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286章 龙鼎斩一品,绝世之威,西洲再无佛国

时间:2022-01-11作者:七月未时

    ..,最快更新!

    七星道宗。

    整个宗门都在颤栗。

    来自人间武帝的压迫感袭来,没有人能够承受得住。

    这是绝世武帝,是当代最强的存在。

    无人可以撄锋。

    年仅二十一岁,还不满二十二岁的武帝,体内气血,当真令人恐惧。

    即便是有守山大阵保护,这些弟子们也感受到了这种窒息般的压迫。

    他们恐惧,瑟瑟发抖,望着许清宵,实在是生不出任何一丝勇气去面对许清宵。

    七星道宗做了什么事情,他们比谁都清楚。

    自从七大仙门入驻大魏之后,七星道宗无时无刻都在针对许清宵。

    虽然不是带头冲锋,但也是许清宵的敌人。

    想要致许清宵于死地。

    如今,许清宵寻仇上门,他们自然害怕。

    清净道人更是在第一时间开口。

    “王爷何故?”

    清净道人出声,只是他的声音当中,也带着一些莫名情绪。

    他哪里不知道许清宵这是要做什么。

    “灭七星宗。”

    仙门之外。。

    许清宵声音平静,淡淡的四个字说出,彰显许清宵的霸气。

    当这话落下。

    五洲沸腾。

    七大仙门,好说歹说也是传承接近千年的存在,诞生过一品,也算是世间佼佼者。

    许清宵今日踏入一品,竟然直接将矛头指向七星道宗。

    而且更是要扬言灭掉七星道宗,这实在是有些霸道啊。

    “王爷息怒。”

    “这当中存在误会。”

    “七星道宗并没有做过什么人神共愤之事,或许之前,有所顶撞,但也是遭受小人蒙蔽,请王爷三思而行。”

    清净道人开口,关键时刻,他即便是不想认怂也不行。

    现在许清宵踏入一品了。

    拥有掀桌的资格,浩浩荡荡杀来,他不敢再叫嚣什么,只能老老实实认错。

    轰。

    可惜,许清宵压根就不在乎清净道人的言论。

    他一抬手,武帝大手印落下,轰击在七星道宗内。

    一瞬间,地震山摇,整个道门晃动不已,那些宫殿出现裂痕,护山大阵在一瞬间激活,保护着宗门。

    可面对许清宵这般的存在,这些护山大阵,撑不了多久。

    “王爷。”

    “七星道宗愿意归隐山田,往后再也不插手大魏之事,恳请王爷息怒。”

    面对此景。

    清净道人有些憋屈,可还是站出来开口,希望得到许清宵的原谅。

    “这个时候归隐山田,早些日子做什么去了?”

    “本王给过你们机会,是你们自己不珍惜。”

    “今日,天下再无七大仙门。”

    许清宵又是一巴掌拍下,这是武帝之力,极致的力量,将护山大阵全部击碎。

    七星道宗的护山大阵,可以阻挡一品武者的进攻,可问题是,许清宵是绝世武帝,根本无法阻挡。

    不过七星道宗倒也不是白挨打,有人激活更强的阵法,一些强者,更是祭出法器,阻挡着许清宵的攻伐。

    “王爷。”

    “您是绝世武帝,七星道宗打不过您,但七星道宗也有自己的手段,当真鱼死网破,不一定是一件好事。”

    “不过,七星道宗愿意退隐,不插手红尘之事,可立下大誓,权当做是赔偿。”

    此时此刻。

    清净道人也有些不爽了。

    许清宵完全不听任何解释,看样子就是要灭了七星道宗。

    他是绝世武帝没错,可七星道宗能千年不倒,也绝对没想象中这般弱小。

    他们也有底蕴,只不过最终结果可能还是死在许清宵手中。

    但大魏也别想太好过,一命换一命,他们并不亏。

    只不过,威胁的话,说一句就可以了,重点在第二句,他们不想与许清宵硬碰硬。

    这是自找没趣。

    如果可以和解,他们还是愿意和解的。

    “可以给你们机会。”

    “道出幕后是谁,再退隐山田,本王允许。”

