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老天,快把这狗王爷收了吧! 第57章 迷一样的存在

时间:2022-05-23作者:悦小舞

    静妃见儿媳妇应承了,兴奋的脸上再次露出了慈母笑,“母妃就知若雪最懂事了!”

    原以为今日回府之后,便可以过回原来的小日子了。

    没想到静妃竟然来了这么一出,这日子算没头了。

    瞧着女人那蔫儿蔫儿的样子,男人抿唇不语,心里就是舒坦。

    见到了豪华的大马车,元宝一下子兴奋了起来。

    瞧见了宽大的双人床,元宝兴冲冲地爬了上去。

    东摸摸西看看,那新鲜劲一点也不比他老子的差。

    楚风晔半倚个身子哄着儿子玩。

    一旁的苏若雪脸色黑如锅底,眼巴巴的看着人家爷俩在大床上享受。

    自己却坐到了一边,突然间有了一种鸠占鹊巢的感觉。

    一旁的知秋和袁真,瞧着自家小姐那可怜兮兮的样子也很是心疼。

    毕竟她们是知晓的,这马车小姐可是费了好大一番功夫的,就这么让人家白白占了。

    赶车的袁兴可是高兴的很,真没想到大小姐设计马车的时候,还给自己弄了间小屋子。

    这可好了,冬天里面可以生炭炉,赶车的时候也不会冷。

    夏天的时候,阳光也晒不到自己,旁边的小柜子里还可以存放东西。

    此刻就是觉得坐着稍微有一点挤,他厌烦的目光看向了一旁的楚云楚雷。

    明明他们有马车就是不坐,非要和自己挤在这里。

    楚云楚雷此刻却是一脸喜滋滋的,对袁兴冷脸毫不自知。

    王妃这马车坐的可真是舒服,一点也没有颠的感觉。

    苏若雪越看男人越来气,索性叫住了袁兴,“停车!”

    袁兴赶忙停了马车,她刚要起身下去,被男人一把给拦住了,“干嘛去!”

    苏若雪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去城外转转!”

    之前在医院里的时候,她就想了解一下桥梁坍塌的原因,对这方面她还是比较有兴趣的。

    反正现在懒得瞅这狗男人,不如出去转转。

    “城外!”

    男人眉头微皱,不晓得这女人去城外要做什么。

    毕竟离那里可是有几十里路远呢!

    苏若雪点了点头,“没错,我就是要去城外,难道王爷也要跟着!”

    瞧这女人一脸挑衅的样子,男人嘴角微勾,“好!就去城外,正好本王这几日呆的也烦闷,出去散散心也好。”

    苏若雪:“………”

    这狗男人绝对是故意的。

    她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一副认命了的样子。

    兴许车上安的都是充气轮子的缘故,马车不但走起来轻便,速度也很快。

    足足比平时快了一半的时间,到城外的时候也到了午饭的时间。

    城外可没有什么商铺,除了护城河就是山,或者是大片的草甸子。

    选了一处阴凉比较好的地方,苏若雪让人支上了炉子。

    对于一个吃货来说,这些东西是马车上必带的。

    袁兴袁真进山不一会儿,就拎了几只野鸡和兔子回来。

    倒是人多力量大,点火的点火,收拾的收拾,穿串的穿串。

    没一会儿的功夫,烤炉上就传来了诱人的肉香。

    不得不承认,这女人做饭确实有两下子。

    懒在马车上的楚风晔,也被外面的香味馋得不时的咽口水。

    元宝更是急得直跳脚,扔下了手中的玩具,冲到男人怀里,“渣爹!娘亲把肉都烤好了,我们快去吧!”

    楚风晔抱着怀里的元宝走下了马车。

    此刻,小桌子上已经摆了好几样的烤串了,味道是真的香。

    趁人不注意,苏若雪溜进了马车,佯装着开了一个柜门。

    将一瓶瓶饮料拿了出来,看着面前这奇怪的盒子,知秋满脑子问号。

    之前的马车她是打扫过的,里面都有什么东西,她是最清楚的了。

    不晓得王妃拿出来这古怪的盒子是什么时候买的。

    当众人品到了甜甜的碳酸饮料后,眼里皆是一亮。

    这东西喝到肚子里直打饱嗝,不过那感觉挺舒服的。

    楚风晔虽面无表情,心里也是很惊讶,不晓得这女人搁哪里弄的,这么多稀奇古怪的玩意儿。

    正在众人吃的正香时,远处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我说闻这香味怎么这么熟悉呢!原来是三哥和三嫂啊!”

    众人回头,见来人正是楚风文。

    男人今日穿了一身绛紫色锦袍,将那张邪魅的俊脸衬得更加的邪魅。

    来到近前,不客气的从苏若雪的手中抢了一把烤串过来。

    一边吃着一边赞不绝口,“嗯!不错,三皇嫂,你这手艺又精进了不少!这是什么!”

    他目光看向了苏若雪面前的饮料,拿在手里仰头喝了起来,满脸都写着爽透了,“哇,这味道不错,在哪儿买的!”

