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二百六十七章:许清宵是大圣人的恩师?回京都!入宫!

时间:2021-12-18作者:七月未时

    ..,最快更新!

    大魏南豫府。

    平安县。

    关于许清宵的流言蜚语,传遍了整个尘界。

    不仅仅是大魏王朝。

    东洲,南洲,北洲,西洲,全部都在讨论这件事情。

    对于中洲来说。

    大部分并不相信许清宵是魔。

    即便是突邪王朝亦或者是初元王朝,他们听说过许清宵所做之事,由心敬佩。。

    大魏王朝上下也都安宁,信任许清宵。

    但架不住有人在散布谣言,唯恐天下不乱。

    不过眼下无论发生任何事情,所有人都在等待许清宵回来。

    自魔域之海事件之后,已经过了二十多天,这段时间,天下也稍稍太平了许久。

    只不过,魔域之海的问题依旧存在,仙门,佛门,儒道,如今都想尽办法镇压魔域之海。

    仙门铭刻道经,佛门铭刻石碑,儒道也在撰写正气歌。

    这二十多日,他们没有参与这场争斗当中。

    所以,除了坊间有诸多人在散布谣言,基本上没有什么大问题。

    而此时此刻。

    大魏平安县。

    周凌家中。

    随着许清宵的身影出现,打破了周凌家的安宁。

    砰砰。

    随着敲门声响起。

    很快,宅门被打开了,不过并非是师娘开的门,而是老师周凌。

    望着面前的许清宵。

    周凌似乎没有任何惊讶,反倒显得十分平静,稍稍点了点头。

    “学生许清宵,拜见老师。”

    望着眼前的周凌,许清宵深深一拜。

    周凌是自己的师父,这一点毋庸置疑。

    此时,回到平安县,许清宵就是求证一些事情。

    一切的一切,在平安县都能得到解答。

    一只手,在无形推动着一切。

    自己为何能一夜入品。

    吴言为何选择与自己交易。

    赵大夫又为何知道异术藏身之处。

    这些问题,今日都有一个解释了。

    “进来吧。”

    似乎是知道许清宵此番前来的意思,周凌很直接,让许清宵入内。

    走进宅院内。

    许清宵没有多说,他如以往一般,来到书房中。

    而周凌也跟了过来。

    “师娘呢?”

    许清宵开口,第一句话是询问师娘是否还在。

    “去探亲了。”

    周凌缓缓回答。

    而后拿来水壶,为许清宵到了一碗茶。

    许清宵没有顾忌,他轻饮一口,随后一语不发,等待着周凌率先出声。

    一切的一切,都来自平安县。

    很多事情,看似是意外,但人生没有那么多意外。

    一夜入品。

    吴言逃离。

    异术修行。

    还有各种交易。

    每一件事情,看似都不奇怪,但细细研究,每一件事情,都经不起推敲。

    许清宵清楚,也十分明白,这背后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但今日,他就是想来寻求真相。

    背后,到底藏着什么事情。

    “你想知道什么?”

    过了许久,周凌的声音响起,他望着许清宵,缓缓出声。

    “敢问老师,学生为何能一夜入品?”

    许清宵出声,说出了自己第一个疑惑。

    自己为何能一夜入品。

    这个问题很关键。

    自己是穿越者没错,脑子里有许多诗词文章,这也没错。

    可问题来了。

    自己入品之前,可没有作诗也没有写什么文章。

    那为何直接入品?

    天赋异禀吗?

    如若是这样的话,二十年都没有入品,偏偏自己穿越而来就入品。

    这也无法解释。

    而当许清宵提出这个疑惑时,周凌却显得十分自然。

    “还记得为师送给你的那本圣言书吗?”

    周凌开口,如此回答道。

    听到此话,许清宵明白了,这也印证了自己的想法。

    自己当初,就是看了圣言书,这才直接入品。

    他猜想过,圣言书有问题,只不过当周凌说出后,许清宵不由继续问道。

    “仅仅只是一本书,便让人直接入品,这.......有些难吧。”

    许清宵开口。

    倘若是圣人亲笔所写,那就没有任何问题,可许清宵想要询问的不是这个。

    入品或者不入品,这个意义不大。

    真正的意义,是天地文宫。

    自己入品之后,便觉醒了天地文宫,这才是关键所在。

    “守仁。”

    “为师知道你想问什么。”

    “是你脑海当中的天地文宫吧?”

