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老天,快把这狗王爷收了吧! 第31章 皇长孙

时间:2022-05-08作者:悦小舞

    皇上狠厉的目光看向了楚风晔,“禹王宠妾灭妻,苛责王妃,导致元宝早产,又险些有生命之忧,

    朕命你明日速速将王妃和元宝接回禹王府,若再敢苛责,让她们母子受委屈,朕定不轻饶你。”

    苏将军:“………”

    苏若雪:“………”

    众朝臣:“………”

    这皇上护犊子能不能不这么明显!这哪里有惩罚的意思啊!

    罪名说的挺邪乎的,还以为这次禹王定要受点苦呢,没想到只是要求他将王妃母子接回府。

    苏将军呆了一会儿,很快想清楚了缘由,低着头闷不作声。

    皇上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这是不想让自家闺女和禹王合离啊!

    多半原因怕是都在元宝的身上,想来是不想让他的皇长孙受委屈。

    苏若雪可是彻底的被雷了一把,吃惊的连嘴巴都忘合上了。

    这不对呀,剧情不应该是这样发展下去的。

    说好的讨回公道呢!

    这就让渣男将她们娘俩接回王府,就算完事儿了,那她这合离岂不是没戏了。

    一想起要回到那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苏若雪就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成天面对着那渣男和白莲花,怕是自己的寿命都会缩短了。

    本想再努努力,哪只皇上好似看穿了她的心思,目光看向了众朝臣,“今天这朝政怕是议不上了,大家都散了吧。”

    众朝臣一听,哪有不明白的,一个个躬身行礼告退。

    皇上都没等众人离开,起身扛起元宝健步如飞的去了后宫。

    看着主子像被狗撵了似的往回跑,德公公大抵也猜出了缘由。

    憋着笑也紧跟在了皇上的后面,瞧着二人逃也似的离开。

    苏若雪埋怨的目光看向了自家老爹,“爹!”

    苏将军一脸愧色的看着自家闺女,“若儿,爹真尽力了!”

    看着自家老爹那怂样,苏若雪气的不知该说什么好。

    心里的怒气无处释放,将目光投向了面前的渣男。

    楚风晔似乎预料到了,连看她都没看一眼,迈步直接去了后宫。

    而此时的皇上正抱着元宝往御书房去,走到长廊拐角,前面不远处便飘来了一道白影。

    由于速度太快,皇上的视力又不是太好,但元宝看得清楚。

    直接“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静妃将挡在脸上的头发撩了起来,皇上才看清面前的人竟然是自己的宠妃。

    看着怀里的元宝哭成了泪人,皇上一脸的怒意,“瞧你这成什么样子,看把元宝都给吓着了!”

    皇上一边不悦的说着,一边轻轻叩打着元宝的后背安抚。

    正在这时,楚风晔几人也走了过来,老远就听到了儿子的哭声。

    苏若雪加快脚步来到了近前,才看到了皇上面前披头散发的女人。

    元宝看到了娘亲,仿佛看到了救星一样,伸着手求抱抱,“娘亲!白骨精来了!”

    白骨精!

    苏若雪的目光看向了面前的静妃,此刻她身着一身白色的里衣,头上的发髻一半盘着的,一半松散了下来,挡住了整张脸。

    光着脚丫子,涂着鲜红蔻丹的双手正伸向了元宝。

    看来儿子平时故事听得很认真,说她是白骨精,形容的很贴切。

    皇上不悦的看着面前的静妃,“还不快回去收拾一下。”

    被皇上这么一喝斥,静妃才算回过神来,这才注意到了还有外臣在。

    此刻的苏将军正低垂着脑袋,数着地上的蚂蚁。

    瞧瞧自己这身装扮,静妃一张老脸涨得通红,“是,臣妾这就回去。”

    眨眼之时,人便消失在了长廊。

    她今早侍奉皇上上朝之后,脑子有些沉,本打算补个回笼觉的。

    就在发饰拆到一半的时候,听到嬷嬷兴冲冲的回来,讲起了朝堂上的事情。

    听得她是激情澎湃,原来自己已经有孙子了,这才一时失了态冲了出来。

    也不晓得是几个人侍奉静妃洗漱的。

    来到御书房,皇上的屁股还没坐热乎,静妃便施施然的走了进来,直接来到了元宝的面前,“快让皇祖母抱抱。”

    元宝看着面前和颜悦色的女人。

    一双乌黑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卷翘的睫毛如两把唰子扑闪扑闪的,真是喜欢的紧。

    须臾,元宝像是想通了一样,冲着静妃咧嘴一笑,“皇祖母”,真真是把静妃的魂给勾了去。

    皇上只感觉自己的怀里一空,元宝便被静妃抢到了过去,在他粉嫩的小脸上连着“吧唧”了好几口,“乖孙乖孙乖孙,我的好乖孙!”

