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二百六十章:丢进粪坑,魔域之海,许清宵破异术

时间:2021-12-10作者:七月未时

    京都内。

    一片死寂。

    王府当中。

    所有人都沉默,安静的可怕,唯独管家一直在思索,这酒到底要不要温。

    “季元侄儿是在隐藏实力吗?”

    有王开口,感应着战场的惨状,忍不住询问。

    同样都是三品,两者相差太大了,季元被打的吐血,根本没有招架之力。

    这根本不合理。

    同为三品,即便是许清宵能赢,他们也可以接受,可问题是碾压性的战斗,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天地文宫当中。

    王朝阳也一直在关注这场战斗。

    他知道许清宵很强,身怀儒释道还有武道,比季元强一些,他可以接受。

    但强这么多,王朝阳有些无法接受了。

    “他在隐藏实力吗?”

    文宫当中。

    王朝阳皱着眉头。

    整场战斗看起来,本以为是一场惊天大战,却没想到是单方面的碾压。

    季元被打的毫无招架之力。

    这太不合理了。

    王朝阳不得不怀疑,季元在隐藏实力。

    不然的话,那里会这样?

    同样是三品,可能有强有弱,这个很合理也很正常,可只要在一条水平线上,就不会差到哪里去。

    这就是为什么,一品之间的战斗,只有同归于尽这个说法。

    在双方状态好的时候,肯定只有同归于尽,不存在说谁杀了谁。

    实力境界卡的很死。

    但季元输了。

    而且输的很惨,被许清宵打的浑身骨裂,满是鲜血。

    要说是在伪装,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

    可不是伪装,不可能输的这么惨啊。

    “他隐藏实力的意义是什么?”

    “想要骗所有人,关键时刻再出手吗?”

    “这个季元,心机如海啊。”

    “看来这些年,是有人在背后悉心教他。”

    王朝阳负手而立,虽然他找不到合适的理由,但对比承认许清宵强大,他宁可相信季元是在隐藏实力。

    战场。

    季元被打傻了。

    他根本没有任何一点还手的能力。

    被全方位各种吊着打。

    这很痛苦。

    可真正让他痛苦的是,许清宵的质疑。

    “拿出真正的本事。”

    “莫要隐藏,这没有必要。”

    许清宵的声音响起。

    他皱着眉头,看向季元。

    说实话,许清宵也来火了。

    说好了竭尽全力一战,可没想到的是,季元一直隐藏实力,被自己打成这个样子,居然还不亮出底牌。

    这番话说出。

    给予季元造成巨大的伤害,他很痛苦。

    他何尝不想把许清宵按在地上锤啊,可问题是许清宵爆发出来的实力,绝对不是三品这个层次的。

    实在是太强了。

    强到没边。

    武道之力恐怖不说,而且莫名带着一种难以言说的压制力。

    嘭。

    他整个人又一次横飞,山体不知道出现了多少个窟窿,都是被自己砸穿的。

    咳。

    又是一口鲜血吐出,季元脸色显得无比惨白,他已经没多少血可以吐了。

    整个人显得精神颓然。

    被打蒙了。

    轰。

    许清宵没有轻敌,他一时之间真搞不懂季元是真的菜还是在演。

    武皇大手印砸下。

    当场将季元的脊骨打断。

    这一刻,季元躺在一座山上,他受到了极其严重的创伤。

    死不掉,但也好不到哪里去。

    浑身是血,头发凌乱,比起之前的神采飞扬,完全是判若两人。

    他已无力,彻底被许清宵打服。

    至少在战力上,他无法战胜许清宵,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战胜的那种。

    他恨。

    恨死了许清宵,同时也十分疑惑,自己和许清宵之间为何相差如此之大,这太不合理了。

    可不管是恨还是疑惑,现在自己就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被许清宵死死拿捏。

    “伏不伏法?”

