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她心野人又美 第26章 没希望了,放弃吧

时间:2020-12-27作者:公子吃茶去

    这么一说,不仅显得她很善良,把方燕珠当真朋友,还显得她很负责哦,真是棒棒哒。

    所以,这个来访名单现在对她来说,根本没有任何伤害力了。

    夕阳西下,许南霜将车停在了法医解剖室外的院子里。

    不久后,沈光赫从解剖室里出来,认真听着老一辈的法医传授他们的工作经验,但他很快就发现了站在车旁的许南霜。

    跟前辈打了声招呼,沈光赫走向了许南霜,并不吝啬自己的笑容,只是显得有些刻意而已,“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方燕珠的死因查出来了吗?”许南霜直接问道。

    沈光赫摇头,“说了,要等解剖同意书下来。”

    一阵风吹过,一股难以言状的气味令许南霜皱起了眉头,沈光赫见状,笑道,“刚刚解剖了一个中毒死的尸体,味道是有点冲……”

    “赶紧去洗个手,跟我去殡仪馆,带上你的家伙。”许南霜半开玩笑的说道,“如果有条件的话,洗个澡我也不反对。”

    “不好意思,条件有限。”沈光赫回答道,回头去取了他解剖需要用到的工具,就上了许南霜的车。

    车上,沈光赫明白她想做什么,就问,“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吗?私自解剖,可是不符规矩的。”

    “任何后果,我来承担。”

    沈光赫耸了耸肩,既然许队发令,他只好照做。

    到了殡仪馆,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山风孜孜不倦的吹着,许南霜下车就打了个寒颤,心想,她怎么每次都是这个时间点来这儿呢。

    殡仪馆的工作人员见是他们来了,都是老熟人,也没拦着,就让他们自己招呼自己。

    熟门熟路的下楼去停尸间,刷了门禁卡,沈光赫准确无误的找到停放方燕珠尸体的柜子。

    哐当几声响动在房间里回荡。

    但是冰柜一拖出来,里面空空如也。

    二人一起抬头,四目相对,那瞬间大脑是一片空白,都认为是看自己走眼了吧?

    “你是不是,找错柜子了?”许南霜不愿相信的说道。

    “不可能。”沈光赫回以三个字。

    “尸体呢?”许南霜问了一个很简单,但他却不知如何回答的问题。

    沈光赫一言不发,直接上楼去找工作人员,许南霜紧跟在后,“方燕珠的尸体呢?!”

    工作人员想了想,“哦!下午的时候已经火化了,骨灰已经由她的家人带走了。”

    “这怎么可能?!那案子还有疑点,警方不会同意家属将尸体火化的!”

    “那我也没办法,她们是带了正规手续来的。”

    许南霜双腿一软,差点就要站不稳。

    她赶紧用手撑住墙,原来下午黄亦姗来找她,根本不是为了贿赂,而是为了拖住她,不让她发现,他们已经偷偷的火化了方燕珠的尸体。

    沈光赫和许南霜并排坐在殡仪馆大门的台阶上,此时月亮已经升起了,而她的心,已经凉了半截。

    果然,她还是太嫩了么?

    十八岁的她,哪有卫红那个老狐狸这么的老练?

    自以为重生在许南霜的身体里,就能天下无敌,但其实心智还是十八岁的小姑娘而已。

    沈光赫看出她此刻有多么的失落,给她拧开了一瓶汽水,问道,“命案现场,你有什么发现没?”

    意思是,尸体虽然没了,但如果在命案现场发现了任何关键性证据,也还有机会抓住凶手的。

    许南霜大口大口的喝着汽水,擦了擦嘴角,摇头,“暂时没有。”

    沈光赫耸了耸肩,直接告诉她,“那就没希望了,放弃吧。”

    许南霜像是受了什么刺激,刷的一下站起来,因为太激动,手中的汽水洒了出来,她愤愤不平的说,“我怎么可以放弃?!我明知道她死的冤枉,是谋杀!赤裸裸的谋杀!我却选择放弃,让凶手去逍遥法外?”

