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老天,快把这狗王爷收了吧! 第49章 渣爹我怕

时间:2022-05-23作者:悦小舞

    苏若雪委屈巴巴的看着老爹,“都说了让你去检查身体,就是不听,我一生气腿又疼了!”

    一边呲牙咧嘴的说着,一边手轻抚着被石膏包住的右腿。

    苏城见闺女这么激动,立刻怂了,“好好好,爹去检查,爹去检查还不行吗!”

    天大地大,没有闺女大,闺女都哭了,哪能受得了,直接乖乖的跟丁瑞去检查了。

    苏玉佩服的冲着姐姐伸出了大拇指,“真有你的!”

    苏若雪得意的躺在了床上,翘着石膏腿得瑟的要命。

    很快,检查的结果就出来了,丁瑞拿着手里的化验单走了进来。

    见他面色凝重,苏若雪心中升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赶忙坐正了身子,“有什么事吗?”

    丁瑞双眉紧皱,将手里的化验单交到了她的面前,“胃里有个肿瘤,虽然是良性的,但必须得清除。”

    “肿瘤!”苏玉疑惑的看着面前的丁瑞,不明白的嘴里说的肿瘤是什么病。

    苏若雪看了眼苏玉,目光再次落到丁瑞的身上,“我老爹呢!”

    “之前给将军用了药,现在正昏睡着呢,我觉得正好趁此机会把肿瘤切掉。”

    毕竟那老爷子的脾气谁都知晓,一生起气来,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反正人现在乖乖睡着呢,不如趁机就把手术做了。

    苏若雪想了一会儿,也是这么个道理,“行,就按你说的办。”

    丁瑞出去准备手术的事宜了,苏若雪也把大石膏腿卸了下来。

    手术门外,苏若雪和弟弟等在外面,里面的手术正在进行着。

    走廊里面极为安静,只是苏玉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好半晌之后,实在是憋不住了,“姐姐,你跟我说实话,这医院是不是你开的!”

    之前他就有所怀疑,如今心里面又添了几分笃定。

    姐姐在这里很有话语权,而且那些人似乎还挺听她的。

    问,有一个聪明绝顶的弟弟怎么办办?

    答:只能是坦白了。

    知晓这个弟弟聪明的很,瞒得了初一也瞒不住十五,索性就直接和他摊牌了。

    “呵呵,我弟真是聪明,不愧是我的亲弟弟,恭喜你,答对了。”

    此时的苏玉眼里甚是精彩,猜到是一回事,承认又是一回事。

    自打姐姐被自己救回来之后,这脑瓜子聪明的就开挂了。

    如今,这惠民医院在全京城都是首屈一指的存在。

    想那德医堂辉煌了上百年,也被姐姐的惠民医院比了下来。

    此时的苏玉心中对姐姐别提有多仰慕了,连带着看她的眼神都放着亮光。

    苏若雪对弟弟的崇拜很是受用,拍了拍他的肩膀,“别那么崇拜姐姐,姐不过是个传说!”

    苏玉回了她一个别那么得瑟的眼神,瞧着姐姐辫子都要翘到天上去了。

    “你也别太得意,这事还是越少人知晓越好,免得给自己找麻烦。”

    京城里王公大臣遍地都是,这要真想找点麻烦的话,也够姐姐喝一壶的。

    苏若雪回了弟弟一个晓得了的眼神。

    这事她不是不明白,正因如此,才没有让人知晓这医院是她开的。

    手术门上的灯灭了,丁瑞从里面走了出来。

    二人赶忙迎了上去,“怎么样?”  丁瑞摘下了口罩,“手术很成功!”

    姐妹二人相互对视一眼,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随后就把苏城转到了病房里,看着双眼紧闭的老爹,孤单的躺在床上。

    苏若雪的鼻子没来由的一酸,心里不由得有点亏的慌。

    这老爹将自己当成了心尖宠,自己对他似乎关照的太少。

    趁着麻药劲儿还没过,人还没醒,苏若雪和苏玉去了餐厅。

    因着早上来的比较匆忙,现在肚子都开始造反了。

    刚一来到餐厅就见到了宝儿娘,正和一个妇人站在丁瑞的面前比划着。

    那妇人四十左右岁的样子,虽谈不上多美,但五官也算清秀。

    看她那一身寒酸的衣着,应该生活的比较窘迫,皮肤也显得干燥无神。

    苏若雪的目光直直的盯着那妇人,“这人怎么这么眼熟呢!”

    她越看觉得那人越眼熟,想不起在哪里见到过。

    还是苏玉眼尖,一下子认出了那妇人,“彩云姨!”

    “彩云姨!”苏若雪看向了一旁的弟弟,在原主的记忆里,算是记起了这个彩云是何人。

    原来她是原主娘亲的贴身婢女,和原主娘关系很是要好。

    为了能让她顺心的嫁给张秀才,原主的娘不但削了她的奴籍,还搭了不少的嫁妆呢。

    只是想不通,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看她穿的那么寒酸,不难看出生活的比较窘迫。

    来到近前,听到宝儿娘正在极力的说着好话,“丁院长,我姑姑她手脚很勤快的,给多少工钱都行!”

