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老天,快把这狗王爷收了吧! 第35章 逮了个正着

时间:2022-05-08作者:悦小舞

    见这女人看见自己的时候连礼都不行了,楚风晔的眼里都是厌烦。

    一旁的南紫嫣嘴角勾起一抹嘲讽,“姐姐,怎可如此和王爷这样说话,岂不让人笑话了去。”

    苏若雪慵懒的看向了面前的南紫嫣,“你是在说我,还是在说你自己!”

    “你!!”

    南紫嫣气得胸口起伏,这死女人,分明是在责怪自己没有向她见礼。

    毕竟现在又有外人在,她很快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绪,起身朝着苏若雪轻扶了一礼,“是妹妹的疏忽,还请姐姐见谅。”

    这白莲花的段位果然高,看你还能忍到几时。

    看着面前的南紫嫣,苏若雪扬着高贵的头,一脸的嘲讽,“下次长点记性!”

    话落,上前一步,野蛮的将南紫嫣挤到了一边,坐到了她之前的位置,也是紧挨着渣男的位置。

    瞧着嫣儿一脸委屈的样子,楚风晔眉头拧成了川字。

    这该死的女人,也不看看什么场合,有外人在竟也如此的嚣张。

    一旁的昊王夫妇眼睛里可是霞光万丈,一副这戏可真精彩的样子。

    早就看不惯南紫嫣了,总是装出一副柔弱可人的样子,怎奈楚风晔非独宠她又走哪都领着。

    今日一见禹王妃,这杏子够泼辣,很对他们两口子的胃口。

    见渣男像个气包似的坐在那里,苏若雪也没了耐心,“不知王爷叫臣妾过来何事,我正饿着肚子呢!”

    楚风晔磨了磨牙,将手伸向了对面,“这位是二皇兄,这位是二皇嫂,他们要见你。”

    顺着男人手指的方向,才注意到对面的一对夫妇。

    别的不说,就说这一身的肥膘,苏若雪看了都是喜欢的紧。

    不用猜,便瞧得出这两个定是吃货。

    所谓相由心生,苏若雪猜的是一点也不假。

    二皇子平时很少参与朝政,平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带着媳妇品尽天下的美食。

    遇上对眼的了,昊王夫妇赶忙站起身来,“原来是弟妹,幸会幸会。”

    苏若雪对二人也很是热情地回了礼,之前对渣男的那点不悦心情,打见到昊王夫妇之后,一下子烟消云散了。

    三人见面好似找到了多年失散的兄妹,聊的那叫一个热乎。

    一旁的楚风晔和南紫嫣算彻底的晾到了一边。

    “王妃,菜已经上齐了!”

    苏若雪看了一眼门外的知秋,“你们吃吧!我在这边用了。”

    很难遇到知心的朋友,她是一点也没客气,玩起了行酒令。

    连宽大的广袖也挽了起来,两只手比比花花的喊个不停。

    对面的楚风晔和南紫嫣就好似透明人一样,几乎把他们忘了。

    见死女人初次见面就能和二哥两口子打得火热,男人气得咬牙切齿,心里不停地骂着,都是一路货,都是又懒又贪吃的东西。

    一旁的南紫嫣气的脸色极为难看,又不能发作,还要保持矜持,别提憋的有多难受了。

    这她都可以忍,唯独不能忍的是,王爷看那女人的眼神,还有嘴角那不经意间露出的笑意。

    虽然王爷还是讨厌那女人,但她隐约感觉到似乎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

    这一顿饭,苏若雪吃的极为畅快,临分别时和昊王夫妇还做了约定。

    待她搬到禹王府之后,一定宴请他们夫妇,届时把小郡主妞妞也带来。

    刚坐上马车不久,楚风晔就瞧见了苏若雪的马车,拐去了另一条街道。

    这该死的女人真野,不晓得去哪里招蜂引蝶了。

    拐去另一条巷子的苏若雪并没有回将军府,而是去了京城里最大的一家马车市场。

    之前就打算坐一辆豪华的马车,因着事情太多没有空闲。

    正好趁此机会去一趟,从怀里掏出了早就设计好的图纸,交到了老板的手里。

    那老板看了之后不由得蹙眉,“夫人,这马车小店怕是做不了。”

    苏若雪微醺的看着面前的老板,“怎的呢?”

    那老板微微蹙眉,看来这美艳的夫人没少喝,“夫人这图纸上面的物件,我们有好几样都没有。”

    苏若雪大手一挥,“无妨,明日我会差人送过来,老板按我的图纸做便是了。”

    要不是这夫人付了定金,那老板真不怀疑这夫人说的是醉话。

    足足呆了一个多时辰,将马车的要求跟老板讲述了一遍,几人这才打道回府。

    还未到府门口,老远就瞧见了渣男的马车。

    苏若雪蹙眉,“这渣男怎么又来了!”