    许清宵的声音响起。

    这是他给七星道宗唯一的机会。

    七星道宗看似好像没有太针对自己,只是有事没事帮衬一番,可实际上七星道宗暗藏太多祸心了。

    明里暗里都在针对自己。

    尤其是自己暴露修行异术之时,七星道宗可没有心慈手软。

    恨不得把自己诛杀,甚至还说道德经是他们的古经。

    这件事情,许清宵还是记着的。

    自然而然,今日过来,要清算旧账。

    面对许清宵的询问,清净道人显得有些无奈,望向许清宵道。

    “王爷当真误会。”

    “我等压根就不知道什么幕后之人。”

    清净道人回答道。

    他不承认。

    “哦?”

    “不知道幕后之人,那本王与七星道宗有何仇?”

    “为何七星道宗时时刻刻盯着本王?”

    “难不成,七星道宗吃饱没事干,就喜欢找本王麻烦?”

    “不要啰嗦了,道出实情,一切都好说,否则,今日之后,再无七星道宗。”

    “我说的。”

    清净道人的鬼话,没有人会相信。

    此话一说,清净道人脸色有些难看。

    “王爷,说出来您可能不信,但事实如此。”

    “当初七星道宗入驻大魏,这对我宗来说,是一件好事,只是在入驻大魏之前,佛门找过我们,告知佛门辩法之事。”

    “佛门辩法,意图入侵中洲,而佛门也许诺我七星道宗,倘若佛门入驻后,愿奉我七星道宗为天下道门之首。”

    “王爷,贫道当时确确实实心智迷惑,想要让七星道宗达到辉煌,故此答应与佛门联手,一同针对王爷,此事与七星道宗无关,全因贫道之错。”

    “倘若王爷当真愤怒,贫道愿前往魔域之地,枯守至死,也算是为天地之间做最后一些事情。”

    清净道人开口,他主动承认,是因为佛门的原因,所以他才选择针对许清宵。

    而且说的有理有据,在常人听来,这没有任何问题。

    也很真实,无论是时间还是动机,全部都能对上。

    毕竟佛门入驻中洲的野心,世人都知道,而七星道宗与太一仙门的的确确也在争夺天下道门第一。

    一切合情合理。

    可许清宵不蠢,他怎可能不知道对方所言是真是假。

    “说的倒是天衣无缝,可你自己信吗?”

    许清宵出声道,略带讥讽。

    轰。

    又是一击落下,七星道宗的护山大阵震动不已。

    “王爷,该说的,贫道已经说了。”

    “倘若王爷不信,贫道当真不知该如何解释。”

    清净道人也显得无奈,他一口咬定就是这个原因,可其他的确一点都不提。

    “清净道人,这世间上最真的假话,其实就是真话假话混合在一起。”

    “所以让人难以辩出真假。”

    “本王相信,佛门辩法之前找过你们,这很正常,甚至说不止找过你们,只是最终佛门愿意与七星道宗合作。”

    “本王也相信,你的确是为了道门第一,可有一件事情,你没有说清楚。”

    “佛门来找尔等,尔等凭什么就觉得能胜?五百年前,佛门辩法失利,五百年后,尔等又怎么相信,佛门能赢?”

    “即便是五百年前出了一位圣人,五百年后没有圣人,可最关键的问题是,佛门若是入驻大魏,彻底在中州发扬光大,难道对七星道宗是一件好事?”

    许清宵出声。

    “所以,如若本王猜得不错,有另外一股势力出现,这股势力,让你放下了一切顾虑,转而与佛门合作。”

    “清净道人,不要啰嗦了,道出幕后黑手,这件事情与你们无关,本王的耐心,已经快没了。”

    他直接揭穿清净道人的谎言,也道出了关键所在。

    许清宵已经不想听清净道人继续啰嗦了。

    如果不说。

    灭七星道宗。

    “王爷,贫道真的只是想争夺道门第一,完完全全是被佛门诱惑到了,那里有什么第三股势力啊。”

    “王爷明鉴。”

    清净道人完完全全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他依旧硬着头皮回答。

    坚持之前的说法。

    实际上,七星道宗的弟子们也郁闷了,他们反倒是希望清净道人说出幕后黑手,因为他们相信许清宵说到做到。

    说出幕后黑手,一定会放他们一条命的。

    的确。

    就在清净道人还坚持时。

    许清宵没有废话了。

    轰轰轰。

    武帝大手印疯了一般地砸下,轰击在七星道宗的护山大阵上。

    而且这一次,许清宵凝结三印,动用佛,仙,武,三大一品之力。

    璀璨的光芒迸裂,就如同砸铁一般,光芒四溅。

    护山大阵撑不过三个呼吸,便被许清宵硬生生砸碎了。

    “王爷,七星道宗也有底蕴,您这是何必?”

