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二百五十七章:佛门算计,遗孤归来,风云再起,一品大炮

时间:2021-12-10作者:七月未时

    雁南官道。

    大魏军队数百人,骑乘着烈马,奔腾而来。

    雁南城的驻军。

    他们奉命前来,昭告陛下的旨意。

    只是当圣旨颁布之后。

    玉辇当中,却传来淡淡的一个。

    滚字。

    声音不大,但充满着霸道。。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为首的将领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但马上恢复常色。

    玉辇当中的人,是不是先帝遗孤还是一个未知数,但敢这么直截了当过来,若是没点底气是不可能的。

    指不定这人未来当真可以掌权,所以他也不敢得罪。

    只能低着头道。

    “此乃圣意。”

    他低头开口,如此说道。

    “圣意?”

    “谁的圣意?”

    “我妹妹的圣意吗?还是当朝奸臣许清宵的圣意?”

    冷漠的声音响起,言语之中对大魏女帝没有丝毫敬畏,同时还讽刺了一句许清宵。

    “这.......”

    后者不敢言语,他既不敢顶撞玉辇中的大人物,更不可能去说许清宵的不好。

    许清宵现在是谁?

    大魏平乱王,权势滔天,他要是跺一跺脚,整个大魏都要抖动一番。

    他不说话,依旧是低着头,沉默不语。

    而就在此时,玉辇中的声音再次响起。

    “回去告诉我妹妹,我会去京都自证身份。”

    “如若有谁敢阻扰本皇,就莫要怪本皇翻脸。”

    “滚回去。”

    他开口,最后三个字更是蕴含霸道之气,让其气血翻滚沸腾。

    后者不敢多语,这个事情可不是他能拿捏的,当下转身离开,也没有多说什么。

    待人走后。

    队伍继续前行。

    不过前后两座玉辇中,坐着一位绝世佳人的玉辇内,传来了悦耳之声。

    “呵,这就是大魏皇子的待遇?我还以为大魏王朝以儒治国,应当是高风亮节,礼仪之邦,未曾想到如其他王朝有何区别?”

    声音响起,带着妖娆魅惑,光是听声音便让人有些心猿意马。

    可随着这般的声音响起,这位大魏皇子的声音也不由给予回应了。

    “是本皇天真,还是你突邪人天真?”

    “大魏已有帝王,本皇的到来,只会让她担心受怕,此番大魏没有派人暗中出手,这已经算是极好了。”

    “若换做你们突邪人,只怕走到一半,人就没了。”

    他出声,略显得讥讽,如此说道。

    “呵。”

    “我倒要看看,你这位皇子,是如何让大魏心惊肉跳的。”

    “若你无能,未能夺权回来,妾身就只好在大魏寻个新家了,听闻这个许清宵不错,也不知道他喜不喜欢妾身。”

    声音再次响起,显得有些肆无忌惮。

    此话一说,玉辇中的皇子,眼中不由露出寒芒。

    “许清宵吗?”

    “与我妹妹只怕是有些勾当,听闻我妹妹算得上是国色天香,用美色捆绑住了许清宵,想来这个许清宵也好不到哪里去。”

    “不过,本皇知道,他有大才,是个治国之臣,如若他愿臣服于我,倒也不是不可以成全他。”

    “只是这种大才,犹如烈马,想要降服很难,只能用霸道,才可降服。”

    大魏皇子开口,他神色平静,评价着许清宵。

    “霸道?”

    “可这许清宵,说不准吃软不吃硬呢?”

    “不如这般,我牺牲自己,让他坠入温柔乡,奶娘教了我那么多东西,总要有地方施展施展,就便宜这个许清宵吧。”

    “只怕你要生气了。”

    声音继续响起,如此有伤风化的言论,在她口中说出,显得十分随意。

    而所有随从,一个个面色不改,似乎早已习惯,朝着前方走去。

    “可笑,成大事者,何拘小节?”

