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老天,快把这狗王爷收了吧! 第68章 预谋一件大事

时间:2022-05-31作者:悦小舞

    楚风晔慵懒的靠在椅背上,翘着二郎腿,有节奏的敲打着旁边的扶手,哪还有往日里王爷的威严,一副痞气的样子。

    “本王是说过要给你一万两银子,但王妃是不是似乎忘了一件事情。”

    生怕苏若雪听不到似的,男人特意将身子往前倾了倾,女人那张娇俏的俊脸,看得越发的清晰,“之前王妃遇刺的时候,可是本王在外面护着王妃的,不知这算不算救命之恩!”

    苏若雪:“………”

    这狗男人是要找后帐,瞧着他那一脸算计的样子,估摸着那一万两银子,压根就没想给自己。

    不过这狗男人说的也对,平心而论,之前确实是他护着自己母子的。

    要论起钱来,娘俩的性命可比那一万两银子值钱多了。

    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什么话才好,一向伶牙俐齿的苏若雪,竟然被怼得哑口无言。

    见这女人不说话了,男人嘴角勾起一抹得意。

    寻思了一会儿,苏若雪抬头看着男人,义正言辞道:“成,那我们就算扯平了,我苏若雪从不欠人家的。”

    不就是一万两银子吗!姐钱有的是,就不和这渣男一般见识了。

    免得日后说起来,好像自己欠他多大的恩情似的。

    但凡能用银子解决的事都不算事。

    瞧这女人那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楚风晔眉梢眼角都是笑意,“扯平了!王妃是不是记错了!”

    “啥!”苏若雪一双杏眸瞪得溜圆。

    这该死的男人是要讹人的节奏。

    一万两银子不给自己了,难道还想让自己反倒搭些银子不成。

    男人莞尔一笑,再次慵懒的靠在椅背上,“王妃的记性不会差到本王救了你几次都忘记了吧!”

    “几次!”苏若雪一副思考的样子,这还真的有点被问蒙了。

    在这以前,这渣男还有救自己的时候吗。

    见这女人一副不自知的样子,男人一脸的玩味,“既然这样,那本王就提醒王妃一下,当日,在回府的时候,本王可是替王妃挡了一箭的。

    当时本王的怀里抱着元宝,要是之前那次本王是连你和元宝一起护着话。

    但这一次,本王可是专门为你挡的箭,王妃该不会是忘记了吧!”

    苏若雪虽未言语,但眼睛里的目光却是一副想起来的样子。

    确实是,这是自打穿越过来,真真切切的体会到,渣男唯一一次全心全意护着自己的时候。

    也是真的震撼到她了,是真没想到那狗男人会不惜自己的性命为自己挡箭。

    见女人神游,楚风晔心里得意得很,这蠢女人真的被自己带着节奏走了。

    “怎么样!想起了没?如王妃说的,本王也不是那无情之人,像咱们这种关系,就给你个优惠价。”

    话落,男人也学着苏若雪之前的样子,伸出了一根手指,“一万两!”

    外间的楚云楚雷听了之后相互对视一眼没吱声。

    主子是越来越坏了!

    苏若雪磨了磨牙,这狗男人真是睚眦必报,可真是一点不吃亏呢!

    可偏偏又被男人怼得哑口无言,找不到狡辩的借口。

    她求救的目光看向了一旁的知秋,知秋此时和她一样,估摸着也被男人带入了节奏,一副认输的懵逼状态。

    她目光又看向了袁真,袁真投给了她一个会暗不明的眼神。

    苏若脚蹙了蹙眉,袁真就是想要和自己说什么,什么意思呢!

    又不好明着问,只能心里暗暗的思存着。

    见女人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楚风晔心情是前所未有的好。

    这一路马车里都是静悄悄的,等来到大门口的时候,苏若雪才悟出了袁真的话,“不对!我要不是为了帮你能遇险吗!”

    到现在她才想明白,自己要不是为了帮男人,也不会去庄子里,更不会遇险。

    原来袁真是在提醒自己这件事情,终于想明白了。

    但等她抬头想和男人理论的时候,不晓的男人什么时候下了马车,和儿子早都走的没影没踪了。

    苏若雪:“………”

    没想到这渣男这么腹黑,自己这两世的聪明脑瓜子竟然被他给算计了。

    刚回听竹院不久,袁兴就把小姐之前要的地图拿了过来。

    苏若雪看着手中大大的地图,满意的点了点头,“嗯,对了袁兴,从你的兄弟中挑几个脑子灵活的,送去太师府做杂役,让他们注意安全。”

    袁兴短暂的迟疑之后点了点头,“嗯,明白。”

    虽然不能理解大小姐为什么要针对太师府,袁兴依旧乖乖的应承了。

    大小姐向来是个有主见的,做事自有她的道理,刚要转身离开,又被苏若雪给叫住了,“等等!”

