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她心野人又美 第18章 现场(1)

时间:2020-12-27作者:公子吃茶去

    恐惧慢慢的在人群中传播开来,有人躲在家里不敢出来,有人商量着赶紧搬家,多晦气啊。

    万一,是谋杀怎么办?小区里躲着一个杀人犯,光是想想都觉得头皮发麻。

    也有不少的人好奇的围在十一栋的大门外,就站在警戒线外朝里张望。

    一位大爷拿着手机,准备有任何的动静就举起手机拍照,紧接着就被民警给没收了手机,“大爷,命案现场不准拍摄,手机暂时没收,等会儿再还你。”

    十一栋,二十八楼。

    走入这熟悉的大门,许南霜只感到一阵窒息,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无力感,她心里很清楚明白,她接下来要看见什么。

    但当那画面真正出现在她眼前时……

    那肥胖的身子,被血污给覆盖,死气沉沉的趴在卧室房间的地板上,看样子是已经死了有一段时间。

    阵阵恶臭从屋内散发出来,许南霜捂住了自己的嘴……

    别人还以为她受不了那臭味,陆建安正要安慰她几句,她随即转过身,重重的将陆建安给推开,又跑出了房间。

    她一个人躲在走廊角落里无声的哭泣,没有什么事,会比现在更加的残酷,亲眼看见自己的死状。

    她没办法接受自己的失败,身子止不住的颤抖,眼前的画面像是抽象画一样扭曲着。

    一切答案就离她这么近,但她却一次又一次的错过了。

    即便是大口大口的呼吸也并不管用,她感觉有一双无形的大手,死死掐着她的脖子,不让她呼吸,心口疼得像是被活生生剜走一块肉一样。

    就在这黑暗的环境中,她逐渐将自己哭晕了过去,也只有在晕倒后,她才得到一点点喘息的机会。

    睁开眼,已经是白天了。

    她从一张陌生的床上坐起来,环顾这整洁又空荡荡的陌生房间,掀开被子,正准备跳下床,就看见了被压在闹钟下面的一张纸条。

    纸条上,留下一句话,龙飞凤舞的写着。

    “我带你回了我家,看你睡得很熟,没舍得叫醒你,早餐在桌上。”

    署名,沈光赫。

    许南霜下意识的检查了自己穿的衣服,确认齐全后,这才松了口气。

    毕竟是那小屁孩儿,什么事是他做不出来的?

    早上九点五十六分,她走出卧室,偌大的客厅除了必要的几件家具以外,就没多余的了,掀开餐桌上的罩子,很简单的一块干巴巴的面包,果然是他的风格。

    揉了揉早已经饿的咕咕叫的肚子,即便只是一块干巴巴的面包,也能让她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一边啃面包,一边走到了阳台,看着早晨充满的希望阳光,毫不吝啬的普照整片大地,她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庆幸自己醒来还活着,一切都不止是梦那么简单。

    上午十点一刻离开沈光赫的家,十一点到达上城时代小区。

    十一栋,二十八楼。

    28-2的大门此刻正敞开着,门口拉起了警戒线,即便她此时是穿着便服,但现场的民警见到她后,依旧会恭敬的喊一声,“许队。”

    身体熟悉的戴上了手套、鞋套还有口罩和发套,越过警戒线,她径直走入了发现尸体的房间,架势还是要摆出来的。

    “许队?你还好吧?昨天你直接晕倒在这儿,可吓坏了不少人!”现场的痕检员周彦见她这个时候出现,颇为吃惊的问道。

    “我很好。”许南霜简单的回答道,走入了那个房间。

    “哦。”小周见她今天的一举一动有些奇怪,不免多看了她几眼。

    许南霜在没有任何人的带领下,她自己就走到了发现尸体的卧房门口。

    整间屋子已经不再是她印象中那样,房间阴暗潮湿,里面的家具全部都被搬空,窗户还被封死,如果不开灯,这里面就是一片漆黑,还有阵阵臭味从里面散发出来。

    闭上眼,回想她所经历的一切,原来从一开始她就被关在自己的家中。

    如今,电灯照亮了整个房间,地板被许多污秽之物给覆盖,角落里,有一个红色的水桶被打翻在地。

    房间里除了那倒地塑料水桶,以及地上放着的两个白碗,以及两条生了锈的锁链,就什么都没了。

    在房间里面工作的痕检技术人员,戴着口罩都无法忍受十分钟以上,隔会儿都要出来透透气。

    许南霜站在门前,盯着那个肮脏的房间呆住了。

    眼前出现了幻想,她仿佛能看见一个肥胖的女人,被两条锁链绑住双手双脚,如畜生一样被锁在这个房间里。

    她挣扎着,在这个狭小的房间,用四肢在地上用力爬动,伴随着铁链撞击的声音,以及她虚弱的呼救声……

    她以为还能看见那个胖女人倒地,浑身长满了蛆虫的模样,但房间里的尸体已经不见了。

    “小周,尸体呢?”许南霜叫住了周彦,询问道。

    周彦眉头一皱,心想,她刚到现场,怎么知道尸体在房间里?

    “沈法医初步尸检后,就将尸体运走了,先送去南山上的江南殡仪馆保存,现场暂时没发现能证明死者身份的物品,目前还在调查死者的身份。”

    周彦回答道,不免多抱怨了一句,“许队,我做痕检好几年,还真没见过死得那么惨的人,不是我夸张,现在天气这么热,那尸体涨的像是个气球,都快分不清是男是女了。”

    许南霜眉头紧皱,抿了抿双唇,问,“死了多久了?”

    “沈法医说,死者皮肤溃烂严重,表面被秽物覆盖,无法用肉眼辨认尸斑,加上天气炎热,房间封闭,空气不流通,加速了尸体腐烂,可能会混淆真正的死亡时间。”

    “那尸体上的蛆虫呢?”许南霜下意识的问,“苍蝇容易被血腥味所吸引,暴露在室外的尸体,苍蝇甚至可以在十几分钟内赶到现场。”

    “即便是室内,苍蝇也会在数小时内飞到尸体上产卵,数天后,尸体开始肿胀,夏季可缩短至两天内,尸身表面出现孵化出的幼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