    清净道人出声,他一挥手,一把宝伞出现,绽放光芒,想要阻挡许清宵下一次攻伐。

    只可惜的是,许清宵已是无敌之境,拳印杀出,虚空都崩裂了,令人窒息的力量,弥漫在整个七星道宗内。

    轰。

    宝伞四分五裂,无法阻挡许清宵的攻伐。

    到了这一刻,清净道人还是没有道出真相,而是怒吼道。

    “许清宵。”

    “贫道已经多次退让,可你还是如此霸道,七星道宗的确亏欠你,但罪不至死,本身便是争斗,点到为止即可,你如此霸道,今日贫道拼上一切,也要讨个说法。”

    清净道人怒吼。

    他毕竟也是一品虚仙,虽然已经年迈,气血在衰败,属于下坡路,比不上许清宵。

    可终究是一品,拥有底蕴。

    轰。

    一束惊天光柱冲天而起,清净道人捏出七星印,一柄七星古剑出现在他手中。

    下一刻,剑诀横扫百里,与许清宵的拳印厮杀。

    “宁可与我一战,也不愿道出幕后黑手,不知道是该说你可怜,还是说他可怕。”

    “既然一战,去天穹,这里放不开手脚。”

    许清宵出声。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清净道人宁可选择与自己开战,也不愿意说出幕后黑手是谁。

    要么就是清净道人真的不知道,要么就是这个幕后黑手强到令人害怕,不然的话,清净道人与自己一战,纯粹就是找死。

    “许王爷,贫道最后说一遍,根本没有所谓的幕后黑手,如若您信我,愿意止戈,七星道宗愿意给予赔偿,贫道也愿意去镇压魔域,终身不出。”

    “眼下,大乱即将出世,贫道也可以为天下动乱出一份力,可立下天道誓言。”

    可是,清净道人依旧坚持之前的说法,但同样的,他说了这么多,其实内心是不想与许清宵交战。

    但更不想说出幕后黑手。

    而是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让许清宵冷静下来,接受赔偿,和谈。

    “给你机会,天穹一战。”

    只是,许清宵依旧霸气回应,既然清净道人不说,那就让他永远闭嘴。

    这种人对自己产生了杀心,许清宵不可能放过他的,至于什么镇压魔域,这是自己在的情况下,他去镇压魔域。

    倘若自己不在呢?

    又倘若幕后黑手出现了呢?

    他还会老老实实镇压魔域吗?

    这不过是骗人的鬼话罢了。

    面对许清宵如此的咄咄逼人,清净道人最终一咬牙,他知道许清宵今日非要一战。

    虽然不愿意面对,但不代表他真的怕。

    “七星真武,借我仙体。”

    刹那间,清净道人逼出一滴鲜血,没入七星大殿的神像中。

    很快,神像爆射出一束光芒,灌入他体内,伴随着地底龙脉也疯狂运转,提供源源不断的灵气,加持在清净道人体内。

    “王爷小心,这是七星真武决,可借助地下龙脉,提供他源源不断的灵气,如若与他交手,他如有神助,要避开锋芒。”

    无尘道人的声音在第一时间响起,这是传音,告知许清宵,清净道人是什么手段。

    “无妨。”

    许清宵淡淡回应,随后一飞冲天,在天穹上与他一战。

    毕竟在这里,放不开手脚,倒不是怕误伤,而是怕清净道人跑去大魏厮杀,那样的话,互相都有损失。

    倒不如相约好,一同前往天穹大战,不会造成太大的破坏,彼此也都算保护。

    随着许清宵一飞冲天。

    清净道人也飞跃而上。

    当下,无数目光注视过去,诸多势力都在观察,尤其是大战。

    新晋一品,和老一辈的一品,孰强孰弱,这如何不引人关注。

    尤其是许清宵乃是三大体系皆踏入一品的存在啊。

    两人飞驰天穹。

    大魏皇宫内。

    女帝有些紧张地观望着。

    “王叔,你觉得谁能赢?”

