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二百七十九章:龙鼎之争,诸帝复苏,圣人出,天地文宫显

时间:2022-01-11作者:七月未时

    ..,最快更新!

    大魏王朝。

    谁都不会想到,关键时刻,王朝阳竟然会玩这么一手?

    许清宵正在蛮国征战,为大魏扩张土地,也正是因为如此,大魏龙鼎才可蜕变成中洲龙鼎。

    但没想到的是,在这个节骨眼上,王朝阳竟然想要直接夺取中洲龙鼎。

    这算是偷家了。

    不过王朝阳的手段很犀利,他以大宏愿立誓为代价,愿天下读书人,人人如龙,更要天下止战,再无争纷。

    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宏愿。

    正常来说,天地是不会允许的,倒不是不希望如此,而是王朝阳仅仅只是一个亚圣,他没有这个资格。

    可关键点就在于,有人暗中帮他。

    仙门,佛门,还有两大王朝,以及各大势力,都在帮王朝阳。

    原因无他,如若让大魏得到中洲龙鼎,对他们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

    而让王朝阳得到,也不是一件好事,可对比大魏得到来说,他们更愿意选择后者。

    此时此刻。

    大魏京都。

    随着大宏愿的出现,刹那间,异象连连,祥云弥漫,中洲龙鼎也的的确确震颤不已。

    天地已经认可王朝阳的大宏愿。

    天地文宫中。

    王朝阳更是满脸的兴奋与期待。

    中洲龙鼎啊。。

    这可是传说当中的东西,如若能得到此物的话,对他来说,意义太大了。

    他可以借此成为准圣,半只脚踏入儒道圣人境,拥有圣人的部分能力。

    是难以言说的提升。

    一但他能成圣,对他自己而言,是一件好事,然而对大魏而言,这不是一件好事。

    他们只希望许清宵能成圣。

    故此,朝堂当中,一些谩骂之声不由响起。

    “王朝阳竟然夺我大魏气运?”

    “此人当真品行败坏,这是我大魏的气运,想直接掠夺吗?”

    “一口一口天下,龙鼎乃是我大魏气运铸造而成,可他要为天下人造福,当真是满口仁义道德啊。”

    “陛下,凝聚国运之力,阻挡王朝阳窃取我大魏气运。”

    朝臣们开口,攥着拳头,大声怒斥,更是有人,直接恳请女帝出手制止。

    龙椅之上。

    女帝望着这一切,即便是臣子们不说,她自己也明白要阻止王朝阳。

    当下,女帝的声音不由响起。

    “朕乃大魏女帝,不授此宏愿。”

    女帝的声音响起。

    她很直接,没有那么多废话,不接受这样的宏愿。

    的确,随着女帝开口,原本有些震颤不已的中洲龙鼎,在这一刻逐渐平静下来,虽然天地之间的异象依旧多。

    可没有之前那般蠢蠢欲动了。

    季灵,代表着大魏王朝。

    她是大魏的女帝。

    自然可以掌控运朝之力。

    她加持国运之力,使得中洲龙鼎稳定下来。

    季灵明白,许清宵不会坐视不管的,她在等,等到许清宵回来。

    然而,就在此时,天地文宫中。

    王朝阳的声音不由响起。

    “陛下,何故如此?”

    “本圣立下如此宏愿,为天下人立誓,人人如龙。”

    “又止乱停战,让大魏苍生免受战乱之苦,天下太平,此乃无上大功德。”

    “若本圣宏愿立下,天下太平,中洲龙鼎,也必然可凝聚而出。”

    “陛下此番阻扰,是不愿天下太平,还是说不愿看到人人如龙?”

    看到中洲龙鼎恢复平静后,王朝阳的声音响起。

    他发出声音,质问女帝。

    只是这满口的仁义道德,令人作呕。

    “中洲龙鼎,乃是大魏平乱王所铸,此等气运,也应当由平乱王获取,什么时候轮得到你?”

    女帝的声音也格外霸气。

    这是大魏的东西,轮不到王朝阳来。

    可此话一说,王朝阳立刻抓住女帝的病语,直接出声道。

    “那按照陛下的意思,天下苍生算不了什么?”