    “如若用你换一个许清宵,本皇子自然愿意,只是本皇知晓这个许清宵,他性格刚烈,外柔内刚,若用怀柔手段,诸如诏安一类,他一定会搪塞推阻。”

    “甚至还会将计就计,与本皇迂回,耽误大事,这是他的手段。”

    “本皇研究他许久,从南豫府怒斥大儒,再到成圣,他所做的每一件事情,其实早已注定,这个人绝对不可用怀柔手段。”

    “此人也是行霸道之术,想要镇压此人,也只能用霸道手段,压的他喘不过气来,让他感到绝望,也让他意识到这大魏不是他想象中那般简单。”

    “否则的话,一旦与他迂回,你我下场,就是粉身碎骨。”

    大魏皇子开口。

    他似乎很懂许清宵,研究过许清宵所有的事情,每一件事情他都有所研究。

    所以他认定,许清宵绝对不是吃软不吃硬的人,倘若许清宵吃软,那他就不会与大魏文宫走到这一步,如此极端化。

    大魏文宫也的确给许清宵示好过,这一点很多人都知道,陈心和周民两位大儒,分别找许清宵谈过,包括陈正儒也劝说过许清宵。

    可以请罪一番,将关系搞好一些,可许清宵做了吗?

    答案很显然。

    所以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许清宵不是那种吃软不吃硬的人,他认定的事情,就不会去改。

    可以与你虚与委蛇,但最终结果不会去改变。

    也正是因为如此了解,大魏皇子才会这般,打算以霸道降服许清宵。

    那何为霸道?

    许清宵听自己的话,一切好说。

    许清宵若是敢阴奉阳违,那就打到许清宵害怕。

    许清宵若是不服自己,那就杀,管他许清宵对大魏有没有帮助,不顺自己的人,一切照杀不误。

    他之前也想过,用怀柔的手段,去与许清宵接触。

    譬如说客客气气,和和气气,拉拢许清宵,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但想了想这并不符合自己的性格,装一天两天好说,装一年两年很难。

    而且这样做,没有任何好处,只会让许清宵逐渐发展,然后关键时刻,弄死自己。

    所以,与其这样,不如率性一点,以霸道镇压,看他许清宵敢不敢得罪自己。

    “你们大魏,就是心思多,也罢了,反正不管如何,若你能成为大魏新帝,妾身便做一做大魏皇后,若你成不了大魏新帝,当个王妃也行。”

    “乏了。”

    慵懒的声音响起,女子缓缓躺了下来,在玉辇中休息。

    只不过她这一句当个王妃,指的是另外一个意思。

    为首的玉辇。

    这位来历不明的大魏皇子,神色平静,他压根就不在乎这些言论。

    这女人是突袭王朝的九公主,苏娜。

    被誉为突邪第一美人,实话实说,自己见到她第一眼时,也的确怦然心动,太美了,让他心动不已。

    可很快他便知道,这个女人很聪明,甚至是说极其的聪明,是突邪王的掌上明珠,最宠爱的公主,没有之一。

    突邪王将苏娜许配给自己,但要求是自己必须要成为大魏的皇帝。

    也正是因为如此,突邪王朝才会全力支持自己回朝。

    不仅仅是突邪王朝,而且还有诸多势力已经在暗中联系了自己。

    “季元啊季元,若是渡过这道难关,你就是大魏的帝王,是中洲的主宰啊。”

    “父皇,你放心,你的梦想,孩儿会替你完成的。”

    “大魏的辉煌,也必将由我季家男儿铸成。”

    “突邪王朝,仙门,藩王,初元王朝,佛门,还有几个不知名的势力。”

    “等本皇手握大权,本皇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天生的帝王,尔等想控制本皇?简直是痴心妄想。”