    周凌开口,直接说出许清宵心中的想法。

    此话一说,许清宵稍稍沉默,但很快还是点了点头。

    看样子,自己猜想的一点都没错,天地文宫,的的确确与周凌有关。

    “你脑海当中的天地文宫,是为师放进去的。”

    “这一点没错。”

    周凌回答,承认了这个事实。

    只是,当周凌如此干净利落的回答后。

    却让许清宵有些沉默。

    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本以为周凌会解释几句,亦或者是说,自己这位老师又会说出一些事情来,却不曾想到,自己这位老师,如此干净利落,承认下来了。

    过了一会。

    许清宵深吸一口气,既然周凌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自己也没什么好藏藏掖掖的。

    “老师,敢问您的身份是?”

    许清宵开门见山。

    也不再藏藏掖掖什么。

    有什么就问什么吧。

    周凌既然还敢留在这里,这就意味着,他在等自己,也愿意告知自己答案,否则的话,直接消失,也无需解答什么。

    “你是怎么猜想的?”

    周凌望着许清宵,他没有道出自己的身份,反而是询问许清宵。

    “老师,您与大圣人应当有渊源,有人想要引导学生,让学生误认为,您是第四代圣人。”

    许清宵给予了回答。

    他知道荀子在利用自己,想要让自己找出真正的幕后之人,也引导自己做出错误的判断。

    虽然知道,可许清宵还是上钩了。

    原因无他。

    因为许清宵自己也想知道,自己这位老师,到底是谁。

    “为何你不怀疑为师就是第四代圣人?”

    周凌继续反问道。

    “如若老师是第四代圣人,只怕今日就见不到了。”

    许清宵有些平静,他如此回答道。

    幕后黑手,若是愿意见自己,那今天也别想走出这扇门。

    眼下的局势,其实十分简单。

    有一只手,影响着大魏王朝,影响着大魏儒道,在默默布局。

    朱圣说是第四代圣人,理由倒也简单,能影响整个儒道的人,绝对不是等闲之辈,一尊亚圣都做不到,毕竟朱圣死后,又不是没有亚圣。

    堂堂大魏儒道,还真不是一位亚圣能够左右一切的。

    然而荀子却所,不是第四代圣人,而是朱圣,理由也十分简单。

    朱圣为何斩杀天下七成读书人,这些读书人的的确确品德不行,可问题是,眼下多事之秋,这些读书人多多少少有些作用,全杀了以后,现在看看有多少是非。

    就好比魔域之海,冥冥之中,也与读书人被血洗有关系。

    而且吴言被扣押在南豫府大牢,是谁释放他出来的?严磊为何又正好在附近?

    以及朱圣最开始见到自己的时候,第一时间是要间接性渡化自己。

    这些都是理由,故此荀子认为,真正的幕后真凶,不是第四代圣人,而是朱圣。

    但他为何要这样做,无人知晓。

    而最大的问题就是,自己脑海当中的天地文宫,以及自己为何被圣人关注。

    这一切,都是因为周凌。

    自己的老师。

    故此,周凌极有可能,便是第四代圣人。

    只是,许清宵并不这么认为。

    如若周凌是第四代圣人,先不说活了这么多年,当真活了这么多年,也没理由来找自己,不应当是去跟朱圣争斗吗?

    当然,这只是许清宵单方面的思考。

    具体如何。

    需要周凌给出一个满意的回答了。

    随着许清宵把话说到这里,周凌不由站起身来了。

    他深吸一口气,望着许清宵,而后叹了口气,缓缓出声道。

    “守仁。”

    “你可知大圣人姓什么吗?”

    他询问许清宵。

    问了一个世上几乎无人知晓的问题。

    世人都知道大圣人,但的确不知道大圣人的名字。

    “许?”

