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二百七十二章:五大计划,怀宁亲王叛变,二五仔之王

时间:2021-12-22作者:七月未时

    大魏京都内。

    已到傍晚。

    盛宴已经结束,养心殿内,六部尚书与九位国公,正在大殿内商议国之大事。

    女帝坐在龙椅上,静静望着众人。

    “许爱卿,你体内的魔念,当真压制住了吗?”

    季灵开口,关心地看向许清宵,询问这件事情。

    随着季灵开口询问,许清宵神色平静道。

    “陛下,臣已无碍。”

    他平静回答,让众人稍稍松了口气。。

    紧接着,许清宵继续说道。

    “陛下,臣离开的这半年内,亲自前往大魏各郡勘察,如今水车之利,已经全面展开,再加上陛下免税三年,百姓已经丰衣足食。”

    “想来安国策可以推广了。”

    许清宵开口,他前前后后离开了半年之久。

    而这半年的时间,有一段时间,许清宵就是去各地郡府,看看百姓生存的如何。

    自从一年前,大魏彻底推广水车之后,大魏粮收丰富,再加上女帝免税三年,各地百姓都享受到了实惠。

    原来家家户户没什么余粮,现在家家户户粮食极多,不仅仅是因为水车之利。

    其中还有大魏国运提升带来的好处,大魏到处都是良田,而且还发现了一些三季稻,种植出来的粮食,也比以往多了两倍。

    荒田得到启用,大魏百姓可谓是笑开花了。

    家家户户余粮不少,虽然粮价在这段时间一直被打压,可这种东西对于遭遇过荒乱的百姓来说,根本不嫌多。

    卖不出去,存储起来也极好。

    所以,眼下的大魏,的的确确在高速发展,百姓有粮食了,促进了许许多多的贸易来往。

    而且人口也在飞快增长,原来不想生孩子,是因为生出来没粮食养活。

    现在粮食多了,百姓们也开始轰轰烈烈的造娃,这个没有具体数据,但许清宵也估摸着算了一会。

    至少新生儿比以往多了数倍,现在对大魏百姓来说,敢生不怕养不活了。

    这全部都是往好的方面发展。

    也正是因为如此,许清宵才会大摇大摆回归大魏,因为他要做真正的大事了。

    要让大魏,彻底走上鼎盛之路。

    “朕的确有此意,不过还是要听一听诸位爱卿的意见。”

    女帝点了点头,她同意许清宵这个观点。

    安国策是许清宵两年前写的国策,但那个时候大魏王朝缺少粮食,百姓都吃不饱,那里有银子存在钱庄内?

    现在不一样了,大魏兴盛发展,可以推广安国策。

    提到安国策,户部尚书顾言的声音也不由响起了。

    “陛下。”

    “臣也同意许王爷之意。”

    “陛下虽免税三年,但只是免粮税,在这等情况下,今年大魏税收,也高达六万万两白银。”

    “臣令人统计过,简单粗算,倘若开始征收粮税,大魏税收每年可高达二十万万两白银,这还只是保守估计。”

    “算起来再有一年半,便可开始征收粮税,安国策是可以进行推广。”

    提到安国策,顾言就有话说了。

    这东西更是利国利民,而且还可以给大魏王朝赚银子,这是好事啊。

    而众臣听到顾言所言,皆然不由咂舌。

    不当家自然不知道大魏现在的情况。

    听到每年税收二十万万两白银,他们如何不咂舌?而且这还是保守估计?

    如果不保守呢?二十五万万两白银?还是三十万万两白银?

