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老天,快把这狗王爷收了吧! 第29章 等来了德公公

时间:2022-05-08作者:悦小舞

    一听老爹说还让自己回禹王府,苏若雪可不干了。

    “蹭”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爹!我不回去,打死我也不回去,那渣男我一辈子都不想看到他。”

    那狗男人一辈子都不想看到他,一想起他搂着那白莲花的样子,心里就犯恶心。

    见女儿的情绪这么激动,看来对那楚风晔是真的没什么感情了。

    “既然如此,那明日爹爹便奏请圣上,准许你们二人合离。”

    听老爹应承了,苏若雪满意的勾住了苏将军的脖子,“谢谢爹,就知道爹是最好了!”

    此刻,她的心里别提有多畅快了,恨不得高歌一曲农奴翻身做主人。

    瞧女儿这张扬的样子,苏将军一脸嗔怪的道,“都是当娘亲的人了,还这么不沉稳。”

    看着面前的女儿,心里却泛起了一丝苦涩。

    元宝可是皇家的血脉,还是皇长孙,若自己明日真的奏请皇上要求他们合离的话。

    那元宝势必要归还给楚风晔,就是不晓得女儿舍得不。

    翌日一大早,苏将军换好了朝服,坐着轿子进宫去了。

    苏若雪并没有像以往那样睡懒觉。

    知晓今日老爹进宫为自己讨说法去了。

    只要过了今日便自由了,海阔凭鱼跃,天空任鸟飞,那便是要多自在有多自在了,想想心里都美。

    想的是心情澎湃,哪里还能睡得着,直接起身洗漱好。

    只等着老爹回来带回好消息,脑子里憧憬着,终于可以堂堂正正的穿着女装出门了。

    而此刻的苏将军刚到宫门口,便遇到了不少同僚。

    如今,苏将军的名声可是在大楚国首屈一指。

    那些墙头草们纷纷上前来打招呼,一个个一脸的谄媚,嘴里的好话连篇。

    不过也有看不惯的,譬如此刻正离他不远的南平侯。

    当初自己女儿成了正妃,而南平侯的女儿成了侧妃。

    这在南平侯的心中便结下了不痛快,眼下,见苏将军风头正盛,看着更是不顺眼。

    苏将军察觉到了不善的目光,回头正好对上了南平候的眼神。

    一下子想起了儿子说的,楚风晔为了他的女儿虐待自己的女儿。

    无形中二人的目光里带着火气,连最起码的表面功夫也懒得做。

    二人都像没看到彼此似的,直接进了大殿。

    以往这个时辰,皇上早已端坐在龙椅上了。

    今儿个却如一个做了错事的小孩子一样,喂喂缩缩的不想上朝。

    一旁的德公公也知晓主子的心思,并未催促。

    一旁的静妃瞧皇上吓得这熊样,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皇上可是九五之尊,料他苏将军再怎么嚣张,也不敢当着满朝文武的面让皇上难堪的。”

    皇上没好气的看了一眼静妃,“还好意思说,都是你儿子干的好事。”

    气的一甩袖子迈步去了前殿。

    儿子做了错事,到头来还是他这个老子来擦屁股。

    看皇上心虚的去了朝堂,刚才还硬气的静妃跟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变得蔫蔫的了。

    即便是皇上再怎么袒护儿子,恐怕今日自己的儿子也要受些苦了,毕竟咱有错在先。

    随着德公公的一声唱喝,皇上缓步走了上来。

    只不过今天和以往不同,每一步都走出了心虚。当坐到龙椅上的时候,一眼便看到了下面垂手而立的苏将军。

    皇上此时的心情简直是无法形容的。

    目光又扫向了一旁不争气的儿子楚风晔,眼里的埋怨不捡。

    让老子抬不起头来,不就是他干的好事。

    众人齐声向皇上行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上双手向外一摊,“平身!”

    紧接着,下面便开始进入了议政的环节。

    以往这个时候各司其职的官员们,都要汇报一下自己部门的事情。

    今天可不然,那些官员都识相的闭上了嘴。

    带着一双探究的眼睛,不时的在皇上和苏将军的脸上扫过。

    只等着看好戏,一旁的楚风晔从来未像今天这样心虚过。

    特意往一旁站了站,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

    毕竟是三皇子,站的又都是前面的位置,他想不刷存在感都不可能。

    更何况他可是今天的中心人物。

    见许久都没有人言语,皇上有些烦了。

    每日这些朝臣们喋喋不休说个不停,怎的今天跟掐住了脖子似的呢。

    此刻只盼着谁能出来说句话,打破这尴尬的局面,最好把话题引开。

    老这么僵着也不是个事儿,须臾,皇上还是硬着头皮看向了苏将军,“苏将军刚刚回京不久,不必及着来上朝,可在府中多休息几日。”

    “多谢皇上挂念,臣无碍。”

    皇上继续岔开话题,“苏将军为国为民鞠躬尽瘁,此次可又是大功一件,各位爱卿说说看,联应该赏苏将军点什么才好呢!”