    许清宵稍加思考,看着周凌,缓缓出声。

    此话一说,周凌一愣,望着许清宵。

    一瞬间,许清宵有些惊讶了。

    他望着周凌,不由开口。

    “真姓许吗?”

    许清宵问道。

    “不是。”

    周凌摇了摇头。

    “不是?那老师,您为什么这个表情啊?”

    许清宵一愣。

    不是?

    不是为什么这个表情啊?还以为当真姓许,自己是大圣人后代呢。

    “为师只是没想到,你脸皮竟然会这么厚。”

    周凌缓缓出声。

    许清宵:“.......”

    好家伙,原来是这样。

    许清宵有些难受。

    不过他没有继续闹,而是继续猜想。

    “总不至于姓周吧?”

    这是许清宵第二次猜想。

    此话一说,周凌点了点头。

    “你猜得不错”

    话一说完,周凌翻过身来,望着许清宵。

    一瞬间。

    许清宵又愣了。

    好家伙。

    真的假的啊?

    大圣人姓周?不是姓王吗?

    也就是说,自己这位老师,是大圣人的后代?

    看着许清宵有些惊讶的目光,周凌倒也干脆,不在啰嗦了。

    “也罢,为师就不瞒着你了。”

    “大圣人,是为师的祖先。”

    周凌出声。

    道出了他真正的身份。

    “这?”

    一瞬间,当周凌承认自己的身份后,许清宵有些惊讶了。

    他猜想过自己这位师父的身份与大圣人有关系,有可能是护圣一脉,就是那种护着圣人后代的保龙一族。

    毕竟许清宵还曾幻想过自己就是大圣人后代。

    没想到小丑竟是我自己。

    “那王朝阳的来历,到底是什么?”

    许清宵回过神来,他看着周凌,好奇问道。

    “他幕后有人。”

    周凌给予回答。

    “是谁?”

    许清宵直接问道。

    “圣人。”

    “具体是哪一位,为师的确不清楚。”

    周凌回答道。

    道出王朝阳身后的势力。

    “圣人?”

    “老师,那他的天地文宫,又是怎么回事?”

    许清宵更加好奇了。

    不是大圣人,而是另外一尊圣人,那这样的话,天地文宫又是怎么回事。

    “那是第二代圣人的文宫。”

    周凌随意道。

    “第二代圣人?怎么又是第二代圣人?”

    “他也活着吗?”

    许清宵有些惊愕。

    “想什么,第二代圣人早就死了,他要是活着,那岂不是活了几万年。”

    “第二代圣人极其崇敬大圣人,所以文宫是按照第一代圣人完全临摹出来的。”

    “所以,王朝阳的天地文宫,拥有圣意,但并非是大圣人的圣意,明白了吗?”

    周凌解释道。

    当下,许清宵明白了。

    好家伙,没想到第二代圣人竟是第一代圣人狂热粉丝。

    此时此刻,许清宵总算明白王朝阳的天地文宫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是复刻品。

    不过是第二代圣人的文宫,倒也不算是假的。

    “师父,那你为什么不出面?”

    许清宵继续询问道。

    王朝阳打着大圣人的名号,出来招摇撞骗,这不出来收拾,有些说不过去吧。

    “出面做什么?”

    “他被人当傻子玩弄,你去打扰他做什么。”

    “况且,即便是出面,解决了他,意义也不大,指不定过了五十年一百年后,又来一个李朝阳,周朝阳。”

    “这没有任何意义。”

    “倒不如看看这个王朝阳到底想要做什么,关键时刻,再出面不是更好吗?”

    周凌给予回答,让许清宵明悟。

    不过说完其他人的事情,也该谈一谈自己的事情。

    “有几个问题,还望老师替学生解答。”

    “为何要将天地文宫放入学生体内。”

    “还有,无论是第五代圣人,亦或者是第四代圣人,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许清宵说出自己心中真正的疑惑。

    这帮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许清宵知道是长生,但怎么一个长生之法?