    此时此刻。

    许清宵来到季元面前,望着瘫痪在地的他,许清宵神色冰冷。

    此时此刻,许清宵大致知道是什么情况了。

    季元应该没有演。

    因为这没有必要,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即便是想藏一手,也不至于这般,被自己按在地上锤。

    真要藏一手,应当是点到为止,那里会像季元这般,被各种爆锤。

    一时之间。

    许清宵也总算明白自己有多强了。

    完美三品,同境无敌。

    丹神古经没有欺骗自己。

    而且自己武道方面还是没有达到极致,没有潜心修炼过武皇大手印,不然的话,实力还能在提升一部分。

    但武道并非是自己的长处,这个倒也可以理解。

    能击败季元这种武道天才,也已经够了,不追求彻底的完美极致。

    躺在地上。

    季元望着许清宵,他嘴角是鲜血,衣襟上也满是暗红色的血液。

    此时此刻,他眼神当中满是不服,也充满着憎恨与怒意。

    他不服。

    铁定不服。

    这很正常,换做是谁被这样暴打一顿,谁都会不服的。

    “你不能杀我。”

    “也杀不了我。”

    “本皇若是死了,龙鼎当场溃散,而且太祖长刀也会保护我。”

    “本皇是季家的人,是武帝遗孤。”

    看着许清宵的目光,季元呼吸有些虚弱,他开口再也不说什么狠话了,而是道出一句这样的话来。

    你杀不了我。

    说完此话,季元的眼神,充满着兴奋和狂妄。

    是的。

    许清宵杀不了他。

    许清宵体内有国运,而他体内也有国运,许清宵的的确确杀不了他,先不说太祖长刀会在第一时间激活,保护季元。

    倘若当真杀了季元,对国运也有损害。

    嘭。

    只是下一刻,许清宵一抬脚,直接将季元狠狠踩进地里。

    是的。

    他是杀不死季元,但可以折磨季元,让他感受痛苦。

    剧痛袭来。

    季元胸骨直接粉碎,饶是吃过无数苦头的他,在这一刻也忍不住失声吼了一句。

    这是极致疼痛,痛到让他几乎晕厥。

    “我是杀不死你。”

    “但我可以让你生不如死。”

    “季元。”

    “本王现在给你一次机会,伏法,老老实实去大理寺待三个月,这件事情到此为止。”

    “如果你不想丢人的话,劝你老实。”

    许清宵开口。

    的确杀不了季元,但他不希望这段时间季元继续闹腾。

    老老实实在大理寺待着,等自己回来后,再慢慢处理。

    许清宵不想自己离开大魏后,这些人闹事。

    “痴心妄想。”

    季元冷笑。

    被打成这个样子,依旧嘴硬。

    “行。”

    许清宵点了点头,没有任何动怒,直接从地里面将季元拎起,而后不给季元任何解释的机会。

    咔嚓。

    骨裂声响起,许清宵直接打断季元的双手双腿。

    剧痛再次袭来,但季元咬着牙,他面色涨红,硬生生撑过去了,没有痛晕过去。

    只是目光更加凶狠了。

    许清宵没有废话,直接将季元拎起。

    一步跨越。

    下一刻。

    许清宵出现在大魏京都之中。

    此时此刻。

    京都内,许多高手都在观望,他们不知道许清宵想要做什么,眼神之中满是好奇。

    七大仙门的强者,都在观望,王府内诸王也目不转睛地看向许清宵。

    他们目光穿透一切,锁定许清宵,谁也不知道许清宵这是要做什么。

    很快。

    许清宵来到一处茅厕之外,他止步在此,左手拎着季元,步伐坚定。

    “你要做什么?”

    季元皱眉,他忍着剧痛,开口出声。

    许清宵不语,依旧大步朝前。

    这一刻,有声音响起了。

    “嘶。”

    “许清宵这是要将季元丢进茅坑?”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刹那间,整个京都彻底沸腾了。

    人们咂舌,一片哗然。

    知道许清宵凶猛,也知道许清宵极为激进,但没想到的是,许清宵竟然这么狠?

    要把堂堂大魏皇子,丢进茅坑里面去?

    这也太恐怖了吧?