    玉辇中,季元喃喃自语。

    随着队伍进入大魏境内后,他的思绪不由飘荡。

    他是武帝遗孤。

    如假包换。

    在襁褓之时,自己被带出皇宫,但很快又被人带走,去深山当中养大。

    养大自己的是两人,一位传授自己儒道,一位传授自己武道,来历神秘,极其不凡。

    而从懂事开始,自己这两位师父就告知自己的身份,也说出自己父亲是如何被害,让自己必须要刻苦勤奋,为父报仇,夺回皇位,同时也要重振大魏,拯救苍生。

    所以这些年来,季元鼓足劲学习。

    每日天未亮,就要起床练功,熬炼肉身,吃药膳,泡药澡,午时之后,便是读书识字,明白道理,上至治国,下至农耕。

    就这样足足过去了二十多年。

    这二十年来,付出了多少代价,没有人知道,只有他自己一人知道。

    二十多年过去了。

    虽然吃了大苦头,但一切的一切,终于结束了。

    自己终于要回到大魏王朝,也终于要拿回属于自己的皇位了。

    而且还是以武道三品的境界回归。

    是的,这二十年的苦修,再加上各种药膳药浴,以及自己的肉身天赋等等,让自己在二十五岁这一年,成功抵达武道三品。

    至于儒道不算很好,但也不差,也已经达到大儒境。

    二十五岁的大儒,纵观百年来,也没有多少,许清宵这种不算。

    眼下,季元十分清楚,自己之所以有底气敢来大魏,是因为背后有太多人的支持了。

    而这些人的目的,无非就是希望大魏衰败下去。

    他清楚,但他更加明白的是,自己需要借助这些人的势力,否则的话,自己永无出头之日。

    当真无依无靠,来大魏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他在借势,借助这些人的势力,等到自己真正掌权之时,自己也会做一个了断,将这些人全部斩杀。

    什么突邪王朝,什么初元王朝,什么佛门仙门,统统去死,大魏的铁骑,将进行统一,完完全全的大统一。

    自己是天命之子,也是真正的帝王,千古一帝。

    想到这里,季元没有多说了,静静地坐在玉辇当中,闭目休神。

    与此同时。

    突邪王朝。

    皇宫内。

    奢华的皇宫,站着几道身影,这几位都是突邪王朝的上位者。

    突邪王端坐在龙椅上,神色平静。

    “报。”

    “据探子回信,大魏皇子季元已经抵达大魏境内。”

    “大魏朝廷阻拦皇子入内,宣称,验明身份后,给予大魏皇子季元南蛮王封号,赏赐金银无数。”

    一道声音响起,打破了大殿内的寂静。

    只是随着这道声音响起,突邪王缓缓睁开了眸子。

    “季元怎么说?”

    突邪王语气平静道。

    “回陛下,季元当场拒绝,声称前往京都验明身份。”

    后者回答。

    这个回答让突邪王点了点头,紧接着挥了挥手,让其退下。

    待他退下后。

    突邪王扫视殿内为数不多的臣子,目光略显阴沉。

    “诸位爱卿。”

    “如今大魏即将凝聚中洲龙鼎,此事该如何定夺?”

    突邪王缓缓开口,抛出了一个问题。

    大魏王朝突然凝聚出中洲龙鼎,这对突邪王朝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

    甚至如若不赶紧处理的话,一旦等大魏凝聚出中洲龙鼎,那说什么都没用了。

    殿内,臣子们沉默,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回答。

    过了约一刻钟后,终于有人开口,打破了宁静。

    “回陛下。”

    “臣认为,大魏已成气候,对我突邪王朝制造太多压力,如今更是凝聚中洲龙鼎,我朝绝不可坐视不管。”

    “臣请陛下,与初元王朝联合,发兵大魏,制造战乱,无论如何都要破坏大魏龙鼎。”

    有人开口,说出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只是此话一说,马上遭到反驳。

    “不可。”

    “大魏如今正在凝聚龙鼎,若是强行干扰,必然与大魏结下死仇。”

    “如若是之前,我朝得罪了就得罪了,可现在的大魏不一样,六大仙门完全加入大魏,再加上两位一品武者,这前前后后一共八位一品。”

    “真要发兵大魏,到头来我朝必会吃大亏。”

    有人出声,直接拒绝。

    倒不是别的意思,知道大魏正在变强,也知道若不制止的话,麻烦会很大。

    可问题是,人家有这么多一品在,你怎么上?