    不然,许清宵真的毫无头绪。

    随着许清宵询问,周凌缓缓开口道。

    “无论是第四代圣人,还是第五代圣人,亦或者是其他暗中势力,所有人争夺的都是长生。”

    “这一点想来你已经知道,你询问的应当是长生之法,对吧。”

    周凌问道。

    “恩。”

    许清宵点了点头。

    后者直接开口道。

    “谈论到长生之法,就一定要涉及三大凶神,也就是你体内的三魔印。”

    “传闻当中,天地之间,混沌未开,有三尊凶神,太阴,太元,巨无,占据天空,大地,以及海洋。”

    “这三尊凶神,孕育出天地万物,是天地之间的阴力所化。”

    “他们拥有不朽的能力,无论如何,三尊凶神,都不会死去,只要当天地之间的阴力超越了阳力,他们便会复苏。”

    “而一旦他们复苏,将会带来巨大的灾祸,苍生会葬身于此。”

    “可当他们大战过后,三尊凶神,也会再一次进入沉睡,而因为死伤无数苍生,导致天地有感,将会演化出大世。”

    “你可以理解为是一种反哺,死的人多了,就必须要保持平衡,让生灵再度复苏,如此一来的话,反哺的东西,便是天地之间,最为精纯的神物。”

    “这种神物,若是被人得知,将会长生不死,而且可突破超品境界,永世不灭。”

    “但这只是传闻,具体如何,无人知晓。”

    周凌给予回答。

    也道出了长生之法。

    许清宵细细琢磨,很快他微微皱眉。

    “也就是说,当天地阴邪的力量变强后,三大凶神其实就是一种净化,以极端的方式,血洗一切,再创造新的事物?”

    他望着周凌,如此说道。

    “是的。”

    “守仁,你很聪明,洞悉根本。”

    “这一切,都是天地自然之道,阴阳平衡之说。”

    “天地意志希望万物平和,欣欣向上,但一切有阴便有阳,倘若阴力变强,那么世界充满着杀戮。”

    “三大凶神,便会在这个时刻出世,毁灭一切,如若阳力变强,则可化作仙境,天地也会蜕变,但这几乎不可能。”

    “这就是为何,儒道,佛门,仙门,会受到天地认可的原因,因为他们符合大道自然规律。”

    “所以魔门念一首充满杀戮的诗词,不会有天降异象,而儒道念一首诗,便会有异象,也正是这个原因。”

    “天地也有意识,武者想要成为一品,而天地也想蜕变,只不过天地意志不是实体,而是一种意念,意识。”

    “通过赏罚的方法,来平衡万物。”

    周凌道出天地的本质。

    也让许清宵明悟这一切。

    这种东西,充满着哲学,令人不由沉思好奇。

    同时也让许清宵明白了,这些人到底想要什么东西。

    复苏三大凶神,从中得到自己的好处。

    “这不对啊。”

    “老师,如若是这样的话,三大凶神复活,他们有什么自信,可以自保其身?万一也死在了这场浩劫当中,岂不是为他人做嫁衣?”

    很快,许清宵意识到不对劲。

    他忍不住开口,如此说道。

    复苏凶神,可以得到长生物质,许清宵可以理解,但问题是凶神出世后,无差别破坏。

    你有什么资格解决这个麻烦?

    只是此话一说,周凌摇了摇头,看向许清宵道。

    “守仁啊,你还是把人心想的太简单了。”

    “你说的没错,三大凶神复苏,他们不一定能获得好处,但想想看,这些幕后之人,早已经脱离了权力,财富的控制。”

    “好比第四代或第五代圣人,他们当年成圣时,连皇帝都要朝他们行礼,权力极致,而银两对他们来说,更不可能有诱惑。”

    “唯独长生,哪怕只有一丝机会,他们想永恒活下来,一直活着。”

    “五代圣人当中,都面临过这个选择,李圣与朱圣,在晚年时,动摇了内心,投入黑暗之中。”

    “你说的没错,没有人可以确信,自己能从这场灾祸当中得到好处。”

    “但反过来说,你也无法确定,他们得不到好处。”

    “不是吗?”

    周凌如此说道。

    此话一说,许清宵的确沉默了。

    因为周凌说的一点都没错。

    哪怕只有一线生机,对于某些人来说,也胜过等死好。

    “那,为何将天地文宫放入学生体内?”

