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老天,快把这狗王爷收了吧! 第55章 长能耐了你

时间:2022-05-23作者:悦小舞

    苏若雪又斜睨了一眼黑脸的男人。

    要照这么呆下去的话,自己不死也废了。

    想到这里,起身走了出去,打算去找丁瑞问问这渣男的病情。

    在办公室里等了许久,丁瑞才过来,“老大!”

    “嗯!忙啥呢?”

    “还是那几个桥梁事故的重患,不过都已经脱离危险了。”

    “哦!”苏若雪点了点头,这才想起来,桥梁事故那件事情,“听说是谁主管的了吗!”

    丁瑞摇头,“不晓得!对了,找我有事儿!”

    苏若雪这才想起来时的目的,“哦,对了,那渣男的病怎么样了!”

    丁瑞听了抿嘴一笑,“咋滴,忍不了了!”

    这几日他听说王爷可是没少难为老大,估摸着老大是受不了了。

    苏若雪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你说呢!有屁快放。”

    丁瑞摸了摸鼻子,“你男人伤的是根本,要想养过来怎么也得一年半载的。

    但也没有达到非要住院的地步。”

    苏若雪:“………啥意思?不需要住院是吗!”

    丁瑞憋着笑,“可以这么说!”

    苏若雪:“………”

    她磨了磨牙,恶狠狠的看着面前这货,毫不怀疑,这货是被收买了,“这屁你不早放!”

    “你又没问我,更何况你那霸道婆婆下旨,让你好好守着你男人,你以为回了家就能躲得了吗!”

    苏若雪只感觉自己的牙都磨掉了半截,指着丁瑞的鼻子不知该说什么好了,“行啊!长能耐了你啊!”

    气得起身冲了出去,一个两个的都耍着自己玩,老虎不发威,真特么当自己是病猫了。

    刚要转身上楼找男人发泄,皇上身边的德公公过来传话了,“老奴拜见禹王妃!”

    苏若雪稳了稳心神,“德公公过来可是替父皇来传旨的!”

    德公公眉眼含笑的点了点头,“是,皇上多日未见禹王,心里挂念着呢,特让老奴跑这一趟。

    想问问王爷的身子恢复的怎么样了!”

    “王………”

    苏若雪刚出口的话咽了下来,眼珠转了转,“劳烦公公回去带个话,王爷的身子好多了,明儿个我就陪王爷进宫去见父皇。”

    德公公听了之后,笑得连连点头,“好,咱家一定把话带到。”

    瞅着德公公离去的背影,苏若雪嘴角勾起一抹得意。

    迈着轻飘飘的步子回了病房,“刚才德公公来传话了,明日要我们进宫见父皇。”

    楚风晔注视着面前的女人,瞧着她那一脸算计的样子,指不定心里边冒着什么坏水。

    苏若雪无视男人的审视,转身躺在了床上,心里那叫一个美。

    终于要离开这间屋子了!

    又打发袁兴去取马车,又让知秋和袁真去了街上采买。

    许久没回院子了,家里的吃食一定不多了。

    一切安排好之后,她四仰八叉的躺下来。

    可能是心情好的原因,没一会儿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一旁的男人又恢复了那张冰山脸。

    这该死的女人,就这么不愿意和自己呆在一起吗!

    真是个没心没肺的女人,这才倒下一会儿就睡过去了。

    瞧着瞧着,男人的目光有些呆滞。

    不得不说,这女人的睡颜还挺好看的,可比睁着眼睛的时候可爱多了。

    巴掌大的小脸睡得很是恬静,看着还挺招人喜欢的。

    而此时,睡梦中的苏若雪又见到了那片熟悉的林子。

    瞧着脚下这条羊肠小路,她眉头紧锁。

    “怎么又来这里了!”

    这老神棍几乎都要被他给忘了,如今,突然间又来了这里,心里升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顺着熟悉的羊肠小路走了进去,入眼的依旧是那熟悉的瀑布和亭子。

    亭子里那老神棍正安静的坐着,悠闲的摆弄着手里的茶具。

    苏若雪来到了近前,一屁股坐到了对面,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你让我做的我也已经做到了,怎么又把我叫来了!”

    白须老者端着手里的茶盏微微一笑,“嗯,这个我知道。你做的不错!”

    苏若雪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有话就直说!”

    以她对老神棍的了解,这次叫她来准没好事。

    果然,白须老者嘴角微勾,放下了手中的茶盏,“今天叫你过来,想来你心里也猜到了几分。”

    “我哪晓得!”

    老者莞尔一笑,“离京城百里以外有一座陆松山,三个月之后将火山爆发,

    周边至少有几千户人家都会遭难,他们能不能活就看你的了!”

    “啥玩意儿!”

    苏若雪气的一下子从凳子上站了起来,“你个神仙都管不了的事情,让我来办,是不是熊人熊到家了!”