    如果许清宵真的这样做,季元算是彻底身败名裂了。

    不管季元以后能不能成为大魏皇帝。

    这件事情将会是季元一生的耻辱。

    被许清宵击败这不算什么耻辱,武者有强有弱,输了很正常,以后打回来就好。

    但被丢进粪坑里面,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

    一辈子的耻辱啊。

    京都内,七大仙门弟子傻眼,一个个咂舌。

    至于京都中的百官们,也有些傻眼了,张靖等人都没想到,许清宵竟然这么狠,要将季元丢进粪坑里。

    皇宫中,女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不过最终她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许清宵这种行为。

    杀季元肯定是不行,但如果季元还如此嚣张的话,让他吃个大亏也合情合理。

    就是这个亏吃的有点大。

    京都之中。

    感受到许清宵的意图,季元不由急了。

    “许清宵。”

    “你疯了?”

    “我是大魏皇子,是武帝之子,你若是将我丢进茅坑,我这辈子都不会放过你的。”

    此时此刻,季元急了,他真的急了。

    只可惜的是,他手脚都被打断,根本无法动弹,只能歇斯底里的怒吼,还在威胁许清宵。

    啪。

    一巴掌响起,直接拍在季元脸上,当场红肿起来。

    “闭嘴。”

    许清宵眼神凶恶。

    他的确要将季元丢进茅坑里面,让他浸泡在粪坑之中。

    这家伙不是张口闭口本皇吗?不是觉得自己高高在上吗?不是仗着国运加持,就肆无忌惮吗?

    那许清宵倒要看看,他有多狂妄。

    是。

    自己是杀不死季元。

    可恶心季元还是没问题的。

    对付这种人,把他丢进粪坑,是巨大的耻辱。

    不,这不是巨大的耻辱,这是天大的耻辱,有几个人能够承受?

    “许清宵。”

    “有任何事情都可以好商量,你这样做,你我之间,将永远不可能调节。”

    随着许清宵的步伐越来越快,季元彻底慌了。

    他感觉得出,许清宵是在玩真的。

    如果还保持狂傲,只怕一世英名要毁于一旦啊。

    可许清宵没有回答,他不想啰嗦,给季元一个教训,狠狠的教训。

    “许清宵。”

    “你想做什么?”

    也就在此时。

    一行人出现,以最快速度赶到。

    是怀宁亲王等人。

    他们是大魏王爷,此时此刻拦住了许清宵前行的路,一个个显得气急败坏,望着许清宵如此说道。

    “滚开。”

    “不然一同镇压粪坑。”

    下一刻。

    许清宵大吼一声,恐怖的武道之力,震的怀宁亲王等人气血翻滚,倒退数十步,脸色涨红。

    怀宁亲王等人都是四品武者,怎可能挡得住许清宵?

    “许清宵。”

    “他是大魏皇子,若你真敢侮辱他,你便犯下滔天大罪啊。”

    “没有必要闹到这个地步,有任何事情,都可以好好谈谈。”

    怀宁亲王开口,他强忍着不适,望着许清宵如此说道。

    许清宵真要把季元丢进粪坑里面,那就彻底完了,以后季元不管做什么,人们都会记着他曾经被丢入粪坑中。

    如果这样,简直是丢人现眼啊,以后谁会承认季元?

    这一招,已经不是杀人诛心那么简单了,这是要季元身败名裂啊。

    “聒噪。”

    许清宵开口,他目光冷漠,盯着这批藩王,同时眼神当中露出一抹思索。

    他在思考,要不要顺便把这帮家伙一同丢进去。

    刹那间,怀宁亲王等人显得有些毛骨悚然。

    他们猜到许清宵的想法,一个个面色难看,露出忌惮之色。

    “许清宵。”

    “你当真大胆,连大魏皇子都不放在眼里,狂妄。”

    也就在此时。

    天地文宫中。

    王朝阳的声音响起。

    他声音冰冷,也出面制止。

    此话一说,许清宵转过身来,他的目光看向天地文宫。

    “有本事出来单挑。”

    “躲在文宫中,还敢叫嚣?”