    这些一品加入大魏,为大魏服务,让他们上战场,攻城略地他们不会,原因很简单,一品不可插手凡俗的事情。

    再者即便是可以插手,他们也会衡量很多事情,所以一品不会参与战争。

    可问题是,如果突邪王朝主动发兵,没有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那人家一品可就不会白白坐在大魏京都了。

    八个一品。

    这怎么打?

    谁来打?

    谁顶得住?

    突邪王朝和初元王朝加起来也难顶啊。

    两个王朝加起来只有两尊一品,真打起来肯定是吃大亏,只怕你去喊这两位一品出场,这两位一品都不会出场。

    这不是送死吗?

    所以,发兵大魏绝对是一件不理智的事情。

    “不打?难不成坐在这里等死?”

    “你可知道,中洲龙鼎意味着什么?山泉变灵泉,粮米变灵米,吃饭喝水都能入品,大魏什么都不做,百年后人人都是入品武者。”

    “那些将士们就更别说了,现在一个蛮子抵十个大魏军兵,到时候就是一个大魏军兵抵十个蛮子了。”

    “亡国之日,不远。”

    前者开口,他倒不是发脾气,只是将事实阐述清楚。

    简单点来说,我也不想打啊,可不打行吗?让大魏躺赢?这可能吗?

    随着他这般开口,众人沉默了。

    的确,如若什么都不管的话,反而是最大的麻烦。

    “其实诸位也莫要如此悲观。”

    “这中洲龙鼎想要形成,也不是一件易事。”

    “不得战乱,不得帝移,不得民乱。”

    “光是这三点,也够大魏喝一壶了。”

    “突邪王朝不可进攻大魏,但蛮族可以啊,想来初元王朝也如我等一般,心急如焚,索性不如与初元王朝联合,援助蛮族,让他们发兵大魏,引起战乱。”

    “再者,季元不是已经去了大魏吗?他身为武帝遗孤,如今有各方势力支持他,帮助他夺权,这不是帝星移位吗?”

    “至于民乱,蛮族若是杀入大魏,民怎可能不乱?”

    “到时候是一场又一场好戏登场,中洲龙鼎,哪里有那么容易铸成?”

    有人开口,是突邪王朝的丞相,他面容自信,说出这些事情来。

    此话一说,众人的神色这才缓和了一些,只不过突邪王神色依旧不变,略显得阴沉,不过他的目光,则望着大殿外,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想法虽好,但想要实现几乎不可能。”

    “先不说别的,蛮族敢入侵吗?六大仙门已经入驻大魏,蛮族敢入侵吗?别说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援助他们了,就算是蛮族再出个一品,也别想入侵大魏。”

    “八尊一品,这是怎样的力量,我等难道还不清楚吗?”

    “现在就别说些这种话来自娱自乐。”

    反对的声音响起,并不看好蛮族入侵的情况。

    八尊一品啊。

    这是何等概念?

    这是一股无敌的力量,不幸中的万幸就是,还有一个七星道宗没有归顺大魏,再者还有一点就是,这六位一品,不会主动征战。

    不然的话,事情可没这么简单了。

    真要八位一品一起出手,踏平两大王朝,无非是时间问题。

    只是。

    就在这一刻。

    一道声音从大殿之外响起。

    “草民拜见突邪陛下。”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刹那间突邪帝王阴沉的目光,顿时之间露出一抹喜色。

    “进。”

    他开口,无视众人谈话,直接让对方进入大殿内。

    这是一个面具男子。

    他缓缓走进大殿,朝着几人一拜,随后来到突邪王面前,深深一拜。

    “见过陛下。”

    他很尊重,行大礼朝拜。

    “客气。”

    突邪王不想废话,简单两个字后,便等着对方开口。

    “陛下,所有事情已经落实,大魏一品,无论是谁,都不会出手了。”

    他开口道,一句话,让突邪王露出喜色。

    “好。”

    “极好。”

    得知这个消息,饶是突邪帝王,也忍不住大赞一声。

    而殿内其余人,则不由露出惊讶之色。

    大魏一品,无论是谁,都不会出手了?