    静妃高兴的不知说什么好了。

    皇上几次伸手想把元宝抢回来,都被静妃霸道的躲开了。

    乖孙她还没稀罕够呢。

    苏若雪的目光看向了自家老爹,瞧着没有为自己说话的意思,索性直接来到了皇上面前。

    “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皇上,臣女对禹王无半点情意,更何况禹王也不喜臣女,认为元宝是野种,还请求皇上收回成命,准许我和禹王合离。”

    原本皇上的注意力都在元宝的身上,听到了苏若雪的话之后,眉头紧锁,“胡说,元宝怎么可能是野种,他是朕的孙子。”

    一旁的静妃听了之后也不高兴了,不满的看向自己的儿子,“就是,这孩子长的跟晔儿小时候一模一样,怎么可能是野种。”

    不论是皇上还是静妃,在见到元宝的第一眼时,心里便认定了这孩子是自己的孙子无疑。

    莫说是皇上和静妃,就连那些朝臣们第一眼见到元宝的时候,也毫不怀疑他是禹王的儿子。

    因为跟禹王长得实在是太像了。

    这种像不单单是五官,连神态也极为相似。

    像的让人找不出任何瑕疵。

    一旁的楚风晔听了之后,心里多少有些不自在。

    之前一直是说这孩子是野种,不过现在他不这么想了。

    原因无他,只因和自己长的太像了,自己想不承认都说不过去。

    瞧着母妃怀里的元宝,男人的脸上露出了少有的柔和,眉宇间隐隐的散发着笑意。

    儿子长的真招人稀罕。

    静妃看着面前木纳的儿子,明明很想亲近元宝,却又忍着不想上前来。

    便给了他一个台阶下,握住了元宝肉嘟嘟的小手,指向了自己的儿子,“元宝,叫爹爹!”

    元宝眨巴着大眼睛盯着面前好看的男人,嘴里小声嘟囔了一声,“爹爹!”

    楚风晔听了之后,眉眼间都是笑意,哪知元宝接下来的话,却让他高兴不起来了。

    元宝似是想起了什么,眼前一亮,指着面前的男人,“你是渣爹!”

    楚风晔:“……”

    他一记眼刀子扫向了正盯着穹顶的苏若雪。

    这该死的女人,定是在儿子面前没少说自己的坏话。

    众人听了也是不由得蹙眉,也知晓王妃的心里委屈。

    这也不能完全怪人家,这事儿即便换成任何一个人,遭受了这等委屈,心里都会有怨气的。

    看着前面下跪的苏若雪,皇上的语气柔和了些,“朕知晓禹王妃受了委屈,你放心,朕一定会让禹王加倍的补偿们母子的。”

    话落,皇上没好气的看了一眼楚风晔,“朕的话,你可放在心上了。”

    接受到了父皇凌厉的目光,楚风晔乖乖的应承了,“父皇放心,儿臣今后必会善待她们母子。”

    苏若雪:“………”

    她目光直直的看着渣男,这狗东西不是一直很想和自己合离吗!

    怎的今天是吃错药了,转头目光又看向了自家老爹。

    一个个的都没打算帮着自己说话,一种无力感涌上了心头。

    完了,看来回禹王府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

    所有的词语都不能形容出她此时的心情,别提多憋屈了。

    静妃可是恰恰相反,心情别提多愉悦了。

    抱着怀里的元宝,真的就跟抱着个宝贝似的,稀罕的要命。

    “既然皇上有公务忙,那臣妾便不打扰了。”

    话音一落,静妃扛着元宝走出了御书房。

    皇上想叫住她都没来得及,乖孙自己都没稀罕够呢,这就给抱走了。

    瞧着母妃抱着儿子出去了,不用想,便知晓她一定去后宫炫耀了。

    若放在以往,楚风晔定要劝说母妃低调些不可张扬。

    今日却未曾张口拦着,想着以往母妃因为自己没有孩子的事情,可是没少受人的排挤和嘲讽,让她泄泄愤也好。

    果然不出男人所料,静妃一走出御书房,在后宫里面便以地毯式开逛。

    生怕别人不知晓她有孙子了似的。

    不管是得宠的,品级高的或低的,反正见到院子就往里钻。

    今早朝堂上的事情早已在后宫里传开了,都知晓静妃有了皇长孙。

    品级低的自然是阿谀奉承,毕竟人家那可是皇长孙,保不齐以后会是什么呢。

    为了好好出出心中这口郁气,静妃特意在云妃和皇后的宫里多呆了一会儿。

    三句话不离自己的乖孙,那叫一个显摆。

    把云妃和皇后气得牙根直咬,谁让自己只有孙女,没有孙子呢。

    万没想到,皇长孙竟然被这女人抢了去。

    不过已成事实,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初次见孩子礼物还是要送的。

    于是乎,等静妃将元宝抱回到御书房的时候,身后跟了一大浪的太监和宫女。

    手里的托盘上都是些名贵稀罕玩意儿,都是送元宝的见面礼。

    看着这些稀世珍宝,苏若雪惊的下巴都要掉了。

    这婆婆究竟带儿子跑了多少个地方。

    怕是整个后宫都逛了个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