    他出声问道,也算是给女帝下套。

    可此话一说,陈正儒的声音响起了。

    “放肆。”

    “莫要在这里妖言惑众。”

    “中洲龙鼎乃是大魏龙鼎蜕变而成,又不是掠夺天下气运铸造而成。”

    “由许圣凝聚而出的龙鼎,再怎么也轮不到你来争夺。”

    陈正儒出声,他没有让女帝开口,毕竟按照这个趋势下来。

    女帝可能会说错一些话,被人抓住话语。

    她是大魏女帝,身份崇高,任何一句话都会被利用,带来不好的影响。

    面对陈正儒之言。

    突兀之间,一道声音响起。

    “大魏龙鼎归属大魏,此话不假,但中洲龙鼎,乃是中洲气运凝聚而成。”

    “什么时候成为了大魏的东西?”

    “再者,欲戴王冠,必承其重,王圣立下如此大的宏愿,愿天下人,人人如龙,又让天下止战,这是天大的好事,无论是对大魏,还是对天下人来说,这都是一件好事。”

    “还望陛下莫要阻止这场天大的功德,否则,天地会降下灾祸。”

    是清净道人。

    七星道宗离开了大魏,但他没有离开,依旧留在大魏,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做打算。

    他的声音响起。

    而且刚出现就扣帽子,拿天下人来压女帝。

    “可笑。”

    “就因为阻止区区一个亚圣,便会有天灾人祸降下?”

    “那,朕,今日倒要看看,是大魏铁骑强,还是尔等的嘴硬。”

    女帝出声。

    都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了,她也没必要隐藏什么。

    该亮剑就亮剑。

    中洲龙鼎,胜过一切,在这种事情上,没有任何退让。

    眼见女帝的态度如此强硬。

    刹那间,天地文宫中,三千大儒的声音也瞬间响起。

    “请大魏陛下为天下人三思。”

    “请大魏陛下为天下人三思。”

    浩浩荡荡的声音响起,这是在逼迫女帝答应。

    随着三千大儒的声音响起,天地文宫也爆发出一束璀璨的光芒,直破云霄,汇聚成五道圣人虚影。

    浩瀚圣力弥漫大魏,中洲龙鼎也在晃动,有些不受控制。

    原因无他。

    王朝阳的宏愿,的确很大,如若天地认可的话,可以分享中洲龙鼎的气运。

    毕竟要人人如龙,又要天下止战,这对天地来说,是一件好事。

    助长阳力。

    至于人与人之间的争斗,这不是天地可以管辖到的范围,只要思想上是好的,其余不管。

    一般来说,这种宏愿立下,天地不会接受,毕竟王朝阳也不过是亚圣罢了,除非王朝阳是圣人。

    但关键点就在于,有这么多人帮助王朝阳。

    这相当于是一起捆绑上来了,若是王朝阳做不到,这些人也会受到部分牵连。

    中洲龙鼎晃动不已。

    儒道,仙门,王朝,还有天下诸多人的意志,以及暗中藏着的存在,皆然在支持王朝阳。

    这股力量很强大。

    中洲龙鼎的争夺,就是要得到天地认可。

    如若这只是大魏龙鼎,那的确由大魏女帝说话算话,可这已经蜕变成了中洲龙鼎,那就不一样了。

    这是中洲气运凝聚之物,一半来自于大魏,不管是谁争夺,有一半必须要留给大魏。

    这也是一种保障。

    只是,如若被人掠夺走了一半,麻烦会更大,就好像你刚统一王朝,结果有一个一字并肩王一般,跟你平起平坐。

    不但是恶心,更主要的是权力分化,除非这个人是许清宵,不然的话,季灵不会允许任何人掌控中洲龙鼎的。

    但麻烦的就是,王朝阳敢立宏愿,又有如此之多的人支持他,对大魏来说,极其不好。

    这很麻烦。

    天地文宫中。

    王朝阳面容上的笑容已经无法遮掩。

    到了这一步,已经无人可以阻止他获得中洲龙鼎了。

    他立下的宏愿太大了。

    正常来说,天地是不可能接受的,可现在天地有感,愿意接受,那自己就赢定了。

    他也知道,大魏王朝在等许清宵回来。

    可那又如何?

