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二百八十章:绝世武帝,掌中洲龙鼎,灭王朝阳,大清算

时间:2022-01-11作者:七月未时

    ..,最快更新!

    大魏京都中。

    王朝阳显得有些气急败坏。

    面对许清宵身后出现天地文宫的虚影,让他更加笃定之前的想法。

    他认为,许清宵就是借助大圣人的传承,所以才能走到这一步。

    那些千古名词,绝世诗词,也全部都是来自大圣人笔下。

    只不过被许清宵稍加修改一番,就变成了他的作品。

    这一点,王朝阳之前就是这般想的。

    眼下天地文宫的出现,基本上可以证实这一切。

    但,让他气急败坏的是,许清宵竟然自称大圣人恩师?

    这简直是在羞辱他啊。

    古今往来,即便不是读书人,也要尊重圣人。

    无论是大魏王朝,还是突邪亦或者是初元王朝,都尊重圣人。

    哪怕是蛮族这种野蛮之人,也对圣人十分推崇。

    这就是圣人的威望。

    可现在,许清宵竟然自称大圣人之师。

    这简直是在嘲讽他啊。

    也是在羞辱大圣人。

    许清宵也配大圣人恩师?

    当大圣人的门徒,都可能要考虑考虑。

    所以面对许清宵这番话,不仅仅是王朝阳愤怒,许多儒道读书人也有些气愤。。

    有一部分本身对许清宵就有意见。

    但大部分属于中立的。

    知道许清宵为万古大才,可许清宵如此的狂妄,让他们根本无法接受。

    自然,愤怒之声接二连三响起。

    “许清宵,你狂妄了。”

    “圣人不可辱。”

    “许清宵,我平日倒也算是敬重你,可未曾想到,你竟然如此不敬圣人?”

    那一道道声音响起。

    都是在怒斥许清宵的。

    毕竟这话太狂了。

    大圣人恩师?

    别人说自己是大圣人门徒,都要被各种谩骂,何况许清宵自称大圣人恩师?

    这也太藐视圣人了吧?

    读书人纷纷怒斥。

    可大魏京都上空。

    随着天地文宫的虚影出现后,刹那间,一道虚影出现在天地文宫当中。

    这道虚影,立于天地之间。

    看不清容貌,但却莫名感到宏伟。

    可是从基本的一些轮廓上来看,这与书籍中记载的大圣人十分相似。

    人们震撼,同时惊愕。

    望着大圣人的虚影,感到不可思议。

    但更让世人不可置信的一幕出现了。

    “学生恩明,见过老师。”

    只见,虚空当中,大圣人朝着许清宵深深一拜。

    刹那间。

    寂静无声。

    一切安静到令人沉默。

    没人想象得到,大圣人的虚影会出现,更不会有人能想象到,大圣人的虚影,当真称呼许清宵为恩师。

    这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许圣当真是大圣人的恩师?”

    皇宫内。

    有人出声,发出不可置信的疑惑声。

    他忍不住好奇问道。

    “这不太可能吧。”

    “不一定不可能。”

    “你们想想看,许圣从入学至今,才过了多长时间?”

    陈正儒开口,他提醒众人这件事情。

    此话一说,满朝文武突然一愣。

    因为仔细一想,许清宵入学至今,好像才不过两年啊。

    准确点来说,还没有两年时间。

    如果用常理来形容的话,入学不足两年,便达到亚圣这个境界,实话实说,即便是圣人转世,或许都达不到这个程度。

    可要说大圣人恩师转世。

    您还别说,还真有这个可能性。

    “嘶,如若许圣当真是大圣人的恩师,那许圣的身份地位,那岂不是.......”

    “怪不得许圣能有如此才华,未曾想到,原来有这么一重身份啊。”

    “对对对,许圣就是大圣人的恩师转世,这一点毋庸置疑,否则的话,这天底下那里能找到这样的存在?两年不到入亚圣?”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朝堂上,文武百官从一开始的疑惑,到现在的认可,只用了短短不到一刻钟的时间。

    他们完全相信许清宵就是大圣人的恩师。

    如若不是的话,怎可能这般?

    而对于皇宫内的喜悦。

    外面就显得有些不一样了。

    诸多人脸色惨白,完全不敢相信。

    譬如说王朝阳。

    他再怎么想,也没想到,许清宵在这个时候,会凝聚出天地文宫虚影出来,甚至还召唤出大圣人虚影。

    这......不可能。

    这都是假的。

    “许清宵。”

    “你在妖言惑众,这根本不可能,你怎可能是我祖父之师?”

