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老天,快把这狗王爷收了吧! 第52章 流氓一回

时间:2022-05-23作者:悦小舞

    瞧着王妃低头不语,于是静妃就自动解读为她是心虚了。

    毕竟这两口子之前合离的事情闹得可是众人皆知的。

    都晓得他们的关系不好,便想着儿子生病这事,和王妃一定脱不了关系。

    一旁的南紫嫣确是心虚的很,毕竟这件事情她是罪魁祸首,此刻,她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见母妃冤枉了那女人,楚风晔也没打算为她证清白,不为别的,就是见了那女人吃瘪心里高兴。

    正在这时,丁瑞从外面走了进来。

    其实他来了已经有一阵子了,一直躲在外面听墙根。

    这可是能帮老大出气的绝佳机会,他怎么可能放过。

    一进屋子就看到自家老大坐在那里,一副笑的要憋出内伤的样子,真是无语了。

    老大的心咋这么大呢!

    见丁瑞进来,静妃的脸上露出了和蔼,毕竟这丁院长可是救了自己儿子的命的,“这次真是有劳丁院长了!”

    丁瑞颔首,“静妃娘娘客气了,救人是在下的义务,本该如此。”

    静妃满意的点了点头,“嗯,丁院长!不知王爷他得的是什么病!”

    之前只是听人说王爷病得很重,一时着急也没来得及细问,这会子道出功夫来了,可得好好问问。

    丁瑞目光在南紫嫣和楚风晔的身上,不经意的扫了一遍,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静妃见了眉头微蹙,也随着她的目光看向了自家儿子和南紫嫣。

    丁瑞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一副下了决心的样子,“在下很是疑惑,想问问王爷,这几日到底吃了什么东西,

    为何药性会那样霸道,若稍迟来一阵子,恐怕人就废了。”

    静妃一听,“蹭”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紧张的五官都扭在了一起,“你说什么!”

    丁瑞疑惑的看了看面前的静妃,目光再次落到楚风晔的身上。

    后者尴尬道,“母妃她还不知晓我是因何生的病。”

    丁瑞原来如此般点了点头,“哦!”

    静妃目光在儿子和丁瑞的身上来回扫过,明显有点不耐烦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丁瑞来到了近前,“娘娘有所不知,王爷最近几日吃了太多的大阳之物,且又纵欲过度伤了根本,

    肾脏受了损伤,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修养,恐怕这几年都不能再行房了!”

    静妃一听,木讷的坐到了椅子上,眼里充满了不可置信。

    啥意思!是不是说她儿子废了!

    床榻上的楚风晔,也不可置信的看着丁瑞,“丁院长之前不是说只需要休养一年半载的吗!”

    之前可没说需要这么长的时间不能同房的,那他岂不要被憋死。

    苏若雪赞许的目光看向了丁瑞。

    这家伙够狠啊!

    这下渣男岂不要被憋绿了!

    接收到老大赞许的目光,丁瑞心里很是得意,脸上依旧是那副表情淡淡。

    冲着楚风晔微微颔首,“王爷有所不知,您伤及了根本,恢复就得需要一年半载。

    但要是想把身子彻底的养过来,这两年还是不要同房的好,若再也有这么一次,身子真的要废了。”

    楚风晔听了眉头拧成了川子,不受控制的将腿夹了夹。

    这玩意儿要是废了,日子还咋过呀!

    回过神来的静妃这才想起来,质问的目光看向了床上的儿子,“晔儿!这几日你到底吃了什么!”

    虽然她现在还不能彻底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一听说儿子纵欲过度,想来和南紫嫣应该脱不了关系。

    楚风晔被问的一脸的不自在,毕竟这事的罪魁祸首是嫣儿。

    尽管这次他也很生气,嫣儿竟然给他吃了那么霸道的东西,还险些弄废自己。

    但内心深处还是想保护她的,不想让她受母妃的责怪。

    见儿子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静妃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凌厉的目光看向了一旁的南紫嫣。

    南紫嫣被看的心中发毛,一下子跪到了静妃的面前,“是儿媳的错,还请母妃饶了儿媳这回。”

    看着南紫嫣装成柔弱的样子,静妃心里是又怒又气。

    在后宫静浸淫了这么多年,再加上儿子独宠这女人,如今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她同情的目光看向了身旁的苏若雪。

    同样是女人,她最是能体会儿媳妇的心情了。

    见静妃娘娘同情的看着自己,苏若雪心里有了一种不妙的感觉。

    果然,静妃一把拉住了苏若雪的手,语气也是前所未有的柔和,“若儿,如今晔儿病成这个样子,别人照顾我不放心,也只能由你费心照顾了。”

    苏若雪:“………”

    啥!她只感觉一道天雷在脑瓜子上炸开,让她每天都守着这渣男,还不如弄死她呢。

    一旁的南紫嫣拳头握得死死的,牙齿紧咬嘴里泛出一丝腥甜。

    母妃这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明摆着是要偏袒那女人。

    见女人吃瘪的样子,楚风晔心情大好,冰山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得意。

    见儿媳妇愣愣的,静妃生怕她说出拒绝的话,“若儿你放心,这几日你好好的守着晔儿,元宝我带回宫去,你大可放心。”

    苏若雪:“………”

    这老婆婆给自己的后路都堵死了,这下子连借口都没有了,可咋办!