    当真是这样的话,大魏王朝就彻底发达起来了。

    完完全全可以解决很多麻烦,吏部官员俸禄调整,刑部,礼部,工部都可以享受到大量拨款。

    尤其是兵部,随便攒个三年,就可以出兵征战了。

    打下一个大大的疆土。

    一时之间,众人都不由开始憧憬未来。

    然而,许清宵却摇了摇头。

    “诸位,眼下对大魏来说,银两已经不是最主要的了。”

    “人口才最为重要,不管是二十万万两白银,还是三十万万两白银,这些都不够。”

    “要让大魏的人口激增,粮产方面还是要大力推广,待税收之日,需一年达到五十万万两白银,才能维持大魏的发展,”

    许清宵出声。

    他并不认为,二十万万两白银就很多。

    其实仔细想想就知道,首先是吏部,官员俸禄必须要提高一点了,不然的话,很容易产生不平衡的心态。

    毕竟百姓都有余粮,当官的没有俸禄支撑,难保不会起异心。

    自古以来,贪官污吏是管不住的,严法也管不住。

    大魏官员极多,一但提高官员俸禄,那就是几万万两白银的支出。

    然后兵部也需要花钱,这又是一笔极大的开支。

    户部,刑部,工部,礼部,每个部门也要银两开支,以往是穷所以这四部没啥银两,现在不一样了,有了银子,四个部门也要支撑起来。

    加起来又是一笔极大的开支。

    许清宵这段时间算过这个账。

    六部所需要的银两,加起来每年至少需要十五万万两白银的开支。

    当然如果砸了十五万万白银,那六部就能彻底展开手脚了。

    所以如果只有二十万万两白银,大魏的国库就只剩下五万万两白银了。

    想要去开展各种项目,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教育,基建,光是这两个都是天文数字。

    这当中还没有补贴,毕竟想要人口增长,就必须要给予红利刺激。

    每一样东西都需要花费大量的银子。

    不,不是大量。

    是海量。

    “每年五十万万两白银?”

    “这怎么可能。”

    众人惊呼,尤其是户部尚书顾言,二十万万两白银,虽然是保守收入,但往上估算,最多也就二十五万万两白银啊。

    许清宵的意思,要增加一倍的收入。

    这太夸张了。

    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想要达到每年五十万万两白银的税收,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王爷,这......有点强人所难啊。”

    顾言开口,他望着许清宵。

    虽然他巴不得能达到五十万万两白银,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不仅仅是他,众人都露出疑惑之色。

    听起来很爽,但做起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不过,他们更加清楚,许清宵既然敢说,自然有他的想法。

    “顾尚书,本王知道,要让大魏做到年税收五十万万两白银,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请顾大人放心,许某既然敢开口,自然也有所准备,不是临时起意。”

    许清宵解释道。

    随后他取出一叠厚厚的奏折,先是递交给女帝,而后交给众人一份。

    这是许清宵游历大魏所写的文章。

    这趟回来,许清宵着重的就是发展大魏国力。

    原因很简单,中洲龙鼎。

    自己体内的三魔印,与天地阴力有关,而想要压制阴力。

    有很多种办法,譬如说自己成为圣人,而且是最强圣人,传道受业,解决所有妖魔,镇压一切。

    但这种办法很难,毕竟十二魔神,连圣人都无法解决,只能说压制。

    再者,圣道有多难?自己有那么多时间吗?

    答案显而易见。

    时间不够。

    现在暗地里全是敌人,就拿魔域之海来说,明明知道魔域之海有多危险,可还是有人敢以身冒险。

    敌人已经开始不择手段了,所以让自己慢慢感悟,慢慢成圣,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对于许清宵来说,唯一直接的办法,就是让大魏王朝,一统中洲,随后大力发展,成为真正的无上王朝。

