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 第七十九章 两个入侵者

时间:2021-11-23作者:紫映九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爆炸声好像越来越近了?”

    猿飞阿斯玛站在牢房外,有些心神不宁。

    “是不对劲!”

    猿飞日斩这个老猴子的直觉比自家小儿子敏锐的多,越来越近的爆炸声是一方面,原本在走廊上监视他们父子俩的守卫们不知何时也不见了踪影,本来这条长廊上诸多房间中就只关着他一个人,除他之外并无第二个犯人。

    现在守卫们的消失,让这里瞬间变得清冷了起来。

    “阿斯玛,情况不太对,你先离开这里。”

    猿飞日斩这时候倒是极快的做出了决断,忍雄的直觉告诉他恐怕有大麻烦上门了,虽然他不认为秋道取风他们敢于明目张胆的杀了自己,但是作为一个老练的火影,他当然清楚凡事没有绝对,总有漏洞供人钻,问题就看找不找得到了。

    “离开?”

    猿飞阿斯玛已经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鬼了。

    在担任守护忍十二士的这两年,他也见识过了大名府内部的各种明争暗斗,转瞬间就明白了这个离开是什么意思。

    “老头子,难道还有人敢······”

    一秒记住.42zw.cc

    初见面喊了一声父亲,猿飞阿斯玛到底是叛逆惯了的性子,还是习惯性的叫起了老头子。

    “是我小瞧了他们的魄力!”

    猿飞日斩轻叹了一声。

    原来自己是真的老了,不光是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就连脑子也不比从前了,前代火影这个身份并非是他想象中的保命符,看似能用来东山再起的名头实际上反而是一张不折不扣的催命符。

    将他从火影之位赶下来的那些人是绝不会希望看到自己有死灰复燃的机会的。

    怎么样才能防止他卷土重来?

    只有死人才会安安静静的躺在棺材中不作妖!

    只不过——

    “卡卡西,谁让你来的?”

    看着出现在走廊尽头的旗木卡卡西,猿飞日斩有些疑惑。

    “没有人指使我,我是自己来的。”卡卡西提着小太刀一步步走过来。

    “你自己?”

    猿飞日斩脸上的疑惑之色更重。

    他自诩是了解卡卡西这个孩子的,和自己家的小儿子差不多大的年纪,天分才情则远超于他的小儿子,只不过卡卡西从小就因为父亲的自杀而产生深深的心理阴影,后来同伴、老师也相继牺牲,他封闭了自己的感情,用数不尽的任务麻痹着自己的心灵······

    这样的卡卡西是没有自我的主见的,他的行动都是从任务、命令等角度而展开的!

    “我是来复仇的!为我的······父亲!!!”

    卡卡西一字一顿的说道。

    “复仇?”

    猿飞日斩眉毛渐渐皱起。

    “卡卡西,我不知道你是听谁说的,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朔茂的自杀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他的死亡对于村子来说是难以弥补的巨大损失。”

    “但是你并没有因此而处罚志村团藏不是吗?三代目大人!”

    卡卡西的目光越过猿飞阿斯玛,看着站在牢笼内的猿飞日斩,猩红和漆黑的眼眸中迸射出来如刀剑般锋利的光,“我不知道你是否真的惋惜过父亲他的自杀,但我清楚的知道这十余年来你从未想过还给我父亲一个公道。”

    “还有,我看到了,藏在志村团藏的私人档案室的行动报告上的签名,我想三代目大人你应该有让他毁掉那种东西,可惜的是志村团藏似乎是把那东西当作是攻击你的武器,所以被保存了下来。”

    手中的小太刀架起,卡卡西摆出来了出刀的架势。

    “团藏·······”

    猿飞日斩的脸色有些难看,不过还算镇定。

    “卡卡西,你看到的未必就是真实的,既然你也知道团藏狼子野心,那么你又怎么知道那份所谓的行动报告不是被人伪造的?”

    “不要将我当做谁都能骗的傻瓜好吗?”

    低沉的吼声中,

    只见一阵雷光闪烁,

    卡卡西的身影出现在了牢房外的半空中,他高高举起手中的小太刀,居高临下,挟裹着雷霆挥落手中的锋刃。

    “铛啷!!!”

    刀锋被一截铁质栏杆阻拦。

    如同链锯般高速旋转的风遁查克拉附着在那一截栏杆上,依靠着风遁对于雷遁的克制性,成功拦下来了卡卡西的斩击,只是看猿飞阿斯玛那脑门上的冷汗就知道他这也是在冒险。

    毕竟,

    他惯用的查克拉刀没有带在身上,仓促之下只好截断一截牢房的铁栏杆暂时充当兵刃,能不能挡得住卡卡西那一刀心里也无十足把握。

    好在,最后还是挡下来了,没有被卡卡西一刀两断。

    “猿飞阿斯玛。”

    卡卡西向后一跃,盯着这个挡住自己的同龄人。

    他们算是同学,只不过卡卡西五岁就从忍者学校毕业,六岁就晋升上忍,和同学们的交情······用寡淡来形容都有些过于深厚了,知道名字、见过面的陌生人,这样形容要更恰当一点。

    “你要保护你的父亲吗?”

