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二百五十六章:先帝遗孤,赐南蛮王,女帝表露心意,愿接受许清宵

时间:2021-12-10作者:七月未时

    信武侯的声音不大,但语气却充满着紧张。

    只是此话一说,许清宵有些惊愕了。

    “太子来了?”

    许清宵皱起眉头,望着信武侯,眼神当中充满着疑惑。

    什么时候又来了一个太子?

    信武侯没有继续往下说,而是看了一眼杨虎,其意思很简单。

    “是自己人。”

    许清宵没有让杨虎离开,而是说的很直接,这是自己人,没必要提防。

    此话一说,信武侯倒也没说什么了,倘若是别人,他或许会不悦,可许清宵不一样,许清宵如今可是大魏的主心骨。

    其地位和权力,仅次于女帝,而且在大魏的威望,也不弱于女帝。。

    “王爷。”

    “礼部数日前就得到消息,是突邪王朝传来的,告知我大魏,有一人自称是先帝遗孤,流落在突邪王朝,如今突邪王朝验明真身,的确是先帝遗孤。”

    “所以近些日子,派人护送至大魏京都,眼下这位太子已经从突邪启程,赶往我大魏了。”

    信武侯开口,他如此说道。

    “数日前就传来消息?为何不告知我?”

    许清宵不禁问道。

    这话一说,信武侯有些苦笑道。

    “那几日,您也不知道在做什么,礼部来找您一趟了,只是王府内的人告知,您有重要事情在忙,所以就不好打扰。”

    “后来就是佛门辩法了,这个时候也不好说什么,怕您分神,所以辩法一结束,陛下就派我过来。”

    信武侯如此说道。

    当下,许清宵有些沉默了。

    前些日子,自己是在炼制一品神武大炮。

    “陛下是否召我进宫?”

    许清宵问道。

    “恩。”

    “现在百官都在等您。”

    信武侯点了点头。

    “好。”

    许清宵也不废话,直接跟着信武侯前往大魏皇宫。

    大约一刻钟的时间。

    许清宵来到大魏皇宫内。

    此时此刻。

    大殿当中,已经展开极为激烈的争吵。

    “如今中洲龙鼎已显,突邪王朝将所谓的太子搬出来,无非就是不想看到我大魏蓬勃发展,故意弄一个假太子过来,想要恶心我大魏。”

    “臣建议,根本无需理会这般,直接拒之国门外。”

    这是陈正儒的声音,他并不在乎这个什么太子不太子。

    想法很简单,直接拒之国门外,管他是不是真的太子。

    此话一说,也立刻引起了一些反对之声。

    “不可。”

    “此事不符合礼仪,再者突邪王朝护送过来,拒绝在外,那岂不是坐实我等心虚?到时候传出去,陛下心虚,这怎么办?”

    “请陛下恕罪,臣,并非是有任何其他心思,而是根据探子来报,此事中洲已经流传不少,大魏境内最近也有些风言风语。”

    “倘若我大魏拒见此人,只怕会坐实一些莫须有的罪名,到那个时候,不是也是了。”

    这是王新志的声音。

    他是礼部尚书,对这些事情,他心里十分清楚,知道影响有多大,所以即便是冒着天大的风险,他也要开口,支持这个大魏太子入京。

    不管是不是真太子,先请过来看一看再说。

    如若不是,那自然最好,如若是的话,那就........

    总而言之,拒绝是没有道理的事情,这不是给人家找机会骂吗?