    季灵有些紧张,她忍不住询问怀宁亲王。

    而后者扫了一眼天穹,而后又看了一眼季灵,似乎明白了什么,不由回答道。

    “陛下,清净道人虽是老一辈的一品,许清宵是新晋一品,看似许清宵占优势,可毕竟刚刚踏入一品,真正厮杀起来,没有太多的武道经验,两者平手的概率很大。”

    “不过清净道人施展七星道宗绝学,七星真武决,恐怕有些不好说了。”

    怀宁亲王回答道。

    “可许爱卿拥有中洲龙鼎,不一定比七星真武决差啊。”

    季灵继续开口,为许清宵辩解。

    “那倒也是,不过到底谁强谁弱,还是要看。”

    怀宁亲王不争,他怕自己说许清宵会赢,回头许清宵输了就麻烦了。

    七星道宗,天穹之上。

    “许王爷,当真没有化解的机会?”

    “可以和谈,没必要闹到这个程度,你我之间,并不是血海深仇。”

    到了最后一刻,清净道人还在啰嗦。

    轰。

    武帝大手印杀出。

    极武之力,席卷千里,天穹上的白云,都形成了一道拳印。

    宛若是天雷炸开之声,轰轰作响,拳印落下,打出一块数十里的真空地带。

    许清宵没有啰嗦,直接与清净道人搏杀起来了。

    到了这一步。

    清净道人也明白,许清宵心意已定,所以他没有啰嗦了。

    面色变得无比严肃,与许清宵搏杀。

    许清宵以武道为主,仙道为辅,清净道人是仙道修士,他深深的明白,不能与许清宵肉身搏杀,那样的话,就是在找死。

    所以,他尽可能避免许清宵的袭杀,拉扯距离,斩出七星剑气。

    两人大战。

    速度极快,一品之间的战斗,拼的就是关键一击。

    速度最为重要,彼此之间的肉身,几乎都扛不住对方一招。

    但许清宵的战斗手段就太粗糙了。

    他本身就没有什么武道经验,也就是他师父教了他几招,其余战斗经验,是偶尔自己推演模拟了一番。

    真正大战,的确不如清净道人。

    可许清宵乃是绝世武帝,这个绝世武帝,不仅仅只是呈现在力量上,在肉身上也显得极其可怕。

    而且拥有中洲龙鼎,许清宵追着清净道人搏杀,他根本不带任何防御,给人一种要同归于尽的感觉。

    如此恐怖的架势,倒是让清净道人有些畏手畏脚了。

    他不相信许清宵扛得住他一击,但他也不敢承受许清宵一击。

    所以除了一开始的隔空大战,场面很快就变成了追逐大戏。

    浑身弥漫极武劲的许清宵,朝着清净道人扑杀过去。

    一个在追,一个在跑。

    画面有些古怪。

    让人莫名眼神古怪复杂。

    按理说,许清宵虽然晋升一品,可武道经验肯定不如清净道人,所以这场大战应该是清净道人在战斗技巧上压制许清宵,而许清宵一力降十会。

    两人打的你来我往才对啊。

    可没想到的是,清净道人完完全全被许清宵追着打。

    许清宵如同魔神一般,疯了一样朝着清净道人追杀。

    这实在是让人说不出话来,一时之间,令人无言以对。

    轰。

    足足持续了小半个时辰,这场追逐戏终于爆发了。

    是清净道人,他逃了小半个时辰,在关键时刻,抓住了机会,一瞬间斩出极致一剑。

    真武剑气有千米之长,切割虚空,斩向许清宵。