    见那女人一副吃了苍蝇的样子,楚风晔心里别提多熨帖了。

    苏若雪此时比吃苍蝇都觉得恶心,这白莲花和渣男搞出的事情,凭啥要让她收拾烂摊子。

    瞧着静妃一副就这么定下来的样子,苏若雪无奈的应了声,“是,儿媳晓得了。”

    静妃听了,脸上露出了喜色,握着她的小手拍了拍,“好好,母妃就知若儿最贴心了。”

    贴心个屁,不是不能拒绝吗!

    斜睨了一眼身旁的渣男,瞅着他那得意洋洋的样子,苏若雪恨的牙根直痒痒。

    丁瑞下意识的摸了摸脖子,“静妃娘娘您先坐着,在下外面还有事情就先出去了。”

    好像事情给办砸了,此时不走,等待何时。

    瞧着丁瑞逃也似的离开,苏若雪狠狠的剜了他一眼。

    这货竟帮倒忙。

    南紫嫣还想陪楚风晔一阵子,硬是让静妃一记凌厉的眼光给吓回去了。

    见人都走了,楚云楚雷相互对视一眼,“王爷,王妃,我们就在外面守着,有事叫我们。”

    作为主子最得力的亲随,自然晓得什么时候该消失。

    病房里只剩下苏若雪和渣男,自然也没有什么需要顾忌的了,直接开怼,“你脑子被门撞了,刚才怎么不和母妃说,让你的嫣儿陪着你呢!”

    楚风晔就好似被夸了一样,心情不错。

    慵懒的靠在床上,聆听着女人继续夸他。  苏若雪的眼里都能射出刀了,真恨不得把这渣男戳成蜂窝煤。

    絮絮叨叨喷了半天,也不见这男人回一句嘴,给她一种一拳打到棉花上的感觉。

    真是越说越气,若呆在屋里肺子都要气炸了,直接起身。

    见女人要走,男人直接叫住了她,“站住!”

    苏若雪没好气的看着他,“有屁就放!”

    男人抿了抿唇,被夸的心情不错,“你忘了母妃说的话了吗!”

    苏若雪磨了磨牙,脸上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回王爷,臣妾这是要去趟茅房。”

    说着,便要转头往外走。

    “这屋里不是有茅房吗?”

    苏若雪看了一眼卫生间的门,转头又看向男人,“这茅房我去不惯,还是习惯去外面的。”

    男人很赞同的点了点头,“本王也有这个感觉,还劳烦王妃过来扶本王一下,本王也想去茅房。”

    苏若雪:“………”

    杀人可以吗!

    瞧着渣男那一副得意的样子,苏若雪压了压心中的怒火,“好!臣妾这就叫楚云他们过来。”

    说着,迈步走了出去,很快,黑着脸又走了进来。

    也不晓得楚云和楚雷那两个憨货,这会子滚到哪儿去了。

    不情愿的来到男人的床前,一把拎起了他的手臂,“臣妾来扶王爷!”

    每一个字都是从牙缝里咬出来的,但听在男人的心里却是极为的熨帖。

    好似得到了最高的荣誉似的,冰山脸上是抑制不住的得意。

    就在楚风晔双脚落地的时候,感觉整个脑子昏昏沉沉的,双腿软的跟棉花似的。

    一时间竟没了知觉,整个身子倒了下去。

    刚给渣男穿完鞋子,这一站直了身子,就瞧见男人硬生生的砸了过来,“狗男人,你给我起开!”

    楚风晔如一座大山一样,死死的压在了苏若雪的身上,让她动弹不得。

    原本男人不是故意的,但此刻,女人身上传来的柔软,觉得很是舒服。

    一时间,竟让他有些贪恋,也流氓了一回,趴在了女人身上一动不动,“本王身上没力气,起不来。”

    这么大的块头,压在自己身上,苏若雪只感觉内脏都要被压爆了。

    她手脚并用开始挣扎,很显然,对身上的男人来说毫无用处。

    折腾了好一阵子,苏若雪额头上沁出了细密的汗珠,大口大口的喘气,胸口也不断的起伏。

    瞧这女人不断起伏的胸部,和粗重的喘息声。

    楚风晔只觉得血液直冲到了头顶,心中暗念,“不好!”

    这感觉怎么跟喝了嫣儿那种汤的感觉一样呢!

    此刻,他觉得身上燥热无比,一股邪火在身体里乱窜。

    若再这么下去的话,自己真的要收不住了。

    便赶忙从女人的身上爬起来,苏若雪这才得到了解放。

    一张娇俏的小脸气得绯红,眼里充斥着滔天的怒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