    “不可。”

    “这决不可。”

    “自古以来,哪里有这种事情?如今我大魏国泰民安,陛下执政,更是风调雨顺,突然出现一个太子,而且还来自突邪,这里面若是没有猫腻,老夫死都不信。”

    陈正儒一反常态,他平日里不会主动说什么,可现在对于这件事情,他直接持有极大的反对。

    至于其他人,全程没有说话。

    不是插不上话,而是他们不敢说,也不能乱说话。

    先帝遗孤回来了,这对于大魏来说,当真不是一件好事,甚至是一件极其棘手的事情。

    一个是当朝皇帝,一个是本应该成为大魏的皇帝,尤其是当朝皇帝还是女子。

    这其实已经很麻烦了。

    对方明显是得到了突邪的支持,甚至不仅仅是突邪王朝的支持,背后只怕还有初元王朝的支持,至于有没有其他人的支持,谁也说不上来,但要说没有是不可能的。

    有人就是要针对大魏,而且这一次动用了无敌杀招。

    将先帝遗孤寻回来了。

    于情,如果对方的身份是真,那他应当是大魏新帝。

    于理,女帝执政才第二年,要说深入民心吧,还真不好说,倘若这些年不是许清宵扶持大魏,只怕这个太子一来,女帝当真有可能要被逼宫。

    朝堂上的事情,极其复杂。

    文武百官肯定是支持女帝的,国家怎可能随便换主人?

    可现在觉得棘手和尴尬的点太多了。

    各地藩王会坐视不管吗?

    两大王朝会袖手旁观吗?

    那些造反组织,甚至包括许清宵得罪的那批人,他们会持有一个什么态度?

    所以简单点来说,这个大魏太子敢来大魏,就做好了一切准备,他身后的势力,绝对不容小视。

    光是明面上就有藩王,突邪王朝,初元王朝,一些活跃于大魏的造反组织,还有一些看不到的敌人,真要设立一些假想敌,七星道宗,佛门,这些不是大魏的盟友,都算是太子身后的势力。

    亦或者是说,有可能成为太子身后的势力。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朝堂上的这些官员,即便是想支持女帝,都要好好掂量掂量了。

    如果是一个没有任何背景势力的太子,回到了大魏,那一切好说,光明一点,先查身份,确定是太子,封个王爷,然后让你安享晚年。

    阴狠一点,调查你身份,然后没了。

    恩,没了。

    可现在一个有如此雄厚背景的太子回来了,一切就不好说了。

    万一当真夺位成功,这是什么概念?这概念就是,大魏变天了,换了一个新皇帝。

    他们这些臣子还好说,毕竟大部分都是旧臣,也不算是女帝的人,但该清理还是要被清理一部分,譬如说许清宵,权力肯定没有现在这么大了。

    毕竟许清宵和女帝是彻底捆绑在一起的人。

    只能说,眼下这个先帝遗孤是不可能动弹许清宵的,可不保往后会不会动许清宵。

    所以他们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说什么,万一新帝登基,自己现在说的话,每一句话未来都将成为自己被流放的因果。

    只不过让众臣惊讶的是,一项特别平静的王新志,在这个件事情,却敢主动开口,这摆明了就是要得罪陛下的啊。

    自然,众人有些好奇,也不明白王新志在想什么。

    两人争吵的很凶,在大殿内各执一词,并且说的皆有道理。

    龙椅上。

    季灵反倒是显得很平静,没有愤怒,也没有什么难受,而是静静地坐在龙椅当中,将目光看向大殿之外。

    很快,当她看到许清宵的身影后,下意识撇开目光。

    紧接着,女帝又看了过去,面上带着温和笑容。

    “许爱卿。”

    她喊了一声,一时之间,大殿内安静了,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殿外的许清宵,仿佛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

    “我等参见王爷。”

    众臣开口,朝着许清宵稍稍一拜。

    如今的许清宵,在大魏的地位,的的确确是越来越高了。

    平乱王这三个字,已经不是简单的平乱战争了,而是平乱大魏所有麻烦,就好比佛门辩法,这明摆着要输,结果被许清宵硬生生辩赢了。

    还是用佛法辩赢。

    对于大魏百官来说,许清宵已经成为了主心骨,所有人的主心骨,自然而然对许清宵也越来越尊重了,以往喊一声王爷,是职位面子。

    现在喊一声王爷,可是实打实发自内心。

    “臣,许清宵,拜见陛下。”

    “见过诸位国公大人。”

    许清宵入殿,他朝着国公们一拜,随后又看向陈正儒等人,稍稍作礼。

    “许爱卿有礼。”

    季灵开口,对于朝堂当中的对话,她并不在意,双方的争执,各有道理,但她更加期待的是,许清宵的到来。

    如今许清宵来了,季灵打起了精神。

    “爱卿,信武侯将事情告知于你了吗?”

