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二百六十七章:权倾朝野,怒抽怀宁,许清宵入亚圣境

时间:2021-12-18作者:七月未时

    ..,最快更新!

    大魏皇宫。

    大殿内。

    可以说,整个大魏都在等许清宵归来。

    但很多人又不希望许清宵归来。

    朝堂当中,六部尚书,诸位国公王侯,其实并不希望许清宵在这个节骨眼回来。

    季元,王朝阳,怀宁亲王,这些人早已虎视眈眈,就等着许清宵回来。

    除非许清宵能拿出什么有力的证据,不然的话,魔域之海发生的事情,难以自圆。

    尤其是六部尚书。。

    他们这段时间一直在想办法降低影响。

    大魏王朝内还好说,毕竟百姓都相信许清宵,这两年来许清宵做的事情,的的确确改善了百姓衣食住行,也让百姓们丰衣足食。

    在这种情况下。

    自然不需要多去宣传什么,百姓们都愿意相信许清宵不是魔头。

    而大魏王朝之外,就有些不一样了。

    毕竟这是王朝之外的事情,管控不到,再加上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本身就是敌对国家,他们自然不希望大魏王朝安宁下来。

    自然开始各种造谣,顺着这些谣言,不做任何解释,可能暗中还让人添油加醋。

    民间的势力,用脚指头想,也能想到是大魏藩王还有王朝阳在暗中做手脚。

    总而言之,眼下是一场舆论风暴。

    若是许清宵还能如往常一般,自证清白,那么一切好说。

    可要是不能的话。

    那就麻烦了。

    故此,当许清宵出现后,众人第一反应是惊讶,而后更是担忧,觉得许清宵没必要如此。

    今日出现,实实在在有些不妥。

    完全可以暗中联系,借助大魏王朝的力量,去洗刷这种嫌疑。

    “老臣怀宁,拜见陛下。”

    “臣,季元,拜见陛下。”

    “王朝阳,见过陛下。”

    “七星道宗,清净道人,拜见陛下。”

    大殿之外,四道声音纷纷响起。

    怀宁亲王,季元,王朝阳,清净道人四人联袂而至。

    他们的目的很直接,意图也很显然。

    “宣其入殿。”

    得到许清宵的眼神认可后,季灵也没有多想,直接宣几人入殿。

    当下。

    四道人影缓缓走进了大殿当中。

    季元与怀宁亲王走在前方,王朝阳与清净道人走在后面。

    他们二人毕竟不是大魏朝堂的人,走在后面也理所当然。

    “参见陛下。”

    四人入殿,朝着女帝一拜。

    一时之间,大殿当中,气氛顿时凝重起来了。

    “免礼。”

    季灵淡然的声音响起。

    只是,随着季灵的声音落下后,很快怀宁亲王的声音响起了。

    “老臣怀宁,今日参大魏平乱王许清宵。”

    “请陛下赐死许清宵。”

    怀宁亲王第一时间开口,他望着女帝,声音平静道。

    但这平静的声音,却极其要命,上来就参许清宵一本,而且要求陛下直接赐死许清宵。

    这.......实在是有些狠辣。

    知道们恨死了许清宵,却没想到的是,他们竟然如此凶狠,上来就要赐死许清宵。

    “放肆。”

    “怀宁亲王,你放肆了。”

    “狂妄。”

    一时之间,还不等许清宵与女帝开口,满朝文武纷纷开口。

    陈正儒,张靖,安国公等人齐齐开口。

    怒斥怀宁亲王。

    赐死一尊王,这的确很放肆。

    虽然他们知道,怀宁亲王会以什么理由,可上来就这样说,实实在在有些过分了。

    “怀宁亲王,你口气当真大,赐死一尊王,你放肆了。”

    张靖的声音再次响起。

    他是刑部尚书,面对怀宁亲王所言,自然不认同。

    可怀宁亲王并不在意,而是望着许清宵,声音漠然道。

    “大魏律例,修炼异术者,死。”

    “平乱王,你可修炼异术?”