    这一道剑气,许清宵可以闪避开来,只是一但闪避的话,清净道人马上就要发动自己的攻击,那么攻守之间便会立刻调换。

    这是好不容易抓住的机会,清净道人已经想到了下一招怎么出剑。

    只是,让所有人错愕的是。

    许清宵没有选择闪避这一剑,而是硬生生扛下了这一道无匹的剑气。

    但在许清宵面前,一瞬间出现中洲龙鼎。

    铛。

    震耳欲聋的鼎鸣声响起,这一道致命剑气被中洲龙鼎挡下来了。

    只不过,许清宵肉身也在震颤,体内如同翻江倒海一般,这毕竟是一品的一剑,不是等闲一剑。

    硬抗这一剑,任何一品都得死。

    可许清宵活下来了。

    不但活下来了,而且还抓住机会,来到了清净道人面前。

    此时,许清宵的拳印杀出。

    武帝拳印,绽放金色光芒,这一拳,在清净道人眼中,如同一轮炽烈无比的太阳。

    一种绝望和窒息袭来,清净道人死都没有想到,许清宵会玩这一招,硬生生扛下一剑,就为了杀自己。

    这根本没有任何武道经验,简直就是个莽夫啊。

    打的他懵圈。

    大力出奇迹般的打法,乱了他的招式。

    “我说,我说,许王爷,我说幕后黑手是谁。”

    刹那间,清净道人大声吼道。

    在极致拳印之下,他彻底怕了,因为这一拳可以要了他的命。

    恐惧。

    绝望。

    害怕。

    清净道人彻彻底底慌了,他浑身颤抖,任凭他如何说话,都无法阻挡这一拳。

    此时此刻,他害怕到了极致,因为他知道,许清宵是真的要杀他,而且是那种不给机会的斩杀。

    只可惜的是。

    一切都太晚了。

    拳印砸下,一道恐怖的气波扩散,天穹中,清净道人的身影,如同彗星一般,直接坠落在地面之上,砸出一个恐怖的深坑,产生巨大的爆炸。

    他肉身直接龟裂开来,体内的灵气也在四泄,当场毙命。

    是的。

    当场毙命。

    谁都救不了他,因为这一拳,太强了。

    绝世武帝的一拳,可想而知。

    如果是一位一品武者,挨了这么一拳,下场也是如此,最多就是留下一口气,可以说点遗言。

    许清宵可以在关键时刻留一手,但他知道,那只是清净道人的缓兵之计。

    要真说出幕后黑手,直接就说出来了,啰嗦什么?

    说来说去,不过是想要拖延自己,然后继续拉扯。

    自己拼死抓住这次机会,如若放弃刚才的机会,下一次可真没那么好的机会了。

    清净道人是仙道一品。

    自己想要杀一位一品,除非对方跟自己拼杀,不然若是跟之前一般,一个追一个跑,谁顶得住?

    承了这一剑,许清宵也是做好了诛杀的准备。

    也不在乎对方到底说不说了。

    而随着这一拳落下。

    这一刻。

    天下各大势力彻底安静了。

    静的可怕。

    静的令人毛骨悚然。

    比许清宵立下四十八大宏愿还要令人震撼。

    一品啊。

    这可是仙道一品啊。

    一品是不败的存在,是这个世界最强的存在。

    一品几乎不可能被杀,除非是两位一品同归于尽。

    不然的话,单打独斗,一品之间的大战,无法出现伤亡情况。

    算起来的话,有数百年没听说过那个一品被杀吧?