    王朝阳怒吼。

    他望着许清宵,眼神当中都是愤怒,给人一种气急败坏的样子。

    他是亚圣。

    却显得如此,这看起来很不应该,完全没有亚圣的那种格局。

    七星道宗,清净道人望着这一幕,他长长叹了口气。

    因为他知道,这就是许清宵最后的底牌,在这关键时刻,拿出来绝地翻盘。

    此时此刻,他总算明白,许清宵为何立下四十八大宏愿了。

    凭借他一人的实力,想要立下这四十八大宏愿,这根本是不可能的。

    但借助大魏王朝的能力,外加上佛门一品,这个一品还掌握大乘佛法,若不出意外,未来必是佛门第一人。

    至于六大仙门,倘若六大仙门不答应,许清宵也不在乎,因为有天地文宫,以及大圣人的意志在,天地一定会接受许清宵的宏愿。

    所以,许清宵借此机会,刚好也看看,六大仙门是什么态度,倘若他们的态度还是犹豫不定,许清宵便会彻底放弃他们。

    如今庆幸的是,六大仙门选择跟许清宵赌一把了。

    而七星道宗,永远失去这个机会。

    成为了无法化解的敌人。

    清净道人明白,许清宵今日立下四十八大宏愿,是要证道一品。

    一但许清宵证道成功。

    这天下,就再也无人能够压制住许清宵。

    大魏京都上空。

    金色的海洋中,涌现出一条条金龙,腾飞而出。

    仙宫之外,也有龙门,释放出无量的光芒,照耀在大魏当中。

    中洲龙鼎也绽放异彩,环绕于许清宵周身。

    此时此刻。

    许清宵的声音也响彻五洲大地。

    “吾为许清宵。”

    “今日,证道一品。”

    随着此番声音响起,一条条金龙没入许清宵体内。

    菩提神树在他身后演化,荡漾无穷光芒,垂落亿万光芒,将他烘托如神灵一般。

    西方天空,大日如来真身再显,为他保驾护航。

    万字佛印更是出现在许清宵的眉心之处。

    这一刻,许清宵彻底踏入佛门一品境。

    觉悟境。

    他已完成觉悟,懂得世间智慧,实力得到了无与伦比的提升,而且万字佛印,更是化作万佛之印。

    三尊虚影出现,代表过去未来与现在。

    恐怖的气息,弥漫整个天下。

    这是新晋一品。

    受天地认可。

    许清宵佛法最为雄厚,自然第一时间突破的便是佛门一品。

    然而,这不是许清宵的终点。

    他今日,是要冲击一切一品。

    立下四十八大宏愿,如若只是证道一个一品,那意义不大,十个大宏愿即可。

    何须四十八大宏愿?

    轰轰轰。

    漫天的金龙,疯了一般地钻入许清宵体内。

    开拓筋脉,蜕变血液,使许清宵彻彻底底的脱胎换骨。

    咔咔咔。

    许清宵已经是武道二品境,而随着金龙之力的加持,最终一切无垢,肉身圆满,走出最关键的一步。

    轰隆。

    惊天巨响炸起,许清宵在这一刻,蜕变至一品武帝。

    来自人间武帝的恐怖气息,再一次的蔓延五洲大地,令人感到窒息。

    一品武帝,人世间最强的战力。

    踏入一品。

    许清宵彻彻底底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战力。

    呼吸之间,如同风雷。

    一缕气息,可镇压二品。

    人间武帝。

    而许清宵,更是绝世武帝,他每一个境界,都是最完美的存在。

    是无瑕之境。

    如今借助四十八大宏愿,许清宵正式踏入一品,绝世一品境。

    此时此刻,整个大魏皆然在他气息之下。

    体内的力量,恐怖绝伦。

    许清宵更是有一种错觉。

    倘若放开手脚,他可以横推整个大魏。

    只需要三天的时间,便可以摧毁大魏一切。

    这就是一品武者的实力。

    至高无上。

    轰轰轰。

    然而,金龙依旧没入体内,许清宵身后出现一个个古文字,这是道德经的文字。

    经文烙印在许清宵体内。

    在恐怖的能量注入下,许清宵面前出现仙门,他的脚下更是有玉石为基。

    这是登仙台。

    许清宵跨越一步,直接跨过仙门,再一次脱胎换骨,为虚仙境。

    元神蜕变,肉身改善,举手抬足,灵气逼人。

    “佛道一品,武道一品,仙道一品,文武双全,内圣外王,他会不会再将儒道提升至一品啊。”

    “要是儒道也提升至一品,那未免太恐怖了吧。”

    “儒道一品?”