    刚一下马车,院子里便传来了元宝的笑声。

    苏若雪迈着虚飘的步子走了进去,正好瞧见了渣男和白莲花,正在逗弄自己的儿子。

    见到了走路歪歪扭扭的苏若雪,楚风晔是一脸的嫌弃,“没那么大酒量,就别穷装。”

    “穷装!”

    苏若雪翻了一个白眼,说不上谁是穷装,人家可有一个金库呢,但这话她不能说。

    转身越过了男人来到了元宝的面前,“儿子!瞧娘亲给你带什么好玩的了!”

    说着,便将空空如也的双手展示了出来,这才注意到了手上拎着的东西没了。

    知秋无奈的摇了摇头,将马车上买的东西拎了过来,“王妃,都在这儿呢!”

    苏若雪干笑,“晓得的,我这不是在逗儿子玩嘛。”

    知秋无语了,这理由太牵强。

    原本正玩着渣男送过来的玩具,一下子见到了这么多小玩意儿,元宝更加的兴奋了起来。

    将知秋手里的东西抢过来,蹲在地上捣鼓了起来。

    蹲在儿子的面前,本想陪她玩上一会,但这肚子里翻江倒海的难受。

    苏若雪便想着站起身来,也不晓得是起的有些急了,还是酒喝的有点高。

    身体一站起来,顿时觉得眼前一片漆黑,整个世界失了颜色,一个后仰倒了下去。

    蹲在地上的知秋一看小姐要摔倒了,再站起来扶,已然是来不及了。

    不过预想摔到地面的那一幕并没有出现。

    苏若雪只感觉靠在了一堵温热且又坚硬的墙上。

    回头正好对上了那张妖孽般的俊脸。

    看着双眼迷离的女人,楚风晔的脸阴沉似水,“没那么大能耐就别强装。”

    话落,一个打横将苏若雪抱起,大步朝着她的院子走去。

    留下南紫嫣傻愣愣的站在那里,手里的帕子搅得死死的。

    楚风晔本想着将女人扔到床上,没想到苏若雪手臂将他的脖子勾得紧紧的。

    男人一时不察,将她扔到床榻时,自己也被带着摔了上去。二人以一个极为暧昧的姿势叠在了一起。

    苏若雪只感觉自己的身上压着块千斤巨石,把肠子都要压冒泡了。

    她越是感觉重,手勾得越是紧,导致楚风晔试着起了几次都未能起来。

    反倒是实实在在的趴在了苏若雪的身上。

    女人身子传来淡淡的幽香,仿佛能够洗礼灵魂似的。

    还有女人那柔软的身子,虽然隔着几层衣服,他依然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女人凹凸有致的身材。

    一时间,男人竟有了一种迷恋的感觉。

    从起初的挣扎变得安静了下来,埋在女人的脖颈处,男人有些陶醉。

    正在这时,耳边传来的南紫嫣惊呼声,“王爷!”

    楚风晔就好似被浇了一盆冷水,一下子清醒了下来。

    他费力地将女人的手臂拿开,起身站了起来。

    看到嫣儿一脸的痛色,心中很不是滋味,“不是你想的那样。”

    此刻,他才注意到了身后的知秋她们,正直愣愣的盯着自己看。

    特别是楚云楚雷那两个憨货,眼里是掩盖不住的戏谑。

    自家主子能耐了!

    原以为会被南侧妃吃得死死的,瞅眼下这情况,似乎风向要变了………

    翌日清晨,一车车货物运到了禹王府,跟随过来的还有十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

    手里拿着各种工具,不难看出,都是手艺人。

    用幔布将听竹苑围的死死的,里面开始施工。

    一连几日,每日都有大大小小几车的货物运到王府。

    不光是府里的下人们疑惑得很,就连楚风晔也很不解。

    这女人到底还有多少东西没有运过来。

    不晓得那听竹苑能不能装得下,他哪里晓得,这都是苏若雪装修用的物件。

    这几日,苏若雪每日都要去订坐马车的地方瞧瞧,看有什么不合心的地方。

    之后顺带去医院看看,一来看看医院有没有情况发生,二来正好瞧瞧铁柱。

    到底是年轻人底子好,再加上医院的伙食又好,经过几天的修养,铁柱的身子已经恢复了大半。

    让苏若雪没想到的是,再次见到宝儿娘的时候,她已经穿上了一身保洁的衣服。

    看到了苏若雪一脸的兴奋,“民妇拜见王妃!”

    苏若雪的注意并没有在她的话上,而是久久的注视着她这套保洁服。

    见王妃许久不言语,宝儿娘这才抬头,瞧着王妃正盯着自己看。

    她摸了摸自己身上新发的保洁服,一脸喜色的看着面前的苏若雪,“托王妃的福,丁院长准许我在这里做工,还说我家相公好了之后也可以留在这里。”

    瞧着宝儿娘说的眉飞色舞的,越说越高兴,苏若雪也被她感染了,“好好干,我看好你们。”

    宝儿娘自信满满的应了一声,“嗯。”

    可能是和宝儿娘聊的时间有些久,出门要离开时正好被楚凌珊逮了个正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