    即便是许清宵回来了,也已经于事无补了。

    因为结局注定了。

    只是,就在这一刻。

    一道浩瀚宏伟的声音,缓缓响起。

    “吾乃许清宵,今日立下四十八大宏愿。”

    宏伟之声,瞬间在大魏王朝响起。

    京都内,百姓惊讶。

    皇宫当中,文武百官也彻底松了口气。

    他们其实一直都在等,等待许清宵归来。

    如今,他们等到了。

    众人露出喜色,同时也震撼许清宵的声音。

    “四十八大宏愿?”

    “可笑。”

    天地文宫中,王朝阳并不惊讶许清宵的到来。

    发生了这种事情,如若许清宵不出现,那才有鬼。

    只是当听到许清宵要立下四十八大宏愿后,他反而不紧张了。

    中洲龙鼎的争夺,眼下无非就是比谁立下的宏愿大。

    谁更能得到天地认可。

    许清宵若能立下真正的大宏愿,一个即可,何须立下四十八大宏愿?

    显然就是,许清宵想要依靠数量,来挽救当下的局面。

    只是,这可能吗?

    都到了用数量来对抗自己,这就意味着许清宵已经输了。

    西洲。

    天竺寺内。

    伽蓝神僧静坐在宝殿之中,阿弥陀佛的佛像耸立,一切显得庄重,而他面前坐着一个黑衣男子。

    “阿弥陀佛。”

    “许施主输了。”

    他出声道。

    望着大魏的方向,声音无比笃定道。

    “四十八大宏愿,会输吗?”

    黑衣男子开口,声音平静,望着伽蓝神僧,如此问道。

    此话一说,伽蓝神僧摇了摇头道。

    “此番争夺中洲龙鼎最大的因素,便是宏愿之法。”

    “而整个天下,没有人比我佛门更懂宏愿。”

    “王圣立下的宏愿,是我等精心设计,借助仙,佛,王朝,儒道,四大势力的支持,天地才勉强认可,愿意接受这宏愿。”

    “倘若许清宵也立下宏愿,无论是四十八个,还是一个,意义都不大。”

    “四十八大宏愿,天地不可能接受,即便是接受,也绝对不是什么与众不同的宏愿。”

    “想要靠数量胜,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至于单独立下一个大宏愿,也超不过王圣了,能超越王圣的宏愿,天地也不会接受。”

    “这一次,许清宵必败无疑。”

    珈蓝神僧开口,他虽未显得十分自信,看一番言语,就已经显得自己极其自信了。

    话说到这里,黑衣之人不由点了点头。

    随后继续开口道。

    “所有的事情,已经部署好了,倘若成功,佛门便传遍五洲,此后天下,唯有儒佛二道。”

    “你也可证无上觉悟。”

    黑衣之人开口,许诺下诸多好处。

    伽蓝神僧不语,只是略带沉默地看向另外一个方向。

    黑衣之人知道伽蓝神僧担忧什么,故此缓缓开口道。

    “你放心,不会伤他的。”

    说完此话,黑衣之人也没有继续说什么了。

    也就在此时。

    许清宵的声音,彻底响起。

    “设我证道,国有地狱饿鬼畜生者,永坠地狱。”

    “设我证道,国中天人寿终之后,复更三恶道者,不可得道。”

    “设我证道,八亿四千万众生皆可证道。”

    “设我证道,闻我名号,至心信乐,所有善根,心心回向,愿生我国。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唯除五逆,诽谤正法。”

    “设我证道,天人诸法,皆于苍生,不求正法,不觉悟。”

    宏伟无比的声音响起。

    声音宏伟无比,每一道声音,都传至中洲。

    而每一个宏愿,都让人震撼。

    尤其是西洲佛修,他们比谁都懂宏愿是何物。

    所以一瞬间,便知道许清宵的宏愿有多恐怖。

    天竺寺内。

    方才还一脸自信的珈蓝神僧,刹那间脸色变得无比惊愕。

    “许清宵,他疯了?”