    怀宁亲王开口,他先是说出异术之罪,随后又望着许清宵,发出质问。

    不过,他知道许清宵是不会承认的。

    但那又如何?他已经解释不清楚了,魔域之海的事情,是铁证如山,怎么洗?

    可就在怀宁亲王准备接下来的说辞后。

    许清宵的声音响起了。

    “恩,本王是修炼了异术。”

    许清宵的声音响起。

    刹那间,满朝文武都愕然住了。

    哪怕是女帝,也愣住了。

    王朝阳,季元,还有清净道人,纷纷愣在了原地。

    谁也没有想到,许清宵竟然敢直接承认。

    而且还是如此轻描淡写的承认,没有任何一点顾忌,也没有丝毫反驳,承认自己修炼异术。

    这.......跟他们预想的完全不一样。

    许清宵为什么敢这样?

    修炼异术是死罪啊。

    朝堂当中。

    所有人都愣住了,怀宁亲王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直接承认,这实在是有些让人错愕。

    这又是玩哪一出?

    众人沉默。

    饶是怀宁亲王都不由沉思了一番,误以为许清宵又在耍什么阴谋诡计。

    可想来想去,实在是不知道许清宵到底想要做什么。

    过了一会后,怀宁亲王还是继续开口。

    “你既然已经承认修炼异术。”

    “那证据确凿,按照大魏律例,应当斩首示众。”

    怀宁亲王开口。

    他不知道许清宵耍什么花样,但他知道的是,不管如何,都要定罪许清宵。

    可话一说完。

    许清宵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根据大魏律例,修行异术,的确斩首示众。”

    “可我是大魏半圣,不受大魏律例管控,王爷难道不知道吗?”

    许清宵缓缓开口。

    此话一说,怀宁亲王一愣,他从未听过这种规矩。

    而刑部尚书张靖顿时明悟。

    立刻站出身来,缓缓出声道,

    “大魏刑部律法中,的确有这么一条。”

    他进行了补充。

    只是话一说完,怀宁亲王顿时明白,这是在明摆着包庇啊。

    “张靖,本王劝你说话之前,好好想清楚。”

    “大魏律例,何时有这么一条律法?”

    怀宁亲王出声,望着张靖。

    而后者却望着怀宁亲王,眼神当中是平静,也是一种坚决。

    “有没有这条律例,老夫应当是比王爷更清楚。”

    张靖开口,他可不怕怀宁亲王,反正许清宵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那他就直接做好了选择。

    大不了就被罢官,如今年龄也大了,也不在乎这些那些了,实在不行就告老回乡得了。

    怕什么?

    “陛下。”

    当下,怀宁亲王没有理会张靖,而是望着女帝。

    让季灵出面。

    可此时此刻,季灵也算是明白许清宵到底想什么了。

    他主动承认,是不希望这件事情,成为自己的破绽,许清宵今日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出现,就是想要摊牌一切。

    她明白。

    故此,季灵立刻出声道。

    “大魏律例之中,的确有这么一条,是朕的意思。”

    季灵开口,表明态度。

    没错,就是包庇。

    大魏皇帝亲自包庇许清宵,你能怎么样?你又想怎么样?

    不服吗?

    不服也得给我受着。

    这。

    一瞬间,怀宁亲王愣住了。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还望陛下三思”

    “此法如若通过,只怕会惹来惊天麻烦,若此法都可通过,是否可以说,本圣也可以修炼异术?”

    也就在此时,王朝阳的声音响起了。

    他望着女帝,面色平静,如此说道。

    他不接受这个法度。

    甚至拿自己出来威胁。

    倘若要是同意许清宵修炼异术,那自己也修炼异术。

    只是此话一说,季灵的声音立刻响起了。

    “朕允。”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

    一时之间,王朝阳愣住了。

    同意?

    女帝竟然直接同意。

    就算要包庇许清宵,也没必要这样吧?

    这也太明目张胆了吧?

    可很快,王朝阳明白女帝的意思了。

    自己贵为亚圣。

    按理说当真去修炼异术,那才是自掘坟墓,即便是皇帝允许又能如何?