    季灵开口,询问许清宵,开门见山。

    “回陛下,信武侯已告知。”

    “臣也是为此事,特意赶来。”

    许清宵点了点头。

    此话一说,季灵继续说道。

    “那许爱卿,你对此事有何看法?”

    季灵望着许清宵,如此问道。

    “回陛下,如今大魏龙鼎即将蜕变成中洲龙鼎,这段时间,不可出任何差错。”

    许清宵开口,他倒是很直接,大魏龙鼎蜕变成中洲龙鼎,这段时间内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能影响。

    派个先帝遗孤过来夺权?痴心妄想。

    此话一说,大部分官员不由点了点头,他们还是认可许清宵这番话的。

    陈正儒也是松了口气。

    可王新志摇了摇头,他没有对陈正儒那般,对许清宵直接争吵起来。

    而是看着许清宵,满是苦笑道。

    “王爷。”

    “先帝遗孤回归,如今民间流言蜚语极多,不排除有人故意散播。”

    “可无论如何,王爷要知道,民心难平,流言蜚语已起,倘若大魏王朝不接受太子回朝,只怕更会影响我大魏龙鼎。”

    “而且更主要的是,我儒道思想也将毁于一旦,长幼有分,男先女后,此乃儒道思想之核心,不仅仅是大魏。”

    “哪怕是突邪,亦或者是初元,甚至整个尘界都是如此,不管不顾,反而是中了这些人的阴谋啊。”

    王新志开口,他语气温和,在竭尽全力劝说许清宵,希望许清宵能明白这个道理。

    只是此话一说,许清宵立刻开口。

    “王大人误会了,本王的意思,不是不接受先帝遗孤回归朝堂。”

    “而是查明身份。”

    “诸位,容许某说句大不敬的话,倘若这是先帝遗孤,是真正的大魏太子,那一切好说。”

    “可如若他不是呢?突邪王朝凭什么可以笃定,他就是我大魏太子?是先帝遗孤?”

    许清宵开口。

    对于先帝遗孤,许清宵也有些情报,是在平安县,至于是谁,许清宵不知道。

    但好端端的遗孤,怎么跑去了突邪王朝?这其中有些问题。

    许清宵当然相信,突邪王朝不敢派一个假太子前来,但也不可能不仔细调查,不然你说是就是?

    你谁啊?突邪王朝还想插手我大魏内政?想死是吗?

    “那王爷的意思是?”

    王新志看向许清宵,眼神之中满是好奇。

    “迎接太子,调查身份,倘若调查清楚,再做打算,如若发现有人伪装假冒,杀无赦。”

    许清宵开口,说出自己的想法。

    缓兵之计也好,暗地下手也罢,总而言之,他不可能动摇到女帝的地位。

    要知道,现在极品灵金唯一的线索,就是在中洲仙藏当中。

    开启中洲仙藏的唯一手段,就是中洲龙鼎。

    所以许清宵自然不希望有人破坏,谁都不可以。

    只是此话一说,陈正儒的声音响起。

    满朝文武都知道许清宵是什么心思,但他们不好开口,陈正儒来说。

    “王爷,不可啊。”

    “对方明显是有所准备,若是此人当真来了我大魏京都,只怕要搅起风云。”

    “严查身份?实话实说,老夫相信他是先帝遗孤,不然的话,他也不敢来大魏京都。”

    “一旦身份验明之后,那该怎么办?”