    众朝臣们一听也开始拍起了马屁,一个个附和了起来,“皇上圣明!有苏将军这等贤臣,我大楚国必千秋万代。”

    尽管知晓他们是在拍马屁,皇上听了心里还是愉悦的很。

    瞅着火候也差不多了,苏将军迈前一步拱手行礼,“回皇上!为皇上分忧,护百姓平安实为臣份内之事,不敢要求封赏。”

    皇上听了之后很是满意,捋着手里的胡须刚要点头,哪知下面的话,让他嘴角的笑意僵住了。

    苏将军道:“若皇上真要赏微臣的话,臣还真有个不情之请。”

    皇上听了之后,手里一抖,几根胡须硬是被拉了下来,疼得嘴角抽了两下。

    转移话题失败,怕什么来什么,看来今儿个是躲不过去了。

    一旁的楚风晔听了之后也是心里一紧,知晓此番是躲不过去了。

    苏将军没好气的看了一眼身旁的楚风晔,对着皇上“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这一跪,把皇上吓得差点没从龙椅上站起来,赶忙伸手虚扶,“苏将军何必行此大礼,有什么事情只管说便是。”

    众人一瞧,好戏开演了,一个个低眉顺眼的减少存在感。

    苏将军听了之后,依旧没有要起的意思,一个头重重的磕到了地上,“微臣请求皇上准许小女和禹王合离。”

    皇上听了之后,瞬间僵住了,呆呆地望着面前跪着的苏将军。

    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想来他已经在府里面呆了三日了。

    应该知晓自己女儿不在的消息了,怎的这会子竟说出了这番话。

    懵逼的不止皇上,在场的朝臣们一个个亦是如此。

    直愣愣的看着跪在地上的苏将军,脑子里竟然短路了,理解不了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瞧出了众人心里的疑惑,苏将军也不绕弯子,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当日皇上为了让臣能安心远赴边关,将小女嫁到了禹王府,臣知晓是皇上的一番苦心。

    但小女在禹王府过得可是举步维艰,禹王独宠侧妃,夺了小女的掌家之权不说,对小女还不闻不问。

    由着侧妃随意欺负,硬是安了个私通外男的罪名,还借此不给饭吃,处处刁难,不许犬子探望,将小女关在了冰冷的柴房随意欺负险些丧命,以至于孩子早产,身子落下了病根。”

    当初听儿子说起这些事的时候,苏将军的心像刀割般难受。

    如今再提起来,心里依旧是疼痛万分,越说心里越痛,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哭诉了起来。

    “为了躲避某些人的陷害,小女要求去庄子里面养胎,却不想半路遇到了十几个杀手。

    若非犬子及时赶到的话,那小女便是一尸两命了。

    既然禹王对小女不喜,臣恳请皇上准许他们合离。”

    苏将军又一个头重重的磕到了地上。

    不光是皇上听呆了,就连众朝臣们脸上也是精彩万分。

    怎的好像听话本子似的,这其中曲折离奇很是精彩呢。

    好半晌之后,皇上眼里露出了亮光,“这么说禹王妃她还活着。”

    “是,幸亏犬子来的及时,将小女救了下来。”

    皇上听后心中大喜,“那王妃生的是皇子还是公主?”

    苏将军:“………”

    好像有点跑题了,现在不是在谈合离的事吗!

    人家可还在这声情并茂的为闺女讨公道呢。

    皇上这脑回路还真的没跟上,一下子竟扯到了孩子身上。

    对上皇上那期盼的眼神,苏将军哪敢不答,“回皇上,是……皇子。”

    完了,自己的外孙保不住了!

    皇上听后大喜,就连一旁的楚风晔,一惯的冰山脸上也露出了异样的神采。

    众朝臣们更是一副吃惊的样子,要知道皇子成亲也有几个了。

    公主倒是生了几个,皇子可是一个没有呢,眼下这禹王妃生的孩子可是皇长孙呢。

    南平侯听了之后,脸上的肌肉抽动了几下。

    真没想到那老家伙的闺女还活着不说,竟然还给皇上生了个皇长孙。

    那自己女儿以后的日子,怕是不会如现在顺遂了。

    听自己有孙子了,皇上激动地站了起来,“好,好啊,那如今孩子可在将军府!”

    这下算彻底的跑题了,苏将军无奈地应了一声,“回皇上,她们母子正在微臣府中。”

    “好好好!德子,你现在就去将军府,把他们娘儿俩接进宫来!”

    德公公赶忙应了声,“是,老奴这就去。”

    从未见皇上如此失态过,也知晓他心中所想,德公公哪敢怠慢。

    一溜小跑奔去了将军府,原本还在府里面等着听好信儿的苏若雪,老爹没等回来,竟然把皇上身边的德公公给等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