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二百七十三章:怀宁亲王,老夫只想赢一次,哪怕一次!

时间:2021-12-22作者:七月未时

    诏狱内。

    怀宁亲王面色平静,他望着许清宵,如此说道。

    面对怀宁亲王的倒戈。

    许清宵莫名有些不信。

    毕竟怀宁亲王是王爷,他苦心积虑这么多年,如今到了这个程度,怀宁亲王突然放弃。

    许清宵真有些接受不了。

    当真不挣扎一下?

    感受到许清宵疑惑的目光,怀宁亲王的声音缓缓响起。

    “本王知道,你在担心什么。。”

    “实际上本王自己都没有想到,会走到这一步,可说来说去,还是与你有关。”

    怀宁亲王出声。

    但这番话让许清宵不由好奇了。

    “与我有关?怎么一个与我有关?”

    许清宵问道。

    “本王错,就错在当年没有夺权,而是选择扶持季灵上位。”

    “听信了他们的谗言,这是本王最大的错误。”

    “自那以后,本王一直在暗中推动这一切,刚开始一切都好,皆然在本王的掌控之中。”

    “可越到后面,本王越觉得不对劲,我在利用他们,他们也在利用我。”

    “那个时候,本王就已经有些警惕,只是面对巨大的诱惑,本王难以自拔。”

    “一直到你的出现,无论怎么针对你,你每次都能化险为夷,而且还能反制我等。”

    “从那个时候,本王就意识到,你是变数,是大魏王朝,甚至是整个中洲千百年来的变数。”

    “而今日,你彻底让本王明白,这天地之间,是有气运加持的。”

    “你就是这个独一无二的气运者。”

    “所以,本王决定放下一切,与你合作。”

    怀宁亲王解释道。

    只是此话一说,许清宵望着怀宁亲王,神色平静道。

    “王爷,您觉得我信吗?”

    许清宵出声,倒不是这个理由不行,而是太过于牵强了。

    怀宁亲王没有说出打动自己的理由。

    听到许清宵这般。

    怀宁亲王深吸了一口气。

    随后望着许清宵缓缓道。

    “那行,本王告诉你真相。”

    “自本王与他们在一起,本王就没有赢过,一次都没有赢过,让本王主动上交兵符。”

    “本王当真是猪油蒙了心,上了他们的当,他们想要削弱我的权力,后来你的出现,本王已经意识到了。”

    “可他们一直让本王等,一直让本王等,直到你成了气候。”

    “本王输了一步,而后步步都输,所以本王想赢。”

    “赢一次都行,哪怕一次。”

    “这个理由,不知许王爷能否接受?”

    怀宁亲王说到这里,有些歇斯底里,他这番话是发自肺腑。

    他想赢,不是要证明自己有多厉害。

    而是要证明给所有人看,不听自己的话,注定死路一条。

    “我信。”

    许清宵点了点头,他面色平静,相信怀宁亲王所言。

    但很快,许清宵的声音又响起。

    “把所有计划告知我,我会去找陛下,如果事情当真如你说的一般,王爷也放心。”

    “给你当个藩王是没有问题,至少可以安度晚年。”

    许清宵出声道。

    “无需发配我去边境,这样你们更加害怕,本王继续待在大魏王朝,也不想离开了。”

    怀宁亲王知道,发配在外,并不是一件好事,毕竟天高皇帝远,他们不可能不防自己一手。

    留在京都,反而能活下来。

    “这个无所谓。”

    “他们具体会怎么做。”

    许清宵不在乎这个。

    “魔域之海还会出问题,不仅仅是魔域之海,其他几个地方,也要让人查看。”

    “本王不敢确定,他说的是真话,他对我有防备。”

    “蛮族想来会入侵大魏,所以边境必须要做好防备,但绝对不能打草惊蛇。”

    “否则的话,他们第一时间便会知道本王已经叛变,当然,若是你不需要本王继续内应,倒也可以直接说出来。”

    怀宁亲王述说道。

    “那按照王爷的意思,是想怎么做?”