    陈正儒的想法很简单,这就是一个大麻烦,对方敢来就有自信,与其如此,不如直接让他滚蛋。

    想尽办法把他隔离开来,绝对不允许对方进入大魏境内,是绝对的。

    陈正儒这个办法很直接,也有很多问题,但这是目前解决办法的最好办法,没有之一。

    “陈尚书,这话你是怎么说出口的?”

    “倘若他当真是先帝遗孤,将他隔离在外,你知道对我大魏来说会有什么麻烦吗?”

    “拒皇室于外,天下人都要嗤笑我大魏,我大魏以儒治国,国本都没了。”

    “而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也绝对会在第一时间,出手干扰我大魏。”

    “甚至,国内各地藩王也会纠缠此事不放,到时候就是天怒神愤。”

    “如若百姓辱骂我等也就算了,可百姓们一定会认为,这是陛下的意思,只要被人稍加渲染,这件事情只会越来越麻烦。”

    “原本还可以慢慢商量,你若是拒绝太子入朝,那就是置我等于水火之中,置陛下于水火之中,到时候满朝文武,都是千古罪人。”

    王新志指着陈正儒如此说道。

    他是礼部尚书,更加懂得礼部的事情,这种事情一旦传开了,而且人家光明正大走来,你拒绝见面,甚至把对方隔离在外。

    这不就是变相承认,对方是太子,但他来了以后,会影响当今陛下,所以不让他进来?

    这不是吃饱没事干,给自己找麻烦吗?

    王新志所言,的的确确有道理。

    许清宵明白王新志的意思,其实说到底,藩王也好,突邪王朝也罢,甚至是一些暗中势力都不算什么。

    真正让王新志担忧,让所有人担忧的事情,就是人言可畏。

    自古以来,男子当家,长幼有分。

    皇帝是女人,这本身就是破天荒的事情,没得选才选。

    季灵是女子,是大魏女帝,千古未曾有过的事情,再者季灵也不是长女,综合以上这两点,说实话因为没得选,所以让她继承皇位可以。

    可当太子回来了,其实对于百姓来说,他们更加偏向的还是男子为帝,而且长幼要分。

    这不是偏向这么简单,而是自古以来都是如此,这是儒道思想,根深蒂固的一个观念。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这些人就可以完美利用这件事情,从而引导百姓。

    这才是真正麻烦的事情。

    不然,当真以为这些势力能动摇大魏?

    说来说去还不是百姓的事情。

    这也好在,大魏出了个许清宵,把国家治理的井井有序,以致于没有发生什么天灾人祸。

    百姓们也逐渐富裕起来了。

    如若没有许清宵,事情就真的麻烦了,现在有个许清宵,很多事情可以缓和缓和。

    “你莫要啰嗦这么多。”

    “不能入我大魏,就是不能入我大魏。”

    陈正儒开口,他下定决心,就是不让对方入大魏,不管如何,都不能。

    没进大魏,很多事情可以好好去处理,哪怕当真有些问题,大不了动用兵力去压。

    让刑部,兵部去处理,实在不行让这些宦官去做这种事情。

    谁敢吵闹,谁敢嚷嚷,严查。

    毕竟非常时期动用非常手段,要么就不做,要做就做狠一点。

    可王新志却深吸一口气,朝着女帝一拜。

    “陛下,万万不可答应。”

    “自古以来,堵不如疏,若按照陈尚书所言,先不说中洲龙鼎无法铸成,光是说拒皇室遗孤于皇城之外,朝堂内朝堂外都会引来不必要的争纷。”

    “到时候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联手干涉,再扶持一批贼子,乱我大魏,后果不堪设想。”

    “请陛下明鉴。”

    王新志开口,他也是铁了心,不同意陈正儒的观点。

    不是他扶持太子,而是这不容于礼,带来的影响太不好了,是极度的不好。

    如果中洲就只有大魏一个王朝,那什么都好说了,可问题是突邪王朝和初元王朝虎视眈眈的看着。

    你真不把太子放在眼里,回头直接给太子兵力,再给太子权力,让他举兵杀来,紧接着国内藩王响应。

    一声令下,大魏王朝会陷入什么局面?