    许清宵出声,他很直接,有本事就出来,他接受单挑。

    此话一说,王朝阳冷笑一声,他并不畏惧许清宵,但他也知道,许清宵战力无匹,若是与许清宵一战的话,自己肯定吃亏。

    “匹夫。”

    王朝阳冷冷开口。

    “缩头乌龟。”

    “王朝阳,给本王记住,但凡你敢走出天地文宫,我必然将你镇压粪坑。”

    许清宵开口,态度坚定。

    只要王朝阳敢走出天地文宫,他绝对不会放过他。

    此话一说,王朝阳脸色有些难看。

    倒不是害怕,而是他相信许清宵说到做到,这要万一真的那天走出去,被许清宵抓住,镇压茅坑。

    那当真倒大霉了。

    想到这里,王朝阳沉默不语了。

    他没有多说什么,选择闭嘴,继续招惹许清宵,意义不大。

    此时此刻。

    许清宵继续朝前而行,随着一股难以言说的味道弥漫,许清宵屏住呼吸。

    季元也屏住了呼吸,但可惜的是,许清宵一巴掌拍了下去,让季元根本无法闭气。

    “好。”

    “本皇伏法。”

    “本皇愿意前往大理寺伏法。”

    终于,面对这样的折磨,季元选择认错了。

    他开口,答应伏法,去大理寺老老实实蹲三个月。

    “不够。”

    只是,许清宵缓缓开口。

    单单伏法,这远远不够。

    “你还想我怎样?”

    季元咬着牙,他望着许清宵询问道。

    “陈儒的事情,怎么解决?”

    许清宵冷声问道。

    提到这个,季元深吸一口气,只是吸到一半,立刻不敢吸了。

    “本皇登门致歉。”

    季元给予回答。

    “磕头认错,能不能做到?”

    许清宵冷冷问道。

    听到这话,季元沉默了,让他磕头认错?这比杀了他还难受。

    然而,就在季元犹豫之时。

    许清宵凝聚仙道之力,化作一只手,拎着季元来到粪坑内。

    几乎是刹那间。

    季元浑身毛骨悚然。

    “我答应,我答应,呕。”

    这是精神上的折磨,季元吓得浑身颤抖,连忙答应下来了。

    之前的霸气,还有那种不可一世的感觉,彻彻底底消失不见。

    被许清宵狠狠的上了堂课。

    “滚去磕头。”

    得到回答。

    许清宵直接将接好季元的手脚,刹那间便来到陈正儒府宅中。

    要亲眼看季元磕头认错。

    府宅之外。

    季元痛苦不堪,他浑身颤抖,一方面是方才吓的,另外一方面是气的。

    身为大魏皇子,虽然遗落民间,但他有两位师父,悉心教导他,培养出他绝世的霸气。

    所以能做到宠辱不惊。

    可问题是,一个人不管多霸气,多宠辱不惊,他还是人啊。

    面对许清宵这种手段,谁顶得住?

    你让一品武者过来,他也扛不住啊。

    众目睽睽之下,堂堂大魏皇子,被丢进粪坑里面,以后谁看他都会联想到这件事情。

    谁顶得住?

    是怒,是气,是怕。

    季元跪了下来。

    这是奇耻大辱,但对比许清宵的手段,这还真算不了什么,毕竟自己有错在先。

    是不幸中的万幸。

    要真被丢进粪坑内,那就彻彻底底洗不干净了。

    陈儒府宅外。

    季元含着泪,磕了头,认了错。

    他用几乎颤抖的声音,向陈正儒致歉。

    声音不大,但很多人都能听见,这一幕也被周围百姓看在眼里。

    百姓们沉默,一个个看向许清宵。

    不得不说,不管是龙是虎,在京都内还当真是许清宵最狂。

    事实证明,招惹许清宵的人,真的没有一个好下场。

    很快,待磕头认错过后。

    许清宵的声音继续响起。

    “来人,将季元押至大理寺内。”

    “八门京兵轮番值守,不允许任何人接触季元,除皇令之外,谁敢接触季元,格杀勿论。”