    这怎么可能?

    六个仙门一品不出手,他们可以理解,毕竟只是刚刚加入,可能心还没齐。

    但大魏的两尊一品武者,不可能不出手啊。

    这根本就不合理。

    几人有些困惑,而突邪王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心中盘算着什么。

    “陛下,有件事情,草民要与陛下言说。”

    面具男子开口。

    突邪王点了点头。

    “初元王朝愿意与突邪王朝结盟,一同对付大魏,所以恳请突邪王竭尽全力,援助北蛮一族,等待合适机会,发兵大魏,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

    面具男子开口,他如此说道。

    此话一说,突邪王稍稍沉默。

    实际上面对这样的合作,他自然答应,毕竟大魏崛起了,初元王朝害怕,他突邪王朝也害怕。

    如今三足鼎立,其实很好,互相都有顾忌,无论是谁崛起,双方都会在第一时间结盟。

    难以破坏。

    可既然是对方来找自己,那也要索要一些好处。

    “朕答应,既是联盟,朕的突邪王朝,最接近大魏,所承受的压力极大,告诉初元皇帝,赠送七百万斤灵铁,朕回以七百万斤上等军粮给予回报。”

    突邪王开口。

    七百万斤灵铁,换七百万斤上等军粮,怎么说都是突邪赚了。

    不过突邪王朝盛产的就是军粮,这种粮食普通将士吃一斤,一个月都不用饮食,作用性也极大。

    每年初元王朝都会采购,甚至大魏王朝也会采购,只不过都会被限制罢了。

    拿七百万斤军粮换七百万斤灵铁,亏是亏,但至少有点回报,也亏不到哪里去。

    面具男子稍稍沉默。

    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完全是唇亡齿寒的局势,可到了这一步,突邪王朝竟然还好意思索要好处?

    当真是可笑。

    只不过这个想法,他没有说出来,而且这也不是什么大事,索性他点了点头道。

    “请陛下放心,草民必然转告。”

    “如若陛下没什么大事的话,草民就先行离开了。”

    他如此说道,打算离开。

    “好。”

    “慢走。”

    突邪王点了点头。

    当下面具男子倒也没有废话了,转身离开。

    等面具男子离开后。

    突邪丞相忍不住开口了。

    “陛下,这是怎么回事?”

    “大魏一品为何不会出手?”

    突邪丞相忍不住开口询问,他望着突邪王,眼神当中满是疑惑。

    不仅仅是他,其余众人也满是疑惑。

    毕竟这的的确确有些匪夷所思啊。

    真要发兵大魏,一品为何不出手?难不成大魏一品都是自己人?

    “这些事情,诸位爱卿就莫要追问。”

    “总而言之,过些日子,你们都会明白。”

    突邪王没有说的那么清楚。

    因为这些事情,的的确确牵扯到了很多秘密。

    突邪王都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众人也不好继续追问,唯一能知晓的是,大魏有大麻烦了。

    而与此同时。

    佛门。

    伽蓝神僧静坐在宝殿内。

    慧明坐在他面前,敲打着木鱼,仿佛是在让自己心安似的。

    过了许久。

    终于,慧明停下敲打,睁开眸子,望着伽蓝神僧道。

    “住持。”

    “当真要走到这一步吗?”