    你说上下一心?可问题是,谁不想往上爬?尤其是朝堂内的这些人,兵部当中,就没有人想要成为新的兵部尚书?

    户部当中,就没有人想要成为新的户部尚书?

    人家打的是正义旗号,我先帝遗孤,想要回大魏认祖归宗,你大魏居然不让?那我只能这样做了。

    名正言顺的杀回去,百姓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毕竟两者都有道理。

    配合各地藩王,内乱外乱一起爆发,这事怎么解决?

    你说大魏有一品武者?行啊,一品武者出现了说什么?直接把先帝遗孤杀了?这可能吗?那反过来是不是说,你也可以把当朝皇帝也给杀了?

    清官难断家务事,尤其是皇室的事情。

    一品武者只怕都不好插手这件事情,又不是说有人要造反,而且归根结底就是,你站不住脚。

    两人你一言我一句,显得有些水火不同。

    这一刻。

    许清宵深吸了口气,望着两人缓缓开口道。

    “两位大人,莫要争吵什么了。”

    “本王有一计,不知两位愿不愿意听一听?”

    许清宵知道,无论是陈正儒还是王新志,其实都是为大魏好,只是想法不一样罢了。

    他不希望内部发生什么矛盾。

    “请王爷明说。”

    对于许清宵,两人还是保持尊重。

    “拒太子于大魏国都之外,这的确不可,传出去了,麻烦很大,不得民心。”

    “不过一直严查身份,也不妥,不如这样,查清楚身份后,请陛下赐太子王位,南蜀就很不错,让太子去南蜀为王,也算是镇守一方。”

    “能为大魏效力,这一生也不愁什么了,不知诸位怎想?”

    许清宵开口,他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拒绝肯定不行。

    但让他来大魏京都,更加不行。

    所以不如直接让对方去南蜀之地,封个南蜀王,也绝对不差。

    至于有没有异心,那是另外的事情,至少有缓冲的时间。

    不至于像现在这样,硬碰硬对谁都不好。

    怀柔,永远是王道。

    此话一说,百官们有些沉思,陈正儒和王新志也不由沉默了。

    过了一会,陈正儒点了点头。

    “王爷所言,的确不错。”

    他给予回答,认可了这个,虽然还是将这个祸害引进大魏,但不管怎么说,不会将事情弄得太僵硬。

    封王也是个隐患,只不过问题不大,至少能慢慢解决。

    “可以。”

    “陛下是何意?”

    王新志也同意了,他也知道陈正儒的顾虑是什么,眼下许清宵提出来的计划,的确可以,属于见招拆招了。

    往后也会有麻烦,但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如此激烈。

    “朕同意许爱卿之言。”

    “陈尚书,就以许爱卿所言,拟一道圣旨,先查明身份,如若当真是父皇遗孤,朕的哥哥,便让他去南蜀称王,也算是朕的一片心意。”

    “行了,如若没有其他事情,退朝吧。”

    女帝也赞同许清宵之言。

    当下,满朝文武齐齐朝着女帝一拜。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随着满朝文武如此高呼后,季灵起身,而后离开大殿。

    这一刻,百官也起身离开,各自回去。

    众人的心情还是有些沉默,发生了这种事情,不可能还保持平静。

    甚至连闲聊的意思都没有了,打算回去好好思索一下接下来的变局。

    今日,许清宵在殿上说的事情,的的确确没问题,可有一点,众人忽略了,那就是对方会不会接受?

    倘若接受,一切好说,最起码还不至于直接撕破脸。

    可要是不接受呢?

    这又怎么办?

    杀了对方?

    谁敢杀?

    女帝都不敢杀,杀了就是弑兄,这是大逆不道的事情,除非人家犯了天大的错误,譬如说造反,不然的话,杀了就是弑兄。

    许清宵杀?