    “倘若当真儒道一品的话,许圣将会是古今往来第一人啊。”

    “还要儒道一品?许圣现在就是古今往来第一人。”

    众人议论纷纷。

    三大体系皆然踏入一品。

    仙门化作一道印记,再一次没入许清宵体内。

    而体内的气血,也化作一道印记,融入体内。

    一道佛印。

    一道仙印

    一道武印。

    这代表三大体系圆满。

    三道印记融合,与三魔印对持。

    如今,武道,仙道,佛道,皆然成为一品。

    而金龙的数量并没有减少太多。

    他依旧在吸收。

    在旁人看来,许清宵似乎真要冲击儒道圣人境。

    恐怖的光芒被他吞噬。

    三大体系也接近完美,不断提升。

    踏入一品后,还需要磨砺一番,才能达到圆满完美,而这些能量,让许清宵省去无数年的苦修。

    只是,当许清宵尝试突破儒道一品时。

    很快。

    他发现,做不到。

    是的,想要突破成为儒圣,根本不是依靠能量,而是需要自己去顿悟。

    感悟了一会。

    许清宵睁开眸子。

    他不知道如何成为儒圣,依旧是没有任何头绪。

    只是,三大体系皆然踏入一品,也已经足够了。

    至少面对接下来的危机,自己拥有了绝对的底气。

    刹那间。

    随着许清宵一挥手,所有的异象,全部灌入中洲龙鼎内。

    这些能量,足可以再造就出一位一品武者,只是许清宵更在乎的是中洲龙鼎。

    如今,大魏有两个一品武者,外加上神武大炮,以及六大仙门的存在。

    这种战斗力,完全不虚两大王朝。

    所以,中洲龙鼎,是许清宵眼下最为关心的东西。

    轰轰轰。

    龙鼎争鸣,五爪金龙几乎凝实,有万丈之大,盘卧在整个大魏京都外。

    而中洲龙鼎,也彻底悬浮在许清宵头顶之上。

    随着中洲龙鼎的出现,一缕缕光芒凝聚出一道印记。

    这是中洲龙印。

    看到这一幕,王朝阳彻底有些抓狂。

    他立下如此之大的宏愿,天地都接受了,自己也背负了因果。

    可没想到的是,功亏一篑。

    又是功亏一篑啊。

    他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无法接受。

    “许清宵,你夺我造化,污蔑我祖父,你不为人子。”

    怒吼声响起。

    王朝阳已经失去了理智,他怒吼,显得有些歇斯底里。

    可他忘记了一件事情。

    前一刻的许清宵,仅仅只是二品武者,真要叫嚣两句,倒也没有问题。

    可现在的许清宵不一样了。

    他已经是绝世武帝,道家虚仙,佛门觉悟者。

    一缕气息,都能碾死他。

    听到王朝阳的声音。

    许清宵的目光不由投了过去。

    他今日立下四十八大宏愿,三大体系突破一品,就是为了这次的大清算。

    王朝阳,便是他第一个要清算之人。

    只是,许清宵没有着急。

    而是看向王朝阳,声音平静道。

    “窃取你的造化?”

    “中洲龙鼎,何时成了你的造化?”

    “由大魏龙鼎孕育而生,再如何也轮不到你来说这番话。”

    “再者,辱你祖父?”

    “王朝阳,你当真认为,你是大圣人后代吗?”

    许清宵开口,显得十分平静。

    只是这一番话说出,惹来不少人好奇。

    听这话的意思,藏有其他辛秘?

    人们好奇,望着许清宵。

    天地文宫中,王朝阳几乎失去理智,再听到这些言语后,他没有任何思考的能力,依旧是怒吼道。

    “我已立下天大的宏愿,中洲龙鼎本就属于我,你立下四十八大宏愿,是借助我祖父的传承。”

    “至于我的身份,自然是大圣人后代,你莫要在这里妖言惑众。”

    “我可请圣鉴,免得你在这里血口喷人。”

    “再者,我有天地文宫,难不成说,这也是假的?”