    许清宵下令。

    说完此话,他向前走去,再一次把季元的双手双脚打断,免得他在牢中搞事。

    这一刻。

    季元当场昏死过去。

    疼痛是其次,最主要的是耻辱。

    他心中悲愤交加,按照他的想法,剧情应该是自己与许清宵大战数百回合,虽然没有碾压许清宵,但最终结果还是击败了许清宵。

    让许清宵知道知道,什么叫做大魏皇子。

    可没想到的是,自己输了也就算了。

    还差点被许清宵丢进粪坑。

    如今更是下跪磕头道歉,这种耻辱,让季元痛不欲生啊,他整个人都晕了,人麻了,彻底麻了。

    不多时。

    一行京兵出现,干净利落地将季元拖走。

    季元贵为皇子没错。

    但这些京兵更加听从许清宵的命令,一声令下,人直接被拖走了。

    目送季元被拖走。

    许清宵并没有就此罢休。

    他步伐很快,来到天地文宫之外。

    一时之间,各方势力的目光,不由齐齐落在许清宵身上。

    人们好奇,猜测许清宵要对天地文宫动手。

    轰。

    果然,就在许清宵抵达文宫之时,他轰出一拳,狠狠地砸在文宫上,发出一道通天巨响。

    整座文宫震颤不已,影响不大,可声势浩大。

    “中洲龙鼎孕生之前,天地文宫若敢造次,格杀勿论。”

    “大魏文宫就是尔等的下场。”

    许清宵开口,他要离开了,临走之前,有些事情他必须要做。

    这次离开数个月,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许清宵不知道。

    但不得不防备一手。

    先给个警告,如果自己出走的这段时间,文宫也好,藩王也罢,谁敢造次,回来一锅端。

    他要解除异术这个祸端,也要调查清楚一些事情。

    甚至,许清宵打算去一趟小雷音寺。

    他要去西洲,将真正的大乘佛法传出,借助大乘佛法,彻底收服佛门,也顺便看看这个慧心到底适不适合成为自己的佛道代言人。

    如果适合的话,就算是间接性掌控整个佛门了。

    随着许清宵警告过后。

    天地文宫很安静。

    所有人都知道,许清宵是在立威。

    文宫之中,王朝阳负手而立。

    “你得罪了所有人,失去了所有机会,若有本事,你一次错都不要犯,否则的话,呵......”

    这是王朝阳的声音。

    也是他的回应。

    他不在乎许清宵的立威,并不恼怒,反倒是提醒许清宵,他现在的处境。

    的确,许清宵把该得罪的人,全部得罪了一遍。

    之所以许清宵能够一直嚣张,是因为许清宵没有犯一个错误。

    但倘若许清宵犯了一个错,走错一步棋,便是身败名裂。

    “放心,本王犯错之前,会将所有祸根全部根除。”

    许清宵平静开口。

    他不在乎威胁,留下警告即可。

    下一刻,他没有多说,直接朝着王府走去。

    事情结束。

    人们也意识到许清宵的实力有多强了。

    同样都是三品,但许清宵好好给同阶武者上了一堂课。

    尤其是对仙门弟子来说,他们对比了一番,权衡一番后,发现若是跟许清宵对上,同境界情况下,只怕比季元还要惨。

    对于许清宵的实力,众人思索,大部分都认为这是修炼不同体系的好处。

    除此之外,找不到第二个原因。

    也正是因为如此,许多人的心思开始活跃起来了,想尝试着修炼不同体系,看看是否能变强。

    不管如何。

    这件事情,到此为止。

    季元被押至大理寺,至少能安分数个月。

    远处。

    怀宁亲王等人脸色难看,诸王显得很沉默,但最终皆然一语不发,跟随着怀宁王离开此地。

    就如此。

    这场动乱,也彻底平息,以季元认错告终。

    没有人能够想到,季元来的时候,有多嚣张跋扈,如今不到四五个时辰,下场会这么惨。

    夜已深,当事情结束后,京都百姓们已经疲倦,即便是想要讨论,但架不住倦意,纷纷回去休息,打算明日再来议论。

    就如此,大魏京都彻底安静下来了。

    一直到了丑时。

    夜幕降临。

    大魏皇宫,养心殿内。

    许清宵的身影出现在此。

    不过带来了一样东西,是一品神武大炮。

    他思考了很久,还是决定将神武大炮留在大魏。

    这段时间他离开,也不清楚会发生什么事情,万一当真有什么动乱,自己无法第一时间赶回来,神武大炮的作用极大。

    养心殿中。

    当许清宵说明来意后,季灵心头有些暖意。

    到了这个时候,许清宵愿意将神武大炮留下,这如何不让季灵感动?