    那就更不可能了。

    所以这个问题,大家都没提出来,可大家都已经想到了。

    “守仁,若没事的话,去我吏部坐坐?”

    走出大殿,陈正儒直接开口,邀请许清宵去吏部坐一坐。

    还不等许清宵开口,王新志也走了过来,看向许清宵道。

    “守仁,老夫有些事情找你,去我礼部坐一坐吧。”

    王新志开口。

    显然两人已经彻底杠上了,都想拉拢许清宵,希望许清宵支持他们。

    听到两人盛情,许清宵有些哭笑不得。

    而就在此时,一名太监走来,来到许清宵面前。

    “王爷,陛下请您去御花园一趟。”

    听到这话,许清宵心中松了口气,两个尚书他自然都不愿得罪,如今陛下请自己过去,倒也是好事一件。

    “好。”

    许清宵点了点头,随后朝着两位尚书温和一笑,两人也没多说,点了点头,便各自离开。

    很快。

    许清宵跟着太监前行。

    一路来到御花园中。

    大魏御花园,种植了百类花种,不过根据花色搭配,不是全部集中在一起,看起来鲜艳分明。

    一路走入。

    当下,许清宵便看到女帝的身影。

    她周围无人,穿着一件淡红色的长袍,雕绣着金色真龙,静静地站在湖面旁。

    从后面看,女帝的身段可谓是婀娜多姿,说是极美,的确不算夸赞。

    更何况女帝的相貌,也是天下绝色,一缕缕的发丝垂下,让人莫名陶醉。

    季灵绝对是许清宵见过最美的女子。

    哪怕是洛白衣,也要稍稍逊色一点点,主要败在了气质上,毕竟季灵是大魏女帝。

    这个身份加持,这天下有几人能够比拟?

    就是不知道,这等女子,未来到底会被谁拱了,越想许清宵越有说不出来的味道。

    不过许清宵没有多想,朝着女帝深深一拜。

    “臣,许清宵,见过陛下。”

    “许爱卿免礼。”

    当下,女帝开口,不过她没有转身回来,而是望着湖面缓缓开口道。

    “许爱卿,今日朝堂上的事情,你有什么看法?”

    女帝开口,她依旧是询问许清宵这件事情。

    此话一说,许清宵有些沉默。

    他的目光,也不由看向湖面,随后长长叹了口气。

    说实话,该说的朝堂之上,陈正儒与王新志已经说清楚了。

    进来的危害是什么。

    不进来的危害,又是什么。

    两人说的很清楚了,相信大家都很明白。

    所以,许清宵开口道。

    “倘若此人当真是先帝遗孤,的的确确有些棘手。”

    许清宵开口,这是他的回答。

    先帝遗孤,季灵的亲哥哥,这个身份的的确确让许清宵感受棘手。

    要说是外人,某某王爷,许清宵还不在乎,大不了就杀了。

    可先帝遗孤就不行。

    自己是大魏的臣子,同时自己也是儒家半圣,可以有自己的想法,但绝对不能违背天地自然。

    男女,长幼,这两个点就是儒家思想,除非自己不要命了,去推翻儒家思想。

    这要真推翻了,自己绝对会惹来巨大的麻烦。

    大魏王朝,只怕要上演无数争吵,小儿子跟大儿子争家产,女儿跟父母争家产,如果是良性发展还好说,女子也有自己的优势。

    就怕是恶心发展,尤其是女人这块,突邪王朝随便使点手段,打一张性别牌,大魏王朝就彻底麻烦了。

    这种危机,看不出来的,也感觉不出来的,可却藏在暗中,随时可以让一个王朝付出惨痛的代价。

    这种东西,许清宵不敢碰,也绝对不会去碰。

    推翻儒教思想,自己还没这个本事。

    “当真没办法?”

