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老天,快把这狗王爷收了吧! 第5章 见到久违的亲人

时间:2022-04-14作者:悦小舞

    苏若雪看着做贼似的知秋,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

    “就你这鬼鬼祟祟的样子,想不引起别人的注意都难。再说弟弟去庄子了,一时半会儿又回不来,我们逛一会儿就回去,你怕个甚!”

    知秋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又将身子挺了挺,尽量自信一点。

    苏若雪满意地拍了拍她的肩膀,“这就对了嘛!走!”

    依照原主的记忆,二人直接奔了京城最繁华的闹市区。

    越是往闹市区这边走,人逐渐的多了起来,偶尔还能看到三三两两的小商小贩。

    “你看!卖糖葫芦的!”

    苏若雪兴奋的指着前面,一个扛着糖葫芦杆子的中年男子,也不等知秋说话,直接奔了去。

    “唉,小,公子!等等我!”

    知秋赶忙闭嘴跟了过去。

    苏若雪兴冲冲的指着那红彤彤的糖葫芦问道:“这糖葫芦怎么卖的?”

    卖糖葫芦的中年男子看有客人了,刚要咧嘴笑,但很快,嘴角的笑意便收了回来,目光凝视着面前两位俊俏的奶油小生:

    “公,公子!糖葫芦五文钱一串!”

    苏若雪的眉头微不可察地皱了皱,这中年男子看自己和知秋的眼神明显的迟疑了一下。

    难道他看出了什么破绽,明明今天出来已经穿了男装的。

    疑问也只是在脑子里一闪而过,“来两串!”说着便示意知秋付钱。

    二人拿着手里的糖葫芦一边吃,一边兴冲冲的往前走,后面卖糖葫芦的中年男人凝视了许久,才将目光收回来。

    这糖葫芦的味道当真是不错,在前世怎么就没觉得这么好吃呢。

    红彤彤的山楂包裹着糖衣,咬上一口,那叫一个酸爽。

    正在二人边吃边聊时,身后传来一阵马蹄的撕叫声。

    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只觉身边一阵恶风袭来,“小姐小心!”

    知秋本能地将苏若雪护在怀里,二人就被一股惯性直接带倒在地。

    连手中的糖葫芦也扔出去好远。

    “你特么………”

    趴在地上的苏若雪刚要起身怒骂,在看到马上的男人之后,将将出口的话立刻收了回来不说,搂着知秋的脖子,再次趴到了地上。

    “小姐你……”

    “别吱声!”

    苏若雪摁着知秋的脑袋,不让她抬头,生怕被马上的人认出来。

    没想到第一次出门就遇到了渣男,不是楚风晔又是谁。

    此刻的楚风晔正带着一队人着急去宫里复命,马的速度快了些,这才将苏若雪主仆二人给带倒。

    见两人被马给惊倒了,男人勒住了马缰绳,回头向二人看去。

    只见那二人此刻相拥趴在地上,看不出是什么样子,只能瞧见是身形瘦小。

    楚云将马拉了回来,看着趴在地上的苏若雪和知秋,“不知二位兄台可有受伤!”

    苏若雪和知秋的脸几乎都要贴到地面,听到了楚云的话之后,她压了压嗓子,将手扬了起来连连摆手:

    “无碍,各位赶路便可。”

    楚云疑惑的看着二人,既然是无碍,为何不肯抬头,他询问的目光看向了楚风晔。

    楚风晔也是一脸疑惑的看着二人,犹豫片刻之后,道:

    “走!”

    本就有事情要向父皇禀告,可没有时间浪费在这些小事上。  楚云再次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二人,心里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

    但既然主子发话了,便也没再多想,直接跟了上去。

    见马蹄声走远了,苏若雪二人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真是丧气!出门没看黄历,竟遇到这个渣男!”

    知秋早都吓成了一摊泥,“吓,吓死我了,小姐,要不然咱们回去吧!”

    这要被禹王发现自家小姐还活着,指不定要出多大乱子呢。

    苏若雪回了她一个怂包的眼神,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呀!你的手流血了!”

    刚要离开,正好看到了知秋手上擦破皮后渗出的血渍。

    这才想起之前这丫头为了护自己,可是摔在了下面的。

    知秋掏出了怀里的帕子擦了擦,“我没事的,小姐。”

    “那怎么行!都破皮了,咱们找个医馆处理一下吧!”

    说着,也不容知秋回话,拉着她直接去了前面一家小门面的医馆。

    附近虽然也有一些铺子在营业,就瞅着这里零零星星的人,便晓得这里的生意好不到哪里去。

    虽然这家医馆不大,想来这小小的擦伤还是应该能处理的。

    她看了看周围,并没有找到大的医馆,拉着知秋直进去了。

    “有人吗!”

    一进到里面空无一人,真的和自己想的一样,这买卖估计要黄摊子了。

    听见外屋有人说话,里面的人懒懒地应了一声,“来了!”