    气运无敌。

    到时候八方来拜,中洲神朝,完完全全可以压制天地阴力。

    说来说去,道理很简单,一个人能做的事情,终究不多,可一个国家能做的事情,就很恐怖了。

    这也是为什么许清宵回朝之后,又开始围绕国家发展,而不是去做其他事情。

    许清宵这份奏折当中,明确写出了许多发展国家的计划。

    重新定义了大魏五个新国策。

    第一,继续大力发展农业,拨款工部,生产与发明更多利民之工具。

    争取在接下来的两年内,光是粮产税收,就达到二十五万万两白银,大魏的税收偏高,四成粮收,降是不可能降的,毕竟国家若是没银子,没有任何意义。

    眼下大魏的粮产税收,应该是能稳定达到十五万万两白银,也就是说两年内进行翻倍。

    而许清宵提倡的办法也很简单,务农送田,只要你愿意耕农,赠送良田,如果是荒田,还可以获得减少税收。

    说白了就是送,送田送工具,如果你这也不干活,那你可以去死了。

    第二,继续大力发展兵部,国强百姓才能富裕起来。

    如果国家不强大,粮食多有什么用,还不是给人家做嫁衣的?

    但想要让国家兵力强盛起来,最起码需要大量的资源,肉蛋奶支撑下,不说人人如龙,可最起码身体素质强个一两倍没问题。

    再加上国运的加持,食物营养越来越高,体魄也会越来越强,武者也会越来越多。

    第三,安国策,大魏钱庄。

    眼下大魏需要一笔银子,用这笔银子去完成基建。

    要想富先修路,这是永恒不变的道理。

    如今大魏国库当中,还有一百三十万万两白银,这笔钱刚好够拿去施展这项计划。

    但也仅仅只够用来完成基建,大魏国内需要修多少路?而且所花费的工程,又多庞大?

    而且许清宵在奏折当中的计划,是要求在三年内大兴基建,换句话来说,就是三年内完成这个目标。

    三年啊。

    这需要动用多少人力财力劳力?

    而安国策在这个时候推广出来,其意思并不是说让大家现在把银两存进来,而是未雨绸缪。

    等到路修好了,商业贸易就会大力发展,那个时候大魏钱庄便可发挥出最大作用。

    第四,全民教育,教育是提升国家整体实力的基本。

    知识是第一生产力,这一点不管在任何时代都可以用上。

    之前就有所提到,只不过没有彻底施展开来。

    如今许清宵要将教育与人口挂钩,生出来的孩子,免费上书院,最起码解决文盲。

    但全民教育所需要花费的银两,又是天文数字。

    最后一个,则是新生福利和养老福利。

    鼓励百姓生育,给予粮食补贴,再加上解决教育问题,还有养老问题。

    这些都是激励人口增长以及促进发展的计划。

    五个新计划,代表着大魏走向一个鼎盛时代,但想要做到这些,唯一的要求,就是银两。

    庞大的银两支撑。

    此时此刻,季灵都咂舌了,身为大魏女帝,她明白许清宵的雄心壮志,可她稍稍思考一番,就知道这五个计划几乎不可能推行。

    准确点来说,,推行一个两个还好,大魏目前国库还是有银两的,但想要全部推行。

    痴心妄想啊。

    季灵还好。

    反应最大的是顾言,他是户部尚书,大魏王朝有多少银子,那里需要花银子,那里不需要花银子,他比谁都清楚。

    想法很好,好到他双手双脚支持,可问题是没这么多银子啊。

    别说他了,其余五部尚书也咂舌,诸位国公哪怕是个粗汉,也知道许清宵这个计划有多恐怖。

    施行没问题,但极容易出大问题。

    “王爷。”

    “继续推广农产这是好事,良田荒田一起用上,大不了再开拓一些地方,鼓励百姓去农耕,这个没有任何问题。”

    “修桥修路咬咬牙,户部也能拨款,毕竟是为了大魏盛世,这个可以接受。”

    “至于这安国策,倒也可以推广,毕竟桥路修好了,的的确确可以加强贸易来往,这也是好事,这两策没有任何问题。”

    “可后面的就不行了,既要修桥修路,又要发展粮产,还要去增兵,这根本不现实。”

    “大魏王朝有多少郡,多少府,多少县,真要达到奏折当中的要求,国库一百三十万万两白银,不出一年内就要花的干干净净。”

    “想法虽好,但难做。”

