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二百七十章:天地之镜,大魏统一,蛮族入侵

时间:2021-12-22作者:七月未时

    ..,最快更新!

    大魏宫廷。

    恐怖的魔气自许清宵体内四散而去。

    场面看起来十分非凡。

    这一幕,映照在整个大魏王朝,无数百姓都看在眼里。

    人们惊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不过,很快便有人出声,猜测这是在清除体内的魔气。

    这个说法瞬间得到百姓们的认可与支持。

    毕竟,连大圣人都出手了,如果天地当真要诛杀许清宵,只怕许清宵也回天无力。。

    但许清宵没有死,这也证明了一点。

    天地并没不想诛杀许清宵,而是给许清宵一次机会,清除他体内的魔气。

    这个解释很合理,以至于不少百姓第一时间都这般相信。

    而大魏宫廷内。

    许清宵体内的魔气,也的的确确被排斥而出,三魔印与天地意志抗衡,因为夹杂了大圣人的气息在内。

    故此两股力量疯狂碰撞。

    每一次碰撞,许清宵都会咳血,但每一次咳血,许清宵体内的魔气便少了许多。

    足足持续了一个时辰。

    终于,体内的三魔印仿佛怒了,爆发出可怕的能量,直接将所有圣意全部吞并,而后魔气弥漫在筋脉之中。

    似乎想要瞬间占据许清宵的肉身。

    只不过,圣意与天地之力也不弱,从内绞杀三魔印记。

    而许清宵体内,也悄然无息地凝聚出一枚亚圣印记。

    轰。

    随着一道巨大的轰鸣声响起。

    许清宵的肉身中响起了圣人诵经之声,一重重的光辉自他身后扩散。

    光辉夺目,但并不刺眼,笼罩天地,演化出一尊尊儒生。

    这是诸子百家。

    每一尊身影,都是古今往来的天地大儒。

    “是诸子百家。”

    “这是诸子百家的异象。”

    “儒道至高异象,诸子百家,许清宵成亚圣了。”

    “许圣修炼异术肯定是有难言之隐,如今他成亚圣,荡去体内魔气了。”

    “没错,肯定是有难言之隐,老天爷都帮许圣,看他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百姓们议论,他们欢呼,显得兴奋,同时一道道民意飞来,注入许清宵体内,也注入大魏龙鼎之中。

    面对这样浩瀚的声音。

    王朝阳等人脸色皆然变得不好看了。

    他们唯一针对许清宵的手段,就是魔域之海的事情。

    可现在许清宵要成亚圣了。

    而且还要清除体内的异术魔念,往后当真想要针对许清宵,就麻烦了,彻底麻烦了。

    故此,在这个节骨眼上,王朝阳再也不管任何事情。

    他向前走了一步,望着许清宵,眼神当中满是冷意。

    “许清宵,你修炼异术,心存魔念,一日为魔,终生为魔,今日即便是借助天地之力,祛除你体内的魔气,可依旧更改不了,你杀降屠城之罪孽。”

    “天地在上,若此人能成亚圣,于天地不公,于百姓不公,于大道不公。”

    王朝阳的声音极大。

    注视着许清宵,如此说道。

    他要断绝许清宵踏入亚圣的资格。

    可随着王朝阳声音响起,刹那间,一道新的声音响起。

    是慧心的声音。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许圣一朝顿悟,如今放下魔念之刀,已然成圣,天地至公。”

    这是慧心的声音。

    他如今已经晋升一品,声音浩瀚,佛法无边,自西洲传递声音,压制王朝阳的声音。

    漫天的佛光出现在大魏天穹之上。

    如来真身再显,映照在许清宵身后,为他诵经。

    恐怖的佛法弥漫,加持在许清宵身上。

    “修炼异术之人,也可赎罪?”