    见这丫头反应这么大,老者淡然一笑,“生那么大气干嘛,我又没逼着你。”

    苏若雪听了这才松了一口气,再次坐到了石凳上。

    哪只老神棍接下来的话,让她火冒三丈。

    “我过来也是好心的提醒你,也是想帮你保住那外挂空间吗!”

    苏若雪:“………”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看着面前老神棍得意洋洋的样子,她气的牙都要磨没了。

    这老神棍变了法的是在威胁自己,真是往自己的软肋上戳呀!

    盯着面前的老神棍,苏若雪竟被气笑了,“我说您老是不是太高估我了!连您这个神仙都做不到的事情,我一个半吊子穿越的,能有这份能耐!”

    白须老者很笃定的点了点头,“你有!”

    苏若雪:“………”

    她压了压心中的怒气,恢复了一脸的笑意嫣然,“您老还是不了解我,我这半吊子自己最晓得了,没这份能耐,您还是换人吧!”

    话落,也不给老神棍说话的机会,迈步要离开。

    身后传来老神棍沉稳的声音,“都说了是为你好,我也没逼着你不是。”

    苏若雪只感觉肺子都要气炸了,实在是憋不住了,放声的叫了起来,“老神棍你有种………”

    條地睁眼,面前就是一张放大的俊脸。

    楚风晔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她。

    之前这女人睡得还挺安静的,不晓得是做了什么噩梦。

    又是喊又是骂的,跟要报仇似的。

    原本心情就不好,一睁眼睛又见到了渣男,她更没了好心情,“看什么看!没见过人家睡觉。”

    楚风晔:“………”

    这该死的女人,一睁眼就不给自己好脸色,跟睡着的时候简直判若两人。

    翌日一大早,办好了出院手续,苏若雪心情别提多愉悦了。

    脚下的步子也轻快了许多,迈着步子就往医院外面走,却被身后的男人给叫住了,“站住!”

    苏若雪回头,正对上了男人那张冰山脸,“干嘛!”

    楚风晔抬起了自己的右臂,“母妃交代的事情你忘了!”

    苏若雪磨了磨牙,不情愿的来到了男人的身边,一把勾住了他的手臂。

    扯着膀子就往前走,楚风晔嘴角微勾,心里熨帖的很。

    身后的楚云和楚雷相互对视一眼,嘴角勾起一抹玩味。

    这医院可是没白住,一次次的让王妃吃瘪,主子能耐了。

    原本一脸阴沉的苏若雪,在见到了自己豪华的大马车之后,眼里顿时露出了惊喜。

    眼前的马车和自己心里想的一模一样,绝对是高大上。

    直接扔了男人的手臂,围着马车连着转了好几圈。

    稀罕的摸摸这瞧瞧那,看哪儿都是喜欢的紧。

    一旁的男人眼里也划过一抹惊讶,没想到这马车做的这么漂亮。

    原以为自己的马车就挺牛逼的了,和这女人的没法比。

    苏若雪兴奋的上了马车,刚一坐稳就和男人来了个面对面,“你怎么也进来了!”

    这狗男人可是有自己的马车的。

    楚风晔一脸的理所应当,“本王的马车为何坐不得!”

    苏若雪:“………”

    要脸不!没想到这男人这么不要脸,大言不惭的说这马车是他的。

    “这马车是我自己设计的,也没花王爷一分钱,跟你有个毛关系!”

    男人像被夸了似的,一脸的得意,“你是本王的王妃,你的自然就是本王的!”

    真是被他的无耻给惊到了,论从古至今最无耻,为独楚风晔是也。

    男人无视女人飞来的眼刀子,起身坐到了主位上。

    屁股下面虽然软软的,但还没有塌陷的感觉,很是舒服。

    而且这座椅还很宽敞,他试着躺了躺。

    原本自己的个子就高,躺在这上面还很宽敞的。

    两边依旧是真皮的座椅,中间还有一个茶几,下面一个格子一个格子的,应该是装东西的。

    这马车的窗户很特别,从来没见过。

    还有这棚顶那圆圆的东西,还挺好看的。

    瞅着那些柜门,里面应该能装不少东西。

    苏若雪一记眼刀子,接着一记眼刀子落在男人的身上。

    瞧着他那土老二进城的样子,真是没见过世面。

    许是身子还虚的缘故,坐了一阵子,男人的身子发软,索性躺了下来。

    袁兴见状忙道,“王爷!那椅子可以展开的,那柜子里面也有枕头和被子。”

    其实这长长的椅子足够他躺下了,听了袁兴的话之后,出于好奇,还是按着他的方法一拉。

    长长的椅子竟然成了一张宽大的双人床,男人眼里顿时冒出惊艳之色。

    无视女人怨恨的眼神,从一旁的柜子里拿出了枕头躺了下来。

    真是舒坦的很呐!

    苏若雪狠狠的瞪了袁兴一眼,责怪他告诉狗男人,那床是可以展开的。

    袁兴委屈的缩了缩脖子,没再敢言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