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从我开始杀出武道长城 第3章 李慎之的实力

时间:2022-05-10作者:山人有妙计

    “赵德芳,你哪来的钱!”

    “老…我把房子卖了,反正也没机会住了。”

    终于逮到了说话的机会,赵德芳一口气快速的秃噜了出来。

    进来这个办公室一个小时,挨训了59分钟,说了没五句话。

    “一共卖了一百八十万,一百五十万给了兄弟家里,剩下三十万……”

    吴光头看了看赵德芳,又看了看李慎之。

    “你不是来投诉的?”

    “昂~”李慎之点了点头,道:“武安军找外包,不管吃住吗?”

    “你知道赵德芳找你什么事?”

    “昂~”

    “你不怕死?”

    “我的父母都是神箭军退役武者,从小我的梦想,就是踏上武道长城,杀妖族,守护万家灯火,加入武安……”

    “停停停!”

    吴光头打住了李慎之往下说的话,这话他刚刚在赵德芳拿过来的视频里听过。

    “你真的想好了?”

    沉寂了数分钟,吴光头郑重的看向了李慎之,一天之内七十七位兄弟牺牲,连尸骨都没有找回来。

    要说报仇,他比谁都迫切。

    赵德芳可以胡来,他万万是不能胡来的。

    “嗯~”李慎之没纠结。

    三十万到手,要没到账,可能还要犹豫犹豫。

    现在三十万到账,利息都吃半天了了,再拿出去,还真有点舍不得。

    看着吴光头如此郑重,他心快速的跳动了几下,道:“你们不会真的要让我去钓出血神教头目吧。”

    “你想什么呢,血神教头目狡诈如狐,哪能是这么容易钓出来的。”

    吴光头开口。

    “这群畜生隐藏的太深,江北城一百多万人口,路上买菜的人就有可能是。

    这次好不容易察觉血神教集会,没想到这群家伙来了一个同归于尽,线索完全断掉。

    我们推测,沉寂三年的血神教突然举行血神祭,一定是有什么动作。”

    “能成为一城头目的人,不可能是傻子,单凭视频就能让其出手不太可能吧。”

    这时,李慎之发问,他本来就觉得这个方法不怎么靠谱。

    “那是当然,傻子怎么能在咱们武安军围剿下,安稳待了三年。”

    吴光头接着说道:“但是,血神教之所以是血神教,就是因为他们被利益驱使,而且自私自利,为了利益,什么都干得出来。

    他们和地底的老鼠一样,只要发现一个就能抓到一窝。

    就算是找不到也无所谓,将他的下线全都挖出来干掉,没有了人手的头目,那就是掉了毛的鸡。

    江南省有九座城池,一城只能有一个负责人,其他想要上位的人可都眼巴巴的看着。

    若是能够打掉这个家伙的手下,失去了教众的头目,想要不被其他人取代,就必须做出应对。

    一旦其在应对的时候露出马脚,就是斩首的机会,你要做的就是一个引子,先把丢掉的线索引出来。”

    说到这里,吴光头接着说道:“当然,能不能引出来还不能确定,眼下也没有其他办法,试试呗。”

    李慎之算是听明白了,合着赵德芳的主意,就是有鱼没鱼,把他挂上打两杆,万一中鱼了呢?

    “怎么,觉得这个办法很笨?”

    看着李慎之迟疑,吴光头开口问道:“没事,直接说,外面都说我们武安军是莽夫,我们也习惯了。”

    “没有没有。”李慎之很虚伪的摇头假笑,三十万都到账吃利息了,要尊重甲方。

    ……

    “行了,慎之先在营中住下,你去安排住处,我一会安排人给慎之造个假档案,要演就演的像一点。”

    三人凑在一起商量了半天后,吴光头已经很亲切的把李慎之的姓省掉了。

    等两人离开后,吴光头老脸垮了下来,从散架的桌子中扒拉出来一个内线电话,试了一下后拨了出去。

    “卫戍区军法处吗,找一下林副处长……“

    “老战友…这不是想你了……”

    “有屁放~”话筒那边传来了干脆的声音。

    “军法处的人能不能晚点出发~”吴光头也不耽搁,开口问道。

    “你想干什么?”

    “我就是问问,一将无能累死三军,七十多个弟兄。”

    吴光头摸着光脑袋,道“要不是看在赵傻子在武道长城上三年不下城,身受百创,我早就一枪崩了他了,根本不用麻烦你老兄。”

    “直接说,我很忙!”

    “给我五天时间,就五天,五天后人带走,我一个屁都不多放。”

    电话那头沉寂了一会,道:“军法处五天后出发,嘟嘟……”

    缓缓地将话筒放下,吴光头揉了揉自己的大脸盘子。

    “唉,看样子到退役,也提不成正的了。”

    ……

    第二日。

    华丽的包厢中。

    光幕静止,两个画面被摘了出来,一个大大的中指,还有一个是截图的动态。

    “……大垃圾!”

    面容看上去很普通的男人,静静的靠在沙发上。

    滴~

    智能手机响了起来,男人看了一眼后,直接按死了。

    嘀嘀嘀~

    挂断之后,又响了起来。

    一次次挂断,一次次响起。

    最后男人接通了,露出了一个盖着黑色大遮掩帽的身影。

    “啧啧~胡卡,干的漂亮,上新闻了,还丢掉了一块图腾板,去了江北三年,就给咱们血神教整了这么大的惊喜?”