    许清宵没有抉择,而是询问怀宁亲王。

    此话一说,怀宁亲王神色无比淡然道。

    “很简单,牺牲一部分人,来换取整体的太平。”

    “让一品驻守四大魔域,这是必然的事情,无需做什么,只要让这些一品稳住大局就好。”

    “不要发生与之前一样的事情,那么有些牺牲是必然。”

    “而后抽出五十万精锐,分批次赶往边境,一定要记住,不要打草惊蛇。”

    “蛮族若是开战,本王之前给的防守图,一部分是真实的,另外一部分是假的。”

    “条件允许的情况下,牺牲这一部分人,让蛮族认为有机可乘,也不会怀疑到本王头上。”

    “而后蛮族若是敢大肆杀戮,借助文报,提高百姓的仇恨,遣派过去的五十万大军,先不要动。”

    “让他们伪装成各地郡王的将士,等到蛮族杀入,与他们正面交锋作战一次,但一次即可,而且绝对不要全力以赴。”

    “要让他们感觉大魏将士不过如此,这个时候,本王会出面,告知对方是本王让各地藩王不出手的。”

    怀宁亲王说到这里,随后在地上横竖画了一番。

    “到了这个时候,蛮族必然会狂妄自大,所有大军将会侵犯大魏,而这五十万大军,配合各地藩王。”

    “就可以围剿蛮族大军,大不了打消耗战,这里毕竟是我大魏的地盘,我们有补给,他们没有补给。”

    “可最大的问题,其实就是他们秘密炼制出来的东西。”

    怀宁亲王将整体作战思路说出来。

    不得不说,怀宁亲王的能力很强,这个作战计谋,基本上是最好的计划了。

    请君入瓮啊。

    “需要牺牲多少人?”

    许清宵询问道。

    此话一说,怀宁亲王大约估算一番,而后缓缓出声道。

    “按照蛮族的嗜杀,至少十万人。”

    怀宁亲王说出了一个极其恐怖的数字。

    “十万?”

    “这不可能。”

    许清宵摇了摇头,这个数字太恐怖了。

    白白牺牲十万人,对大魏来说影响不是很大,只是许清宵很难接受。

    可当许清宵摇头后。

    怀宁亲王的神色顿时沉下来了。

    “你可当真是仁慈啊。”

    “你当初杀我儿子的时候,为何不仁慈?”

    他讥讽道。

    觉得许清宵太过于仁慈了。

    “一码归一码。”

    许清宵稍稍咳嗽一番。

    有些不太好意思,毕竟怀宁亲王的儿子,死在了自己手中。

    “不要说这种话。”

    “你不是善茬,莫要在这里装什么仁慈。”

    “你知道我败给你最大的原因是什么吗?”

    “一部分是轻视,另外一部分就是仁慈。”

    “我老了,没有那股杀伐劲,早三十年,你已经死了无数遍。”

    “牺牲十万人,换来的是夷平蛮族,这其中的取舍,需要本王去多说吗?”

    怀宁亲王冷笑道。

    而后继续开口道。

    “武帝北伐,七次北伐,你知道死了多少人吗?”

    “千万都有。”

    “区区十万人,却可以夷平蛮族,这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你应该感到喜悦。”

    “而且,这也是本王的预计,往最好的预计。”

    “倘若不这样的话,蛮族大军入侵,我等打草惊蛇,可能会避免现在十万人的伤亡,可对蛮族来说,却逃过了灭顶之灾。”

    “你能活多长时间?一百年?两百年?还是五百年?”

    “有初元王朝和突邪王朝在,蛮族就灭不掉,大魏当年,出了一位武帝,都没有拿下蛮族。”

    “你以为是什么?你以为大魏打不过一个区区蛮族吗?”

    “不,不是,是突邪王朝,是初元王朝。”

    “三大王朝鼎足,谁也奈何不了谁,如果不是这两个王朝在背后,区区一个蛮族算什么?”

