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老天,快把这狗王爷收了吧! 第63章 遇刺

时间:2022-05-26作者:悦小舞

    她抬头看向了院子里,那片绿油油的白菜地,嘴角是抑制不住的笑意。

    挽起了宽大的广袖,提着裙子冲到了白菜地里。

    专挑嫩嫩的菜叶掐了一大把,又到一旁的葱地里掐了一把葱叶回来。

    手里都拿不住了,赶忙叫来了知秋,“去把那香菜给我掐一把回来。”

    真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一会儿的功夫,桌子上摆了一大堆绿油油的农家菜。

    没有人能体会到苏若雪此刻兴奋的心情。

    自打穿到这里,还没吃过一次饭包呢。

    将葱叶香菜撕碎拌了点酱,将盆里的土豆块又挑出来一些放了进去。

    拿着自己的筷子捣成了土豆泥。

    大葱,香菜和土豆块的结合,一股让人难以抵抗的香味飘了出来。

    苏若雪迷恋的闭上了眼睛,使劲的吸了吸鼻子,“太特么香了!”

    随后迫不及待的将白菜叶展开,下面铺一层土豆泥,上面铺了一层米饭。

    小心翼翼的从一边拿了起来,很快,一个椭圆形的饭包抱在了手里。

    此刻,苏若雪看着手里的饭包,犹如饿狼看到了猎物一样。

    丝毫不给它喘息的机会,上去就是一口。

    那股让人难以形容的香味,瞬间在嘴里蔓延开来。

    一张俏脸瞬间化成了吃货,左一口右一口吃的那叫一个香。

    还从来没见王妃对吃的这么感兴趣过。

    一时间也勾起了大家伙的欲望,一个个也学着她的样子,开始打起了饭包。

    虽然形状不如王妃的那样好看,但味道还是不错的。

    难怪王妃吃的那么香,这种吃法确实不错。

    元宝可开心坏了, 一会儿咬一口娘亲的饭包,一会咬一口渣爹的饭包。

    不但觉得好吃,更觉得有趣。

    吃着吃着,元宝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盯着渣爹手里的饭包看。

    许久又看向了娘亲的饭包,“娘亲,为什么渣爹的和你的不一样呢!”

    苏若雪哪还有时间搭理儿子,随口应了句,“哪里不一样了!”

    元宝挠了挠自己的小脑袋,一副很认真的样子,“嗯, 渣爹手里的那个和元宝早上起来没梳头的样子很像。”

    众人一听,嘴里的饭包差点没喷出来,苏若雪这才注意到男人手里的饭包。

    松松垮垮乱糟糟的,还别说,儿子形容的还挺贴切的。

    楚风晔脸立刻黑了下来,不悦的看着面前的儿子,“吃还堵不住你的嘴。”

    这能怪他吗,瞧着那女人包的挺简单的,没想到自己动手的时候,才感觉是个技术活。

    看来那女人平时没少吃这东西,若非如此也不会包的那样圆滑。

    以往男人过来这里的时候,老管家也是打一些野味炖土豆块。

    大多数时间都是肉吃的比较多,不像这次,盆里的土豆块几乎都被挑没了,剩下的竟然是肉。

    一顿饭众人吃的是心满意足,个个肚子都是圆鼓鼓的。

    原本这桩子的房间就很多,各自都寻了个地儿歇着去了。

    响午觉一醒来,就听到外面闹轰轰的。

    来到外面一看,庄子里的佃户们都在地里面忙活着。

    犁地的犁地,间苗的间苗。

    苏若雪赞许的目光看向了老管家,难怪这么大岁数了渣男还用着他。  这办事的效率真的是高。

    瞧着他们干了一会儿,元宝也睡醒了,众人这才坐上了马车往回赶。

    马路两边都是各个庄子的耕地,虽然秧苗长的还不是那么太高。

    但放眼望去,画面也很是气派。

    相比来的时候,回去的时候马车里的气氛就好多了。

    元宝也睡足了,嘴里叽叽喳喳的不停。

    把渣爹当成了梯子,在他的身上爬上爬下的。

    这让苏若雪发现了渣男身上,除了长的帅之外,唯一的一个优点。

    就是这渣男对儿子极有耐心。

    要换成自己,儿子要是这么搓么自己的话,早一巴掌给他呼一边儿去了。

    而此刻的男人丝毫没有厌烦不说,反倒是乐在其中。

    衣服都被儿子蹬乱了,男人也没有发火的意思。

    正在马车匀速的往前行驶时,陡然间停了下来。

    楚风晔眉头微皱,看向了外间。

    还没等问出口,楚云楚雷忙出声,“主子!有刺客!”

    紧接着就传来了打斗声。

    原本轻松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了起来。

    苏若雪赶忙让招呼袁真,“快把窗户关好。”

    知秋和袁真快速来到窗户旁,将防盗窗拉了下来。

    楚风晔看向了面前的女人,“过来。”

    也不给苏若雪说话的机会,苏若雪只觉得身体一个失重,就被男人拉到了身边。

    楚风晔将元宝塞到了她的怀里,“看好儿子!”

