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她心野人又美 第28章 争风吃醋

时间:2020-12-27作者:公子吃茶去

    “另外呢,十八号那天的监控,还拍到了黄亦姗出入大楼的画面。”

    “下午三点二十左右,她出现在楼道大门的监控范围内,进入大楼,到了晚上七点十七分才离开。”

    “重点是,她来的穿了一件红裙子,但离开的时候,换了一身运动服,这是第一个疑点。至于你让我去查彭安阳,他在下午三点五十几,出门去停车库取车,离开了一段时间。”

    “五点左右,他又回到了小区,时间到了七点十七分,彭安阳和黄亦姗两人一起离开,未见方燕珠。”

    彭安阳五点又回到了方燕珠的家中?

    但之前许南霜在查街道监控时,只看见他开车进入那个地下车库,却再没发现他离开?

    他是如何在五点回到上城时代小区的?

    这中间又发生了什么事?

    “另外,我还查到小区丢弃废弃家具的地点,四月二十号有工人丢了一批很新的家具,包括衣柜、床、床头柜等,然后我找物管问了那批家具的去向。”

    “物管查了记录,说当时就被二手市场的人给买走了,这是那个二手市场的地址,还有那个人的电话。”

    许南霜眼中又充满了干劲儿,是的,线索只要仔细查一查,总是会有的。

    “我们现在就去那个二手家具市场。”许南霜拍了拍陆建安的肩,眼中露出了对他的肯定,陆建安有些受宠若惊。

    在另一边的转角,一个女同事早就注意到跑这儿,来说悄悄话的两人了,趁机在他们有身体接触的时候,拍下了这张照片,然后发到了她单独的同事小圈子里。

    微信群里就五个人,都是那女同事的好朋友。

    她迫不及待的说道,“陆建安这是要悄悄的拿下咱们警花啊?”

    其他小姐妹纷纷加入群聊,“真的假的?我记得许南霜不是很孤傲的吗?一脸谁都瞧不上的样子,怎么突然就和陆建安走这么近了?”

    “说明人家仙女做久了,也想下凡尝尝人间烟火呗!”

    “我可听说陆建安家里背景挺大的啊,他就是真正的那种,如果不好好工作,就要回去继承家产的人!你们说许南霜是不是也是冲着这一点……”

    “哈哈,许南霜是不是还给每个人做背景调查啊?慢慢挑啊?”

    “前几天不还听说,她坐沈法医的车回家么?这么快就换人了啊?”

    “什么?!我怎么不知道!沈法医不是比她岁数要小吗!”

    “这可真刺激啊!”

    许南霜回办公室拿东西,陆建安就先去停车场取车,一路上高兴的差点要蹦起来,不停的给自己打气,他迟早能追到许南霜的!

    没想到,半途遇见了舒阳。

    舒阳见他那么兴奋,还有些不解,“什么事这么高兴啊?”

    陆建安笑了笑,“今天天气不错,所以我高兴啊。”

    舒阳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吐槽道,“你有毛病。诶,你见到许队了没?咱们按她的命令去忙活了这么久,这次查到了线索,怎么说也得在她面前翻身立个功,是吧!”

    舒阳想的倒是很美好,陆建安脸不红心不跳直接告诉他。

    “她刚才好像已经离开了,等她回来再说吧,哦对了,宮队找你,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啊,宮队,在哪儿呢?”

    陆建安指了指楼上,舒阳就准备跑楼梯上楼去找宮队。

    这时,许南霜正好拿了东西走了过来,催促道,“陆建安,你不是去取车了么?怎么还在这里?我现在时间很紧,得快点去二手市场。”

    舒阳听后傻了呀,眼神在她们之间徘徊不定。

    逐渐的反应了过来后,舒阳揪住了陆建安的衣领,趁他跑走之前,“陆建安,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啊?趁我不在,想一个人把功劳给独揽了去!?”

    “你说什么呢?我才没有!”陆建安也有些生气,一把将他给推开。

    二人谁都不服谁,气氛立刻就剑拔弩张了。

    “你还狡辩?!刚刚还想骗我走,就是害怕被许南霜给看见吧?陆建安,你这算盘倒是打得响啊!”

    舒阳也是个暴脾气,气不过他辛辛苦苦当个跑腿的,功劳却全被别人给领走了,直接一拳头朝陆建安脸上招呼了过去。

    许南霜见状赶紧上前去拦,“你们都给我住手!发什么疯呢!”

    幸好周围人不多,这两人闹闹也就算了,只要不被领导知道,事情就不算严重,但二人还真就杠上了?怎么也拉不开!

    许南霜没忍住,直接赏了他们两个大嘴巴子。

    二人被扇蒙了,捂着脸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许南霜打的还自己手疼呢,皱着眉说,“你们多大了?还只会用暴力解决问题呢?!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这还是在单位里,要是被领导看见,你们不要饭碗了?!”

    “你不懂。”舒阳依旧气呼呼的样子,“女人的事是不能让的!”

    许南霜作势要再抽他一耳光,舒阳赶紧捂着脸往后退步。

    眼神警告他们,别把我扯进去。

    “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但你们非要打,我也拦不住,可不可以去外面找个没人的地方打个痛快,别连累我!”

    骂完,许南霜一个人先走出了公安局。

    剩下他们二人,互相看了一眼,都不认输的跟了上去。

    许南霜觉得他们真的是分不清场合,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一样,拉开车门,说道,“把二手市场的地址给我,我自己一个人去就行了。”

    “南霜……”陆建安可怜兮兮的说道。

    “叫我许队!地址给我!这是命令!”许南霜冷眼说道,拿到地址后,就一个人上车开走了。

    剩下他们两人,还依旧满是不屑的看着对方。

    法医解剖室内。

    前辈正在对送检的尸体进行解剖,沈光赫在一旁做着记录工作。

    虽然现在他已经能单独办案了,但在经验丰富的前辈面前,他确实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

    每天见识着不用的尸体,沈光赫已经早适应了。

    有车祸撞死的,受伤流血过多而死的,溺死的,熏死的,烧死的,毒死的,还有分尸,残缺不全的额,不同死因的尸体,都会有不一样的表现反应在尸体上。

    所以,谁说尸体不能说话?

    法医就是一个为尸体说话的中间人,只是见过太多死的凄惨的人,他内心也更产生出矛盾的心理。

    有时候会觉得,世界上的坏人是抓不完的。

    又或者说,人性从最初就是黑暗的。

    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潜在的杀人犯,杀戮每天都会发生,这让他感觉即便有法律作为底线,也还是会有人不断触碰底线,挑战法律。

    他做再多伸张正义的事,也无法改变这个世界的现状,很失望。

    但还好,前辈老程是一个细心的人,他能在第一时间注意到沈光赫的情绪变化,并及时的开导他。

    即便这个世界时时刻刻都充满杀戮,你也改变不了什么,但你要坚信,你做的是一件正义的事,是对的,对死者,对死者家属,对整个社会都是有非常大的帮助。

    有前辈的正确引导,不至于让沈光赫思想变得偏激,现在他也释怀很多,所以每次解剖时,脸上都是一副淡然的模样,让人觉得不好接近。

    解剖结束,沈光赫负责尸体的缝合工作,忙完已经是几十分钟之后了。

    他洗了手,走进办公室,整理刚才所记录的信息,这时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瞄了一眼,竟然有好几条信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