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老天,快把这狗王爷收了吧! 第61章 好笑极了

时间:2022-05-23作者:悦小舞

    楚风晔握着扶手的手不断的收紧。

    原来,楚风文一早就晓得这女人的真实身份。

    难怪早前和这女人走的那么近,看来楚风文对这女人之前就存了心思的。

    楚风晔心里越想越气,生楚风文的气,竟敢对他的皇嫂生了不该有的心思。

    也生自己的气,连楚风文一个外人都瞧出来了,自己竟然没发现,自己的王妃是女扮男装。

    瞧着王爷的脸色很不好看,处在暴怒的边缘。

    父子几人相互对视一眼,这是要发脾气的节奏啊!

    苏若雪却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又没花他一分银子,跟他有毛个关系。

    好半晌,男人压下了心中的不悦,嘴角扯出一抹苦笑,“没想到本王的王妃这么厉害,还真的是让本王意外。”

    瞧着王爷眼里那会暗不明的眼神,苏诚内心隐隐有些担忧。

    都怪自己一时嘴快,这两人回去不会干起来吧!

    苏玉瞧出了自家老爹担忧的心思,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眼神。

    这一点他还是比较放心的,那男人先不说。

    自打姐姐被接回将军府之后,可不是从前那样软弱的大小姐了。

    他敢断定,若王爷真的敢找姐姐的麻烦,那就是活腻了。

    尴尬的气氛很快被满桌子的菜肴给打破了。

    众人边吃边聊,这顿饭吃的也算很和谐。

    足足在将军府里呆了一小天,见天色不早了才回的王府。

    元宝可能是跑累了,没熬到家就睡着了。

    一路上,马车里静悄悄的,袁真和知秋做贼似的眼神,在王爷和自家小姐的身上来回打量。

    真没想到,自家小姐这么厉害,竟然是那个救了无数百姓的神秘人。

    就连他们这些贴身的人,都被蒙骗住了。

    在外间赶车的袁兴和身边的楚云楚雷也是不吱声。

    心理和知秋他们都是一个想法。

    晓得王妃是个厉害的人物,但也没想到这么厉害,这能耐怕是王爷也要逊色许多了。

    去年的旱灾和寒灾可是把皇上都愁够呛的。

    任谁也想不到那个神秘人,竟然是自家的王妃。

    楚风晔搂着怀里的元宝,看似表情淡淡,实则不然。

    自打在将军府知晓了这女人就是那神秘人之后,他的心就没平静过。

    只是平时都是一副冰山脸,隐藏的比较深罢了。

    苏若雪则不然,跟没事人一样。

    毕竟那事都已经过去了快一年了,对她来说早已是过去式了。

    马车停在府门口,南紫嫣已经等在了门口,“王爷!您回来了!”

    刚想往王爷的跟前凑凑,怎奈他怀里还抱着那个小崽子。

    楚风晔心里想着事儿呢,哪有精力注意到南紫嫣的神态。

    只是低沉的应了声,“嗯!”

    抱着元宝快步去了听竹苑。

    说来也怪,不过才去住一个晚上而已,如今他走的可是极为的顺脚。

    身后的南紫嫣一张小脸涨成了猪肝色。

    如今,王爷是越来越不拿她当回事儿了,定是那女人说了自己什么。

    楚风晔将元宝放在了床榻上,刚要洗漱,南紫嫣走了过来,“王爷!妾身已经……”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男人给打断了,“本王累了,嫣儿还是早些回去吧!”

    男人语气是从未有过的疏离,听得南紫嫣身子不由的一怔。

    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男人,“王爷都出去一天了,妾身实在是……”

    南紫嫣泪眼朦胧的看着面前的男人,这也是她一贯的手段,却不想话未说完,又被人家给打断了,“本王乏了,退下!”

    此刻的男人是真的没有心情哄嫣儿,心里乱着呢!

    自己的话再次被打断,南紫嫣脸上划过一抹痛色,以前自己稍一皱眉,王爷就心疼不已。

    如今自己都这么卑微了,怎的感觉王爷不但不心疼自己,好似还厌烦了呢!

    瞧着王爷已经明显的不高兴了,南紫嫣这才识趣的退出了听竹苑。

    临出门时,她看向了苏若雪的房间,眼里升起了滔天的恨意。

    不晓得什么时候,这女人变得这么厉害了,竟然不知不觉把王爷的心给偷走了。

    说什么静妃的口谕,全都是借口,若王爷心里真的有自己的话,怎么可能死赖在那听竹苑不出来。

    许是这一天忙活的身子乏了,洗漱后苏若雪早早的就睡下了。

    而对面房间的男人确是没了睡意。

    一双鹰隼般的眸子瞪得溜圆,看着窗外皎洁的月光心乱不已。

    打这女人嫁到王府的时候,一庄庄一件件事情,像过电影一般在脑子里过了一遍……

    翌日早上,经过了一个晚上的修养,苏若雪可是精力充沛的很。

    元宝比起娘亲更是有过之无不及。

    楚风晔就不一样了,整个人跟没睡过觉一样,满脸都挂着疲惫之色。

    苏若雪的目光在男人的身上扫了一眼未言语。

    餐桌上传来勺子筷子碰撞碗的声音,都是闷头吃着。

    只是楚风晔似乎没有昨日吃的那样香甜。

    吃着吃着,目光不时的看向了面前的女人,也不晓得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对面的苏若雪却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全然没有察觉到男人异样的眼神。

