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她心野人又美 第19章 现场(2)

时间:2020-12-27作者:公子吃茶去

    “之后蛆虫会以每天三毫米左右的速度,疯狂生长……”

    停顿,她心底猛地一惊,这些话就像刻在她脑子里一样深刻。

    周彦十分同意的点头,“没错。许队,你干脆改行做法医算了。沈法医昨天现场初步推测,死亡时间在四十八至六十小时之间,死因尚不明确,因为尸身有多处伤痕,还需进一步检测。”

    方燕珠不是被烧死的,这让许南霜有些吃惊。

    “尸体是被谁发现的?”

    “隔壁的邻居。说这段时间总听到隔壁传来咚咚的声音,一开始没注意,过了几个月,发现很久没见到隔壁的住户了,加上两家卧室的窗户是面对面,天热之后,他们总能闻到一股奇怪的臭味,就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昨天是因为那臭味越来越浓,他们实在是受不了,就报警让警茶进屋去看看,就发现有人死在了房间里。”

    许南霜在现场仔细转了一圈,又问,“那现场有什么发现呢?”

    另一位痕检员张兵,将一个从厨房收集到的水杯放进了密封袋内,他刚提取了水杯握把上的指纹。

    “除了那间被封住窗户的卧室外,其他房间都很正常,洗手间的洗漱用品都是单人,厨房里只有一个人的碗筷,但并没有接通燃气,说明死者一个人在这里生活,并且不会在家里做饭。”

    “沙发上堆放了几件衣物,但都积了一层薄灰,至少有一、两月的时间没有被人翻动过,从衣物特征来看,是属于年轻女性的。”

    张兵打算继续说下去,许南霜却举手打断了他的话,然后朝卫生间里走出。

    她带着手套,打开了水槽底下的柜子,“这里面你们找了吗?”

    张兵和周彦都凑了过来,解释道,“洗手间昨天暂时大概看了一下,还没搜查的那么细。”

    许南霜从里面拿出了两盒还没有开封过的牙膏,很确定的说,“死者并不是一个人生活。一个人生活,根本没必要买那么多牙膏放着,而且还是加量装。”

    张兵和周彦对看了一眼,是有道理的,但,“那怎么不见牙刷?还有厨房的碗筷,都是单人使用的。”

    “就不能是被特地带走了吗?”许南霜说道,“特地带走能代表两个人生活的痕迹,故意伪装成只有死者一个人生活的假象,而这就是被他们忽略的证据。”

    “熟人作案?”

    许南霜也没有确定什么,又走出了卫生间,来到卧室门口,“死者死亡的卧室有什么发现?”

    周彦惊讶的说道,“嚯,这卧室里可就精彩了。按照现场的环境来判断,死者被监禁在这个房间里有很长一段时间。”

    “碗内有发现食物残渣,但已经酸臭发霉,角落里还有一张被褥,应该是留给死者的。”

    “不过现在被地上的粪水给污染,有线索也都全被破坏了。”

    “在两条铁链上,发现血痕,我们做了抗原抗体反应,确定是人血,还在铁链的缝隙中,提取到了一些皮肤组织,这些都已采集。另外,许队,你看墙上的抓痕……”

    周彦走进房间,踩着那些粪水,走到对面墙角,蹲下身为许南霜指出,“这些全部都是指甲的抓痕,墙上也发现了血痕,呈喷溅状……”

    伴随着周彦的声音,许南霜耳边闪过那在黑暗中挣扎煎熬的声音。

    “最重要的是这里,死者用指甲在墙角刻下了一个字母,y,虽然歪歪扭扭,但不难辨认,这或许和凶手相关。”

    闻着那刺鼻的味道,眼前一闪而过那些被监禁时的画面,充满了无助和绝望,多希望那个时候谁那能出现救救她,最后却一次次的失望。

    许南霜猛地干呕了一下,捂着嘴转身冲出了房间。

    她一路冲出了房间,不行了,她不能再这个房间里多待下去,她快要疯掉了。

    留下一句她不太舒服,许南霜就在他们二人疑惑的目光下匆匆离开。

    周彦看着许南霜离开的背影,“我还没报告完呢……老张啊,你觉不觉的许队好像变了个人似的?走路还爱驼背了。”

    张兵比周彦的资历深,听他又在说一些和工作不相关的事,训斥道,“我说,你怎么像个娘们一样八卦?你再不认真工作,下次考核不过,我可不会帮你说好话了!”

    “老张,我知道你不是那么无情的人,我不是你最得意的弟子么?”

    周彦又耍起了嘴皮子,被张兵狠狠的瞪了一眼才老实。

    许南霜回到了车上,只是她现在的情绪波动有点大,咬住下唇,双手紧紧地握着方向盘,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样,一滴一滴的往下落,止都止不住。

    许南霜没有去殡仪馆,而是先回了jing局。

    她刚进入办公室,就看见宫学林忙前忙后,还听负责这个案子的陆建安说道,“案发现场被人清理过,暂时还没有发现能证明死者身份的物品,宮队,我会继续跟进调查。”

    宫学林见她来了,眼神极为复杂的看着她,仿佛在对她说。

    你是对的,昨天我就站在那扇门前,你懂我现在心里有多难受吗?如果当时他直接破门而入……

    许南霜没有责怪的意思,毕竟就算宫学林昨天发现了被监禁起来的方燕珠,她也已经死了,结果还是一样的。

    她走到宫学林面前,露出一个微笑安慰,并告诉陆建安,“不用查了,我知道死者是谁。”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转过头盯着她。

    “死者方燕珠,今年十八岁,父亲方建同,就是方式集团的前董事长,但是他在三年前因病去世了,他的女儿继承了遗产,并在今年年初,从家里搬出来一个人租房住,就是这次出事的那套房子。”

    许南霜缓缓道来,那么熟悉的样子,仿佛就发生在她自己身上。

    还记得年初时,方燕珠和卫红大吵了一架,大概是因为卫红说她不去上班,也不上学,不务正业,骂她没用,还说是她气死了她父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