    顾言出声,他说话还是有些委婉,这要换作任何一个人跟他说这个事。

    他一巴掌直接扇过去了。

    许清宵不一样,许清宵更加知道户部的情况,也知道大魏的银两划分,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

    敢说出,就有其他想法。

    “修桥修路,增兵养兵,还有孩童上学,老者赡养,这每一笔都是惊天数字,守仁,方才老夫估摸着算了一下。”

    “大魏国库一百三十万万两白银,拨出一百万万两白银,可以解决修桥修路的问题,至于增兵还有养兵,这基本上做不到,至于孩童上学,老者赡养,更不可能了。”

    “估摸算一下,五百万万两白银,都不够这么大的开销啊。”

    陈正儒也跟着出声,他不是户部的人,但也了解户部情况,许清宵说的东西,根本就做不到。

    “是啊,随便一样都是惊天数字。”

    “要不这样,一半拿来修桥修路,一半拿来增兵如何?”

    “修桥修路是当务之急,粮产推广也是当务之急,增兵养兵也不能少,可以合理安排,但后面的这个,就有些不太实际了。”

    众人议论,平日里他们巴不得户部各种掏钱,但看完许清宵的计划后,所有人都被吓一跳了。

    尤其是陈正儒给出了一个具体数据。

    五百万万两白银都搞不定许清宵的计划。

    有雄心壮志是好事,大家都愿意支持,可问题是步伐迈的太大,让大家有些无法接受。

    然而,面对众人的疑惑,许清宵也算是给予了回答。

    “诸位可能想错了。”

    随着许清宵开口,众臣的目光不由落在许清宵身上,眼神当中也满是好奇。

    “本王设立的计策之中,第五个至关重要。”

    “修桥修路所需要花费的银两,可谓是不计其数,但真正重金花费的是人力。”

    “而想要子孙后代不花一文钱就可以读书,想要年老后领取一份俸禄,以供生活,就必须要做事。”

    “所以需要工部设立新的机构,与户部合作,但凡给王朝做事的人,无需做的比他人好,只要达到正常工时,即可享受新政。”

    许清宵说出自己的想法。

    倒不是剥削百姓,而是一取一得,想要后代子孙免费上学吗?想要自己老后每月还有一点俸禄吗?

    多可能不会特别多,但够你吃饱饭。

    结合以上两种,想要享受朝廷的新政福利,就要给朝廷做事,许清宵的想法很简单,两个时辰。

    只要做两个时辰的事,做一年未来享福一年,只要做满五年,后代子孙免费上学。

    如果超过两个时辰,就结算工钱,工钱不会很多,但也不会太少,至少不会低于务农的银两。

    许清宵算过一笔账,差不多每天工作四个时辰。

    而且还能空留点时间,去种种田。

    算起来的话,五个时辰吧。

    这里不是普通世界,是仙侠世界,百姓宁可多干点活,也不想穷苦饿着。

    之前大魏北伐,打的民不聊生,那个时候只要有一口吃的,还管干活累不累?

    一份差事不知道多少人求着做。

    许清宵站在大魏王朝的角度上来看,既不能克扣百姓,也不能损害大魏的利益,毕竟银子就这些,想发展就必须要省着一点。

    当许清宵的计划与想法说出后,众人眼中顿时一亮。

    “老夫明白了,守仁你的意思是通过第五策,来吸引百姓,解决劳力费用,只需要承担材料费用即可。”

    陈正儒明白了,他望着许清宵,特意问了一句。

    “恩,陈儒,本王的确是这个意思。”

    许清宵点了点头。

    “也就是说,将现有的压力,拖到以后。”

    顾言顿时明白许清宵的意思了。

    修桥修路,包括增兵援兵,这些东西都是需要大量银子,可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人力劳力上。

    材料这种东西还好说,修桥修路除了工具之外,不就是开山采石等等一系列的事情吗。

    主要就是人工费用。

    现在许清宵推出的新策,就是转移王朝压力,移到后面去。

    “这的确是个好办法。”

    “只不过,万一后面不行了呢?”