    王朝阳对自己的身份毫不怀疑,甚至拿出天地文宫来佐证。

    此话一说,众人皆然点了点头。

    王朝阳说的没错,他有天地文宫,而且年纪轻轻便踏入儒道二品,说是大圣人后代,并不假。

    “请那位圣人?”

    许清宵问道。

    他显得有些咄咄逼人。

    “自然是朱圣。”

    此话一说,刹那间,王朝阳便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而许清宵也露出了冷笑之色。

    果然是朱圣啊。

    王朝阳身为大圣人的后代,不去请大圣人出场,反倒是请朱圣?

    这话就有问题。

    只是在旁人耳中听来,到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毕竟他们不知道内情,请朱圣和请大圣人都一样。

    “既然知道是谁了,那你也没有了任何价值。”

    “下辈子,聪明点吧,莫要这么蠢了。”

    许清宵开口。

    他压根就不想和这家伙浪费口舌。

    什么自证不自证,圣鉴不圣鉴。

    他就是为了诈出背后的人。

    眼下诈出来了,王朝阳就没有了任何价值。

    轰。

    武帝大手印落下。

    高空当中。

    许清宵对着天地文宫狠狠一击。

    恐怖窒息的气息,瞬间弥漫大魏王朝。

    这一击落下。

    天地文宫顿时动荡不已,整体皆然龟裂。

    不过还是撑下来了,很快又恢复如初。

    文宫中。

    王朝阳脸色难看,许清宵这一击太恐怖了,当初六大仙门一品,外加上大魏武道一品联手,都没有对天地文宫造成如此恐怖的伤害。

    可现在许清宵随随便便就造成这样的损害,这让他不由心惊肉跳。

    不过万幸的是,许清宵破不开天地文宫。

    “的确很强。”

    天穹上。

    许清宵心中暗道,他已经用了十成力,没有任何保留,轰击在天地文宫上。

    却只能造成这样的伤害,而这座仿制的天地文宫,拥有神效,只要不是一击被摧毁,就能自我修复。

    所以凭借自身的力量,难以轰开这座文宫。

    但,许清宵的手段,也不止这一点。

    轰。

    又是一击。

    这一次,许清宵运转体内的三大印记,精气神合一。

    拳印落下,使得天地文宫再一次震动不已,如同地震一般。

    三千大儒更是咳血,他们即便被天地文宫保护,也承受不住许清宵的力量。

    这太强了。

    强到他们不知所措。

    但好在的是。

    天地文宫几乎全碎,可最终还是稳定下来了。

    所有人都咂舌。

    大魏皇宫中,百官们也感到不可思议。

    一来是许清宵的实力,强到离谱。

    二来是天地文宫,这防御能力太强了吧。

    都这样居然都扛得住?

    “许清宵。”

    “所有好处都被你拿走了,你还想怎么样?”

    看着逐渐平稳下来的天地文宫。

    王朝阳也逐渐恢复了理智,他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

    许清宵已经今非昔比了。

    争斗下去,倒霉的是自己。

    “这都打不破?要动点真格了。”

    许清宵没有理会王朝阳的话,这一次他凝聚中洲龙鼎,灌入武道之力。

    刹那间,五爪金龙出现,朝着天地文宫冲去。

    轰。

    巨大的碰撞声,响彻整个京都。

    京都百姓被这种声音吓到了。

    一些胆小的人,更是腿脚发软。

    而这一次,天地文宫彻底崩碎。

    砰砰砰。

    巨大的爆炸发生,天地文宫被毁,所有碎片激射出去,如若任由四射,整个大魏京都将化作平地。

    只是,许清宵有所预料,中洲龙鼎在一瞬间浮现在天地文宫上空,镇压住了这可怕的爆炸。

    所有碎片也全部没入了龙鼎内。

    这一刻。

    世人震撼。

    大魏宫中,百官激动的颤抖。

    而各大势力,也一个个眼中惊愕。

    东洲。

    西洲。

    南洲。

    北洲。

    四大洲的强者,都在观望,看到天地文宫被许清宵轰碎,他们再也坐不住了。

    有人想要出手。

    可许清宵太强了。

    谁敢在这个时候触犯他的威严?

    这不是找死吗?

