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老天,快把这狗王爷收了吧! 第82章 该死的女人

时间:2022-06-12作者:悦小舞

    _:老天,快把这狗王爷收了吧! 第82章 该死的女人

    认真干一件事情的时候,总会觉得时间过得很快。

    到晚上收工的时候,周知府将众人都集合了过来。

    每天这个时候是大家最开心的时候,因为可以领到一天辛勤劳动的成果。

    今天确是不一样了,一个个脸上看不出喜色,反倒隐隐的有些担忧。

    不晓得王妃那个绩效工资是个啥意思,不晓得今天能拿多少工钱。

    周知府拿着手里白天登记的册子开始点名,

    “牛二,六十文!”

    原本心里还在打鼓的牛二听了之后,整个人僵了一下。

    众人也是一脸的懵,还以为耳朵听错了。

    六十文,六十文,所有人的脑子里都在重复着周知府的这句话。

    原本一日五十文对他们来说,都已经是天价了。

    听周知府嘴里喊出六十文,怎么能不吃惊。

    还是旁边的老刘拽了拽他,“牛二,叫你名字呢!”

    “哦,好!”

    牛二后知后觉的应了一声,不可置信的来到了周知府的面前。

    周知府命一旁的侍卫将六十文交到他手里,随后还鼓励了一句,“不错,明天继续努力。”

    瞧着手里面沉甸甸的六十文钱,牛二这才相信这事是真的。

    挠了挠自己的脑袋,露出了一个憨憨的笑,“是,大人放心,我会努力的。”

    众人一看牛二那憨憨的样子,引得大家也是一阵哄笑。

    所有人的脸上都是一副轻松的样子,没了之前的紧绷和担忧。

    各自心里开始盘算了起来,想着自己不比牛二干得少,应该也会多得一点。

    紧接着,周知府又开始点名,“张四,五十七文,

    老刘头六十文,四小子六十二文。”

    听到了召唤,一个个脸上挂着喜字,来到了前面领工钱。

    拿着手里的工钱都是兴奋不已。

    原以为王妃是想降他们的工钱,没想到人家王妃根本就不是那意思。

    朴实的百姓们一想起自己之前的想法,内心深处不由得对王妃有些愧疚。

    站在一旁的苏若雪看了也很是满意。

    最次的也保证了每日五十文的工钱。

    内心深处不由得有一点小骄傲,幸亏想出了绩效工资的法子。

    别看给工人们多开那么一点点钱,自己这工程量提高的速度可是翻倍了。

    之前存了心思的那些工人,今天可都没有偷懒,这钱花的值。

    正在她神游的时候,耳边传来周知府的声音,“五滑头三十文。”

    众人一听,一阵哄堂大笑,对着五华头指指点点的议论了起来。

    五滑头的脸上顿时觉得挂不住了,低垂个脑袋,领了银钱钻入了人群。

    就这对他来说,已经是极限了。

    平时在家里面活计做的都少,若能像其他人那样吃苦耐劳的话,他媳妇早都娶到家了。

    苏若雪表面云淡风轻,心里却是鄙夷的看着五滑头。

    让他白拿了那几天的工钱,已经算自己开恩了。

    往后再想偷奸耍滑,休想拿到工钱。

    领到工钱的百姓们,一个个喜笑颜开的,从未有像今天这样开心过。

    看着众人这么高的积极性,不光是楚风晔,就连楚云和袁兴他们。

    看苏若雪的眼神都是带着钦佩。

    能把几千号人管的服服帖帖的,王妃真是个有能耐的

    。

    工人们已经收工回家了,看天色还早,苏若雪用过晚饭之后,在工地里转悠了起来。

    不过半月的光景,一千多套房子已经有了雏形。

    如今又加快了工期,估摸着一个多月应该能完工。

    远处的楚风晔坐在篝火旁,目光追着远处的苏若雪。

    这女人哪有一点后宅女人的样子。

    做事有条不紊,能把这么多人管理的服服帖帖的。

    还丝毫没有怨言,连自己都不敢保证能够做到。

    而且那女人似乎没有不知道的,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又多。

    她真的是苏将军,那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女儿吗!

    一个个问号,从男人的脑子里浮现出来。

    连日来和这女人朝夕相处,时间越久觉得这女人的秘密越多。

    入夜了,苏若雪洗漱后依旧是回了自己的马车。

    在工地里晃了一天她也累,但还是忍着乏累,玩了一会儿游戏。

    外面帐篷里的楚风晔等的有些焦急。

    这女人怎么还不睡,自己还想进去玩一会儿那东西呢。

    等了许久,苏若雪终于有了困意,将手中的游戏机放在了茶几上。

    没一会儿的功夫,眼皮就打架了。

    察觉到女人的气息平稳了,楚风晔嘴角勾起了一抹得意。

    从帐篷里出来,刚要钻上马车,远处传来了一阵喧哗。

    “请问禹王是不是在这里?”