    “佛门还未败,至少没有惨败,天竺寺虽然输了,可天下多了一位世尊,实际上对我佛门来说,终究是一件好事。”

    慧明开口。

    他询问伽蓝神僧,眼神当中满是好奇,同时也带着一些说不出来的异样。

    “慧明。”

    “佛门是没有败,出了一位世尊,这是好事。”

    “可对天竺寺来说,终究是败了,对我西洲佛门来说,也是败了。”

    “倘若世尊愿意入我佛门,老衲愿意将一切给予世尊,但世尊被世俗缠绕,被业力缠身,红尘蒙蔽了他的智慧心。”

    “想要真正让佛门昌盛,就必须要依靠我等。”

    “大劫将至,佛门能否渡过此劫,难以言说,等世尊真正醒悟,风险太大,我等要为天下苍生考虑。”

    伽蓝神僧开口,一番言论,将自己吹捧成至高。

    可此番言论说完,后者则有些沉默。

    过了良久,伽蓝神僧起身,他望着慧明,神僧无比平静道。

    “慧明,倘若有再大的因果业力,也由贫僧一人承担。”

    “这段时间,好好照料寺庙。”

    伽蓝神僧开口。

    说完此话,他一步踏出去,消失在了原地。

    而此时此刻。

    慧明神僧沉默了。

    “善哉,善哉。”

    最终慧明神僧念了两句,显得沉默不语。

    他知道自己这位住持师兄要去做什么。

    去解开魔海封印,释放出魔海中的妖魔。

    一旦释放出这些妖魔,天地大乱也将提前一步,这样做会造就无穷杀孽,也会加持业力于身。

    可眼下佛门只能这样做,才能让佛门真正昌盛起来。

    若天下无魔,世人又怎么知道佛门的好?

    如若是以前,佛门不会这样做,哪怕再如何,佛门都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不是因为不敢,而是因为天下有儒道一脉,可现在儒道一脉已经死绝八成。

    自然而然,佛门成为了镇压妖魔的最强势力了。

    释放出魔海之中的邪魔,世人就彻底明白,佛门的强大,也会让佛门收割一批信仰,得到真正的众生念力。

    到时候,不管是大魏也好,亦或者是其他地方也罢,他们都会请求佛门出手。

    这是民心所向。

    可这样承担的业力太大太大了,难以想象。

    只是这是佛门唯一的机会,也是最后的机会,辩法若是赢了,还不至于走到这一步。

    现在辩法失败,天竺寺若不这样做的话,西洲佛门将再无出头之日。

    “阿弥陀佛。”

    佛号之声从大殿内响起。

    随后便是悠长的木鱼敲打之声。

    而此时,大魏之中。

    平乱王府。

    许清宵已经从朝堂中回来。

    而在王府内,还多了一道身影。

    是林阵的身影。

    他带来了许清宵所需要的二十枚阵玉。

    每一块阵玉上,都刻印一座一品阵法,全部都是按照许清宵的要求刻印。

    没有任何问题。

    不过这二十枚阵玉,是归元阵宗所有长老齐心协力所刻印出来的。

    只给几天的时间,太紧迫了,不过好在刻印出来了。

    “许圣。”

    “阵玉交付于你,至于作用是什么,贫道就不多问了,不过要小心一些,阵玉若是破坏,毁了阵法是小事,就怕引起其他麻烦,那就不好了,尤其是这个引雷阵,若是一个不慎,只怕会给大魏带来麻烦。”

    林阵道人开口,告诫许清宵要小心一些。

    “多谢前辈。”

    “前辈竭力出手,本王感激不尽,空话就不多说什么,等到中洲龙鼎凝聚之时,道德经全篇,必交于前辈。”

    许清宵开口,他神色认真道。

    许诺下道德经全篇。

    的确,听到全篇道德经,林阵有些激动,也没有矫情,望着许清宵道。

    “许圣放心,倘若大魏有什么困难,我等也会竭尽全力帮助大魏,希望中洲龙鼎能快速凝聚。”

    “对了,贫道也查了一些典籍,昨日那老者说的没错,中洲龙鼎凝聚过程中,的确不可发生战乱,不可发生帝移,还有不可民乱。”

    “战乱之事,倒不怕什么,有我等在,相信也没有人敢不开眼针对大魏。”

    “至于帝移,这是大魏的家事,贫道也不好多说,许圣其实也要想想,最好不要参合进去,当然若是许圣当真参合进去了,请许圣放心,我等也会尽可能支持许圣。”

    林阵道人开口,一番话明里暗里说的很直接,站在许清宵这边。

    当然,如果对方给的好处太多了,或者是局势有些什么变化,也会自我考虑一番。

    也不是说就无脑支持,但基本上是会支持许清宵的。

    “那本王代替陛下多谢前辈了。”

    得到林阵的支持,许清宵心中稍稍有些底气。

    战乱的事情,许清宵也相信不会出现,毕竟六个仙道一品,外加上两个武道一品,光是这八个一品,谁敢招惹大魏?