    哪怕是七星道宗,也不敢插手这件事情了。

    许清宵为绝世武帝,又是道门虚仙,佛门觉悟,三大体系皆达一品,现在更是掌握中洲龙鼎。

    单打独斗。

    绝对不是许清宵的对手。

    其他一品武者,若是拼杀在一起,要么同归于尽,要么谁都奈何不了谁。

    可许清宵不一样,这是绝世武帝,而且如此年轻,气血旺盛,自然比他们这种衰败期的武帝要强。

    打不过很正常,甚至被许清宵斩杀都有可能。

    自然,他们想帮忙,却又不敢帮忙。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

    王朝阳再也无法淡定了。

    他最大的依靠,就是天地文宫,

    现在天地文宫没了。

    他彻底慌了。

    面对许清宵,他无力抵抗。

    “告知我一切,我可以饶你一条命。”

    也就在王朝阳发愣时。

    许清宵的身影,出现在他面前。

    “你先前毁了朱圣文宫,如今又毁了大圣人的文宫,许清宵,你当真是绝世妖魔转世。”

    “你杀不死我的,我乃大圣人之孙,有天道庇护,也有圣人保佑。”

    面对许清宵的机会,王朝阳压根就不在乎。

    他被洗脑洗的太彻底了,到了这一步,还在坚持,认为自己是大圣人的后代。

    有些可笑,也有些可怜。

    “那就送你归西。”

    许清宵没有啰嗦,一掌拍出。

    恐怖无比的气息,让王朝阳瞬间僵硬,他眼神当中有恐惧,可恐惧的深处,是坚定。

    他坚定,有人会出来救他。

    因为他是大圣人的后代。

    可是,掌印杀来,最终一股巨力将他震飞数百米。

    噗。

    一口鲜血吐出,王朝阳大脑都是空白的,他心脉被震碎了,体内五脏六腑也化作了碎块。

    不过没有死。

    并不是他的体质有多强,而是许清宵刻意而为。

    就是要让王朝阳绝望,深深的绝望。

    心脉被震碎,五脏六腑都碎了,对于人来说,是必死的局面,谁来了都没用。

    就算是圣人,也做不到逆天改命。

    这一点,王朝阳是明白的。

    “这不可能。”

    随着疼痛逐渐下降,一股暖流自身体涌入四肢,他恢复理智。

    这是回光返照。

    临死之前最后的一口气,让他变得有些精神奕奕。

    “这不可能。”

    “圣人,你为何不出来?”

    得知绝路,王朝阳最先的反应,是不可置信,而后便是愤怒,是无与伦比的愤怒啊。

    他本以为,在关键时刻,圣人会出手保护他。

    可没想到的是,如此关键的时刻,圣人竟然不出现?

    这让他绝望,深深的绝望。

    “你太愚蠢了。”

    “当我证道一品时,你身后的人还没有出现,就意味着已经放弃了你。”

    “只是你自己愚蠢,还要相信他。”

    “现在,如若你恨他,将所有事情告诉我。”

    “至少,你没有被他彻底摆弄。”

    许清宵来到王朝阳面前,他声音冰冷。

    王朝阳知道很多事情,自己想知道,只是这个家伙嘴太硬了。

    若不让他感受绝望,他绝不会说出来的。

    可,让许清宵没想到的是。

    王朝阳依旧没有说出来,而是发出大笑之声。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许清宵,你想太多了。”

    “我知道我是一枚棋子,我也明白,我只是一枚棋子。”

    “我不会恨他的。”

    “许清宵,我恨你,如若没有你的话,我的确可以成为圣人,可以分到该有的东西。”

    “你想知道我身后的人,到底是谁对吧?”

    “我不会告诉你的,你也猜不到的。”

    “还有,你也只是一枚棋子,一枚注定会被牺牲的棋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王朝阳的笑声十分猖狂。

    面对已经彻底被洗脑的王朝阳,许清宵知道,这人彻底没救了。

    不过,许清宵并不是没有手段。

    “王朝阳。”

    “你知道为何我敢确定,你不是大圣人后代吗?”

    “你知道,为何我也有天地文宫吗?”

    “还有一点,你仔细想一想,如若你当真是大圣人后代,为何大圣人意志没有斥责你?或者是庇护你?”

    “你体内流淌着大圣人的血脉,哪怕你犯了天大的错,大圣人也会与你交谈,骂也好,打也好,保护你也好,至少会与你交流。”

    “可你有没有发现,大圣人与你毫无关系?”