    “当真可笑。”

    王朝阳继续开口,并不服气。

    只是,就在这一刻。

    光芒之中,许清宵睁开了眸子。

    他身影圣洁无比,举手抬足之间,有圣人韵味,体内的亚圣印记,彻底成型。

    大圣人之意与天地之力,隔绝了三魔印,彻底将三魔印包裹住了。

    但可惜的是,依旧是没有根除。

    甚至是说,无法根除。

    许清宵感觉得出,自己体内的三魔印,已经融入了自己的精神之中,想要彻底根除,难于上青天。

    晋升儒道一品,或许有希望解决。

    但同样的,如若三魔印得到加持,冲破了这道封印,那么对自己来说,是一场灾难。

    说是大祸临头也不足为过。

    换句话来说,眼下压制的越凶,未来反弹的就越厉害。

    成圣,可以压制。

    同时形成中洲龙鼎,也或许能压制自己体内的三魔印。

    这三魔印,说来说去,其实就是与天地有关系。

    若能压制阴力,那么三魔印作用就不大,无法影响到自己。

    可如若无法压制天地阴力,三魔印将会变强,从而自己便会堕入魔道。

    到时候神仙来了也难救。

    这一点,许清宵明白。

    所以,自己并没有自救,而是借助大圣人之意以及天地之力,短暂时间压制了这个问题罢了。

    危机依旧存在,但被自己暂时控制住了。

    同时,得天地认可,自身也晋升二品亚圣了。

    二品亚圣,需天地认可。

    而这个天地认可,其实就是民意认可。

    整个大魏王朝的百姓,一直都是支持自己的,之前其实便可以冲击亚圣。

    但速度太快,并不是一件好事,需要细心感悟,许清宵不想这么急,也不想这么快,只为了突破境界,而不去感悟境界,这自然不好。

    眼下,时机成熟,许清宵也借此机会,突破亚圣。

    随着亚圣印记在体内形成,许清宵对天地的感悟也越来越深刻了。

    许多曾经不知道的道理,现在也全部明悟。

    对天地的掌控,也比之前强大了十倍。

    言语可通神。

    能做到真正的上达天听。

    而就在这一刻。

    许清宵的目光,也不由望向王朝阳。

    两尊亚圣对视。

    刹那间,迸裂出可怕的光芒。

    “异术成圣,天道不公。”

    “今日,既圣意被蒙,那本圣便请天地鉴心。”

    感应到许清宵的目光,王朝阳神色冰冷,他从大殿内走出,凝聚圣意之力,再次影响天地。

    刹那间。

    天穹之上,一面镜子。

    他要与许清宵鉴心,从言语上找出许清宵的破绽,从而毁灭许清宵的圣印之心。

    这也是他最后的手段了。

    如若不这样做的话,那往后就更不可能针对许清宵。

    这是眼下唯一的机会。

    没有其他机会了。

    圣镜出现。

    映照一束光芒,坠在大魏皇宫之下。

    许清宵与王朝阳皆然感应,他们在此鉴自我圣心。

    在天地之镜注视之下。

    两人一举一动,都是被天地感应,这番对话当中,是辩论。

    圣意辩论,也是对自我辩论,若是败了,难以成圣,会诞生心魔。

    许清宵已经成为亚圣。

    所以两人对话,皆被天地感应,此番是辩论,也是证心。

    这也是亚圣最后的杀招。

    王朝阳最后的手段。

    他不想放过许清宵修炼异术这个点,倘若这一关被许清宵过了,未来想要找许清宵麻烦,就更加困难了。

    甚至说,根本没有任何希望。

    所以,他抓住这一点,做一个了结。

    许清宵明白,

    故此他给予了回答。

    “异术成圣,天道不公?”

    “我且问你,本圣一生行事,有哪一件事,对不起天地?对不起天下苍生?”

