净甚深法界,诸佛之境,如来所居。与大苾刍众九万八千人,皆是阿罗汉。”

    许清宵开口。

    他一直在提防着慧觉神僧,如今到了关键时刻,许清宵也不再废话,直接诵念金光明最胜王经。

    他要彻彻底底击垮慧觉神僧的自信。

    也要彻彻底底让佛门吃个大亏。

    说自己只是得到如来真经是吧?

    那许清宵就让他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佛法真经。

    经文声震天憾地,这一刻,又是一道道身影出现。

    这是诸般世界的天神,立在天穹上,观望着世间。

    恐怖的梵音,响彻天地每一寸山河,无量天神出现,一尊尊神佛虚影立在天穹,密密麻麻,将世间渲染成人间仙境一般。

    无数妖魔在这一刻,发出凄厉无比的惨叫声,沾染邪祟者,当场烟消云散。

    佛法浩瀚,佛念无匹,他们躲藏于深渊之中,恐惧万分,根本就不敢再出现了。

    一旦出现,只怕当场死无葬身之地。

    “又是无上佛经,又是无上佛经。”

    “无量天神显世,许清宵到底是什么人啊?他为何懂得如此之多的佛法?”

    “这般惊人的佛法,许清宵恐怖如斯。”

    “慧觉神僧,已经彻底入魔了,不惜以自身的命换许清宵的命,当真是狠啊。”

    “这就是佛门吗?当真是够狠毒的,辩法不过,就用这般手段,当真是恶心。”

    各类声音响起,人们先是震撼许清宵再次诵念出这般佛经,又立刻唾骂慧觉神僧的手段,极其脏劣。

    “唵嘛呢叭咪吽。”

    只是,就在这一刻,无量天神齐齐开口,如来真身更是伸出佛掌,佛门六字真言响起。

    将慧觉神僧定在原地。

    恐怖的佛力如瀑布一般倾斜下来,全部落在慧觉神僧身上。

    业火加持之苦,让慧觉神僧眉头扭曲,面容狰狞,他站在许清宵面前,只有不到一丈的距离,熊熊业火燃烧,他痛苦万分。

    可他眼神当中,却充满着无尽恨意与愤怒。

    “许清宵。”

    “你欺瞒佛陀,你为权势,为王朝地位,阻扰我佛门东渡。”

    “你到底是居心何意啊?”

    慧觉神僧发出质问声,他太痛苦了,这些痛苦全部化作愤怒,他将所有的过错,全部丢给许清宵,认为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许清宵害的。

    可是。

    就在这一刻。

    许清宵伸出双手,而后合十。

    漫天神佛也纷纷伸出双手,缓缓合十,与许清宵同步。

    “慧觉。”

    “你执着入魔,满口的仁义道德,可实际上你所学之佛,无非是自我之佛。”

    “你修佛至此,为的不过是死后能入极乐世界,脱离苦海,并非是真正的佛门高僧。”

    “什么佛法东渡,什么天下苍生,一切的一切,都是你的借口。”

    “若你当真心念天下,何须东渡佛法?”

    “真经,无需东渡,亦可弘扬。”

    “你辩法不成,竟妄想点燃自身业火,与本王同归于尽。”

    “你已动杀念,彻底入魔。”

    “今日,将尔等伪善诛灭。”

    许清宵怒目而视,他一抬手,如来真身抬手,随后狠狠拍杀下来。

    天威恐怖。

    无法阻挡,无可睥睨。

    这是如来真身,一掌落下,慧觉神僧根本无法抵抗的住这般天威。

    业火燃烧,将他肉身烧的节节枯败,如来神掌,更是要将他形神俱灭。

    “不可。”

    “许施主,可否放过贫僧师弟。”

    此时,伽蓝神僧的声音响起,他提前开口,希望许清宵放过他师弟。

    可惜的是,佛掌落下,慧觉神僧的肉身直接崩裂,根本没得救了。

    只不过,他的元神还在。

    依旧缠绕业火,痛苦不堪,弥漫着一缕缕黑气。

    这是他心中的执念,也是他的魔气,他入魔了,面目狰狞,元神演化成魔,看起来极度的丑陋与可怕。

    张牙舞爪,皮肤发黑,额头隆高,令人发憷。

    佛若化魔,便是这般模样,更加恐怖。

    “为什么?”