    可就是因为许清宵这般行为,让她莫名感觉许清宵这次出去,绝对不是办一些小事。

    故此,她选择了拒绝。

    “许爱卿,此物你留在身边,即便出天大的事情,大魏还是有底蕴的。”

    “你将此地带在身边,若遇到真正的麻烦,还能帮你。”

    季灵开口,她拒绝了许清宵的好意,对比大魏来说,她反倒是担心许清宵的安危。

    只是许清宵摇了摇头,坚持将神武大炮留下。

    蛮族是否会入侵,这是一个未知数。

    魔域会不会暴乱,许清宵也不清楚。

    只不过以眼下的局势,一切都说不准,万一佛门或者是某些势力,当真乱来,那大魏就麻烦了。

    所以留下神武大炮,是明智的选择。

    只是,女帝依旧拒绝。

    “许爱卿,大魏有底蕴,再大的事情,也扛得住,如果大魏扛不住的话,有没有此物意义也不大。”

    “你留在身边。”

    “朕,在京中等你回来。”

    季灵语气很平静,但这番平静的背后,是坚定,无与伦比的坚定。

    得到这个答复,许清宵明白了。

    显然,自己低估了大魏。

    既然如此,他没有矫情什么,大致说了一些事情后,便选择告退。

    女帝没有多说,只是目送许清宵离开皇宫。

    莫名之间,她有些担忧。

    她不知道许清宵要去做什么,只是心中有些担心罢了。

    寅时。

    京都内。

    许清宵还未离开,他去找了一趟白衣姑娘。

    再次见面。

    白衣姑娘,依旧如往常一般。

    她很宁静,从来没有多语。

    张如会之前说过,想将白衣姑娘送入王府中。

    但许清宵拒绝了。

    原因无他,送白衣姑娘去王府,反倒是害了她。

    如今这么多人盯着自己,若真将白衣姑娘送去王府,徒增麻烦不说,还会惹来一些麻烦。

    再临桃花庵。

    许清宵没怎么说话,这种片刻的宁静,是他最享受的时刻。

    没有任何纷争喧闹。

    躺在床榻上,享受着洛白衣的揉捏,许清宵假寐了一个时辰。

    随后离开。

    从始至终,洛白衣都没有说什么,她看得出来,许清宵喜欢安静,所以没有提什么。

    不过,待许清宵走时,洛白衣拿出了自己求来的平安符。

    这东西没有什么作用,只是一个心里安慰,但许清宵还是接受了,对着洛白衣笑了笑。

    一如既往的潇洒,挥了挥手,离开了桃花庵。

    辰时。

    许清宵离开了大魏京都。

    第一时间,许清宵没有去平安县。

    而是朝着西方前行。

    他速度极快,越过一座又一座山。

    百里,千里,万里,三万里。

    一转眼的时间,便过去了七天。

    许清宵早已经离开了大魏境内,他来到一处荒凉赤地。

    这里到处是荒山,满是赤地,没有任何人烟痕迹,甚至连鸟兽都没有几只。

    来到此处。

    许清宵立刻盘腿,潜入天地文宫之中。

    他没有第一时间去平安县,而是来此地破解自己的异术祸根。

    唯独异术祸根被根除后,自己才能真正做到肆无忌惮。

    王朝阳说的没错。

    自己不能犯一个错。

    明里暗里不知道多少人盯着自己。

    有句话说的很对,飞得越高,摔得越痛。

    对于大魏百姓来说,自己如同神一般的存在,实际上许清宵不希望被神化,但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大魏百姓,对自己产生了巨大的信赖,一声号召之下,可以让大魏百姓齐心协力。

    可问题是,如果自己做错了一件事情。

    小事还好。

    如果是大事的话,只怕迎来的便是狂风暴雨。

    自己在百姓心中的形象也会崩塌。

    王朝阳借助儒道一脉,只怕不会放过自己,大魏藩王更别说了。

    这些还是明面上的人。

    暗中,只怕会更多。

    在这种情况之下,自己如履薄冰。

    只因,自己修炼异术。

    这是最开始的因,却成为了现在最大的隐患威胁。

    若是不早点解决这个隐患。

    自己寝食难安。

    以前忌惮,是害怕异术超越自身实力,导致入魔。

    现在忌惮,是忌惮被人发现,引来天大的麻烦。

    这个麻烦,足可以影响大魏龙鼎。

    想到这里。

    许清宵更加有些心急,请求朝歌出手,为他彻底根除异术之祸。

    “朝歌兄。”