    声音落下,后屋的门开了,一位穿着青色长袍的公子走了出来。

    男人皮肤白皙,五官也很是清秀,这一路走来,还没见过这样皮肤细腻的男人呢。

    这肤质就好像,就好像前世的人……

    压下了心中的疑虑,苏若雪看向了面前的男人,“你是大夫!”

    那清秀男人看着面前的主仆二人,脸上明显的迟疑了一下。

    但很快又收敛了神色,恢复了淡然的表情,“正是,不知两位是要看病还是抓药?”

    苏若雪嫌弃的看了一眼对面的男人,难怪这铺子的生意不好,就这服务态度一个星都懒得给。

    “我兄弟受伤了,还劳烦大夫给包扎一下。”

    顺着她的手,男人看到了知秋手上的擦伤,又看了一眼面前的苏若雪。

    转身去了柜台后面,拿出了医药箱。

    苏若雪:“………”

    这男人看自己是什么表情,怎么感觉怪怪的。

    那男人打开了医药箱,一边慵懒的往出取东西,一边看着知秋说道:

    “把手伸过来!”

    当苏若雪看到那男人从医药箱里拿出的东西之后,瞳孔瞬间放大,嘴里也不自主的说了出来,“碘酒!!”

    听她这话一出口,那男人拿着镊子的手顿时一僵,眼睛也如她一样,瞳孔瞬间放大。

    二人就这么直愣愣的对视着,脸上皆是惊愕无比。

    知秋的目光在二人的脸上来回的扫过,这俩人看对方的眼神,就跟看怪物似的,也不晓得是怎么个情况。

    须臾,苏若雪看着面前的男人问了句:“兄台,qq号是多少?留个联系方式呗!”

    那男人听后错愕的脸上立刻露出了惊喜之色,随即张口报了一组数字,后又反问:“不知兄台的qq号是多少?”

    苏若雪嘴角的笑意无限的放大,随后也说了一组数字,之后,二人脸上皆是露出了兴奋之色。

    看着眼前的二人莫名其妙的笑个没完,知秋实在是忍不住了,“小,公子!”

    苏若雪这才后知后觉的看向了知秋,还伸着手等着人家给处理伤口呢。

    她看向了对面的男人,“劳烦兄台先帮我家小兄弟处理一下。”

    随后给男人使了个眼色,男人很快会意,也不似之前那样漫不经心了。

    “好说!好说!”

    话落,他拿着镊子夹起棉球蘸着碘伏,给知秋的伤口开始消毒包扎。

    看着眼前的新鲜玩意儿,知秋是一脸的懵,以前也不是没受伤过,包扎的时候可没见过这些东西的。

    看包扎好之后,苏若雪看向知秋,“你先在这里呆着,我和这位大夫有几句话要说!”

    一看小姐要和陌生的男子独处,知秋是真的慌了,“公子!我陪你……”

    “不用!你等在这里便好!”

    说着,也不给知秋反驳的机会,直接和男人去了里屋。

    一来到里屋,二人就好似久别重逢的亲人似的,别提有多亲近了。

    “我叫丁瑞!你呢!”

    “我叫苏若!”

    苏若雪好奇的看着面前的丁瑞,“你是怎么穿过来的?”

    “嗨,别提了!”苏瑞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上班时,听说前厅那边有患者闹事,打算去瞧瞧,没想到一到前厅就挨了那患者一刀,直接就来这了。”

    前世的他工作的地儿,可是市里最有名的医院,没想到穿到了这又破又小的医馆里。

    搞得他一身精湛的医术无处施展,他抬头又看向了苏若雪:

    “你呢!”

    “我!”她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说来话长,不过我是建筑工程师,运气就没有你那么好了,穿成了一个废材王妃,还险些被人弄死。”

    “王妃!是禹王府那个不得宠的王妃吗?”

    丁瑞一脸好奇地看着面前的苏若雪,前几日禹王府那个不得宠的王妃出事的事情,可是全京城的人都知晓了的。

    苏若雪脸上扯出一抹苦笑,“看来我这怂名是扬出去了!对了,刚才看你医药箱,想来你有外挂空间了!”

    在古代可没有碘酒,纱布那些高档玩意儿的。

    丁瑞点了点头,脸上扯出一抹苦涩,“有是有,不过跟没有也差不多。”

    “啥意思!”苏若雪疑惑地看着面前的丁瑞。

    “我几乎把医院的所有设备都带过来了,但也只能窝在空间里,前几日拿了一把手术刀出来,差点让人把我误认为凶手。”

    前几日有个男人身上长了个疖子,本想拿手术刀去除的快些。

    却不想那人见了,吓得扭头就跑,自那以后这医馆的生意是一日不如一日,几乎到了难以糊口的地步了。

    苏若雪投去了一个理解的眼神,这古代的封建思想,她也是领教过的。

    那些先进的东西拿出来,不被当成怪物才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