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她心野人又美 第30章 嫂子不照应你们,照应谁呢

时间:2020-12-27作者:公子吃茶去

    “钟伯,这位是沈法医,应该也是由宮队叫来的吧。”许南霜介绍道。

    钟伯一听,呆愣的看着她。

    好像之前钟伯并没有自我介绍,她又是怎么知道,大家都叫他钟伯呢?

    钟伯没有多想,作为一个合格的仆人,就是对主人家以及主人家的客人保持距离,千万不要随便去猜测别人的心思,就算心有疑惑,也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二人一起进了房间,在会客厅,见了宮队和宋信然……局长,另外还有几位与宋信然相熟的中年男人,并且连舒阳、陆建安、还有谭妙妙三人都在场。

    许南霜眼神一沉,调查过方燕珠案子的人,都来了。

    卫红正陪着他们聊天,大家聊的很开心,笑声一阵阵传进许南霜的耳朵里。

    这个画面,她怎么看,就怎么觉得碍眼。

    “太好了,许警官和沈法医终于来了!那就可以开饭了!”卫红站起身招呼道,“钟伯,快去厨房看看饭菜都准备好了没,千万别怠慢了我的贵客们。”

    “这就去,夫人。”钟伯快步走向了厨房。

    众人在卫红的带领下走向了餐厅,谭妙妙不自觉的走到了许南霜的身边,小声对她说,“今天这顿饭,可有意思啊,连宋局都来了。”

    “嘘。”许南霜摇摇头,让她别在这个时候说这些。

    到了餐厅,就见黄亦姗身穿围裙,端着一盘菜放在桌上,满面笑容,贤惠的说道,“各位来的正是时候,菜已经齐了,可以开饭咯。宮队,宋局,请坐。”

    “不用不用!黄小姐辛苦了,坐下吧,好好尝尝你的手艺。”宋信然见黄亦姗还帮他将餐椅拖出来,笑道。

    大家都落座后,卫红非常热情的招呼他们,也不提什么正事,就像是普通朋友聚会一样和谐,热闹。

    酒过三巡,饭桌上的气氛是越来越热烈,宋信然脸颊红润,抬头大笑着说道,“夫人呐,现在想起那十几年前的事,都还像是历历在目,昨天才发生过呢。”

    “十几年前,我还谁都不是呢,方先生那次把我给骂的,哈哈……不过还是多亏了有方先生,才成就了现在的我!”

    “那都是过去的事,不提也罢。”卫红摆摆手,也跟着笑了起来,二人笑的前仰后合,“哎哟,汤来了!”

    宋信然的眼神立即就亮了,指着由钟伯端着到餐厅来的砂锅,指着笑道,“这可是就是让我念念不忘的煲汤啊!谢谢夫人啊!”

    “老宋啊,你在我面前说什么谢字?”卫红叫钟伯赶紧盛几碗,给大家都尝尝,“这是炖的老鸭汤,加了点我独家香料和食材,很补身子的,以前我先生最喜欢喝了。”

    宋信然接过那汤碗,吹了吹,趁热喝下一口。

    立即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感叹道,“谁人都有不顺的时候,以前我是深受夫人照顾,点滴在心啊!来啊,你们都尝尝!”

    卫红露出了怀念的神情,叹了口气,“看见你们啊,也让我想起以前,以前大家的日子都过的苦,但现在熬过来了!嫂子不照应你们,照应谁呢?”

    “是是是!”

    “来,干杯!”

    桌上大多都是前辈们在搭话,他们几个小辈就坐在最外边,自顾自吃着自己碗里的,偶尔气氛到了,他们也举起酒杯应一应。

    只有许南霜基本没怎么动过筷子,谭妙妙问她不饿么,她摇摇头,面无表情,也没有回答。

    钟伯亲自将那碗炖汤放在了许南霜手边,“许小姐,请慢用。”

    许南霜抬头看了一眼钟伯,看出他对自己特殊的照顾,不自觉的微笑起来,对钟伯点点头,并说了一声谢谢。

    “不客气,谭小姐也慢用。”钟伯顺势将另一碗汤放在谭妙妙面前。

    谭妙妙可开心了,毕竟在这世上唯有美食不能辜负啊!