    袁兴又折了回来。

    “你去医院找叶轩,把马车再升级一下,还有把我做的东西拿回来。”

    “是!”

    一切安排好之后,苏若雪这才放下心来,刚转过身,面前就出现一张放大的俊脸,“卧槽!”

    不晓得这狗男人什么时候站在了自己的身后,把她吓得失了三魂丢了七魄,“想吓死人吗!”

    吓得她不断地拍打自己的胸口顺气,光忙着和袁兴说话了,竟忘了那屋子里还有这头兽。

    楚风晔蹙眉盯着面前爆粗口的女人,真是个粗鄙的女人,“你给我安分点,不要给我捅娄子。”

    刚才听这女人要派人去太师府,不晓得她又要搞什么事情,生怕她坏了自己的事。

    苏若雪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转身就要回自己的屋子,却被男人一把拉住了手腕,“放开我!”

    男人的脸色阴沉至极,带着不可触碰的威严,“太师府可不是你想的那样,随随便便就能进去的,别说我没警告你。”

    苏若雪再次送了男人一个白眼,一甩袖子回了自己的屋子。

    她当然晓得太师府不好惹,之所以安排人进去也是有原因的。

    前几日在宫里的时候,文素素和皇后都帮着那文志说话。

    文素素是文太师的女儿又是阵王妃,两家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那自己遇刺的事情,兴许文太师也参与了其中,想着还是有备无患,提早做准备才好。

    不得不说,这次她还真的想错了,还真的是冤枉了文太师。

    刺杀的事情和他还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

    至少儿子出了那档子事之后,文太师在皇上的面前尽量减少存在感,毕竟儿子让皇家颜面尽失。

    最近一段日子都是夹着尾巴做人,暗地里进行的那件事情都已经停了下来,生怕被人发现些什么。

    文夫人最近一段时间心情也不佳,每日都要陪着儿子去惠民医院治病。

    尽管家大业大,但每次那一万两的诊金,说不心疼是不可能的。

    但也有欣慰的地方,经过几日的治疗,儿子的病已经有了成效。

    逐渐的开始对女人有了兴趣,这让文夫人感觉到很是欣慰,觉得这钱总算是不白花。

    还每日上心的提醒着儿子按时吃药,把维生素片当成了宝贝。

    毕竟那诊金可是贵的要命,便以为那白药片也是极稀罕的。

    是夜,元宝已经被男人给哄睡了,见隔壁屋子的灯还亮着。

    男人下了床,悄悄的走了过去,见女人正在桌子旁注视着什么。

    明亮的台灯将桌子上的地图照得清清楚楚,苏若雪的目光就定格在了陆松山周围。

    那附近十里到几十里之内,确实住着不少人家,真的像老神棍说的那样,怕是得有几千人。

    私存了许久,也没能想出个对策来,心烦的很,气得她直接把手中的笔扔到了地图上,“娘的!”

    不晓得那老神棍抽的是什么人,难不成是救世主。

    每一次让自己做的都是惊天动地的大事,还真特么以为自己无所不能呢!

    三个月的时间都过去好几日了,这特么一点头绪都没有。

    那可是几千口子人,有啥法子能让他们,肯离开世世代代生存的地方呢!

    真是越想越烦,想着想着,嘴里呢喃了起来,“迁移,怎么才能迁移呢!”

    “迁!迁移!”想着想着,苏若雪眼前一亮,脸上立刻露出了惊喜之色。

    想起了前世那些因为征地而变成了暴发户的人。

    只要想个法子,以迁移的名义,就可以让那些人迁走了。

    自己真是太聪明了,苏若雪的心中,又开始一阵阵的窃喜了。

    连自己都佩服自己的脑瓜子了。

    得意的扭了起来,條的转身,她“啊!”的一声,直接钻入了一个温热的怀抱。

    脑袋瓜子也被撞得嗡嗡的,她捂着麻木的额头,仰头怒视着面前这张俊脸,“大晚上的,你不睡觉,想吓死人吗!”

    男人垂眸看了一眼怀里这张娇俏的小脸,抬头又看向了桌子上那张大大的地图,“你在做什么!”

    地图上陆松山的位置已经被女人用黑色的笔给圈住了。

    苏若雪一把将地图折了过来,藏在了身后,“要你管!”

    真不晓得这男人是人是鬼,这么大的个子,怎的走路连点声音都没有呢。

    男人审视的目光看着面前的女人,不晓得这女人又要搞什么名堂。

    见这狗男人一直盯着自己,苏若雪稍稍有那么点心虚,以为男人看出来了些什么。

    细想了一下不太可能,自己没说什么,也没做什么,这男人不可能仅凭一张地图发现些什么。

    眼瞅着这女人心里在想着事情就是不肯说,这种感觉让他心里很不舒服。

    楚风晔的脸越来越黑了,“我警告你,少给我惹麻烦!”

    直觉告诉他,这女人似乎在预谋着一件大事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