    身为户部尚书,对于这种行为,顾言其实并不提倡,为了解决内部的压力,将风险放在未来,这要是大魏王朝欣欣向上,那一切好说。

    可要是大魏王朝又出了什么差错,那这就是一颗定时炸弹啊。

    随时可能会炸开,到时候就是王朝崩裂,连挽救的机会都没有。

    顾言没有直接反对,而是用这种反问来表达自己的态度。

    这件事情,涉及到大魏王朝的发展,自然而然,众臣要严肃对待。

    “顾大人所言,的确存在,但如今已经到了非常之时期,自然要做非常之事。”

    “如今,大魏有国运龙鼎,风调雨顺,只要大魏能安稳内部,横扫外部,一统中洲,那么顾大人所有的担忧都不会出现。”

    “甚至,无需横扫外部,一统中洲,只要初元王朝,突邪王朝不来招惹大魏,以大魏眼下的粮产,还有国运加持,五年后,粮产税收将增值五十万万两白银。”

    “十年后,粮产税收将增值六十乃至七十,百年之内,必可突破百万万银两。”

    “当然,那个时候大魏人口至少也有十倍的增加,所需要开支的自然更多。”

    “可不管如何,养活这批人还是没有任何问题。”

    许清宵神色笃定道。

    十年,二十年,甚至是五十年,一百年后,大魏的人口,必然会增长十倍以上,前提是不能有乱战。

    在这种情况下,大魏将不会有荒田这个说法,因为所有粮田都会被征用上。

    人口一多,做什么都是好的,前提是要井井有序的去处理。

    说来说去,许清宵这个计划十分庞大,而能支撑这个计划,必须要依靠两个地方。

    第一,国运龙鼎。

    国运龙鼎必须要保证未来百年甚至是千年的时间,王朝风调雨顺,没有自然灾害,并且粮田种出来的粮食越来越多,人才也越来越多。

    第二,工具。

    大魏想要真正的完成惊天大改变,就必须要重工,从农业转变到工业。

    但这个过程很复杂,不是一个人能够解决的。

    这也是为什么许清宵要大力发展教育的问题,只有培养出大量的读书人,有文化有才华,让他们自己去各个领域去钻研。

    指不定某天就有个人突发奇想,创建出蒸汽机来。

    这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以上两点,只能听天由命,需要时间来衡量,许清宵能做的就是铺垫。

    未来能不能成,还真不是许清宵能决定的。

    “守仁,老夫赞同你的观点,非常时期,非常对待。”

    “可问题是,即便是转移压力至往后五十年,但问题又来了,眼下大魏国库的一百三十万万两白银,依旧不够。”

    “至少得三百万万两白银。”

    “一百万万两白银,用于推广粮产种植,一百万万两白银,用于修桥修路,一百万万两白银,用于月俸银两,还有工部器物,还差一百七十万万两白银啊。”

    陈正儒算是彻底明白许清宵想做什么了。

    许清宵想要乘着这次机会,大力发展大魏。

    之前许清宵就提过,只是后来因为很多事情,也就耽误了。

    眼下许清宵重新启动计划,他自然赞同,但问题是想要启动这个计划,大魏国库的银子还是不够。

    最起码要等个三五年,否则强行施行计划,只怕做到一半,没银子了,成了笑话都是小事,怕就怕银子花了,事情没有办好。

    容易拖垮朝廷。

    缺口是一百七十万万两白银,而且这只是保守估计,肯定不能这么算,要算就必须要算多的。

    按两百万万两白银算。

    一口气那里来这么多银子?

    “有人会来送。”

    许清宵开口,他神色无比自信道。

    此话一说,众臣有些好奇了,不由看向许清宵。

    有人会送银子?

    谁送?