    修炼异术有几个好下场的?

    自己修炼异术,纯粹就是没事找事,脑子有问题才修炼异术。

    显然。

    现在的女帝,摆明了就是要包庇许清宵,而且许清宵也算计的很死。

    他主动承认,让刑部配合,允许半圣修炼异术。

    古往今来,一个时代有几个半圣,算死了也不过四五尊吧?

    能成为半圣的人,又是什么人?

    哪一个不是佼佼者?

    哪一个不是天之骄子?

    他们吃饱没事干去修炼异术?不把自己命当命?

    许清宵以不变应万变。

    这一招,太绝了。

    他今日敢明目张胆出现,说到底就是因为,他已经权倾朝野。

    六部尚书是许清宵的人。

    所有国公侯爷都支持许清宵。

    大魏女帝更是无条件支持许清宵,就因为国运在许清宵身上。

    换句话来说,许清宵修行没修行异术,又有何意义?

    谁能裁决许清宵?

    当初,大魏文宫可以压制许清宵,可以裁决许清宵,借助天下民意,天下读书人之力。

    那个时候,许清宵若是承认自己修炼异术,女帝也保不住许清宵。

    可现在不一样了。

    女帝掌握所有兵权,大魏如今蒸蒸日上,国富民强,君臣同心,百姓安居乐业。

    而这一切的一切,都离不开许清宵。

    所以,许清宵修不修炼异术,没有任何意义。

    这件事情,已经无法成为他的破绽,相反许清宵主动承认,反而能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而这一切,需要大魏女帝的表态,需要满朝文武的表态。

    事实证明。

    他们是支持许清宵的。

    一时之间,众人沉默。

    王朝阳,怀宁亲王,季元,清净道人皆然沉默,他们准备了许久,这三个月来,他们时不时在一起商议如何裁决许清宵。

    如何给许清宵定罪。

    现在却成了一场笑话。

    因为许清宵压根就不在乎这些东西,也压根就不理会这帮人。

    对。

    我是修炼了异术。

    但,那又如何?

    你不爽吗?

    那你就不爽吧。

    “许清宵。”

    “你太狂妄了。”

    终于,季元的声音响起了。

    王朝阳不能继续说了,怀宁亲王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而这个时候,的确需要季元登场。

    只是他话一说完。

    许清宵的目光,顿时看了过去。

    刹那间,恐怖的二品之力弥漫,如山海一般,直接镇压。

    季元一个不慎,当场脸色惨白,面对许清宵这恐怖的威压,既是本能的害怕,又是一种震撼。

    三个月不见。

    许清宵晋升二品了。

    这提升速度太快,简直是不可思议。

    但想到许清宵修炼异术,心中又得到了安慰,只是这股威压,让他浑身难受。

    好在的是。

    清净道人挥了挥手,直接化解这股恐怖的力量。

    “许清宵,朝堂之上,你竟敢直接对本皇不敬?”

    季元再度开口。

    可下一刻,许清宵直接出手,如闪电一般,一巴掌狠狠扇在季元脸上。

    “闭嘴。”

    “一口一口本皇,你算什么东西?”

    “你是武帝遗子没错,但在本王眼中,你还没有受陛下册封,不过是皇室一脉。”

    “敢与本王叫嚣?”

    许清宵当着满朝文武的面,一巴掌扇在季元脸上,这巴掌清脆可闻。

    硬生生挨了一掌,季元脸色顿时涨红无比。

    当着满朝文武被许清宵掌掴,他如何不怒。

    “皇姐。”

    季元望着女帝,他大吼一声,眼神当中是怒意。

    可女帝一语不发。

    明显就是允许许清宵这般去做。

    “许清宵,你敢殴打皇子?”