    “而且,即便当真如此,按照本王的计划行事,也不见得能灭掉蛮族,毕竟两大王朝不会放任大魏不管。”

    怀宁亲王有些勃然大怒。

    他输给了许清宵,是因为轻视,是因为仁慈,也是因为太老了,没有当年那股杀伐劲。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有一群猪队友。

    如今自己倒戈过来,却没想到许清宵竟然也是猪队友。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真的要被活活气死。

    “不要激动。”

    “没有说不答应,只是想想看,还有没有其他办法。”

    许清宵安抚怀宁亲王的情绪。

    这画面很诡异。

    毕竟两人算是有生死大仇的存在,而现在许清宵竟然去安抚他。

    过了一会。

    怀宁亲王出声了。

    “我知道,你毕竟是儒道亚圣,让你这样做,对你来说的确有些不好。”

    “但你自己要想清楚,也要考虑清楚。”

    “慈不掌兵,义不掌财。”

    “对于一个王朝来说,有时候,牺牲是注定的,用最少的牺牲,来换取最大的好处,这才是真正的权谋。”

    “这十万人牺牲后,给他们安置好家,后代子孙蒙爱,这也是一种补偿。”

    “不然的话,一但蛮族大军有了警惕心,到时候只怕会酿出更大的灾祸出来。”

    “那个时候,死的就不是十万,而是百万,千万,甚至是万万。”

    怀宁亲王继续劝说道。

    而许清宵也明白这个道理。

    “此事,我会与陛下好好商谈的。”

    “王爷,有一件事情,我还是要问你。”

    “这背后的人,到底是谁,他们的计划,又是什么?”

    “还有当初为何要扶持陛下登基?”

    许清宵望着怀宁亲王,如此问道。

    后者听到这些问题,稍稍沉默,紧接着缓缓道。

    “这是三个问题。”

    他很认真。

    许清宵:“.......”

    你大爷的,都什么时候了,你在这里跟我玩梗?

    面色有些无奈。

    怀宁亲王却显得有些满意,似乎能看到许清宵无语,他很开心。

    “背后的人,本王不清楚。”

    “他们与本王合作,却从来没有告诉我,身后的人是谁。”

    “但这么多年合作,我大概也清楚,这些人背后,有一尊很强的存在,他视三大王朝为掌中玩物。”

    “其目标计划,则是长生,献祭大魏气运,以求长生。”

    怀宁亲王回答道。

    “献祭大魏气运?以求长生?”

    “这做得到吗?”

    许清宵皱眉,望着怀宁亲王道。

    “以前我觉得做不到,但现在我觉得能做到。”

    “不过,他们的计划,绝对不是这个,以现在看来,应当是想要复活什么存在吧。”

    怀宁亲王也不傻,不是别人说什么,他就相信什么。

    此话一说,许清宵也明白了。

    这跟周凌说的没有什么区别。

    复活十二魔神,再唤醒三大凶神,让天地回归原始,从而窃取长生。

    至于到底要窃取什么东西,许清宵不太了解。

    “扶持陛下呢?”

    许清宵继续问道。

    “所以这就是本王最恨的地方,武帝逝去,当时本王有资格竞争皇位,朝中大臣也支持本王。”

    “只要本王愿意,很有可能成为大魏新帝,即便本王当不了,也轮不到季灵来。”

    “可就是这个时候,他们找到了本王,让本王放弃争夺皇位,选择季灵当皇帝。”

    “所以本王扶持季灵,她本就是武帝后人,有本王的扶持,自然而然,可以顺利登上皇位。”

    怀宁亲王如此说道。

    这话不假。

    季灵本来就是武帝的后人,再加上怀宁亲王鼎力支持,的确可以很顺利登上皇位。

    只是这里面还是有一点说不通的地方。

    但许清宵也不清楚,到底哪里说不通。

    毕竟他没有经历过这个时代,也不好说什么。

    “你当真这么相信他们?”

