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二百六十六章:天下哗然,许清宵异术暴露

时间:2021-12-18作者:七月未时

    ..,最快更新!

    魔域之海。

    所有人惊愕地看着这一切。

    七大魔神,狂暴不已,他们之前,还摆出一副毁天灭地的样子。

    可没想到的是。

    当许清宵出现后,七大魔神竟然安静下来了。

    虽然,这只是七尊虚影。

    可以理解为魔念。

    但这也很恐怖。。

    前面用了真佛经文,外加上大圣人真经临摹版,连一尊魔神都难以遏制住。

    可没想到,许清宵仅仅只是出现,就能让七大魔神安静下来。

    这的的确确让人震惊啊。

    人们惊愕,有些不敢相信,望着这一切。

    而大魏王朝之中。

    王朝阳更是满脸的愕然。

    或许别人不知道七大魔神代表着什么,可他知道。

    每一尊魔神,都是毁天灭地的存在。

    一品算的了什么?

    除非是上古一品,完美一品。

    不然的话,凭借一品的力量,是无法对抗七大魔神。

    不要说七大魔神了,这简直是羞辱魔神,一尊魔神,便可毁天灭地。

    所以,他有自信,有绝对自信,只要大圣人真经不出,没有人能够解决七大魔神的问题。

    可现在,许清宵又一次站出来了,而且这一次更绝,直接让七大魔神朝着他下跪?

    这不可能。

    王朝阳傻了。

    不止是他。

    大魏王朝中,诸多势力都傻眼了。

    不过他们还好,因为他们不知道七大魔神到底有多强,可知道的人,最为惊愕。

    大魏境内。

    一座山头。

    一道身影,也露出无与伦比的震撼之色。

    他望着魔域之海,眼神当中满是震撼。

    “这不可能。”

    他的声音响起,充满着不可置信。

    大魏京都。

    荀子望着这一切,也露出惊容之色。

    他似乎是没有想到,七大魔神会朝着许清宵下跪。

    这不可思议。

    而平安县中。

    相比较之下,平安县十分的安静。

    魔域之海的事情,影响不到这里,至少现在影响不到。

    而有一道身影,却静静地望着魔域之海。

    他看到这一切,眼神当中充满着担忧。

    “到头来,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福兮祸兮。”

    他自语,眼神当中既是担忧,又是一种无奈。

    此人,正是周凌。

    周夫子。

    许清宵的师父。

    魔域之海当中。

    许清宵体内热血沸腾,一道惊天怒吼声响起。

    直接让许清宵失去了理智。

    他的双眼,透露出血色,是嗜杀,是无序,是混乱。

    “吼。”

    许清宵大吼一声,声音恐怖,在天穹炸响。

    这一刻,他体内弥漫出无量的黑雾,这是魔气,无与伦比的魔气。

    这些魔气聚集在一起,演化出太阴,太元,巨无,三大魔神。

    是真龙。

    是魔禽。

    是混沌。

    代表着三大极致魔神。

    万物的本源,天地阴力聚集之物。

    三大至尊魔神虚影出现。

    散发出让无数人都恐惧的力量。

    魔域之海当中,七大魔神跪在地上,朝着三大魔神跪拜,浑身颤抖无比,给人一种朝拜魔帝的感觉。

    是下位者对上位者的朝拜。

    他们身躯都在颤抖,是恐惧,是敬畏。

    “许清宵,是魔!”

    突然之间,不知道是谁开口,炸响起这么一句话来。

    刹那间,诸多势力彻底震惊了。

    所有人都在疑惑,怎么突然出现这种情况。

    但随着这道声音响起,一时之间,所有人有一种幡然醒悟的感觉。

    许清宵是魔。

    是啊。

    能让七大魔神跪下来的存在,只有魔,真正的魔,才能让七大魔神跪下。

    不仅仅是七大魔神,魔域之海,所有的妖魔,都朝着许清宵跪拜,他们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制,也感受到了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

    这是世间极致之魔。

    才能散发出这样的威力。

    “不,这不可能。”

    “许圣怎可能是魔,他是儒道半圣。”

    无尘道人的声音第一时间响起,他给予反驳,认为许清宵不是魔。

    可很快,又是一道声音及时响起。

    “事到如今,还要狡辩吗?许清宵修炼异术,他就是魔,如若他不是魔,你如何解释现在的情况?”

