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老天,快把这狗王爷收了吧! 第65章,睚眦必报

时间:2022-05-26作者:悦小舞

    此刻苏若雪虽然是躺在床上,但她觉得还像是坐在马车上,心跳的速度还是那么快。

    总有一种还没有回到家的感觉,慌得很。

    为了克制这种不安的情绪,她闭上眼睛,调整自己的呼吸, 想让慌乱的心尽量平复下来。

    片刻过后,她倏的睁开了眼睛,想起了之前男人为她挡箭的画面。

    刚刚平复下来的心又开始慌乱了起来。

    那渣男竟不顾自己的生命为自己挡箭,说不受触动是不可能的。

    这渣男向来自私,从不顾及自己死活,要不然原主也不会含恨而死了。

    真没想到今日他竟不顾自己的安危,肯为自己挡箭。

    莫非是………不,不会的。

    苏若雪使劲的甩了甩头,想将脑子里的画面清除出去。

    正在她心乱如麻的时候,楚风晔从外面走了进来。

    瞧着儿子正在床上摆弄着手里的玩具,女人像死狗一样,在一旁四仰八叉的躺着。

    “没事儿吧!”

    苏若雪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男人,“放心,我死不了!”

    瞧着女人那一脸的倔强,男人不置可否,“装也不装得像一点。”

    就那惨白的脸色和呆傻的样子,让谁看了都是受到了严重的惊吓,偏这女人还死鸭子嘴硬。

    刚才还对这狗男人心存感激的,这会子听到他损自己,之前的那一丢丢好感,瞬间被怒气给埋没了,“滚,就知道你嘴里没好屁。”

    楚风晔嘴角微勾,从柜子里取出被子摔在她的脑袋上,“知道怼人了,看来没事。”

    将儿子捞在怀里,大步流星的走出了听竹苑,回了自己的书房。

    楚云和楚雷听说了这事之后,早早的等在了书房,“主子, 您没事吧!”

    “没事!查的怎么样了!”

    “ 基本可以断定是陈王做的。”楚雷道。

    楚云来到了近前,“主子!在咱们出府不久, 陈王的府上接到了一封信,随后就派出去了一批死卫。”

    男人眉头紧锁,目光凝视着楚云,“信,知晓是谁送的吗!”

    楚云摇头,“不知。”

    楚风晔揉搓着儿子肉嘟嘟的小手,眼里却是一片森寒,“查,一定要查出那封信是谁送的。”

    楚雷颔首,“是!”

    男人抬头看向了欲言又止的楚雷,“有话就直说!”

    楚雷顿了顿道:“主子,那支箭上卒了剧毒!”

    男人眸光又紧了紧,想起之前的那支箭也是心有余悸,若没有女人给他穿的那件衣服。

    恐怕这次再劫难逃了。

    楚云凑到了男人的身边,稀罕的摸索起了他身上的这件怪异的衣服。

    眼里是掩盖不住的贪婪,“主子,这件衣服可真好看,也赏属下一件呗!”

    对上这货贪婪的眼神,楚风晔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一巴掌把他的手打开了,“拿开你的爪子,别弄脏了我的衣服。”

    楚云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有什么了不起的,改天我也求王妃赏一件。”

    想着凭借自己和袁兴袁真的哥们儿关系。

    若是请他们在王妃的面前说说好话,兴许自己也能捞上一件,想到这里,心里还真是庆幸,亏了平时和他们相处的不错。

    陈王府。  此刻,陈王正一脸阴沉。

    一个黑衣人正跪在他的面前汇报。

    当知晓苏若雪那贱人毫发未伤之后,陈王心中的怒火再也压制不住了,“可恶!”

    那可是十几个顶级的高手,平时没有重大的事情,都是舍不得用的。

    如今可倒好,十几个人去了,就一个人回来了,怎么能让他不生气。

    气的他一脚踹到了凳子上,一把名贵的楠木椅子被他踹个粉碎。

    一旁的张管家低眉顺眼的来到了近前,“王爷息怒,这事也怨不得他们,毕竟当时有禹王在。”

    京城谁人不知,禹王的功夫在整个京城都是数一数二的,更何况他身边还有楚云楚雷两个顶级高手。

    陈王看了一眼身旁的张管家,“这么说我就拿那女人没法子了是吗!”