    许清宵好奇问道。

    “不要再问了。”

    “本王不想回忆。”

    怀宁亲王不愿意再提这件事情,声音有些不太愉快。

    “还有什么消息?”

    “一起说出来吧。”

    许清宵没有继续提,而是询问怀宁亲王还有没有什么消息。

    “大致就是这些,其他的事情,你知道了也没什么用。”

    “许清宵,相信本王,牺牲一小部分人,不要有妇人之仁,只有这样,才能痛击蛮族。”

    “只不过,你一定要提防一点,初元王朝炼制出来的秘密法器,这东西本王总觉得没那么简单。”

    怀宁亲王如此说道。

    此话一说,许清宵不由点了点头。

    这个天雷大炮,跟自己神武大炮有些相似。

    不过对方是说四品。

    怀宁亲王猜测有三品的威力,甚至可能有二品的威力。

    一品肯定是不可能的。

    二品许清宵也不觉得可能,毕竟自己炼制神武大炮,过程有多难,他心里比谁都明白。

    应当是三品,藏了一点也很正常。

    “我明白。”

    “这段时间,王爷就安心在此休养了,有什么消息,本王会再来的,如若王爷有什么事要与本王说,喊一声即可。”

    说到了这里,许清宵也没有多说什么,他起身准备离开,找陛下汇报去。

    而怀宁亲王倒也没说什么了,静坐在这里,沉默不语。

    待许清宵走后。

    怀宁亲王显得有些沉默。

    实际上他藏了一件事情没有说,但这件事情说了跟没说,意义不大。

    不过他的确没有去骗许清宵,这次倒戈也是认真的。

    等许清宵彻底离开后。

    突兀之间,一道声音响起了。

    “王叔,您与许清宵谈些什么内容?”

    是季元的声音。

    他是后来被扣押进来的,在怀宁亲王后面两个牢房中。

    许清宵与怀宁亲王之间的交流,都是武者意念交流,第三个人是听不见的。

    自然而然,季元只知道两人在交流,却不知道两人在交流什么。

    “与他商议,如何才能让你成为大魏皇帝。”

    听到季元的声音,怀宁亲王随口说道。

    此话一说,季元顿时露出惊讶之色。

    说实话,此时此刻,他对许清宵的感观已经变了。

    他彻底明白许清宵有多强,要说不后悔的确是不可能的。

    走霸道之路,让他断绝与许清宵的关系,如今他有些后悔,后悔自己为何要得罪许清宵。

    如果不得罪许清宵的话,好好与许清宵交谈,如若能拉拢许清宵,说不定自己这个皇位就稳了。

    “他怎么说?”

    “如果可以的话,他若是帮我成为皇帝,以往的事情,我可以算了,而且封他为大魏国师。”

    季元回答道。

    同时眼神有些期待,好奇谈的如何。

    “没用,他要成为大魏一字并肩王,分一半江山。”

    看到季元的神色表情,怀宁亲王继续胡诌。

    不过他已经知道了,季元彻底与皇位无缘了。

    他已经开始动摇。

    修行霸道的人,一但臣服,内心动摇的话,就意味着他已经输了,彻彻底底的输了。

    “一字并肩王?”

    “他太贪了。”

    季元冷哼一声,有些愤怒,觉得许清宵太贪心了。

    而怀宁亲王没有搭理季元。

    自己在思考一些事情。

    但过了许久。

    季元的声音,忽然响起。

    “一字并肩王有些过分。”

    “但最高藩王可以,分他三成江山。”

    “王叔,你觉得如何?”

    “王叔。”

    “王叔,你说话啊。”

    “是不是少了点?还是多了?”

    “王叔,要不给你一点?”

    季元的声音响起,不过也是武道交流。

    只不过,怀宁亲王没有搭理他罢了。

    而此时此刻。

    蛮族当中。

    轰隆。

    随着一道惊天响声。

    一座小山,刹那间化为乌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