    这是王朝阳的声音。

    他在大魏,时时刻刻关注着魔域之海。

    当七大魔神跪下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傻了,因为他知道七大魔神是什么存在。

    根据典籍记载,大圣人当年都难以镇压,文武双全,借助诸多力量,才能封印魔神。

    可即便是那样,七大魔神都不可能给大圣人下跪。

    但现在却给许清宵下跪,这不是魔这是什么?

    随着王朝阳的声音响起。

    大魏王朝中,怀宁亲王的声音也跟着响起了。

    “老夫早就说过,许清宵就是魔,他修炼了异术。”

    “可恨,可恨,大魏文宫没有错,严儒,蓬儒,他们都没有错,许清宵,你真的太狠了。”

    “将大魏文宫除去。”

    “就是想要释放出所有妖魔,许清宵,你当真是太狠了。”

    在这个时候,怀宁亲王简直是兴奋到浑身颤抖。

    大魏文宫是怎么没有的?不就是指正许清宵修炼了异术,到头来被许清宵连根拔除。

    眼下,总算是证明许清宵修炼了异术,也证明许清宵是魔头,这如何不让他兴奋。

    又如何不让他激动?

    这是好事,是天大的好事啊。

    许清宵。

    这是自寻死路,自掘坟墓啊。

    他兴奋不已,一张老脸颤抖不已。

    “许圣,绝不可能是魔。”

    “这是陷阱,是有人想要加害许圣。”

    此时此刻,大魏王朝内,陈正儒第一时间开口,他知道怀宁亲王等人就是想要置许清宵于死地。

    也深知流言蜚语的可怕,所以他第一时间站出来,为许清宵解释。

    “陷阱?当真是可笑。”

    “陈儒,证据都摆在眼前了,为何你们还要嘴硬?”

    怀宁亲王开口,望着陈正儒,如此说道。

    “这也叫证据?当真可笑。”

    “老夫怀疑,这背后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许圣倘若是魔,他又如何能成为儒道半圣?你解释解释给老夫听。”

    陈正儒很直接,他用这帮人惯用的手段,反击回去。

    以往不管许清宵拿出什么证据,这帮人都能从中找出漏洞,从而反驳。

    现在总算是轮到他们了。

    “谁说儒道就不能成魔?”

    怀宁亲王开口,声音冰冷道。

    “够了。”

    “都给朕闭嘴。”

    也就在此时,女帝的声音响起,她在关键时刻,制止众人言论。

    无论是陈正儒还是怀宁亲王。

    都不要去提这件事情。

    但,女帝却清楚,许清宵的确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只是在她眼中,许清宵不管有什么秘密,她都不在乎。

    因为她相信,许清宵不是魔。

    “妹妹。”

    “大魏王爷,竟是妖魔,这可不是一件好事啊。”

    不过,臣子们不敢说话,季元却敢在这个时候再次开口。

    他与许清宵有大仇,在这个时候,自然不可能放过。

    可此话一说,女帝的声音,瞬间响起。

    “给朕闭嘴。”

    “不知礼数的东西。”

    “再敢乱语,给朕去诏狱好好学学什么是礼。”

    女帝罕见暴怒。

    季元来大魏已经快三个月了,虽然闹出了一些事情,可女帝几乎没有出面过。

    也没有训斥过季元。

    不是不敢,而是要堵住天下人的嘴,毕竟说句不好听的话。

    倘若真对季元那里做的不好,只怕大魏藩王第一个叫起来,到时候又散播谣言等等。

    所以女帝以退为进。

    但现在不一样,季元在这个节骨眼上,找许清宵麻烦,这是她不可容忍的事情。

    季元做什么都可以。

    可招惹到许清宵。

    她。

    决不允许。

    听到女帝之声,季元脸色变得极其难看,只是他最终忍下来了。

    很简单,他不是大魏的皇帝。

    该闭嘴的时候,还是要闭嘴。

    只是女帝的做法,让他更加厌恶自己这个妹妹。

    “待我成帝,我要让你远嫁蛮族。”

