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美人与我画押,让我卧底偷家 第171章:鸟都不鸟

时间:2022-06-16作者:一只不秀

    官兵之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所有人脸上皆浮现一抹:撞到神经病的一言难尽神情。

    有人赶紧对头儿道:“头,宁王那煞神咱能不碰可就别碰!这有人疯了在背后编排宁王,可别把咱们牵扯进去!”

    头儿眉头一挑,“本官能不懂?赶紧走!”

    拖着云想就要上前。

    娇娇见这身份都拦不下来,顿时急切跑到云想身前,“云想?要是什么事情可以与我说,回我一句,我救你!”

    “去去,无关人员赶紧走,知不知道这人犯了什么罪?再不走连你一起抓!”

    娇娇直接问道:“那她犯了什么罪?”

    “偷了城主的糕点,算不算死罪?!”

    云想则在一旁喃喃自语,“我只是太饿了……”她因羞愧难当跑出城主府,却发现自己根本无路可退,既不能再回去,又不能去找老四他们,普天之下,她竟没有一处安身之所。

    就这样漫无目的在街上流浪,碰到一群乞讨的难民,心下不忍,只好将唯一簪子主动送给他们。

    这下她更加身无分文,肚子饿得咕咕直叫,直到看到送往客栈一排排精美吃食,她鬼迷心窍就上手偷拿一块……

    谁知道,被官兵抓住差点活活打死。

    想当初她也算是堪比上官倾云齐名的才女,如今沦落到猪狗不如的地步,到底是丢了家族颜面,她已无颜面对江东父老,更没脸自称是云家的人。

    云想不敢丢家族脸面,娇娇则不要脸的很。

    她直接张扬起来,“本小姐可是上官倾云,这位姑娘可是本小姐的远房表妹,上官……倾想!你们敢绑了她,难道是想要我爹大发雷霆,把你们一个个都押送回京吗?!啊!”

    头儿眼眸一眯,“还有这等好事?老子早就想回京了!”

    娇娇:“……”哪里不对劲!

    这匆匆改口,“咳咳,押送回家那也是为了秋后问斩,倒不如拜托宁王殿下,就地正法,省时省力!”

    搬出赵衍这尊大佛,煞神名望果真令头儿太阳穴狠狠一跳,终于是停下脚步,上下打量起娇娇,“上官倾云?”

    “正是!”

    头儿跟手下瞬间交换了个眼神,手下点点头,匆匆离开,“上官一族那可是京城豪门望族,并非轻而易举蒙混过关的身份!本官还需要亲自验证,这就去请城主大人前来一看。”

    娇娇暗道不妙,赶紧又道:“光叫城主大人又什么用?不如叫上宁王殿下一起啊!”

    头儿压根不想触那尊煞神霉头,“此等小事用不着打扰宁王殿下,还是让城主一个人来就行……”

    “去找宁王!”

    “城主就行!”

    “……”

    几个回合拉锯之后,赵衍跟城主双双站在他们面前。

    娇娇不停给赵衍使眼色,“宁王殿下生长于京城,本姑娘是不是真正上官倾云,殿下能不知?”

    赵衍头疼揉揉太阳穴,无视娇娇眼神,伸手指了下云想,“不过饿了想填饱肚子犯了什么死罪,放了便是!”

    不承认娇娇身份,却是一语中的找到难题关键,就是为了单纯救出云想罢了。

    城主那双老谋深算的眼睛在二人之间来回打量,透露出一抹玩味笑意后,又瞬间收敛笑意,小心谨慎,一一应是,“下官明白,这就放人!你们几个放了人后赶紧给本官领罚去!这点小事惊动宁王殿下,你们有几个脑袋够砍啊!”

    看着城主装模作样一番后,云想总算是被救下来,就是精神衰微,娇娇只好给她开了一些安神汤,让她先沉沉睡过去。

    赵衍一把拉过来她,面色难看,不免训斥几声,“何苦为了这种忘恩负义之人将你自己给搭进去?你可知稷陵城城主就是赵承的眼线,你还胆子大到捏造上官倾云的身份,故意等着赵承发现你踪迹是吗?”

    娇娇不懂朝堂政局,直到听到赵衍解释,她才恍然大悟,懂了刚才赵衍为什么不曾承认她的身份。

    因为不能承认。

    整个大秦都知道上官倾云天赋凤命,本就是皇后不二人选。

    一个未来注定成为皇后的人竟然在此刻出现在西北,还跟宁王拉扯不清不楚,这等大事身为赵承狗腿子能不上报?

    果不其然,城主刚写完最新一封有关于赵衍日常的消息,京城赵承那边的命令已经来了。

    信上言简意赅,就四个大字。

    一个若曷杀不了赵衍,那就让赵衍跟匈奴对上试试。

    要知道匈奴夹在四国之间,过着游牧生活,哪国没交流过?说句不放在台面上的话,匈奴这支势力背后那都是四国共同资助出来的!

    赵衍若是败了匈奴就遭到大秦子民唾弃,认为大秦不败战神竟然输给匈奴;若是胜了匈奴,就等于主动打破四国平衡,赵衍有意图要扩充大秦边疆,一下子招惹其余三国可就是一己之力挑起新的大战。

    上次他能好运击退三国联军,这一次,赵承就不信他还能这般好运?

    所以当城主代为转达赵承命令时,赵衍鸟都不鸟,干脆利落说了个,“不去!”

    城主早已准备应付道:“宁王殿下,这可是圣上密令,若您不去那就是抗旨!”

    “哦?”赵衍嘲弄一笑。

    去与不去都是死罪,这次来西北,赵承那家伙就是没打算放他活着回去罢了。

    既然如此,他费那般力气做甚?

    就是不去,至于抗旨什么的,干脆就等着赵承从京城派人来砍他的脑袋!

    万万没想到赵衍真就躺平,就是抗旨,城主奈何不了,唯一办法那就是口诛笔伐,沸沸扬扬写了赵衍种种劣迹,报告赵承。

    此时此刻,赵承已经收到前些天城主传来的新信件。

    看到信上所记:有女子跟宁王颇为亲密,甚至自称上官倾云后,他蓦然捏紧信纸。

    “竟然是你!呵,原来是逃到西北了!”

    第一次有人活着从他手里面逃出去,甚至逃过他布下全城通缉,逃到西北,就像狠狠打了他一巴掌还要炫耀嘲讽他的无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