    一口气送两百万万两银子?谁?那个大财主?

    “守仁,你这意思是?”

    “许王爷,平白无故,谁愿意送银子给咱们啊?”

    众臣好奇,望着许清宵。

    “诸位放心,眼下时机未成熟,等真正成熟后,诸位就明白了。”

    “总而言之,如若诸位大臣同意本王之意,便开始准备,目前国库的银两,足够维持前期。”

    “半年之内,本王答应,两百万万两白银,如数奉上。”

    许清宵自信无比道。

    待此话一说,众人更加好奇了。

    只是许清宵不说,他们一时之间,也只能心痒痒了。

    “王爷,老夫就不多说了,如果半年之内,王爷当真能搞到两百万万两白银,老夫答应此策,竭尽全力配合。”

    “当然,还需陛下同意。”

    听到有银子,顾言顿时激动起来了,如果许清宵当真能在半年内搞到两百万万两白银,那大魏就要起飞了。

    三百万万两白银砸进去,留个二三十万两白银垫底。

    不出三年,大魏真的要鼎盛起来啊,而且不是普通鼎盛,是鼎盛到令人害怕。

    农业,军事,教育,贸易,人口,三至十年,将会在十年内彻底爆炸,翻十倍以上。

    “朕允。”

    季灵直接开口,直接同意。

    没有任何意见。

    别问我,问就是答应。

    一听到女帝答应,许清宵不由笑道。

    “那顾尚书就安心准备了。”

    “不过还有一件事情,之前有大魏官商,此事本王想了想,是时候削一些了,商人税收增至五成,书院优先录取取消。”

    许清宵再提了一件事情。

    当初为了推广水车,许诺官商各种好处,现在大魏也不需要了,可以是时候压制一些。

    “增加五成?书院优先录取取消?”

    “这样做的话,这些商人岂不是会闹情绪?”

    众臣开口,虽然他们认可,但卸磨杀驴终究有些不好。

    “明年年初施行,等大魏钱庄做好了,让他们管理分部,也算是变相补偿,而且大魏若是越来越好,商人也会越来越好。”

    “取舍之间的事情,若真有人不答应,那就让他们不答应吧。”

    许清宵倒也平静。

    这一招算是卸磨杀驴,但也不完全算,大魏钱庄弄好了,补偿他们一二就行。

    其余优待必须要取消,不然的话,对百姓来说,就极其不公平了。

    非常时期,非常对待。

    安稳下来了,该怎么就怎么,什么好处都被商人拿走了,那百姓更惨了。

    面对许清宵强势的回答,众臣倒也没说什么,这些不算什么。

    差不多时辰到了。

    许清宵也不说话,女帝顿时明白许清宵的意思,当下缓缓出声道。

    “行了,时辰也不早了,诸位爱卿就先行回去吧。”

    “许爱卿留下,朕有其他事情与你商谈。”

    女帝开口。

    众臣当下高呼万岁,随后纷纷告退。

    待众臣离开后。

    女帝的声音便响起了。

    “许爱卿,你体内的魔念,到底如何?”

    看着大臣们离开,季灵不由出声,眼神当中充满着关切。

    面对女帝的询问。

    许清宵没有撒谎。

    “回陛下,魔念无法根除,眼下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大魏彻底鼎盛,凝聚中洲龙鼎,一统中洲,以王朝之力,压制天下阴力,方可压制臣体内的魔念。”

    许清宵给予回答。

    这个回答,让女帝没有任何一丝惊讶。

    她之前就有所猜到。

    “如若爆发的话?”