    许清宵望着王朝阳,如此回答。

    面对王朝阳的天地之镜,许清宵也有办法阻绝,可以不接受,但他选择接受的原因也很简单。

    他要借助这次机会,彻底消除天地对自己的感应,也彻底消除天下苍生对自己感观。

    否则的话,今日王朝阳抓着自己的异术不放,明日又来一个人,也抓着自己的异术不放。

    扯东扯西,永远说不清楚,也永远结束不了。

    与其如此,倒不如今日做一个了断,彻彻底底做一个了断。

    异术的事情。

    既然已经道出,不如索性一点,直接一点,藏藏掖掖,终究瞒不住自己。

    “可笑。”

    “修炼异术,乃是重罪,你身为大魏王爷,知法犯法,对得起大魏苍生?”

    “大魏文宫弹劾你修炼异术,你不承认也罢,却将大魏文宫尽数斩灭,此番对得起天下儒生?”

    “诸国讨伐,只为公道,你残暴不仁,下令屠城杀降,此番又对得起天下苍生?”

    “你满口的仁义道德,却尽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你配为圣人吗?”

    王朝阳开口,他言语犀利,指出许清宵所有过错。

    可当王朝阳说完之后。

    “不配为圣。”

    刹那间,三千大儒的声音齐齐响起,他们大声怒斥,三千道声音汇聚在一起,如雷一般,给予莫大的压力。

    “修行异术,乃逼不得已,我当年遭受他人毒手,命在旦夕,学异术,只为自救,问心无愧。”

    “大魏文宫,弹劾本圣,并非因异术,而是因本圣阻了大魏文宫的阴谋诡计,儒道崩坏,其心可诛,不顾苍生,脱离大魏,此等学宫,应当被诛。”

    “况且,大魏文宫也并非是本圣所诛,而是朱圣亲临,斩尽邪祟。”

    “至于诸国讨伐,七日送奏,主动宣战,大魏给予和解机会,诸国无惧,要开启内战,不顾苍生,本圣杀降既护生,那里来的那么多是是非非。”

    “若本圣再说绝些,不降既杀,天理可为。”

    许清宵一番解释,尤其是最后的事情。

    关系到杀降这方面,许清宵更直接,倘若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依旧会这样做。

    一群蛮族罢了,不杀留着过年?

    老老实实降服,一切好说,如若不降,于战争来说,这不是自找苦吃吗?

    两国交战,若敌人死活不降,拼命抵抗,难不成要仁慈对待?一直到敌军将自己的将领屠杀干净,还是说等来敌军援助?

    这不可笑吗?

    “至于仁义道德,本圣可从未张口道德,闭口道德,也从未张口苍生,闭口苍生。”

    “反倒是尔,张口拯救苍生,闭口拯救苍生,动不动便传教天下,引领世人走出困境,可背地里到底做了些什么事情,只有自己知道。”

    许清宵出声,他一一怒怼回去。

    自证于心,压根就没有任何愧疚,因为他问心无愧。

    细数这些年的所作所为,有存在私心,但更多的还是为了天下苍生。

    而目的也很纯粹,当一个逍遥王爷,安度晚年。

    这就是许清宵唯一的私心。

    而这种私心,称不上任何一点问题,人若无有私心,还是人吗?

    面对许清宵的回怼。

    王朝阳冷笑。

    “好一句天理可为,身为儒者,仁爱为主,你心中无仁爱,唯有残暴,还有什么好狡辩的?”

    王朝阳继续发难,以仁爱为主,抨击许清宵。

    可许清宵的声音,也在第一时间响起。

    “若无有仁爱,佛门何故入魏?”

    “若无有仁爱,七品之位,何敢斩王?”

    “若无仁爱,大乱之事,本圣又何故出面?”

    “王朝阳,你问了我这么多,也该轮到我问点事吧。”

    “你口口声声说我无仁爱,那你呢?”

    “你又是怎样的?你到底来自何处?又有什么背景?”

    “带着什么意图入大魏?”

    “天地之镜悬于上空,你敢不敢说,你身后没有其他势力?”

    “而且,你是如何成为亚圣的?敢不敢说出来?”