    “你还真心狠手辣啊,一百多人说扔就扔,还把他们送给了武安军,你就不怕他们咬出你来。”

    “一个江北的小人物,现在都在网络平台上对你冷嘲热讽,我要是你,我忍不了,要不要兄弟帮你干掉这个小人物。”

    “说完了?”胡卡冷笑。

    “嘟嘟嘟……”

    省城,宽大的房间内。

    一把将大遮沿帽子拽飞,露出了一张阴沉的桃花眼男人。

    “该死,敢挂我电话,真不知死活,再容你猖狂两天,真以为弄死几个我安插的小喽啰就能吓到我,江北城的商路早晚都是我的,一个土鳖敢……”

    ……

    武安军营,试炼场。

    吼~

    浑身闪烁着幽光的妖犬蹿起。

    双手握住战刀,李慎之蓄势待发,任凭妖犬扑到了他的近前,全身力量骤然爆发,握着战刀斜着劈下。

    嘶啦~

    刀锋从妖犬的脖颈一直划到腹下,飞奔而来的妖犬被划开身子,惯性依旧扑出去好远,才砸在地上。

    没有犹豫,他就扑了上去,长刀再次斩到了妖犬脑袋上。

    噗!

    趁着这个功夫,他一手抓在了妖犬的伤口处,汲取着妖血。

    武安军真是个好地方。

    试炼场里的妖兽,可以使劲造。

    这已经是他今天斩杀的第七头妖兽。

    吸收完妖血后,李慎之收了刀,朝着隔壁训练场走去,不走也不行了,要是眼睛能杀人的话,旁边的看护员,就要把他看死了。

    训练场,里面有不少人在活动,选了一个角落里的机器。

    巨大的合金靶,连接着显示屏幕。

    李慎之缓缓地呼出一口气,全身力量灌注于拳头,撞向了合金靶。

    ‘哐’的一声后,拳头和合金靶碰撞的瞬间,上方的显示屏幕上,数字跳动。

    5432kg!

    角落里,北极星实时监控转动着。

    ……

    办公室。

    吴光头端着保温杯,里面满满的枸杞大枣,看着投屏光影。

    “呼呼~这才是真正实力,还真能藏,裂石五重,上报裂石一重,太鬼了。”

    吹了吹堵在杯口的枸杞大枣,吴光头喝了一口水,说道:“看来你还真挑了一个不错的人才,房子没白卖了。”

    “论当官我比不得你光头,看人我还是有一套的,不是你想象中的莽撞人。”

    “没大没小,老子是营长,你是队长,注意你的态度。”

    “副的。”赵德芳道。

    “武安现在没有正的,老子就是扛把子。”

    “副的。”

    猛灌了一口水后,吴光头将杯子盖盖上,看着赵德芳说道:“赵德芳,从现在起,我以副营长的身份,安排一下下一阶段的工作,第二小队补充队员刚到,基础很差,营中决定派你去……”

    “吴光头,你他娘的这是官报私仇,这么多年,我还不了解你。”

    赵德芳拍了桌子,道:“不让老子替兄弟们报仇,把狗娘养的血神教徒干掉,老子自爆给你上个魂环。”

    “赵德芳!”

    “到!”

    “围剿血神教徒就是围剿血神教徒,不要跟情绪联系在一起,咱们这是遵从内阁命令,清剿血神教!”

    “重复一遍命令!”

    “把狗娘养的血神教徒干掉,给兄弟们报仇!”

    “滚出去!”

    “去告诉李慎之好好准备,三天后前往临江岗哨。”

    ……

    武安军训练场通宵开放,李慎之直接就住了下来。

    吃饭,赵德芳送。

    这两天,伙食不错,顿顿有妖兽肉。

    休息,直接躺椅。

    一直到了第二天的下午,休息足够后,李慎之走到了摄像盲区,故作咳嗽的用手掌捂住了嘴,一滴妖血被他一口吞下。

    妖血下肚后,直接打起了伏虎拳,阵阵呼啸声化为音爆。

    半个小时后,他缓缓停了下来,妖血的能量作用降低了。

    上一次还用了一个小时才完全消化。

    想了想,李慎之再次悄悄吞了一滴妖血。

    二十分钟后。

    他止住了身形,果然实力提升后,同样的妖血作用降低了。

    从试炼场一共得到了五滴妖血,都是从一阶低阶妖兽身上获得的。

    “看来要猎杀更高等级的妖兽才行。”

    ……

    第二天一大早,还在训练场内呼呼大睡的李慎之,被赵德芳喊起来。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假扮的正式武安军了。”

    后勤处门口,训练场练习时长三天的李慎之,穿上了武安军军服。

    “五千多公斤的力量,你不会还有隐藏吧。”

    赵德芳看着李慎之,带着怀疑,通过这几天的偷看,他愈发觉得李慎之藏着掖着。

    “现在就出发?”李慎之没有回答。

    “走吧,先去吃饭,放轻松点,血神教今天还真不一定会出现。”

    看了赵德芳一眼,李慎之没有说话。

    虽说已经过去十八年了,但有些定律他还记得。

    第一条:祭……

    第二条:走哪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