    季元攥紧拳头,心中暗暗发誓道。

    只不过,相比较大魏,整个天下已经乱了。

    魔域之海的动静,早就被无数势力观察到了,如今发生了这种事情,消息自然瞒不住。

    初元王朝,突邪王朝,东洲,南洲,西洲,北洲,各大势力都在关注魔域之海的变化。

    发现许清宵是魔,一时之间,引来无尽的喧哗。

    如同一颗星辰,坠落海洋之中,激起万丈涟漪。

    各大仙门势力,都知道许清宵是魔。

    当消息传达到读书人耳中时,一时之间,许多声音响起了。

    他们似疯癫,兴奋的浑身颤抖。

    “许清宵是魔,他当真是魔,你们不信我们,现在好了,他已经露出獠牙,天下苍生都要付出代价。”

    “大魏文宫无错,错的是许清宵。”

    “许清宵当真是魔啊。”

    那一道道声音响起,每一个人都将许清宵恨之入骨。

    如今看到许清宵这般情况,自然激动无比。

    自从浩然王朝被灭,天下七成读书人被斩,但还有部分余孽,这些人不死的原因,倒不是朱圣没有感应到。

    而是他们没有参与这些事情,所以他们得以活下来了。

    人数不多,相比较当初来说,这些人的的确确不多,可在这个时候,他们死灰复燃。

    并且当初朱圣斩杀七成读书人。

    这是什么概念?

    他们的父母,他们的儿女,他们的亲朋好友,这些人可没有死啊。

    他们痛恨许清宵,恨死了许清宵,只是他们不敢出面,怕受到牵连。

    如今,许清宵暴露出修炼异术,是魔头,他们自然兴奋,恨不得将许清宵就地正法。

    无数声音响起。

    相比较之下,魔域之海的暴乱,当真没有许清宵是魔头这件事情恐怖。

    谁都没有想到。

    人族半圣。

    大魏平乱王。

    仙道第一。

    佛门世尊。

    拥有如此之多耀眼称号的人,竟会是魔头?

    而且不是小魔头,是大魔头,上古七大魔神都向许清宵跪拜。

    他将天下苍生玩弄于鼓掌之中。

    这,让人感到恐惧。

    也让人感到害怕。

    “吼。”

    惊天怒吼声响起。

    许清宵浑身弥漫魔气,他的目光,充斥着杀戮,失去了理智。

    立在虚空当中。

    他仿佛是天地之间的主宰。

    整个魔域之海在他脚下,七大魔神,亿万妖魔,也跪在他面前匍匐。

    “阿弥陀佛。”

    但,就在这一刻,慧心出声,他以无量佛法,照耀在许清宵身上。

    心经出现,想要唤醒许清宵。

    不仅仅如此,无尘道人也在第一时间诵念道德经。

    他们相信,许清宵绝对不是魔,这只是被感染罢了。

    可即便是心经与道德经加持,依旧无法做出任何改变。

    许清宵身体散发出来的魔气越来越浓厚,也越来越可怕。

    七大魔神更加恐惧,他们跪在地上,仰天大吼,似乎在念着某种古语一般,等待着王。

    随着七大魔神的声音响起。

    许清宵情不自禁给予了一道声音回去。

    极其古怪的声音。

    音节很古怪,如同被扼住喉咙一般,听起来沙哑以及恐怖。

    当许清宵声音响起。

    一时之间,更多的声音响起了。

    “还说他不是魔。”

    “他就是魔。”

    “许清宵,是真魔。”

    有不少声音响起,更加笃定许清宵是魔了。

    “醒来。”

    “莫要沉沦。”