    许清宵继续问道。

    “因为,你是被大圣人选中的人。”

    周凌直接回答。

    让许清宵惊讶了。

    被大圣人选中的人?

    许清宵望着周凌,一时之间,无法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周凌不语。

    而是起身,往自己住处走去,很快带来了一幅画。

    展开画卷。

    画卷之人,的的确确是自己。

    但更恐怖的是。

    落款之处,竟然写着两个字。

    “恩师。”

    “这.......”

    一时之间,许清宵有些不知该怎么说了。

    自己怎么好端端成为了大圣人的恩师了?

    要不要这么搞事?

    看着许清宵惊愕的表情,周凌神色也很古怪。

    “守仁,你当初来找为师,只是一眼,为师便认出你与画中人极其相似。”

    “一开始为师觉得你是这画卷中的后人,可越看越觉得不对劲,不可能这么相似。”

    “但为师也不敢确定,你就是画中之人,如果真是的话,换句话来说,我还要叫你一声祖师爷。”

    “不过,为师的祖先说过,若后代人见到画中之人,必将天地文宫赠予此人。”

    “所以,见到你后,为师便将天地文宫给了你。”

    周凌再次开口。

    说清楚了前因后果。

    只是这番话,让许清宵彻底愣住了。

    大圣人。

    见过自己?而且还拜自己为师?

    自己有徒弟吗?

    还有,这个大圣人到底是谁?

    他还活着吗?

    一时之间,许清宵是真的震惊了。

    他算尽一切,都没有想到,大圣人竟是自己的徒弟?

    这......不可思议。

    什么时候见过啊?

    自己也没有收徒啊。

    “老师,大圣人还活着?”

    许清宵脱口而出。

    “不。”

    “已经逝去了。”

    “在上古时代,封印了十二魔神,他便逝去了,不可能活到现在。”

    周凌回答道。

    “不可能活到现在,那为什么大圣人说见过我?而且这落款是何意?”

    许清宵皱眉问道。

    “不清楚。”

    “为师也思索了许久。”

    “当初见到你的时候,为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其中一定有他人不得知的秘密,可现在你我都无法解释清楚。”

    “但有一点不需要质疑的是,你是大圣人选中的人,这场灾祸,由你终结。”

    周凌给予回答。

    这个问题,实际上也让他思考了很久。

    这无法解释。

    大圣人是上古时代的人。

    许清宵是这个时代的人。

    两者不可能有接触,非要说的话,就是许清宵的祖先,见过大圣人。

    但这更不可能,相隔这么长时间,还能生出一个和祖先长相一模一样的人?

    所以这一点,很奇怪很奇怪。

    “那,学生现在到底要做什么?”

    许清宵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大圣人会有自己的画像,又为什么要说自己是他师父。

    这个没有任何提示,而且也根本无从下手,故此许清宵没有多想。

    暂时放在一旁。

    “制止这场动乱。”

    “不仅仅是解救苍生,也是自救。”

    “你体内有凶神魔印,如若不出意外的话,一但等三凶神彻底复活后,你将彻底沦为魔神,新的魔神。”

    周凌回答道。

    “新的魔神?”

    许清宵皱了皱眉。

    而周凌点了点头道。

    “你体内的三魔印,也是被人种进去的。”

    周凌说道。

    “被人种进来的?”

    “这不可能。”

    许清宵第一时间摇头,如果自己被种入三魔印,应当会有感觉,谁能够无声无息种入三魔印在自己体内。

    听到许清宵如此回答。

    周凌点了点头道。

    “为师也很好奇,谁有能力无声无息将三魔印种入你体内。”

    “但这是事实,这个需要你自己去想了。”

    “不过眼下这些事情都不算什么了。”

    “你要做的事情,是阻止这些人的阴谋。”

    “让大魏一统中洲,成为真正的巨无霸,不朽王朝,一切阴谋诡计,在绝对实力面前,都是空谈。”

    周凌给许清宵指出一条明路。

    告知许清宵接下来的路,该怎么选择。

    这番道理,许清宵明白。

    想到这里,许清宵不由开口。

    “老师,倘若阻止不了呢?”