    苏若雪没好气的看了一眼,“抢人家的东西香是吗!”

    明明桌子上放了那么多,这货偏要抢自己手里的。

    楚风文邪魅一笑,跟受了夸赞似的美滋滋的。

    却没有注意到身边男人的脸都能挤出水来。

    看着他二人谈笑风生的样子,画面一点也不违和。

    就好似人家是两口子似的,楚风晔心里是真的酸溜溜的。

    苏若雪看向了一旁的楚风文,“有些日子没见你了,怎么跑到城外来了!”

    楚风文一边往嘴里填着烤肉,手指着远处护城河的方向,“我来监工的!”

    “监工!”顺着他手指的方向,苏若雪看向了远处护城河上的那座桥。

    “那座桥是不是前几日出事故的那个!”

    楚风文叼着嘴里的肉忙点头,“没错!到现在也没查出是什么原,不晓得为何会坍塌!”

    当初父皇给他派这个任务的时候,就晓得这不是个什么好差事。

    果真,这都十几天过去了,也没能查出那桥坍塌的原因。

    苏若雪装做不经心的样子,“那还不好办,找桥梁专家一检验不就晓得了吗!”

    楚风文嘴角勾了勾,“若是像你说的那么轻松,我就不必在这守了十几天了。”

    专家也过来瞧过了,始终没能查出个缘由,整天守在这里,他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瘦了一圈了。

    苏若雪又是一副不经意的样子,“一会儿我帮你瞧瞧。”

    楚风文诧异的看着她,“三嫂这方面也懂。”

    要是以前他是绝对不会相信的,但眼前的女人不一样。

    自打见到她的时候起,这女人可是给了他无数个惊奇。

    甚至内心都相信,这女人真的是无所不能。

    苏若雪讪笑道:“略知一二,以前看过一些这方面的书而已。”

    楚风文审视的目光,盯着面前的女人,“好,那就有劳三嫂了。”

    一旁的楚风晔感觉自己是多余的,被彻底的凉到了一边。

    看着人家温馨的画面,只觉得嘴里的肉没了滋味。

    楚云楚雷见了也是不敢言语,毕竟自家王妃和睿王太过亲近,难怪主子不开心。

    用完饭后,让知秋带着元宝回了马车,元宝每日都是要必须睡午觉的。

    其实楚风晔的眼皮也开始打架了。

    这几日在医院里住着,也养成了睡午觉的习惯。

    可现在他硬是挺着不去睡,他怎么能让女人和其他的男人独处,就算是自己的皇弟也不行。

    来到了护城河边,苏若雪将整个桥的构造收入了眼底。

    仔细的又观察了它的骨架结构,又看了看浇筑的泥土。

    瞧这女人那一脸凝重的表情,可不像是略知一二的样子。

    之前请来的桥梁专家,也没像这女人观察得这么仔细。

    不光是楚风文,此刻就连楚风晔心中也疑惑了起来。

    隐隐约约觉得这女人似乎对这方面是精通的。

    前前后后绕了好几圈,大到石块木桩,小到沙石泥土,通通检验了一遍。

    根据自己观察的,心里又做了一番总结,最后来到了楚风文的面前。

    她一脸严肃的道:“这桥梁设计的有问题,即便是暂时建成了,以后依然会塌掉。”

    楚风文听了眉头微皱,“当真!”毕竟这设计师也是挺出名的。

    苏若雪一脸笃定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当然,还有这沙石,里面填充的粘合剂含量小,牢靠性差,也是一个重要的隐患。”

    话落,她随手捡起了一根树枝,在地上开始画了起来,“这里的角度不应该是这样的,应该是这样………”

    她很认真的指出了毛病的所在,不但是身旁的楚风文听得茅塞顿开。

    就连楚风晔心里也是不由得感叹,这女人的脑子里到底装了多少东西,怎么感觉什么都会似的。

    原来真的是小看了她,此刻的楚风晔突然有了一种,对自己王妃很陌生的感觉。

    仿佛这女人从来就不认识似的,谜一样的存在。

    楚风文越听越兴奋,脸上勾起得意的笑意。

    这女人每次都能给她惊喜,这次也不例外。

    将她的意见用纸拓了下来,楚风文宝贝似的揣在了怀里。

    看着面前的女人,眼里放着光,“若真的如三嫂说的那样,等我把这件事情解决了,定会好好酬谢三嫂!”

    话落,他骑着马飞奔回了京城,迫不及待的想把这件事情跟父皇说。

    瞧着楚风文那家伙,瞅自己女人眼里都是亮光。

    楚风晔心情是非常的不爽,连带着瞅着女人的眼神也多了几分怨气。

    这该死的女人,仗着自己会的多点就勾引男人。

    真是没把他这个夫君放在眼里。

    苏若雪可没功夫观察男人的神态,很明显,注意力还在面前的这堆泥土上。

    俯下身去抓了一把放在手里,又到前面和好的泥土里看了看,眸光紧的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