    季灵开口。

    如此问道。

    “请陛下恕罪,这一次,臣无有其他办法。”

    “不过请陛下放心,即便他当真是先帝遗孤,也不用太担心,帝位已稳。”

    “臣,永远是支持陛下的,给予他王位,也已经是最大的恩赐,陛下执政,大魏王朝蒸蒸日上,无有过错,也无需担心什么。”

    许清宵语气也笃定了一些。

    的确没有。

    还能有什么办法?人家体内毕竟流淌着皇室血脉,还是先帝的儿子,是大魏曾经的太子。

    不过许清宵语气也很笃定。

    管他这个那个。

    如今帝位已定,还有那么多说法?

    真来了又能如何?就这样让女帝下台?这可能吗?

    要是说国家出现了危机,或者是发生了什么灾祸,你要逼迫女帝退位,这还情有可原,但现在国家可没有什么问题。

    所以不存在让女帝退位这个说法。

    但恶心一下是没有问题的。

    “唉。”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

    “许爱卿,此番你为大魏赢得佛门辩法,朕还没有什么想要奖赏你的。”

    “你想要什么,朕都可以给你。”

    女帝出声,她转过身来,沉鱼落雁的面容出现。

    的确,无论多少次看季灵,依旧是美的不可言说,让人心动。

    当真是人间尤物啊。

    至于女帝这番话,许清宵倒是无所谓,自己还需要什么东西?

    武道之心有吗?显然是没有的。

    权力上,自己也是大魏王爷。

    地位上,儒道半圣也够了。

    还能有什么想要的,许清宵是真的想不到。

    真要说的话,就只有一个了。

    想要大魏女帝。

    这是许清宵的想法,当然只是打趣的想法,心里想想就好。

    “多谢陛下,臣无需任何奖励,倘若陛下真要赏赐,就赏赐南豫府多免些税收,也算是为家乡造福吧。”

    许清宵开口,如此说道。

    可他不知道的是,许清宵内心的想法,被季灵又一次听到了。

    季灵修炼它心通,但这等神通,难以修练成功,只能隐隐约约听到一点点他人心声。

    准确点来说,都不叫做心声,而是知晓对方的心意。

    大多数情况是无法知晓,前前后后就两次,这算是第二次了。

    再一次听到许清宵的内心想法。

    季灵没有第一次那么大的反应,只是有些惊讶以及一些说不上来的感觉。

    过了良久。

    季灵看着许清宵,美目当中显得有些古怪。

    “爱卿,你当真.......是这般想的吗?”

    季灵开口,询问许清宵。

    此话一说,许清宵有些不解了。

    造福家乡不是很正常吗?我现在又不缺钱也不缺权。

    不过既然是女帝询问,许清宵不由认真无比地看向女帝,神色态度也极其端正。

    “回陛下,臣的确是这般想的。”

    许清宵望着女帝的美目,斩钉截铁道。

    此话一说,女帝莫名有些心乱,她闪避许清宵的目光,再次转过身。

    望着湖面之中的涟漪,有些沉默,也有些不知如何回答。

    良久过后。

    女帝开口了。

    “许爱卿,没事的时候,常来宫中。”

    这是女帝的回答了。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一直知道,许清宵喜欢自己,最开始她第一反应是不可能,也不会去接受。

    但后来随着许清宵一次次站出来,一次次为大魏无私奉献,让她明白,许清宵一直在为自己付出。

    所以对许清宵的感观也一次次变化。

    一直到许清宵成圣的那一刻,女帝对许清宵的的确确产生了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

    尤其是得知许清宵去过桃花庵,她心里就是不舒服也不开心。

    如今,到了这一刻,许清宵还是心心念念着自己。

    让女帝更是有些自我纠结。

    如果自己不是大魏皇帝,她也愿意。

    可身为皇帝,女帝终究是将国家放在第一位。

    只是,她不想伤了许清宵的心。

    但也有一点点其他想法,不过这个想法她自己没有察觉到罢了。

    眼下,季灵鼓起勇气,也算是正式的一个尝试,让许清宵多来宫中走走,两人也能互相多交流一些。

    只是,季灵心中的想法,许清宵不清楚。

    反而让许清宵以为女帝感到压力,让自己多来宫中,一来是亲近,二来是拉拢。

    当下,许清宵缓缓开口道。

    “请陛下放心,臣定会多来宫中。”