    “那你干嘛这么绝望?!既然你还不想放弃,就继续查下去呗,没有尸体,照样可以查的。”沈光赫也站起身来,激动的告诉她。

    原来这小子是想激励她啊。

    许南霜回想起之前他面对卫红,毫不畏惧说的话,嘴角不自觉翘起,一步一步朝他接近。

    沈光赫没有闪躲,二人面对面,暧昧的气氛逐渐从他俩之间散发开来。

    黑暗中,要做什么坏事,都不会被发现的哦。

    许南霜忽然捏住了他的脸颊,温柔的说道,“小光,你关心我就明说嘛,干嘛要拐着弯来激励我?”

    沈光赫眨了眨眼,从云中冒出来的月光,照的他那深色的眼瞳亮晶晶的,格外的好看。

    “激励你?别多想了,我只是觉得死者可怜而已。”沈光赫哼笑一声,“我只是一个法医,能做的是帮助你查案,但现在尸体没了,我能帮到你的地方也没了,现在只有靠你自己了。”

    他大概心里很紧张吧,所以说话才那么前后矛盾,语无伦次。

    这一切,许南霜都看得很清楚,她伸出手,拽住沈光赫的衣领,霸道的将他拉到自己的面前,宣布道。

    “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我绝对不会让凶手逍遥法外的。”

    沈光赫盯着她的双眸,那种感觉像是回到了八年前看她的感觉,充满正义感,不依不挠,咬死不放。

    许南霜敲响了宫学林的家门,正是吃晚饭的时候,门一打开就闻到了一股饭菜香。

    “这又怎么了?”宫学林惊讶的看着她,提前都不打声招呼就来敲他家的门,还真是越来越冒失了。

    “方燕珠的尸体已经火化,骨灰还被她的继母给带走了,这件事你知道吗?”许南霜微微喘气,质问道。

    “什么?”宫学林瞪大了眼,满眼难以置信,“我不知道,怎么会这样?你又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我傍晚的时候亲自去了一趟殡仪馆,要不是这样,我们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方燕珠的尸体已经没了!”许南霜捏紧了拳头,咬紧后槽牙说道。

    “老公,谁啊?”是宫学林的老婆,同事们都叫她林姐。

    来到门口一看是许南霜,都是老熟人了,林姐十分热情的招呼她说,“是南霜啊!是有公事找他?这样吧,反正都来,进来吃个顿便饭!”

    别人如此热情邀请她,还让许南霜有些不适应,刚刚还气愤不已的表情,立即瑟缩了起来,“不用了,林姐……我就是过来向宮队求证一些事的。”

    “没事儿!你说你都到家门口,怎么能不请你进来坐坐?有什么事儿,边吃边说嘛。”林姐热情的很,带着她就往屋子里拉。

    “南霜姐姐!”宫学林的女儿宫惠惠,听到动静也跑来了大门,见了她,开心的喊道,“你上次答应我,要帮我游戏过关,你可不许装失忆哦!”

    宮队这一家人都那么的热情,许南霜还真是招架不住。

    宫学林也对她点点头,“走吧,有事就进去说。”

    “可是……”许南霜尴尬的看了看站在电梯口的沈光赫,他该怎么办?

    几分钟后,林姐将锅里的最后一道菜端上桌,笑吟吟的说,“菜齐啦!你们别客气,把这里当自己家里就是。”

    许南霜和沈光赫正襟危坐在餐桌边,听到林姐招呼,就机械的抬起手,拿筷子夹菜。

    那一举一动,简直就像部队训练有素的士兵,吃饭也必须是规规矩矩的,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妈,哥哥姐姐好搞笑哦。”小惠坐在他们对面,抱着个饭碗傻傻的笑了起来。

    林姐忍着笑,训斥道,“什么搞笑?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吃饭没个规矩,还要边吃饭边看电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