    王朝阳连续发难,许清宵也不是泥捏的。

    他大概知道王朝阳的一些来历。

    如今当着天地之镜面前,一一询问。

    王朝阳背后是一位圣人,是第四代圣人还是第五代圣人,许清宵已经不在乎了。

    纠结这个,意义不大。

    真正的问题是,王朝阳是如何成为亚圣的。

    光看年龄,王朝阳比自己大了几岁而已,也就是说,他成亚圣也就是这几年。

    甚至就是前些日子成为亚圣的。

    一个儒生,成为亚圣,必然会引来天地奇观。

    可问题是,王朝阳没有引来天地奇观。

    这显然有很大的问题。

    之前不提,是因为没有时机,现在时机成熟,许清宵哪里还有那么多废话。

    不是喜欢问吗?

    那今天就问到底,我把我的底牌拿出来了,你不把你底牌拿出来?

    随着许清宵的质问。

    刹那间,王朝阳有些沉默了。

    他脸色不太好看,没想到许清宵会从这个点攻击自己。

    “我于感悟中证道。”

    王朝阳给予回答。

    但刹那间,天穹之上的明镜爆射一束光芒,照耀在王朝阳身上,给予山岳般的压力,让王朝阳脸色惨白。

    很明显,他撒谎了。

    “许清宵,今日是谈论你修炼异术之事,我成圣可没有借助异术。”

    王朝阳吃了一个亏,他很不服气,望着许清宵,咬牙说道。

    “不要在这里转移话题。”

    “说出来,你是如何成圣的?”

    许清宵开口,再一次质问道。

    面对这般的质问,王朝阳脸色愈发难看。

    他自认自己是大圣人的后代,这一点许清宵不纠结,让他自己骗自己。

    可他能成亚圣,这其中必然有蹊跷。

    没有成为亚圣之前,许清宵还不好说什么,可成为了亚圣,许清宵明白,想要走到这一步。

    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王朝阳身后有人,是一位圣人,他能认可,至于天时地利呢?

    他突然冒出来,一出场就是亚圣,这背后要是没有一点蹊跷,鬼才相信。

    如今许清宵借助这次机会,就是要盘问到底。

    天地之镜都出现了。

    也不担心王朝阳说假话。

    “许清宵,你莫要在这里混淆视听,今日是查你修炼异术之罪。”

    “你在此混淆视听,难不成是心虚了?”

    怀宁亲王出声,在这个时候,他只能出声保护王朝阳,不然的话,这最后一点力量都没了。

    可随着怀宁亲王的声音落下。

    许清宵的声音也立刻回响。

    “给本王闭嘴。”

    “大魏律法,藩王入京,需提前三月禀告,由陛下批准,方可入京。”

    “这三个月来,多少藩王亲临大魏?未得陛下旨意,敢私自入京,此乃大罪。”

    “你以为本王不知道尔等的心思?不就是想要来支撑这个乡野皇子?”

    “那今日,本王就将尔等连根拔起,请陛下下令,诸王已有异心,入京之王,削蕃入狱,以怀宁亲王为首,震慑诸王。”

    许清宵正愁没人送上门呢。

    怀宁亲王开口,他自然而然不会放过这次机会。

    “你敢。”

    怀宁亲王这次被气的暴跳如雷,许清宵说什么他都不怒,可没想到许清宵今日竟然要削他藩王位?

    这触碰到了他的逆鳞。

    可让人没想到的是,女帝的声音,竟然在同一时间响起。

    “朕允。”

    “六部听令,调查一切入京藩王,但派大荒军,天子军,麒麟军,削藩入狱,振大魏朝纲。”

    女帝出声。

    她眼中最大的敌人,不是王朝阳,也不是这个那个,而是这些藩王。

    实话实说,藩王的危机,一定是比王朝阳等人大。

    王朝阳为何能入驻大魏?

    各大势力为何能在大魏指手画脚?

    包括这个季元,为什么敢如此嚣张回京?

    说到底就是因为这些藩王。

    不是因为这些藩王手握大权,而是这些藩王,是自家人,是大魏皇室,是季家的血脉。

    一个皇帝,自然可以残暴,但如若残暴,就莫要有盛世这个说法。

    百姓们做事都要讲究一个由头,更何况皇帝?