    “愚弟准备好了。”

    进入文宫,许清宵找到朝歌等人,开门见山。

    “好。”

    “守仁贤弟,你先运转武道之力,让精气神达到圆满,我等做好准备。”

    “如之前一般,释放异术魔种,让其增长蜕变,关键时刻,直接镇压,彻底根除。”

    朝歌明白许清宵的来意,他也已经做好准备。

    “好,劳烦诸位兄长。”

    许清宵没有啰嗦,他直接退出天地文宫,开始运转武道之力,调节气血。

    一个时辰后。

    许清宵精气神达到圆满。

    “朝歌兄,我准备好了。”

    许清宵心念一动,告知朝歌已经准备好了。

    “释放魔种。”

    很快,朝歌的声音响起,让许清宵释放魔种。

    刹那间。

    没有任何犹豫。

    一道尖锐的声音响起,是金乌鸣声。

    很快一颗太阳出现在许清宵头顶之上,散发出无与伦比的炽热。

    这是金乌魔种。

    直接实化。

    虚空扭曲,看起来十分恐怖。

    很快,一道龙吟之声响起。

    太阴真龙出现,盘旋在许清宵身上,目光盯着金乌。

    紧接着,许清宵的眉心之处,也出现一团黑色光芒,这是大罗魔种。

    三大魔种出现。

    吞吐着天地精华,实力也在疯狂暴增。

    源源不断的力量被它们吞噬着。

    瞬间,这三头魔种的气息也在疯狂攀升。

    五品。

    四品。

    三品。

    短短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魔种蜕变到三品,这速度快到不可思议。

    许清宵都有些好奇,这些魔种为何提升速度这么快?

    释放出来,一个时辰就抵达三品,自己借助破境丹,借助各种天道之力,才勉强抵达三品。

    而这些魔种,只花费了这一点点的时间,就突破三品。

    这有些不可思议。

    “够了吗?”

    许清宵开口,他询问朝歌,魔种蜕变三品够不够。

    “再让魔种蜕变,抵达二品,直接镇压根除,三品不够。”

    朝歌出声,让许清宵先不急,让魔种继续蜕变。

    这很大胆,也极其冒险。

    不过许清宵没有犹豫,放任魔种吞噬。

    而与此同时。

    尘界西北交接之处。

    这里。

    魔气弥漫,汇聚如海洋一般。

    恐怖的魔气,遮天蔽日,化作汪洋大海。

    此地,便是魔海。

    而魔海之中,有一处亮点。

    是佛光。

    只见一道身影,行走至魔海深处。

    常人莫说抵达魔海深处,即便是在魔海之外,都会被魔气感染,当场毙命。

    三品武者,也不敢深入其中。

    唯独二品,方可勉强踏入魔海深处。

    可这道身影,却在深处漫游一般,没有任何畏惧。

    这是伽蓝神僧的身影。

    他已经来到魔海七天了。

    这七天,他都在寻找封印地。

    可足足找了七天,他都未曾寻找到。

    一直到现在,他总算是找到了封印之处。

    在海眼附近。

    有九块石碑,有圣人痕迹,也有佛门觉悟经文,亦有道门古经。

    九块石碑,蕴含着难以言说的威能,镇压魔海。

    望着石碑。

    伽蓝神僧陷入了沉默。

    魔气在他周围环绕,佛光虽然可以阻挡,可这是最深处,魔气冲天,他也不能久留。

    再待一段时间,会出大问题。

    可即便是如此,伽蓝神僧还是一动不动站在这里整整三天三夜。

    “阿弥陀佛。”

    “一切因果,由我伽蓝一人承受。”