    “宋伯伯,要不我再给大家将一个笑话吧!”坐在卫红身边的黄亦姗,十分讨好的开口道。

    “哈哈!你刚才讲的那个笑话,已经笑死个人了哟!”宋信然非常给面子的回答道,其他人也纷纷附和,就连宮队也跟着点头。

    “宋伯伯你可别取笑我,我可准备了好多笑话呢!”黄亦姗撒着娇,还真就怕人看不出她有多可爱,多讨人喜欢?

    黄亦姗拿起酒杯,看向沈光赫,“沈少,你都没怎么说话,是嫌我说的笑话不好笑,还是哪里照顾不周啊?”

    沈光赫同许南霜一样,面上表情都挺难看的,大家在笑,就他们二人冷着一张脸,也不知道是做出来给谁看的。

    就算被黄亦姗亲自点名了,他还是面无表情。

    “对了沈法医,你可知方燕珠的尸体已经被火化了的事?”许南霜忽然开口,当着所有人的面说道。

    现场气氛瞬间尴尬到了极点,其他人,没人敢接她这句话。

    沈光赫与她对视一眼。

    她又转过头,看向卫红,问道,“方夫人,不知道方小姐的身后事你办的怎么样了?这尸体火化的未免也太着急了一点,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方夫人是想故意毁掉什么证据呢。”

    “南霜。”谭妙妙在旁拉了拉她的衣袖,想提醒她。

    许南霜没理谭妙妙,话锋一转。

    “宮队,我这里还有案发现场尸检的照片,你要看吗?死者可谓是遍体鳞伤啊,究竟是什么人那么狠的心,将人监禁起来,还要虐杀……”

    “谁看了,不动容呢?宋局,要看吗?”

    许南霜一滴酒都没沾,但却像喝醉了一样,天不怕地不怕。

    宋信然低头,用勺子喝着汤,一言不发,就像是什么都没听见一样,其他人也是同样的,饭桌上的气氛,一时僵到了极点。

    许南霜环视餐桌一圈,伸手就要去皮包里拿照片。

    沈光赫站起身,快步走向她身后,按住了她的双手,笑了起来。

    “怕是许队搞错了,死者身上的伤痕大多都是自残造成的,多集中在四肢,像自己触碰不到的地方,比如后背,就没有发现伤口。”

    “很明显,死者是有自杀倾向。”

    “其实人的心理真的很难捉摸,一个外人看着挺开朗的女孩儿,很有可能回到家多次尝试自杀,这就是抑郁症,跟旁人没关系的,就是心理上疾病。”

    “方燕珠的自杀倾向很强烈,加上方夫人说过,她是一个很叛逆的人,还因为身体肥胖原因从小被嘲笑长大,正因为反抗心理太强烈,但她生活又不能达到她预期那样。”

    “重压之下,很有可能会采取极端行为,这是能解释的通的。”

    “对对对。”宋信然抬起头,同意沈光赫的话,“现在社会压力是大,人人又有爱美之心,方小姐心理脆弱,加上方先生走的突然,又给她造成了很大的打击。”

    “她坚持这三年,已经很不错了。只能说她现在终于是解脱了,回头将她风光大葬,夫人也算是尽心尽力了!”

    “对啊!不说那些不开心的事了,喝酒喝酒,干杯。”其他人试着打圆场,活跃气氛。

    黄亦姗跟着碰杯,但眼神一直盯着许南霜不放。

    沈光赫见气氛缓和过来,这才松开了许南霜的手腕,雪白的手腕上,留下了泛白的五指印,可想而知他刚才用了多大的力气,才压制住许南霜。

    “我吃饱了。”许南霜取下了餐巾,转身离开。

    黄亦姗也找了去洗手间的理由,和她一前一后的离开。

    “许警官。”黄亦姗在客厅叫住了即将离开的许南霜。

    听到仇人的声音,许南霜立即停下了脚步,转过身,黄亦姗已经走到她面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