    女帝继续问道。

    “请陛下放心,倘若爆发,臣不会连累大魏。”

    许清宵缓缓出声,提前说道。

    可话一说完,女帝摇了摇头,望着许清宵道。

    “朕,不希望有这么一天。”

    她很直接,不希望许清宵出事。

    “爱卿,你放心,朕无论如何都会全力支持你。”

    “不惜一切代价。”

    女帝再度开口,让许清宵有些没想到。

    因为在他眼中,季灵是帝王,帝王是无情的,可没想到女帝竟然说出这样的话。

    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

    “臣,多谢陛下。”

    许清宵笑了笑。

    只是还不等许清宵继续开口,突兀之间,一个太监快速走来,在殿外跪拜。

    “陛下。”

    “怀宁亲王求见平乱王。”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

    一时之间,大殿内,许清宵与女帝都不由露出惊讶之色。

    不明白怀宁亲王这个时候,提出要见许清宵做什么。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眼神当中都是好奇。

    不过很快,许清宵的声音响起了。

    “告诉怀宁亲王,本王马上就过去。”

    虽然不知道怀宁亲王又在做什么,但许清宵愿意去见。

    很快,太监离开。

    大殿内只剩下两人了。

    “陛下,怀宁亲王一直企图篡位,此人不可留。”

    许清宵开口,表明了自己的心意。

    而女帝却摇了摇头道。

    “爱卿,他终究是朕的叔叔,是大魏皇室,如若他愿意归隐山田,朕也愿意放他一马。”

    女帝出声。

    她不想背负一个弑杀亲人的坏名,除非是万不得已的时候。

    听到女帝之言。

    许清宵明白了她的心意。

    “请陛下放心,如若怀宁亲王愿意见好就收,臣也不会闹的如此地步。”

    “但如若怀宁亲王冥顽不灵,有些事情,陛下不好做,只能由臣来。”

    许清宵淡然道。

    而女帝点了点头,她也明白许清宵的意思。

    “爱卿,你今日所作所为朕已明白,大魏的的确确需要肃清一番了,接下来的事情,让朕来做吧,你树立的敌人太多,不能这样下去。”

    季灵开口。

    她明白许清宵今天的所作所为。

    就是想要肃清大魏,所有胆敢插手大魏之人,统统驱逐亦或者斩杀。

    不留任何后患,要中央集权。

    这是每一个帝王都要做的事情,以往来说,都是帝王开口,让臣子们去做,互相牵制。

    可现在,季灵不希望许清宵去做这些事情了。

    她不希望许清宵继续树立敌人,否则的话,对许清宵来说,极其不利。

    “陛下放心,臣有分寸,有些事情,臣知道该做,有些事情,臣也知道不该做。”

    许清宵没有多说什么。

    他心里有数。

    该自己做的事情,自己不会逃避,不该自己做的事情,自己也不会抢功。

    到了这个地步,也没有必要犹犹豫豫,自己的的确确要出手了。

    再不把这些是是非非解决,大魏想要发展起来,无疑是痴人说梦。

    “行,那你就去吧,有什么事,随时找朕。”

    季灵点了点头,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吾皇万岁,臣先告退。”

    许清宵拱了拱手,而后走出养心殿。

    朝着诏狱走去。

    一刻钟后。

    大魏诏狱。

    这里阴森恐怖,除了一点点火烛之外,便没有任何一点光芒。

    走进诏狱内。

    有牢头领路,许清宵龙行虎步,很快便来到深处。

    很快,便看到怀宁亲王的身影。

    两人其实见面的次数很少,除了几次争吵之时,大部分都未曾见过。

    如今才不过两年的时间,再度相见,一个在牢中,一个在牢外,身份地位都有天大的改变。

    当真有一种人生不可言的感觉。

    他坐在牢中。

    神色平静,没有一点惊慌害怕,取而代之的是冷静。

    察觉到许清宵到来。

    怀宁亲王的声音不由响起。

    “连一些酒菜都未准备,这就是平乱王的排场吗?”