    “为什么?”

    “敢问如来佛,我佛门有没有极乐世界?”

    慧觉神僧演化的魔,发出咆哮声,他还能活着,是因为心中的执念太深了。

    他还是询问,这世间上有没有极乐世界。

    不过他没有询问许清宵了。

    而是询问如来佛。

    “佛有三千极乐界。”

    但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如来真身给予回答了。

    这一点连许清宵都没有想到,居然真的给予回答了。

    “在何处?”

    “为何我看不见。”

    慧觉神僧开口,他已经疯疯癫癫。

    “心有尘埃,自然不见。”

    “大乘佛显,极乐显世。”

    佛音响起,再次回答慧觉神僧。

    “大乘佛显?何为大乘佛?谁懂大乘佛?”

    又提到大乘佛法,慧觉神僧不由开口,他的声音充满着不耐烦与愤怒。

    “世尊出,大乘显。”

    如来真身回答道。

    告知天下众生,世尊出现后,大乘便会显世。

    “谁又是世尊?”

    慧觉神僧继续问道,他已经疯魔,执念缠身,没什么好说的了。

    只不过,这个问题不仅仅是他,世人也很好奇,谁是佛门世尊?

    此时,如来真身给予回答。

    “唤吾真身者,为当世世尊。”

    此话一说。

    西洲佛门所有人彻底愣住了。

    东洲,南洲,北洲,以及中洲,所有生灵都愣住了。

    许清宵当真是佛门世尊转世?

    虽然,西洲小雷音寺称许清宵是佛陀转世。

    可这种认可,算不了什么,毕竟也可以理解为是小雷音寺见风使舵。

    但现在不一样了。

    如来真身显化。

    亲口承认许清宵乃是佛陀转世,是当世的世尊。

    这可是无上荣誉啊。

    就好像圣人复苏,说许清宵乃是圣人转世一般。

    天下读书人,见许清宵者如见圣。

    “不。”

    “不。”

    “不,他不是世尊,他是妖魔,他想要害我佛门。”

    “你不是如来,你不是如来,你是伪佛。”

    慧觉神僧大吼,他目呲欲裂,不愿承认这一切,也不想承认这一切。

    “阿弥陀佛。”

    如来真身诵念佛号,下一刻,浩瀚佛力落下,直接将慧觉神僧,直接超度。

    没有任何啰嗦。

    只是就在这一刻。

    如来真身望着远处。

    不知看什么。

    下一刻,他缓缓开口道。

    “望世尊,早日传大乘佛法。”

    “大难将至,吾等助世尊一臂之力。”

    声音响起。

    下一刻。

    无量天神,如来真身,化亿万佛光,凝聚众生念力,化作十二枚佛珠,映照诸天一切,加持无量佛法。

    要助许清宵一臂之力。

    轰。

    浩瀚佛力没入许清宵体内,这一刻无与伦比的好处来了。

    --

    --

    --

    几个事说下。

    第一,人yue了,两万字先送上,今天无更,然后七月去一趟医院,不是身体问题,是头发。

    秃了,真的秃了,很夸张,很恐怖,我去医院看看了,一开始以为是熬夜掉点头发,可掉的太多了,很夸张,从上往下看,我头发中间是镂空的,我吐了。

    我正值青春,我秃了,我不服,凭什么我这么帅,没有头发,你们这么.......头发这么茂盛?

    第二,月底,求月票。

    第三,昨天特意说了,更新时间是,今天晚上十二点之前,不是中午十二点之前。

    我特意说了一大堆,今天凌晨十二点之前更新,现在我提前十一个小时,就还有人带节奏,非要说我拖更,真的不理解了,特意说,凌晨十二点之前,28号说的‘明天凌晨12点之前’,也就是29号晚上十二点之前。

    别在带节奏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