    一直安静的伽蓝神僧,在这一刻彻底绷不住了,他站起身来,望着大魏的方向,眼神当中,满是不可置信。

    许清宵立下的宏愿,太匪夷所思了。

    也太恐怖了。

    “每一个都是大宏愿,不弱于王圣所立的宏愿。”

    “随便一条,都无法完成,他立下四十八大宏愿,当真疯了?”

    伽蓝神僧攥紧拳头,他脸色难看,注视着大魏,发出心中的疑惑。

    不是别的。

    主要是许清宵太疯狂了。

    王朝阳设立的宏愿,是人人如龙,天下太平。

    可许清宵呢?

    张口就是若我证道,一切妖魔皆入地狱,以求天下太平。

    更绝了的是,若我证道,八万四千皆可证道。

    光是这一条,就秒杀王朝阳的宏愿十条街了。

    王朝阳是让天下人,人人如龙。

    许清宵是让八万四千生灵人人如龙。

    都不要设立那么多宏愿了,只要天地接下这道宏愿,许清宵便可得到中洲龙鼎。

    这完全不是一个量级啊。

    也正是因为如此,伽蓝神僧才会这般。

    “此等宏愿,天地不会接受的。”

    “无非是挣扎一番罢了。”

    然而,黑衣之人出声,他反倒是十分淡定,负手而立,静静出声道。

    他不认为,许清宵这个宏愿,会被天地认可。

    光是一条都不可能被认可,何况四十八大宏愿?

    “恩,天地不会接受这样的宏愿。”

    “许清宵,太看得起自己了。”

    “阿弥陀佛。”

    珈蓝神僧也定下心神了。

    他懂得宏愿,所以才会这般的震惊。

    如今冷静下来后,倒也明白。

    两人的反应,与天下人几乎一模一样。

    佛门最明白宏愿是什么,大部分人对宏愿并不了解,只知道宏愿的一个基本因素。

    立下宏愿,天地感应,而后天地给予部分赏赐,让你去完成这个宏愿,若你完成了,给予的赏赐更多,若你完成不了,则会付出代价。

    这就是宏愿的基本因素。

    可现在,即便再不明白宏愿是什么,天下苍生也知道许清宵这番话是什么意思啊。

    四十八大宏愿,每一条都不弱于王朝阳的宏愿。

    每一条都让人心惊肉跳。

    西洲,当慧觉听到许清宵的宏愿后,整个人也愣住了。

    一口气立下如此之多的宏愿,极有可能,遭到天地反噬。

    天地允许世人立下宏愿,可更在乎的是量力而行,倘若不量力而行的话,会遭来天罚。

    四十八大宏愿,这不是摆明了自找麻烦吗?

    所以他有些担忧。

    对比突邪王朝,初元王朝,当他们听到许清宵立下的宏愿后,最开始的反应,的确很震惊,也感到极其的不可思议。

    只是等冷静过后,他们彻底笑了。

    彻彻底底的笑了。

    立这么多宏愿,只代表一件事情,许清宵已经没有任何手段了,只能通过这种手段来挣扎一番了。

    大魏王朝。

    京都内。

    文武百官庆幸在关键时刻,许清宵回来了。

    只是很快,当许清宵的宏愿立下后,百官们也惊愕了。

    他们感到不可思议,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许圣当真没手段了吗?”

    有人忍不住出声,只是下一刻,便被反驳回去。

    “许圣这般做,自有他的道理,莫要胡言乱语。”

    当声音响起,众人的确不敢乱说了。

    而大魏诏狱当中。

    怀宁亲王一直在关注这件事情,王朝阳的宏愿,让他不由皱眉。

    如今他也算是和许清宵捆绑在了一条船上。

    已经尝过赢得滋味,现在让他输的话,他不甘心。

    而随着许清宵的声音出现,他不由松了口气。

    然而,许清宵立下的四十八大宏愿,却又让他既震撼,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明白宏愿是什么东西。

    也知道许清宵立下的宏愿有多夸张。

    这根本就做不到。

    “怎么办!”