    许清宵开口。

    王朝阳心智已经昏庸,他知道自己是棋子,却以为自己是一颗有用的棋子,无非是自己阻拦了他的好处。

    截取了他的造化。

    对于这种人,杀了他,并不会让他真正的难受和绝望。

    让他知道真相,才是最大的打击。

    果然,此话一说,王朝阳脸色变了。

    许清宵说的很有道理。

    而这些东西,他也有疑惑,只是来不及思考,现在彻底断绝生路,他冷静思考一番,的确觉得有蹊跷。

    “为何?”

    王朝阳实在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

    他望着许清宵如此问道。

    “因为,你根本就不是大圣人的后代,我反倒是觉得,你身后的人,为何让你做这一切。”

    “是想要让你成为某个人的嫁衣,当你成圣的那一刻,就是被抛弃的那一刻。”

    “仔细想想,用脑子想想。”

    “还有,大圣人不姓王,姓周。”

    许清宵说完此话,便往后倒退几步。

    过了一会,王朝阳摇头,他笑不出来了,望着许清宵,怒吼道。

    “不可能。”

    “这不可能,你在说谎。”

    “你不过是想要让我绝望罢了,这是你的伎俩。”

    王朝阳依旧嘴硬。

    “对,是我的伎俩,你是对的。”

    许清宵微微一笑。

    这个笑容,让王朝阳彻底愣住了。

    他故意恼羞成怒,是为了给自己安慰。

    许清宵知道这点,所以没有去继续解释了,反而一句这样的话,让他彻彻底底痛苦起来了。

    可这不算完。

    咻。

    一团火焰弥漫在他身上,许清宵凝聚金乌真火,让他临死之前好好享受。

    精神与肉身的享受。

    既然嘴这么硬,那就看看他到底硬不硬。

    “你骗我。”

    “你在骗我。”

    “我不信,我不信。”

    金乌真火燃烧,王朝阳顿时发出凄厉之声。

    是鬼哭狼嚎,在地上抓狂。

    痛苦到了极致。

    既是肉身上的痛苦,也是精神上的痛苦。

    他喊着不信,可实际上,已经信了。

    然而,许清宵直接定住他的身子,就再也没有理会他了,让他在痛苦之中慢慢死去。

    同时。

    许清宵闭上眼睛,他在感应方才出现的圣人。

    通过王朝阳的对话,基本上可以确定,幕后的黑手,就是朱圣。

    可,这也能完全确定,就是朱圣。

    万一是第四代圣人,骗王朝阳自己是朱圣呢?

    不怀疑这种可能性。

    只能说,朱圣的嫌疑很大。

    随着许清宵感应,大魏京都方才出现的圣人气息,已经彻底没了。

    如许清宵猜想的一般。

    当自己证道之时,对方没有出手阻扰,就意味着已经彻底放弃王朝阳了。

    而今,对方撤走,也不会留下任何一点痕迹。

    他依旧在暗中。

    但好在的是,自己已经踏入一品。

    拥有扳手腕的资格了。

    “显身吧。”

    “到了这一刻,”

    “继续藏着,没有任何意义。”

    此时。

    许清宵的声音响起。

    他不想玩躲猫猫的游戏了。

    到了这个地步,没必要继续藏着,意义不大。

    自己突破武道一品,有生之年,也必能找到对方,与其这般,不如现在了结。

    完成大清算。

    可许清宵的声音,并没有得到回应。

    面对这般。

    大魏京都内。

    许清宵长长叹了口气。

    “既然如此。”

    “那就不要怪我出手了。”

    话音落下。

    许清宵横跨万里,直接来到七星道宗。

    他要进行大清算。

    七星道宗,要灭。

    西洲天竺寺,要灭。

    初元王朝,突邪王朝,也要灭。

    借助这次机会,完成大清算,逼出幕后。

    不然的话,一直拖下来,不是一件好事。

    此时。

    七星道宗内。

    所有人都感受到来自绝世武帝的压迫感,道门弟子,面色如死灰一般。

    眼中是恐惧。

    也是害怕。

    “王爷何故?”

    清净道人的声音响起,他知道许清宵是何意,可还是硬着头皮问道。

    “灭七星宗。”

    淡淡的四个字说出。

    彰显许清宵的霸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