    许清宵问道。

    “那便是一场浩劫。”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一切早已在冥冥之中注定好了。”

    “守仁,为师说这么多,不是让你去拯救苍生,只是不希望你成魔。”

    “如若当真有那一天,你不要怪为师。”

    周凌叹了口气,如此说道。

    此话一说,许清宵深深吸了口气。

    他明白,自己已经被卷入这场浩劫之中,想要脱身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了。

    唯一的办法,就是搅局。

    彻彻底底的搅局。

    至于周凌所言,许清宵并不在意,倘若自己当真成魔,实际上他也不想残害苍生。

    “老师,如若三大凶神不复苏,那我也不会入魔,对吗?”

    许清宵问道。

    “恩。”

    周凌点了点头。

    “你体内有三魔印,如同异术魔念一般,但他们虽然在你体内,可不像魔念一般,需要你提升修为。”

    “而是根据天地阴力进行变化,理论上你可以借助他们的力量,让你变强。”

    “但你一定要坚守本心。”

    “还记得为师给你赐的字吗?”

    “守仁,守住心中仁义。”

    周凌出言告知。

    “学生明白。”

    许清宵点了点头,他明悟了。

    到了这里,许清宵不再询问什么了。

    他静静坐在书房中,周凌也没说什么。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到最后,许清宵一个人独自思索这些事情。

    三天后。

    随着黎明出现。

    书房当中,许清宵缓缓走出,他来到宅院内,沐浴着阳光,也在沉思一些事情。

    眼下,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彻底真相大白。

    第四代圣人和第五代圣人没有死去。

    他们藏在幕后,目的是为了长生。

    没有什么好坏,也没有什么善恶,而是立场不一样。

    五代圣人是朱圣。

    四代圣人是李圣,而这个李圣与荀子有莫大的关系。

    是谁,已经不重要了。

    无论他们藏在幕后,亦或者是出现在面前,他们的目的,就是希望魔神复苏。

    而自己要做的事情,就是阻止这场浩劫。

    阻止的关键点,就是四大魔域。

    十二大峡谷还好说。

    魔域之海,以及东洲魔土还有中洲魔窟,这三个地方最为重要。

    自魔域之海发生灾祸后,许清宵特意调查过这几个地方。

    魔域之海,有九块石碑镇压着,关键点在石碑上。

    东洲魔土与中洲魔窟,则有上古封印,想要破开封印唯一的办法,就是苍生之血。

    也就是说,这些人接下来的目的,是发动战争,引起血战。

    想明白这点后,许清宵倒也清楚了。

    他们希望天下乱起来。

    最好是彻底的战乱。

    无论用什么方法。

    其他洲的事情,许清宵管不了,但中洲,许清宵已经有想法了。

    第五日。

    是夜。

    许清宵告别周凌了。

    他要回朝。

    “守仁,你在魔域之海,暴露出异术,如今回去,只怕会给你带来麻烦。”

    “可以的话,想些办法,降低影响,再回去吧。”

    听到许清宵要回去,周凌出声,他知道如今天下都知道许清宵修炼异术。

    各种议论纷纷,这个节骨眼上,若是许清宵回去,只怕有些不太妥当。

    然而,面对周凌的劝说。

    许清宵摇了摇头。

    “老师,我是大魏的王。”

    “也是儒道半圣。”

    “何须担心这种言论?”

    许清宵开口,他目光平静,对这种谣言并不在乎。

    如此霸气的回应。

    让周凌一愣。

    但很快,周凌不由一笑,他明白许清宵的意思了。

    也是。

    到了这个时候,的确无需担心这种谣言。

    自己这个学生,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少年了。

    “老师,学生最后还有一个问题。”

    “如何成为亚圣。”

    临走时,许清宵开口,问出自己的问题。

    此话一说,周凌不假思索道。

    “半圣需重新明意,立言,著书,明悟天理。”

    “亚圣,需承载天地气运。”

    “至于圣人,这一点为师也不清楚,每个人对圣道,都有不同的理解。”