    怀宁亲王皱眉思索,他不知道该怎么解决,也不知道如何帮助许清宵。

    过了一小会,怀宁亲王略有些思绪。

    因为摆在他面前,又是一个选择了。

    选择对了,他又能赢。

    选择错了,他又得输。

    他没有输的余地,若是再输,人也没了。

    若是赢下去的话,还有一线生机可说。

    所以他在犹豫,也在思索,到底是帮谁。

    也就在此时,他突然看向一旁的季元。

    此时此刻,季元满脸是笑容。

    王朝阳算得上是他的盟友,自然而然,看到王朝阳要夺取中洲龙鼎他很乐意。

    只要能压制许清宵,那什么都好说。

    眼下,他最大的敌人,就是许清宵。

    其余的一切,都好说。

    而就在季元兴奋不已时,怀宁亲王的声音响起了。

    “季元侄儿。”

    “你觉得这场争斗,谁能赢?”

    怀宁亲王问道。

    诏狱内。

    还在憧憬未来的季元,再听到这话后,整个人不由一愣。

    过了会,季元开口道。

    “王叔,你这还需要问吗?肯定是王朝阳能赢啊。”

    “之前侄儿不敢说,眼下许清宵立四十八大宏愿,显然是比不过王朝阳,强攻之末罢了。”

    “这一次,我等赢了。”

    “而且是彻彻底底的赢了。”

    “谁来了都没用。”

    季元攥紧拳头,认真无比道。

    眼下的局势,谁来了都没用。

    听完季元如此分析,怀宁亲王心中的那点犹豫也彻底没了。

    “来人。”

    “本王要觐圣。”

    “有要事启奏。”

    怀宁亲王开口,朝着外面说去。

    一瞬间,牢头立刻走来,解开牢锁,不敢怠慢。

    倒不是怀宁亲王的身份原因,而是许清宵之前吩咐过,所以怀宁亲王要做什么,他们都要遵从。

    怀宁亲王离开,并没有引得季元好奇。

    他依旧是站在墙下,期待着王朝阳。

    大魏京都。

    许清宵的声音,依旧响彻。

    四十八大宏愿,不可能一口气说完。

    那宏伟的声音,荡漾大魏。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足足小半个时辰。

    终于,许清宵将最后一个宏愿立完。

    “设我证道,人间既极乐,有八万四千佛国,亦有十万八千无上界,众生平等。”

    当最后的宏愿说出,人们被震撼到了。

    设立八万四千佛国,十万八千无上界,众生平等,人间极乐。

    随着四十八大宏愿宣出。

    大魏安静无比。

    整个京都,显得异常的安静。

    而许清宵的身影,也缓缓出现在京都上空。

    他赶来了。

    在关键时刻出现。

    此时此刻。

    许清宵的身影,耸立在京都上空。

    中洲龙鼎在他上方。

    垂落下一缕缕气运,洒落在许清宵身上。

    随着许清宵的出现,天地一片安静。

    天穹之上。

    没有任何异象。

    所有人都在等待,等待异象会不会出现。

    四十八大宏愿立下,如若天地感应,便会有气运加持。

    诞生无数异象。

    倘若没有感应的话,就不会有异象,这是辨识宏愿是否成立最好的办法,没有之一。

    只是。

    一切都显得无比安静。

    安静到了绝对。

    半刻钟,一刻钟,两刻钟,半个时辰。

    整整半个时辰。

    都没有任何声响。

    反倒是王朝阳之前立下的宏愿,正在不断聚集祥云。

    半个时辰都没有异象出现。

    让许多人松了口气。

    这一刻,王朝阳再也忍不住了,他深吸一口气,身影浮现,立在天地文宫上空。

    他怕许清宵出手,所以不敢离开这个范围。

    “许清宵。”

    “你立下如此之多宏愿,本圣佩服,只是宏愿不可随意设下,既已立下,就该遵守,否则便是在忤逆上苍。”

    王朝阳出现。

    他开口便是在训斥许清宵,认为许清宵这般行为,虽然值得敬佩,可却也是在胡来。

    京都上空。

    许清宵淡淡地扫了一眼王朝阳。

    他没有任何言语。

    今日,他要彻底解决大魏的所有麻烦。

    一次性清算干净。

    而眼下要做的事情,不是跟他啰嗦什么,而是让天地感应自己的宏愿,从而接应下来。

    四十八大宏愿听起来的确很夸张。

    的确,震撼人心。

    可许清宵也明白,天地是不会接受这样的宏愿。

    需要有人助力。

    他在等,等一个开端。

    王朝阳有人相助,他也有人相助,只是需要时间。

    “许清宵。”

    “你不说话是何意?”