    可今日。

    许清宵斩了一尊一品。

    这如何不让天下人震惊啊。

    大魏京都,一片惊愕。

    怀宁亲王攥紧拳头,他知道自己又赌对了。

    大魏女帝,也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

    文武百官集体傻眼,尤其是武官。

    突邪王朝,大殿内,也是死一般的寂静。

    初元王朝,比突邪王朝更加安静。

    两位大帝,无法保持冷静了。

    斩杀一位一品,这.......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西洲也是安静。

    东洲帝族,更是麻木不已。

    人们知晓,这是一场恶战,新晋一品和老牌一品大战,这注定是一场惊天大战,也注定是一场恶战。

    可最终的结果,大部分都认为,许清宵在体力上会有所胜出,但在武道经验上,许清宵会输给清净道人。

    最终两人平手,清净道人说些好话,可以和谈,无非是付出一部分代价罢了。

    可让天下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许清宵今日真的斩杀了一品。

    而且还是七星道宗的一品。

    世人惊愕。

    击败一品和斩杀一品,完全是两个概念啊。

    他们甚至都做好了清净道人被击败的准备,可真的没有做好被斩杀的准备。

    此时此刻。

    最为震撼的是六大仙门,六大仙门所有弟子,包括一品修士皆然庆幸,他们庆幸选择站队成功。

    也庆幸他们当初没有失了智,与佛门联手针对许清宵。

    如果是这样的话,今日死的人,可能就是自己了。

    六大仙门很庆幸。

    但同样,也被许清宵这番行为给震撼到了。

    斩杀一品。

    多少年了,都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

    许清宵的实力,也未免太强了吧?

    东洲帝族一片沸腾。

    西洲,南洲,北洲,所有势力皆然失声。

    他们属于中立,没有帮许清宵也没有害许清宵。

    但他们也皆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许清宵真敢斩杀一品,由此可见,许清宵势必会将战火蔓延天下。

    没有势力不想一统天下。

    之所以不宣战,是因为没有足够的底蕴和实力。

    倘若有足够的底蕴和实力,那么谁不想染指天下?

    大魏如今既有一品天雷大炮,又有许清宵这种绝世武帝,外加上儒道的亚圣,仙门的清净道人都被解决了。

    只要大魏解决了初元王朝和突邪王朝,那么大魏的铁骑,将会毫不犹豫入侵尘界每一个角落。

    这一刻。

    世人不得不考虑自身了。

    倘若有朝一日,大魏的铁骑踏入,是选择投降还是反抗到底?

    这是一个问题,而且可能要不了多久,他们就要面对。

    臣服大魏,对大多数势力来说,不是一件喜事。

    谁愿意成为别人的臣子?

    就算是天子又能如何?别的大洲难道就没有皇帝?

    但要说最感到头疼的,是西洲。

    此时此刻。

    天竺寺内。

    伽蓝神僧有些麻木地看向七星道宗的方向。

    一个一品死了。

    这影响太大了。

    许清宵立下四十八大宏愿,得天地认可之时,他就已经震撼了,现在更是斩杀一位一品。

    让他实在是不知道说些什么。

    “借助中洲龙鼎,拼死清净道人,他这样也没有任何好处啊。”

    “阿弥陀佛。”

    “许施主,杀念太重了。”

    伽蓝神僧双手合十,他不知该说什么,也理解不了,许清宵为什么要拼死清净道人。

    是真的无法理解。

    这何必呢?两人的确没有深仇大恨,如果化解恩怨,其实七星道宗也可以帮助大魏。

    没必要如此啊。

    “他是在表态,表达自己的态度。”

    只是,大殿内的黑衣之人开口,他并没有任何波澜,而是道出许清宵的意思。

    “表态?表达自己的态度?这是何意?”

    伽蓝神僧有些疑惑。

    “他不想等待了,也不想给我们机会。”

    “立下四十八大宏愿,他就已经表明了心意,要与我等直接撕破脸。”

    “伽蓝主持,我们没有时间了。”

    “剩下的事情,要加速了,否则的话,一但等他彻底稳固境界,你我都不好受。”

    “而且,你知道现在我最怕的是什么吗?”

    黑衣之人出声,望着伽蓝神僧,如此说道。

    “什么?”

    伽蓝神僧不解问道。

    “儒道一品。”

    后者缓缓开口,道出四个字。

    让伽蓝神僧沉默了。

    儒道一品。

    这的确很恐怖,本身许清宵就已经三大体系达到一品,掌控天地之力,如若许清宵儒道也成圣的话,那许清宵当真要天下无敌。

    儒道一品的实力,不弱于武道,甚至胜过武道太多了。

    看伽蓝神僧沉默,后者继续开口道。

    “提前不会有错,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犹犹豫豫只会坏了大事。”

    “你若是不想被许清宵诛杀,那你继续等待,我可以保证,要不了多久,许清宵会亲临你天竺寺,到时候一切都晚了。”

    黑衣之人负手而立,望着伽蓝神僧如此说道。

    当此话说出,伽蓝神僧的确沉默犹豫了。

    “还没有到那一步的时候,即便当真要提前计划,突邪王朝和初元王朝也没有答应,仅凭借我等的力量,难以做到。”

    伽蓝神僧摇了摇头,他似乎并不想提前计划,而是抱有侥幸回答。

    “呵.......”