    也就这一刻,朝歌的声音响起了。

    他依旧在关键时刻,唤醒许清宵。

    天穹上。

    许清宵的意识逐渐清醒。

    只不过,许清宵感觉得到,自己体内的魔念彻底爆发了。

    比之前的异术魔念还要恐怖。

    原本这三道魔神印记,在自己体内比较安静。

    但千算万算,没想到的是,魔域之海的七大魔神,居然可以与自己体内的三魔神印产生共鸣。

    这。

    是他最不想看到的一幕。

    魔域之海的动乱,被压制住了。

    可自己的危机,却出现了。

    此时此刻,魔神印记已经彻底融入血液,肉身,以及元神之中。

    要不了多长时间,将会彻底占据自己的思想。

    而自己极有可能成为傀儡。

    一时之间,许清宵不知如何压制体内的魔念。

    但眼下,他望着七大魔神,用古老的声音,逼退他们。

    “回去。”

    许清宵开口,让他们回归海眼之处。

    不管如何,他需要解决这个麻烦。

    但七大魔神没有第一时间给予回应,而是怔怔地看着许清宵,似乎有些疑惑。

    他们仿佛能辨识出眼前的人,是许清宵还是三魔神。

    所以没有第一时间退下。

    “回去。”

    许清宵再次开口,不过他的声音比之前更加凶猛。

    再一次斥责七大魔神回去。

    甚至许清宵弥漫出一缕缕三魔神气息。

    刹那间,七大魔神吓得浑身颤抖,直接没入了海眼之中。

    此时此刻。

    魔域之海彻底安宁下来了。

    “慧心,刻印心经石碑,尽早传出大乘佛法。”

    许清宵开口,他周围的魔气逐渐消散,恢复常态,同时告知慧心,尽快去传大乘佛法。

    佛门有信仰之说,而这个信仰,其实就是另外一种民意,他需要这种东西。

    眼下必须要靠慧心去传佛法,自己没有多余的时间。

    “请世尊放心。”

    慧心直接答应下来,没有任何犹豫。

    与此同时,许清宵的目光,也落在了无尘道人身上。

    “无尘前辈,这是道德经全篇,刻印在石碑上,镇守此地。”

    许清宵将道德经全篇交给无尘道人。

    放在这里镇压魔域之海。

    七大魔神被自己吓退了,可早晚会爆发。

    自己现在也有一大堆事情要处理。

    “好。”

    “许圣,方才的事情。”

    无尘道人点了点头,同时他不由询问方才的事情。

    此话一说,许清宵有些沉默,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无尘道人。

    无尘道人深吸一口气,他看向许清宵,继续说道。

    “许圣,你只需告诉我,你会不会入魔?”

    无尘道人换了一种方式,他相信许清宵,所以才这么询问。

    “前辈放心。”

    “许某,不会做对不起天下苍生的事情。”

    许清宵给予了回答。

    不管如何,他不会做对不起天下苍生的事情。

    这就是他的回答。

    得到这个回答,无尘道人明显松了口气。

    “许圣,你放心,有些事情,老夫会帮你处理的。”

    无尘道人开口。

    他也表态了,虽然不知道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他相信,许清宵绝对不是那种邪魔。

    仅此。

    足矣。

    既如此。

    许清宵离开了此地。

    魔域之海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大乘佛法也传完了。

    接下来,他要真正去做自己的事情。

    去寻找真正的答案。

    待许清宵消失后。

    慧心没有废话,他前往西洲,去了天竺寺以及小雷音寺,得到了一些东西,而后发动佛门力量。

    开始刻印心经,铸造镇魔石碑。

    无尘道人也是如此。

    灾祸看似结束了,可依旧没有彻底根除隐患,谁也不知道,魔域之海会不会再次爆发出灾祸。

    必须要尽早铸造出镇魔石碑,只有这样,才能彻底解决这场麻烦。

    很快,众人各司其职。

    佛门也在刻印各种经文,以备不时之需。

    仙门也是如此,而天下儒生,或多或少也在做一些准备。

    三大王朝没有忽略这场动乱,也皆然在准备诸多事情。

    可议论,依旧如洪流一般,涌入而来。

    许清宵修炼异术,即将成魔。

    这件事情,盖过了魔域之海。

    谁能想象得到,堂堂儒道半圣,大魏王爷,竟然修炼了异术,而且即将要入魔?