    “装死吗?”

    “四十八大宏愿,你这是在窃取天地气运,天地不受,轻则反噬大魏苍生,重则反噬天下苍生。”

    “许清宵,莫要满口仁义道德,结果却做一些残害苍生之事。”

    王朝阳继续开口,斥责许清宵,甚至直接开始捏造是非。

    这些东西,没有任何考察,因为没人知道天地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许清宵,立下大宏愿,即便天地不受,你也要去履行,否则的话,你就是在窃取天地之力,若你不做,天下苍生都将受到影响。”

    清净道人出声,他跟着王朝阳一同怒斥。

    他们的心思很毒。

    许清宵立下四十八大宏愿,天地没有接受,按理说也就没事。

    可这两人却要许清宵继续履行方才的宏愿。

    换句话来说,许清宵好处没捞到好处,还要去做事。

    谁愿意这样?

    这很可笑。

    令人作呕。

    两人很贪,以目前情况来说,他们已经确定许清宵的宏愿,没有被天地认可。

    已经算是大赚特赚,可他们还要赚,想要一口气压到许清宵。

    只是,就在这一刻。

    大魏宫中。

    一道声音响起。

    是大魏女帝的声音。

    “朕,大魏女帝,今日焚香祷告,祈求大魏帝魂复苏,大魏王朝,历经靖城之耻,遭遇北伐之难,民不聊生,国家动荡。”

    “逢上苍开恩,赐我大魏无双国士许清宵。”

    “然而,又逢妖孽作祟,使我王朝动荡不已。”

    “朕,今日,以大魏国运,加持许圣,此后,大魏与许守仁,生死与共。”

    “望诸位先帝,有所感应,加持气运,于我大魏国士。”

    随着浩荡之声响起。

    大魏皇宫中,一柄长刀震颤不已,迸裂出恐怖的光芒,遮盖京都。

    这是太祖长刀。

    而且大魏宗祠内,一块块灵牌突然震动。

    宗祠外。

    太祖长刀出现在女帝手中,她伸出手掌,在太祖长刀上划卡了一道,刹那间帝血没入长刀之中。

    整个大魏祠堂,在这一刻瞬间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威力。

    一道道帝王虚影出现。

    这些都是大魏曾经的帝王,历代皇帝。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刹那间,京都官员纷纷跪拜在地上,朝着大魏先帝作礼。

    百姓们也在这一刻纷纷跪拜下来。

    大魏十六帝,浮现在宫殿之上,最高的哪一位,更是散发出滔天的气息。

    即便是一缕气息,帝威也使得天地震颤。

    那是一位老者。

    手握一柄长刀。

    是大魏太祖皇帝。

    此时。

    人们震惊,也彻底沸腾。

    没有想到,大魏竟然还藏着这一招,唤醒先帝之魂。

    随着大魏先帝之魂复苏,天地之间,终于有了反应。

    一束束金色光芒在天空绽放,搅动风云。

    天地文宫中。

    王朝阳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他望着皇宫,忍不住开口。

    “陛下,强行干扰宏愿,天地不可容,你这是带着大魏苍生,你有考虑国大魏苍生的感受吗?”

    他有些急,忍不住出声。

    本来,许清宵立下的宏愿,也算不了什么,天地不会接受。

    可现在不一样了。

    女帝直接把大魏先帝全部复苏,有这样的存在加持,说不定天地真会答应下来。

    面对王朝阳的变色。

    宗祠外,女帝压根就没有理会,而是望着宗祠内的怀宁亲王道。

    “这可以帮助到许爱卿吗?”