    “一品不杀之前,两大王朝或许还会犹豫。”

    “一品都死了。”

    “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也不会束手就毙,大魏已经是腾飞的金龙了,现在还没有彻底飞起来,我们还有时间和机会。”

    “一但等中洲龙鼎彻彻底底的蜕变至圆满,到了那个时候,你即便是拉上我,我也不会理你。”

    “伽蓝主持,记住,有牺牲才有回报,如许清宵说的一般,杀生为护生。”

    “许清宵若是成了儒圣,佛门只怕又要被压数千年,甚至万年。”

    “从古至今,儒学虽好,可真正让天下人太平过吗?甚至就是因为有这些儒生在,导致君王乱战,烽火连天,这一次牺牲的不过是一部分苍生。”

    “可若是成功了,佛门将代替儒道,那个时候人人信仰佛法,人人都有向善之心,永绝邪魔,而且这天下也没有争纷,就不会死那么多人了。”

    黑衣之人继续开口,他这番话是蛊惑之言。

    可这番蛊惑之言,对伽蓝神僧来说,就是有效果。

    伽蓝神僧修行的是小乘佛法,他只能渡化自己,而他却希望天下太平。

    所以他认为,想要天下太平,就必须要让天下人修行佛法,从佛法中领悟清净之意,觉悟人生,如此一来,视金银为粪土,视名利为浮云。

    这是他的执念。

    如今这份执念,也成了魔。

    听到此话,伽蓝神僧长长叹了口气道。

    “倘若两大王朝愿意,贫僧也愿为未来苍生谋取一份福泽。”

    伽蓝神僧给予回答。

    此话一说,黑衣之人也没废话,点了点头道。

    “主持做好准备吧。”

    说完此话,他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刻,伽蓝神僧的声音响起。

    “传令,闭寺休养,任何人不得离寺。”

    这是伽蓝神僧的声音。

    很快,随着降魔杵浮现,映照在寺内,庇护着天竺寺。

    很明显,伽蓝神僧怕了。

    所以才会这般。

    而此时,七星道宗。

    清净道人的尸体没入了土壤内。

    许清宵立在天穹上。

    他静静注视着下方。

    整个七星道宗所有人都绝望了,他们眼神当中露出无与伦比的绝望。

    宗门最大的顶梁柱死了。

    他们这些人,又有何用?

    可能扛不住许清宵一拳。

    宗门弟子绝望,一个个说不出半句话来。

    下一刻。

    许清宵的身影浮现,来到七星道宗上空,他的目光内没有任何情感。

    他今日来,就是要灭七星道宗的。

    眼下,清净道人已经死了,剩余的都是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

    或许有天才,但没有成长起来的天才,都算不了什么。

    “请王爷饶命,此事与我等无关。”

    “王爷,您是儒道亚圣,我等与此事无关,请王爷饶命啊。”

    “是啊,此事与我等无关,我愿退出七星道宗,请王爷饶命。”

    刹那间,一道道身影跪了下来,他们跪在地上,哭喊着请求许清宵饶命恕罪。

    甚至更有人拿出许清宵是亚圣的身份,恳请许清宵饶命。

    “许圣。”

    “他们的确都是无辜者,没必要受罪连坐,还望许圣能给贫道一个面子,放他们一条生路。”

    也就在此时,无尘道人出现。

    他来到许清宵面前,替七星道宗弟子求情。

    不是他来装好人,而是许清宵已经将清净道人斩了,如若再斩这些七星弟子,的的确确有些不妥。

    毕竟许清宵还有一重身份,是儒道亚圣,这样滥杀无辜,确实不好。

    这是连坐,真要这样做,往后肯定会被人诟病。

    面对无尘道人,许清宵略微沉思,随后缓缓出声道。

    “他们的确与此事无关,可也不能保证他们与此事一点都不相关。”

    “身为大魏王爷,本王不能放过他们。”