    “卡卡西!你知道你现在究竟在做什么吗?刺杀前代火影,你是准备背叛村子吗?”猿飞阿斯玛握着手中的铁质栏杆,脑门上布满了冷汗,口中呵斥着卡卡西的举动,心中却是隐隐发虚。

    不用大战三百回合,

    只是方才那仓促的碰撞,

    就足够让猿飞阿斯玛意识到卡卡西不愧是他们那一届所有人当中名声最盛的天才!

    方才那一刀,

    又快,又稳,又准,又狠。

    哪怕是风遁克制雷遁,但说实话猿飞阿斯玛根本不确定自己究竟能挡下来多少刀。

    “就像你在保护你的父亲,我也只是想为我的父亲讨回一个公道而已,还有,别拿那种背叛村子的空话来压我,感觉很恶心!”话音落下,杀意沸腾的卡卡西再次的挥刀猛攻了上去,和猿飞阿斯玛立刻杀成一团。

    猿飞日斩站在牢房内没有动,

    他的目光没有在卡卡西的身上停留太久,因为他察觉到了另外的杀意,浓烈的杀气比起来卡卡西还要夸张,未必有卡卡西那么强,但是这藏在暗中的第二个冲着他而来的家伙绝对是个杀人如麻的家伙!

    阿斯玛虽然不是卡卡西的对手,但看如今阿斯玛的能耐,挡住卡卡西一会儿时间还是不难的。

    乘着这段时间,

    他需要解决掉那个藏起来的麻烦。

    不过,

    这个藏身暗中的敌人显然也是个高手,最起码在潜行藏匿这方面有着高深的水准!明明已经察觉到了那凌厉刺骨的杀意,却捕捉不了具体的位置。

    猿飞日斩不再迟疑。

    束手待毙绝非是他期待的结局。

    不管是卡卡西也好,还是其他的什么阿猫阿狗,都别想轻易夺走他的性命,

    只是聚集起了他所能调动的少量查克拉,便爆发出来了足以击垮墙壁的冲击波,轻而易举的击碎掉了戴在手腕上用来压制查克拉的刑具,说实话这种东西也就对普通的忍者能有作用,像猿飞日斩这种水准的强者,根本不是这种量产的附带了粗浅封印术的刑具能压制住的。

    猿飞日斩若是想出去的话其实随时都能越狱,

    问题在于出去了又能如何?

    如今木叶这个形势,他就算是走出这座秘密监狱也没办法扭转局面,还不如暂时留在这里思考一下有没有什么破局的办法,只不过他没有想到这么快就有人来杀自己,根本不给他时间来琢磨破局之策。

    “让我看看吧!究竟是谁想要杀我,宇智波?日向?油女?还是·······取风?”

    除去了手腕上的束缚,被压制的查克拉再次活跃起来,猿飞日斩以快的让人难以看清的速度结印,喝道:“结界·天盖法阵!”一圈肉眼难见的透明的球形探知结界以猿飞日斩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法不断扩大,所有笼罩在结界内部的查克拉波动都瞒不过他的感知。

    也就是两秒钟不到的时间,

    “找到你了!”

    猿飞日斩猛地抬头,看向了斜上方的岩壁。

    双手再次结印,

    “火遁·凤仙火之术!”

    张口吐出如同落雨般的火焰,只不过和落雨不同,这数十团火焰是飞向高处的。

    “不愧是忍雄!!!”

    钦佩感十足的赞叹声响起。

    在火焰撞上岩壁之前,隐匿于附近的入侵者主动露面,他挥动手中宽大的阔刀用极其悍勇的姿态劈碎了那飞来的只是试探性的火焰,倒立站在岩壁上,居高临下的俯瞰着推倒了牢房铁门走出来的猿飞日斩。

    “雾忍?忍刀七人众······枇杷十藏?”

    猿飞日斩愕然的看着站在岩壁顶部的枇杷十藏,一时间脑袋发懵,竟然有些无法理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一个雾忍跑过来刺杀一个被弹劾退位的火影,这是准备干什么?

    还有,

    这里可是木叶的腹地啊!

    这该死的雾忍是怎么潜入进来的?

    所谓的雾忍间谍潜入木叶的说法不过是个借口而已,怎么······怎么雾忍还真的就潜入进来了?

    “枇杷十藏,你是被谁驱使过来刺杀我的?”

    猿飞日斩厉声质问。

    “这个问题······等我砍下你的人头,到时候一定会好好给你解释明白的。”枇杷十藏脸上露出来杀气十足的狰狞笑容,就在这说话间的功夫,手中悄然完成了结印,“现在就让我们好好玩玩吧!雾隐之术!”

    于是,

    雾气于这位于地下深处的秘密监狱中弥漫开来。
小说推荐