    她出声询问。

    实际上她也没有想到,自己身为帝王竟然还有唤醒大魏先帝之魂。

    “可以。”

    “大魏本身就是顺应天道而出,太祖扫荡世间极恶,每一位皇帝,都拥有天地气运加持,这股力量一直在默默守护着大魏。”

    “关键时刻,可以唤醒先帝之魂,而且还有一招,更为极致,可彻底复苏先帝之魂,加持于许清宵之身。”

    怀宁亲王回答道,让女帝有些咂舌。

    而且听到还有更强的手段,女帝不由出声。

    “那为何不直接用上这种手段?”

    面对女帝的询问,怀宁亲王却摇了摇头道。

    “这代价很大,可能会伤及性命,陛下还是不要尝试。”

    怀宁亲王出声,没有继续详说,点到为止。

    此话一说,女帝微微皱眉,但想了想,她没有继续问下去了。

    恐怖的帝王气运,如同江河一般,加持在许清宵体内。

    伴随着天地异象蜕变。

    一朵朵金色祥云出现,汇聚如海,天穹之上,更是有仙宫浮现,如同极乐世界。

    大地涌出一朵朵金莲,山川大地,更是复苏一条条的龙气。

    只是,异象虽然恐怖。

    可莫名之间,仿佛还欠缺了一些。

    这主要还是因为,许清宵立下的宏愿太大了。

    哪怕是大魏给予支援,也难以承担如此之大的因果。

    如今,是关键时刻。

    许清宵也不再隐藏什么了,大魏开了一个头,那就必须要拉更多人入场。

    “助我证道者,可获证道之法。”

    声音响起。

    这是许清宵的态度,在这个时候,他需要一些人的帮助。

    如若这些人愿意出手,一切好说,未来都有好处,可若是不出手相助,那以后也没什么好谈的了。

    就譬如说仙门。

    许清宵这番话,就是说给仙门听的。

    实际上,七大仙门早就在观望,他们之前入驻大魏,的确是因为许清宵,也知道大魏即将要鼎盛起来。

    眼下出了这种事情,他们愿意帮助许清宵。

    可许清宵立下的宏愿实在是有些夸张,他们若是帮助许清宵,就要承担这可怕的因果之力。

    所以他们在犹豫。

    倘若许清宵立下的宏愿,只是一条,跟王朝阳一般,他们早就出手了。

    可许清宵立下四十八大宏愿,要是完成了,大家一起开心,这倒没什么。

    都不需要说全部完成,哪怕完成一部分都行,天地对宏愿的态度,无需你全部完成,只要完成一部分,就算作抵消之前给你的好处。

    可问题是,许清宵能完成吗?

    这场豪赌,他们实在是心惊肉跳啊。

    赌赢了,什么都别说了。

    赌输了,那就全部都没了。

    可随着许清宵此话一说,众人也意识到许清宵为何立下这大宏愿了。

    这是要把所有人拉下水。

    用惊天大宏愿,将所有人拉下水,要么一荣俱荣,要么一损俱损,想要隔岸观火是不可能的。

    太上仙宗。

    无尘道人长长叹了口气。

    他已经猜到许清宵的想法,眼神当中是无奈。

    他不想隔岸观火,但也不想牵扯进来。

    可他明白的是,如若现在不给许清宵一个准确答复,那么往后大魏无论多么鼎盛,也与他们无关了。

    这是一场豪赌。

    “吾为太上仙宗掌教,今日愿助大魏许清宵,四十八大宏愿。”

    最终,无尘道人开口,他豁出去了。

    如若换个人,他绝对不会答应,可许清宵,他莫名觉得许清宵有底气。

    有天大的底气。

    否则的话,立下四十八大宏愿。

    实在是有些离谱过分。

    而随着太上仙宗的声音响起。

    一时之间,其他仙门也做出了回应。

    “吾为归元阵宗掌教,今日愿助大魏许清宵,完成四十八大宏愿。”

    “吾为天谷丹宗掌教,今日愿助大魏许清宵,完成四十八大宏愿。”