    当真不开眼?

    吃饱没事干?想找死?

    “还有一件事情,中洲龙鼎也有速成的办法。”

    林阵忽然开口,又提到中洲龙鼎,而且是关于速成的办法。

    “哦?请前辈赐教。”

    许清宵忍不住好奇问道。

    “中洲龙鼎凝聚之时,不可战乱,但如若发生战乱的话,只要平息,甚至开疆扩土,可加速龙鼎凝聚。”

    “倘若当真有强国来犯,我等其实可以考虑出手,夷平对方国土,让大魏入驻,说不定可以直接凝聚出真正的中洲龙鼎。”

    林阵出声,他道出了这个辛秘。

    此话一说,许清宵的确有些惊讶了。

    平息战乱,竟然还可以加速中洲龙鼎的形成?这是一个好消息,最起码总比没有好。

    当然,短暂时间内,许清宵还是不希望有什么变局。

    毕竟敢在这个节骨眼上找大魏麻烦,肯定是做好了全面打算。

    所以,安静更好一些。

    最好是等自己研发出真正的神武大炮,搞个三五架,再派点人来送死,这是最好的结果。

    “行了,许圣,老夫就不打扰了,有什么事直接让人找我即可。”

    话说到这里,林阵也不啰嗦什么,拱了拱手,转身便离开了。

    “多谢前辈。”

    许清宵还是感谢一声。

    随后将阵玉带走,没有任何废话,开始将这些一品阵玉,融入神武大炮之中。

    阵法融合在一起不是一件难事,麻烦的就是阵法之间相克。

    许清宵通过之前的办法,先是用民意包裹,随后再用仙道之力,武道之力,如今更是多了佛道之力。

    随着一层层的包裹,许清宵显得格外小心。

    他全身贯入,将一块又一块的阵法叠加在一起。

    这需要耗费大量时间,毕竟一旦弄错,二十座一品阵法基本上彻底要报废。

    阵法报废还好说,大不了再去找林阵前辈帮个忙,反正仙门已经加入了大魏,累一点也合情合理。

    以后大魏彻底崛起了,这些仙门也有好处。

    可最麻烦的是材料问题。

    极品灵金难寻。

    要真报废了,就麻烦了。

    所以宁可浪费点时间,许清宵也不过于追求快速。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平乱王府之中,许清宵潜心炼制神武大炮,对他而言,外面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如搞出神武大炮。

    搞出一架一品神武大炮,胜过一切阴谋诡计。

    而大魏皇子入京的消息,也在第一时间传到了京都之中。

    满朝文武哗然,尤其是得知这位先帝遗孤如此嚣张,从感觉上来说,他们都不喜。

    众人知晓,这位皇子只怕来者不善。

    丝毫没有把大魏女帝放在眼里,更是说出这番大逆不道之言。

    但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这位大魏皇子底气太足了,如若不是真正的武帝遗孤,谁敢如此?

    想到这里,百官们有些沉默。

    当然,也有人气愤,认为对方大逆不道,不管如何,大魏的皇帝是季灵,还不是你季元。

    已经书写奏章,弹劾季元所作所为,要求陛下强行限制季元进入京都,不查明情况,绝不允许对方踏入大魏京都一步。

    为首的便是陈正儒。

    也有一批官员沉默不语,保持着中立,实在是不敢乱发表任何意见。

    不过,翌日。

    宫内传来圣旨,限制季元入大魏京都,同意了陈正儒的意见。

    但明面上意思很简单,先查明身份,如若查清楚了,一切好说,该认祖归宗就认祖归宗,可若是查不清楚,就另当别论。

    圣旨下达之后。

    的确限制了季元。

    可就在当天,各地藩王却联名上奏,其意思极其简单。

    武帝遗孤之事,必须要严查,但阻绝在外始终不好,既然对方敢来京都,又有何畏惧?