    许清宵给予回答。

    下一刻,女帝点了点头,也不敢转身,只是静静地看着湖面。

    两人略显沉默。

    过了一会,女帝开口,想要与许清宵闲谈点事,突兀之间,许清宵的声音响起。

    “陛下,如若没别的事,臣先行告退,还有公务要忙。”

    许清宵出声。

    他站在这里也不知道女帝要做什么,自己也有点事要做,所以主动提出先回去。

    “好。”

    “许爱卿慢走。”

    听到许清宵这般开口,季灵也跟着开口。

    当下,许清宵转身离开。

    只是走了没几步,季灵的声音再次响起。

    “许爱卿。”

    季灵出声。

    当下,许清宵止住脚步,回头看去。

    “往后没事,少去桃花庵,毕竟爱卿也是我大魏王爷了。”

    这是女帝的声音。

    让许清宵莫名觉得有些古怪。

    去桃花庵怎么了?

    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

    还有,就算见不得人又怎么样?我又没媳妇,这样不让?

    陛下,你是不是觉得,我的管也太宽了吧?

    哦,不对,是陛下,你管的也太宽了吧?

    但不管如何,许清宵还是点了点头。

    女皇帝嘛。

    得哄着。

    “请陛下放心,臣往后尽量不去。”

    许清宵给予回答,说完便直接离开了。

    听到许清宵的回答,季灵脸上这才露出了一丝笑意。

    随后继续望着湖畔。

    随手摘起一朵花,轻轻地摘掉一片花瓣,也在嘀咕着一些言语。

    就如此。

    时间缓缓流逝。

    转眼之间,便到了翌日。

    大魏先帝遗孤的事情,逐渐开始流传出去了。

    原本就有一些声音。

    如今随着太子确定要回归,自然而然流言蜚语多了不少。

    而且有不少声音愿意支持太子登基,继承帝位。

    认为,女子为帝,终究不妥,尤其还是幼子。

    再加上这两年,大魏也没有什么好事发生,虽然减免赋税等等,可也闹出了许多风风雨雨。

    即便是当真有些功劳,可大多数还是许清宵折腾出来的。

    也不是女帝的功劳。

    甚至京都内,天地文宫也给予了一些回应。

    是天地文宫的大儒,没有直说让太子回来继位,而是特意讲解儒教思想。

    忠君爱国,同时长幼有先,以及等等事情。

    有没有影射什么,众人也是心知肚明。

    而此时此刻。

    一条官道中。

    这里是大魏王朝边境必经之路。

    再往前十里。

    便算是踏入大魏王朝了。

    官道当中。

    一支豪华无比的队伍出现。

    九匹白马拉着一座玉辇。

    玉辇当中,坐着一名男子,透过纱帘,可以看出男子的轮廓模样。

    英武,俊俏,但眉目当中,蕴含霸气。

    而玉辇周围,有数百位高手保护着,一支五百人精锐的军队保护。

    而玉辇后面,还有一座玉辇,里面坐着一名女子,身段妖娆,散发着阵阵香味。

    此时此刻。

    一支队伍快速走来,带着一封旨意。

    “陛下有旨。”

    “验明太子身份,如若无误,赐太子南蛮王爵位,镇守一方,享受极乐之福。”

    随着旨意响起。

    下一刻,银铃般的笑声响起。

    “这就是大魏太子吗?当真是威风啊,人还没到京都,就让大魏女帝赐王爵。”

    声音悦耳,来自后面的玉辇。

    然而下一刻。

    玉辇当中的英武男子,缓缓吐出一个字来。

    “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