    这群藩王,仗着自己是皇室,也仗着自己手上有兵,在大魏胡作非为。

    她一直想要清理掉这帮藩王,可是一直没有机会。

    其实眼下也不是一个什么很好的机会。

    但对于她来说,眼下也不是一个什么特别好的机会,可许清宵开口了。

    她不会拒绝的。

    大魏如今国富民强,兵权也在自己手中,的的确确可以与诸王掀桌子了。

    无非是许清宵加速了点时间,但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许清宵这一趟回来。

    显然是有大事要做。

    季灵知道许清宵想做什么。

    他要一统大魏,让大魏内政彻彻底底统一,只有一个声音。

    这是中央集权。

    对于王朝来说,是必不可少的环节,也是一个鼎盛王朝必然要做的事情。

    倘若不集权,今天来个王朝阳,明天来个李朝阳,谁受得了?

    自然而然,季灵选择与许清宵主动出击。

    “陛下三思。”

    怀宁亲王脸色变了,他朝着女帝开口,请求陛下三思。

    然而女帝脸色平静,望着怀宁亲王道。

    “来人,将怀宁抓入诏狱。”

    她声音冷漠。

    已经下定决心了。

    此话一说,顿时之间,满朝文武哗然,所有人都知道,女帝这是要发威了。

    不仅仅是因为许清宵,更主要的是,眼前这位女帝,当真要展露出帝王之威。

    “陛下。”

    “自古以来,那里有削蕃的说法怀宁亲王虽有些冒犯,但并无大过,如若这般,只怕天下人都不服气。”

    此时此刻,清净道人开口,他劝说女帝,不可如此。

    反观一旁的季元,他却沉默不语,没有参合这件事情。

    这十分罕见。

    “这里是大魏,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指责朕?”

    “天下人不服?那就让天下人不服着,朕行事,还需要看天下人的脸色吗?”

    季灵霸气开口。

    她义无反顾的支持许清宵,敢说出这句话,就意味着她彻底不在乎这些东西了。

    果然,随着季灵如此开口。

    立刻便有御林军前来,将怀宁亲王扣押下。

    不过,怀宁亲王没有大喊着什么,也没有要挟女帝,而是沉默,跟随着御林军离开。

    他不愚蠢,知道叫喊没有任何作用。

    但他眼中的恨意,却是无穷无尽。

    “王朝阳,莫要在这里浪费时间,快点回答。”

    “你是如何成就亚圣的?”

    许清宵声音冰冷,望着王朝阳继续质问。

    听着许清宵的声音。

    王朝阳脸色极其的不好看。

    他没有说话,应该是说他不敢说话。

    不敢回答了。

    面对王朝阳这般,许清宵愈发不由冷笑。

    如若王朝阳回答,他还不说什么,眼下王朝阳支支吾吾,许清宵心中已经有了定夺。

    他大概知道王朝阳到底是怎么晋升的了。

    “既然你不说,那本王就替你说出来了。”

    “当日,浩然王朝成立,朱圣显世,斩去七成读书人,这七成读书人死后,浩然正气并没有消失。”

    “你刚好是在浩然王朝覆灭之后出现,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在这个时候显世。”

    “如若本王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是借助这些读书人的力量,成为亚圣的吧?”

    “你根本不是依靠自身力量成为亚圣,不过是借助一些歪门邪道。”

    许清宵开口,道出自己心中的猜测。

    只是此话一说,王朝阳脸色当下一沉,望着许清宵道。

    “荒谬。”

    “许清宵,你自己修炼异术也就算了,却还在这里诬陷本圣?”

    王朝阳的情绪很激动,他怒斥许清宵。

    可天地之镜却不给王朝阳任何一丝机会。

    一束光芒再一次凝聚。

    可就在此时,突兀之间,一股力量弥漫,直接蒙蔽了天穹之上的天地之镜。

    “连天地之镜都敢蒙蔽,王朝阳,你还敢说你是依靠自身力量晋升圣人的?”