    怀宁亲王也跟着大吼起来。

    可下一刻,许清宵也是一巴掌,狠狠扇在怀宁亲王的老脸上了。

    他早就想抽怀宁亲王了。

    只是一直没有机会,眼下找到机会,许清宵一巴掌扇过去,一点情面都没有。

    啪。

    朝堂上。

    一幕罕见的画面出现,堂堂怀宁亲王与武帝遗子,被许清宵轮番掌掴。

    这还当真是古今往来罕见的事情啊。

    “都给本王闭嘴。”

    “一个老不死,一个乡野皇子。”

    “本王自入京后,所做之事,哪一件,不是利国利民。”

    “怼大儒,为百姓之公。”

    “闹刑部,为刑部之公。”

    “斩郡王,为苍生之公。”

    “灭文宫,更是为大魏之公。”

    “若无本王与朝臣还有陛下,大魏依旧落魄不堪,民不聊生。”

    “我等为大魏付出无数功劳,可尔等呢?仗着自己是老王,权祸朝野,更是任其子贪污枉法,害死百万大魏子民,你居然还不悔过。”

    “本王若是你,早就上吊自杀了。”

    许清宵一番言论,怒斥两人,而后他将苗头看向季元,眼神当中更是轻蔑。

    “还有你,先帝遗孤,道一句好听的,你是先帝遗孤,是大魏皇子。”

    “说句不好听的话,你算什么东西?乡野劣根,在这里撒野?”

    “陛下登基,国泰民安,你在这个时候出现,不好好去受册为王,不就是想要谋权篡位?”

    “你当本王不知道?还是当天下百姓是傻子?”

    “你知道本王为何允许你入京吗?”

    “本王就是想要看看,你有什么手段?可没想到的是,你乡野劣根气息太重,本王还以为你有什么惊天计划,却没想到,你愚蠢无比。”

    “你以为你是谁?给你面子,喊你一声皇子,若不给你面子,本王今日若要斩你,你又能如何?”

    “大不了本王离开大魏。”

    许清宵开口,他将心中的怒火,全部宣泄出来。

    一番话,也是说的直接和霸道。

    殿内。

    朝臣们心中震撼,虽然许清宵说的没有问题,可许清宵这番话,还是有些过分。

    有人看向季灵,看看这位女帝是什么表现。

    但他们发现,季灵很平静,甚至眼神当中流露出认同的意思。

    一时之间,他们也彻底明白。

    许清宵如今已经彻彻底底权倾朝野了。

    大魏,不仅仅是女帝的天下,更是许清宵的天下。

    但想想也是,一位半圣,同时也是武道二品境,佛门和道门也支持许清宵,一个这样的人,他已经不属于大魏了。

    如今不是许清宵因大魏而发光。

    而是大魏有了许清宵,从而有了光。

    这是一个思想上的误区。

    所有人都以为,许清宵会遭殃,可今日他们也彻底明白。

    许清宵敢来大魏的真正底气是什么。

    他就是要告诉所有人,不管是明面上的人,还是暗地里中的人。

    如今的他,已经羽翼丰满,是大魏的王,更是大魏的主心骨,这种阴谋诡计,在绝对的权力和实力下,都显得十分可笑。

    此时此刻。

    怀宁亲王与季元脸色发白,他们气得浑身颤抖。

    原本,在他们眼中,今日是来讨伐许清宵的。

    可没想到,他们反而挨了两巴掌。

    这也就算了,更气的是,许清宵竟然如此肆无忌惮。

    明明做错了事,反过来挨大嘴巴子的是他们。

    这如何不让他们愤怒。

    这又如何不让他们气得发抖。

    “许清宵。”

    “许王爷。”

    “许半圣,你可当真是厉害啊,这就是半圣吗?这就是大魏的半圣吗?”

    “你还有没有儒道之意?”

    “好。”

    “好。”

    “好。”

    “看来,你已经彻底入魔了。”

    “那,就不要怪本圣不给你改过自新的机会了。”

    “今日。”

    “吾王朝阳,请圣意,斩尔魔头。”

    “许清宵,今日,吾便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做亚圣。”

    王朝阳在这一刻,彻底爆发了。

    他声音冰冷。

    想动用亚圣的力量,凝聚天地之力,斩杀许清宵。

    可下一刻。

    许清宵的声音,也缓缓响起。

    “今日。”

    “吾许清宵。”

    “以天地之力,鉴我之心。”

    “入亚圣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