    所有的注意力放在了面前可口的小菜上,时不时给儿子还加点菜,“多吃点蔬菜,补点维生素。”

    尽管不晓得娘亲嘴里的维生素是啥意思,元宝还是乖乖的点头了,“嗯!”

    好半晌,男人放下了手中的粥碗,一副下了很大决心的样子,“庄子里的秧苗倒了不少,一会儿我们去看看。”

    想着若真的像苏玉说的那样,这女人的法子可以避免庄稼倒地的话。

    那粮食的产量可就要翻倍了。

    苏若雪吃的正香,还真没听明白男人的意思,“嗯?”

    楚风晔稳了稳心神,“就是你教苏玉他们那个种地方法,也可以用在咱们的庄子上。”

    苏若雪迟疑了一会,这才明白男人的意思,嘴角勾起一抹嘲讽,“可别,你是你的,我是我的,可没有咱们的。”

    楚风晔:“………”

    这该死的女人,明明自己已经放低姿态了,想和她好好相处,可这女人就是不给她好脸色。

    男人的脸色也沉了下来,“怎么没有!难道元宝不是我们呢!将来我这王府的继承人不也是他吗!

    于其是在帮我,还不如说是在帮你儿子。”

    苏若雪大手一挥,“不必,您那万贯家财,还是给您那宝贝嫣儿的儿子留着吧!”  虽然听着有点气人,但这也是心里话。

    他楚风晔有权有势,但自己也不是吃素的。

    自己那个取之不尽的金库就不说了,光说惠民医院这块,绝对是日进斗金的存在。

    这王府还真的没瞧得上眼。

    男人咬肌绷得紧紧的,这该死的女人。

    最终还是压了压心里的怒气,没好气的看着面前的女人,“你就是不肯去是吗!”

    看着面前男人要气出内伤的样子,苏若雪的心情大好,嘴里叼着筷子,眼珠转了转,“也不是不可以,这年头亲兄弟还明算账呢,只要王爷的价钱合理,走这一趟也不是不可以。”

    楚风晔:“………”

    这女人的眼里难道就只有钱了吗!“行,说个数吧!”

    苏若雪一脸喜色的放下了手中的筷子,赞许的目光看向面前的男人,“王爷真是爽快,就凭咱这关系,怎么也得给您个优惠价。”

    说着,她在男人的面前伸出一根手指,“一万两!”

    男人磨了磨牙,“你不如抢劫去算了!”

    这女人够狠,一张嘴就是一万两的银子,恐怕在她心里没有什么能比银子更重要的了。

    苏若雪一副被夸得很高兴的样子,“王爷过奖了,嫌价钱高就另请高明吧。”

    楚风晔压了压心中的怒气,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好!就依你。”

    “成交!”苏若雪回了一个标准的财迷微笑。

    那可是一万两银子啊!尽管自己不缺钱,但就这么出去逛一趟,一万两银子就到手了,想想还是值得的。

    一听说娘亲和渣爹又要出去玩了,元宝可是兴奋的很。

    像个树袋熊似的,盘在了渣爹的身上。

    众人上了马车,直奔王府的封地而去。

    南紫嫣看着渐行渐远的马车,眼里划过一抹阴狠,“去,给陈王送个信。”

    以前没把这女人放在眼里,如今她要重视起来了。

    一旁的东陵担忧的凑了过来,“小姐,王爷也在马车上呢,这万一要………”

    “无碍,对于王爷来说,那女人还没有重要到,让王爷用性命保护的地步。”

    尽管能看得出来,王爷对那女人已经有了好感。

    但她敢确定,王爷还没喜欢到,可以用自己的性命来保护她的地步。

    再说陈王针对的是那个女人,还没傻到亲要自动手除掉王爷。

    尽管乡间的小路不那么平坦,但马车依然是那么平稳。

    时间长了,元宝又开始迷糊了起来。

    很想看看外面的风景,可这眼皮就是这么不听话,老是想盖住眼珠子。

    瞧着儿子那硬挺的样子,不光男人看着好笑,连苏若雪也被逗乐了,“臭元宝,真是和小时候一样。”

    一旁的知秋也跟着附和道,“可不是吗!去年秋收带小世子出来时,也是这么忍着瞌睡的。”

    一想起去年在将军府秋收的时候,小世子那时候才几个月大,带他出来看哪都新鲜。

    都困成狗了,也是强忍着不想睡,和现在的样子一模一样,好笑极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