    一道道声音响起,六大仙门彻底给予了回应。

    他们知道,想要躲在后面是不可能的了。

    许清宵是在逼他们下场。

    与其说逼他们下场,其实倒不如说是逼他们摊牌,做出抉择。

    大世即将到来,要么选择大魏王朝,要么就与大魏王朝为敌。

    许清宵这一招,似乎是要彻底翻脸啊。

    随着六大仙门的响应。

    天地之间,再一次变化,异象更加恐怖,金色海洋都出现了,在天穹之上。

    “吾为佛门传法者,今日愿助大魏许清宵,完成四十八大宏愿。””

    慧觉的声音在这一刻也响起了。

    他代表佛门苍生,援助许清宵。

    佛门一品,六大仙门,大魏王朝,随着三股力量的加持之下。

    金色海洋异象之中,涌出一条条龙影。

    异象要成了。

    天地愿意接受许清宵的宏愿。

    这是极其不好的预兆。

    不少人皱眉,有些心惊肉跳。

    而大魏京都中。

    中洲龙鼎也开始摇晃,似乎要朝着许清宵飞去。

    然而。

    突兀之间,一股恐怖的气息弥漫。

    是圣威。

    “大魏许清宵,品性不端,不掌龙鼎。”

    随着这道浩瀚声音响起,天地仿佛有感。

    这是圣人之力。

    当世活着的圣人。

    “这怎么可能?”

    “当世怎可能还有活着的圣人?”

    “我儒道出了一位圣人吗?”

    “是哪一位圣人?”

    突如其来的圣威,彻底震撼世人了。

    人们惊愕,不敢相信,在这个节骨眼上,竟然出现了一位当世圣人。

    在世人眼中,五大圣人,已经死去了。

    怎么好端端又蹦出了一位圣人?

    而这恐怖的圣威,也的的确确压制住了中洲龙鼎,使得异象无法继续蔓延。

    京都内。

    感受到这可怕的圣威后。

    许清宵长长吐出了一口气。

    他等待了如此之长的时间。

    就是在等对方出现。

    眼下,这位圣人,终究是忍不住出手了。

    那也到了自己收官之时了。

    “诸位兄长,助我入一品。”

    这一刻,许清宵的声音响起。

    当声音响起。

    刹那间,体内的天地文宫,疯狂震动起来了。

    许清宵为何敢立下四十八大宏愿?

    不是因为他相信大魏王朝会帮自己,也不是佛门,仙门。

    而是自己体内的天地文宫。

    大圣人的意志加持,四十八大宏愿,完全受得了。

    如今又加上大魏王朝,仙门,佛门的支持,今日他立宏愿证一品。

    轰轰轰。

    浩瀚的文气从许清宵体内释放而出。

    藏在许清宵体内的天地文宫,也在这一刻出现了。

    许清宵头顶之上。

    一座文宫虚影出现。

    与京都内,王朝阳所在的天地文宫一模一样。

    只不过,许清宵的天地文宫,看起来更显得宏伟罢了。

    “怎么回事?”

    “许清宵为何也有天地文宫?”

    “这又是怎么回事啊?”

    人们惊讶,望着这一切,眼神当中满是好奇。

    不知道为什么,许清宵突然祭出了一座天地文宫。

    而许清宵的声音,也在这一刻,响彻天地。

    “吾为许清宵,乃大圣人之师转世,四十八大宏愿已立,愿天地认可,助我证道一品,掌中洲龙鼎。”

    这恐怖之声响起。

    天地文宫中,一尊伟岸无比的身影出现了。

    是大圣人的身影。

    而人们彻底哗然。

    因为许清宵方才竟然说,自己乃是大圣人之师。

    这太夸张了。

    “放肆。”

    “许清宵,你在污蔑我祖父。”

    “你得我祖父传承,却死活不承认,如今更是恬不知耻,竟说自己是大圣人之师。”

    “你当真不要脸皮。”

    王朝阳怒吼,指着许清宵,大声谩骂。

    可下一刻。

    一道声音响起。

    “学生恩明,见过老师。”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

    人们看到,虚空当中,大圣人虚影,朝着许清宵深深一拜。

    而这方天地。

    也瞬间安静下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