    周凌出声回答道。

    此话一说,许清宵点了点头。

    当下,他朝着周凌深深一拜,随后转身离去。

    他已明悟一切前因后果。

    此番离开,是救苍生,也是自救。

    不过。

    许清宵离开周凌家中后,并没有直接回大魏京都。

    而是前往一处无人之地。

    他要在这里彻底悟道。

    踏入关键境界。

    这里连绵千里,群山环绕。

    许清宵在此选择突破。

    武道,仙道,佛道,儒道。

    许清宵凝聚体内的浩瀚民意,外加上信念之力,以及道家灵气。

    这些能量都藏在体内,如今到了这一步,许清宵也不隐藏什么了。

    轰隆。

    随着许清宵彻底释放,体内的能量,如海洋一般倾斜而出。

    这股力量瞬间让许清宵突破境界。

    武道二品,武道至尊。

    仙道二品,太清境。

    佛道二品,觉悟境。

    许清宵本身早就可以突破二品,只不过一直压抑着。

    如今借助自身的力量,将武道,仙道,佛道一同晋升为二品。

    此时,千里山脉轰轰作响,引来各种光芒。

    但这不是许清宵的目标。

    他将所有的能量,灌入体内,目标是武道一品。

    他要晋升一品。

    但绝对不是佛道,也不是仙道,而是武道。

    最直接的体系。

    不去思索任何。

    恐怖的能量扩散而出,许清宵借助这股力量,转变自己武道之力。

    二品与一品差距更大。

    想到突破一品,极其困难,但好在许清宵体内蕴含的能量实在是太恐怖了。

    无量民意,道德经,大乘佛法带来的众生信念,加持在许清宵体内,

    然而,即便是这样,在突破一品过程中,依旧遭到了巨大的阻碍。

    很难。

    甚至是说,极其的难。

    仿佛是一道天堑一般,这不是能量可以弥补的。

    此时此刻,许清宵彻底明白,一品为何无敌人世间了。

    因为这个境界实在是太难突破了。

    一转眼,又是七日时间。

    许清宵睁开眸子。

    所有境界都抵达二品圆满,但距离一品,还有一道天堑,无法跨越。

    如鸿沟一般。

    “我晋升速度太快了。”

    “若想要真正突破,只能依靠一品破境丹,亦或者借助魔印。”

    许清宵心中自语。

    他明白,自己现在的情况,二品已经是极限,想要突破至一品。

    破境丹,亦或者是借助自己体内的魔印。

    尤其是自己体内的魔印。

    许清宵有一种直觉,只要自己借助体内的魔印,可以瞬间突破一品。

    但许清宵没有动用魔印的力量。

    他更希望的是,依靠自己。

    “呼。”

    吐出一口气。

    山中。

    许清宵站起身来。

    突破至二品,也足够了。

    而且体内有三魔印在,随时可以突破一品,也算是一种保障。

    虽然这样做,会付出一定代价。

    但至少是一种保障。

    下一刻。

    许清宵消失在原地。

    眼下。

    是时候出手了。

    大魏王朝。

    武昌二年。

    七月二十七日。

    距离魔域之海动乱,到现在已经快过去三个月了。

    这三个月内。

    天下谣言四起。

    但即便是如此恐怖的谣言洪水之下。

    大魏王朝,却固若金汤一般,无法入侵。

    大魏子民,根本就不相信许清宵是魔。

    一开始,有一些讨论,但很快被大魏百姓反驳回去了。

    而且这当中存在诸多疑点。

    最直接的疑点。

    倘若许清宵是魔,为何逼退七大魔神回去?

    倘若许清宵是魔,为何在这个时候出手?

    倘若许清宵是魔,为何选择消失?