    “快说。”

    许清宵大吼一声,这一刻他身后演化出诸子百家,大声质问。

    面对许清宵的质问,王朝阳脸色更加难看了。

    虽然天地之镜被蒙蔽,可许清宵的气势太恐怖了,让他感到极大的压力。

    “轰隆。”

    也就在此时,随着一道雷霆之声响起,化解了王朝阳所有的压力。

    下一刻,倾盆大雨落下,瞬间落在许清宵身上,打湿了衣裳。

    王朝阳也是如此。

    不过这一刻,许清宵的压力已经荡然无存了。

    “许清宵,你修炼异术,这无法洗刷,这件事情,不会这么容易就过去的。”

    王朝阳留下这句话。

    他转身离开,不想与许清宵继续纠缠,因为他有秘密,若公之于众,其下场很惨。

    “这就想走吗?”

    “不将此事解释清楚,你今日别想离开这里半步。”

    许清宵不可能放过王朝阳,有人在背后出手,化解了自己的攻势,但他还是不敢露面。

    许清宵今日就要逼他出面。

    轰。

    大手印落下,二品武道至尊的力量弥漫,许清宵不给任何多语的机会,直接出手。

    但下一刻,清净道人也出手了。

    “许王爷。”

    “你当真是霸道。”

    “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你这才不过是二品,倘若让你晋升一品,岂不是要造就无量杀孽?”

    清净道人的声音响起。

    他在关键时刻出声,声援王朝阳。

    这是唯一一个没有归顺大魏的仙门,七星道宗与佛门,还有王朝阳,季元,怀宁亲王等人关系密切。

    也带着私心而来。

    “闭嘴。”

    “你莫以这里是七星道宗?”

    “大魏的事情,本王自有定夺,轮得到你在此指责?”

    许清宵出声。

    面对一品,他无惧。

    “贫道可没有说这里是七星道宗,只是单纯看不惯许王爷的所作所为,王爷的确是大魏肱骨之臣,可修炼异术,天下人都要追责。”

    “贫道身为七星道宗太上长老,自然不可不顾不问,而且还有一件事情,许王爷,前些时候你诵念的古经,疑似我七星道宗至高秘学,不知许王爷可否解释一番?”

    清净道人出声,他声音平静,倒也没有与许清宵叫嚣起来,而是换了一种说法,询问起道德经来。

    此话一说。

    许清宵顿时明白,七星道宗在想什么东西了。

    敢情等了这么久,就是想要用这种方法,来索要道德经啊。

    这帮人,当真是坏到骨子里了。

    既不想帮大魏,也不想帮自己,还想要道德经,而且拿出这种恶心人的理由。

    呵。

    “传我王令,刑部,八门京兵听令,集结大军,今日内清赶天地文宫,诸王势力,及七星道宗,若有必要,请其余六大仙门一品出手,倘若三方有任何不服者,当场斩杀。”

    许清宵开口,没那么多废话了。

    拌嘴吵架意义已经不大了。

    索性直接一点,全部赶走。

    许清宵倒是想要让他们不要离开,就在这里杀绝。

    但可惜的是,这不可能。

    故此,让他们离开大魏,完成内部统一。

    这次归来,许清宵不仅仅是要展露出自己的破绽,以不变应万变,更主要的是,让大魏彻彻底底统一。

    如此一来,大魏王朝,便可真正的发展起来。

    这些是是非非,也该有一个清算了。

    “许清宵。”

    清净道人再次开口。

    然而,刹那间,六道强大的气息弥漫而来,是太上仙宗一品的气息,他们一直在关注。

    如今到了关键时刻,也不会藏起来。

    六股恐怖的气息弥漫,瞬间压制住了清净道人。

    他是一品没错,但大魏不仅仅只有一位一品。

    “好。”

    “既然如此,那倒要看看,许王爷到底能走到哪一步了,可莫要自掘坟墓。”

    六股气息镇压而来,清净道人不蠢。

    他今日敢来此地,是因为许清宵修炼了异术,可没想到许清宵主动承认,而且以天地自证的方式,不但解决了这件事情。

    反而成为了亚圣。

    以致于这件事情,无法成为他们进攻许清宵的手段。

    所以清净道人的打算全部落空,不仅仅是他,王朝阳,怀宁亲王,还有季元等人的打算,彻彻底底落空。

    谁能知道,许清宵在这个时候能成为亚圣?又引来天地自证?