    消息刚传出来的时候,大多数人不相信,毕竟经历了大魏文宫的事情后,人们觉得是有人在针对许清宵。

    可这一次不一样了。

    许清宵在魔域之海做的事情,被许多人看到了,这是铁证,即便是想解释也难以解释。

    流言蜚语本身就难以自证,更何况许清宵在魔域之海所作所为,更加坐实这件事情。

    一时之间,有不少声音响起。

    为大魏文宫平冤。

    痛斥许清宵所作所为。

    这些还好,最起码只是平冤。

    主要是谣言最恐怖。

    有人借题发挥,明摆着就想要让许清宵死无葬身之地。

    在各种散播谣言。

    “许清宵是魔头转世,他先灭大魏文宫,而后霸占大魏王朝,就是想要引起一场动乱,他要杀死所有人,复苏真正的魔神。”

    “先灭大魏文宫,再掌大魏王权,而今实在瞒不住了,漏了马脚,许清宵,你当真该死啊。”

    “他将天下苍生玩弄于鼓掌之中,其心可诛,若是世人还不醒来,只怕苍生都要死在他手中。”

    “大魏文宫无错,许清宵从最开始,辱骂大儒,而后斩杀藩王,滥杀无辜,甚至不惜屠城,这种人当真该死。”

    一道道声音响起。

    是有人故意为之的。

    这种言论,如若在平时,只怕会被无数人用唾沫淹死,不会引来一些什么争议。

    可现在不一样了。

    魔域之海发生的事情,实实在在出现在众人眼中。

    即便是想要解释,都难以解释。

    而且事情也在一点一点发酵。

    转眼之间。

    数十日过去了。

    这段时间,许清宵没有回大魏京都,以致于流言蜚语都在京都内传开。

    但对比外界,大魏京都还是对许清宵充满着信任。

    百姓们不相信许清宵是这种人。

    也不相信许清宵是魔。

    可就在这一日。

    一道声音响起。

    “老臣,怀宁,恳请陛下,撤许清宵平乱王之爵。”

    安静了十天的大魏京都。

    在这一日,终于动乱起来了。

    是怀宁亲王。

    他第一个站出来了。

    请求女帝撤销许清宵的王位。

    理由很简单,许清宵修炼异术,堕入魔道,于国家不利,于苍生不利。

    “放肆。”

    “许圣乃儒道半圣,佛门世尊,怎可能堕入魔道,这是阴谋。”

    朝中,陈正儒的声音响起。

    冷冷回应。

    他依旧坚定支持许清宵。

    许清宵在大魏当中,威望依旧极高。

    即便发生了这种事情,六部尚书依旧坚定支持着许清宵。

    但他们也期待许清宵回来,给他们一个解释。

    “儒道半圣,佛门世尊?”

    “当真是可笑,魔神动乱,二十位一品都压制不住,许清宵一出面便能压制住?”

    “而且他周围魔气腾腾,这如何解释?”

    “陈正儒。”

    “许清宵已经漏出了马脚,你还要包庇吗?”

    怀宁亲王开口。

    他态度冰冷,死死抓住这一点,揪着不放。

    “说不定是有人在暗中做手脚呢?这种事情,又不是没有发生过。”

    “总而言之,一切等许圣回来再说。”

    “眼下,谁若是敢散布谣言,当斩。”

    陈正儒也很霸气。

    他敢说出这话,显然这是朝廷的意思。

    一时之间,怀宁亲王冷笑。

    不过,他没有继续争下去了。

    “那本王倒要看看,许清宵什么时候回来了。”

    他留下这句话。

    意思很明显。

    他等。

    等许清宵回来。

    只不过,又是一天数十天。

    许清宵仿佛人间蒸发一般,谁也不知道他去了何处。

    以致于谣言愈发可怕。

    而就在这一日。

    大魏。

    平安县。

    周凌家外。

    一道身影缓缓出现。

    是许清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