    怀宁亲王开口,说了一句稀奇古怪的话。

    “准备上等酒菜。”

    听到这话,许清宵倒也平静,让人去准备酒菜,紧接着再让人打开牢笼,走了进去。

    很快,许清宵与怀宁亲王对持而坐。

    他的神色也是平静。

    “说吧,有什么事找我。”

    许清宵开口,面无表情道。

    然而,怀宁亲王没有第一时间告知找许清宵什么事。

    而是望着许清宵,仔仔细细打量了许久许久。

    过了一会,怀宁亲王这才出声。

    “你可知本王最后悔的事情,是什么吗?”

    他望着许清宵,如此问道。

    “没有杀我。”

    许清宵都不用脑子猜,就知道怀宁亲王想说什么。

    “恩,本王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有杀你。”

    “不过本王不恨你,你信不信?”

    怀宁亲王出声,他毫不犹豫承认,但也说了一句很古怪的话。

    “为何不恨?”

    许清宵问道。

    “你有天助。”

    “本王一直后悔,当初没有杀你,但有时候仔细想想,即便是本王回到过去,想来也杀不了你。”

    “老天爷都在帮你,你的运势到了。”

    “天下需要你,所以你出现了。”

    “否则的话,以你所做之事,换做任何一个人,只怕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

    “所以,本王想通了,也想明白了,跟你斗,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怀宁亲王一番话,说的许清宵有些惊讶了。

    好家伙。

    这老家伙当真是识时务者啊,居然明白了这个道理。

    “那王爷的意思是什么?”

    “喊我来,就是为了说这个?”

    许清宵收拾心神,望着怀宁亲王,眼神当中也是好奇,不明白怀宁亲王找自己做什么?

    就为了这个事?

    告诉自己,不斗了?

    一笑泯恩仇?

    “蛮族要入侵大魏了。”

    当下,怀宁亲王的声音响起,不过是武道传音,不是直接说出声来的。

    “入侵大魏?”

    许清宵微微皱眉,他知道怀宁亲王找自己肯定是有事。

    但没想到是这件事情。

    “恩,而且他们试图让魔域之海再次暴乱,这样一来的话,一品禁令就还在。”

    “而且初元王朝秘密炼制出一种法器,名为天雷大炮,威力不俗,相当于四品威力,但本王猜测,应该是三品,甚至是二品威力,这些东西,就是蛮族入侵的资本。”

    “还有,他们之前让本王交出大魏的边境防守图。”

    “本王交了。”

    怀宁亲王长篇大论,道出所有消息。

    可说到最后的消息,许清宵不禁皱眉。

    “你交了?”

    听到这个,许清宵有些生气了。

    “别紧张。”

    “本王不蠢,再怎么样,本王也是大魏的王爷,即便是帝位摆在本王面前,也不会拿大魏子民的命来换取。”

    “内斗是内斗,外斗是外斗,蛮夷之辈,本王也瞧不起。”

    “我给他们的防守图,是五年前的。”

    “这五年早就换了不少,他们当真入侵大魏,只怕要吃苦头。”

    怀宁亲王如此说道。

    倒是让许清宵有些刮目相看了。

    没想到怀宁亲王竟然有这样的风骨。

    不得不说,就因为这点,许清宵的的确确配合怀宁亲王。

    “你想要什么?”

    不过,许清宵还是询问怀宁亲王需要什么。

    他不可能平白无故告诉自己这么多。

    “本王累了,想要回去休养,告诉女帝,当年也是本王帮她登基的,就当做是还我一个恩情,还有你,杀了本王的亲生儿子,我也做了很多害你的事情。”

    “你我之间,包括陛下,皆统统一笔勾销,不得秋后算账,若你愿意,立下誓言,本王竭尽全力帮助陛下,里应外合,如何?”

    怀宁亲王出声。

    他这般说道。

    此话一说。

    许清宵想了想,不由问道。

    “可万一,你骗我怎么办?”

    许清宵问道。

    “本王没有骗你,也没必要骗你。”

    怀宁亲王认真说道。

    不过说到这里,他忽然想到一件事情,很快开口道。

    “你若是不信的话,把接头人抓住,你自己盘问他,如何?”

    他提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