    最绝了的是,王朝阳凝聚天地之镜,结果他反倒是怂了。

    被许清宵问的哑口无言,可谓是输的彻彻底底。

    现在被许清宵反客为主,抓住他们的把柄,全盘皆输。

    而且还不是输了一点点,许清宵自证清白,往后再想拿异术这个东西来弹劾许清宵,几乎是不可能的了。

    除非站在天下苍生这个角度,而且许清宵必然要做一些违背世人的事情。

    不然的话,意义不大。

    清净道人离开了,他身为一品,想要离开,没有人拦得住。

    他将王朝阳一并带走了。

    而后者,神色并不好看,他依旧不服,但被清净道人拉着。

    不服也没办法。

    望着两人离开。

    许清宵有些沉默。

    到了这个地步,如果自己还要咄咄逼人的话,也没有任何意义。

    这场博弈,自己已经赢了太多,间接性彻底化解异术之祸,重回朝野,顺便将天地文宫,还有清净道人,以及藩王势力打压。

    如果强行留下王朝阳,非要逼他道出真相,会让矛盾更加激烈化,很有可能引出大家都不想看到的结果。

    王朝阳背后有圣人支持。

    是那一尊圣人不知道,他一直不出手,自然是认为时机没有成熟。

    不代表他不会出手,刚才的天地之镜,就能看出,王朝阳

    如果强行逼他出手,这个结局谁都不想看到。

    说来说去,还是时机未到。

    他不想出手。

    许清宵也不想这么快与对方正面交锋。

    很快。

    大魏皇宫中。

    只剩下季元一人了。

    怀宁亲王被抓入诏狱,王朝阳与清净道人离开。

    一时之间,季元如同孤儿一般,站在大殿内,沉默不语。

    仿佛是感受到季元的尴尬,季灵的声音缓缓响起。

    “季元,你身为大魏皇室,却与外人弹劾朕大魏忠臣,不过,朕念你遭人蛊惑,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罚你入大理寺,受牢狱之苦一年,以示效尤。”

    女帝开口,毫不留情,直接让季元去大牢待个一年。

    季元毕竟是大魏皇子,即便是想让他消失,也绝对不能太过于直接。

    而且能限制他是最好的,等大魏稳固了,季元死于不死也无所谓了。

    听到季灵之声,季元心中满是不服。

    可他也知道,这一次输的太彻底了。

    “领旨。”

    最终,季元低着头,缓缓出声,紧接着御林军出现,将季元扣押离开。

    随着季元离开。

    这场动乱,也到此为止。

    望着已经离开的众人,许清宵面色显得平静,他龙行虎步,来到宫内。

    朝着女帝一拜。

    “臣,许清宵愧对陛下。”

    许清宵朝着女帝一拜,主动请罪。

    修炼异术,这的确是死罪。

    自己隐瞒了这件事情,于情来说,没有问题,可于理来说,错便是错。

    眼下,无非是非常时刻,非常对待罢了。

    许清宵正视自己的错误,自然也上朝请罪。

    面对许清宵的请罪。

    女帝反倒是有些不知该说什么了。

    她有些沉默,望着许清宵,打心底她是直接恕许清宵无罪。

    可群臣在此,身为帝王,也需注意措词一二。

    不仅仅是她,满朝文武也有些不知该说什么好,毕竟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遇到。

    然而,就在此时,陈正儒的声音响起了。

    “敢问王爷三件事情。”

    陈正儒开口,出声询问道。

    “请陈儒提问。”

    许清宵望着陈正儒,如此说道。

    “第一,王爷可否滥杀无辜过?”