    阻绝在外,终究是落了下乘,请求陛下让其入京。

    同时这些藩王也纷纷动身,朝着大魏京都赶来,想要看一看这位武帝遗孤,到底是谁。

    藩王的奏折呈入宫中。

    不过没有任何回应,这是很常见的手段,不给予回应,也就不在乎那么多。

    只是藩王的奏折不给予回复。

    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的折子来了。

    两大王朝先是一番美言,什么敬重大魏,敬重武帝,也崇敬武帝,知道大魏是礼仪之邦。

    如今有人自称是大魏皇子,无论是真是假,应当入京验明身份,倘若拒绝在外,难保让人不起疑心。

    也难以服众,这样的话,对中洲百姓极为不好。

    然后便是拿出一些圣人言语,以及一些有的没的话来说。

    大致意思就是,大魏皇子必须要入宫,不然引起民愤可就不好了。

    两大王朝发来折子,倒不是威胁大魏,也不是干涉大魏的内政,明眼人都知道,这就是在告诉大魏。

    他们是大魏皇子身后的势力。

    支持大魏皇子。

    内部有藩王支持,外部有两大王朝支持,一时之间,引来了各种讨论。

    民间的确已经开始流传这些流言蜚语了。

    一开始百姓也很好奇,这位皇子是不是武帝遗孤,毕竟这个武帝遗孤来自突邪,万一是突邪故意搞大魏一手呢?

    只是武帝遗孤的事情,一直都流传在民间,可苦于没有证据,百姓们也逐渐认为只是个谣言罢了。

    如今大魏皇子出现了,那事情就变得不一样了。

    只不过,女帝依旧没有下任何旨意,还是维持原样。

    第三日。

    终于,新的两道声音响起,为大魏皇子撑腰。

    “大魏乃礼仪之邦,以儒治国,既有人自称是武帝遗孤,是真是假,入京都一看便知,如今龙鼎铸形,莫要因为这种事情,扰乱民心,害的铸形失败。”

    “本圣恳请陛下,更改圣意。”

    是王朝阳的声音。

    他在第三日选择出声,话里话外意思很简单,支持大魏皇子。

    而第二道声音,来自七星道宗。

    “帝星已显,中兴之主归来。”

    相比较之下,王朝阳只是一种简单的支持而已,算是站队。

    但七星道宗这番话就有些直接了。

    帝星已显,中兴之主归来。

    这意思多明显,所有人都知道。

    两方表态后,陈正儒第一时间拟好奏折,痛斥七星道宗。

    毕竟七星道宗有些过分了。

    是不是大魏皇子还不一定,七星道宗就已经开始为对方造势,更是说出帝星已显这种话来。

    简直是大逆不道。

    但七星道宗很快给予回答,没有指任何人,只是夜观天象所知。

    是陈正儒自己想太多了。

    这番回答令人作呕,谁不知道七星道宗是什么意思?

    可不管如何。

    宫内依旧没有任何消息传出。

    一直到第四日。

    民间谣言越来越多,大魏藩王,突邪王朝,初元王朝,七星道宗,甚至佛门都给予了回应,认为皇子回归是一件好事,如若能查明情况,并不是一件坏事。

    这也算是一种支持。

    而就在这第四日。

    终于,皇宫内传出新的圣旨。

    允许季元入京。

    验明真身。

    随着圣旨下达,这行人的速度加快了许多。

    不出一日,就能抵达京都。

    而这一日。

    京都内,再一次沸腾。

    一位位藩王入京。

    等待着季元的到来。

    整个大魏京都,也显得莫名紧张起来了。

    武帝遗孤的归来。

    给予大魏朝堂,极大的压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