    最终。

    伽蓝神僧朝着九块石碑深深一拜。

    说完此话,他来到石碑面前,以无上佛力,将石碑上的经文逐渐抹去。

    轰轰轰。

    噗。

    只是当经文被抹去的刹那间,石碑震动,爆发出恐怖的威能,伽蓝神僧立刻吐了口鲜血。

    这是反噬之力。

    这些石碑,是圣人亲笔,也是一品觉悟之手,蕴含可怕的禁制。

    如若不是石碑存在太久,被魔气腐蚀无数年,只怕即便是伽蓝神僧想破坏都难。

    咳咳。

    足足两个时辰。

    伽蓝神僧脸色变得无比苍白。

    他费尽千辛万苦,才将第一块石碑上的一个经文抹去,这是儒道经文。

    圣人书写。

    想要全部抹去,需要一段时间。

    他抖动身上袈裟,阻挡着魔气,即便是他,也难以承受魔海之中的魔气。

    只能借助法器阻挡。

    就如此,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就如此。

    转眼之间,十五日过去。

    终于,耗费十五日的时间,伽蓝神僧将儒道石碑上的经文,彻彻底底抹去。

    这一刻,伽蓝神僧也无法承受这般可怕的魔气,以及这恐怖的反噬之力。

    抹去一块石碑也足够了,可释放出部分魔物。

    他不可能全部破坏,当真全部破坏,会引来无比可怕的后果。

    想到这里,伽蓝神僧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直接退走。

    离开魔海,再这样下去,魔气会入体,不会致死但极其麻烦。

    而与此同时,随着石碑经文被抹去,魔域之海中,魔气开始翻滚奔腾,已经动荡起来了。

    大约半个时辰后。

    随着伽蓝神僧消失。

    突兀之间。

    一道人影出现在此。

    身影出现,显得有些死气沉沉的感觉。

    如伽蓝神僧一般,他直接开始抹去石碑上上的经文。

    但诡异的是。

    伽蓝神僧花费十五天的时间,可他却只花费了几个时辰。

    便将其中一块圣人石碑经文抹去。

    这一刻。

    轰。

    炽烈的光芒自两块无字石碑迸裂而出。

    刹那间,整片魔海彻底沸腾,一块块石碑开始崩裂。

    万里之外。

    已经准备回去的伽蓝神僧,第一时间感应到了古怪,他转身过去,透过一切,望向魔海。

    很快,他的脸色在一瞬间难看到了极致。

    “糟了。”

    伽蓝神僧脸色无比难看。

    他第一时间朝着魔海赶去。

    但当来到魔海之时,整个魔海如同暴风雨来临一般,疯狂翻滚着。

    狂风呼啸而来,天穹更加黑沉。

    宛若灭世一般。

    伽蓝神僧咽了口唾沫。

    目光死死地看着这九块已经破碎的石碑。

    他呼吸有些颤抖。

    而与此同时。

    东洲。

    一位位一品武者睁开了眸子。

    在同一时间,感应到魔海的变化。

    “不好。”

    “该死。”

    几乎是同一时间,三尊身影消失在东洲,朝着魔海赶去。

    大魏京都。

    无尘道人也在同一时间有所感应。

    “魔海出事了。”

    无尘道人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

    下一刻,他消失在了原地,朝着魔海赶去。

    不仅仅是他,其余几位一品也在同一时刻,朝着魔海赶去了。

    天地文宫中。

    王朝阳也有所感应。

    他静静望着魔海的方向。

    神色平静无比。

    皇宫中。

    一道身影,跌跌撞撞冲入养心殿。

    “陛下。”

    “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魔域之海出现异变。”

    当声音响起。

    龙椅上。

    女帝的美目,彻底皱紧起来了。

    而中洲与西洲的交界处。

    许清宵也进入了关键时刻。

    魔种晋升二品,花费了不到两个时辰的时间。

    可蜕变二品,却足足花费了十五天的时间。

    或许是因为自身境界没有抵达二品,所以魔种蜕变也慢。

    当然,十五天的时间,也不算慢,只是对比之前而已。

    而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原本始终差一点蜕变至二品的魔种。

    突兀之间,摄取到恐怖的力量。

    在刹那间,魔种蜕变至二品。

    三道窒息般的气息弥漫。

    金乌,真龙,大罗魔种,蜕变至二品。

    可怕的反噬之力,也在第一时间,直接影响许清宵。

    魔念在许清宵体内爆发。

    几乎是一瞬间,便彻底占据一切。

    好在,关键时刻,朝歌出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