    陈正儒问道。

    “未有。”

    许清宵给予回答。

    “那第二,王爷是否剔除魔念?”

    陈正儒继续问道。

    “没有彻底剔除,但有压制的办法,不会影响。”

    许清宵如实回答。

    “那第三,敢问王爷,倘若有朝一日,王爷当真无法控制魔念,会如何做?”

    陈正儒问道。

    这是最重要的问题。

    “倘若当真有这么一天,无需他人动手,本王会自己处理,不会祸害天下苍生。”

    许清宵神色坚定道。

    如若真走到了这一步,自己要么入魔,要么死路一条,那么许清宵不会去祸害苍生的。

    这是起码的三观。

    随着许清宵说完此话,陈正儒当下深吸一口气,朝着许清宵一拜。

    “王爷大善。”

    “许圣万载。”

    “陛下,平乱王为破解异术之法,亲身尝试,不惜以身冒险,此乃无上功德。”

    “请陛下,念平乱王如此功德之心,法外开恩。”

    陈正儒出声。

    他很聪明,没有说许清宵是修炼异术,而是说许清宵是为了破解异术之法,不惜以身冒险。

    大致的意思,但不一样的动机,故此更好让人理解和接受。

    果然,此话一说,满朝文武都笑了。

    “请陛下法外开恩。”

    “望陛下法外开恩。”

    众臣跪在地上,恳请女帝法外开恩。

    这是一个台阶。

    女帝假意沉默,过了一会后,她望着许清宵缓缓出声。

    “平乱王,你可立下宏誓,如若当真走火入魔,绝不会残害苍生?”

    女帝也给了许清宵一个台阶。

    许清宵修炼异术,这是无法争论的事实,天下人需要大魏给一个交代,许清宵也清楚。

    眼下,陈正儒找到了这个交代,女帝也找到了这个交代。

    自然而然,许清宵也没有啰嗦,直接开口。

    “臣愿立下宏誓。”

    这是许清宵的回答。

    一瞬间,众人大喜。

    “好。”

    “既如此,异术之罪,就此豁免。”

    季灵出声。

    当下,万岁之声高呼。

    随后,女帝设宴,庆祝许清宵归来。

    同时也昭告天下,异术之事。

    而与此同时。

    大魏诏狱。

    随着入狱。

    怀宁亲王静静坐着。

    他已经深感疲倦了。

    今日本来是最有希望扳倒许清宵的时候,却没想到,还是让许清宵跑了。

    不但如此,而且还被许清宵反将一军。

    这异术都修炼了,许清宵居然还能死里逃生。

    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莫名之间,怀宁亲王感觉,许清宵是不是天命之子,怎么不管他做什么,都有天助啊。

    七品之官,却敢斩自己儿子。

    然后,大魏附属国都闹到这个地步,许清宵居然还能力挽狂澜。

    再然后将不可一世的大魏文宫拉下马。

    圣孙出现了,没用。

    太子出现了,没用。

    这许清宵到底是个什么人啊。

    怀宁亲王绝望。

    是真的绝望。

    每一次,都看似胜券在握。

    可每一次,都输的彻彻底底。

    此时此刻,怀宁亲王真的是麻了。

    输麻了。

    说气吗?

    他气,但不是气许清宵,而是最开始的那批蠢人。

    如若在最早的时候,听自己一番劝说,也不至于闹到这个地步啊。

    许清宵早就可以杀了。

    那里有这么多事?

    当真是何必呢?

    他累了。

    真的累了。

    想想自己一把年纪了,他真的不想这样下去。

    倒不如就此放手。

    最起码还能善终。

    可就在此时。

    一道声音,出现在他耳边。

    “王爷。”

    “时机成熟了。”

    “蛮族要进攻大魏了。”

    “这一次,我们赢定了。”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

    刹那间,怀宁亲王愣住了。

    好家伙。

    又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