    张管家脸上露出一抹阴测测的笑,“王爷息怒,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老奴就不相信,那禹王会永远在那女人的身边。”

    看着一脸算计的张管家,陈王的气这才算消了一点,“嗯,这事儿就交由你去办了。”

    张管家低眉顺眼的应了声,“王爷且放宽心就是了。”

    话虽如此,陈王的心里还是憋闷的很,一下子损失了十几个顶级高手,真是肉疼。

    那可是他暗中培养了多年的,可是没少花费他的心血和财力的。

    同样憋闷的还有南紫嫣,在看到苏若雪的那一刻,她气的差点没晕过去。

    原以为再见到她的时候,会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万万没想到,她会像个兔子似的活蹦乱跳的回来。

    更让她可气的是,听说了王爷竟然为她挡了一箭。

    现在她唯一的一个念想,就是让她在自己的面前永远的消失。

    足足两天没有踏出王府一步,苏若雪甚至都没出自己的院子。

    而楚风晔也在府里没有出去,每日除了陪着儿子。

    一有空就跑去马厩,围着苏若雪的马车仔细的端详。

    想看看那马车到底是什么材质做的,为什么内功那么高的高手都劈不开。

    楚云和楚雷心中同样也是好奇,陪着自家主子足足研究了两日。

    虽然没能研究个所以然出来,但也是有了一些重大发现。

    发现这辆马车要比其他的马车厚许多,看似木质的外表是铁制的,而且里面明显是有夹层的。

    除此之外,还发现了很多看不懂的地方,总之,这两日观察下来。

    觉得这女人的马车还有许多奥妙的地方没有展示出来。

    第三日清晨,宫里就来信儿了,听说了他们预测的事情,皇上和静妃也是担忧的很,这才传诏让他们过去。

    可能之前多少留下了一些心理阴影,一上马车之后,苏若雪就让袁真直接把防盗窗落了下来,随时都是备战的状态。

    不过这次并没有出现危险的状况,马车平安的来到了宫门口。

    皇上和静妃早早的等在了御书房,一见到乖孙笑得合不拢嘴,“元宝乖孙,快过来!”

    又有几人没见到皇祖父和皇祖母了,元宝乐呵呵的冲了过去,“皇祖父,皇祖母,元宝想死你们了!”

    皇上和静妃一听更是乐得合不上嘴,按照以往见面的习惯,搂过来就是一顿狂亲,“乖孙乖孙乖孙!!!”

    腻乎了许久,皇上才看向了楚风晔和苏若雪,脸色也沉了下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之前听乖孙遇刺了,皇上心里别提有多担忧了。

    要晓得这可是他唯一的一个孙子,也是他最喜欢的孙子,可是容不得有半点闪失的。

    这要让他发现是谁干的,定不会轻饶的。

    楚风晔看了一眼身旁的女人,刚想张嘴搪塞过去,“回……”

    苏若雪直接抢在了他的前面,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回父皇,兴许是山贼吧,不过父皇不用担心,那些人都已经被王爷给处理了。”

    楚风晔的目光在女人的脸上扫过,微不可查的皱了皱。

    还以为这女人会在父皇和母妃的面前好好哭诉一番,还真的没想到会这样说。

    皇上听了之后,眉头拧的死死的,“你确定是山贼吗!”

    心里总觉得这丫头说的不是真的,觉得这事似乎另有隐情。

    苏若雪听了之后轻松一笑,“应该没错的,当时那些歹人都是冲着我来的,想来是看我比较弱罢了。

    要不然我一介妇人,手中又无权无势,不可能和他们结怨的,想来应该是图财的。”

    皇上听了眉头皱得更紧了,总觉得事情不似这丫头说的那样简单。

    正在这时,楚风文从外面走了进来,“儿臣拜见父皇。”

    “嗯,起来吧!”

    楚风文又来到了苏若雪和男人的面前,“三哥,三嫂没事吧!”

    苏若雪莞尔,一副很轻松的样子,“多谢睿王关心,我们很好。”

    身后的楚风晔脸色沉了下来,楚风文看女人的眼神里,带着隐藏不住的担忧,让他的心里极为不舒服。

    确实,见这女人没事,楚风文悬着的一颗心才算放在了肚子里,“那就好,还指着三嫂帮我忙呢!”

    苏若雪一听来了机会,装作不经意的打趣道:“还是算了吧!我一介女流可不想出风头,免得招来杀身之祸。”

    话说的简单风趣,让人感觉二人是在开玩笑。

    龙椅上的皇上却捕捉到了重要信息,一下子让他想起了之前的事情。

    那桥梁坍塌的事件,之所以能调查的清楚,禹王妃可是出了不少力的。

    而那件事情的操控者正是阵王,尽管没有确凿的证据,但明眼人谁看不出来。

    那个工程师只不过是一只替罪羊罢了。

    难道说………

    皇上心里越想越是这么回事,脸色也愈发的阴沉。

    这大儿子虽为长子,但却心胸狭隘睚眦必报。

    对别人也就算了,如今竟然对自己的亲兄弟下手,还险些伤了他的乖孙,让她心里怎么能不生气。

    眼瞅着父皇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楚风晔就晓得了,他心里应该是猜到了七七八八。

    目光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身旁的女人,眼里多了些许赞赏。

    这女人真是个极聪明的,不经意间就把信息透露了出去,还将自己摘的干干净净。

    原本因为桥梁坍塌的事情,父皇的心里就不痛快。

    如今这女人的一番话,如同一根刺一样,扎在父皇的心里,大皇兄这次出手可谓是损失不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