    来到近前,苏若雪看向了丁瑞,“这位是………”

    “哦,她是铁柱嫂子介绍来的人,想过来咱们餐厅打工。”

    苏若雪点头,“哦,目光看向了那中年妇人。”

    此刻,那中年妇人也看清了面前的苏若雪和苏玉,眼底充斥着激动,“大小姐,大少爷,真的是你们吗!”

    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确认了好半天,这才出口问了出来。

    大少爷和大小姐虽然和小时候的样子变了很多,但还是有几分相似的。

    姐弟俩二人同时出声,“你真的是彩云姨!”

    彩云点头,“嗯!是奴婢。”

    话说到最后,声音已经哽咽了,意识一下子拉回到十几年前,还在将军府侍奉小姐的时候。

    想想那时候,是她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本以为自己能找个如意郎君。

    没想到竟找了个薄情寡义之人,落得今天如此凄惨的下场。

    看出彩云话里的难言之隐,苏若雪将她叫到了一边。

    “彩云姨,你怎么会在这里?”

    十几年没见她了,大家还以为她生活的很好呢!毕竟当年母亲可是陪嫁了不少嫁妆给她的。

    彩云抿了抿眼角的泪水,讲起了这些年的过往,“当年我嫁给张秀才之后,起初的时候过的确实挺幸福的。

    那张秀才待我也极好,后来三年我也没能怀孕,相公对我的态度就越来越差了。

    后来不晓得在哪里领回来了一个女人,还生了一个儿子。

    我本以为也就认了,毕竟自己不能生孩子。

    但相公对我一天不如一天,每次见面的时候都是管我要钱,不给就要挨打。

    后来他们榨干了我的嫁妆,扔给了我一道休书。  之后我一直住在兄嫂家,只是觉得每日吃闲饭,有些过意不去。

    这才想着让侄女带我过来找一份,能维持生计的活计,也省得连累兄嫂。”

    说到这里,彩云似乎一下子想起了什么。

    起身“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奴婢想求大小姐开开恩,给奴婢条活路。”

    之前就听侄女说过,大小姐在这医院很有话语权,如今也只能厚着脸皮求人家了。

    苏若雪费了九牛二虎的劲,才把她拉起来,心里再一次把男人骂了一通,“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正在禹王府里看着元宝的楚风晔,突然间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阿嚏阿嚏阿嚏……”

    男人眉头紧拧,好端端的怎么打起了喷嚏了!

    看着远处儿子玩的正欢,男人一屁股坐了下来。

    昨天晚上折腾了半宿,要不是今天答应了要看儿子,他早都回屋子里面躺去了。

    这身子不但酸痛的要命,脑袋也是头昏脑胀的。

    突然间觉得自己是不是老了,不过一次而已,怎么像被掏空了似的呢!

    正在他神游的时候,远处传来了元宝的哭声,“呜呜呜……渣爹我怕……”

    男人赶忙起身冲了过去,来到儿子的面前,见他小手往前伸着,大颗大颗的眼泪滚落了下来。

    他这才注意到了,儿子胖乎乎的小手上,正趴着一个胖乎乎的毛毛虫。

    此刻,正立着脑袋和他对视,很嚣张的样子。

    楚风晔一把将虫子打到了地上,报复似的碾个粉碎。

    忙不迭的将儿子捞到怀里,轻轻叩打着他的后背,柔声的安抚,“元宝不怕不怕,有父王在!”

    可不管他怎样安抚,元宝都不给面子,嘴巴张的圆圆的哭闹个不停。

    不难看出,刚才那毛毛虫是真的把他吓得不轻。

    眼瞅着儿子哭的泣不成声,男人心里也窜出了火,看见了一旁的楚云和楚雷,“将所有的人召集起来,把树上所有的虫子都给我弄死。”

    看他们以后还怎么吓唬宝贝儿子。

    楚云楚雷:“……”

    二人风中一阵凌乱……

    瞧着主子是真的怒了!,哪敢再言语,“是!”

    赶忙去府里面召集人手。

    正在屋子里面小沁的南紫嫣,听到外面一阵阵喧闹,“外面怎么回事!”

    “回小姐,是王爷命人在树上逮虫子呢, 说是小世子被虫子吓到了。”

    听了东陵的话之后,南紫嫣眼里划过一抹阴狠,“王爷的心都被那小崽子给勾去了。”

    自打那娘俩回到府中之后,那小崽子就把王爷的魂给勾了去,想想都招人恨。

    一旁的东陵狗腿的凑了过来,“小姐不必动怒,指不定您肚子里,现在已经有小主子了呢!”

    南紫嫣听了心里欢喜的很,想起昨夜王爷威武的样子,嘴角勾起了一抹得意。

    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不行,还是保险一点的好,你去准备一下!”

    东陵听了抿嘴,“小姐放心,奴婢早都给您准备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