    人们不是不相信谣言,而是这一年来发生了太多事情。

    他们对许清宵的信任,不是一天两天筑造而成的,而是经历了这一桩桩事情。

    人们更相信是有人在抹黑许清宵,也不相信许清宵是魔。

    甚至,大魏民间,更多人认为,是有人在针对许清宵,而这个人就是怀宁亲王。

    这段时间,怀宁亲王整天嚷嚷着许清宵是魔。

    要严惩许清宵。

    自然而然,让人怀疑。

    可不管如何。

    所有人,都在等待许清宵回来。

    大魏皇宫。

    大殿当中。

    一如既往的开着朝会。

    只是龙椅之上。

    女帝明显有些心不在焉。

    这三个月来,她一直担忧着许清宵。

    关于王朝内的争议。

    她不在乎。

    她只希望许清宵回来。

    安然无恙的回来。

    但也正是这三个月,季灵忽然发现,自己时时刻刻牵挂着许清宵。

    她不知道这是为何。

    但她知道的是。

    大魏不可以没有许清宵。

    也就在群臣汇报时,突兀之间,一道声音在外响起了。

    “报。”

    “平乱王,回来了。”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

    刹那间。

    满朝文武都愣住了。

    时隔三个月。

    许清宵回来了。

    所有人都惊讶了。

    只是,众人眼中先是露出喜色,紧接着又露出担忧之色。

    毕竟,现在正是议论最激烈的时候。

    许清宵在这个节骨眼回来,并不是一件好事。

    但,回来了就好,安然无恙,就好。

    “速去迎接。”

    龙椅上,季灵直接开口,她眼中露出喜色。

    无法遮掩。

    “是。”

    后者听令。

    下一刻。

    大魏京都。

    东直门。

    所有百姓也都安静下来了。

    因为一道身影,缓缓出现在众人眼中。

    是许清宵的身影。

    时隔三个月。

    所有人都期待的人,终于回来了。

    而随着许清宵回来。

    一时之间,整个大魏京都,再一次沸腾起来。

    “许大人,我们相信你。”

    “许圣,我等相信你。”

    “见过王爷。”

    除了一开始的诧异,很快待百姓们回过神来后,不由一个个开口,

    怀宁王府。

    “好。”

    “回来的好。”

    “快去请诸王,一同入宫。”

    怀宁亲王的声音响起,充满着喜悦。

    天地文宫。

    “在这个时候回来?”

    “本圣倒要看看,这个许清宵,到底有什么底气。”

    “传本圣之令,三千大儒聚集宫外,本圣入宫。”

    王朝阳开口。

    不多时,皇宫大殿内,传来一道道声音。

    “报,怀宁亲王率领诸王入宫,请求面圣。”

    “报,亚圣王朝阳率三千大儒入宫,请求面圣。”

    “报,季皇子入宫,请求面圣。”

    随着一道道声音响起。

    朝堂当中。

    众人的神色皆然有些变化。

    他们知道,这些人早已经等待许久了。

    一时之间,众臣沉默。

    他们摆明了是来找许清宵麻烦的。

    如若拒见,明显包庇。

    可若不拒见,这对许清宵不太好。

    犹豫许久。

    最终,季灵的声音响起。

    “让他们回去,朕,今日不见。”

    季灵开口。

    她做出选择。

    拒见。

    可,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却在殿外缓缓响起。

    “臣,许清宵,拜见陛下。”

    是许清宵的声音。

    当下。

    “许爱卿免礼。”

    龙椅上。

    季灵立刻开口。

    很快,许清宵走入大殿之中。

    “我等,参见平乱王。”

    随着许清宵踏入大殿内。

    一时之间,众臣纷纷开口,朝着许清宵一拜。

    而许清宵也朝着众人缓缓作礼。

    很快,望着季灵,许清宵语气平静道。

    “陛下,让他们来吧。”

    许清宵的声音很平静。

    他听到了方才的通报声,也知道女帝为自己担心。

    但他今日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出现。

    也做好了一切的准备。

    自然无惧。

    听到许清宵之声。

    众臣有些惊讶。

    而季灵却看向许清宵。

    她看到许清宵眼中的平静。

    当下,季灵深吸了口气,而后缓缓开口。

    “宣诸王入宫。”

    声音响起。

    一时之间,宫外。

    几十道身影,朝着大殿走来。

    此时,万里无云。

    但无论是朝内,还是朝外,众人的心情,却沉重或激动。

    ---

    ---

    ---

    有人让我推荐一本书。

    《锦衣捕圣》

    新人作者,可以去支持下。

    不过感觉你们应该.......啊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