    回头又看向了知秋和袁真,“护好王妃和世子。”

    话落,起身就要走出去,被苏若雪一把给拦了下来,“等等!”

    她赶忙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了一件防弹衣,不容拒绝的套在了男人的身上,“你小心点!”

    楚风晔垂眸看着身上这样式怪异的衣服,又看了一眼面前的这张紧张的小脸,“放心,我会保护你和儿子的。”说完直接冲了出去。

    苏若雪听了睫毛微颤,平时挺讨厌这渣男的。

    还真没想到,在生死之刻,男人竟然说出了这种话。

    此刻的苏若雪说心里不受触动是不可能的。

    正在这时,元宝似乎察觉到了危险,“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张着小手伸向了娘亲,“娘亲,我怕!”

    见儿子撇着小嘴哭的那叫一个委屈,苏若雪赶忙来到近前,将儿子抱在了怀里,“元宝不怕,有娘亲在。”

    外面的打斗声持续不断,听着让人胆战心惊的。

    原本趴在窗户旁观战的知秋,突然大喊一声,“啊!”整个人仰了过来。

    随后,一把长长的利刃插进了马车里。

    她回头一脸感激的看着袁真,“谢谢你!”

    刚才要不是袁真眼快把自己拉了回来。

    恐怕这会子自己早没命了,知秋此刻吓得脸都绿了。

    整个身子都在颤抖,也不敢趴着窗户看了,直接蜷缩在了苏若雪的身边。

    苏若雪赶忙招呼袁真,“快把封闭门和窗落下来。”

    原以为把防盗窗落下来,杀手不会进来就安全了。

    现在看来还是不保险,这才让袁真把封闭门和窗落下来。

    封闭门窗一落下来,整个马车里漆黑一片,元宝见马车里黑乎乎的,吓得又哭了起来,“娘亲,你在哪!”

    元宝看不到娘亲,吓得小手乱抓了起来。

    苏若雪赶忙摸到了开关,将充电灯打开了。

    马车里有了亮光,元宝一看还在娘亲的怀里,这才止住了哭声。

    马车落上了封闭门和窗,算是彻底的与外界隔绝了。

    而此刻,马车外面打得正凶,十几个黑衣人将马车围在了中间。

    此刻,楚风晔,楚云楚雷他们和那些黑人正缠斗在一起。

    男人眉头紧锁,这十几个黑衣人的功夫一看就不低。

    楚云楚雷的功夫也是数一数二的,而此时他们打的一点也不轻松。

    不难看出,对方今天是真的下了杀心了,竟然派过来了这么多的顶级高手。

    为了护住马车里的女人和儿子,楚风晔带着楚云楚雷他们,一直守在了马车的一旁。

    生怕离远了,会让他们有机可乘。

    那些黑人似乎也察觉到了,相互递了个眼神。

    分出来几个人应对楚风晔他们,另外几个人开始袭击马车。

    但是,不管用刀怎么砍怎么刺,马车不但没有破损的迹象。

    反而把他们手里引以为傲的兵器给崩了。

    瞧着手里的长刀跟掉牙似的,黑衣人气得怒不可遏。

    卯足了劲,一脚接一脚的踹在了马车上,马车不但纹丝不动不说,强大的作用力,还让他们的脚剧痛无比。

    出任务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这么坚硬的马车,这可真真是踢到了铁板上。

    这一脚下去,整个脚的骨头跟碎了似的疼。

    原本楚风晔是要过来支援的,但看到那些人对马车竟然是束手无策。

    心里面也放心了许多,真没想到那女人的马车竟然做的那样牢靠。

    正在这时,其中的一个黑人眼珠一转,目光看向了马车前面的那两匹马。

    楚风晔似乎察觉到了敌人的意图,冲出了包围圈,直接拦在了前面。

    和想靠近马的那黑衣人打了起来。

    没过几招,那黑衣人就写了败势,察觉到不好,他赶忙向同伴救援,“快过来帮我!”

    几个黑人见了之后,直接甩开了楚云袁兴他们,快速的为道了楚风晔的周围。

    之前的黑衣人一看有了机会,直接跳了过去,照着马的屁股就是一刀。

    屁股上传来刺骨的疼痛,那马扬着蹄子嚎叫了一声,疯了似的往前冲。

    正被人围困的楚风晔几人见了瞳孔骤缩。

    心里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手上的动作愈发的狠利。

    就想着赶紧把眼前的几个人解决掉,腾出身子好去施救。

    黑衣人也瞧出了他们的心思,怎么可能给他们这个机会。

    一个个玩命似的围了过来,将眼前的几人团团的围住了。

    虽然两方人数相差悬殊,但楚风晔这边并不显败势,因着救人心切,反倒是凶狠了起来。

    与此同时,重伤的马正在疯狂的往前跑。

    苏若雪只感觉马车开始摇晃,察觉到了不妙看向了袁兴,“快落下千斤顶。”

    袁真听后,立马打开了其中的一个小柜子,将一个铁质的把手掰了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