    “不过,身为儒道亚圣,本圣可以给他们一条生路,自废修为,忘却仙法,退出七星道宗,往后不得再提其身份,否则格杀勿论。”

    许清宵给予回答。

    他也不想滥杀无辜,今日杀的人已经够多了,王朝阳,还有三千大儒,清净道人,如若再加上七星道宗的弟子,确实是嗜杀。

    这没有必要。

    不过,斩草若不除根,就必须要断绝他们复仇的资格。

    废掉修为,忘却仙法,让他们彻底当个平凡人。

    这是许清宵的底线。

    不可能什么都不惩罚。

    此话一说,七星道宗弟子们有些难以接受,自废修为,就意味着他们失去了一切,而且许清宵还要让他们忘却仙法。

    意思就是说,以后自己都不能将仙法传承给自己后人。

    一时之间,他们有些犹豫。

    “尔等是想死吗?”

    “清净道人所作所为,的确与尔等无关,但不要忘记,尔等是七星道宗的弟子。”

    “若不想死,可以不答应。”

    无尘道人的声音响起。

    他看到七星道宗弟子竟然还在犹豫,气不由打一出来。

    都这个时候了,竟然还觉得委屈和不甘?

    那行,觉得委屈,就等死。

    这样就没问题了。

    果然,随着无尘道人如此一说,七星道宗的弟子纷纷答应下来了。

    还是不甘。

    但没有办法,至少无尘道人说的没错。

    比死要好一些。

    能活着,其实胜过一切。

    不过还是有一些傲气之人,他们不服,想要辩解,可惜的是,被其他人拉住了。

    生怕被此人害死。

    “许圣,您接下来去何处?”

    无尘道人并不关心七星道宗的死活,实际上此番出面,反倒是帮许清宵,他看得出来,许清宵对七星道宗门徒也有些犹豫。

    所以才会出现,做个好人,也算是给许清宵一个台阶下。

    “回大魏。”

    许清宵给予回答。

    不过他的目光却落在了西洲。

    感受到许清宵的目光,无尘道人明白,许清宵想去西洲,但眼下的局势,许清宵去西洲没有任何意义。

    斩杀清净道人,是清净道人愿意打,并不虚许清宵。

    可现在结果出现了,西洲的一品,绝不可能与许清宵单打独斗,甚至出手都不会出手。

    西洲有佛法念力,真要前往西洲清算,会拖延很长时间。

    这没有必要。

    再者,许清宵诛杀清净道人,还是借助中洲龙鼎,假意卖出破绽,实际上硬碰硬,用同归于尽的方式。

    只不过中洲龙鼎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地方。

    这种方法,用一次没有问题。

    两次,不会有人上当。

    而对许清宵而言。

    自己该震慑已经震慑完了。

    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稳固大魏,然后前去寻找中洲仙藏。

    只有找到中洲仙藏。

    才能彻彻底底清算到底。

    找不到中洲仙藏。

    只能说稳住了局面。

    想要彻底清算,几乎不可能。

    眼前的敌人。

    就只剩下突邪王朝,初元王朝,以及一些不希望大魏崛起的势力,还有暗中的那位圣人。

    亦或者是说,两位圣人。

    神武大炮。

    许清宵明白,只有炼制出更多的神武大炮,那么这一切的敌人,都不会成为敌人。

    所以要尽早找到中洲仙藏。

    得到所有的极品灵金,打造十门左右的神武大炮。

    “许圣如若有任何事情,贫道随时都在。”

    “七星道宗的事情,让贫道来处理吧,请许圣放心。”

    无尘道人显得无比客气。

    “劳烦前辈。”

    许清宵点了点头,朝对方微微作揖,而后赶往大魏。

    只是,临走之前,许清宵也朝着西洲开口。

    “我给你们时间。”

    “过些日子,本圣亲临西洲。”

    “如若没有我要的答案。”

    “西洲再无佛国。”

    这是许清宵的声音,临走之前的声音。

    这番话,给予西洲天竺寺,天大的压力。

    许清宵下一个目标。

    是天竺寺。

    要打断佛门的根基。

    这很恐怖,如果真是如此,他将扫荡一切敌人,当真要天下无敌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