    刚要抬脚上马车的楚风晔听到了声音之后,将身子扭了过来。

    正瞧见远处一辆马车停在那里。

    他听得很清楚,来人是在问他是不是在这里,想来和自己应该是熟识的。

    直接转身走了过去,“谁要找本王?”

    听到王爷的声音,赶车的小厮还未来得及说话。

    马车里就传来了期期艾艾的声音,“王爷,妾身找的你好苦啊!”

    南紫嫣一脸委屈的从马车里走了下来。

    一下来就往男人的怀里冲,“王爷!妾身想你了!”

    楚风晔先是一愣,随后眉头紧皱,下意识的将怀里的南紫嫣推了出来。

    “你怎么来了!”

    天晓得在见到这女人的时候,他心里有多不高兴。

    一想起之前被这女人玩弄于股掌,心里没来由的就不爽。

    而南紫嫣却不自知,还拿着以前的手段,想把男人的心给收回来。

    自己这么辛苦的追过来,原本以为王爷会心疼她。

    却不想连抱都不肯抱他一下,“王爷!妾身来的路上遇到了很多流民,身上的银子和吃的都被他们抢走了,吓死臣妾了,呜呜……”

    一想起之前那惊悚的画面,眼前都是饿疯了的刁民,连马车也给掀翻了不说,还差点没把她给摔死。

    要不是怕那女人老是缠着王爷不放,她才不会来这穷乡僻壤呢。

    南紫嫣都不晓得,如今自己娇揉造作的样子,让男人有多反感。

    “你去给侧妃安排个住处。”

    楚云看了一眼面前的主子,这帐篷正好是一人一个,哪里还有闲置的。

    不过既然王爷吩咐了,自己必须得照办。

    楚云便将南紫嫣领到了之前,周知府搭的临时简易棚子里。

    看着四外漏风的棚子,东陵满眼的嫌弃,“这怎么住人呢!”  怕是连王府里的狗都比这住的好,四外漏风不说,连个正经的床

    都没有。

    只是几块板子拼接而成的,睡着能舒服才怪。

    楚云没好气的看了东陵一眼,“这里的条件比不得王府,还请侧妃委屈一下。”

    这已经是他好脾气了,爱住不住。

    见楚云就这么走了,东陵气的指着他的背影怒道,“放肆,你怎么跟侧妃说话呢。”

    看着面前四外漏风的棚子,南紫嫣气的一口老血没喷出来。

    脏乱差不说,到处还飞着蚊子,这哪是人睡觉的地。

    想到这里,南紫嫣转身来到了男人的身边,梨花带雨的哭诉了起来。

    “王爷,妾身从小就怕虫子,不敢在那里面住。”

    话落,软绵绵的身子再次倚到了男人的怀里。

    刚要上马车的楚风晔,眉头拧得更紧了。

    随手指了指自己的帐篷,“你睡本王的帐篷吧!”

    南紫嫣一听,脸上立刻露出了喜色。

    自动解读为王爷是要和自己一起睡,连一旁的冬陵也是这么想的。

    看吧!王爷还是喜欢自家小姐的。

    要不然也不会让自家小姐睡王爷的帐篷,那女人可是都没有这待遇呢。

    南紫嫣心里也是美滋滋的,脑袋里开始浮想着一些旖旎的画面。

    要不是天色暗了下来,就可以清晰的瞧见她绯红的脸颊。

    就在她心中暗喜的时候,发现男人奔了马车。

    “王爷!您这是要去哪?”

    楚风晔要上马车的动作再次被阻止了,也没了好脾气,“本王的帐篷被你占了,当然要和王妃一起睡了。”

    轰!南紫嫣只感觉头上一道惊雷炸响,整个脑子蒙了。

    之所以大老远的赶过来,就是不想让那女人缠着王爷。

    可如今怎么和自己想的不一样呢。

    有一种搬了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一旁的冬陵也傻眼了,算是彻底的清醒了过来。

    二人懵逼的杵在原地,眼巴巴的看着男人钻了女人的马车。

    南紫嫣一口银牙差点没咬碎,眼里充斥着滔天的恨意。

    这该死的女人,这该死的女人。

    而此时的苏若雪早已经睡得跟死猪一样沉。

    连男人躺在自己的身边都毫无察觉。

    连日来,和这女人睡在一起,早已经掌握了她的习惯。

    这女人别看平时机灵的很,对自己也没有好脸色。

    可一旦要是睡熟了,真就和死猪一样,任凭自己摆布。

    躺在女人身边,楚风晔一把将她捞在了怀里。

    轻车熟路的在她的薄唇上吮吸了起来。

    偏就苏若雪这二货还就吃这套。

    不晓得是不是做梦在喝牛奶,嘴里还不时的“吧唧”了起来。

    女人的反应让楚风晔很是满意,骨节分明的大手,肆意的在女人的身上游走。

    睡得跟死猪似的苏若雪,嘴里哼哼唧唧的似乎也很是享受。

    外面帐篷里的南紫嫣气的肺都要炸了。

    尽管连日来的奔波身子已经很累了。

    但她气得仍然是睡不着,一双萃了毒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马车的方向。

    该死的女人,休想抢走王爷的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